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5 日 0 Comments

我咬了咬牙,心想這次爲了白復,老子真是拼了老命。

我怔怔地向前走去,全身的肌肉都繃緊了,手抽出畫筒,按出刀刃,大氣都不敢喘一下。

我隔旋轉木馬越來越近,不知道怎麼地,我突然覺得,上面的白馬,表情十分猙獰。

十米…八米…我忽然意識到,自己的速度慢了下來,雙腿感覺越來越重,這並不是因爲恐懼,好像是…有什麼東西,正在拉着我。

我不敢低頭,白色的霧氣之下,不知道有什麼東西!

拼命甩了兩下腿,稍微輕鬆了一點,我管不了那麼多了,大喊一句:“曹小多!你他麼出來!”

就在這個剎那,旋轉木馬在我面前啓動了,裏面的音樂是聖誕節的金狗背兒!

音樂聲非常大,冷不丁地響起來,我差點就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穩了穩腳跟兒,我看着木馬開始旋轉。

“誰?”我反手握住畫筒,心說你他娘敢嚇唬我!老子捅死你!

我壯起膽子,一步步地向前走去,七彩的燈光照了過來,我餘光看見地上的霧氣,好像散去了很多。

隨着霧氣消失,我好像看見地上,有一排腳印,小小的,溼溼的。

小孩?果然是曹小多!

我喊他怎麼不過來?難道他已經死了?這是他的鬼魂?

如果他死了,那就麻煩了!

想到這裏,我一下衝了過去,旋轉木馬外圍有一圈一米六左右高度的圍欄,我雙手撐住圍欄邊兒,用力一撐,就翻了過去。

雙腳落地,有點麻。我等了兩三秒,讓體感恢復,開始繞着旋轉木馬繞圈!我一定要把他找出來!就算是鬼,老子也要讓他去黃泉給白復引一次路!

一邊小跑,我一邊緊緊盯着木馬上,有幾次,我好像看見了一團模糊不清的影子掠過,一閃又不見了!我揉了揉眼睛,怕是盯久了,眼花?

旋轉木馬的內側中軸是多邊形的,每一個側面,都有一面鏡子,旋轉木馬轉得並不快,我的目光很快就落到了鏡子上。

突然我就看見,在那個鏡子裏反射出我的樣子。

這一看,我全身一抖,只見我的背上,正匍匐着一個穿紅色衣服的小孩!

那個小孩子的臉我從來沒有見過,全是青色的,兩個眼睛沒有瞳孔,全是眼白,他正張着嘴,咬向我的脖子!

我條件反射拿刀刺向他,緊接着,猛地我的手腕就被人抓住了!

回頭一看,正看見阿福站在我的背後,他一臉迷惑地看着我,又看看我手裏的刀:“怎麼了?要自殺?”

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解釋,指着身後,道:“木馬!木馬自己轉了!”

阿福皺了皺眉,小心翼翼拿過我的刀,摸了摸我的額頭,“你是不是夢遊了?”

我心說你他娘瞎嗎?

就在這時,我感覺不對,怎麼這麼暗?

瞪大眼睛轉身望去,旋轉木馬上黑黢黢的,燈沒有開,也沒有轉動!

我一下子說不出話來,到底是怎麼回事?我撞鬼了?這怎麼可能? 正在兩人不斷閑聊瞎扯之際,突然之間門外亮起了紅燈。

一群護士推著一個滿臉是血的病人沖了進來:「快!雖然已經做了緊急處理,但不快點進行傷口縫合的話,這個人就要不行了!」

此時毛遠航才突然看到急救燈亮起,連忙與許曜過去查看病人的情況。

為了避免別人受到驚嚇,所以患者的身體已經被一塊白布所掩蓋起來,但護士一路推著車子進來,地面上已經滴滿了鮮血,看起來出血量極大。

「快送去手術室吧,我馬上聯繫田導師!」

毛遠航看到病人的出血量那麼大,頓時就慌了陣腳,他還從來沒有見到過傷勢如此重的病人,一時間有些不知所措,第一件所能想到的事情就是送進手術室。

九霄丹神 就在護士們準備要推著病人離開時,許曜卻一手抓住了推車,阻止了他們的行動!

