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 4 月 3 日 0 Comments

白悠悠聽出了明叔話的意思,開心的點了點頭。

明叔是從小看著她長大的人,也是整個白家唯一一個知道她秘密的人,如果明叔都不認可的話,那麼自己一個人真的很難頂住家裡的壓力。

「我很好奇,姑爺是個什麼樣的人……」阿明微微躬身:「看樣子,大小姐已經和姑爺住在一起了?」

白悠悠毫不猶豫的點了點頭:「等過段時間,我帶他認識一下你,現在還不是時候。」

阿明微微躬身:「是,大小姐……家裡我會想辦法的。」

白悠悠抿了抿嘴:「謝謝你,明叔。」

管家微微一笑:「大小姐,您是我看著長大的,不用說謝。」

……

送走管家,白悠悠這才鬆了一口氣,如果連明叔都不看好這個事情,那麼自己一個人,就真的很難了……

十二點過,林宇也下課了,上了一上午的課,昨晚上還沒有睡好,所以林宇感覺自己有些疲倦。

「走,食堂覓食!」陸達也餓了一上午了,早就躍躍欲試的要去食堂,林宇卻搖了搖頭:「我今天就不去食堂了……」

陸達:???怎麼?你要修仙嗎?不食五穀?

林宇摸了摸鼻子,有些尷尬道:「那個…..白悠悠在家裡做飯,所以我得回家吃飯……」

陸達和周圍的幾個同學頓時吃了一大口狗糧,媽的不讓人活了是吧?我們想吃的是午餐,不是檸檬!

陸達酸溜溜道:「狗日的老三,你以後要不和白悠悠結婚,都對不起別人這頓午飯!」

說完這句話,陸達自己都愣住了。

差點搞忘這傢伙好像已經和白悠悠扯證了……

新婚燕爾什麼的,最是討厭了!

……

林宇回到出租屋外的時候,已經能夠聞到屋裡飯菜的香味了,很難想象,白悠悠這麼可愛的一個女孩子,竟然會下廚…..

敲了敲門,裡面傳來小跑的聲音,打開門,只見白悠悠穿著圍裙,看著林宇,笑靨如花:「下課了嗎?」

台詞有點怪怪的,因為兩個人都還是學生,卻偏生已經是老夫老妻的架勢,林宇臉色微紅:「啊……嗯,專業課下課了……」

白悠悠微微一笑,樣子很可愛:「那就洗手吃飯!」

餐桌上已經擺好了兩菜一湯,而且色香味俱全,平時中午林宇是不回家吃飯的,而在這個時候,林宇才真正感受到了一種家的味道。

因為有個人在等自己。

心裡微微一暖,林宇溫和道:「我回來了。」

白悠悠雙手放在一起,歪著頭,溫柔道:「老公~我們吃飯吧。」

很神奇,兩個人都是剛剛認識沒多久,但是聊起天來白悠悠竟然能夠跟上林宇的節奏,一頓飯下來,林宇心裡最後一絲隔閡也沒有了。

因為白悠悠實在是太了解自己,有些東西甚至自己都從來沒有對人說過,但是白悠悠卻知道。

她到底是……從哪兒知道的這些信息?

「悠悠…..我們以前是不是認識?」

白悠悠愣了一下,臉色微紅:「都說了不要叫我悠悠了,老是把我搞得好害羞……」

這幅嬌羞的模樣讓林宇心裡狂跳,雖然很早就知道校花的魅力很強大,但是這種畫面……

校花什麼的,果然很可愛的說!

