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1 日 0 Comments

這裡,尤其是那些指揮刀和財物,讓所有人都眼睛冒光,但畢竟謝晉元治軍嚴格,下面的人也足夠給他長臉。那些財物收繳之後居然沒有人貪墨,這在**中實屬罕見。

反觀虎牙成員,在戰利品打掃完,除了收羅了大部分的手榴彈,和每人留下了一百發子彈外,其他的。包括手錶等物全部留在了地上,就開始檢查槍支,做著大戰的準備。

謝晉元看了眼盯著財物的官兵,想了想還是走到董庫身邊問道:「這些戰利品你打算怎麼處理?」

董庫看了眼那一大堆的個人物品,回頭小聲說道:「謝將軍。我只打小鬼子,身外之物就不要了。每次打掃戰場留下些子彈和手榴彈即可,這些你犒賞眾人吧,尤其是那些指揮刀,繳獲的榮譽會讓你的士兵作戰更勇猛。」

謝晉元沒有啰嗦,對方既然不要,那他也沒必要在這糾結,遂將裡面的個人物品分類,作為戰利品獎勵那些各層的指揮官,下面的士兵,每人都分得財物,讓所有人皆大歡喜。

在倉庫里忙碌分贓的時候,松井石根已經被大本營罵了個狗血淋頭。

在各國的注視下,他不但沒打出大日本帝國的威風,還被一支已經查實,只有四百多人的部隊擊斃了超過兩千的士兵,可以說是完敗。

松井石根素有兇殘之稱,身為華中派遣軍司令官,上海派遣軍司令官,他不能讓四行倉庫擋在他仕途之前,被罵后,立刻召集了高層進行研究,在所有信息里,對方的三門炮是難以對付的,而且槍法精準,死亡的士兵大部分被爆頭,看得出,這支部隊是**的精銳。

松井石根此時已經將這裡劃為重中之重,雖然是個孤島,但他絕不能讓這支部隊活著,在下令向周邊杭州、蘇州、常州等地清繳殘敵,鞏固上海同時,再次調遣了第十三師團進駐上海,換掉戰敗的山崎一郎,並毫不客氣的親自作為山崎一郎的糾錯者,賜他切腹以謝天皇。

第十三師團荻洲立兵中將作為岡村寧次的助手,上一時空不但參加了淞滬會戰,還參加了南京會戰、徐州會戰,武漢會戰、隨棗會戰,后又在諾門坎事變后,奔赴滿洲,最終敗給了蘇俄名將朱可夫。

他的這些戰績足以說明,這是一個有著豐富作戰經驗的傢伙。松井石根在前隊進入上海后,除了租界不得觸碰外,在上海也縱軍了一夜,只是消息封鎖,外界所知甚少而已。而第十三師團也有幸留下了一個直屬聯隊,參加了夜晚的狂歡,不過,除了搶掠和強姦,殺傷的民眾還有所收斂。

接到命令,荻洲立兵立刻調兵遣將,帶著103步兵旅團,山炮第19聯隊,進入了上海,直奔四行倉庫,在下午四點,抵達了四行倉庫附近。

他到來沒有急於進攻,而是架設火炮,分出幾個陣地,同時,幾門105三炮他也架上了。他知道,如此堅固的建築,單單靠92步兵炮轟擊幾個月也無法全部炸塌,對方都有時間修復,所以,他做好了用重炮轟擊倉庫的前臉,只要炮彈挨近倉庫主體,就可以造成倉庫的裂痕,從而給92步兵炮提供撕開建築的契機。

為了避免炮彈爆炸波及對岸的租界,他講炮兵聯隊里最頂尖的炮兵抽調,並且做出了找人代替法號架設火炮的脫責準備,避免萬一炮彈飛到租界,好有人承擔罪責。

他在哪裡忙碌,卻不知道董庫已經獲得了信息。

董庫聽到隱蔽的觀察哨彙報,對方架設了四門105山炮,不由得大驚。這可是殺器,一旦倉庫挨上一炮。畢保會炸塌倉庫,就算不完全塌。也經失去抵擋92步兵炮轟擊的能力。

這是誰帶隊?夠瘋狂!!

