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 4 月 20 日 0 Comments

她心心念念的那個人?

秦舒努力地眯起眸子,聚集焦點。

深邃如鑄的五官,矜貴不凡的氣質,霸道中帶着疏離的冷冽氣場。

不是他又是誰?

秦舒帶着醉意的臉上露出一抹痴痴的笑,由她此刻的容貌演繹出來,傾絕動人。

下一秒,她踮起腳尖,突然舉起雙手抱住了對方的脖子,將身子緊緊地靠近了他的懷裏。

她垂首埋在他的頸窩,激動喚道:「褚臨沉!」

正要將她推開的男人動作一頓,深沉的眸子裏迅速滑過一抹愕然。

跟隨在他身旁的月白色長袍男人好奇道:「臨沉,你們認識?」

褚臨沉下意識地搖了搖頭,複雜的眸光卻緊盯着懷裏的女人。

為什麼,他從她的身上感受到了一種很熟悉的氣息。

明秋鶴在一旁打趣道:「看來是你褚大少的名聲響亮,這樣的大美女主動投懷送抱,真是讓人心生艷羨。只可惜落花有意流水無情,她大概不知道你心裏只有那……誒?你幹什麼?」

褚臨沉沒有理會明秋鶴的調侃,抬起手掌搭上女人的腰,掐了掐。

這樣曖昧的舉動落在旁人眼裏,成了接納。

褚臨沉卻自顧自地感受着掌中不盈一握的腰肢。

隨後,眉頭微皺。

這腰細了不止兩公分,太纖瘦了。

褚臨沉有些失望,卻並沒有就此放棄。

看着女人那雙醉意朦朧、飽含深情的眸子,他真的很想弄清楚……

「元落黎!」

一道怒氣騰騰的男聲,突然打斷了他的思緒。

而「元落黎」這個名字,似乎有點耳熟。

褚臨沉下意識地抬眸,看着迎面而來的男人。

認出對方的身份后,他眼底閃過一絲意外。

「怎麼是他?」

身旁的明秋鶴低聲說了一句,還沒跟對方打照面,就已經頭疼起來了。

宮弘煦早就看到了褚臨沉和明秋鶴,只是,以自己的身份,這兩人在他面前並不算什麼。

他只瞥了他們一眼,便自動無視。

瞪着仍舊緊緊抱着褚臨沉的秦舒,他咬牙切齒地叱罵道:「元落黎,你怎麼這麼不要臉?見到個男人就往人懷裏撲?你就這麼缺男人嗎?!」 不到一個月的時間,《守望先鋒》的流水就超過十個億神鼎幣,荀澤在放出這組數據后,不知道驚掉了多少同行的下巴。

雖然跟當初的《泰坦》比起來,這數據還是要差了一點,但也是不遑多讓了,而且現在的國服《泰坦》已經在走下坡路,而《守望先鋒》則是在上升期。

一個是日落西山,一個是如日中天,按照這個趨勢跟發展,《守望先鋒》在國服徹底超過《泰坦》,不過是時間上的問題,並且這個時間不會太久。

「不是說是免費遊戲嗎?怎麼看起來比《泰坦》還要猛啊!」

「我也不知道啊!我在《守望先鋒》裏看到的付費內容只有買箱子啊!」

「一個箱子才六塊錢,並且還不是非買不可。」

「這些玩家的錢都是太多嗎?幹嘛不給我的遊戲充錢?」

「聽說連《未來契約》都被《守望先鋒》干翻了啊!」

「這不是很正常么?《未來契約》從來沒有想過能夠打倒《泰坦》,而荀澤的《守望先鋒》,一開始就是沖着弄死《泰坦》來的。」

「不得不說,荀澤的腦袋還真是好使啊!這樣的事情都能成功。」

「荀澤創造的奇迹還少么?」

「可恨啊!竟然跟這樣的傢伙生活在同一個時代!」

在不少同行進行着交流時,馬成業又找到蕭萌,讓他有些無奈的是,他正好看到蕭萌正在跟人開黑玩《守望先鋒》,選的角色還是黑百合。

所幸蕭萌正好把這一局對戰打完,她跟隊友說了一聲后,轉頭問道:「小馬哥,有什麼事情嗎?」

「啊……那個……對於《守望先鋒》你怎麼看?」馬成業語氣有些疲憊問道。

這段日子,他不僅挖不到荀澤的CG團隊,在《守望先鋒》開服之後也是一點辦法都沒有。

他試着雇傭一些人混入《守望先鋒》中,想要藉著消極比賽等行為,來破壞其他玩家的遊戲體驗,進而降低《守望先鋒》在玩家心目中的地位。

但是這些人無一例外都被《守望先鋒》迅速處理掉了,最讓他感到有些不解的是,《守望先鋒》的處理速度跟效率怎麼會這麼高?