林宇默念靜心咒,生怕自己唐突做出什麼奇怪的事情來。

見林宇又看著自己發獃,白悠悠心裡微甜,他果然還是這樣的……喜歡把人弄得很害羞……

「傻老公~看什麼呢……」白悠悠的臉上泛起一層朝霞,很是好看。

林宇再次被驚艷到了,連忙不好意思道:「對……對不起,實在是……悠悠你太可愛了……」

然後兩個人的臉蛋都同時迅速變紅。

白悠悠不自然道:「快…..快點吃……下午我…..還有課。你要一起回學校?」

林宇連忙道:「我…..我下午要去工作,而且我下午也沒課……」

氣氛又是旖旎又是青澀,兩個人都沉默不說話,默默的吃完午飯,林宇站起來主動收拾碗筷。

畢竟白悠悠做飯了嘛,理所應當的是自己洗碗…… 當內侍找到沃操的時候,沃操正在宮殿的外圍區域享受着屬於自己的美食。

原本以他的身份,是沒有資格參加這種級別的宴會的。但是自從他在將蔗糖進獻給姬誦之後,他便成為了直屬於姬誦的臣子,連帶着也就擁有了在外圍就餐的權力。

「覲見天子么?好的,我知道了。」

接到召喚的沃操擦了擦嘴角的食物殘渣,而後對着身邊的子貿和耍水道:

「你們在這裏等著,我去去就來。」

說完,他便從座位上起身,跟着內侍朝王宮大殿走去。

「你說,他這是去幹嗎了?」

原本站在沃操身後跟着見世面的耍水低聲對着身邊的子貿問道。

「如果不出意外的話,應當是王上之前下的棋奏效了。」

子貿看着沃操離去的背影,低聲呢喃道。

「王上?什麼王上?」

耍水察覺到了子貿言語中的不妥,不過倒也沒有追問太多,而是指著案几上的食物道:

「如今沃氏宗伯不在,你說咱們是否能夠坐下來吃點東西?」

「那是沃氏宗伯的東西,咱們如今的身份是沃氏的族人,過來參加宴會的目的是保護沃氏宗伯的安全。如今沃氏宗伯不在,咱們做護衛的哪有吃主人東西的道理?」

子貿皺眉道:

「你不是你們耍氏的太子嗎?怎麼這個道理都不懂?」

「我哪是什麼太子?」

耍水連連擺手道:

「我是我父的第三子,否則也不可能被允許出來到處亂跑不是?至於禮儀什麼的……我自小便沉迷於造船術之中,壓根就沒關注過這個。」

「原來如此……」

子貿點了點頭,算是接受了耍水的說法。

……

「臣沃氏沃操,叩見大王!」

跟着內侍上殿的沃操沒有任何猶豫,上來就是一套稽首禮。

「沃氏宗伯平身。」

姬誦對着沃操抬了抬手,而後繼續說道:

「周公有事想要問你,你接下來必須要知無不言,言無不盡,知道了嗎?」

「臣遵命。」

沃操對着姬誦點了點頭,而後轉身對着一旁的周公旦行禮道:

「周公。」

「嗯。」

周公旦並沒有選擇坐着和沃操說話,而是拿着陶罐起身道:

「聽王上說,此物乃是你從江南之地尋來的,可有此事?」

「確實如此。」

沃操看了一眼周公旦手中的陶罐,便立馬明白了事情的原委,當即點了點頭道:

「此物乃是下臣從江南一個方國手中購得的,為了購買這罐蔗糖,下臣一共支付了兩匹戰馬作為購資。」

「嘶~兩匹戰馬!?」

聽到這話,周公旦不由倒吸了一口冷氣。

這尼瑪……也未免太貴了點吧?

在他的設想中,這種能夠給人帶來快樂的調味品應該賣得很便宜,至少讓絕大多數的貴族都能消費得起才是。可是沃操的這句話,卻直接打破了周公旦之前的設想。

這尼瑪一罐兩匹馬,都快趕得上蜂蜜的價格了好伐?

老子要是有那錢,還有必要買你的蔗糖?多買一些蜂蜜吃它不香嗎?

什麼?蜂蜜沒地方賣,產量不穩定?

哦,那沒事了……才怪嘞!

這蔗糖一看就知道是用植物製作而成的,那個該死的處於江南的方國卻將它賣得如此之貴,就不怕良心不安嗎?

