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2 日 0 Comments

可是,也有著解決的方法。

既然自己是被創造的話,那麼只要再一次創造出世界就好了,世界中的世界的世界。

人類具有無限的可能性,就是這個意思吧。

和錄朝著前方走去,途中聽到了這樣的話語。

「忘記告訴你了夏目老師。」

「什麼事情?」

「默示錄之架對於勝利者的獎賞。」

「是什麼東西?該不會是錢和女人吧。」

「不是的哦。」

錄指著saber和c.c.正前方的大門。

「是夏目老師所期望的,世界。」

追上前方騎士少女和魔女的腳步,接著走了進去。

這一扇光之門如同切割了兩個位面一樣,將世界分成兩個與眾不同的部分。

光與熱重疊在一起。握住的少女的手令人安心,邁開的腳步並未就此停下。而是不斷前行。

穿越者類似的存在在旅程當中,往往會遭受各種與眾不同的刁難和悲劇,可那應該稱之為試煉,只有經過了那場試煉,才會得到真正可以得到的東西。

和自己並肩戰鬥到現在的人到底是誰?

和自己一同前進至未來的人又是誰呢?

和自己不斷逃亡以及不斷逆襲的人是?

和自己身處同一個世界仰望一片藍天的人是?

世界上有各種完全不一樣的人,世界線的變動就好比遊戲機的猜大猜小,無法確定,但卻可以隨機應變。

每當自己置身於一個陌生的世界當中,便可以率先思考自己的身份,存在,還有能力,這些都是活下去的資本。

無限恐怖、無限戰鬥、無限穿越,無盡的旅程總有完結的一天。

在那天到來之前,只有拿起武器抗爭和搏鬥。

所以來到這個世界,身處這個世界的夏目,已經做好了再次拚命的準備。

但卻失敗了。

黑道冷少:盛寵明星蠻妻 夏目的準備運動完畢不起作用,這裡既非戰鬥場所也不是死拼城市,而是一個普通的客廳而已。

圍繞著一個巨大圓桌放置的沙發,掛在頭頂的豪華琉璃吊燈,還有被彩色玻璃裝飾著的窗戶,在窗戶下方,有許多扇不同的大門。

順勢就在沙發上坐下,這張三人沙發上卻擠了四個人。

c.c.和錄還有saber。

雖然不太理解現在到底是發生了什麼,弄不清默示錄之架的最後面對,但夏目還是放鬆了一下,端起放在玻璃圓桌上的紅茶喝了起來。

兩隻手端著紅茶,那白色的霧氣和外面炙熱的陽光一點都不搭配,只不過味道倒是一流。

夏目吐出一口氣,正想要將茶杯放下詢問錄這裡到底是哪裡的時候,主大門外響起了爆炸聲。

轟隆!

本以為是戰鬥,夏目握著拳頭看向門口,一輛巨大的摩托車直接撞破了大門,落地之後往旁邊側移,下一刻,交雜著雷電的電磁炮轟碎了軌跡上的瓷磚。

「哈?」

坐在車上的人是雨流美彌音,而發射電磁炮的自然不必去思考了。

用手撩了撩頭髮,將硬幣發射出去的少女一步踏了進來,跟在她後面的『妹妹』渾身臟污,似乎才剛剛戰鬥過。

隨後,從空中落下之人,吊起眼角的輝元也降臨於此。

這就是,自己所期望的世界?

