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5 日 0 Comments

姜新禹點點頭,說:“我會盡量的剋制的。”但是他就是沒辦法控制,萬一慧仁的父母不喜歡他怎麼辦?慧仁的爸爸會不會要求慧仁和他分手……停停,不能在這麼胡思亂想下去了,就像慧仁所說的那樣,他在這麼下去的話,慧仁的父母不是不會認可自己的……

“到了,準備好了嗎?”恩慧仁看着還是僵硬的不行的姜新禹,有些好笑的開口說道。

姜新禹看着眼前的門,最後深深的吸了一口氣,閉眼,十秒後,睜開雙眼,嘴角泛起瞭如往常一般無二的溫柔笑意,說:“恩!我準備好了,我們進去吧!”話雖然是這麼說的,但是其握着恩慧仁有些顫抖的手,還是成功的出賣了他現在的心情。

看着姜新禹那種‘如臨大敵’的表現,恩慧仁忍不住擴大了嘴角的笑容,這樣的新禹還真是可愛的很。

推門進去,就看到穿的極其講究的中年男女已經坐在裏面,恩慧仁立刻鬆開被姜新禹牽着的手,走過去,先是和恩父打了招呼,而後擁住已經從位子上站起來的恩母,聲音裏不其然的帶了兩分的撒嬌之意,說:“偶媽~~”

恩母伸手拍了拍恩慧仁的後背,笑着說道:“都多大的人了,還撒嬌。”

“再大也是偶媽的女兒。”恩慧仁如是的笑着說道。

“好了,不介紹一下嗎?”恩母眼神朝姜新禹那邊看了看說道。順便打量一番,然後暗自點頭,想到:女兒的眼光不錯,男朋友長得很是帥氣,氣質也儒雅,單看着的話,怎麼也不會想到他是個明星藝人。不錯!

看恩母的表情,恩慧仁就知道她是極爲滿意姜新禹的,轉身走到姜新禹的身邊,暗自遞給他一個隱晦的表情,然後這才轉頭對恩父恩母介紹說:“爸爸,媽媽,這是我男朋友姜新禹。”然後轉頭,對姜新禹,說:“新禹,這是我爸媽。”

姜新禹聞言,立刻九十度鞠躬,說:“叔叔阿姨,你們好!我是慧仁的男朋友姜新禹。”

恩父有些傲嬌的冷哼一聲,對這個即將搶走女兒的混蛋,沒有半分的好感。恩母則持和恩父完全相反的態度,對姜新禹極爲熱情,嗔了恩父一眼,笑容滿面的說道:“新禹是嗎?很高興認識你,我家慧仁真是多虧你照顧了。”

“阿姨說的哪裏話,照顧自己的女朋友是應該的。”姜新禹明顯的覺察到,自己的這一番話說出口,那邊恩父的冷氣明顯的重了幾分。心裏不禁有些哀嚎:岳父大人果然不好惹。

“來來……別站着了,快點坐下吧!”

…………

…………

一頓飯下來,在姜新禹有心的討好之下,別說是‘丈母孃看女婿越看越順眼’的恩母對姜新禹十二萬分的滿意,就是從一開始就對姜新禹很是不滿的恩父,一直冷着的臉,也緩和了不少,默認了姜新禹的‘男朋友’的身份。

女配她成了大佬 “新禹啊!我們家慧仁以後就麻煩你多加照顧了。慧仁有些嬌氣,小脾氣也多,希望你要多多包容一下。”臨分手前,恩母很是不捨的拉着姜新禹的手,笑意盈盈的說道。

恩父也面部表情緩和了不少,說:“新禹,要好好照顧慧仁,絕對不能欺負她,不然我一定不會放過你的。”說到最後的時候,恩父的語氣猛然的冷了起來。

姜新禹對於恩父恩母的要求,自然是面帶笑容的答應下來。

送走了恩父恩母,姜新禹深深的呼出一口氣,本來緊繃的心情,一下子就鬆了下來,說:“慧仁,你父母這算是承認我了吧?”想到恩母臨上車前所說的‘不知道什麼時候能和新禹的父母見上一面?’ 重啟全盛時代 姜新禹就忍不住咧開了嘴角,這是承認的他,把他當做準女婿的節奏啊!

