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8 日 0 Comments

拿來拖把,想把這泥土印子給拖拖掉。後來,拖著拖著就把這宿舍,里裡外外都拖了兩遍。並且把衛生間也給沖洗了一遍。

衛生間是沖洗乾淨了,可是在洗的過程中,不小心被水弄濕了衣服。於是乾脆直接洗了澡,又洗了個頭。然後在把衣服用手洗趕緊。最後放到洗衣機裡面,甩干水分再晾起來。

晾完了衣服,再也找不到其他的事情做了。而這一歇下來就覺得有些凍,這手腳都是冰涼的。忍不住的感嘆,還是家裡面的天好。

家裡雖然冷了點,但是好歹下雪,有雪景可欣賞可以玩。可這邊除了冷空氣就是雨水。冷颼颼濕答答,這兩種她都不喜歡。

而且雖說沒有雪,但是這氣溫低起來,一點也不亞於老家。真不知道這是個什麼壞天氣。

雖然很冷很凍,可這一個人在宿舍,要是開著空調的話。似乎有些太奢侈了。倒是還不如,躲在被窩裡面省事。

才剛鑽進窩著,就聽見外面颳起了大風。走廊里穿牆而來的風聲「呼…呼…」的狂叫,消防通道里的門,也被風刮的哐當哐當的巨響。

而宿舍陽台的窗戶,也一樣難逃狂風的吹打,連同宿舍的東西都被吹的一陣亂飛。於是忙起身去把窗戶給關上。

這窗戶剛剛關上,隨即就下起了大雨,這地面頃刻間就被澆濕,有些低洼處還積起了水。心裡慶幸,還好自己現在在宿舍。

看著宿舍樓下,因為沒有帶雨傘。而在雨中奔跑的同事。張小花就突然想起了李雪梅,也不知道她有沒有雨傘。

還有,她現在是在路上呢,還是已經找到了落腳的地方。但是聽姜西紅說,她似乎沒有親人,連生病住院都沒人來看一眼,又怎麼會有人收留她?

可是若果沒有人收留她,她好像也沒有錢住旅館。那她又能去哪裡?而且又是晚上,要是遇到了壞人怎麼辦?

