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2 日 0 Comments

哪怕被強行佔有,草木峰也只會給對方一些不痛不癢的懲罰,根本不會嚴懲。

雖然整個青龍聖地裡面,這種黑暗的事情,極其稀少,但是青龍聖地分為了十六座珠峰,每一座主峰的規矩,都不一樣。

就譬如草木峰的草木峰主,他認為只有現實殘酷,才能激起奮鬥之心。

孫東見到林小雨這般模樣,臉上的冷笑,更為濃郁,道:「走,速速跟我前去,師兄跟我說了,你如果表現好的話,等你當上丹童之後,他會好好對你。你若是表現不好的話,嘿嘿,後果你也知道。」

說到這裡,他伸出手來,就要去抓住林小雨。

「等等!」

就在這時,一隻大手,忽而伸出,將孫東的手臂,直接捏住。

「你想幹什麼?」

孫東臉色一變,剛想掙脫,卻發現對方的手臂,好像是一尊巨山,根本無法撼動,這讓他眼中不禁湧起了抹驚色。

他乃是武王境巔峰的存在,這名青年的修為,恐怕達到了武宗!

如此年輕,就達到武宗,恐怕也是一尊天才。

「師兄……」

林小雨連忙開口,她不想把秦南牽連進來。

如果孫東和那位師兄,實在是過分的話,她大不了退出草木峰,改修武道罷了,哪怕她很愛煉丹。

秦南擺了擺手,制止了她說話,對著孫東淡淡道:「孫東是吧?我不管你是為誰賣命,滾回去告訴你那位師兄,林小雨是我罩著的,希望他有點自知自明,做人給我老實點!」

說到最後,一縷殺氣,洶湧而去。

對於孫東,還有那位師兄,這種仗勢欺人的人渣,秦南向來毫不客氣。

「你!」

孫東臉色大變。

這個傢伙,到底是誰,居然在草木峰內,直接亮出殺氣,開口威脅。

「師兄!」

林小雨也是一急。

草木峰與其他峰不同,在草木峰內,任何矛盾,都是以煉丹比拼解決,根本不允許釋放殺氣,否則的話,就會遭到執法堂的打壓!

果不其然,在這交易大殿內,這突然湧起來的殺機,就好像是平靜的湖面之中,投下了一尊巨獸,立刻將大部分人的目光吸引過來。

這傢伙是誰啊?

連草木峰的規矩,居然都不知道?

突然之間,有名弟子愣了半響,尖聲叫道:「秦南!居然是秦南!」

「我擦!」

「秦南?還真的是秦南!」

「哈哈,我說誰這麼大膽,原來是秦南!」

「他來這裡幹什麼?求丹嗎?」

「……」

整座交易大殿,都火熱起來,所有弟子,議論紛紛。

唯有那孫東,如遭雷擊。

秦南?

這傢伙居然就是秦南?

難怪看起來那麼熟悉!

孫東臉色一下子白了,若是其他的天驕,他還可以仗著草木峰弟子的身份,完全不予理會,可這是秦南啊,為了爭奪他,兩大聖地都直接開戰了,當時他們的草木峰峰主,也參與了那次的爭奪大戰!

他一個小小的星級二品弟子,怎麼和秦南比?

哪怕秦南現在動手廢了他,恐怕青龍聖地內,也無人替他伸冤。

「秦……秦南師兄……」

孫東額頭上浮現出來了一絲冷汗,連說話都開始哆嗦起來。

「我可不是你的師兄,記住我剛才說的話,你可以走了!」

秦南面無表情的擺了擺手。

「這……」

孫東一下子為難起來。

剛才那位師兄,可是對他嚴厲警告,若是這次不把林小雨乖乖帶過去,他恐怕就要遭受嚴厲的懲罰。

也正是因此,他才對林小雨開口威脅。

「怎麼?」

秦南眼睛微微一眯,左瞳之中,隱隱有雷光開始閃爍。

在整個交易大殿之中的人,察覺到這一幕,都是興奮不已,秦南就是秦南啊,好一個火爆的脾氣,看樣子是要大打出手了!

「啊!」孫東嚇了一跳,連忙哭喪著臉道:「我去,我去!」

儘管那位師兄的懲罰,太過嚴厲,可他更怕被秦南當場暴打一頓,那就慘了。

然而,孫東還未轉過身,就在這時,一道頗為威嚴的聲音響起。

「怎麼了?秦南師弟,什麼時候造訪我們草木峰了?」

伴隨著一陣腳步聲,一名中年男子,緩緩走來,氣勢非凡,在他一身白袍的中央,更是有著三道金紋,無比耀眼。

「師……師兄!」

孫東臉色再度一變。

軍婚錦繡:老公,棒棒噠 師兄居然親自來了,這下糟了!

這名中年男子,看都未看孫東一眼,目光微微掃了一下林小雨,隨後落在了秦南的身上,眼神之中,閃過了一絲陰霾。 第三百八十一章執法隊

「咦,這不是鄭坤師兄么?」

「他怎麼來了?」

「……」

交易大殿不少人面露疑惑。

鄭坤在整座草木峰內,還算是小有名氣。

煉丹師以星、月、日劃分等級,在草木峰內,所有弟子幾乎都是星級的存在,故而有著星級一品至三品,星級四品至六品,星級六品至九品,星級十品這四個潛在的等級,用來劃分。

這交易大殿內,基本都是星級三品以下的弟子,如今鄭坤正在衝擊星級四品,並且有著極大的機遇,故而他的到來,才會引起掃動。

孫東此時心中一片苦澀。

他看到鄭坤師兄,看都不曾看自己一眼,想必這裡發生的事情,已經被對方記在了心上,到時候少不了一番報復。

「鄭坤師兄!」林小雨神色一變,柔弱的神情,忽而堅定下來,咬牙道:「這裡的事情,和秦南師兄,沒有任何關係。」

「沒有任何關係?」 絕品神醫 鄭坤嘴角勾起了一絲笑容,不溫不火道:「確實沒有任何關係,林小雨,等師兄我馬上晉陞成為了星級四品煉丹師,你就做我的丹童吧,你不要誤會太多,師兄只是為了想幫助你,增加經驗。」

