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9 日 0 Comments

陌塵微微一驚,這斗尊九重境強者發出來的黃級低階戰技,威力雖然強大,但陌塵絲毫不懼。

百少楊和黑翼兩人牽著馬已經退到了一邊,只見陌塵氣勢一沉,手臂揮動,千軍破。

「嗡。」陌塵的手臂力重千鈞,手臂周圍你,一層鬥氣形成的氣流以錐形狀態不斷飛速旋轉著。

「以點破面,好。」風清揚看著陌塵滿意的點了點頭,陌塵實力不如對付強大,若是硬接的話,根本無法接住對付的戰技,雖然只是黃級低階,但一個斗尊九重境發出來的,威力也不容小視。

陌塵利用千軍破以點破面,正好可以化解對付的這個戰技。

「噗呲。」陌塵千軍破,在加上自身的力氣,對付的戰技一下子就被陌塵打穿。

「什麼?竟然能夠破掉我的戰技,可惡。」這斗尊九重境的斗師怒了,只見他抽出自己身後的一對短劍,鬥氣灌注,白色的光芒迸射,高級精品武器。

陌塵微微一笑,只見一把鎚子突然出現在他手中,鎚子的鎚頭很大,足足比陌塵的頭還要大上一號,陌塵的小手剛剛好能夠握住錘柄,鎚子立在陌塵身邊呢,比陌塵還要高一頭。

「風雲敬送給陌塵的極品非凡級鎚子。」百少楊和黑翼赫然一愣,這鎚子本就適合力量型的斗師用,陌塵正好就是力量型斗師,配上這極品非凡級鎚子,他們不知道,陌塵的實力會恐怖到什麼地步,要知道,當初陌塵可是憑藉自己的力量就能擊退斗尊七重境的風雲池,要知道,風雲池作為風雲家的第一天才,所修鍊的功法都是地級功法,雖然只是地級低階,但卻被陌塵以強大的力量擊退。

如今陌塵實力又有了提升,在加上手足的極品非凡級的鎚子,說不定陌塵真的能夠與這個斗尊九重境的斗師有一戰之力也不一定,畢竟陌塵的身體素質,遠超一般的斗尊強者。

「小子,我要讓你付出代價。」斗尊九重境的斗師揮舞著手中雙劍,朝著陌塵當頭劈了下來。

陌塵面無表情,當雙劍落下的時候,只見陌塵拎起鎚子,雙手握住錘柄,擋住了雙劍。

「當。」

一聲清脆的金屬碰撞聲音,只見陌塵紋絲不動,而對付越被一股大力反震反彈而回,他感覺自己的雙臂已經被一股極大的反震之力震得麻痹。

另外四個斗尊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們的大哥,斗尊九重境的強者,竟然被一個只有斗者修為的斗師擊飛出去。

就在他們震驚的同時,陌塵提起鎚子,腳下一塔,只見陌塵站立的地方,青石板都被陌塵踏碎了兩塊。

其實,他們不知道的是,陌塵手中的鎚子,足有一千斤的重量,第一次使用這鎚子,陌塵就深深的愛上了它。

只見陌塵一躍而起,鎚子高舉過頭頂,朝著對付一錘砸了下去。

「啊。」

面對陌塵強大的力量,這斗尊根本沒有信心抵抗陌塵的攻擊。

「轟。」

下意識的抬起手中的雙劍抵抗陌塵,但這種抵抗,毫無意義。

只見他被陌塵一錘砸飛了出去,狠狠的摔在了地上,口吐鮮血,看樣子是受了不輕的內傷。

完成這一擊,陌塵幾乎消耗完了自己的鬥氣,畢竟這非凡級的鎚子威力雖然大,但需要消耗的鬥氣也是相當龐大的,以陌塵斗者的修為,也只能發動極品非凡級的鎚子一擊。

陌塵落在地上,用鎚子支撐著自己的虛弱的身體,大口大口的喘息著。

將斗尊九重境的斗師干翻在地,陌塵沒有自豪,而是表情變得更加凝重,自己的仇人可是來自春秋學院,實力不知道有多強,僅僅是一個斗尊,陌塵就要拼盡全力,若對方是斗宗呢?那自己豈不是根本沒有還手之力?不行,我要變得更加強大才行。陌塵暗暗下定決心。

