2020 年 12 月 2 日 0 Comments

而自己,現在自然是美美的睡上一覺。

次日。

曹魏剛剛醒來,睜開眼的霎那,立即扭頭看向一旁地毯。

「人呢?」曹魏從床上一下子蹦了起來。

眼睛在房間內掃視著,但是那人卻離奇的消失了。 「我去!我花了這麼多錢救他,他不會給小爺跑了吧?」曹魏急忙起身,跑出房間的霎那,好似聽到廚房裡有動靜。

悄悄的摸向廚房,只見昨晚那人正在擺弄著廚具,嫻熟的製作這一碗素麵。

「這人既然會做飯!」曹魏有點意外,也沒進廚房打擾他,重新回到了睡房內坐在床邊。

系統提示:「D級任務:幫助失足人完成—解鎖任務獎勵中—解鎖店面系統—請問宿主是否綁定雜貨店?「

「是。」

「店面綁定中—綁定5%—20%—99%—100%綁定完成—請問宿主是否打開商店頁面。」

「打開。」曹魏在心中默念。

雜貨店名:???(請宿主為雜貨店命名)

雜貨店擁有者:弱小無能的系統宿主曹魏

雜貨店等級:1

雜貨店店員綁定:無

雜貨店後端供給商:無

雜貨店出口主:無

雜貨店同盟:無

目前出售物品:無

「唉…」曹魏嘆了口氣,看著五無的系統,就差罵娘。

「吃飯了。」突然有人喊了聲。

曹魏關閉系統,邁步走出了睡房,進入了廚房。

只見餐桌上有一碗香噴噴的素麵。

這素麵的賣相和曹魏平時煮的清水面截然不同。

雖說也是用清水煮的,但是從中好似還加入了某些特殊的調料,使得湯汁的顏色有點偏黑。

「還請不要嫌棄。」那人說著。

曹魏坐到了椅子上,用鼻子嗅了嗅這碗面的香味,說實在的,太香了,簡直可以堪稱美味。

不啰嗦,曹魏開始吞噬這碗素麵。

短短的幾分鐘吃完后,一臉滿足的看向那人:「不錯,你煮的面很不錯。」

那人在這時,突然跪在了曹魏身前:「在下毛鳳,還請店主收留在下。」

「收留?」曹魏記得昨晚救他的時候,他應該是被人追殺。

如果自己收留了他,那以後日子肯定不安生。

「不行,你這樣的奇才呆在我店裡可惜了,我不能收留你。」曹魏一臉的惋惜。

毛鳳咬了咬牙:「如果店主不收留,那今日我就撞死在你家門前。」

「…」曹魏此時感覺自己好像掉坑裡了。

讓毛鳳撞死在自家門前是不可能的,畢竟新店開張,圖的就是個吉利。

要是店還沒火,就死人了,拿自己可就徹底掉坑裡了。

「毛老弟,這就是你的不對了,我好心救你,你怎麼可以坑我呢!」

毛鳳一臉不聽不聽,王八念經的模樣:「還請店主仁慈,收留在下。」

曹魏看著他那堅持的眼神,自己又沒有好的辦法趕他走,只能無奈答應了下來。

不過就在曹魏答應的霎那,他便後悔了。

畢竟現在自己窮的很,別說多養一個人,自己都快要去外面吃土了。

「天吶!為啥要坑我啊。」悲催的喊著。

這時樓下的店門突然被人敲響。

還沒等曹魏動身,毛鳳率先跑了下去。

「我去,這麼快的嗎?」曹魏有點吃驚,邁步走下了樓。

來的人不是別人,正是昨天訂購拳譜的青年。

「喲,小夥子不錯,今天是帶錢來了嗎?」曹魏走向他。

青年從兜里摸出兩張千元幣票和一張百元幣票,同時興奮的跑到曹魏身旁,按住曹魏的雙肩:「店主,你昨天那面還有嗎?」

「面?」曹魏想了想,記起了昨天的「附魔素麵」。

「怎麼?你還想買?」問著。

青年回答:「店主真乃神人也,昨天那面我拿回家煮了一頓給我太爺爺吃。」

「原本我太爺爺已經體虛多年,可誰曾想到當他吃了那面之後,今日就突然變得龍精虎猛。」

「額…很好。」曹魏說了聲,率先將拳譜遞給了青年,順便問道:「你要多少素麵?你說個數字,順便留下地址,明天我送去給你。」

青年急忙點頭,不知從哪裡取出了筆墨,快速寫下了地址后:「素麵有多少我花府要多少,到時候你到了門前,就說是雪如農讓你去的,自然有人會帶你來見我。」

「雪如?」曹魏慢慢回憶,好似覺得這個名字前幾天聽見過。

「難道你和雪如姬有關係?」曹魏突然問道。

雪如農回答:「她是我姐姐。」

曹魏煥然大悟,雪如農拿到了拳譜,也打算繼續待下去,所以就告辭了曹魏,走出了雜貨店。

曹魏陷入了沉思,按照十袋素麵一分解點計算。

自己現在還可以給二十九袋素麵附魔。

等賣出去之後,就可以賺回來六千通行幣,等於六分解點。

這樣計算下來,想要在短時間內還清欠系統等債務,看樣子還是得要賣拳譜。

不然根本無法籌集。

心中有了打算,準備讓毛鳳拿錢去買素麵。

可一摸兜兜,卻發現自己的錢既然不翼而飛了。

「媽蛋!小爺的錢呢?」心裡大罵。

系統提示道:「系統自動收取宿主兜里的三千一百通行幣,目前宿主欠款三萬兩千九百。」

「…」曹魏現在感覺非常難受,扭頭看向一旁的毛鳳:「毛老弟,你兜里有錢不?」