「還是說……這蔗糖其實並沒有那麼貴,而是這個沃操為了沃氏的利潤,因此特意將價格給抬高了?」

周公旦畢竟是人中龍鳳,再加上他還長期和姜太公這個善於經營的人做同僚,因此很快懷疑到了沃操的身上。

事實證明周公旦的懷疑是對的,因為商離給沃操開出的價格是一罐一匹馬,而沃操卻為了自己的利潤而將價格直接來了個翻倍!

當然,這也不能就說沃操的行為有多麼不妥了。畢竟人家走南闖北做生意本就是為了賺錢,如今有現成的壟斷買賣在,不多賺點那還是人嗎?

至於自己這麼干會不會被人拆穿……沃操表示想多了。再怎麼說自己如今也已經和商離是一根繩上的螞蚱了。且不說自己願意幫商離組建商隊,單單就自己願意成為內應,幫商離給姬誦灌輸垃圾這件事,就註定了商離不會主動拆穿他的行為。

再說了,抬高蔗糖價格對商離而言也是一件有利可圖的事情。原先一罐糖只能換取2個奴隸,如今經自己這麼一倒騰,一罐糖可換取的努力數量將達到5個之多。在這種情況下,商離就更不可能會拆穿自己的謊言了。

而商離不拆穿,這個世界上還有人能夠知道自己在說謊嗎?不存在的呀!也正是因為這樣,沃操才敢如此肆無忌憚地瞎掰。

周公旦非常懷疑沃操這是「吃了回扣」,但是他又沒有證據,無奈之下只能作罷,轉移話題問道:

「你口中所言之方國,位於何處?」

「自漢口向東,沿着大江三千里處便是了。」

沃操也沒有隱瞞宜國所處方位的意思,直接將宜國的地理坐標給報了出來。

「嘶~漢口向東三千里?」

聽到這話,周公旦又是一口冷氣吸入。

原先他還想實在不行就用武力逼迫那個方國將蔗糖的秘密交出來,如今聽到沃操這麼一說,他立馬便打消了這個念頭。

開什麼玩笑,漢口向東三千里,那麼遠的路別說是打了,估計還沒走到自己這邊的士兵就要先死上一半吧?

為了一種調味料而導致自家戰士病死在路上,這樣的事情周公旦是絕對不會去做的。

「那個方國可曾說過,這種蔗糖是用什麼東西製作的?」

眼見強搶不行,周公旦也只能選擇換一種更加溫和的方式來獲取蔗糖的秘密。

「不曾。」

沃操搖了搖頭道。

這次沃操倒沒有說謊,在他和商離交談的過程中,商離確實不曾提到過蔗糖的製作方式。

當然,沃操也知道,如果僅僅只是如此的話,是絕對無法打消周公旦心中獲取蔗糖製作方法的念頭的,當即繼續編造借口道:

「下臣也曾經試探性地問過,不過那個國家的人對此諱莫如深,始終不肯在這個話題上多談,因此下臣以為,此事必定是該國的絕密,該國是絕對不可能將其拿出來交易的。」 砰!

葉浮生的攻擊命中了!

嗯,命中得就是這麼的輕易的一種感覺!

輕鬆地跟什麼一樣!

這就是你不配合的下場,這是個什麼局勢你還敢不配合?他真的,想打你就可以打你,跟好玩一樣的可以將攻擊命中到了你的身上去。

這不,在這樣子的攻勢之下,當葉浮生這麼的好好地一詢問之後,對方真的是不敢不好好地來回答了,你問什麼,他就回答什麼,最後就是將一個叫做周瑜的人給咬了出來。

周瑜是誰呢?

可不就是秋瑾的男同學么?

然後呢,那就是詢問了清楚周瑜家裏的住處,嘚瑟,是吧?還不知道死活的嘚瑟到了他的頭上來了,是吧?

行,可以的!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3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