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1 日 0 Comments

老頭兒未能撼動古清風的大虛空擒拿手,當場被擒拿住,渾身動彈不得。

「兔崽子,你還成精了你,懂點皮毛,你就妄想擒拿老夫?四方開天動,給老夫破!」 轟隆隆——

老頭兒周身的力量光華仿若龍捲海嘯般旋轉開來,噼里啪啦一陣脆響,將古清風的大虛空擒拿手震的一陣顫抖。

但也只是顫抖而已。

大虛空擒拿手並未破碎,也並未潰散。

這讓老頭兒心頭大驚,也甚為疑惑,仔細定睛一瞧,更是震驚不已,卻見這大虛空擒拿手玄妙重重,不停衍變衍化,尤其是其內蘊含的力量,要多恐怖有多恐怖。

老頭兒從未見過如此玄妙的大虛空擒拿手,更未曾見過如此力量的大虛空擒拿手,那力量邪惡至極,狂暴又瘋狂,時而生生不息,時而又死氣沉沉,陰陽交合,宛如太極之變,更加讓他難以置信的是這力量竟然是金丹之力。

這他娘是什麼金丹?

怎麼可能如此恐怖!

陰陽交合?太極之變?

難倒是傳說中擁有人王之資的太極金丹?

不!

不可能!

太極金丹,雖然是陰陽交合,生生不息,卻是浩然正氣,亦是光明正大,根本不可能邪惡無比,也不可能如此狂暴瘋狂,況且,就算是真的太極金丹,也不可能如此恐怖啊!

這力量哪他娘的還是金丹?

簡直比金仙都他娘的兇殘啊!

「老夫還不信這個邪了!桃花劍出鞘!」

嘩!

一炳看起來普普通通的桃木劍泛著微微暗淡的光華凝衍而出,老頭兒手持桃花劍,揮舞著一道又一道的神通劍訣,怒斬著虛空擒拿手。

也不知他施展的什麼劍訣,宛如穿針引線一樣,眨眼之間,揮出九千九百九十九道劍訣,而古清風的大虛空擒拿手也出現了九千餘道劍痕。

「萬劍歸元,給老夫破!」

老頭兒手持桃木劍猛然一挑,又是一陣噼里啪啦的脆響聲,古清風的大虛空擒拿手瞬間被斬的四分五裂,潰散消失。

終於解決了大虛空擒拿手。

老道很想見識見識對方到底是何方神聖,抬眼看去,赫然發現一個人出現在當空之中。

那是一位穿著白衣的年輕男子。

年輕的超乎老頭兒的想象。

老頭兒本以為對方可能是輪迴轉世的大能,就算不是,也定然是得天獨厚的天驕奇才,再不濟也是一身非凡造化,可是讓他無論如何也沒有想到的是,對方不僅不是輪迴轉世的大能,也不是什麼天驕奇才,更沒有非凡造化,那是真的沒有,渾身上下連一道造化之息都沒有,有的只是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金丹之息。

這他娘的是什麼鬼?

老頭兒不知修行了多少歲月,自認為見識還算可以,但是今天,他卻懵了,也是頭一次對自己的見識產生懷疑。

對面。

古清風佇立在虛空之中,手裡提著桃花酒兒,眯縫著眼睛,上下打量著身著道袍,手持桃木劍的老頭兒,越看嘴角的笑意就越濃郁。

他剛才還在琢磨著那一道強大神識的主人會是何方神聖,直至看見老頭兒本尊之後,才知道竟然是當年對他有些恩情的桃花老道。

「兔崽子,你是什麼人!」

桃花老道手持桃木劍,怒瞪雙眼,深深皺著眉頭,死死的盯著古清風,一雙渾濁的眼睛綻放著精光,放過要將古清風看個透徹,只是看來看去,什麼也看不出來,那就是一個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人,普通的仍到人堆里都找不到。

怎麼會這樣?

他娘的!

真是邪門了!

桃花老道發誓這輩子都沒有遇見過這麼邪門的人,尤其是被眼前這小子肆無忌憚的盯著,桃花老道感覺很不自在,有種頭皮發麻的感覺,仿若自己的所有秘密都被這小子瞧的一乾二淨,不止如此,更加令桃花老道內心發毛的是,這小子嘴角的笑意,笑的他后脊樑冒冷汗,那感覺就像被死神盯上了一樣。

「你猜呢。」

古清風有意要逗逗桃花老道,不緊不慢的自顧自飲。

重生之一見傾心 「兔崽子!果然是你偷了老夫的桃花酒!」

「沒錯,就是爺偷的。」古清風小飲一杯,笑道:「你能怎麼著?」

「嘿!小兔崽子!反了你了,你真當老夫好欺負不成!」

桃花老道實在氣炸了,本來為了挑花秘境的事情,他的心情就很不爽,回來之後發現辛辛苦苦釀製的桃花美酒竟然全部不見了,那可是他的寶貝,在桃花老道的眼裡比命都寶貴的美酒,如今被人偷了,而這個傢伙就在眼前,這讓桃花老道如何忍受,破口大罵著,手持桃花劍就襲了過去。