自己經歷過的世界的人物還在往屋內湧進來,原本只有四人的大廳瞬間就被填滿了。

吵鬧聲、摔動聲、擊打聲此起彼伏,少女們聚集於此的情況讓局面變得更加混亂起來。

「喂!夏目!你看看這個手雷,不管怎麼說都是劣等貨吧!」

「我才不知道那種東西,雨流小姐。」

「要再來一次戰鬥嗎?」。

「請把硬幣收好再說!」

「親愛的……你最近,都沒有回家吧,而且在我不知道的地方穿上了衣服,能夠看你穿衣服的只有我。」

「別把全.裸說成是正統裝束啦輝元!」

這個古代一團糟 「人類,肚子餓了。」

「安靜點等等給你做披薩吃。」

「那麼master請給我補充魔力吧!就兩個人!」

「這句話聽著就很奇怪!」

「夏目哥哥?最近和畢娜打到好東西了!」

「先別抱過來!謝謝啦,還有狂三和耶俱矢別給我吵架,至於由乃同學,天野同學似乎在外面哦,那個先別動,那邊的也不要到處亂跑,還不知道這是哪裡!」

婚纏不休:前夫,別亂來 真是混亂,無比的混亂。

再說了,她們聚集在一起本身就是一件奇怪的光景。

另外一邊,十分安靜地坐在沙發上的錄眼帶笑意。

「錄,這是你搞的鬼?」

「不是的哦,是默示錄之架提供的殺必死服務,夏目老師沒看到門口大門上寫的字嗎?」。

「那是什麼?」

「【水晶宮】啦【水晶宮】,一個月有三十天,這裡還不到三十人,夏目老師還是有休息的時間呢~」

「你把我當成了什麼?」

「靠著性.欲活下去的英雄?」

「那隻變態吧。」

「恭喜答對了!」

「這又不是問答!」

「可以選擇向著場外的大舅姥爺提問哦。」

「益智問答嗎?」。

錄用手撥弄著紅茶杯子裡面的茶袋。

「難道不是夏目老師真正期望的事情嗎?如果她們在這裡的話,就不會遭遇不幸和危險了,拯救一部分人就是一部分人,作為夏目老師的理念也相當不錯,當然。」

錄指著大廳中其他的大門。

「打開那些門后,就可以通過任務獲得再一次許願的權利呢。」

「獨自一人的戰鬥嗎?果然,又是如此啊。」

不,不,不。

錄搖頭否定。

「是帶著這裡的所有人一起去哦。」

「啥?」

「出現在這裡的所有人,都會和夏目老師一起行動,這就是規定。」

那豈不是可以統治世界了?

夏目看著四周吵鬧的少女們,門外晴朗的天空被盛夏的陽光感覺十分愜意。

被破壞的大門外面,是一個看上去普通卻又虛幻的城市和森林。

這裡也是一個世界,不管是不是自己所期望,夏目覺得十分安心。

如果非要戰鬥的話。

夏目在沙發上坐下。

「在那之前,和她們休息一下好了。」

「很好,我去準備幾十個床鋪。」

「你不是理解錯了什麼東西?」

沒有聽到回答,夏目無奈地擺擺手。

穿越者的故事還將繼續,並非勇者和英雄的自己一如既往的做著自己該做的事情。 仙奶年,月出號,北京中南海。九大常委坐在一起,每個人臉上的表情都很嚴肅,吳庸去了深圳之後卻立即回到了北京,還帶給他們一個非常嚴重的消息。

一個破壞力非常嚴重的傳染性病毒正在南方肆虐,其破壞力不亞於鼠疲,是一種很難治癒的傳染性疾病,得到這個消息,中央也不敢輕視,立即召開了緊急常委會議,儘管現在還是換屆選舉的關鍵時期。