「快,快,圍住他們,大哥別那小子打傷了,快去報告鎮長。」四個斗尊,其他三個將陌塵圍住,另外一個斗尊則朝著青山鎮鎮長居住的地方跑去。

「你們想幹什麼?」這時,百少楊和黑翼趕忙來到陌塵身邊,護住陌塵。

「我們想怎麼樣?這句話應該我們問你們吧,擅闖青山鎮,違反鎮規,還打上鎮長的兒子,你們到底想要怎麼樣?」

「鎮長的兒子?這下麻煩大了。」黑翼一愣。

「這有什麼好怕的,鎮長算什麼,我師傅可是……」說道這樣,百少楊也注意到了風清揚臉上的表情。

只見風清揚似乎在思考著什麼,表情陰晴不定。

沒多久,只聽見一聲震天厲嘯,一個偉岸的身影御空而來,那是一個看上去六十左右的男子,頭髮黑白相間,就這樣御空而立,背後並沒有象徵著斗王的翅膀。

「斗聖強者。」

看到這個人,百少楊和黑翼臉色不禁變了,也只有斗聖強者,才能御空而行。

「是誰,是誰傷了吾兒。」

來人正是青山鎮鎮長,龍無常,斗聖一重境強者。

「鎮長,就是他,是他傷了龍大哥。」幾個斗尊境斗師都指著陌塵。

「嗯?他?」龍無常看了一眼陌塵,當他感受陌塵的修為的時候,心中暗自一驚,而且,陌塵手中還握著非凡級鎚子,龍無常仔細的打量了一下陌塵,眉頭輕挑,道:「就是你打傷了我兒子?」

龍無常身上,斗聖強者的氣勢,讓陌塵三人如同面對一隻洪荒巨獸一般,三人冷汗直流,身上就像壓著一座大山一般。

「沒錯,是我打傷的,之前我們騎馬入鎮,並不知道這青山鎮不能騎馬進入,冒犯了鎮規,他卻處處為難我們,所以……」陌塵簡單的將事情經過說了一遍。 「什麼?就這麼簡單。」龍無常臉色微變,轉頭看向自己的兒子龍逸,問道:「小兔崽子,我什麼時候規定過不能騎馬入鎮? 逆天狂妃:神醫夫君號個脈 還有,我記得我說過,凡是經過我們青山鎮的人,不管貧窮富裕,一律要以客人的身份對待,你,你這個不孝子,哼。」龍無常臉色有些難看。

「不過,小子,你打傷了我兒子,就是你的不對,不管你師從何人,來自哪裡,我都要好好教訓你一下。」龍無常一個閃身,就來到陌塵身邊,一掌就朝著陌塵的胸口而去。

陌塵和百少楊以及黑翼都沒有看清楚發生了什麼,他們只聽到風清揚一聲冷哼聲響起。

風清揚不知道什麼時候,就來到了陌塵身邊,一把抓只龍無常就要落下的手掌。

「難道我的弟子,你也敢動手嗎?」風清揚開口說道。

龍無常一愣,能夠呼吸之間,讓自己毫無意識就來到自己身邊的人,除非實力比自己高出很多。

當他抬頭看到風清揚的那一刻,他臉色終於變了。

「干,乾爹。」

乾爹兩個字出口,陌塵和百少楊以及黑翼臉色都有些怪異,他們用怪異的目光看著風清揚,這一個月的相處,他們並不知道風清揚還有這麼一個乾兒子啊。

「哼,你還知道我這個乾爹啊。」風清揚看了一眼龍無常,放開龍無常的手,雙手背在背後,轉過身體,不在面對龍無常。

「乾爹,那次我真的不是有心的,那次的事情,只是因為。」說道這裡,龍無常似乎意識到周圍還有人,有些事情,不應該在外人面前提起。

「你們,將這個不孝子帶下去,把這個讓他吃下,他的傷過幾天就會好的。」龍無常從自己的儲物手鐲之中掏出一顆小拇指大小的葯遞給龍逸的幾個兄弟。

龍逸被他們抬了下去,龍逸還傻傻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一向疼愛自己的父親,竟然在這幾個人面前低聲下氣?

