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5 日 0 Comments

李言隹不打算留下來過夜,但是他還有些事情必須向小肖的丈夫詢問,那就是爲什麼小鎮上沒有自由活動的喪屍。

雖然他們後來發現了一些喪屍,但是他發現那些都是被困在家裏不能出去的,至於那些本該存在於街上的卻不見蹤影,難道被軍方的人清掃了?

他從男人的口中很快知道並沒有什麼軍隊來進行大規模的剿滅活動。開始時他還能聽到一些人的慘叫聲和喪屍四處走動的聲音,但是在某個夜裏,他突然被驚醒,外面嘈雜的聲響不斷,好像很多人□□。但其中也伴隨着一些窸窸窣窣的聲音,他不知道是什麼。從那以後,外面一下子安靜了。

難道喪屍們真的聚會了?那麼能夠讓它們一齊出動的到底是什麼?變異喪屍?李言隹沒有見過,所以他的全部猜想都是未定之數。

李言隹最後離開時給他們留下了一些汽油,足夠他們開到安全區。至於汽車,大街上多的很,隨便找一輛吧。帶老趙詭異的目光中和衆人感謝中他開車離開了小鎮。

“言言,事情辦完了?!”李媽媽正在帳篷邊上忙着做飯,而李爸爸悠閒地拿着一本武俠小說翻着,而李小弟則拿着一串不知道什麼肉對着樹枝上眯着眼的苗苗哄着。他不由的感謝許久不曾想起過的許芾,如果沒有他,他的親人也不會這麼完好的站在這裏。

“恩,”李言隹應了一聲。

李爸爸也沒有繼續追問結果怎麼樣,在這樣的世界裏他只有精力關心自家人,“餓了吧,快去吃飯。”

“好。爸也別看了。”李言隹走到樹下將苗苗喚下來,這隻貓不知爲何特別愛親近李言隹,其他人卻是鳥也不鳥。

他們彷彿絲毫沒有收到末日的影響,吃着平時那些飯菜,睡得是舒舒服服的大牀,一家人和和美美。但是他知道生活不會永遠這麼安樂下去,躲避只是一時的。但是李言隹心底還是不願意家人直接面對殘酷的世界,他們被保護的太好,而他們的心地太過柔軟。一切還是順其自然吧,他不可能讓家人永遠生活在這裏。這時候他突然心想:如果許芾在這裏的話會怎樣,但是轉念一想就丟開了這個念頭。那人只是想利用他,一旦他沒有了利用價值,還會費心的保護自己的父母嗎?

插入書籤 李言隹開車進入了A省的界限。他只是憑着記憶和路標所指的方向前進,他所不知道的是,他正在靠近自然保護區員工們即將去的那個安全區。

一路漸漸不再只有他們的車子,而裝甲車、小汽車等等都急匆匆的與他們錯身而過。李言隹看到那些車裏都坐着三個以上的人,他們手裏都拿着武器,有的是槍支有的是大砍刀。在他的精神世界中,他能感覺到這些人中有世界個是與常人不同的,他們額頭的部位隱隱發着不同的光芒,就像是自己的家人一樣。顯而易見,那些人就是廣播中提到的異能者。

見他們行色匆匆,李言隹也知道攔不住車。在好奇心的驅使下,他小心的跟着前方的小貨車。車中傳來笑聲,這情形說明收穫不錯。

安全區就在不遠處,不到三分鐘就到了,這也是爲什麼這條路上來往的車輛這麼多。安全區的門口分別站着三位荷槍實彈的軍人,而四周的圍牆有三米高,在圍牆上均勻分佈着崗哨。李言隹發現在圍牆的前面還圍着網狀的東西,走近了才發現那網上嘶嘶的閃着電光。

防守還是挺嚴謹的。李言隹在心裏點點頭,可以考慮暫住在這裏鍛鍊一段時間。

“新來的?”一位兵大哥看着李言隹土包子進程的模樣,篤定的問。

李言隹點點頭:“大哥,我們可以進去嗎?”

“當然,”兵大哥熱情的拍着李言隹的肩膀,“車就沒收了。”

不是吧?!這麼光明正大的貪污!就算李言隹想到會上交一些東西,但還是沒有料到這位兵大哥在大庭廣衆之下這麼昧車。

“別驚訝,小夥子!軍隊保護你們的安全,你們就必須付報酬。”兵大哥身邊另一位軍人對他說。

話雖是這麼說,但是車絕對是不能給他們的。“不能上交點別的嗎?”