此言一出,那四周弟子,立刻明白了不少。

「原來鄭坤看上了林小雨!」

「你還別說,林小雨這麼柔弱,弄起來恐怕挺有意思。」

「哈哈!」

「……」

聽到這些聲音,秦南這下完全明白了。

他雖然不知道這草木峰的規則,但這丹童之事,恐怕就是主人和僕人一樣的關係。

「我不同意!」林小雨性子雖然柔弱,但是她根本不蠢,當下搖頭道:「鄭坤師兄,你要參加考核,你就去參加考核吧,今天我就退出草木峰,不再當做草木峰的弟子。」

鄭坤聞言,嘆息一聲,故作一副傷感模樣,道:「小雨,你誤會了,師兄根本對你沒有太多的企圖。你當初不是說過么?你的夢想,就是成為一個煉丹大師,難道你要放棄你的夢想么……」

四周弟子不再吭聲。

這個鄭坤,也是真夠虛偽的,沒有太多的企圖?

騙鬼去吧!

林小雨聞言,如遭雷擊,俏臉一白。

夢想!

她曾經在幼年的時候,父親早逝,母親病危,她看著母親逐漸死去,卻又無能為力,她就曾暗暗發誓,日後定然要成為一名出色的煉丹師,煉製出更多的療傷聖葯,救助那些病苦之人。

這個她堅持了二十多年的夢想,就要這樣放棄么?

可若是不放棄……

突然間,一隻寬厚的手掌,落在了她的肩膀上,輕輕一拍,她那所有的痛苦,瞬間一震,不復存在。

只見這時,秦南笑了起來,道:「鄭坤是吧?你做人也是夠虛偽的,你看中了林小雨你就直說,何必找那麼多借口?現在我告訴你,林小雨是我的師妹,你最好聰明點,否則的話,別怪我發火了。」

這番話,語氣平淡,卻又帶著一縷寒意。

那四周弟子,聞言都是眼睛一亮。

原來如此!

秦南是來跟林小雨出頭的啊!

難道接下來,秦南要對鄭坤出手么?

我的清純校花老婆 鄭坤瞳孔微微一縮。

他早就發現了秦南,自然也知道,秦南出現在這裡,恐怕就是為了替林小雨出頭。

可是,他並不願意白白放棄了,他追求林小雨已經整整一年了,結果林小雨居然還不答應他的請求,這讓他生出了憤怒之心,潛修鑽研丹術,就是為了晉級星級四品,將林小雨欽點為丹童,在對她好好折磨!

鄭坤深吸了口氣,調整了一下心神,溫和笑道:「秦南師弟,你恐怕誤會了,我對林小雨真的是沒有其他想法,只是想要好好幫助她而已,我一切都是按照草木峰的規矩辦事。還有,我沒記錯的話,秦南師弟,你是端木峰的人吧?」

離婚365次 這句話明知故問,是在告訴秦南,你別忘了,你是端木峰的人,哪怕你被兩大聖主爭奪的絕世天才,可是你在這草木峰,就得按照草木峰的規矩來辦,不要越規!

「我的確是端木峰的人,不過我這個人有個性格,看人不爽,一言不合,那就是一個字!」秦南緩緩說來,他的語氣,忽而殺氣騰騰,「打!」

字音剛落,他整幅身軀,就好像是一尊太古火山,突然爆發,一拳轟出!

這鄭坤乃是一名武王境巔峰的存在,他只感覺到,那磅礴無比的太古之力,彷彿要將他的身形,徹底淹沒!

一種死亡的恐懼,瞬間在他心中湧起,令得他臉色霎時慘白。

那四周弟子,更是看呆。

瘋了!

這個秦南瘋了!

出手如此恐怖,難道他想要直接將鄭坤打成殘廢?

「住手!」

突然間,一聲怒喝響起。

一尊身影,像是狂龍般衝來,打出一道太古劍光,落在了秦南的拳尖上。

轟!

只聽爆響一聲,龐大的勁氣,攪向四方。

秦南朝著虛空看去,就見得一名白衣負劍男子,修為達到了武宗境一重,劍氣像是一頭海中古妖,吞吐海水,氣勢磅礴。

看到這名白衣男子,他神色微微一愣,此人竟然是昔日的冷建雄!

「冷師弟,速速出動執法隊,秦南想要殺我!」

鄭坤見到來人,如獲大赦,急忙叫道。

四周弟子也是心中一震。

執法隊來了,那麼這場鬧劇,該如何收場?

要知道草木峰的執法隊,向來是公正無私,曾經有著一位絕世天驕,前來草木峰求丹,後來求丹不成,大打出手,就被草木峰的執法隊,打斷了四肢,直接轟走,事後那絕世天驕的師尊,不僅不找草木峰的麻煩,反而賠禮道歉。

這主要是因為,當初草木峰主曾設立規矩,哪怕峰主鬧事,執法隊都有斬殺的權利。

執法隊執法不公,那還有什麼存在的意義?

「師兄,事情不是這樣子的……」

林小雨也急了。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6 月 26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5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3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11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