「今兒個爺就欺負你了,怎麼著吧,哈哈哈!」

桃花老道揮舞著重重變化的神通劍訣襲來,每一劍揮出,都如億萬劍訣,斬裂著虛空,撼動著大地,而且一劍比一劍玄妙,一劍比一劍瘋狂。

古清風知道桃花老道不簡單。

一直都知道。

哪怕以他現在的眼光來看,桃花老道依舊不簡單,他以前看不透桃花老道,現在同樣看不透,甚至不知道桃花老道究竟是不是人,因為桃花老道身上根本沒有人息,仙?不!也沒有仙息,妖魔鬼怪皆不是。

桃花老道身上有一種獨特的生命之息,那是一種他從未見過的生命之息,非常獨特,獨特的仿若擁有一種時代烙印的獨特感,就像仙道給人一種光明的感覺,佛道給人一種莊重的感覺一樣。

古清風在這邊驚疑著。

而對面的桃花老道比之更驚疑。

不!

桃花老道此刻已經不止驚疑那麼簡單,而是震撼,深深的震撼,震撼的讓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因為他發現眼前這個傢伙不僅金丹強的一塌糊塗,其肉身更是強的無與倫比,不管他施展的劍訣何等玄妙,又何等強大,皆被眼前這傢伙輕描淡寫的擋了下來。

沒錯!

就是輕描淡寫的擋了下來,他甚至沒有動,就是那麼站著,喝著小酒兒,偶爾揮揮手擋一下,有時候連揮手抵擋都懶得揮手,任由桃花老道的諸般劍訣擊在身上,一陣噼里啪啦的脆響,莫說撼動他的肉身,哪怕連衣袂,連髮絲都未曾撼動分毫。

桃花老道越打越心驚,越打越不可思議,同時越打越有種無力感,那種感覺很糟糕,就像一個人獨自在無邊無際的深海中拍打一樣,不管你如何拍打,都無法撼動那波瀾不驚的海面,讓人很無力,很無助,也很崩潰。 「小兔崽子,你究竟是什麼人!」

使出渾身解數也未能撼動古清風分毫,桃花老道終於放棄了,他實在想象不出來古清風究竟是一種什麼樣的存在,邪惡恐怖的神秘金丹不說,連肉身都堪稱無堅不摧。

寶體?

不!

並非寶體。

難倒是什麼仙魔之體?

不!

也不是!

聖體?

不!

都不是。

他敢肯定眼前這小子的肉身並非任何一種造化之體,就是普普通通的肉身,但讓他想不通也難以置信的是,就是如此普普通通的肉身自己使出渾身解數竟然連跟汗毛都未能撼動,這讓桃花老道根本接受不了。

他怒瞪雙眼,老臉鐵青,驚恐的神情比見到鬼神還要誇張三分,不停的在古清風身上看來看去,奈何,依舊什麼也看不出來,不敢怎麼看都是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人。

「怎麼著,這就不敢打了?」

古清風抖了抖衣袂,喝著小酒兒,笑吟吟的玩味道:「這可不像你的風格啊,而且據我所知,你個老小子還沒出全力吧?」

「好小子!倒是老夫看走眼了啊!」

桃花老道駭然不已,臉色也是變了又變。

「在我面前就甭藏著掖著了,把你真正的本事使出來,讓爺瞧瞧。」

古清風雖不知桃花老道究竟是什麼人,也有些看不透是什麼存在,不過有一點還是能夠看出來的,那就是桃花老道剛才並未出全力,這老小子身上有一種獨特而又神奇的靈息,想來力量定然非同小可。

唐殘 「沒想到你個小兔崽子眼力倒是不錯,連老夫的本事都能看透,既然你想開開眼界,道爺就成全你!」

嘩!

一瞬間,桃花老道氣勢暴漲,灰白色的長發宛如無數龍蛇一般,周身毛孔竅穴盡數開合,與此同時,土褐色的光華閃爍而出,宛如火焰般熊熊燃燒,緊接著,一道渾厚的力量爆發開來。

此間。

桃花老道宛如天人下凡一樣,氣勢威武,又如來自遠古的巨人,給人一種強烈的壓迫感,那渾厚的力量純凈無比,不!已經不能稱之為純凈,更像似一種原始的力量一樣,甚為駭驚世駭俗。

「小兔崽子!今兒個就讓你見識見識道爺的古禪真力,老夫就不信撼動不了你個兔崽子的肉身,看招!」

桃花老道一拳祭出,沒有任何玄妙,亦非任何神通,而是純粹的力量,一種原始的真力,如此一拳,蘊含氣吞山河之勢,又如蘊含開天闢地之威,連大自然虛空都被震的炸裂開來,爆出一道道窟窿。

「老小子,藏的夠深啊!」

古清風有意要試試桃花老道的這一股所謂的古禪真力,沒有出手抵擋,任由桃花老道如此恐怖的一拳擊在自己的胸膛。

轟!噥叭!