「等一下,先確認一下病人的傷勢情況,越是危急的關頭越不能慌張。」

許曜說著一把掀開了病人身上的白色薄被,就看到了那位患者的身上出現了嚴重的撞擊損傷,特別是胸膛附近被一根直徑五厘米的鋼管洞穿。

這根鋼管的前後兩端已經被鋸開,看來是救護人員趕到的時候發現鋼管實在難以移動,所以就只能採用鋸開的方式,將鋼管強行鋸開之後,才將病人帶入醫院。

因為許曜發現在病人的傷口周圍還發現了許多碎肉末,強行將鋼管鋸開可能是在情非得已的情況下,但如此一來使得鋼管在病人的體內發生震動,更進一步的加劇了傷勢。

「發生了什麼事?」許曜冷靜的詢問著身旁的護士,同時已經從腰間掏出了一排銀針。

「是這樣的,我們接到電話,在北安橋附近發生了嚴重的車禍,這個患者先是被車子給撞飛,隨後飛到了附近的工地里被鋼管正中胸膛……」

聽到護士那麼一說,許曜都覺得這個人簡直是倒了八輩子大霉。

不僅身上有嚴重的撞擊損傷,甚至在胸前還有致命的穿刺傷害。

「我們趕到之前病人還有意識,現在已經因為失血過多昏迷,現在只能先暫時的進行輸血。」

護士在趕來之前已經將一些緊急救援工作完成,現在就是進一步的對其進行搶救。

「我明白了,現在我已經將病人的血脈暫時放緩,先把他推進手術室吧。」

話語之間許曜已經用銀針定住了病人的幾大血脈,這流暢的手法甚至連護士都沒想到僅是在片刻之間,病人的血壓就穩定了下來。

「這,好厲害……啊,好的。」

先是不由自主的感嘆了一聲后,那位護士就跟著其他護士,將病人緊急的推入了手術室中。

就在這時,田浩醫生也已經趕到了現場,他現在非常的不爽,這個點明明是自己睡覺的好時間,卻又要從被窩裡爬出來趕來救治某個遭遇了車禍的病人。

雖然急診室的醫生並不只有他一位,但這周輪到他值班,原本他想要偷懶讓毛遠航等人為自己看著,沒想到出了大事,所以他也就不得不從床上爬起來。

「唉……真是麻煩。」

田浩最遠輕鬆的伸了個懶腰打了個哈欠,隨後洗了一把臉,才匆匆忙忙的走進手術室中。

「發生了什麼事告訴我。」

進來手術室后,田浩就看到毛遠航與許曜已經在此地等候多時,於是便直接詢問病人的情況。

毛遠航立刻回答:「病人遭遇了車禍,胸前被鋼管洞穿,傷口的周圍受到了震動,屬於二次傷害。現在的情況就是大動脈被破壞血流不止,雖然許曜已經將他的血壓穩定了下來。」

聽到前邊的幾句話時,田浩還以為自己今天的工作量非常龐大,畢竟在病人處於大出血的情況下,還得先將鋼管取出,隨後再進行縫合。

沒想到自己距離接到電話再來到醫院還沒十分鐘,就聽到許曜已經將病人的身體狀況穩定下來的消息。

「你說什麼?他已經將病人的血壓穩定了下來?這怎麼可能,在沒有藥劑安穩的情況下,他怎麼可能將病人的血壓穩定?而且這還是大出血。」

田浩一臉質疑的來到了病人面前,卻看到病人的體內確實沒有血量再度流出,或者說流出的血量極少,原本的大出血情況現在已經完全穩定下來。

「看起來確實沒什麼問題啊,我看看……」

田浩看到病人的身體狀況穩定了下來,也就不急著繼續進行搶救,反倒觀察起了病人的身體。

「沒想到手上居然帶著一款勞力士手錶,身上也穿著不少名牌,看來是個有錢人家的貴公子,正好可以先找他們的父母談一談。」

田浩一邊摸著自己的下巴,一邊看著病人的情況。

原本許曜想要自己動手進行手術,毛遠航卻執著的認為應該遵守規定,田濤沒有允許的情況下他們沒有權力進行手術。

於是許曜在穩定了病人的情況后,就等待著田浩的到來,本以為田浩來到了現場會立刻進行手術,沒想到這個田浩卻在打量著病人半天沒有下手。

病情確實已經被自己穩定,但病人的身體仍未修復,而且銀針控穴的手法,也只是在一定的時間上能夠做到操控血脈,現在許曜將他的血壓強行穩定下來,並且使得他的血路繞開受傷的地方,以此來避免大出血的情況。

