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30 日 0 Comments

不多時,換了衣服的林蕊走回了營地。

哇!衆人居然都是眼前一亮,

她換了一件無袖的吊袋迷彩背心,

下面也是一條迷彩的軍用短褲。

不過和正常的軍服比起來的區別是,

那件迷彩背心出奇地短小,

所以把林蕊纖細的小腰完全露了出來,

再配合上下兩端迷彩色調的強烈反差,

頓時給人一種在視覺觀感上的強烈刺激。

本來林蕊人長得就美,

只是身材沒有寧蕾那麼修長,

所以看起來讓人感到稍稍矮了一些。

可是這套衣服穿到她的身上,

一下子就把她嬌小的身材和突出的曲線給彰顯了出來。

顧曉樂眼珠子都快要掉到上面了,

一動不動地看着眼前的林蕊不說話。

“嗯,嗯,嗯……

我說隊長,

林姐換了這套衣服,

也不意味着你可以用這麼貪婪的目光看她!”

一旁的寧蕾不願意了,

清了清嗓子醋意大發地提醒着他。

“哦,哦……

你,你誤會了!

我是覺得林蕊穿這件衣服,

晚上容易着涼,

想提醒她一下注意保暖,

畢竟肚臍眼都露出來了!”

顧曉樂老臉一紅連忙爲自己解釋着。 “切!”寧蕾用充滿鄙視的眼神瞥了他一眼。

不過林嬌倒是很興奮地圍着自己老姐轉了幾個圈:

“我說老姐,你選的這件衣服還真不錯!

弄得我也想挑一件曉樂隊長拿出來的衣服穿了!”

林蕊連忙出言阻止:

“你個剛上大學的小孩子,

你瘋了!

穿這種衣服!

不行,絕對不行!”

林蕊此刻好像又變身成了她的妹妹的老媽,

連哄再嚇唬得堅決反對。

於是這場換衣服風波也就此結束,

林嬌和寧蕾也都穿回了屬於自己的那套衣服。

經過這麼幾番折騰,

大夥也都有些乏了倦了,

日頭也已經落到了海平面以下,

也是時候該躺下休息了。

不過新的問題又出現了,

原來顧曉樂在棕櫚樹上綁的那個吊牀,

睡他和寧蕾兩個人還勉強,

現在又增加了林家的一對姐妹花,

顯然是睡不下了。

按照顧曉樂原本下午的計劃,

是他回來以後再用一些新的樹藤把原來的吊牀擴建一下,

可是因爲他在叢林裏耽誤的時間太久了,

回來的時候又烤小野豬,

等他們吃完飯又爭論了好久換衣服的事兒。

結果現在天都黑了,

顯然這個擴建吊牀的事兒現在是沒法執行了。

“放心吧,今天晚上我們就睡在沙灘好了,那羣鬣狗不會來襲擊我們的。”

顧曉樂非常肯定地說道。

“曉樂隊長,

你怎麼這麼肯定啊?”

林嬌一臉的好奇。

“因爲今天下午,

在小溪旁那羣鬣狗被那頭大野豬弄死了兩個,

還受傷了幾隻。

這種情況下,

我不信它們還有膽量來騷擾我們!

不過爲了預防萬一,

晚上我給你們當更夫值夜,

你們幾個可以放心大膽地睡覺!”

顧曉樂把手裏的那把簡易長矛重重地在地上一頓,

頗有英雄豪邁地說道。

“哇,曉樂隊長,你真是太帥了!

那今天晚上我們這三個大美女的安全可就全都靠你了!”

林嬌高興地說道。

“哼!我就怕他監守自盜!”

寧蕾總是不適時宜地唱着反調。

“好了,好了!

既然我們都認準了顧曉樂是我們團隊的領袖,

總這麼猜疑人家就沒意思了!

我們大家還是準備一下怎麼分配牀鋪睡覺吧?”

一身制服誘惑的林蕊還是一如既往地充當着和事佬的角色。

大家也就停止了爭論,

開始研究牀鋪的事兒。

要說直接睡在沙灘上,

也不是不行。

但是第一沙灘下面還是很潮溼的,

第二晚上這座荒島上的氣溫會開始下降,

雖然不說是像沙漠裏那樣忽冷忽熱吧,

但是直接躺在沙子上還是挺容易感冒着涼的。

於是衆人找來了好多大的芭蕉葉子,

把這些葉子鋪到營地上,

再加上篝火的溫度,

足以讓大夥可以睡的很舒服了。

而我們的倒黴隊長顧曉樂,

只能看着那三個美女嘻嘻哈哈地在那裏鋪着牀鋪,

有心過去幫幫手,

又把多疑的寧蕾再次冷言冷語,

只好扶着手裏的長矛,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3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