“當然可以,”兵大哥嘲諷的說,臉上的熱情消失殆盡:“除非你是異能者,那就什麼都不用交了!”說完鄙視的看了他一眼,“你是嗎?”

在他說話的時候,沒有人出來阻止,說明這種事情並不是第一次發生。但是他們憑什麼會認爲李言隹不可能是異能者?

孰不知大部分的異能者幾乎都會覺得自己高人一等,再加上他們早就得知異能者會受到非同尋常的待遇,他們的身邊通常都會聚集一幫端茶遞水的小弟或是美女,絕不會像李言隹這般只是靜靜的一家人上路。只是他們都沒有注意到李姓一家衣着上纖塵不染,而且面色紅潤。這可不是徹夜趕路逃亡的人所能辦到的。

但是他豬頭不一定別人也豬頭,他身邊的軍人就非常的平易近人。做了這麼久的門衛,他深知,在末日裏什麼官職、頭銜已經不再重要,實力爲尊。

李言隹略顯不好意思的笑笑:“真是不好意思,我就是異能者。”羞澀的笑容漾開在白淨的臉上,讓人不禁心生好感。但是他說出的話不是那麼羞澀。

這白白嫩嫩的小傢伙是異能者?聽到的人都在心中冒出這樣的疑問。

李言隹看着他們懷疑的目光,笑了:“名名,給他們展示一下。”

“沒問題!”第一次接收到大哥指令的李言名非常開心,他迅速的跑到路邊開始施展他的異能。只見翠綠的藤蔓像是被注入了生長激素,在短短的一分鐘內從一尺長度變成了三米。不僅如此,他的莖葉上竟然生出了尖刺,沒有人會懷疑那些尖刺是否會戳進皮膚。

“這棵小植物除了刺上帶了麻痹的毒素,它的捆綁能力也是一流的,”李言隹笑眯眯的給大家解釋,“必要情況下,小名還可以將它催生更大,捆綁喪屍。對了——你們有誰想試試?”

所有看熱鬧的人都縮縮脖子,這還是留給喪屍去體驗吧。

“小夥子,你和你的家人可以進去了。”先前的溫和的軍人說道,“之後右拐50米是登記處,你們在那兒領取房間鑰匙。”

“終於有房住了!”李言隹感嘆,在煉器珠裏住了幾個月的帳篷,他快覺得自己會縮骨功了。“謝了!爸媽,你們先上車。”

李言隹就這麼將車開進去了。他所不知道的是,在他進去的一瞬間,基地裏來了一個植物系異能者的消息就傳開了。異能者和普通人反應不一。

“異能者,請填寫這個單子。”登記處是一位30歲左右的女性,她認真而又不是溫和的遞給李言隹一張紙,李言隹在異能屬性一欄填上了空間系。但是爲什麼就一張,他的家人填哪兒?

“小姐,你能再給一張這個嗎?”李言隹想起身後還有三個人,頓時改口:“不,是三張?”

而女士明顯誤會了李言隹的意思:“普通人不需要填寫。”她心裏着急着想看看眼前青年到底是什麼能力。

“不是,”李言隹一本正經的說,“他們也有異能。”

“啊?!你說什麼?”女士溫和的表情破裂,他已經在這裏接待了幾十位異能者,幾乎是每個團隊一名,出現概率是幾百萬分之一,怎麼到了這一家就成了批量生產?

她迅速的調整好自己脫臼的下巴:“沒問題,請稍等。”

“爸媽,你們填吧。”李言隹一人發一張:“小名,自會寫了麼?”

“我早就會寫了,我現在可是‘三好學生’!”小言名當然聽不出哥哥的調侃,驕傲的挺起了小胸脯。

女人看着這一家秀幸福,就像是出來旅遊一般,她突然想起了自己的丈夫,她已經多久沒有好好的和他談談心了,末世裏的人已經不存在這種閒時了。

看着收上來的四章單頁,她看着上面分別寫着:空間系、木系、水系和土系,不禁有些明白,也只有這麼強悍的一家子還能保留末日前的生活吧。

“李先生,我們這裏異能者的待遇是一室一廳的小公寓。但鑑於你們一家都是異能者,而安全區里正好還留有一棟兩層的小別墅。您看怎麼怎麼樣?”本來這棟小別墅是留給以後的領導住的,但是她覺得這位年輕人並非表面上這麼普通,她這點主意還是能定的。