就相當於前方的血管出現故障時,許曜的銀針就阻擋住了血液前進的步伐,指引了血液一條正確的方向。

然而這個方法只能持續一個小時左右,田浩似乎並不在意病人的情況,反正已經脫下了自己的白大褂走出手術室。

「你們現在這裡看著這位病人,我先去跟他家屬好好談談。」

田浩嘿嘿一笑走出了門外,隨後便直接找來護士,詢問了一下這個病人的消息。

過了大概20分鐘左右,一部豪車停在醫院門外,一對穿著名牌服飾的夫婦便從車上跑了下來,急急忙忙的來到急診部的門口並且尋到了手術室前。

「兒子!我的兒子還好嗎?他現在怎麼樣了!」那位病人的母親一看到田浩,就連忙沖了過去哭喪著臉詢問著自己兒子的情況。

田浩一看到這對夫婦,腦子就叮的一聲興奮起來!

「沒想到……這位病人,居然是方總的兒子!」 這方家在江陵一代並不算得出名,但在江東一帶卻數得上是名聲赫赫!

田浩雖然是一位醫生,但是他也大概的知道一些關於方家的事情。

方家做的是衣服生意,雖然比不上一些超級大家族,但也算得上是一個大集團。

近幾年剛剛從江東發展到江陵,想要在江陵分得一份利益,沒想到半夜卻接到了自己兒子出車禍的消息,於是這對夫婦哪裡還有心思談生意,連夜便趕來到了這第六醫院之中看望自己的兒子。

田浩看到他們這緊張的神情,立刻就知道他們對於這個兒子非常的上心,於是故作悲痛的嘆了一口氣什麼話也沒說。

方夫人看到自己兒子的主治醫生居然做出了如此無奈的動作,心中頓時就涼了一半。

另一邊的方總本來還在強行的保持著鎮定,看到田浩這副表情心下也是咯噔一聲,臉色唰的一下就變白了。

「到底怎麼樣了?醫生你不要嚇我!」

方夫人有些絕望的搖晃著田浩,臉上已經哭得梨花帶雨。

田浩費了好大的勁才將她的手從自己衣服上拿開,隨後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領對方夫人說道:「說句不好聽的話……其實情況不容樂觀,就連我這個有著數十年手術經驗的老醫生,也不能保證一定將你們的兒子帶回來。」

這句話對於方家夫婦二人而言,幾乎是相當于晴天霹靂五雷轟頂!

他們方家就這麼一個獨生子,原本就是掌上明珠,真的算是含在嘴裡都怕化。

誰知今日居然天降橫禍,走在路上竟被一個醉酒的司機給撞飛,隨後還一頭扎入了工地里被鋼管洞穿。

方夫人在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差點就被嚇暈了,還好方總反應及時連忙將方夫人叫醒兩人這才連夜趕來的醫院,沒想到得到的居然是仍處於危險階段的警告。

「不過你們放心吧……我一定會盡我的全力,將你們的兒子平安無事的帶回來。」 豪門奪愛:噬心老公太霸道 田浩看到他們已經認真起來,於是便拍了拍自己的胸膛,向這對夫婦進行保證。

方夫人聽到之後十分感動,不斷的低頭感謝:「醫生!求求你了一定要將我的兒子救回來!只要你能將我的兒子救回,我們方家必定感激不盡!」

另一邊的方總也發話了:「是啊,只要你能將我們的兒子救回來,無論你要什麼我們都可以給你!」

邪王狼妃 聽到了這句話,田浩的心中簡直樂開了花,他等的就是這麼一句話!