「資料都已經看完了,大家有什麼看法?。

老主席首先說道,還沒有選舉出新主席,這個時候還是他來主持目前的常委工作,不過老主席說話的時候還是看了一眼副主席,現任的總書記。以黨來說,總書記的權利最大。

「主席,有材料上說的那麼嚴重嗎?這是肺炎,好像沒有那麼嚴重的傳染性肺炎疾病吧?」

一位常委首先謹慎的說道,到了他們這個層次,每做出一個決定都要深思在深思,特別是這種牽扯到全國民生的事情,更不能馬虎。

「吳庸雖然年紀不大,但做事還算可以,很少見他有這麼重視一件事情。既然他都說了這個事情的嚴重性,我建議成立一個調查專家組,好好的查一下這件事!」

另一位常委皺皺眉頭說道,九大常委並沒有變化,這些人基本上對吳庸都有一定的了解,吳庸絕對不會在這種大事上和他們開玩笑。

「吳書記,您怎麼看?」

主席點了點頭。又對著吳石問了一句,其他常委的目光瞬間都集中在了吳石的身上,不管怎麼說吳庸都是吳家的人,這個時候聽一下吳石的意見也沒有錯。

「其實吳庸回來之後就已經先和我溝通了一次,這次的事情我感覺很重要,首先這種傳染病的傳染性非常厲害,甚至可以通過空氣進行傳播,只要被傳染了疾病的人都可以向外釋放同樣的傳染病毒,從這點來看,他符合任何一種傳染性疾病的特點。其次,這種疾病的危害非常大,被傳染者的死亡率極高,以目前來看在深圳的死亡率已經超過了鰓,可實際上這種疾病的死亡率很有可能達到,皖以上。最後一點,這種疾病的後遺症很厲害,目前全國都沒哼哼效治癒這種疾病的藥物,也就是說,被傳染者即使暫時沒有危險,在未來也要靠著藥物才能生存,所以,我感覺這是一場很嚴重的瘟疫!」

吳石一口氣說了很多,說完之後還喝了口水,很多人都看著吳石若有所思,吳石也是對吳庸有很大的信息才敢這麼說,畢竟吳石也不是多麼清楚這種疾病的真正危害性。

在吳石對面的一個常委立即問道:「吳書記,您的意思是重拳進行防治,把這件事情當成一場垂大瘟疫來處理?」

「不,我的意思是分三步走,首先確定全國到底有多少人已經被感染這種**型肺炎的疾病,然後科研部門儘快的研發出針對這種疾病的藥物。其次。根據各個城市不同的情況,對所有以被傳染的病人進行嚴格的隔離治療,並且對所有和患者有過接觸的人進行隔離觀察。根據專家的推斷,這種病有時間並不長的潛伏期,只要和患者接觸的人熬過了這段潛伏期,就可以當作正常人來對待!」

吳石慢慢的說道,這些意見其中有一部分也是吳庸的意見,吳庸從深圳回來之後先是和吳石溝通了一下,然後立即到中南海面見主集和副主席把事情的嚴重性陳述了一遍,畢竟這裡是華夏,真正做決策的還是國家領導人,吳庸就算身份在超然,在這裡也只能提出建議權。

「吳石書記的建議很不錯,我贊同這個觀點,這份資料是從深圳帶來的,從目前的情況來看,這種嚴重的傳染性疾病並不樂觀,我們應該給予足夠的重視!」

副主席終於發話了,主席看了看副主席並沒有說話,畢竟不出意外的話下一屆將由這位副主席來接任國家一把手的位置,未來還是屬於新一代領導人,這件事情讓新一代領導人來處理並沒有錯。

「我也同意,吳書記的提議非常不錯,深圳目前是重點,可以以深圳為重點,其他地方都以排查為主!」

一位常委點頭說道,目前已經有三位常委進行了表態,而且副主席已經同意,基本上主席也不會拒絕這個建議。

「這樣一來,會不會影響深瑚的發展?」

總理突然說了一句話,這一界換屆選舉總理一樣也要退下去,不過退下去之前總理不希望在任期內有任何影響經濟」小因素,對整個華夏的影響也很大。

「即使有一定的影響也顧不得了,民生最為重要,保住人民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副主席搖了搖頭,見副主席已經這樣說了,總理只能搖了搖頭不在說話,隨著主席和總理的贊同,九大常委很快統一了意見,一致同意了吳石的建議。