當桃花老道的一拳擊在古清風胸膛的時候,爆發出尤為強大的力量波動,將周邊九米之內的大虛空當場震的崩出一道仿若深淵般的窟窿,而後又漸漸癒合。

然。

神豪從簽到打卡開始 古清風依舊巍然不動,但肉身皮膜卻被桃花老道這一拳震的噼啪作響。

「桃花老道,你這所謂的古禪真力比爺想象中可要強多了。」

古清風的這具肉身歷經九幽祖火淬鍊過無數次,前後又被三千大道不知審判過多少次,究竟能夠承受多麼強大的力量,他自己都不知道,如今桃花老道一拳雖然只是撼動了他的皮膜,不過這足以讓古清風驚訝了。

古禪真力?

這是什麼力量?

古清風從未聽說過。

但是,這種神奇的力量,古清風覺得很陌生,似曾相識,應該在什麼地方見過,只是一時想不起來。

他這邊沉思著,而對面桃花老道心頭的震撼比之剛才更加強烈,他無論如何也沒有想到自己用古禪真力祭出的一拳竟然依舊沒有撼動這個傢伙分毫,或許撼動了,但也只是皮膜。

然而,正是因為撼動了皮膜,桃花老道才會一臉的驚恐,因為就在剛才他發現對面這小子的皮膜竟然與大自然虛空一樣,擁有神奇的癒合能力,尤其是皮膜上的諸般毛孔,方才將桃花老道的古禪真力吸收的乾乾淨淨,與其說是吸收,更不如說是吞噬。

桃花老道真的感覺自己的古禪之力被吞噬了,而且這小子身上那是毛孔嗎?

這個傢伙肉身上的諸般毛孔仿若一個個鮮活的生命一樣,竟然可以自主吸納,吸納之時,似若陰陽交合一樣,甚為神奇,仿若與天地融為一體,不分彼此。

怎麼會這樣!

這小子究竟是什麼存在?

這也太不可思議了吧!

沒有繼續想下去,桃花老道又在瞬間打出一拳,依舊擊在古清風的胸膛,轟然一聲徹響,古清風周身皮膜再次噼里啪啦作響,人,仍舊未動。

第三拳!

第四拳!

第五拳!

桃花老道一拳比一拳強大,一拳比一拳恐怖,眨眼之間打出九泉,每一拳祭出都將周邊大自然虛空震的炸裂爆開,每一拳之後,古清風的肉身皆是噼里啪啦的作響。

但。

人,巍然不動。

「他娘的!你小子是不是人啊!」

桃花老道原本不信邪,但這次他真的信了,就在他陷入深深的震撼之時,古清風玩味的聲音傳來。

「老傢伙,爺可沒有挨打的習慣,你打了爺這麼多拳,也嘗嘗爺的一拳如何?」

話音落下,古清風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打出一記寸拳,速度極快,快的讓桃花老道還沒有反應過來,胸膛就挨了一拳。

咔嚓一聲!

桃花老道的肉身發出一連串的噼里啪啦的聲響,每一寸肌膚都在炸裂,每一根骨骼都在粉碎,肉身從裡到外都被古清風的這一拳的力量震的翻滾起來,就像遭到雷擊一樣,渾身不停的顫抖,毛髮根根豎起,衣衫破碎,五官扭曲在一起,整個人都有些模糊。

「啊——好疼啊!小兔崽子,道爺要宰了你!」

桃花老道渾身爆發出滾滾的古禪真力,發瘋一樣襲了過去。

「哈哈哈!是么?那咱們瞧瞧到底誰能宰了誰!」

古清風這次不再硬扛,而是主動出手,一拳硬了上去!

轟!噥叭!

砰!砰!砰!

一拳,十拳,百拳,千拳!

眨眼功夫,二人在虛空之中對轟了千餘拳,強大的力量波動震的大自然虛空不斷的炸裂,不斷的爆出一道道黑窟窿…… 古清風是越戰越勇,一拳接著一拳,打的桃花老道連連敗退,毫無還手之力,皮膜不斷的炸裂,骨骼不斷的粉碎,肉身不斷的模糊,人早已不成模樣。

「沒想到你這老小子身板還挺結實。」

古清風玩味的聲音傳來,桃花老道憤怒的大喝道:「兔崽子!給老子滾進來受死吧!」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