只要他回去將方少爺的傷勢治好,那麼他可就算是方家的人了,方家肯定會毫不吝嗇的給予自己報酬。

想到這他就非常的興奮,於是拍著自己的胸膛保證道:「放心吧,我絕對會治好你們的兒子。我是醫生救死扶傷是我的職責,這件事情就交給我吧!」

留下這句話后,田浩才放心的轉身再次進入手術室,在進行消毒更換衣服的時候,他還有些開心的手舞足蹈了一陣。

隨後滿面風光的進入了手術室之中,即使他的臉上戴著口罩,毛遠航都能夠察覺到他臉上的笑意。

「哈哈哈,沒想到這是方家的少爺,看來這次我賺大了。剛剛他們的父母已經答應了我,只要我將他們的兒子治好,他們就一定會給我報酬。」

田浩越說越得意,甚至還沒動手術之前就已經大笑了出聲。

那一旁觀看著的許曜,卻是無奈的搖了搖頭。

正是因為有這種醫生的存在,他們醫生的整體風評才會大幅度下降,正是因為有這種只在乎名利而不顧及自身職責的醫生存在,才會有那麼多病人在苦難的時刻不敢去醫院求醫。

以至於社會上甚至流露出了,醫院是有錢人才能去的地方,之類的話語。

「哇……田導師好厲害啊……不過,我覺得這樣好像不太好吧。我記得之前在大學時老師有說過,不能夠向病人對家屬謊報病情……」

毛遠航說出這句話的時候,心中也是一陣發虛。

果然他的這句話一說出,田浩的臉上就露出了不悅之情:「所以說你們這種剛出社會的大學生不懂得社會上的規矩,我們每個月的工資就那麼點,不趁現在的時候多賺一把,我們之前那麼辛苦難道還得出去吃泥巴?」

「要是現在能夠結交上方家,不僅是對於現在對於將來也有極大的好處,想要上位你就老老實實的聽我的話!這些都是社會經驗!」

留下了這番話以後,田浩才來到了病人的面前。

此刻他才注意到,病人的體內插上了好幾根銀針。

「咦?這幾根銀針插在這裡是做什麼的?」

田浩自然不懂得中醫的銀針控穴,於是便好奇的伸手想要拔出來,卻被許曜突然伸手制止。

「我是用銀針將他的血脈暫時控制住,才將他的病情穩定下來,若是我現在拔出,他的血液必定不受控制再次回到大出血狀態,血脈和血壓也會變得極其繁亂,到了那時就需要緊急縫合手術才能救回,否則病人會有生命危險!」

田浩聽到了這段話后反而不以為然的一把拍掉了許曜的手,然後指著血壓儀錶上那穩定的曲線說道:「現在病人的身體狀況那麼穩定,怎麼可能會出事。你還真以為是你這幾根銀針穩住了他的血壓?」

對於許曜所說的話,田浩一個字也不相信。幾根小小的銀針,插入身體之中就能夠調整人體的各項數值,這種事情他聞所未聞見所未見!

與其相信這些銀針能夠控制一個人的血脈走向,那倒不如相信是因為鋼管所洞穿的位置沒有傷到大血脈,所以看起來病人的傷勢很重,實則就連血壓都沒有造成混亂。

「我現在警告你不要亂動,這可是我的病人,他的一切由我來負責!」

田浩拍開了許曜的手后,一把就將病人體內的銀針拔出。

此刻一股鮮血直接從鋼管與血肉的連接處飆射而出,直接噴在了田浩的臉上,瞬間就將他嚇呆了。

就在這時血壓的儀錶處發出了一陣陣的警報聲,在一旁準備的道具的護士也連忙沖了進來,一部分護士開始手忙腳亂的為病人連接外循環儀器,其中一位護士拿出了棉花為擦拭臉上的血跡。

此刻病人的身體狀況急轉直下,田浩這才連忙回過神來,想要將銀針再刺擊的時候卻已經沒有了絲毫作用,沒過一會病人的心跳完全消失。

「完了完了……這怎麼會那麼嚴重!」

田浩眼睜睜的看著病人死在自己的面前,不敢相信的看著自己一身的血跡。 低頭看了看腳底,什麼霧氣也沒有。我又擡頭,看着阿福,阿福也看着我,沉默了半天,我腦子斷片,一下子反應不過來。

他嗯了一聲,歪了歪頭,對我道:“你怎麼了?是不是哪裏不舒服?”

“這句話該我問你!”我一把抓住他的領子,“你剛纔到哪裏去了?”

阿福皺起眉頭,道:“我一直都在睡覺啊,看你下牀了,就跟着你,沒想到你到旋轉木馬這裏來了,還圍着他跑,你想坐木馬嗎?明天我跟檢票大叔說說,讓你免費坐!”

我盯着面前的年輕人,他的眼神非常清澈,看不出一點說謊的痕跡。

以前有人說我是少年老成,心理年齡應該有三十歲。那阿福正好跟我相反,他的心理年齡,絕對超不過十二歲。

我跟他說話,總感覺無法交流,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代溝?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