毛鳳急忙搖了搖頭:「屬下沒錢。」

「唉…」曹魏瞬間感覺自己人生是灰暗的。

想了想樓上自家廚房裡還有三袋素麵,如果附魔了,還可以買六百塊錢。

懷裡還有八本拳譜,全部賣掉的話,也可以湊齊兩萬四千通行幣。

想到這,曹魏立即讓毛鳳出去喲呵賣拳譜,自己則是邁步走到了二樓,開始撰寫拳譜和給素麵附魔。

喧鬧的一天很快過去,今日八本拳譜全部銷售一空,但是據毛鳳所說,買拳譜的好像是隔壁雜貨店的人。

促使曹魏略微沉思了一下,就將今天剛剛繪製出來的十本拳譜交給了毛鳳。

入夜,曹魏和毛鳳各自睡去。

這時門外出現五六個黑衣人。

其中一個身材消瘦的黑衣人,走到領頭黑衣人身側:「大哥,根據小的調查,毛鳳那廝白天就出現在這家雜貨店外。」

「並且屬下還調查到,這家雜貨店最近一直在出售鐵線拳譜。」

「鐵線拳?」領頭黑衣人在嘴邊念叨著:「難道這家雜貨店,和鐵線門有關聯?」 消瘦黑衣人回答:「屬下調查過這家雜貨店的背景,並未發現任何和鐵線門有關聯的信息。」

「沒有?」領頭黑衣人抬頭看著雜貨店二樓的窗口:「鐵線門雖然沒了,但是暗中潛在傢伙也不是我們能惹的,暫且放過毛鳳,只要他不將我們的秘密說出去,就不要動他。」

「是。」幾個黑衣人齊聲回答完,各自竄入黑夜之中消失。

總裁老公寵上癮 次日。

曹魏吃完毛鳳煮的素麵過後,打開了雜貨店的店門,手裡拿著兩袋附魔素麵,向著雪府走去。

一路東拐西繞,經過一條條古典的街道后,來到了雪府前。

雪府門前站著四位士兵,沒錯就是士兵。

因為這群人身穿鎧甲,手臂兩側的護翼上還有玄國士兵專門的玄武圖標。

曹魏邁步走上前,幾個士兵立即攔住了曹魏:「什麼人?沒看見這裡是城主府嗎?」

「我受你家公子雪如農邀請,特來送面。」曹魏調高了語氣,生怕這幾個士兵聽不見。

其中一個士兵聽了,立即上前詢問道:「你是曹魏?」

曹魏點頭:「正是在下。」

「跟我來。」士兵冷冷的說著。

曹魏急忙跟了上去,走進了雪府。

走過了幾條用鵝卵石鋪的過道,曹魏發現這雪府的裝飾和花府比起來,更加清雅,但是其中又暗帶絲絲貴族獨有的氣質。

「到了,二少爺就在裡面。」士兵頓步在一個演武場外。

曹魏好奇的走進演武場,只見雪如農正在場內揮動長棍。

那根棍子也正是自己之前賣個雪如姬的。

雪如農的棍法怎麼說呢,雖然剛猛有餘,但是後頸不住,好似被名家指點過,但是總感覺缺了點什麼。

看了會,等雪如農舞完了長棍。

停下歇息時,剛好扭頭看見了曹魏。

「喲,店主你來啦。」

曹魏邁步靠了上去,將兩袋素麵遞了過去。

雪如農也沒親手去接,拍了拍手,一旁的下人急忙跑上前接住了素麵。

「店主,聽我姐姐說,你的那套鐵線拳厲害了的,不如我們切磋一下?」

曹魏肯定不能答應,畢竟這是人家的地盤,萬一傷到他了,那自己可就悲催了。

再加上自己沒事和人家比什麼武,又沒錢賺。

「二公子功夫了得,我曹魏只不過是三腳貓的功夫,又怎敢獻醜。」曹魏婉拒了。

「三腳貓?的確是三腳貓,好像你這樣的死流氓,不是三腳貓本小姐都不信。」這時雪如姬突然從不遠處走來。

顯然對曹魏之前對自己的那些思想侮辱還懷恨在心。

「雪小姐好。」曹魏非常恭敬的行了禮,至於那些挑釁的話,跟本沒放在心上。

雪如農眼見姐姐來了,急忙跑了上去,從懷裡摸出一本拳譜:「姐姐,這是你讓我去買的鐵線拳譜。」

「什麼情況!」曹魏看的有點迷:「這雪如姬要鐵線拳譜幹什麼?難道是迷戀我舞拳的英姿,想要藉機來引起自己的注意力?」

心中有了計較,忍住不去看雪如姬,扭頭看向一旁。

雪如姬也沒理曹魏,翻開拳譜,仔細的看了起來。

半個鐘頭過後,雪如姬合上拳譜:「什麼狗屁鐵線拳,這和洪管家的鐵線拳比起來,簡直就是廢紙。」

曹魏心裡已經認定雪如姬就是想要藉機靠近自己,所以還是抬頭看著天空,根本不理她。

「該死的流氓。」雪如姬咬牙切齒的在心中暗罵。

曹魏好似想起了什麼,走上前說道:「沒事的話,我就先走了,素麵如果還要的話過幾天給你送來。」

說完,曹魏便想離開。

「站住!」雪如姬突然喊道。

曹魏回身看向她:「雪大小姐,難道你也想買素麵?」

「買鎚子個素麵!我今天要和你比武!」雪如姬喊著。

「比武?」曹魏顯然沒興趣,畢竟自己還要回去繪製拳譜,又哪裡來的時間陪這位大小姐胡鬧。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3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