「乾爹,請移步到我家,待我好好解釋一下當年的事情,也好給您和您的這幾個僕從休息一下。」龍無常作為斗聖強者,一眼就看出了陌塵等人風塵僕僕的趕了一路。

「他們不是我的僕從,那小子是我的弟子,讓我聽你解釋可以,你必須能夠找出一個能夠說服我的理由,否則,我們的關係以後將不存在。」風清揚說的斬釘截鐵,絲毫不拖泥帶水。

「乾爹放心,孩兒一定給您一個滿意的理由。」

原來,龍無常從小就是一個孤兒,風清揚二十歲的時候,無意間從魔獸口中救出了龍無常,並發現了龍無常的修鍊天賦極高,並教導了他一套修鍊功法和一些戰技,龍無常為了感恩,就拜了風清揚做乾爹。

之後的二十年,龍無常修為進步很快,在一次探險之中,風清揚和龍無常發現了一處絕地,但那次與他們一起的,還有很多強者,也就是在那次探險之中,龍無常趁著風清揚沒有防備給了風清揚致命一擊。

若不是龍無常那一擊稍稍打偏了一些,命中在了風清揚心臟附近,恐怕風清揚早就死了。

風清揚死裡逃生,自己收養的義子,竟然背叛自己,風清揚看透了所謂的親情,並決定隱居在許家村,這一隱居,就是三十年。

陌塵等人一路跟著龍無常,陌塵虛弱的身體已經恢復了一些力氣,能夠自己走路,只見龍無常的住所也是一個用青石板砌成的屋子,一共有四間,一間廚房,一個大廳,和兩個房間,屋子裡面很簡陋,卻很乾凈,絲毫也不像一個斗聖強者的家,要知道,到了斗聖這個境界,那可是國家拉攏的對象,榮華富貴,家財萬貫,可這龍無常的家,看上去卻跟一個普通人居住的地方沒差別。

「乾爹,讓你見笑了。」龍無常尷尬的笑了一笑。

這時,從石屋之中走出一個美婦,美婦已經五十多歲,但看上去卻很年輕。

「無常,逸兒怎麼了?到底是誰這麼大膽子,打傷了我們的逸兒?」美婦看到龍無常回來,趕忙跑出來說道,當她看到陌塵幾人時,眉頭一皺。

「啊,夫人,快來,我給你介紹,這就是我以前經常跟你提起的乾爹,這小子是乾爹的弟子,這兩人是師弟的朋友,快,過來見過乾爹。」

「乾爹?」青芙一愣,龍無常不止一次跟她提過,他有一個實力強大的乾爹,現在見到了,青芙趕忙上前,對著風清揚行了一個禮,道:「青芙拜見乾爹。」

風清揚看了一眼青芙,淡淡的說道:「不必多禮。」

青芙道:「快,乾爹屋裡坐,我去燒幾個菜,你們父子兩個也有三十年沒見了吧,今晚你們可以好好喝幾杯。」青芙下燒菜,黑翼用手捅了捅身邊的百少楊,道:「走,我們也去幫忙。」說著黑翼還向百少楊使了個眼色。

「你對著我瞪什麼眼啊,我又不會燒菜,去了又幫不上什麼忙。」百少楊道。

風清揚看了一眼百少楊,道:「你們兩個,去幫你嫂子的忙,小塵,你跟我來,我有話對你說。」

「哦。」陌塵哦了一聲,跟著風清揚進入了大廳,大廳之中格外清爽,只見桌子凳子柜子都是用石頭雕刻出來的。

陌塵一愣,這哪裡像一個斗聖強者的住所啊。

「乾爹,您請坐。」龍無常將風清揚迎上了主位上,陌塵就坐在風清揚身邊。

龍無常看了陌塵一眼,只見風清揚說道:「陌塵是我的入室弟子,有什麼話,說吧,我希望,你的理由能夠說服我。」

「乾爹,其實那一次尋寶,是一個陷進,專門針對你的陷進。」

「什麼?陷進?那也就是說那處絕地,也是你們實現安排好的了?」風清揚的情緒突然有些激動起來。

龍無常道:「乾爹您別激動,待我細細給您說來。」

停頓了一下,龍無常說道:「乾爹,三十年了,乾娘她沒有找到您嗎?」

乾娘?陌塵在一旁聽著,就連他也不知道,風清揚還有伴侶?