“恩!我就說不用擔心的,我父母一定會喜歡你的。”恩慧仁伸手抱住姜新禹的腰,笑着說道。

姜新禹笑着說:“恩!”看來他可以考慮和計劃向慧仁求婚的一切事宜了。 68068

在和恩家父母愉快的會面後,恩慧仁和姜新禹的關係算是徹底的定了下來,而姜新禹也開始策劃起求婚的事情來,畢竟他和慧仁現在已經戀愛也有一年多,現在也已經處於半同居的狀態。

在知道姜新禹打算求婚的消息後,jeremy和黃泰京的腦電波奇異的重合在一起,齊齊的對着姜新禹翻了一個白眼,對其表示了強烈的鄙視之意。不就是打算要求婚了嗎? Hello,靳先生 又不是要結婚?在這裏得瑟什麼?

jeremy的反應也更爲強烈一些,直言的告訴姜新禹,不要在他這個單身人士面前秀恩愛,那是非常不道德的事情,並且言辭激動的告訴姜新禹,他也很快能夠找到女朋友,然後儘快的結婚的,生個和他一樣可愛的寶寶……巴拉拉…如此這般的…

在面對jeremy這些話,姜新禹一句話就直接秒殺了jeremy:“那你找到女朋友了嗎?”連影都沒有的事情,居然說得如此的歡快,就像是真的一樣。

jeremy:……泰京哥,新禹哥他欺負我!~~o(_&1t;)o~~

亞洲音樂節剛過去的兩天,網絡上被人爆出一組照片來,瞬間的又把姜新禹和恩慧仁推在了風口上面。

恩慧仁挽着一個婦人的手臂,正笑意盈盈的說着什麼?而姜新禹則和一中年男子並肩走在她們的身後,擡頭看向前面的時候,表情很是柔和。

我去,這是已經見家長的節奏啊!你們才公開多久啊?要不要這麼快就見家長?難道說這是已經準備結婚的打算?

粉絲們這麼一想,頓時表示不淡定了~~承認祝福你們戀愛是一回事,但是結婚又是另外一件事。不淡定的的粉絲們開始紛紛的在官網上刷屏留言,照片出來的第三天,別說是粉絲們不淡定了,就連各大媒體也都開始往公司打電話,詢問事情的真僞?

的姜新禹真的要結婚了?

而在公司裏的安社長看着滿天飛的各種消息,頓時覺得自己的頭髮都快白了。不過隨後他就自我安慰起來,這個消息一出來,最起碼還是有些好處的,畢竟前幾天抓着‘高美男爲什麼退出?’消息不放的媒體,都瞬間轉移了視線,也…算…算是一件好事?

最後安社長有些認命的撥通了姜新禹的電話,詢問了這件事情的真假。得知只是普通的和女朋友的父母見面吃個飯後,本來緊繃的心頓時放下來一些,他還真怕是像網絡上傳聞的那樣,新禹真的要結婚了。還好這並不是真的……在從姜新禹的嘴裏知道了事情的‘真相’後,安社長迅速的撥通了外交部部長的電話,讓他在恰當的時機,對外公佈這個消息。

姜新禹在看到在緋聞鬧得最轟轟烈烈的時候,公司的官網上掛出的真相後,微微一笑,沒有再說什麼?他可是沒有騙安社長,那頓飯確實只是和女朋友父母很平常的一頓家常便飯。他這纔開始準備求婚,距離他所計劃的結婚時間,可是還有一年的時間呢!更何況他是個有始有終的好人,求婚的時間他已經定在了六輯發佈後,結婚的話,大概就要等到明年這個時間了,所以他是真的沒有騙安社長…o(╯□╰)o…

恩慧仁在結束了自己的當天的工作後,抱着筆記本電腦,查看了一下電腦上的相關消息後,挑眉說:“恩!這些人還真是八卦?讓男朋友和自家父母吃一頓飯,這不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嗎?有毛線好報道的?如果真是談結婚的事宜的話,不是應該雙方父母都在場纔對的嗎?”

