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2 月 2 日 0 Comments

“你們兩個懦夫!忘了冰兒平時對你們多好了嗎!”王斌又是噴出一口鮮血,怒指兩人。

李鬆卻是不滿道:“王斌,大家明人不說暗話,冰兒是對我們好不錯,但這可是性命攸關的事,難道因爲別人一點小恩小惠,我們就要用命來相報嗎,我們早就知道你喜歡顏冰,你爲她出生入死可不關我們兄弟什麼事,我們沒必要因此搭上性命,所以,你也不要指責我們,我們根本沒有錯!”

的確,在真正的生死麪前,誰還會有那股勇氣來做出爲別人奉獻的事!

“好好好,放他們走!”傲宇大喜,連連拍手叫好,讓得後面護衛放出一條道來讓兩人離開。

兩人登時大喜,也不敢看黃明、顏冰他們,低頭迅速離開!

黃明自始至終沒有多言一句,腦袋一直低在那裏,讓得旁人看不出表情。

顏冰的眼中卻是閃過一陣傷心難過,沒想到平時最喜歡和自己嬉鬧的兩兄弟竟然會在這關鍵時刻離開。

不過他們那句話倒也說得不錯,他們沒錯,他們也只是想要活下去,沒必要爲自己的貞潔拼死拼活。

顏冰的身子一下子癱了下來,幸好卓天一把托住,纔不至於倒在地上。

卓天搖搖頭,患難見真情,他也曾有過,只不過現在那人卻不在了,所以他十分能理解這份感情。

捋開散亂在顏冰俏臉上的秀髮,柔聲道:“沒事,不是還有我們在嗎?”

顏冰苦澀的臉上,愁雲慘淡,嘆道:“你不走嗎?”轉而又是深深嘆息一口氣,搖搖頭,臉上慘淡更甚,道:“你還是和他們一起走吧!”

卓天緊了緊她的肩頭,給她一個寬慰的笑容,道:“說什麼傻話呢,即使我們素不相識,我也不能看着一個女孩子這樣被人欺負啊!”

“卓天?”顏冰看着卓天的笑容,聽他的軟言溫語,心裏突然升起了一股暖流,雙眸微紅,竟是有些感動地要哭了。

沒想到卓天這個才認識不過一天的人會爲自己冒這麼大的險,她的心突然暖了,很暖,很暖,自從爺爺病重,從家裏出來後,一直沒有人對他這麼好!

黃明、王斌他們雖然對她好,但前者那種只是出於小隊利益的考慮,帶了一分功利之心,而後者卻是對她的身體有着那麼一絲迷戀,感覺也是不一樣的。

只有卓天,他既沒有功利之心,又不貪戀自己的身體,那明亮的眸子看上去特別地清澈,有力的臂膀,如同爺爺的懷抱一樣溫暖。

顏冰螓首深埋他的懷裏,拱了拱,享受着這最後的溫暖,或許是身陷死境,她感覺這份感情彌足珍貴!

“可是他們,我們根本對付不了!”顏冰擡起微紅的眸子,幽幽嘆道。

“誰說的!我只是在考慮先對付哪一個罷了,怎麼可能對付不了他們!”卓天再次給這個絕望的女孩一個寬心的笑容。

“你有辦法對付他們!”顏冰大驚道,已經有些絕望的眼眸中突然燃起了希望。

她知道卓天是劍旋五段的實力,可是面前這些護衛可是有八個,而且個個身手不弱,卓天怎麼可能是他們的對手! “當然!”卓天衝她神祕一笑,心裏已經打定主意,大不了用上禁技大道劍術,自己最多疲乏一陣子,卻也不能看顏冰這麼個活潑開朗的女孩受這樣的**!

“謝謝你,卓天!”顏冰突然輕吻了一下卓天的臉頰,然後便不等後者反應過來,掙脫他的手臂,臉色羞紅地站在那裏,雙手不知安放何處,攥着衣角,緊張不已。

她只是突然想親吻他,沒有任何理由,只是單純地想親吻他。

這一幕可是深深把一直關注顏冰的王斌給傷透了心,冰霜般的臉上很是慘然,心沉大海。

他好歹也爲顏冰付出那麼多,現在又爲她重傷在此。

真是人比人,氣死人!

怎麼自己做的再多,顏冰也不對自己多看一眼!