風清揚一愣,道:「三十年了,我對她早已經無情無義,以後不要在我面前提起她。」 風清揚看了陌塵一眼,淡淡地說道:「小塵,有些事情,應該讓你知道的,為師這些年,之所以隱居在風雲城之外的許家村,其實也是因為她。」

原來,在龍無常和風清揚兩人的述說之中,陌塵才知道,風清揚之所以選擇了隱居,那是因為他的師母啊,也就是風清揚的愛人。

在四十年前,風清揚還是一個漂泊的散人,那時候風清揚已經三十歲,龍無常也二十歲,兩人天賦都很強,風清揚已經是斗王一重境的強者,三十歲的斗王,放在大陸之上,也算是天才級別的存在。

而龍無常,二十歲,斗尊九重境,也算得上一個天才,天賦幾乎不輸給風清揚。

那個時候,兩人意氣風發,風清揚也結識了他的愛人,碧霞。

碧霞乃是名門出聲,在兩人一見鍾情,墜入愛河,相識十餘載,兩人難捨難分,就在風清揚想要到碧霞家提親的時候,碧霞給已經被她的家人許配給了一個大勢力的掌門。

當然,風清揚並不知道實情,碧霞在三與家裡溝通,絕望之下,她找到了龍無常,讓龍無常配合他演一場戲。

然後碧霞就製造了一個假的絕境,並招來一些強者,散播謠言說絕境之中有著寶物,碧霞讓龍無常在絕境之中對他們兩個下狠手,造成假死,然後在通過前來奪寶的強者將消息散播出去,只要外界得知兩人死了,碧霞的家人就不會在為難他們,他們也可以偷偷的過日子。

只不過,出現了一些意外,龍無常剛剛對風清揚動手之後,正要對碧霞動手,碧霞的家人卻出現在絕地之中,將碧霞帶走,龍無常去追趕,卻沒有結果,回來之後,龍無常卻發現風清揚失蹤了。

在龍無常的解說之中,可以看到風清揚的眼中濃濃的淚水閃現。

「乾爹,事情就是這樣的,一切都是乾娘安排好的,只不過臨時出了一些變故,乾娘被帶走了,而我,也背上了一個背叛親離的罵名,這三十年來,我一直在尋找您的下落,可是,我一直找不到您,那次我故意刺中你的胸口,卻沒有刺中你的心臟,我知道,憑藉乾爹強大的修為,一定不會有事的,但回來之後發現乾爹您不見了,我心慌了,這三十年沒有您的消息,我以為您已經……」

說道這裡,龍無常已經哭成了一個淚人,撲在風清揚懷中大哭起來,風清揚一手將他帶大,教導他鬥氣,功法戰技,對他如自己的親生兒子一般,龍無常又怎麼會親手殺死風清揚呢?

若非碧霞苦苦哀求龍無常,他又怎麼會背負一個弒殺親人的罪名呢?

原本好好的計劃,卻弄巧成拙。

「你的理由,已經說服我了,我,原諒你,小塵,快來拜見你師兄。」龍無常的功夫都是風清揚教導的,也算得上風清揚的半個弟子,讓陌塵叫他一聲師兄,也是在情理之中。

「師兄。」陌塵在旁邊聽著,眼中也是淚水閃現,原來師傅的情況也跟自己差不多。

「師傅,那您傷勢好了之後為什麼不去找師娘呢?」陌塵問道。

「她?」風清揚一愣,這三十年,風清揚一直都想過想要去尋找碧霞,只不過,碧霞身後勢力太過於龐大,那個時候風清揚又處於低迷之中,這一耽擱,就是三十年。

「師弟,乾爹想的遠比你想的要多很多,並不是乾爹不想去找她,實在是她身後的實力太過於龐大了。」

勢力龐大?要知道,風清揚可是斗聖九重境強者,一隻腳已經踏入斗神境界的強者,若不是風清揚心中有芥蒂,如今恐怕早就他容易斗神境界了,碧霞也一直成為了風清揚心中抹不去的傷痕。