姜新禹翻了翻手中的詞曲本,笑着說道:“說的一點都不錯!談婚事的話,確實應該雙方父母都在場。慧仁,找個時間再和我媽媽見一面吧?”

早在他們還沒有交往的時候,恩慧仁就和姜新禹的媽媽見過好幾次了,在兩個人確定了交往的消息後,也曾經和新禹特地到釜山市拜訪了姜媽媽。所以在聽到新禹這話後,恩慧仁略有些詫異的問:“不是已經拜訪過阿姨了嗎?又要去?”

“不樂意?”

“這倒不是,只是有些好奇罷了。”恩慧仁笑着說道。

姜新禹笑了笑說:“我爸爸也想見見你。”

“叔叔想見我?”老實說姜新禹是很少在她的面前提起姜爸爸的,恩慧仁甚至一度認爲,姜新禹是單親家庭長出來的孩子。後來深入瞭解後才知道,姜新禹和父親的關係並不算好,前幾年的時候因爲姜新禹要做歌手的事情,他和姜爸爸的關係一度的降到最低點,據姜媽媽透露,甚至兩父子曾經有大半年沒有說過一句話。還是近一年多,因爲恩慧仁的關係,兩父子的關係緩和了不少,這也是姜媽媽爲什麼這麼喜歡她的原因之一。

姜新禹點了點頭,然後把事情的原委說了一下。

其實這個提議是姜媽媽提出來的,不過姜媽媽的本意是想要和恩父恩母見上一面的,不過在得知恩父恩母在和他們會面後,沒兩天的時間又出國了,等回來要等到新年了。姜媽媽本想遺憾的放棄,不過沒想到姜爸爸在一旁微微的冷哼了一聲,說了句‘他到現在都還沒有見過不孝子的女朋友呢!’想到兩父子因爲恩慧仁,他們之間的關係緩和了不少,所以就定下了這一次的見面。

恩慧仁聽到姜新禹的解釋後,十分爽快的點了點頭答應下來。

因爲姜新禹馬上就要投入六輯的錄製,之後很長一段時間裏都騰不出時間來,所以見面就定在了兩天後。

先是把手頭上的工作處理了一下,和經紀人請了假,姜新禹很快的訂了飛往釜山市的來回雙程的機票。

而恩慧仁也處理了一下自己手頭上的工作,和主編請了幾天的假期,因爲姜新禹告訴她,會在家裏住上兩天的時間,所以恩慧仁又簡單的收拾了一些衣物。

一切準備就緒,姜新禹就在黃泰京和jeremy羨慕嫉妒恨的目光中,踏上了飛往釜山市的路。在當天下午七點鐘,姜新禹和恩慧仁到達釜山市。 69結局

恩慧仁和姜新禹只在釜山呆了一天的時間,就啓程返回首爾。雖然只有短短的一天的時間,但恩慧仁還是很快的和姜媽媽建立了友好的關係,臨出發之前,姜媽媽甚至還把手腕間的碧玉鐲子擼到了恩慧仁的手上,說這個鐲子雖然不怎麼值錢,但卻是早就已經過世的姜奶奶,在第一次見面的時候送給她的禮物。

本來恩慧仁覺得這太貴重,不能收的,不過卻在姜媽媽再三的堅持和姜新禹的勸說下,收了下來。

這鐲子她只戴了一路,回到家裏後,就把鐲子放到了自己的首飾盒子裏去。她雖然有收集手鍊的習慣,但因爲她不常戴手鍊,覺得打字的時候很礙事,而且玉比不得其他的東西,材質比較脆生,稍不小心就會斷掉,所以恩慧仁覺得,還是放到首飾盒子裏比較保險一些。

