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29 日 0 Comments

“呵呵,你想象力真豐富。”

林絕真是服了方剛,這都能聯想。

“高夫人,我是林絕,可以進來嗎?”

房間外,林絕很有禮貌問道。

“林幫主請進。”

高夫人的聲音很溫柔。

林絕推門而入。

房間內只有洪知然和高夫人。

洪知然顯然剛哭過,依偎在親身母親的懷裏,嬌羞地看了一眼林絕,把頭埋進高夫人懷裏去。

林絕有些尷尬:“高夫人,不知你找我來,有什麼事?”

“林幫主,想必你已經看出我的身份了吧?”

高夫人隨意問道。

但八品強者的威亞,卻是朝林絕籠罩而來。

林絕面不改色:“嗯,看出來了,高夫人應該也是來自高仙宗。”

高夫人深深看了一眼林絕:“你很不錯,非常不錯。在這世俗,我還從沒把任何修者看進眼裏,但你,是個連我都震驚的人。”

林絕不驕不躁:“高夫人過獎了。”

他有些納悶,高茂春這老婆叫自己來,就是吹噓自己?

誰知高夫人下一句就讓林絕差點跌倒。

“林幫主,有沒有興趣入贅我高仙宗,知然就是你的妻子,她將來可是高仙宗的聖女,你將和她一起執掌高仙宗。”

林絕抱拳道:“多謝夫人美意了,只是我對知然小姐並沒有這個心思。”

高夫人臉色沉了下來:“林絕,你可知高仙宗的聖女有多尊崇,就算在你們京城這片土地上,我高仙宗的聖女,也是要令世家家主跪拜的存在。”

她沒想到,林絕居然會拒絕。

居然捨得拒絕。

如果這個橄欖枝拋出去,可能京城的所有世家子弟,都會不顧臉面的來請求入贅高仙宗。

但林絕依然拒絕:“夫人,我沒想到知然小姐的身份會是這麼尊貴,但你的要求,我真的不能答應。”

“你先別急着拒絕,我會給你時間考慮的。”

高夫人嘆息道:“我從高仙宗出走多年,和高茂春生下高達,又生下知然。那時候我只是個什麼都不懂的天真少女,眼裏只有愛情,爲了高茂春,我隱瞞了我高貴的身份,甘願和他過平凡的日子。”

“但是,男人的嘴,騙人的鬼。漸漸的我發現,高茂春就是個廢物,他欺騙了我的青春,生下知然時,高茂春更是揹着昏迷的我,把知然丟了,我當時恨不得殺了他,然後返回高仙宗去,永遠不再踏足世俗來。”

“但是,我始終放心不下這個女兒,我想尋找她。只是人海茫茫,我又能去哪裏尋找呢?”

高夫人陷入回憶中去:“長子高達不適合走修者的路,繼承了他老爹高茂春的窩囊我狡詐,死了我也不在乎,但是知然這丫頭,一日找不到她,我就不能安心。後來高仙宗的人來了,尋找高家老祖的血脈者,沒想到會是知然。我故意被宗女所擒,宗女則扮成我的樣子,在京城大肆活動……後來的事你也知道了,就到了今天這局面。”

林絕沉聲道:“這麼說,高夫人你也是縱容宗女殺死你丈夫高茂春了?”

高夫人冷哼:“不錯,我對高茂春已經心灰意冷了。殺了也就殺了,想起來也是我傻得徹底,他一個廢物,怎麼配得上我高貴得出身,都是因爲可笑的愛情啊。”

林絕搖頭道:“我並不是爲高茂春而生氣,而是知然,她從小就無父無母,要是高茂春死了,她就缺少父愛了,夫人你雖然憎恨高茂春,但是爲了知然,你不管高茂春的死活是錯誤的。”

高夫人看了一眼洪知然,“寶貝女兒,你看人家都爲你生氣了。”

洪知然臉蛋紅撲撲的,害羞得不說話。

高夫人笑道:“你說得對,所以我很感激你,不但幫我照顧知然,還保住了高茂春的老命。”

林絕笑道:“我只是覺得,高茂春過去雖然混蛋,但爲了知然,他的生命應該延續下去。”

高夫人朝女兒笑道:“你看,人家口口聲聲可都是爲你好,是不是滿心歡喜啊?”

洪知然害羞地叫了一聲孃親,非常窘迫。 林絕除了乾笑,也說不出什麼。

心頭暗罵自己多嘴,要是被洪知然誤會了,就不妙了。

高夫人笑道:“林幫主,你的能力和天賦,的確配得上我們知然,最主要的是,我家知然也鍾情你。我考慮過了,你不算入贅,而是迎娶我們知然,如何?”

“……”

林絕繼續幹笑。

他現在不敢多說,言多必失。

高夫人蹙眉道:“林幫主,你似乎還是不願意啊?難道看不上我家知然?”

