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2 日 0 Comments

和楚歌接觸最多的王國忠深有體會,在他眼中,楚歌已經不能用天才形容,應該被稱為妖孽!

王國忠的修為並不高深,但是卻掌握著最大的情報,見識不是常人可以,甚至在眼力上,比顧長安還要毒辣。

他非常理解顧長安的心情,只不過他覺得,似乎有些操之過急了。

「希望一切順利吧……」王國忠在心中感嘆道。

「楚歌,在葯谷時你不是很狂么,為何到了此處就變得畏手畏腳,難道是怕敗在我這手下敗將的手中!」宇文舒雪這話一出,所有人大驚。

不知情者,震驚的是,楚歌竟然曾經擊敗過宇文舒雪,這麼看的話,這個叫做楚歌的人,實力足以列入前五,並且獲得封號。

「你們聽到了么,那個叫楚歌的傢伙,竟然擊敗過宇文,看來是一個強勁的對手啊!」藍衫男子感嘆道。

黑膚男子冷不丁的開口說道:「上一屆你之所以拿到第四,得到多情公子的稱號,有些僥倖的成分,看宇文的樣子,那個楚歌應該是從正面擊敗了他,你也要小心了。」

多情公子一愣,然後笑著說道:「得不管怎麼說我這多情公子的稱號,比你那鐵膽黑俠好多了。」

雖然嘴上這麼說,但是多情公子卻忍不住皺起了眉頭,楚歌……究竟是什麼人!

宇文舒雪的話,讓楚歌也感到很驚訝。

雖然接觸的次數不到三次,但是楚歌很明顯能夠感覺到宇文舒雪身上的傲氣。

如此驕傲的人,竟然敢說出曾經是自己手下敗將的事情,根據他的猜測,只有兩種可能。

第一種,瘋了,宇文舒雪已經被自己氣瘋了。

第二種,宇文舒雪有絕對的自信能夠戰勝自己,所以才會主動提出「手下敗將」。然後將自己這個曾經戰勝過他的人,踩在腳下!

楚歌不知道的是,宇文舒雪的實力並沒有提升多少,之所以有如此的自信,是因為他當初地階中期的實力根本沒有完全的發揮出來。

所以將上次的失敗歸結於大意,之所以自稱手下敗將,一是為了將楚歌激出應戰,二是為了揚名。

你們看看,我銀筆書生從來不因為失敗而消沉,而是失敗之後。再次變強,之前挫敗我的人打敗!使自己的修為進一步的提高!