星原遊戲開發工作室不比帝企鵝遊戲,僅僅是人數這一塊就是短板,哪怕荀澤把處理舉報這一塊工作外包出去,他所知道的外包公司中,也沒有這麼厲害的角色。

後來他問了不少專業人士后,得到一個看似科幻,但又合理的推測,那就是荀澤有一個高智能的AI。

憑藉AI的高算力,才有可能做到這一點。

否則換成人工處理的話,荀澤至少要有一支數百人的團隊,並且是二十四小時無休地處理這些舉報。

這才有可能在最短的時間內,辨別出哪個舉報是真的,哪個舉報是假的。

真的舉報又該怎麼處理,假的舉報又該怎麼應對。

但是即便是國外最具盛名的科技公司,他們的AI也沒有達到這種水平,頂多是偽裝成玩家打打遊戲。

如果荀澤有這樣一個高智能的AI,那麼他顛覆的就不僅僅是遊戲業了,連整個科技圈都會引發一定的動蕩。

「確實是一款不亞於《泰坦》的好遊戲,而單論玩法的話,跟我的《未來契約》是各有千秋,但我們輸在CG上,這點我可沒有辦法。」蕭萌攤開雙手,一副很是無辜的表情。

目前神鼎國的FPS網游,形成《守望先鋒》、《未來契約》、《泰坦》三足鼎立之勢,其中《守望先鋒》最為強盛,《未來契約》跟《泰坦》則是勢均力敵。

如果沒有《守望先鋒》,能夠《泰坦》勢均力敵,已經足夠帝企鵝遊戲開香檳慶祝了,但有了《守望先鋒》后,這個成績反倒讓人有點高興不起來。

同樣是國內的遊戲設計師,蕭萌還是五星設計師,背靠家大業大的帝企鵝遊戲,怎麼就會比不過小工作室出爐的《守望先鋒》呢?

聽到蕭萌的這個回答,馬成業嘆了一口氣說:「我知道你心中有氣,但是我們不也在其他方面給《未來契約》砸了大量的資源,宣傳可以說是拉滿了么?」

「但不得不承認,這宣傳效果還是比不上《守望先鋒》的兩個CG啊!」蕭萌倒是很看得開。

她玩過《守望先鋒》,知道這是一款很優秀的遊戲,加上之前的CG,還有荀澤的自證賽等等事情,讓《守望先鋒》在開服之前就火出了圈。

帝企鵝遊戲雖然把《未來契約》的宣傳拉滿,但終究還是差了那麼一點意思,而就是這麼一點,讓兩款遊戲出現了明顯的差距。

對於《未來契約》這款遊戲,蕭萌還是很滿意的,輸給《守望先鋒》只能說是生不逢時吧!

誰能想到荀澤除了在遊戲設計方面有天賦外,在遊戲CG這塊領域也有着不弱的造詣呢?

「你覺得我們現在也做CG進行宣傳,能夠贏得了《守望先鋒》嗎?」馬成業問道。

「有點難。且不說上面願不願意批准這一筆錢,就說荀澤這邊,你難道不覺得《守望先鋒》還有其他的CG沒有放出來嗎?」

蕭萌的反問讓馬成業為之一愣,他還真的覺得荀澤不會再放出新的CG了,反正《守望先鋒》現在都這麼火了,沒有必要再花這個無謂錢。

但是一想到荀澤一直以來都是不怎麼按套路出牌,加上如果荀澤的計劃是讓《守望先鋒》中的每個英雄都在CG中登場,那麼會有更多的CG問世不是很正常的事情么?

「哎!我去找策劃組的人,整一些比較良心的活動出來,看看能不能讓《未來契約》吸引更多的玩家吧!」

「好。活動出來了記得拿給我瞧瞧。」蕭萌可不想讓一些所謂的活動毀了她的遊戲。

「放心,我知道的。你的遊戲我們怎麼敢亂來?」

馬成業本來就有這個打算,蕭萌不比帝企鵝其他的遊戲設計師,還是必須伺候好的,特別是有了荀澤這個競爭對手后,帝企鵝遊戲必須更加重視人才這一塊。

否則他們接下來拿什麼跟荀澤斗?

帝企鵝遊戲這邊還好,起碼《未來契約》賺到的錢達到他們的預期,他們所要做的只是讓《未來契約》的成績更好一些。

而天蓬遊戲公司那邊就有一些愁雲慘淡了。 「老哥你身材很可以啊。」

打過招呼,迪恩羨慕的看了一眼萊恩漂亮的八塊腹肌,忍不住摸了摸自己軟乎乎的肚皮。

來這裏這麼些年,光顧著學習和研究了,平時就找個桌子一趴,幾乎沒怎麼鍛煉過,硬要說的話,可能就腦子裏能長了點肌肉,這身上都是鬆鬆軟軟的,皮膚還很白,整個就跟個白斬雞似的。