小別墅?!“那就這樣吧,謝謝你。”李言隹真誠的道謝,他這還是第一次住別墅呢?當然老家的樓房不算在內。

“這是鑰匙,獨此一份,請保管好。”李言隹小心的收好,這可不是以前丟了就能隨便找人配。

別墅在安全區的中心位置,距離這裏還是比較遠的。而且李言隹他們並不認識路,所以貼心的女士就讓身邊打雜的小姑娘給他們帶路。

有外人在車是不能上的了,於是李言隹就光明正大的把車子收進了空間——從今天起,他就是登記在冊的空間系異能者了!

看着小姑娘羨慕崇拜的目光,李言隹這種沒有女人緣的男孩子心裏還是挺滿足,他從自己身後的揹包裏掏出一袋瓜子遞了過去。女孩子害羞的接過,李言隹注意到她臉色還算好,不像一路走過來有些人那樣面色蠟黃,恐怕這小姑娘還是有些背景的。

收了別人禮物加上面前的幾個都是稀少的異能者,小姑娘趙夢萌就熱情的開始介紹安全區的一些事情。李言隹一家很認真的聽着,雖然李家爸媽都是農村的,但是他們知道什麼事入鄉隨俗,一些該注意的東西還是別觸犯的好。

但是當小姑娘提到一個怪異現象的時候,李言隹就插話了:“你是說所有的喪屍都聚到了一起?”

趙夢萌突然捂着嘴,意識到自己好像多說了,眼睛咕嚕嚕的轉了一會兒似是想到了什麼,繼續說道:“反正你們是異能者,遲早都會知道的。”她小心的看着四周,發現並沒有什麼人特別注意他們,“我們周圍幾乎全部的喪屍都聚到山裏去了。姐夫說,喪屍們好像是聽到了什麼指令。”她害怕的咽咽口水:“在拍的照片上除了一些喪屍還有很多黑黑的點點,專家們都猜測那些是喪屍動物。”

“喪屍動物?!”李言隹大驚,這一路他可從來都沒有見過什麼動物變成喪屍的,只有在自然保護區那兒聽老吳說過被喪屍抓傷的雙翼虎跳下懸崖,但他也沒提到老虎會變成喪屍。現在如果連動物都喪屍化的話——李言隹想起成羣結隊的喪屍蝗蟲衝向安全區的情形,不禁打了個寒戰。

“應該不是全部的動物都變成喪屍了吧?”李言隹猜測,那些雙翼虎就沒有異變。

“沒錯,”小姑娘點點頭,“但是大家還是很擔心,因爲小體型的動物無孔不入。”

“所以現在安全區急需異能者的加入。” 惡魔總裁難自控 小姑娘緊緊地皺着眉頭,“但是都現在爲止,我們安全區也只有不到一百位異能者。”

纔不到一百!就算加上熱武器也拼不過成羣的喪屍大軍哪!

插入書籤 小姑娘的職責似乎就是帶路,所以她將李言隹一家帶到別墅門口的時候就歉意的離開了,臨走時還特別神祕的和李言隹說住在這兒的可都是“大官”,不過以他們的實力只要不是太過分這些大官都會睜隻眼閉隻眼的。

李言隹現在後悔進入安全區了。這裏聚集着A省和J省大部分的倖存者幾百萬人,鮮活的血燕無時無刻不吸引着喪屍,現在喪屍動物也虎視眈眈,只憑着幾十萬人的軍隊和不到一百人的異能者是能夠守護住的嗎?

但是當他看到來來往往的人,和父母開開心心的往新家裏搬着車裏的生活用品以及小弟剛來開心的看着那些同齡小朋友,李言隹覺得實在是太值了。大不了最後抵不住就把所有人都扔進空間,等喪失過後纔出來。雖然他最終會暴露自己最大的依仗,但是對比眼睜睜看着幾百多萬生命被喪屍吞噬,卻覺得微不足道。

WWW ☢TTKΛN ☢co

下定了決定李言隹就感覺到心裏輕鬆多了,他幫忙將被子臉盆什麼的從車上拿下來,突然他懊惱的拍了下自己的腦袋,實在太笨了,還不如直接在屋子裏直接把車拿出來,就不需要在費時費力的搬來搬去了啊!但看大家開心的樣子,李言隹也就沒有改變自己的“笨方法”。