董庫看著手裡的電文,眼中精光閃爍。

半響,他將電文遞給了謝晉元。

謝晉元看到四門105炮架設的消息也是大驚。這根之前判斷對方不敢用重炮相衝突了,日軍居然瘋狂到不顧及租界的英美了,那他的堅守就要困難了。

董庫在謝晉元看完電文的時候說道:「謝將軍,這裡堅守還是你來指揮,我負責處理那些重炮!」

「你要出擊?」

謝晉元吃驚的看著董庫。

日軍架設重炮已經夠瘋狂,董庫居然更加瘋狂。要知道。重炮的架設距離可不是一千米兩千米這麼簡單,那可是要在幾公里之外,日軍的腹地,在重兵之中的,就他這幾百人想直接對抗上萬的日軍?

「恩。」

董庫重重的點頭道:「重炮一發炮彈就能炸毀倉庫,如果日軍真的瘋狂,那我們的堅守就遇到麻煩了。」

「那你……」

謝晉元欲言又止。此去恐怕凶多吉少。而且,就算炸了對方的重炮,日軍的重炮可不是只有四門,那不是白白送命嗎?在這裡還可以賭日軍不敢使用重炮,可出去那就是必死之局了。

「不妨,想吃掉我。日本人還沒有那麼好的牙口。」

董庫自信的說道,沒等謝晉元再反駁,大聲吼道:「一、二、三組長!」

隨著董庫的喊聲,樓上樓下的嘈雜立時靜止,三個人影在靜止的一刻。快速飛掠,以讓謝晉元的咋舌的速度出現在董庫面前。

「一……二……三組長報道。隊長請指示!」

董庫點點頭,大聲的說道:「你們的任務不變,輔助謝將軍堅守倉庫,一旦有變,要以謝將軍的命令為第一命令,除了放下武器,全權聽從謝將軍指揮!」

「是!」

三個組長一個立正,轉頭再次一個標準的軍禮,大聲向謝晉元報道。

謝晉元懵了下,但還是極為標準的回了一禮,心裡暗自嘀咕,我指揮?一個都比我這三個厲害,這指揮……

董庫並不知道謝晉元的想法,在三個組長各自返回后,一揮手,五個極為精悍的身影快速列隊,站到了他面前。

董庫沒有開口,連續數個手勢后,開始整理背包。

其他五人動作同樣,無聲的敬禮后,快速的整理背包,將戰術馬甲里的物品清理,一個個換上了一身迷彩服,將偽裝服和一些物品交給了旁邊的虎牙成員。

一覺醒來激活了白富美系統 董庫將重狙交給了旁邊的隊員,清理了重狙的子彈和堅守陣地需要的物品,換上了迷彩服,將兩隻駁殼槍插在腿上的槍套里,血紋浪人刀插在右小腿,跟兩個一左一右的柳葉飛刀的刀囊挨著,戰術馬甲里塞了至少二十個彈夾,只有十個步槍彈夾被放在了背包一側。

謝晉元看著幾個人變戲法一般的將一個個武器,短刃從背包里翻出,一樣樣的快速的武裝到身上,心裡是震驚莫名。

他們的動作可以看出來,這是經過了嚴格的訓練,不說剛才的手語,就那這些武器,可以說已經將他們武裝到了牙齒。

董庫並不知道謝晉元想什麼,他一樣樣的將海島根據要求,能生產出來的特種部隊裝備披掛上,掏出微型警用連弩檢查了一遍,在一側背包上塞上了兩個箭匣,將連弩掛在了背包一側。

樓上,所有的官兵都看著忙碌的董庫,看著他們幾個一樣樣的將那些顯然是殺人利器的傢伙武裝到身上,他們一個個的後背直冒涼氣,他們不敢想象,這要是敵對的話,面對這樣的武裝,他們能有幾分活著的可能。

董庫收拾利索后,看著有點獃滯的謝晉元,重重的一抱拳說道:「謝將軍,注意日軍夜間偷襲,我的組員那有照明彈,到時候會輔助照明,讓你的兄弟放心打就是了,重武器,坦克都交給他們對付,讓兄弟們當練習打靶吧。」