越想心裡越是不放心,真想出去把她給找回來。可自己對她也不太了解,也不知道她會去什麼地方。

何況這又是晚上,自己還是個路痴。又能去哪裡找她。另外,自己從小還怕黑。實在沒有這個膽量,一個人跑出去尋她。可是現在又找不到別人一起。

糾結來糾結去,糾結了半天,在宿舍裡面走過來,走過去,也不知道走了多少圈。最終,還是拿著雨傘跑出了宿舍。

就想著還是要去外面尋上一尋。也許會碰巧給她找到,也說不一定。現在即使再待在宿舍,這心裏面總覺得不踏實。

好在,現在時間還不算太晚。雖說是下雨天,但是這個點差不多還算是吃飯的時候。所以路上會有來來往往的人,這讓張小花就覺得,也沒有那麼害怕。

先是在宿舍附近路邊轉了幾圈。這李姐之前就說過,想進她們廠上班。只是,現在廠里還沒有正式招工。所以她只好等一等。

照這麼說來,李姐應該是不會走很遠。再一個聽姜西紅說,李雪梅身上沒有多少錢,張小花又覺得李雪梅應該不會住旅店。

於是就在宿舍附近,能躲雨的地方都找了一遍。連公交站台都跑過去找了一圈。但是都沒有看到李雪梅的人影。

跑了這一段路,此時鞋子已濕透。衣服也到處在滴水。好在這身上,也不覺得怎麼冷。

現在原地不知道,接下來再往哪裡找。沒過多久,想起來宿管說,這附近有個網吧。

於是,就想去網吧碰碰運氣。畢竟比起住旅館,在網吧包夜上網的錢,相對於住旅館來說,還是算便宜的了。

結果,一進去。就在網吧的大廳里,看到了李雪梅。她的東西擺滿了整個桌子,椅子。就連桌子下面,凳子周圍都是她的東西。

而坐她旁邊的人,時不時用奇怪的眼神看她。路過的人會用腳,把她的東西往一邊踢。但是這些李雪梅卻似乎都看不見。

她確實無法察覺什麼,因為她正戴著耳機,專心的看著她的電視劇,手中擰著的袋裝泡麵,都忘記了吃。

這泡麵原該放到碗裡面,用開水泡著吃。估計為了省事,直接就把開水倒到袋子裡面泡。所以下面過開水的地方很燙,只能擰著上面的袋角。

像這種吃法,倒是讓張小花有些好奇。那麼高的溫度,這個袋子居然沒有被融化掉。而且不只是李雪梅一人,這樣的吃法。

因為張小花看到,在李雪梅不遠的一個男生,也是跟李雪梅一樣的吃,看來塑料袋跟普通的塑料袋子還不太一樣。

張小花走到李雪梅的身旁「李姐,李姐…」

還沒有反應,於是又用手拍了拍李雪梅的肩膀。李雪梅回頭一看「張小花,你怎麼來了?」

「現在宿管員已經走了。而且她今天已經查過一次房了,應該是不會再查房了。所以我來找你回去。」

「你要找我回去,我沒有聽錯吧,你不是就希望我走嗎?現在又來找我幹什麼?」

聽李雪梅這樣一說,張小花倒是有些愣住了,自己什麼時候說過希望她走?自己怎麼都不知道。

李雪梅見張小花不吭聲,於是又問「是不是姜西紅叫你來找我的?」

張小花心想,姜西紅肯定也是,希望自己把李雪梅給找回去。看的出來,姜西紅很同情李雪梅的處境。

而且跟李雪梅相處的也很好,可能只是性格比較內向,所以沒有說出來。看的出來,她心裡很擔心李雪梅。

不過聽李雪梅的話,似乎對自己有些誤會,難道是因為自己挪了她東西的原因?

「對,就是西紅,讓我來找你回去的。她不放心你一個人在外面,所以就讓我來找你回去。」

「那她怎麼自己不來,而讓你過來呢?」

「西紅她,她…這會正好有點事情走不開,而我這會又沒什麼事,所以就讓我代替她,來尋你回去。」

「是這樣?」

「就是那樣」

「…」

「時間不早了,我們快回去吧」

沒想到李雪梅卻果斷的說「不行」

張小花有些納悶了,自己到底那句話說錯了,這李雪梅似乎對她有什麼誤會很深。可昨天的事,自己已經跟她道過謙,而且她也原諒了自己。於是不解的問

「為什麼」

過了良久李雪梅才說,已經付過錢了,必須要再上一會。現在走的話豈不是太虧了?說什麼都沒用,一定要上足夠了時間才走。

張小花見她堅持,而且她說的也有道理。於是只能在旁邊站著等著。不過這網吧裡面的味道,真讓張小花有些受不了。

因為裡面開了空調,所以大門都是關著的,原本已經空氣不流通,還有好幾個在抽煙的,並且坐在李雪梅隔壁的就是其中一個,而且煙頭還朝著李雪梅這邊燃。

想不通這李雪梅如何坐的住。換作是她,就算不要錢讓她玩,她都不想多待一分鐘。眼下也是沒辦法,不能害李雪梅白白退損錢。

不過剛剛還說,還有四十多分鐘才到一個小時。可是沒等多久,李雪梅就起來了,說她還是不上了,浪費就浪費吧,並催著張小花快點回宿舍。 巨型鯊魚看到大海龜動手了,心中一喜!

大海龜的修為已然通天,它若出手,便已萬無一失。

不僅可以生擒下這四個人類,古鏡碎片也是手到擒來了。

對於這四個人類,巨型鯊魚心中充滿了恨意,若是生擒下,它一定要好好折磨他們,不會讓他們輕易的死掉。

眼看大海龜的巨爪就要拍下來,軒轅青衣也要捏碎人皇傳送玉簡。

江寂塵此時心中一動!

因為,他想到了剛才大海龜說過的話,它提到了白龜祖爺爺、祖奶奶。

難道,所說的就是龜爺和龜奶。

且黑色大海龜,也同樣是通過沉睡來恢復力量。

這麼說來,龜爺、龜奶與黑色大海龜有可有血緣關係。

只是,這種想法生出,江寂塵連自己都不是很相信。

畢竟,龜爺、龜奶都是白色,而且身形這麼小,怎麼會有這麼黑的後代嘛?