至於第三點,是為了給楚歌無名的壓力,他表現的越自信楚歌的壓力就會越大,上次和楚歌交過手之後,他深知心理戰的強大。

就在所有人在討論,楚歌究竟是何人之時,忽然一個身影從天而降,落在了比試台之上。

看到楚歌出現。宇文舒雪嘴角翹起一絲笑容,開口說道:「楚歌,你終於來了!」

「那個人就是楚歌?!看著打扮,應該是世俗中人吧。」

「什麼時候世俗也出現可以進軍華山論劍前五的人物了?」

「噓。 戀人未滿 別說話,精彩的比試馬上就要開始了!」

「你、你看的出那個楚歌的修為么?」多情公子表情有些奇怪的看著鐵膽黑俠問道。

鐵膽黑俠皺著眉頭,搖頭說道:「看不出來……不過能夠打敗宇文舒雪的人,修為至少是地階中期。」

「真是奇怪。我甚至在他身上感覺不到罡氣,該死!這個小子究竟是什麼人!」多情公子已經沒辦法淡定。

他和宇文舒雪的差距本來就不大,現在多出一個楚歌。論劍前五很可能會沒了他的位置。

這不僅會讓他多情公子的稱號蒙塵,就連身後的師門都要損失聲名。

本閉著眼睛,對場內比試毫無興趣的黑衫男子,忽然睜開了眼睛,眼睛緊緊的盯著比試台。

「該死,竟然引起了他的注意,這個叫楚歌的,真的有那麼強么!」多情公子咬牙切齒的說道。

就連被稱為仙子的女子,感覺到黑衫男子態度的變化,也忍不住皺起了眉頭,不過很快便恢復了平靜。

扶一把大秦 「今天,我會將你打成廢物,然後當著所有人的面給我下跪!」宇文舒雪一臉興奮的說道,一邊說著,手中便握住了銀筆。

楚歌皺了下眉頭,看著宇文舒雪說道:「屁放完了么?和上次一樣臭,甚至沒有一點變化。」

「你說什麼!」宇文舒雪聽到楚歌的話,心中大怒,體內的罡氣快速的運轉,發出巨大的衝擊,吹動這楚歌的衣衫和髮絲。

楚歌打了一個哈欠,看著宇文舒雪說道:「今天輸的依舊是你,知道為什麼嗎?」

不等宇文舒雪開口,楚歌便開口說道,「因為你無論名字和稱號,儘是『輸』!」

「放屁!」宇文舒雪說著,手中銀筆一轉,以筆尖刺向楚歌的肩頭。

有著飄渺仙蹤,即便是宇文舒雪火力全開,也傷不到楚歌分毫。

「不、不見了!好快的速度!」宇文舒雪眼睜睜的看著楚歌消失在自己眼前。

其實楚歌並非不見,也不是速度太快,而是飄渺仙蹤利用眼睛的死角,讓人有一種憑空消失的感覺。

繞到宇文舒雪身後的楚歌,語氣略帶疑惑的說道:「宇文舒雪?語文數學……為什麼你不叫生物地理呢?」

名字時宇文舒雪的大忌,他最痛恨有人說他的名字過於女性化,但是楚歌現在又讓他的名字,多了一個嘲笑的理由。

「我殺了你!」宇文舒雪大吼一聲,手持銀筆,回身以極快的速度刺了過去!

ps:說下八月份的加更方式,第一次加更一章,第二次加更兩章,第三次三章,第四次四章,以此類推,如果加更會在前一天提前說明。 姜敏京拿好房卡,關上房門,重新恢復自由的感覺沒有想象中那般讓人興奮,兩個人來的,一個人離開,這種現狀讓姜敏京感覺到落寞和不甘,沒聯繫經紀人也不跟林蔚然打招呼,她決定證明自己的生存能力,卻沒想到剛到前台就遇到一個大難題。

她沒帶錢包。

姜敏京心中的尷尬立刻轉換成對林蔚然的吐槽,帶著女人來酒店開房還不結賬這種行為當真是沒品到了極點,帶著莫大的憤慨姜敏京又給林蔚然發簡訊,連她自己都忘了還可以聯繫經紀人。

林蔚然於半個小時后姍姍來遲,被人若有若無監視著的姜敏京難免來了點脾氣,就算不是人氣明星也能隔三差五的上上電視,真要住了霸王店被曝光出去她自己都會找塊兒豆腐撞死。只是姜敏京完全沒想到,就算不是買單店家也會以各種各樣的方法留下他,為的只是見上林蔚然一面。

「您好,林先生,我是阿莫奈。」女人看起來年紀不大,長相柔和容易被人輕視,一雙眼睛倒是很有神采。

林蔚然無視了女人伸出來的手,若有若無的輕笑了下:「今天如果我不出現,你們是不是就不打算讓她離開了?」

「林先生誤會了,我們也只是按照吩咐辦事,姜敏京小姐昨天住在這裡也只是個巧合,不過既然大家早晚都要見面,以我這個小女子的看法,早見比晚見要更好。」

林蔚然說:「意思是,只要你們想,我就逃不掉。」

阿莫奈笑著說:「林先生您對我們的戒心還是太強了,其實很多不必要的誤會可以用對話的方式解決,您現在的想法我們可以理解,不過這樣更好,如果您對我們的看法是從不信任到信任,我想我們會有更多的合作機會。」

林蔚然輕笑一下不再開口,轉身對著一臉迷茫的姜敏京,沒人會單純到認為韓唯依只是一個愛慕林蔚然的傻女人,她壞了規矩,拿出那種保命符似地東西可勁兒炫耀,他們固執的認為韓唯依的背後是林蔚然,所以才有了今天這場交談。

太多人都只把目光放在三星,黨派,林蔚然身上,韓國上流社會幾十年來的聯姻跟兼并早已經構建了一個龐大的上層集團,議員、學者、企業家,他們單獨拿出來或許和新韓這樣的企業相比不值一提,但他們集合在一起,構建了整個韓國上層社會的中層階級。