對這個結果吳石相當的滿意,其實這麼一個簡單的會議中也能看出很多的問題來,事情是很大,但並不只是吳石那一條解決的路線,副主席之所以這麼支持吳石未嘗沒有拉攏吳家的因素在裡面,而在沒有進行換屆選舉的時候,吳石和副主席聯合在一起能讓常委會一起通過一件事情,也體現了兩家聯合的重要性,或者可以說,吳家在共和國的地位越發的重要。

中央的決定吳庸也很滿意,現在來看這是最好的解決方法,很快,中央的加急文件下發到各省各市,對各地的病人進行嚴格的檢查,同時通知重點地區深力進行一級防護,和患者接觸過的人必須進行隔離觀察。

其實在中央的命令下達之前,深圳已經採取了這個措施,得到中央的命令之後,彭浩重重的吸了口氣,看來他還是低估了吳庸的影響力,吳庸回到北京滿打滿算不過兩天的時間,中央就這麼快下達了這麼重的命令,可以看出吳庸的影響力有多大了。

深力市公安局,駐深圳部隊已經金面動員了起來,所以和確診和疑似病患接觸過的人都進行了集中觀察,超市中被吳庸帶走的那個小姑娘也不例外,甚至超市很多人都一起被進行隔離觀察,迫使那家康師傅連鎖超市暫停營業,對此超市經理沒有說任何的話,上面已經給他下達全面配合的指令。

這一查還真的杳出來一些問題,有數十人出現了病例的特種被列為疑似患者,同時確診了的病例也有十來人,這十來人中還有準備出遠門的人,真的讓他們攜帶病毒離開後果不堪設想。

,月刃號,大年三十的前一天,廣東大部分地區都發現了疑似病例,很多地方也確診了一些,而且北京也被確診了十三個病患,病毒的傳染性超過了九大常委的想象。到現在九大常委已經完全重視這件事情,若不是吳庸提前發現並且和他們打了招呼,晚上幾個月的話後果不堪設想。

在深圳,追查病毒的源叉的工作也進行的差不多了,除了深力工作組進行追查之外,吳庸也派了人在查,在上輩子吳庸就感覺這是一場很奇怪的瘟疫,全世界大部分的患者都集中在華夏,而且,華夏還沒有重視的時候國外就已經發現了這種病毒,當時國外利用這個理由對華夏的封鎖政策讓華夏的經濟發展損失不少。

引號,大年三十,深圳和廣州很多工作人員都無法過這個安穩的新年,從全國來說,除了深圳之外廣州確診的患者最多,目前只比深切少那麼一點,若不是國家提早重視,病毒在產州的蔓延將會更加的嚴重。

夫年三十,吳家夫本營。

吳家在外的人都回到了這裡,今年比去年熱鬧了一些,雖然只多了吳庸一個人,不過大家的感覺上很不一樣。

吳石,吳明,吳網都已經顯現出一絲老態,吳石目前是吳家的頂樑柱,不過再過五年他這個位置也要退下來,其實吳石目前的思想已經是在為後輩鋪路,讓吳興國安安穩穩的接位,然後吳家還有吳明和吳網兩大正部級高官在,外有吳庸的影響力存在,吳家的地位依然在共和國內無人可以撼動。

晚上的總結會議進行的很快,吳庸重點提了一下**,在吳庸上輩子的印象中東北不是重點,但也有傳染病毒的人出現,吳庸特意讓自己的父親多注意一下。

至於吳明和吳興國,淅江已經出現了確診病例,吳明不會不重視,吳興國還沒有接任上海市市委書記,暫時也無法把手伸的太長,但是預防工作卻可以一直做下去。

2月,號,大年初一,在深圳有很多人還守在自己的工作崗位上,包括市委書記彰浩和新市長李玉振,兩人都一直在配合著進行著**的防治工作。公安局一線員工都沒有放假,每個人都被派了出去,女警趙此時正在一個小區執行隔離觀察任務,帶著大口罩的小趙正看著一張黑白照片在發獃。 「會是他嗎?「小趙輕輕的摸著照片,思緒似乎又回致氣「」以。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6 月 26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5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3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11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