等到了晚上的時候一切都塵埃落定了,他們在一個新地方安上了自己的家。別墅裏水電是不缺的,24小時供電,只不過李言隹看到門口處裝着一隻小電錶廚房裏的小水錶,就知道安全區裏的水電都是計費的。但是他理解,在工業都無法展開的時候,安全區發電用的燃料也是大家拼着命從外面弄回來的,至於如何消除水中的病毒,也是集合了許多研究人員的心血。想到這兒,李言隹不禁想起研究院如何發明製造異能的機械,他能不能從幾臺爐子那兒煉製一些呢?

廚房裏有竈臺但沒有煤氣,有煤爐也同樣沒有蜂窩煤。李言隹心裏還是有準備的,畢竟安全區只是一個避難所,可不是享受的地方。他從空間裏拿出用剩的煤氣,他的存貨也不多了,再不出去尋些物資的話,他恐怕就得砍伐煉器珠的木頭當柴燒了。

今天是李言隹下廚,不是38婦女節,而是李媽媽不停地給三張牀鋪上被子,給全樓棟打掃完衛生後聲稱累了,今天就不錯飯了。實際上李言隹知道老媽自從有了異能之後就不會輕易勞累,雖然不知道她想做些什麼,但還是乖乖的去廚房了。爲什麼不是李爸爸,因爲他做的飯能鹹死賣鹽的!現在物資緊缺,可不能這麼揮霍!

李言隹做的飯說不上難吃,只不過剛巧達到了能入口的地步,所以在以前,他基本沒有機會下廚。李爸媽都安安靜靜的吃飯,但是小弟雖然不是嬌生慣養的,但對於飯菜的味道差別這麼大還是有些不習慣的。

“哥哥,家裏的調料不夠了嗎?”他唯一能想到的就是這個可能了。

“呃~~~”李言隹面對小弟純潔的眼神無語,“沒剩多少了,明天哥就出去找找。”哥哥的面子還是要保留的。

父母只當他說的出去只是哄哄小孩子,嘲笑的看着大兒子發窘。

小別墅有四間臥室,李言隹的一間在二樓,而李爸媽和小言名則選擇住在樓下,睡覺前李媽媽還悄聲的和兒子說:“終於可以分開睡了,兒子,以後盡情的往家裏帶人吧!”還鼓勵的拍拍自己兒子的肩膀。

李言隹汗!雖然他知道媽有些開放,但是他的兒子又不會飢不擇食。愛人也不是街邊的大白菜——能撿的!默默的轉身,上樓,關房門。躺上牀,涼蓆上的涼意自然的浸入身體,他很快就進入了夢鄉。

李言隹的生物鐘在天剛亮的時候敲醒了他。他看看手錶,才4點多。門外的人們在這個時間已經開始了爲了活下去而忙碌的一天,李言隹也毫無睡意,於是打算先去熟悉熟悉基地的運作。

想到路程可能有些遠,他給爸媽留下一條便籤,開着車出去。第一站就會離門口不遠的拐角處,他在安全區也就知道這麼個辦事的地方,也只認識那兩個人。在熱心孟女士的指導下,李言隹七拐八拐的來到了任務領取處。一直到進了任務領取處的大門,李言隹還在想着孟女士的提議。他是不是也要爲將來打算打算,加入他丈夫的麾下,在安全區裏給自己和家人混個高位?

李言隹也是剛剛知道孟女士的全名是孟子妃,她竟然是安全區裏第一領導羅盡成的夫人。當時他真是大吃一驚,不是什麼第一夫人只要陪着自己老公視察視察、出席下宴會就行了嗎,怎麼這位第一夫人竟然做起了“拋頭露面”的苦工作?而且第一領導哎,如果投向他,那他們一家的生活是不是不用愁了?

對於李言隹來說,過苦日子還可以,但是和政治夠上邊的他就兩眼一抹黑,分不清形式。他思前想後還是覺得不能輕易下決定,先準備在任務領取處看看有什麼工作再說吧。

“找人?!”李言隹看着出現最多的就是尋人任務,接下來就是物資的搜尋。而找人一般都是私人發佈的,而搜尋物資卻是官方發佈。

李言隹一個個的往下看,他發現有些任務已經積壓好幾個月了。看看後面佣金的數字他明白了,這世界都是在唯生存掙扎着,哪有時間大發慈悲管別人的閒事!