「你先上去吧,好好休息,我很快回來。」林蔚然對姜敏京說著,在外人面前她們總是一副相親相愛的模樣,姜敏京不由得沉浸其中,因為這樣的林蔚然很有魅力。

絕命毒屍 「你也別太晚。」姜敏京點了點頭,很乖,臨行前又擔心的看了一眼那穿著職業套裝的女人,不管她表現出來的狀態多麼無害,姜敏京卻還能感覺到某種莫名的危險。

電梯門打開,林蔚然隨著阿莫奈走出不長距離來到一間辦公室,陳設稀鬆平常,倒是書架上的雜亂很是惹眼,比起韓唯依擺設在他辦公室里撐門面的那些英文著作,這裡的書刊要更加老舊,不難想象翻找一下就能瞧見幾本需要輕拿輕放的泛黃書刊,顯然是有主人的經常翻閱。

阿莫奈招呼林蔚然坐下,客氣周到的說殷勤都不為過,林蔚然這才把注意力放在面前的女人身上,到了地方也沒見到其他人,當然是東道主陪著林蔚然談判,只是他沒想到一個女人居然在這種關鍵性的會面上大包大攬,也不知道是誰給她的資格。

「林會長請別多想,我們只是覺得女人在和您的交涉中會佔據一定有利地位,特別是漂亮女人。」阿莫奈露出迷人笑容,親自給林蔚然倒了茶。

「我都不知道的事兒你們倒比我都清楚,漂亮女人對男人意味著什麼你也應該知道,別賣弄了,你本錢沒那麼多。」

「沒想到林會長也和很多男人一樣願意低估女人,其實這就是女人的優勢,會讓男人措手不及。」阿莫奈放下茶壺進入正題:「李富真出身太高,她比不過我,在任何談判之前要把自尊和底線拋棄的道理我比她懂,所以她輸了。至於林會長您則是沒有朋友,所以您永遠都輸不起,您要是輸了,就都輸了。」

阿莫奈正色:「我畢業於哈佛法學院,是白帽學會成員,我同時還有mba跟mfa的碩士學位,分別在英國皇家戲劇學院跟伯克利音樂學院進修過,噢,忘了說一句,我在英國皇家劇院演過柯賽特,所以您不用擔心我的歌唱實力跟英語實力。」

林蔚然微微皺了眉頭:「這是相親?」

阿莫奈說:「您願意這麼理解也可以,您之所以在韓國沒朋友就因為您是個中國人,有了我就不一樣,您會有朋友,會有足夠多的,足夠優秀的合作夥伴,我們要的很簡單,和平。」

林蔚然問:「你們是誰?」

阿莫奈回答:「所有喜歡和平的人。林會長您不是韓國人可能不太了解韓國,這是一個停戰中的國家,我們通常會有兩個極端,叫囂自己很強大博取注意力威懾敵人,或者低調謹慎到好像誰都可以欺負,其實本質上,我們都懼怕戰爭。」

「你們懼怕什麼跟我好像沒關係。」

「有關係,很大關係,我不知道林會長怎麼看待我們,但我們也需要生存,我們生存的根本在於平穩。」

阿莫奈起身到林蔚然身邊坐下,一邊說著一邊帶動著林蔚然的手到她高聳的胸上:「不管是誰在執政,我們一直都在避免站隊,代理人戰爭的痛苦韓國人了解,中國人也了解,所以不要低估我們能為避免戰爭付出的代價。」

阿莫奈扣緊手指,也就把林蔚然的手扣在她胸上,她的用力林蔚然能感覺的到,手掌下的彈性似乎折射著女人的瘋狂。

「提前挑起朝野兩黨的內鬥會迫使我們進行選擇,我們不是電影里那種神秘組織,我們沒有那麼巨大的向心力,距離大選還有兩年,到了那個時候才會重新穩定,這兩年無論是你還是三星付出的代價都沒有我們巨大,所以我們會提供足夠的利益,只希望你能停止戰爭。」阿莫奈輕聲說著,林蔚然從她眼底看出了狂熱,他無法想象在一個出身如此階層的女人眼中看到類似獻身的情緒,而她的表現就好像是被某種邪惡的宗教洗了腦。

