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5 日 0 Comments

他說:「你說像就像吧!但那筆錢你真不用還我,就當我送你的。」

不給袁梓菱拒絕的機會,顧銘轉移話題說:「知道為什麼我要單獨跟你說話嗎?」

袁梓菱嬌哼道:「你想幹什麼,你心裡清楚。」

顧銘:「……」

這回答,當真太完美了吧!搞得好像袁梓涵跟他一樣厲害,能夠料事如神。

這不能忍。

神算這世界上只能有他一個,豈能再多出一個女神算來搶他生意。

他當即說:「那你說說,我想單獨跟你說話為什麼。」

「我不說!!」袁梓菱拒絕道,那種羞人的話,她才難以啟齒。

「快說,別浪費時間。」

「就不!!」

顧銘威脅道:「你要是不說,那你請我吃飯我就不去了。」

「啊?」

袁梓菱大吃一驚,沒有想到顧銘會拿這事來威脅她,這……這……這……

現在想干~她,她請客還不來吃飯,難得非得她脫~光了躺在床上才能來?

自戀,顧銘現在太自戀了,難不成他以為她就那麼喜歡他,求著讓他上?

忍不了,袁梓菱氣憤的說:「想不到你現在是這樣的人。」

顧銘吐血道:「我這又怎麼了?」

「你心裡清楚。」

顧銘:「……」

他心裡真不清楚,他只知道,他現在蒙冤了,蒙受了天大的冤枉。

不敢繼續賣關子了,他說:「我看你最近還有禍事臨頭,猜測可能是剛才那光頭男對你賊心不死,還想打你主意,所以才想單獨跟你談話,提醒你,最近一段時間注意安全,最好不要外出,最好重新調換一個崗位,換一架飛機,讓那光頭男一時片刻找不到你。」

至於找到以後如何,這點他沒有說,也無需說。

常在河邊走,哪有不濕鞋,透過氣海,他就知道楊強蹦躂不了多久,遲早完蛋。

只要楊強完蛋,袁梓菱懸著頭上的利劍就消失了,壓根無需再躲。

最後,他打趣道:「我這說的跟你想的是一樣的嗎?」

袁梓菱大囧。

這何止不一樣,簡直一點邊都不搭,也虧得現在顧銘抱著她,她的腦袋趴在顧銘肩上,否則顧銘指定看到她面紅如火,那她真恨不得找個地縫往裡鑽。

同時,她還在斟酌顧銘說的每一句話,每一個字,覺得顧銘說得非常有道理。

她說:「我會注意的,只是……」

「只是什麼?」

「只是這樣我怎麼回家?怎麼請你吃飯?」

「過段時間不行嗎?」

「過段時間你在家嗎?」

「不在!!不過我會在申海,到時候我們可以在那裡吃。」

「申海不行。」

「為什麼?」

「那邊我沒有時間,需要連飛,下班點都在榮城這邊。」

「調班嘛!!」

袁梓棱白眼道:「哪有那麼容易,這需要申請的,還需要搬住的地方,很麻煩的一件事情。」

「我為了請你吃頓飯,干這麼多事情,你好意思嗎?」

顧銘想說,好意思,因為這樣做正好一舉兩得,可以有效的避開光頭男的報復。

但是想了一下,他沒說。

袁梓菱顯然等不急想要請他吃飯,這樣說多打擊人家積極性。

他詢問道:「那你什麼時候回家?」

「最快也要明天。」

「那就明天,正好我在榮城也要處理點事情,等處理完,我們一起回去,如何?」

「嗯!!」

袁梓菱輕聲答應。

正事說完,顧銘忍不住好奇說:「現在能把你剛才想的,我找你幹什麼告訴我了吧!!」

「不要!!」

袁梓菱拒絕道。

「這……」

顧銘心裡猶如貓爪子撓痒痒一樣難受,說:「你要是不說,那我就……」

「怎麼?」

「走了!!」

「啊……」

袁梓菱有些不舍,沒有想到顧銘居然會提出離開,難道抱著她的感覺就這樣不好嗎?

心裡委屈得不要不要的,她說:「你現在很討厭我?」

顧銘:「……」

袁梓菱這會不會想得太多了一點?他怎麼可能摟著一位他討厭的女人。

不過,有些話,必須講出來女人心裡才會舒服,不然別人還是會亂想的。

【作者題外話】:第一更,求票。 他趕緊說:「我肯定不能討厭你啊!!我要是討厭你,我把你摟這麼緊幹什麼?給自己找罪受嗎?我是因為喜歡你,所以才摟著你。」

「你喜歡我?」袁梓菱激動道。

顧銘:「……」

他真不知道袁梓菱激動個哪門子勁,這美女人人喜歡,有毛病嗎?

