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5 日 0 Comments

“看到了嗎?!姜乾坤就是被這一招zhì fú的!”

“牛逼!我要加入嚴家當外姓弟子!”

“我也要!嚴家主威武霸氣!”

可是。

這東西在羅家衛眼中就是個玩笑。

他反手就是一劍,“刺啦”一聲!嚴老爺子的胸口當即便多出了一條長達半米的刀傷,鮮血濺了一地,嚴老爺子整個人也倒飛了出去。

那些公雞似是很有靈性,連忙躲到了一邊去。

圍觀的人們反而不靈了,他們一個個目瞪口呆了起來。

“怎,怎麼可能?!”

“嚴老爺子居然一招都當不了?!”

“愣着幹嘛?!跑啊!”

場面混亂了起來,起初他們是爭前恐後地往裏擠,現在又爭前恐後地往外逃。

其中不乏嚴家弟子,生命面前,別的都是狗屁。

嚴老爺子卻是大喝一聲:“哪個敢逃?!大家一起上!”

那些弟子這才冷靜了下來。

有道是好漢架不住人多,咱們可以螞蟻啃大象嘛!

也正是這種愚蠢的想法,導致了嚴家徹底的滅亡,更是讓羅家衛揹負了一身的血債。

嚴家是方術世家,善用星象,他們以二十八星宿之數,組成了大陣,針眼又嚴老爺子親自把手。

每七顆星宿能組成一隻神獸,分別是青龍、朱雀、白虎、玄武。

當然,僅僅是幻化出來的虛影罷了,和馬癩子的鬼畫,羅家衛的萬佛朝宗,是一個道理。威力還是不弱的。

就這樣,羅家衛和嚴家上下苦戰了足足14個小時,從早上9點一直打到半夜。

最終,嚴家參戰成員全部死光,無一例外,羅家衛也受了些輕傷,不過不礙事。

殺光嚴家人後,羅家衛的怒火還沒有平息,愣是一把火燒光了嚴家老宅。

嚴家也有地下室,一些婦女成員躲在地下也沒有從大火中逃脫。

大火將整個老宅燒掉了95%,羅家衛抱着血淋淋的姜超,從嚴家走了出來,整個人如同怒目金剛,修羅惡鬼。

至此,金身羅漢的名號便在京城傳開了,羅家衛殺了嚴家上下三十九口人,因此一戰成名!

更是因爲這個,地府的人,找上門來了。

本章完 原因很簡單,羅家衛的行爲嚴重打亂了陰陽平衡。

若是用武功殺死人的倒也罷了,可偏偏他是用術法殺的。

地府不出面是不可能的。

可地府衆人不會挑時機,是在,宮三元看到全身沒有一塊好肉的姜超時,去的。

那是白無常帶的隊,說羅家衛已經構成了現世報的條件,立即就要被拉倒寒冰地獄受刑。

田園重生之衣代天驕 宮三元一句袒護的話也沒說,殺了在隊的十名陰差,然後直接把白無常從青龍山上扔了下去。

щщщ •тт kдn •C〇

本以爲地府秦廣王方面會震怒,怎料他卻是和宮三元進行了談判。

宮三元的態度十分堅決,嚴家人該殺,就算三十九人當中有些是無辜的,那殺都殺了,還有什麼可說的?

秦廣王當時已經知道宮三元即將上任總判,地府未來的局面也將會是秦宮配。

他不願意打破這個政制局面,但也不能輕易饒過羅家衛。

於是,羅家衛當場被抽走了1000功德點,並且給他加上了一個重點觀察的狀態。

三十年內,羅家衛在沒有接到地府任務的前提下,不得再次殺人。

若是再犯,直接打入寒冰地獄永不超生。

對此,羅家衛也沒有反駁,事後的他也十分懊悔,自己殺歸殺,但不應該放火燒死那些無辜的人。

他爲此日夜誦經懺悔,整個人也變得十分奇怪,明明已經還俗,但在很多地方上都按照和尚的標準要求自己。

除了吃肉喝酒外,其餘五戒十善八正道,一條也不差,特別嚴格地要求自己,搞得整個人看上去傻里傻氣的。

和秦廣王談妥後,宮三元表示要去殺了姜廣天。

身爲姜超的爺爺,就算當場把姜超趕走,就算姜超不斷地在給姜家惹麻煩。

但嚴家做的這麼過分,他卻可以做到不聞不問。

宮三元無法理解,更無法接受。

不僅是宮三元,就連王天祥看了姜超的慘狀後,也是心疼的直冒眼淚,鐵了心要和宮三元一起去殺了姓姜的那個老匹夫。

公司上下誰也沒有阻攔,就連處在懺悔中的羅家衛也沒有。

羅家衛認爲,姜廣天就算不認姜超,但至少不能把他推進火坑吧?

姜超發生了這樣的事情,居然舉雙手贊成。

不可以的。

雖然姜超虐殺那些道門敗類是想給姜家造成一些麻煩。

但回過頭想想姜超爲什麼要這麼做呢?

不還是姜家對姜超不好?

可誰也沒有想到,最終阻止宮三元的,卻是姜超本人。

那會兒姜超已經恢復了一些意識,他顫抖着手,拉着宮三元的衣襬說道:“師父,別殺他,等,等我成長起來後,我,我親zì shā,他的命,是我的,我的!”