「好!兄弟放心!」

謝晉元也一抱拳說道:「不過,兄弟可想好了,對方可不是只有四門重炮。」

謝晉元的意思東方庫何嘗不明白,他笑了笑說道:「我會想辦法,這裡就有勞將軍了。」

說完,一揮手,帶著五名近衛離開了二樓。走到一樓門口的時候,他回頭看了眼準備的幾名虎牙隊員,點了下頭。

幾個隊員在董庫點頭的一刻,各自將手裡罐子狀的東西上的拉環拽掉,隨之奮力扔出了倉庫。

所有的**官兵都不知道這是幹嘛,在看到他們扔出類似手雷的物體時,都一驚,快速轉頭,架上槍。

可他們回過頭來卻看到那東西落在幾十米外開始冒著煙氣,隨之濃煙越來越大,只一會,前面就視線不清了。

這是……

別說官兵,就連謝晉元都有點當機。這種煙霧彈可不是他們能夠知道的東西,畢竟現在還沒有大範圍應用,日軍也沒有真正的量產這玩意。

董庫看到煙霧起來,揮手帶著五名近衛消失在了門裡,衝進煙霧,快速的向住宅區域摸去。

雖然有地道,但此時不能漏出來,要不有了退路的**恐怕堅守就沒有那麼堅決了。董庫並非是需要他們幫忙舊愛難受,需要的是謝晉元的招牌,需要有人來承擔目光的注視。

倉庫這裡煙霧騰起的時候,遠處正在忙碌的日軍也發現了,以為四行倉庫著火了,遂將這一情況報給了在指揮部里研究進攻方案的荻洲立兵。

荻洲立兵聽到彙報沒有當回事,只是下令嚴密防範,避免裡面的守軍逃遁。

他不擔心對方放棄與四行倉庫共存亡的誓言而進入租界,到了租界,他相信帝國施壓的情況下,裡面的美國佬,英國佬不會不把人交出來。

日軍在這一帶那也是布上了重兵,想從裡面出出來,顯然不容易。

可他們哪裡知道,董庫在上海淪陷前已經做了極為周密的計劃和安排,不但有直通倉庫的暗道,還在倉庫三四百米外另設暗道入口,潛行千米之後,從一片別墅群的下水道出來。

這樣,是為了避免一旦倉庫內的地道被日軍發現,他們只需要一個衝鋒就尅有衝到別墅外的地道離去。

董庫一行人借著煙霧的岩護肩,快速的通過了開闊地帶,進入了住宅區域,找到了地道入口,悄悄的消失在了地道里。

此時,天還沒有黑,他們,需要在地道里度過一倆小時,到那時,才能借著夜幕,開始行動。鍦ㄦ洿鏂頒腑錛岃紼嶅悗鍒鋒柊鏌ョ湅錛 荻洲立兵在倉庫前煙霧騰中,並沒有太在意,他周圍有一萬多的士兵,他倒是希望倉庫里有人沉不住氣出來,那樣,逮住他們了解了倉庫內的防禦情況,他就不用冒險使用重炮了,萬一要是炸到租界,可不是好玩的。

可他哪裡知道,對方不但出來了,還直奔他的重炮陣地。

董庫在抵達了別墅區后,在出口的小水道井蓋處靜耳細聽,觀察周圍的動靜,等待天黑。

這裡距離重炮基地還要有三公里開外,需要繞個圈。不過,這裡的別墅區有綠化帶,是防歐式的格局建設的,原本住著的都是上海的政要。董庫將出口放這也有著打算,一旦進攻上海受阻,那他就要做好在日戰區獵殺那些漢奸的準備,而這裡,還是曾經的繁華所在,設施和環境不比租界繁華地帶差,正是那些漢奸首選的居住地。

他們剛剛從秘密出口進入下水道的豎井,董庫突然聽到地面隱隱的震動。

巡邏隊!

他憑藉敏銳的聽覺判斷出了這是一支人數超過三十的巡邏隊,看架勢應該是一個整編的小隊。

難道這裡居住著日軍重要人物?

董庫靜靜的聽著腳步聲離去,心裡分析著。可這裡不是日軍勢力集中的所在,日本重要人物應該在虹口居住才對,那裡有著完善的日本民族設施,包括藝妓和料理,而這裡,是中國人的居住區。不說安全缺乏保障吧,單單娛樂這一塊就不適合日本人居住。可那整齊的腳步聲顯然不是路過,路過大多是小跑或者是大步伐,而這支隊伍的腳步聲卻並不急促。

琢磨了一圈,董庫放棄了研究,示意近衛進食,一家一塊肉乾,慢慢的嚼著,做好半夜也沒時間吃飯的準備。

夜幕。在偶爾的槍聲中降臨了。

荻洲立兵架上重炮后,並沒有發動進攻。夜襲,對於現在的局面來說並沒有太大幫助,而且,暫時他還不打算夜襲,要等到明早發動攻擊。一旦無法拿下,他將在明天傍晚蘇州河岸沒人了以後。用重炮轟擊,一點點的前移,只要靠近倉庫三四十米,衝擊波就足以對倉庫主體造成破壞。

此時,下水道里的董庫已經證實了這裡住有日軍重量級人物。那個整編小隊過後,不到十分鐘。一隊十幾人,顯然是一個班的小隊又邁著整齊的步伐路上走過。之後,幾乎是每隔十分鐘就要有一趟巡邏經過,而且那整編小隊在半小時后也再度轉回來,顯然。外面警戒森嚴。

這裡會住著誰呢?