回到首爾後,因爲六輯的發佈,姜新禹是忙得沒日沒夜,別說是見面,兩個人打電話,發條簡訊的時間都沒有。

新專輯發行的頭兩個星期裏,恩慧仁和姜新禹愣是一次面都沒有見過,就連打電話的次數都屈指可數,只有兩三次。

不過所幸因爲工作的緣故,恩慧仁現在是越來越宅了,只要有電腦,就很會自娛自樂,雖然偶爾的時候,會對男朋友沒辦陪在自己身邊有那麼一絲的怨言,不過在看到電視裏自家男友逐漸消瘦下來的身形和在接到他打過來的電話後,那一絲的怨言也很快的就消弭於無形。

兩個月後,姜新禹結束了打歌期,本來時間上應該比較空閒的,不過這個時候公司裏新推出了五人男團,.做爲其師兄,自然是要幫着帶一下師弟團的。不過因爲高美男也是新男團的成員之一,所以帶師弟團這件事明顯和黃泰京沒關係的,jrmy雖然綜藝上是一把手,但因其性格的原因,所以帶師弟團的事情,自然就落到了姜新禹的身上。

就這樣一直忙忙碌碌了,又兩個月的時間轉瞬即逝。

到了十二月份下旬的時候,可能是爲了彌補他前段時間的忙碌,加上馬上就是聖誕節了,所以安社長大方的給了一個星期的假期。

也就是在這個時候,恩慧仁和姜新禹在雙方父母的見證下,訂了婚。

不過他們前腳訂婚,後腳就有私生飯把這件事情曝露出來,不過姜新禹在被媒體問到這件事的時候,雖然開口承認了他已經和女友訂婚的事情,但卻在被問到何時結婚的時候,只說看時機,並沒有正面的回答,所以很快的業界開始傳聞,姜新禹和其女友即將在明年完婚。

次年五月份姜新禹和公司結束了爲期六年的合約後,又和公司簽了爲期一年的合約。不過一年後,.在結束了七輯的相關活動後,jrmy正式的宣佈退出娛樂圈,返回英國繼承家業,而姜新禹也藉着這個機會,宣佈他也將逐漸的隱退幕後,就連隊長黃泰京也開口表示,此後會把更多的時間都專注在作詞曲和製作人的上面。

至此亞洲樂隊天團.正式宣佈解散。

雖然.的粉絲們整天的圍在公司門口,舉行衆多的抗議活動,但無論粉絲們鬧的有多麼的熱烈,.的解散終究已經成了不可改變的事實。

…………

三年後

當年風靡整個亞洲的.的三人已經各自有了各自的歸宿。

年紀最小的jrmy已經繼承了家業,由當年活潑可愛的鼓手少年成長爲穩重內斂的人,經常可以在各大報紙雜誌的封面以及成功人士的專欄上面見到他,而且也已經有了一個感情不錯的女朋友。

至於隊長黃泰京,雖然現在已經很少出現在舞臺上,但偶爾也會參加一些綜藝節目,他現在不但已經是圈內首屈一指的詞曲人和製作人,也已經入股公司成爲公司的高層人員。

姜新禹更加不用說了,打從退出娛樂圈後,憑藉着在娛樂圈中積攢下來的人脈和練就的敏銳的眼光,他開始了自己的投資生涯,到如今他所創辦的投資公司,早就已經進入到正軌運營中,主打對娛樂圈的投資…雖然到現在不是什麼大型公司,不過卻在娛樂圈裏有着不錯的口碑…業績也是蒸蒸日上……