風清揚看了陌塵一眼,道:「小塵,以後不要在提她了,這三十年來我雖然沒有去找她,但我卻一直在關注她,現在的她,已經高不可及,原本為師能夠進入斗神境界,只因心中一直放不下她,導致我現在修為根本無法存進,我達不到的境界,我希望有生之年我能夠在你身上看到。」風清揚眼神堅定的看著陌塵。

「斗神境界。」陌塵輕輕的點了點頭,道:「師傅,徒兒一定竭盡全力,達成師傅的心愿。」同時,陌塵還在自己心底默默許下誓言,一定要替師傅找回師母,讓他們團圓。

「師弟,我也看好你。」龍無常對著陌塵點了點頭說道。

陌塵也點了點頭,道:「師兄,我不是故意要打傷他的。」這時,陌塵說道。

「啊,逸兒那個臭小子,等他傷好了回來我一定好好教訓他,乾爹,這次你遠道而來,就在我這裡住幾天如何,這青山鎮山清水秀,可是個好地方。」

「好吧。」風清揚點了點頭答應了。

陌塵一愣,看來又要在這青山鎮待上幾天了。

龍無常家只有兩個房間,龍逸在青山鎮有自己的一間房子,因此他不回家,陌塵和風清揚佔據了一間,可憐的百少楊和黑翼只能在大廳之中打地鋪睡。

不過,他們可不敢爭放假,龍無常和風清揚可都是斗聖強者,就算借他們一百個膽子,也不敢。

陌塵等人在青山鎮一待,就是五天,五天之後,只見龍逸一瘸一拐的來到龍無常的住所,當他看到陌塵的時候,瞬間就愣住了。

此時剛剛清晨,青芙正在準備早餐,龍逸一瘸一拐的走進來。

看到陌塵的時候,就要轉身往外走,他可是嘗過陌塵的厲害,對陌塵已經產生了恐懼心理。

「站住,臭小子,你想去哪裡?」這時,正好碰到龍無常從屋裡走出來。

「爹,我,我想起來了,我還要有事,就先走了。」

「站住,看到你師叔,還不快點過來拜見。」龍無常指著站在自己身邊的陌塵。

「師叔?他是我師叔?爹,你有沒有搞錯?我比他大很多哎,您讓我喊他師叔?」龍逸不敢相信,自己的親生父親會讓自己喊一個小孩師叔。 「哼,怎麼,爹的話你也不聽了嗎?」龍無常瞪了一眼龍逸。

龍逸趕忙轉過身,對著陌塵喊道:「師叔,那天的事情,實在是對不起啊,您大人不計小人過,就把我當個屁,放了吧,您看,我這也被你收拾了一頓,您老人家也過了把癮,就饒了我吧。」

陌塵微微一笑,道:「我不會計較的,不過,我可不是什麼老人家哦。」說完,陌塵轉身進入大廳,只見青芙已經準備好了豐盛的早餐。

龍逸也進了大廳,拜見過風清揚之後,幾人坐在一起吃飯。

只見龍無常對著風清揚說道:「乾爹,犬子天賦也算中等,能否讓他跟在您老人家身邊,指點一二?」

風清揚放下筷子,道:「這次我之所以出來活動,完全是因為他,我正要帶他到魔獸森林尋找一隻適合的坐騎,你想讓他跟著,得問他。」風清揚指著陌塵說道。

陌塵一愣,道:「師傅啊,這件事您做主。」

「那既然這樣,就跟著吧,對了,我們明天就出發了,這青山鎮雖好,但我卻還能在這裡過安逸的日子,有些事情,我必須去面對。」風清揚說的,自然是指碧霞,他已經決定了,一旦幫陌塵尋找到適合的坐騎之後,他就打算去找碧霞。

「太好了,臭小子,還不快拜謝你干爺爺和師叔。」龍無常趕忙拍了一下龍逸的腦袋。

龍逸會意,趕忙道:「多謝干爺爺,多謝師叔。」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6 月 26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5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3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11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