董庫暗自猜測,但這裡不是他的目標。他要去對付那些重炮,而且,已經有了詳細的計劃,那就是摸進去,向租界轟他一炮,他相信,英美德法這些國家雖然不願意攪和進來,但一旦日軍過於囂張,給日軍施加壓力是必然的。

靜靜的聽著頭頂的腳步聲遠去,董庫悄悄的掀開了下水道的蓋子,仔細的觀察了一遍周圍,迅速的離開了下水道,一閃,就靠在了一堵斷牆上,手裡的駁殼槍機頭大張,隨時準備射擊。

近衛一個個快速離開,警戒周圍,最後一名近衛離開后,回手將蓋子蓋嚴,恢復了原狀,跟著董庫,六個人悄無聲息的避開了卡卡的腳步聲,消失在了陰森森的別墅區里。

順著已經劃定的路線,五個人在一個半小時后,抵達了架設105山炮的陣地。

這裡是一個小公園,大炮舅架設在公園外面的寬敞地帶,炮口猙獰的伸著,指著倉庫的方向。

炮彈,並沒有堆在大炮旁,炮旁邊只有六個日軍分三個方向,倆倆站立,不時的走動。

隱在公園門口的董庫仔細的觀察了周圍,知道他們摸進來的路上,那些日軍就是陣地的守軍了,他們距離這裡不超過五十米,將大炮護衛在中間,而內部,則並沒有太多的守軍。

觀察好后,董庫連續幾個動作,悄悄的摸向了理他僅有二十餘米元的倆人。

近衛分出了兩組,倆倆各奔一組日軍,剩餘的一個警戒周圍。

董庫收起槍,手裡倒握著那把浪人刀,在兩個日軍晃蕩著背對他的一刻,如撲食的獵豹,腳尖點地,快速的撲向倆人,沒等兩個日軍感覺到風聲,手裡的刀不帶一絲光華的飛起,一閃,就自右手那名日軍的脖子處掠過,緊接著左手一伸,捂住左邊那傢伙的嘴的同時,浪人刀悄無聲息的刺進了他的后心,直接將心臟切成了兩片。

沒等手中的日軍抽搐,董庫的手快速離開刀把,一把將那個倒下的日軍連槍抓住,在手中的日軍抽搐中,慢慢的將兩人放下。

近衛在董庫得手的一刻,也撲到了各自的目標跟前,乾脆利落的擰斷了日軍的脖子,將屍體放倒,拖到大炮旁,其中一人抄起三八大蓋,代替了倆人的位置。

董庫此時也將倆個屍體處理好,待剩餘三個近衛靠近的一刻,四人合力將一門105山炮調整了位置,董庫帶著一名近衛就向遠處的卡車摸去。

剩餘的兩個近衛摸索著,悄悄的將諸元設定,等待著炮彈的到來。

董庫帶著近衛悄悄的摸到了亮著燈的住宅那裡停放的卡車邊沿,看到只有兩組各兩個日軍守在卡車一前一後,遂一揮手,跟近衛一前一後的摸了過去。

待兩個日軍晃蕩著轉身的一刻,從車旁摸過來的董庫一個箭步,手中的浪人刀掠過其中一人的下頜,沒等另一人呆愣,順勢將浪人刀插進了他的脖子,讓他的驚呼被憋在了切斷的喉間,隨之一手一個扶住兩個倒下的身體,慢慢的拖到卡車地下,塞了進去。

近衛那裡如出一轍,也將崗哨的脖子割斷,收拾掉了倆人。

董庫在近衛過來警戒的一刻,在窗戶里透出的燈光中掀開了其中一輛卡車的車簾。

看到裡面一個個整齊碼放的箱子,董庫鬆了口氣。這正是他要找的炮彈。

確認東西找到,董庫將暴力的定時炸彈取出,設定時間十五分鐘,將定時炸彈挨個的放到了那些彈箱的夾縫中,隨之,搬起一個炮彈箱,帶著近衛悄悄的返回。

到了大炮旁,將炮彈取出,引信按上,隨即填入炮膛,又仔細的檢查了一遍設定的諸元,確認無誤后,一揮手,五個近衛就幽靈一般的消失不見。

待近衛離開,董庫毫不猶豫的拉響了大炮。

轟!