自然的,恩慧仁和姜新禹將近五年的戀愛也修成正果,兩個人即將盛夏的八月攜手踏入人生的另一個階段裏。

………… 她是‘國民妖精’uhey——劉仁愛。

她出生在一個幸福的家庭裏,雖然爸爸媽媽是因爲家族聯姻才結婚的,但是這些年來他們也都相敬如賓,相處的很融洽,感情也很好。她是女兒,上面又有一個哥哥,所以從小到大,她都得盡家裏人的萬千寵愛,不說溫柔可親的媽媽和穩重成熟的哥哥,就連一向嚴肅的爸爸在看到她的時候,也都會柔下面部表情。

但是她卻無法與爸爸親近,儘管她心裏清楚的知道爸爸是愛她的,但是每每只要一對上爸爸的眼神,她就會害怕,心虛。就好像自己心裏的那些小九九都被爸爸一眼看到底一樣。

她從小就喜歡唱歌跳舞,也早早的就定下了要成爲一名歌手的想法。只是這個想法,她一直都不敢宣之於口,除了媽媽,就連哥哥她也沒敢說,因爲她知道爸爸是不會同意的。

十五歲,偶然一次回國,讓她在一次選拔中脫穎而出,得到了簽約公司的機會。

她很想答應下來,可是她卻不敢,只是她又不想要放棄這個機會,所以就和那家公司的負責人說,能不能給她一個星期的時間,讓她去說服家人。

雖然她早就已經知道說服爸爸很難,但是她卻不知道會這麼難?她和爸爸媽媽哥哥說起這個的時候,媽媽倒還好,直接點頭答應下來不算,還支持自己,就連哥哥也在爸爸看不到的地方給了自己一個支持的眼神。

但是爸爸的反應卻超出她的想象?

面色鐵青,周身的氣息幾乎都能夠把人給凍僵,幾乎是沒有一絲餘地的,斬釘截鐵的告訴她。

即便是她上面還有一個哥哥,不用繼承家業,但是身爲劉家的孩子,身爲他的女兒,唱歌跳舞這輩子就只能夠成爲她的打發無聊時間的興趣,絕對不能夠成爲她的職業的,讓她趁早死了這份心。

想要成爲一名歌手,除卻她不做劉家的女兒,甚至還把她的護照給藏了起來。

之後的幾天裏,她多次試圖和爸爸商議,期望爸爸能夠尊重她的夢想,但是爸爸卻一直都不爲所動。而她實在無法放棄成爲一名歌手的想法,和爸爸大吵一架,在媽媽和哥哥的祕密幫助和資助下,飛往韓國,成爲公司裏的練習生。

做練習生的日子真的很難熬,不過因爲是真的喜歡,所以倒也不覺得辛苦。

兩年後,她艱苦的努力終於得到回報了,公司覺得讓她以uhey的名字出道了。

二十四歲,她入行七年的時間,在影視歌三棲都頗有建樹,成爲大韓民國的當紅頂級藝人,國民妖精,便是在整個亞洲,她也都是數一數二的。

而這些年來,她和父親的關係也在媽媽和哥哥的幫助下,緩和了不少,爸爸也同意她在韓國發展,只是有約定,如果和人發生緋聞的話,而對方又不是她真的男朋友的話,那麼她就要無條件的回美國來。

她知道爸爸這是爲她好,也知道自己自打出道以來之所以沒有受到任何的潛規則,也有爸爸在背後的運作。所以爸爸提起這個要求的時候,她立刻點頭答應下來了。

所幸的是,隨後的幾年時間裏,她在娛樂圈起起伏伏的,但卻始終沒有和人傳出緋聞來,不過隨着她的年歲漸長,媽媽開始擔心起她的終身大事來,多次打電話都揪着這個問題不放,弄得她一度很長的時間都不敢接媽媽的電話。

其實她不是沒有想過這個問題,只是除開剛剛出道的頭幾年的時間,她一心一意的忙着打拼事業外,加上公司也有戀愛制約的條件,所以她也就一直都沒有提起感情的事情,只是隨着她的名氣漸增,拍戲的時候,她能夠清晰的感覺到,關係愛情戲的戲份,讓她越來越吃力了。所以經紀人姐姐建議她,如果想要突破自我的話,那麼最好的方法就是來一場戀愛。

她對這個建議是很心動的,之後很長的一段時間裏,她都注意周圍的人,也有過兩個很有好感的男子,只是可惜的是,還沒有等到開始,就已經無疾而終了。

她想這大抵就是別人所說的,事業得意,愛情失意吧?