而這個卓天只不過軟言說了幾句,就得到美人香吻,王斌胸悶難耐,怒氣攻心,再次噴出一口鮮血。

他卻不知,卓天和顏冰兩人都是君子之交,顏冰只是感激卓天的安慰和他溫暖的懷抱,而不像他那樣每一個行動裏,總參雜着一絲自己的私慾。

此時,一直低沉着頭的黃明終於擡起了臉龐,一張原本意氣風發的臉上短時間如同歷經了千年風霜一般,蒼老而又憔悴,那道細長的疤痕再也不能給他增添威嚴,有的只是蒼老與失意。

黃明低沉着聲音,嘆道:“我也離開!”

每一個字都吐得極慢,極爲艱難!

說完之後,,更是增添蒼老與悲愴。

“黃大哥?”顏冰神情愣在了那裏,不敢置信。

這個頗具威嚴的男子,一直在她的心中如同哥哥一般,記得她剛來南域小鎮的那會,一個人孤苦伶仃,雖然自家中帶了許多錢財出來,卻是每日擔驚受怕。

突然有一天,她在劍師工會查探自己發佈的任務時,無意中瞥見了這個男子。

第一次見面,他給她的感覺就特別溫馨,雖然他的臉上有着一道可怕的疤痕,但卻絲毫不能妨礙她對他的好感,他很威嚴,又處事果斷,實力又極爲高強,對她更是非常關心,她雖然沒有哥哥,但在她的心裏,他一直如同她的親哥哥一般。

她有的時候,還在幻想,若是以後爺爺身體好了,自己找着一個喜歡的人,便請他前去參加自己的婚禮,讓他做自己的親哥哥!

顏冰越想眼眸裏越是淚水朦朧,簌簌而下,一如清泉般奔涌。

卓天實在有些忍不住了,按照這樣下去,顏冰的精神非給他們沖塌不可,大聲笑道:“你們未必也太小看我了吧,就這麼點實力也想來截道搶人!”

他猛地一咬手指,拔出問天劍,將鮮血抹在上面,豎劍胸前,嘴中默唸幾句無名咒語。

突然間,風沙大作,問天劍蹭地一下變成了赤紅色,卓天的身體也是猛地拔高一籌,伴着他練出的胸肌,高大威武。

禁技大道劍術,豈是等閒,卓天的實力一下子由劍旋五段提升到了劍動級,甚至可能更高。

他身影掠起,問天猛地刺出,眨眼間便是趕到一個護衛的身前。

噗!

那護衛還未反應過來,問天劍便已刺進了他的身體,他的一雙眼睛勒的極大,嘴中張口想要說些什麼,卻是發現沒了力氣,只餘下鮮血汩汩流淌。

時間在這一刻停止了,所有人都呆在了那裏。

秒殺!

一招秒殺劍旋三段武者!

怎麼可能?

黃明那低沉的眸子也是跟着瞪的極大,卓天的實力不過劍旋五段,他是怎麼做到的!

王斌也是再次咋舌,心中大呼,卓天這傢伙要不要這麼厲害!

顏冰還揉着那漣水依依的眸子,瞧見這等模樣,驚得小嘴微張雙手捂在其上,再次驚呆!

傲宇微微愣了一下,卻是暴怒到了極致,他對元氣實力這些東西知之甚少,只道卓天實力稍微厲害一些,但他還有七個護衛,這麼多人還對付不了他一個!

對着七人連連斥道:“還不快去收拾他,愣着幹什麼,殺了他!”

七個護衛這才反應過來,同伴的死也是刺激了他們的血性,他們不信這南域小鎮還有人實力能夠這麼高強,直接秒殺劍旋三段的武者,剛剛一定是這人使了什麼暗手!

打定這個主意,七人更是暴怒之急,八人平時相處,直如兄弟,現在卻是一個被這小子無端殺死,哪還忍得住,七人同時圍了上來,身影爆閃,元氣呼嘯。

巨劍同時朝着卓天爆劈而下,七道宏大的巨劍,開山裂石,直欲將卓天斬成八瓣!

卓天嗤笑一聲,渾不在意,一腳踢飛面前的男子,問天連揮七下,強大的劍氣轟然自問天劍上呼嘯而出。

劍氣強大,又有着寒熱雙屬性疊加,卓天一連揮出七道,每一道都強橫無比,登時與七大護衛劈來的巨劍攪在一起。

砰砰砰……

一連串爆裂的響聲,元氣四溢,七大護衛齊齊悶哼一聲,身體連退數步,胸口起伏,雙臂痠麻,猶如脫臼,虎口都不由沁出了一絲鮮血,顯是剛剛被卓天的劍氣震得受傷。

再看手中大劍,均是駭然大驚,原本寬大的巨劍上,一道明顯的缺口出現在一側劍鋒處。

七人倒吸一口氣,不敢相信,他們手中的劍好歹也是靈級中等的靈劍,怎麼會一招就被對方斬出缺口。

再一想對方剛剛揮出的劍氣,身子大震。

劍動級!