而且,還長得這麼大塊,怎麼看怎麼不像呀。

但不管是不是,總要試試才知。

於是,江寂塵一邊暗中傳音給軒轅青衣道:「青衣,且等等,先不要催動秘器!」

同時,他驀然開口對黑色大海龜道:「大黑龜,且慢,你可認得這兩位?」

江寂塵把神念放出,凝出龜爺和龜奶的樣子,浮現在空中。

大海龜本是要拍出的巨爪,驀然之間停了下來,愣愣地看著空中的畫面。

「白龜祖爺爺、祖奶奶……啊,真的是他們,小傢伙,快告訴本龜,他們在哪裡?」

大海龜驚喜的叫道。

聽到大海龜的聲音,江寂塵便知道,龜爺、龜奶與大黑龜真的有血緣關係。

「大黑龜,我自然知道龜爺和龜奶是哪裡?但是,你跟二老是什麼關係?」

「若是我不了解這些,我是不會冒然告訴你龜爺與龜奶下落的。」

江寂塵對大黑龜平靜地說道。

「龜大人,你千萬不要信他的話,人族修士都陰險狡詐之輩。」

「而且,他只是凝出兩道影像,但根本證明不了他知道兩位白龜前輩在哪裡?」

巨型鯊魚看到大海龜有停手的意思,趕忙在那一邊說道。

然而,黑色大海龜突然抬一爪,就把巨型鯊魚掃飛千里之外。

聲音不耐煩地道:「本龜如何做,哪需要你這隻鯊魚在這裡嘰嘰歪歪?」

「不過,它倒說對了一句話,我又怎麼確定你知道我白龜祖爺爺、祖奶奶的下落?」

「小傢伙,這點你需要證明!」

大黑龜伸長著龜腦袋,盯著江寂塵道。

江寂塵想都不想,手中凝出一縷龜奶的氣息。

這是龜奶進入神殿前,順手在江寂塵體內留下的一道氣息。

好讓它們醒來后,可以第一時間找到江寂塵。

那一縷氣息,蘊含著長生不滅之道,唯白龜一族,天生擁有。

感受到這一縷氣息,大黑龜驚喜地叫道:「真的是我的白龜祖爺爺、祖奶奶,你……你身上竟然有白龜祖奶奶的氣息,唯有被我白龜祖奶奶認為最親近的人,才會留下這一道氣息。」

「你看,本龜也有哦。」

大黑龜此時也釋放出一縷龜奶的氣息,與江寂塵手上的氣息,如出一撤。

「哈哈……太好了,終於有我白龜祖爺爺、祖奶奶的悄息了。」

「嗯,小兄弟,本龜是白龜祖爺爺、祖奶奶的後代龜孫子,現在你信了吧?」

大黑龜興奮地開口道。

「原來是龜爺和龜奶的龜孫子呀,我是江寂塵,嗯,龜奶和龜爺的所在處可以告訴你,但你恐怕暫時見不到他們,因為,龜爺和龜奶都在沉睡中。」

江寂塵、軒轅青衣幾人這時才鬆了一口氣。

沒想到,事情竟然會發生這樣戲劇性的變化。

大黑龜此時異常興奮與高興,開口道:「不要緊,只要知道我龜祖爺爺、祖奶奶沒事就好,我們龜族,不在乎這點時間,睡一覺,便是千年、萬年的歲月。」

大黑龜的話,中讓江寂塵幾人一陣無語。

此時,江寂塵知道大黑龜是龜奶、龜爺的後代,心生好感。

一人一龜很快打成一片,嗨聊起來。

「大黑龜,你又怎麼會在這裡?」

最後,江寂塵驀然問道。

「還不是為那古鏡碎片,被海龍王放逐這裡,不取到古鏡碎片,不許本龜回無盡海域。」

「說得那無盡海域他是海龍一族一樣,若不是我龜祖爺爺、祖奶奶消失了無盡歲月,其餘海龜族人,都在沉睡中,哪裡輪到他海龍一族坐大?」

大黑龜一提到海龍王,聲音就有咬牙切齒的味道。

「那你得不到古鏡碎片,豈不是回不了無盡海域?」

江寂塵有些過意不去,畢竟古鏡碎片就在他的身上。

「寂塵兄弟,古鏡於你有大用,我跟你講,我大黑龜若是要取古鏡碎片,早就取了,還會等到今天?」

「不過,待本龜完全恢復實力,直接再殺回無盡海域就是,順便屠掉那條驅趕我龜族的海龍王。」

大黑龜此時傲然地開口道。

江寂塵點點頭道:「到時算上我一份!」

「好咧!」

「嗯,這片天地馬上要進入完全禁狀態,到時要出去,恐怕有些困難!」

「趁現在,我送你們出去。」

大黑龜看著顫動的虛空,神秘小島潰滅。

神台也碎開了,已經無法再進行傳送。

江寂塵自然不會跟大黑龜客氣,點點頭道:「好,大黑龜,千年之後我來找你,殺回無盡海域!」

黃雀鎖情記 「哈哈……好,一言為定了。」

大黑龜大笑,然後伸出龜爪,劃出一道道神秘陣圈,把江寂塵、軒轅青衣、葉柔、軒轅青鋒籠罩起來。

下一刻,四人從原地消失。

再出現時,已回到葬神墓地中。

「寂塵,你真的要隨大黑龜殺上無盡海域?」

回到葬神墓地中后,軒轅青衣突然開口道。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3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