慢慢的她便把所有的心思都放到了事業上面,但是也就是這個時候,措不及防的讓她碰到了她的生命中的那個他。

自己初見那個叫樸東洙的男子的時候,老實說當時心裏真的有幾分的吃驚,要知道她也在圈子裏見了不少的美男帥哥,論五官,他可能不是最出色,最俊美的,但是他身上那種禁|欲|系,似乎打從骨子裏散發出來的冷冷清清的氣質,卻讓人看了一眼就很着迷和沉淪。

可能在第一眼見到他的時候,自己就已經心動而不自覺,所以纔會在和他傳出緋聞的時候,在有那麼一絲惱怒的同時也有那麼一絲的竊喜。

而後,他們順理成章的有了彼此的聯繫方式,只是因爲工作的不同,所以倒也沒有太多的來往。

再後來她和樸東洙的緋聞被媽媽知道了,便以此做要挾,讓她趕快找個男朋友,不然就告訴爸爸。

其實媽媽雖然嘴上是這麼說的,但是她知道,心疼自己的媽媽是絕對不會主動告訴爸爸的,而爸爸也不見得就不知道這件事情。只是可能是出於私心吧?也可能是潛意識的,她居然找到樸東洙的家裏,提出讓他假裝自己男朋友的事情?現在想想她都覺得有些臉熱,這對自己來說,絕壁是黑歷史有木有?

話一出口的時候,她其實就有些後悔了。

樸東洙看着就知道他是一個很不好相處的人,絕對不會答應她這種要求的。

只是讓她沒有想到的是,他居然只稍稍的考慮了一下,就點頭答應下來了,那一刻,她的腦袋裏真的是懵了兩秒鐘的時間。

而後他陪着自己一起到美國,雖然哥哥和爸爸初見到他的時候,那真是各種的臉色和不滿,但是她媽媽卻很喜歡他,簡直就是丈母孃看女婿越看越順眼。

從美國回來後,他們之間的關係有了質的飛越,漸漸地開始像真的男女朋友一般相處起來。

隨着日漸的相處中,她開始漸漸的對樸東洙真的上心了。

而後她對樸東洙告白,兩個人呢順理成章的在一起了。

之後她的日子真心的過的不要太精彩,快速的公開了自己的戀情,像普通的男女朋友一樣在一起,甜蜜而幸福。

在交往了兩年後,她也多少察覺出自家男友的一些不凡之處,比如,他的財產意外的多,勢力意外的大,家中有很多古董字畫,有的年份甚至是千年以前的,而且件件都是真品。再後來,她無意間知道了當初她在男友家見到的那個清純漂亮的不像話的女孩子,居然是九尾狐。

oh!她自然是嚇了一跳,這個世界上原來真的有妖怪,不過還沒等她這個思想泥潭裏走出來,很快又知道,自家男友居然是除妖師,而且還是擁有永久生命的那一種。一些她以前想都不敢想的奇異又匪夷所思的事情一件件的發生在她的身上……

再再後來,她見到了一直都存在傳說中的三神奶奶,在她的幫助下,那隻九尾狐順利的幻化成爲一個真正的人,雖然她對於那隻九尾狐成不成人不關心,但素這隻九尾狐成爲人的代價是自家男友付出的那就另當別論了。

她可是一個很小氣的人……

…………

“仁愛,發什麼呆呢?到時間了,我們該去接小乖了。”樸東洙看着站在窗前,手中端着一杯早就已經涼透的咖啡,伸手攬住劉仁愛的腰,輕聲說道。

劉仁愛順勢把頭放到樸東洙的肩頭,說:“樸東洙,我很慶幸,這輩子能夠遇到你。”這是她人生中最幸運和最幸福的事情,沒有之一……

“我也是……”