看着姜超那可憐模樣,宮三元也心有不忍,王天祥氣呼呼地衝了出去。

宮三元心道不好,趕緊就追了出去。

王天祥雖然厲害,但他真正的實力想要發揮出來的話,必須事先在地下安裝機關。

單槍匹馬地衝到姜家,等待着他的,也只會是死而已。

怎料宮三元跑到門外一看,王天祥正蹲在地上扎草人,詛咒姜廣天得尿道炎呢。

當時除了馬癩子以外,其他成員都已經入職有些年頭了,他們知道這事兒後也十分憤怒,說是要找姜廣天報仇。

但都被姜超一一攔了下來,對於自己這個親爺爺的恨,姜超已經無法自拔,必須親手殺之。

待到姜超傷好了之後,宮三元也正式退休,姜超任職實習董事長。

從那往後,姜超、張順爻、羅家衛,三人時不時地就會去京城一趟,看看有沒有什麼敗類可殺的。

有時候是接到了任務,有時候純粹就是閒的蛋疼,殺幾個玩玩。 撩婚_初塵 羅家衛不能殺人,所以只能將人重傷,然後由姜超或者張順爻動手。

就這樣,時間回到了現在。

過去的種種,如同一幅幅畫面出現在姜超的腦中,令他久久不能忘懷。

狂風呼嘯着,吹動着身處鬼畫鷹背上的姜超的頭髮,卻吹不散姜超那沉重的心情。

“董事長,別想啦,都過去了,咱們現在這也逃出來了不是?”

姜超回過神,搖了搖頭。

“沒有,我在想那個老不死的會不會率兵打到蘇洲去。”

很簡單啊,當初姜廣天之所以沒有對姜超趕盡殺絕,那是因爲姜超拜入了宮三元門下。

不僅有宮三元這強悍到不像話的人撐腰,更是有王天祥這種牛逼人物撐場子。

如今兩位元老都已然駕鶴西去,輕塵公司高管成員又死的死,逃的逃,實力大減。

姜超今晚還擅自動用了燕京十八騎,這很有可能成爲點燃戰火的導火索。

原本姜超只是隨後一提,但細細一想,還不是沒有這種可能。

張順爻正要開口,馬癩子卻是插嘴道:“喂,兩位大佬,想好去哪裏沒有啊?咱們都快到內猛古啦!你們再囉嗦個兩句就要到俄羅嘶了!”

姜超心生一計,開口說道:“去蜜雲許家。”

“得嘞。”

很快,他們便從內猛飛到了許家。

自從姜超走後,許葉雯這飯也吃不下去了,搬了一個小板凳,就坐在大門口等着姜超。

爲了不影響姜超工作,許葉雯連個電話都不敢打,就這麼傻乎乎的坐着,等着。

終了,她還是等到了姜超,當他看到三人完好無缺地飛回來時,內心別提多激動啦。

一天中發生了那麼多變故,恐怕也只有超級捉鬼公司有這能耐了。

說到超級捉鬼公司,就不得不說說言大牛這哥們兒了。

說到言大牛,那可真就絕了!不僅英俊瀟灑,風流倜儻,更是才高八斗,學富五車你說氣人不?

氣?

憋着吧。

姜超三人從鷹背上跳了下來,許葉雯連忙跑過去撲向了姜超懷裏。

“你去幹什麼了呀,搞得我擔心死了。”

奪取基因 姜超摸了摸許葉雯的頭髮,輕聲說道:“我這不回來了嗎?你爹呢,我又事情和他說。”

“快跟我來。”

看着他倆那甜蜜模樣,張順爻也露出了會心的笑容,本來他以爲姜超和許葉雯能走到一起,完全是姜超想要解開自身的亡靈罡煞。

現在看來,好像不是這樣子的。

馬癩子酸酸地說道:“撒狗糧的傢伙不得好死。”

等待着他的,顯而易見,是張順爻的一記奪命連環腿。

四人走進了許如風的書房,此時他正在研究《毒王大典》。

“叔叔,我想和你商量個事。”

大哥們,你們能不能看看我的新書《哪來的妖》啊?肯定好看!超好看!就算不看!給我來個五星好評啥的總可以吧?!拜謝啦!

本章完 許如風在許長根的身上翻到了這本奇書。

雖說他爹不希望這本書再流傳下去,但時至今日,註定也好,巧合也罷,還是落到了自己手上。

許家短短半個月內,三個長老全部死光,許家的實力勢必也會因此而降低不少。

如果想要光耀門庭,令許家重鑄輝煌。

許如風就必須用過《毒王大典》來實現。

姜超出去的那段時間他的內心也十分掙扎。

如果學了,就是違背先父的遺願,是爲不孝,如果不學,許家若是家道中落,還是他的責任,也是不孝。

咋整呢?

就在許如風頭疼之際,姜超帶人走了進來。

“小姜,我們都是一家人了,有什麼困難的就說,叔叔要是能幫,絕不吝嗇。”

這話說得許葉雯也有些不好意思。

“爹,你胡說什麼呢,誰跟他是一家的。”

女人吶,往往就是口是心非。

姜超才管不了那麼多。

“好!既然咱們是一家人,我就說了,我想讓我們公司的人,修習《毒王大典》上的內容,叔叔你看可以嗎?”

此言一出,許如風的臉就變了。

《毒王大典》是許家傳家之寶,姜超張嘴就要拿走。

幹啥呢?

之前要火山石,許如風以爲他是想救許葉雯,可以理解,後來姜超盜取許長生棺槨中的財寶,可能是手頭緊,也能理解。

但如今……

“小姜,你和秦越醫仙的關係那麼好,還要這個做什麼呢?”

此言一出,張順爻和馬癩子對視一眼,兩人紛紛嗤之以鼻。

媽的,剛纔還說絕不吝嗇呢,這會兒居然小氣了起來。

虛僞!

“叔叔,不瞞你說,這都過去兩千多年了,扁鵲那死老頭子自己都不記得了,所以我只能找你。”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