沒錯,就是劍動級才能揮出的劍氣!

這個小子竟然是劍動級的傢伙!

他們七人合在一起,若是對付劍旋級的還可以,但是劍動級?卻是難辦了!

這個等級的武者聽說揮手間就能劍氣外放,斬殺自己這些劍旋級的人輕而易舉。

他們畏懼地看着卓天,而卓天也一臉冷色地看着他們。

若不是他們逼得如此,他何必使用大道劍術這個禁技,待會還不知虛弱成什麼樣子呢,自然沒有好臉色給他們。

其中一人終於忍不住卓天那殺人的目光,心下惴惴,硬着頭皮走上前拱手道:“不知少俠實力,我等多有得罪,不知少俠能否大人不記小人過,放過我們!”

誰有實力,誰便是大爺!

卓天今天終於知道了這句的含義! 卓天衝他們冷然一笑。

放過他們?

那之前,自己等人被他們包圍的時候,他們爲什麼沒有說過要放過自己?

“閣下,不要逼人太甚!”那個護衛看着卓天身上的元氣再次激越起來,沉聲道。

“喔?我逼人太甚,那之前又是誰逼人太甚呢?”卓天的大道劍術能夠堅持的時間很久,倒也不差這麼一時不會,不由拿出一塊抹布抹乾問天劍上的血跡,笑吟吟道。

只是他這笑容,在這些護衛看來卻是如同死神的微笑,身子不由抖了抖。

那護衛勉力撐住身子,穩定心神,不讓自己在卓天強大的壓力下奔潰,道:“我們都是傲家的人,你們真的要對付我們,可要想清楚後果,我們知道你是劍動級的實力,可是我們傲家也不是吃素的,劍動級的高手也是有的!”

護衛勉力地說道,雖然聽着很強橫,但卻也心中一直打着轉兒,擔憂不已。

像他們這樣修行的武者,誰人不是執着之人,過着刀口舔血的日子,誰會在意你的一句威嚇便會嚇得不敢出手,所以,他也只是希望卓天礙於傲家的強勢只是教訓他們一頓,放他們一條生路,只要不殺他們,什麼都好辦!

“對,對,對,我是傲家的少爺,我看你實力還不錯,你乖乖的跟着我,到時候本少爺帶着你吃香的喝辣的。”傲宇這時也跳着身子,叫道。

卓天聞言大笑,這傲宇竟然還招攬起他來了,這算什麼事?

自己好像是優勢的一方吧,怎麼感覺有些不太對啊!

傲宇見卓天沒有答應,以爲他不滿足自己提出的條件。

低頭想了想,淫穢的目光在顏冰身上掃了掃,指着顏冰,咬牙決定道:“只要你答應,本少爺可以在嘗過鮮之後,將她賜給你,如何?”

卓天笑極,眼淚都要笑了出來,身體彎弓,捂着肚子,世上真有如此愚蠢的人。

顏冰卻是雙目含火,暴怒欲噴,這人還能再無恥點嗎?

又見卓天竟然在那沒心沒肺地大笑,不由狠狠白了他一眼,顯然也是將他連帶着‘恨’上了。

卓天憋着笑意,看着這個耍活寶唱大戲的傲家少爺,一臉期待的神情。

說不準這傢伙還能爆出什麼更爲驚天之語呢!

傲宇眉頭低皺,他很憤怒,這人怎地不識好,自己已經謙讓這麼多了,只取一次紅丸,便將這麼個嬌滴滴的女子送給他,他還不滿意,他到底想要幹什麼?

我們的傲家少爺眼裏只有白花花的女人,哪裏懂得人心事故。

看到美貌的女子,他唯一的慾望便是佔有。

今天可是忍着肉疼讓出一個美嬌娘,卓天竟然不買他的賬。

他再次考慮了起來,難道是自己開的價碼不夠大,畢竟這人實力的確不錯,和家裏的叔叔爺爺他們好像都差不多了,能一劍揮出那種奇特的氣體。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6 月 26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5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3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11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