歲月靜好,一世幸福。

作者有話要說:o(n_n)o~呵呵……過了這麼長時間才把uhey的番外送上,所以先上半章,明天一早補齊……主要是jj又抽了,也不知道能不能發上去。囧一下先~~~

強烈推薦: 乾淨明亮的宿舍內,身着米白色毛衣的纖弱少年正俯身整理東西,紅潤的薄脣唸唸有詞:“這個要帶……啊,這個也不能忘……”

抱着籃球的健壯青年走了進來,額頭上滿是細密的汗珠,這樣深冬的天氣裏卻帶着一身蓬勃朝氣,雙頰還帶着運動後的紅暈,看到了忙碌中的少年,他笑着打趣道:“怎麼,蘇蘇,這是打算回孃家?”

少年一個不穩差點以頭搶地,兇巴巴地揮舞着拳頭,做咬牙切齒狀:“徐柏,我警告你哦,再這樣童言無忌的話,小心勞資揍得你滿地找牙!還有,不準叫我蘇蘇!要稱呼我爲女王大人!”本該是威脅性十足的話語,配上少年精緻美麗的容顏微微抿起的嘴角,竟起了反效果,倒是讓人覺得他可愛無比。

徐柏失笑,學着古裝劇裏風流倜儻的書生,抱着籃球作了個揖,文縐縐拿腔拿調道:“哎呀,小生該死,唐突了佳人,這可如何是好,倒叫小生心內不安!”話未說完,自己先哈哈笑了起來。

“呸。”這人尊是太吐豔了!白蘇憤恨地想,心裏暗搓搓地詛咒此人一輩子不孕不育,讓你得罪我!

收拾好東西,白蘇穿上自己的墨藍色長款羽絨服,特冷豔高貴地掃了身旁的青年一眼,一手搭着腰,下巴微擡,形成一個標準的舞臺劇姿勢,以詠歎調說道:“愚蠢的人類啊,你就守在這荒涼孤寂的宿舍吧,驕傲聰明如我,自然是要回去領略家的溫暖。”你要演,我就陪着你演,哼,揹包一甩,趾高氣揚地走了。

真是隻有趣而傲氣的小貓,徐柏摸下巴微笑。

下了樓,遠遠看到一位穿着黑色羽絨服兩鬢秋霜的老者,身後是一輛低調奢華的黑色汽車,大概是站得時間久了,老者一身寒氣,時不時地跺跺腳,把手放到嘴邊呵氣,看到少年立刻笑着迎了上來:“小少爺!”

離得近了,可以清楚地看到老者眉毛凝結着寒霜,嘴脣也有些發白,白蘇心疼地抱怨:“阿福,不是說過不用來接我了嗎,這裏離家又不遠,打車很快就到家了,而且就算要來也要坐在車裏等呀,真是的,仗着本王寵愛你,就這麼不愛惜身體,你這個磨人的小妖精,再這樣任性下去你會失寵的喲。”

福伯長得圓臉圓腦的,這些年有些發福了,笑起來一副慈眉善目的樣子,他伸出大手拍了拍少年的後腦勺,樂呵呵地道:“我這不是想小少爺了嘛,反正天兒冷在家閒着也沒什麼事。”他說着接過白蘇手裏的揹包,打開車門放了進去。

“尊是的,越來越不可愛了。”白蘇沒搶過他,看着他做好這些,伸出手抱了抱老者,“雖然阿福不可愛了,但素,我還是繼續愛你好了。”

“哈哈,那謝謝小少爺寵愛了。” 婚愛晚成,惹火前妻不可欺 福伯開心地拍了拍他的背,拉着白蘇上車,司機笑着打過招呼,汽車平穩地朝家裏駛去。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3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