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5 日 0 Comments

lisa臉上沒有化妝,仍然漂亮,只是帶着濃濃的倦容。

進入房間之後。發現整個屋子裏面。還是隻有lisa和吳姐,我沒有再坐圖騰對着的座位,而是跟雬月一起坐到了她的對面。

“也不算是進展,就是手裏面得到一件東西,今天晚上先幫你擋一下,等明天一早,我就來幫你把小鬼收了”

我簡單扼要的說着。

這時,吳姐已經從拿出礦泉水來放到了我和雬月的面前,我朝着她笑了笑,其實,上次她端給我們喝的水,我和雬月也都沒有動,不知道爲什麼,就是覺得不想喝他們家的水。

lisa照舊是把右腿壓在了左腿的上面,然後右手在上,左手在下交握放到了膝蓋上面。

“那真是太好,現在就能給我嗎?”

她剛坐下,卻又接着站起身,朝着我走了過來。

隱隱覺得,這lisa跟白天的時候,似乎又有些不同。她的臉上帶着淺淺的笑意,但是,從她的眼神裏面卻,一點都看不出笑意來。

我的手暗暗抓住了兜裏面的四面佛,口裏面又開始念起經紋來,只是這一次唸的不是通用經,而是專門驅鬼的經紋。

lisa,仍然在朝着我走着,我已經覺察出背後的雬月伸出手來,用動作示意雬月不要輕舉妄動,看來這小鬼愈發的變本加厲了。

將四面佛猛地從兜裏面拿了出來,我一邊用拇指不停的來回搓着四面佛的正面,嘴裏面的經紋也開始越念越快,手心裏面也滲出一層汗來。

而lisa也已經到了我的身邊,只是她的臉上漸漸的現出一片猙獰來,我將四面佛舉過頭頂,正對着lisa的眼睛。

忽然,lisa長吁了一口氣,整個人像是有些站立不穩似的,扶着旁邊的桌子搖晃了一下,身子微微下蹲着,過了一會兒,才站住了身子。

她扶着額頭,臉上現出一片蒼白。

“剛纔是怎麼了?怎麼感覺有些怪怪的”

她一邊抽出溼巾來使勁的擦着額頭的上汗,一邊臉上露出了迷茫的神情。

“莫小姐你不是說要給我一件東西嗎?”

lisa站直了身子,穩了穩神,看向我。

她沒有意識到自己是被鬼上了身,而且看剛纔的樣子,那小鬼也沒有完全的上身,只是暫時的控制住了lisa的行爲而已。

我自然也沒有明說,只是從兜裏面拿出了那件擋降貝,讓她掛在脖子上面。

lisa接過我手裏面的擋降貝,放在眼前看了一陣,看樣子很懷疑這個東西能起作用一般,最後才勉強的帶到脖子上面。

不過,剛一帶到脖子上面,像是已經感覺到擋降貝的效果一般,她長呼了一口氣,眼睛裏面透出一絲清明來,隨即笑着對我說道,

“怪不得圈裏的人都說你厲害呢,本來我還不信,這下可算是信了,你的這個擋降貝,我一帶到身上,就立馬感覺到身體舒服多了。”

lisa恢復了先前的模樣,她等着高跟鞋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照舊做好,身子微微向後躺着,好像身體很舒服一般,她將身子稍稍往後倚了一下,臉上掛着淡淡的笑容,喊了一句,

“吳姐”

吳姐小跑着跟上前來,lisa招了招手,讓吳姐湊過來,小聲說了一聲什麼,那吳姐就下去了。

“既然,有了這個擋降貝,是不是我接下來就安全了?”

她問道。

我搖了搖頭,

“不是的,它只是暫時的幫你擋一下,我明天早上回來施法,幫你把小鬼收了,以後這種小鬼還是不養的好。”

出於好意,我還是勸奉了她一聲,lisa沒有說話,只是嘴角微微上揚着。

我沒有再多說,只是囑咐她脖子上帶的是正牌,如果身上有陰牌的話,一定是正牌在上,陰牌在下,且不可亂了順序,否則就麻煩了。

“好,我記着了”

她說道,拿眼神看着我,好像是再說,還有別的什麼嗎?