「這是?」

用下巴點了點牙牙,萊恩語帶疑惑道。

迪恩托起牙牙,一邊隨手給它按摩著,一邊遞到萊恩眼前轉了一圈。

「老哥你知道我是開選育屋的吧?這是我新培育出來的魔獸,當然,我都是叫它們魔寵的,服從性很高,也很聰明,沒有我的命令,不會傷人。」

「還挺可愛的。」

猛男萊恩露出了慈祥的笑容。

「咱們13區也有選育屋,有一家還跟我們騎士團有合作,之前送去的時候我還看到過,不過……」

萊恩糾結了一下要不要說人壞話,最後想想也確實是事實,沒什麼好修飾的,就坦率地給迪恩描述了一下那些魔獸的樣貌。

「凶性強,長得還丑,簡直下不去眼。最後我也沒要,全都讓給了實力差一些的普通騎士。」

迪恩若有所思的問道,「那家選育屋的名字,老哥知道嗎?」

萊恩點了點頭:「血暴選育屋。」

「算是13區最大,生意也最好的選育屋了。」

記下這個新情報,迪恩才開始打探藥材採購店的事。

萊恩果然如他所想,十分了解13區的情況,知道了他想要為選育屋採購藥材以後,捧著不知道什麼時候到自己手裏的牙牙,就笑着應了下來。

剛好他休假,也沒什麼事干,就領着迪恩,一起出門了。

兩人走了三條街左右,萊恩很感興趣的問了一路與牙牙有關的事情,而為了給自己在騎士團的業務發展打一個好的基礎,迪恩也有意暴露詭影娃娃的強大,便選擇性的向他透露了一部分詭影娃娃的能力,然後一路上都被騎士驚訝的語氣詞包圍着。

一直這麼聽了十五分鐘,才終於在一家全木製的店鋪門口消停了下來。

「就是這裏了。」萊恩捧著昏昏欲睡的牙牙,意猶未盡道。

迪恩抬起頭,第一眼,就被這家店的店名吸引到了。

他忍不住讀出來:「老彼得臭腳店。」

這名字,迪恩甚至懷疑自己讀反了,鬧出了「生煎中心」和「心中無塵」的笑話,可他來來回回看了三遍,也沒找到和藥材採購相關的單詞。

萊恩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

「我當初看到這家店的時候,跟你也是差不多的反應。」

「哈哈哈哈哈都很好笑!鵝鵝鵝!」

看了眼發出神奇鵝笑的男人,迪恩突然感覺自己心中高大上的騎士形象崩塌了。

他沉默的看着萊恩,心裏閃過許多有可能會讓自己在13區混不下去的念頭。

「哈哈哈別那麼看着我,我真的沒耍你,這裏確實是藥材採購店。」

終於笑夠了,萊恩拍了拍胸口,一邊給自己順氣,一邊攬著迪恩往店裏走去。

「你知道的,13區的進入門檻非常低,所以各個種族,只要對我們沒有惡意,都可以在這裏開店。這家店就是精靈族開的店,他們生活在月光森林,擁有非常豐富的藥材資源,再加上也不貪財,所以對你來說絕對是非常好的選擇。」

「至於這家店的店名……據說他們有一位長老叫做彼得。」

迪恩的嘴角微微抽搐。

還可以這樣?!

真是活久見!

沒想到13區竟然是這種畫風,那為了入鄉隨俗,他是不是也考慮考慮把選育屋改成「迪恩好帥選育屋」?

看迪恩一臉三觀崩塌的表情,萊恩憋著笑,繼續解釋道:「當然,其實還有老約翰禿頭店、老威爾遜單身店……各種各樣的店鋪,基本上全部都是月光森林裏那群精靈的手筆。不過這些賣的不是藥材,具體是什麼,我先不告訴你,等你有時間了,自己去看看吧。」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陸懷深的身體在略微顫抖著,但嘴角卻浮現了一絲詭異的笑容。

「是嗎?言景祗以前對你做的事情你不計較,那現在對你做的事情呢?你也能不計較嗎?」

「你什麼意思?」

陸懷深拿開了自己身上的外套丟給了沈元,他轉身往會所裡面走去,悠閑地說:「今晚我來這裡可是言景祗主動約我的,夏夏,你覺得今晚我和言景祗之間會發生些什麼呢?」

盛夏原本是不在意陸懷深今晚來這裡做什麼的,畢竟他現在和自己已經沒有了關係。但他提到了言景祗,又說是言景祗讓她來的,盛夏有些懷疑。

看著陸懷深漸漸走遠的身影,盛夏略微一咬牙跟了上去,她倒是要看看,今晚這地方到底要鬧出什麼幺蛾子來。

對於盛夏跟在自己身後,陸懷深好像早就知道一樣,他故意將自己的腳步放慢等等盛夏。

等到陸懷深走到十幾樓的時候,他忽然回頭看了一眼正好從電梯里出來的盛夏,面帶微笑的看著盛夏說:「夏夏,我以為你對言景祗的感情是真的,對他的信任也是真的。但是現在想來,這一切也都是你自欺欺人而已!你的心底里,其實是不放心言景祗的對不對?」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