大地一陣劇烈的抖動,隨之炮口噴出一團火光,緊接著炮彈帶著沉悶的嘯音飛了出去。

董庫不等日軍反應過來,已經在大地的震動中縱身狂奔,在卡車那裡的房屋門打開的一刻,已經一閃,鑽進了公園,隨即回合了掩護的近衛,五個人拿出了百米的速度,向不遠處的一條半人深的溝渠奔去,在前方噗噗的奔跑聲中,悄無聲息的撲進了溝里,屏住呼吸。

一隊日軍端著槍,慌亂的跑向大炮,誰也不曾想到距離大炮開炮,到他們這裡足有五十米的距離,開炮的人居然已經在他們離開房屋的一刻,奔跑到了這裡,所以,都在靠近公園的一刻,才隊形散開。

董庫六人在最後一名日軍奔跑過去后,急喘了兩口,快速的離開了乾溝,消失在了夜幕里。

遠在指揮部的荻洲立兵在大炮轟鳴的一刻,一驚抬頭喝問道:「八嘎!是誰下令開炮的?!!」

屋子裡的所有人一愣,能夠下令的都在這裡,誰會下令?

山炮聯隊的聯隊長橫尾闊中中佐也在這裡,他疑惑的說道:「將軍閣下,那裡的炮彈都沒有卸車,怎麼回事有人打炮?」

「快去查……」

荻洲立兵讓查看破蛋落向什麼位置的命令還沒有發出,轟的一聲巨響,自遠處租界那裡傳來。

荻洲立兵聽到爆炸聲大驚,一個箭步就衝出屋外,緊張的看向爆炸的我位置。

「不好!是租界那裡!!快查看炮彈的落點,封鎖炮兵陣地,找到是誰擅自開炮的!!我要砍掉他的腦袋!!!」

隨著荻洲立兵氣急敗壞的吼叫,跟著奔出的將官們立時亂套,紛紛趕奔各自的卡車,急聲催促趕往炮兵陣地。

此時,租界那裡也是如臨大敵,炮彈突兀的打到了租界這裡,誰知道是不是日軍要大舉進攻租界?

劇烈的爆炸將周圍百米內的窗戶前部震碎,讓守衛在四行倉庫旁邊橋上頭的英軍更是驚恐,紛紛抄起武器,打開探照燈,嚴陣以待。

倉庫里,謝晉元正跟上官志標悄悄的研究這支神秘的援軍,不知道他們會用神秘辦法解決大炮呢,一陣隆隆的嘯音由遠及近,讓倆人大驚之下,狂吼準備對比炮擊。

可喊聲還沒落下,倆人聽出了炮彈不是落向倉庫,沒等轉念,遠處轟的一聲巨響,將桌子上的馬提燈都震倒。

「怎麼回事?」

倆人一前一後奔到爆炸傳來的方向,透過射擊口看去。

只見蘇州河對岸,距離倉庫四五百米遠的位置,一團火光剛剛消散,餘輝可以看出來,居然是蘇州河岸邊。

日軍怎麼對租界開炮?

倆人疑惑的對視了一眼,心有餘悸的再次看向已經歸於沉寂的爆炸位置。

在租界,驚慌防禦,日軍雞飛狗跳的尋找開炮者,謝晉元驚疑不定的時候,董庫帶著近衛已經成功的離開了炮兵陣地,快速的向三公裡外的別墅區奔去…… 董庫他們的速度相當的快,如果此時有奧運會的話,在長跑上,他們能夠輕鬆的拿下馬拉松的冠軍席位。在短短十分鐘的時間裡,連帶躲避沿途奔向炮兵陣地的日軍,毫無驚險的趕到了別墅區附近。

此時,別說荻洲立兵中將了,就連松井石根也麻爪了。就在剛才不久,租界的幾國大使統統來電,要求松井石根給炮擊租界個說法,日軍是準備進攻租界,還是別的意圖,言辭之激烈,大有一言不合,就要發兵的架勢。

荻洲立兵被松井石根罵的狗血淋頭,炮擊倉庫他松井石根默許,但沒下令,可不但沒有轟擊到倉庫,炮彈卻打到了租界里,雖然沒有造成太大傷亡,可畢竟是震碎了多棟房屋的玻璃,碎石砸碎了多家的屋頂,造成了數人重傷,受驚不小,最關鍵的是面子丟了。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6 月 26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5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3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11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