從兜裏面拿出來四面佛,我走到她的身邊,見她有些疑惑,我解釋道“我把你身上帶的擋降貝唸經加持一下,這樣,它就能護着你了。”

“好,好,那就多謝莫小姐了。”

lisa說道。

我右手捏着四面佛,又伸出左手來放到lisa的肩上,微閉着眼睛,唸了一會兒經。

加持完她身上的四面佛之後,我才睜開眼睛,看着她身上的擋降貝顏色似乎更加鮮亮了,這才滿意的放下手來。

“好了,現在已經可以了,我的事情已經做完了,就不多叨擾了。”

說着,我離開lisa的座位,雬月也會意的站起身來,準備離開。

“莫小姐,留步。”

我回過頭去,是吳姐,她手裏面拎着一個小巧的手提袋,一步並作兩步的走上前來,遞給我。

“一點心意,莫小姐不要嫌棄。”

說話的是lisa,她依舊坐在沙發上,臉上掛着淡淡的笑意,那笑意勾的她原本有些上揚的眼角更加上揚了。

從吳姐的手中接過袋子,沉甸甸的,淺淺的對lisa道過謝,我和雬月便從lisa家裏面走了出來。

“明星架子還挺足的。”

走出盛業別墅區的大門,我對雬月抱怨道。

雬月輕輕的牽着我的手,沒有說話。

夜色很濃,別墅區沒在城市最繁華的地段,卻擡眼也能看到不遠處的燈紅酒綠。 回到莊園的時候,已經很晚了,我們吃了點夜宵就休息了。

第二天一早。我將lisa給的那一提錢,找了一個自動存款機存上了。足足有十萬,我在心裏面還是小驚訝了一番。問大金要了賬號,給他轉過去五萬。

都辦妥當之後,我和雬月就到了盛業別墅區的門口。

到了別墅門口之後,我發現似乎稍稍有點不對勁。門口停着好多車。而且別墅區裏面隱隱約約也聽到一陣陣的吵嚷的聲音。

我和雬月對視了一眼。就匆匆朝着別墅裏面走去。

還沒有走到lisa的門口,遠遠的就看到在他們家的門口站着好多人。都拿着話筒,還有攝像機之類的。

原來是記者。

是發生什麼重大的事情了嗎?爲什麼會突然來了這麼多的記者。我心裏面納悶。但是,還是朝着lisa家走去,跟她說好了是早上來給她收小鬼,總不能食言吧。

我牽着雬月的手朝着門口走去。

到了門口之後。給lisa打了一個電話,外面這麼多的人我也擠不進去。

電話接通了,裏面傳來lisa客氣的聲音,還沒有等我說話,她在電話裏面就跟我說了,說已經不需要我去幫她抓小鬼了。

這是什麼意思?

我一時間沒有搞明白。就直接問出了口。

“是有什麼問題嗎?”

我追問了一句。

接着lisa那邊已經掛斷了電話。我心裏的無名火蹭的升了起來,這什麼人啊,幫她驅鬼,她這到底是什麼態度,就算不用我了,話總得說明白吧。

“怎麼了?”

雬月看出了我的不對勁,出聲問道。

我攤了攤手道“不知道,說是不用我們了。”

心裏不舒服,臉上帶出來的自然也就不好看了。

發覺雬月的手用力攬了我一下,然後接着帶着我朝裏面走去。

“幹嘛?”

我問道。

“你不是想知道里面到底發生了什麼嗎?那我們就去看看。”

雬月冷冷的說道,我也沒有阻攔他,因爲自己心裏面還挺納悶的,昨天晚上離開的時候,還好好的,這突然的轉變到底是爲了什麼。

跟着雬月走近那一羣記者,那些記者都在門口守着,好像是在等什麼人出來,我愈發的好奇了,這到底是什麼事情,還這麼大的陣場。

雬月帶着我,穿過那一羣記者,砰砰砰的敲響了lisa家的門,那羣記者本來是在門口守着的,見我們兩個敲響了門,就紛紛的湊上前來。

敲過門之後,裏面沒有動靜,雬月又開始按他們家的門鈴,他們如果再不開門的話,我真擔心雬月會直接在這麼多人的面前瞬移到lisa屋子裏面去。

我臉色變了變,看了看周圍的人,又看了一眼眼前的雬月,只見他嘴角微微上揚着,從眼睛裏面卻射出來冷冷的眼神。

我的眼皮跳了一下,這傢伙生氣了,他們要是再不開門的話,恐怕不好收場了。

正這樣想着,咔嚓一聲,門被打開了,是吳姐。

“吳……”

剛要開口問,那吳姐,卻猛地朝着我的懷裏面塞了一個手提袋,飛快的說道。

“快走吧,我們家小姐說了,已經不用你們了。”

緊接着,還沒有等我反應過來,就聽見“砰”的一聲,眼前的門被關上了。

我有些茫然的抱着眼前的手提袋,在他們家門口呆愣了一下,猛地想起旁邊的雬月,也顧不上多想了,趕緊拉着他就走,生怕他再一氣做出什麼出格的事情,現在還有這麼多的記者在圍觀,如果真的那樣的話,恐怕不好收場。

眼前的記者,大概也被眼前發生的事情弄的蒙圈了,大家都愣在一邊,趁着這個機會,我拉着雬月飛快的往外走。

但是,只走到一半的時候,就聽見後面不知道是誰說了一句,“這不是那個王星靈王大師的徒弟嗎?”