“哎,前面的,不要擋路!”一個粗獷的聲音從李言隹背後傳來,震耳欲聾。

李言隹在猝不及防之下還真被下了大跳,他條件反射的測出身子。然後一個體格壯碩的男人就擠了進來。 美人咒 說他體格壯碩那是從小來說,他站在李言隹的身邊能裝下五個他。當然他不是那種胖,而是肌肉發達,孔武有力的那種。這傢伙到底是吃什麼長大的?李言隹不禁納悶兒,他上下打量着堵在面前的人,竟然末世還能養出這種人?!

“算你小子識相!”男人隨口嘟囔了一句。“老二,我們就接這個任務了。”

老二?!還有人給喊這種名字?李言隹在心裏笑了,

“是,老大!”與猥瑣的名字相反,老二的聲音還是偏於溫和,李言隹完全聽不出他對於這名字有一絲的不滿。只是這聲音爲什麼這麼熟悉呢?

好奇心驅使下他回頭看了一眼。如果早知道會是他,如果早知道以後的很多倒黴事兒就是因爲他而起,李言隹情願自己當時瞎了。但是他知道,命運有時候真是不可違逆的。

“姚奐?!”

竟然是姚奐?!兩年前遵從父母的心願和縣委書記女兒結婚的姚奐,間接害死他的姚奐!兩年後的他似乎比以前更爲自信,眼中再也沒有了那種裹足不前的畏縮。雖然不是西裝革履,但還算是混得有模有樣,起碼在末世中他的衣着打扮算是高等的。

“這位小弟弟認識我?!”姚奐疑惑的問。

李言隹早就換了副十七八歲的面貌,被姚奐稱爲弟弟也算是情有可原。但是對與李言隹來說卻是侮辱,這傢伙從前把自己害這麼慘,現在還想佔他的便宜!誰都知道小弟弟是什麼意思。

“誰是你小弟弟?”李言隹反脣相譏。

“你這小子怎麼了,在大爺兄弟面前橫是不是啊?!找抽是吧。”前面登記完的大漢見自己的兄弟被欺負,就堵到李言隹的面前,黑黑的臉上一片猙獰。

“你是誰大爺?!”就在李言隹忍不住要動手了,門口傳來一個溫柔異常的聲音。而李言隹加上週邊看熱鬧的人都不禁轉頭看去。

人羣自動的分開兩邊,走進來一個長相有些妖豔的男人,細細的柳葉眉、小瓊鼻、櫻桃口,苗條的身材加上白皙的皮膚,如果不是他的聲音和脖子上的喉結,李言隹還真以爲他是個女人。

令人大跌眼鏡的是剛剛還滿臉橫肉的大漢立馬就化身臉帶諂媚、竭力討好主人的哈士奇。“當然老婆天大。”

“知道就好,”沒人走到大漢身邊狠狠的在他腰間擰了360度(李言隹看着都腰疼),然後轉向李言隹:“弟弟,別管這麼莽漢,他只是外強中乾。”說着還瞪了他一眼。

大漢面目扭曲還強裝着一副就是這樣,他說的都是對的,就差點頭哈腰了。

“噗——哈哈。。。。”李言隹實在忍不住了,這對人真是他好玩了。而姚奐已經徹底被忘光了。

不僅是李言隹,周圍的人也是心中狂笑不已,但是不知爲何都全憋着,不敢出聲。

“小兄弟是新來的?”妖嬈的男子詢問,而這時他的身體自然而然的往後靠,落入“莽漢”的懷裏。而莽漢也伸出粗壯的手臂將他的細腰攬住。

他們是這種關係?!李言隹驚訝。他羨慕了,怎麼兩個男人也能光明正大的表示自己的愛意,就像是老夫老妻般。兩年他是躲躲藏藏,生怕別人懷疑;在幾個月前也是戰戰兢兢,他的心中不知是什麼滋味兒。

“小兄弟。”他還是第一次接收到別人的羨慕。從來當別人察覺他們的關係都是目露鄙視,雖然在安全區他們積威已久,別人在表面已經不敢再說些什麼。但是——看那些捂着嘴偷笑的人,那個心裏沒有點齷齪。

“哦?”李言隹恍然醒悟到別人實在問他:“我是昨天到的。”

作者有話要說:本來打算再等個一段時間才讓小攻出現的,但是發現寫着寫着自己有些急了。在等了一兩章就放他出來吧。。。

插入書籤 “怪不得你不認識我們,”男子柳眉一挑,“介紹一下,我是洛華。這位是我的‘駢夫’——程大石。”洛華指着後面姚奐,“這是我們小隊的副隊長——姚奐。小兄弟,你認識他?還是——他負了你?”