他痛快的承認道:「對,我喜歡你。」

「那你為什麼這麼著急的走?」袁梓菱質問道。

「我這不是怕耽誤你工作嘛。」顧銘體貼道。

袁梓菱輕語說:「我事情已經做完,只要客人沒有其它需要,就可以不用離開這裡,可以一直待到飛機降落。」

「這……」

顧銘糾結道:「這飛機還有兩三個小時才降落,我們總不能這樣抱兩三個小時吧!那多無聊。」

袁梓菱不接話,她知道顧銘的意思,可那事她不會答應,她只是緊緊抱著顧銘的虎背。

袁梓菱的主動,讓兩人貼得更緊了,顧銘直呼受不了,忍不住親上袁梓菱的耳垂。

https://tw.95zongcai.com/zc/34941/ 袁梓菱如遭雷擊,渾身無力的癱倒在顧銘懷裡。

跟方雪一樣,耳垂是袁梓菱極其敏~感的地方,一碰就忍不住想要發出一些動聽的歌聲出來。

顧銘見狀,欺負得更加起勁了,袁梓菱喘息說:「顧銘,別這樣……我……」

「你怎麼了?」顧銘抽空壞笑道。

「我……我難受!!」

「可以不用難受的。」

「不要!!」袁梓菱拒絕道,她聽得懂顧銘話里的意思。

還說不想干~她,這狼子野心不就暴露出來了嘛,簡直讓人無語。

「別啊!!」

顧銘有些著急,有種箭在弦上不得不發的衝動,魔爪忍不住移動到袁梓菱的翹臀上,狠狠捏了一把,驚人的彈性令他產生強烈的衝動。

「啊……」

袁梓菱忍不住發出叫聲,有種崩潰的感覺,有種難以招架的感覺,有一種忍不住要妥協、想要答應顧銘無理要求的衝動。

可是,這裡怎麼能夠!!

她哭著說:「顧銘,別這樣好嘛,這裡真的不行。」

「一會都不行嗎?」顧銘不死心的說。

「一會?你這麼快?」袁梓菱驚訝道。

她感覺顧銘資本很是雄厚,卻是沒有想到,顧銘是銀槍蠟槍頭,中看不中用。

顧銘吐血說:「我的是體驗一下,哪裡是我快了,我很厲害的好不好。」

袁梓菱無語說:「那種事情怎麼體驗?你沒好不得更加難受啊?」

「那你就成全我嘛。」顧銘得寸進尺道。

「我還是初女。」袁梓菱說。

「啊?」

顧銘驚了一個呆,難以置通道:「大學時候你沒談男朋友嗎?」

航空學校那麼多帥氣的空少,這都不談男朋友,是不是有些過份了?

「沒!!」袁梓菱搖頭。

「為啥?」

「不想談,想認真學習。」

顧銘:「……」

羞愧,他羞愧不已。

他讀大學時家裡那麼困難,都忍不住找個女朋友,跟袁梓菱比,差距太大了。

同時,他心中熱火淡去不少。

要是袁梓菱不是初女,上了也就上了,只要大家是你情我願,沒有什麼大不了的。

可袁梓菱是初女,他真心不好意思就這樣把別人的第一次給奪走了。

「那個……」

他說:「要不我還是回去吧!待在這裡,我難受得緊。」

袁梓菱鬆了一口氣,白眼道:「你就不能不想那種事情,跟我好好說會話?」

「說什麼?」

「你變化這麼大,一定有故事,能講給我聽嗎?」袁梓菱推開顧銘,用期望的眼神凝視著顧銘,她想了解現在的顧銘,而不是殘留在腦海中那個模糊印象。

「這個……行吧!!簡單給你說說。」

顧銘簡單的說了起來,就是以前他對其她女人說過的話。

但儘管如此,袁梓菱依然震撼的不要不要的。

同時,她心中僅有的一點疑惑消失。

剛才,顧銘說,他看出她最近有大禍臨頭,這讓她十分納悶,暗想,這不應該是推斷出來嘛,推斷光頭男對她賊心不死,還想找機會算計她,怎麼就成看出來了。

現在,她總是是明白了,為什麼是看,因為顧銘是算命的。

這……

有種苦笑不得的衝動,因為她覺得這命算得很水,她也能算出來。

顧銘看到了,正打算給袁梓菱講講他的輝煌戰績時,鈴聲響了起來。

這是有客人需要服務,袁梓菱不敢怠慢,打斷顧銘的話道:「我要去忙去了。」

「行,你去忙,我也回去了。」

袁梓菱想說不用回去,等她回來就行,但看到顧銘還沒有消停的傢伙,把話咽了回去。

她不忍心看到顧銘難受,可又不願意安撫它,只能接受顧銘的提議。

兩人出去,返回頭等艙之後,才知道,按鈴的人是光頭男。

楊強說:「我渴了,去給我倒杯咖啡過來。」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