他這麼已提醒,大家似乎都聯想到了。

一窩蜂的朝着我涌了過來,雬月把我緊緊的擁在懷裏面,冷冷的看着周圍的人。

“是莫小姐吧?您的師傅呢?您今天爲什麼會出現在lisa的家門口,剛纔說的不用你們了,是不是因爲你解決不了他們家的問題。”

一個男記者擠的最兇,一下子就擠到了最前面,將話筒舉到我的嘴邊,一連串的問道。

雬月一把將我護在懷裏面,又用手擋住了我的眼睛。

“剛纔lisa家的吳姐,給你錢又是什麼意思?你是專門裏要錢的嗎?”

又一個女記者,感覺都趴在我的耳邊了,聲音震得耳朵有點發麻。

雬月還在往前走着,其實這些人哪裏會是雬月的對手,但是,爲了不至於成爲明天的頭條,我們兩個也只能這樣了。雬月一邊帶着我往前走,一邊盡力的護着我。

周圍的記者越聚越多,好多人的聲音都涌在我的耳朵裏面。

“lisa家裏面到底發生了,她爲什麼請了高僧?是不是因爲您的能力還達不到,所以就不用您了。”

這是一個女記者的聲音。

我猛地一驚!請了高僧?lisa昨天並沒有說請高僧的事情啊,這個時候,我想起來先前的時候,她說過請的那個高僧沒有信兒了,難道現在又被請了過來?

雬月拉着我好不容易到了盛業別墅的門口,這個時候記者已經越來越少了,大概是害怕失去採訪lisa的先機,所以不少的記者一驚回到了lisa的家門口。

這時,我才從雬月的懷抱裏面露出頭來,看見一個女記者,還在緊緊的跟在我們的身後。

造夢神曲 “你好,莫小姐,我是新星日報的王希,能不能採訪你幾個問題。”

這小姑娘看起來應該年紀不大,大概是剛參加工作的模樣,她的臉上帶着汗珠,也來不及擦一擦,手裏一邊拎着攝像機,一邊還拿着話筒。

看她挺可憐的,我示意雬月停下來。

又看了看周圍,剛好旁邊就有一個快餐店,就點了點頭道,

“那我們去那邊坐一坐吧,我看你這樣也挺辛苦的。”

其實,找了這小姑娘來,我也不單單是爲了她的辛苦。 王希看起來很單純的模樣,她聽到我說的話,就使勁點了點頭道

“那實在是太謝謝你了。莫小姐。”

她跟在我們的身後,到了旁邊的快餐館。手裏的拎的東西看起來挺重的,雬月一點都沒有想要幫忙的意思,我只好朝着王希不好意思的笑笑。

王希倒像是一點都沒有察覺到的樣子。

到了快餐館,我們都坐了下來。

王希調好了攝像機,正對着我們。

“能不能不用這個東西?”

我開口說道。

“哦!”

王希有點面露難色。

“這樣。我讓你拍幾張照片好了。”

接着對王希說道。

她這才點點頭道。

“那好。”

王希問的問題無非就是一些關於王星靈的問題。還有就是lisa家的問題,我挑揀了一些可以說的。就告訴她了。

而在這期間,我則有意無意的問了她一些關於lisa家裏面的事情。

她說起的一件事情引起了我的注意。

lisa最近拍的一部戲裏面原本是有一個女主角的。當時。lisa跟那個女主角據說還發生了一些事情,在娛樂圈裏面鬧得沸沸揚揚的,這部電視劇的導演怕對電視劇後期的收視率產生不好的影響,就把那些事情都壓下去了。那導演據說在圈子裏面是泰山級的人物,也沒有人敢跟他對着幹。

至今爲止,也沒有人將lisa和那個女主角的事情爆出來。

但是,圈子裏面的可是都知道的,他導演再厲害,可是封不住衆人的嘴啊。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