說到最後,話語裏已經帶着威脅意味。

開玩笑,高仙宗將來的聖女,低聲下氣給林絕說親,這已經很放低身段了。

可看林絕這態度,還是不領情。

高夫人已經有些怒了。

林絕苦笑道:“知然小姐是個好女孩,只是男女愛情講究的是兩情相悅,夫人你這樣強行逼親,晚輩實在不敢從啊。”

“哦?聽你的意思是不喜歡我們知然了?”

高夫人怒道。

林絕正要說不喜歡,可看洪知然那泫然欲泣的樣子,又有些心軟。

“也不是不喜歡,我一直都當她是妹妹,挺喜歡的。”

這種拿來當妹妹的說法,林絕還是駕輕就熟的。

高夫人這才臉色稍緩:“感情是需要培養的,我也不逼你,免得你小子尾巴翹天上去,覺得我們知然非你不可。”

林絕總算鬆了口氣。

問道:“夫人,這麼說,你和知然就要啓程回高仙宗了嗎?”

高夫人冷笑:“宗門內不想我們回去的大有人在,說不定此刻阻止的人已經就要趕到京城了。”

林絕皺眉:“夫人你打算怎麼做?”

“殺回去。”

高夫人簡單直接。

“在這之前,爲了表達林幫主你對我家知然的幫助,我決定助你拿下盧家的盧幫,青龍幫也順手一鍋端了吧。”

林絕對青龍幫倒是不在意,就是盧幫後面是盧家,有高手撐場子,可不是那麼容易拿下的。

高夫人笑道:“很久都沒出手了,我知道你的顧慮,盧家背後的高手,我來解決。”

林絕提醒道:“夫人,盧家的背後可是北方豪族盧氏。”

高夫人冷笑:“給盧氏一百個膽子,也不敢與我高仙宗作對。”

話都這樣說了,林絕自然沒異議。

京城,盧家。

高仙宗宗女胡月娥登門。

盧劍明笑着迎接:“宗女大人親自前來,蓬蓽生輝啊。”

胡月娥冷哼:“盧家主,我在京城已經完全暴露了,就是無根浮萍,此次前來是投靠盧家的。”

盧劍明笑道:“宗女謙虛了,以你的實力和身份,走到哪裏都是座上賓。”

胡月娥怒道:“高仙宗的血脈者我是不用想了,此刻想必已經被那賤人牢牢控制在手裏,馬上宗門來支援我的人就要到了,盧家主,我需要藉助你家的力量,做掉那賤人,然後將血脈者搶到手裏。”

盧劍明沉吟不決。

這無異於與狼共舞啊。

人家高仙宗門派內鬥,他盧家插一腳,不知是明智還是找死。

胡月娥笑道:“盧家主放心,許諾的好處再翻一倍。高仙宗別的不多,各種修煉資源最多,這也是盧家主你最眼紅的吧。另外,等宗門支援我的人到來,那個林絕和林幫,也給你盧家解決了。這京城地下世界,很快就是你盧家的了。”

盧劍明心動不已:“好,那我就甘願做宗女你的馬前卒。”

就在這時,盧劍春臉色匆忙來報。

“三哥,宗女,林幫和龍虎門的人,居然攻打我們盧幫了。”

“他們這是不自量力。”

盧劍明瞬間就上頭了:“家族元老親自坐鎮,林絕他們敢來,就是找死。”

胡月娥卻大感不妙:“沒這麼簡單,要是那賤人出手幫林絕,你家那狗屁元老只有逃命的份。”

盧劍明終於色變:“走,立刻前往過去支援,絕不能讓我盧家辛苦經營的心血,毀於一旦。”

京城地下世界,盧幫所在。

“林幫,龍虎門的朋友,請你們退後,退出盧幫的地盤。”

重生之香途 盧浩色裏厲內茬,死死瞪着林絕。

“你們這是侵略,必將遭到我盧幫的狠狠反擊,還有盧家的報復。”

他心頭焦灼得無法,面對林絕,他已經不夠格了。

只希望家主和五叔他們快過來,主持大局。

“呵呵,盧浩,你們盧幫的主事人呢?”

林絕笑道:“派你這個小輩出來充當門面,這是要讓你當炮灰的節奏啊。”

盧浩臉色無比難看:“林絕,你別得意,家主他們很快就趕到,我勸你還是趕緊帶你的人走吧。”

“盧幫到今天的局面,是咎由自取。”

林絕冷笑:“盧劍春,盧劍明兄弟呢,再不出來,我身後的兄弟們等不及,就要踏平盧幫的總部了。”

盧浩面無血色,蒼白無比。

盧幫已經龜縮在總部這塊彈丸之地了。

一夜之間,龍虎門和林幫聯合出手,別說盧幫,就是京城其他幫會,都只有退守的命,毫無還手之力。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6 月 26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5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3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11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