李言隹怎麼也料不到這位名叫洛華的妖嬈男子會知道他的往事,一時間被震呆在那兒。

洛華哈哈一笑,百花齊放,周圍人都看呆了。“只是開玩笑啊,小兄弟。”他熱情的拍拍李言隹的肩膀,“當然,如果這傢伙敢負了你,我就幫你做主閹了他。”

李言隹這才尷尬的小小,別看人家長的女氣,但是性格卻是這麼豪爽,也不怪能和東北大漢形狀的程大石能湊成一對。

“寶貝,不要別人面前這麼笑。”程大石佔有性的箍緊了臂彎中的細腰。

李言隹注意到他剛纔一直瞪着色眯眯看着洛華的人,只是雖然大部分低下頭,但還是偷偷的從眼角看,這才刺激了程大石。

“好了,我以後注意就是。”洛華並沒有責怪程大石的意圖,“小兄弟,你叫什麼名字?也是異能者嗎?”

“我叫李言隹。”他儘量保證自己目不斜視,假裝沒有聽到姚奐突然加重的呼吸,“空間系異能者。”

“空間系?!”洛華驚訝的說:“這可是比較少見的異能者,安全區就一個,每次出門都被保護的根什麼似的。”

李言隹能從他的言語中聽出他對那位異能者的不滿,但是也沒有深究。

“唉,我們別管他了。我是電系異能,大石是土系異能。還有你身後這位姚奐是火系異能。”李言隹聽着他的話突然感覺到他身邊出現異能者的概率實在太高了吧,不是說基地的異能者不是很多嗎?

“李先生,”洛華突然正經起來,“我們邀請你去我們家做客。”

李言隹不好意思的笑笑:“叫我小李就行了,別這麼客氣。”

輪葬 “好,”洛華大聲一笑,“我就喜歡你這種不拘小節的,大家以後就是兄弟了。”

李言隹苦笑:這傢伙看着柔柔弱弱的怎麼這麼大力,難道他該說不愧是異能者嗎?感受程大石氣憤的目光,再次無言以對。(大石:寶貝竟然對着別人說喜歡。)

“請你吃飯,去不去。”洛華褪去了一身僞裝,招呼李言隹。

李言隹當然想去,畢竟是新認識的兄弟啊。可是身邊有位虎視眈眈、緊盯着自己的姚奐,李言隹覺得這決定要下有些艱難。

“其實我今天出來的時候我爸媽還不知道,”李言隹扯了一個小謊,“我怕他們擔心。。。。”言下之意就是這次的邀請恐怕不能去了。

“這樣啊,沒關係!”洛華笑道,“等你安頓下來我們在聊天。”說道安頓,他還朝着李言隹眨眨眼,讓李言隹不禁想這還有什麼道道?

“小李現在也不用接什麼任務了,恐怕現在已經有人去你家了。”說着他給了李言隹一個莫名其妙的眼神。

什麼意思?會有什麼人去他家?李言隹表示完全不能達到眼神傳意的境界。於是它決定先回家看看。

和三位異能者告別之後,李言隹就拿出拉風的汽車開回家了,留下陷入沉思的姚奐和神色莫名的洛華,當然不能忘了他身邊在李言隹離開就開始傻笑的程大石。

果然,當李言隹回到家的時候,確實來了客人,有一位就是李言隹認識的——登記處的孟女士還有一男人。看他周身的氣勢,就知道是孟女士的丈夫,安全區的第一領導人了。

但是他爲什麼會到他家來呢?難道是——他想起了上午孟女士的提議,不僅有些感嘆。以前找工作都沒人要的他竟然又變成香餑餑的趨勢。

“我是羅盡成,子妃已經把事情和李先生說了,李先生覺得怎麼樣?”這位羅領導開門見山,雖然很直白,但是讓李言隹卻心生好感,他不懂那些彎彎繞繞,也不想去猜別人。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