林蔚然果斷抽手起身,阿莫奈說的沒錯,漂亮女人在跟他談判時的確具有優勢,最起碼他無法接受這樣的突破底線,更掩飾不了心底的厭惡。

「我只是表達一下決心,請林會長不要誤會。」阿莫奈依舊彬彬有禮,她起身整理了一下套裝上的褶皺,重新坐回到自己的位置上。

林蔚然的手掌似乎還溫熱著:「你們怎麼不直接去找李健熙?他停手,我停手,既簡單又直接。」

阿莫奈認真看著林蔚然:「在繼承問題上沒人能跟他談判,任何利益都比不上把自己的帝國傳承下去。林會長,我們是很有誠意的,如果我不夠好,我們會盡量介紹更好的,誰都可以,幾個都可以。」

林蔚然看著阿莫奈認真的眼神,突然發現這真是一個公平的世界,誰能捨棄的更多誰就更有成功的可能,誰能真正的不把自己當人誰就可以成為主導者,他對顧寰說他付出的多,可跟面前的阿莫奈比起來,他付出的似乎不是最多。

但這同樣不是一個公平的世界,有人付出的少,卻得到的多,有人付出的多,卻得到的少,別相信那種表面付出少的人肯定在背後付出多的鬼話,因為這個世界的確有天才存在。

「廢話我聽夠了,想談判,派一個男人來,比起口頭承諾我更相信白紙黑字的和約和計劃書,在我的觀念里結婚了也可以離婚,但如果你真想從我這得到什麼,必須拿真金白銀來換。」

林蔚然又道:「還有一點,我的私生活跟我的工作是兩回事,我不知道韓國人是不是都這麼公私不分,但我拒絕類似今天的所有談判方法,如果你們真的想談,請拿出誠意來,我對你沒有看低,我只是不習慣你這樣的女人。」

告別阿莫奈,林蔚然徑直出了門,他不是不能接受這樣的交易發生在眼前,只是不能接受它發生在自己身上,遊走在灰色地帶的他或許不是那麼黑白分明,但不嚮往白,也不是想被拖入黑色的深淵。

只是即便如此,林蔚然不得不承認阿莫奈的提議很誘人,比起他風險過於巨大的計劃阿莫奈顯然提出一個更為穩妥的方案,而且還可以打破壁壘真正融入到這個只有五千萬人卻依舊成為發達國家的社會,更可以想象其中的眾多機遇和終於逃過李健熙圍殺的輕鬆狀態,林蔚然真的有些動搖了。

回到房間,等待他的是哈欠連天的女孩,不知道林蔚然什麼時候回來的姜敏京依舊選擇在沙發上強睜著眼,聽到房門響動的她還沒來得及思考就已經從沙發上站起身,走到玄關附近,才對自己的舉動反應過來。

林蔚然看到姜敏京出來迎接並不意外,改造計劃的順利實施不過是帶這個女孩去見識一下她不曾見識過的市面,突然間爬升的地位會讓每個女人都手足無措,但她們誰都不能逃過那屬於人類本能的興奮。

他的世界,姜敏京喜歡。

面對林蔚然姜敏京不知道該如何問候,一句簡單的你回來了就能讓她尷尬萬分,只是因為阿莫奈,姜敏京還是難以抵禦心底的疑問,她站在這裡,就是無聲的詢問。

相比之下,林蔚然的反應更為激烈,他走上去伸出手,摸到了姜敏京胸口,又用另一隻手扣住她的腰不讓她離開。

一時間,姜敏京不能呼吸了。

林蔚然放肆的捏了捏,對她形容道:「你的比她的實惠。」rs

s 煙雨山莊,被稱為戰詩畫魂之門。

這個門派自古便存在,號稱文武雙全,但是奇怪的是,這個門派卻從不參戰,即便開設科舉之後,也沒有一名弟子前去參加。

不過其門中文采,遠在其他門派之上,更有煙雨山莊弟子,皆是文武雙狀元之才的說法。

其創始者李謫仙,是被稱為「一句詩成退百兵,單劍畫舞震千人」的無雙存在。

所以煙雨山莊弟子只要獲得稱號,大多都與文人雅士的稱號有關。

銀筆書生宇文舒雪是煙雨山莊近代以來,最為傑出的弟子。

讓身為九大派之一的煙雨山莊,再次揚名。

不過宇文舒雪修為雖高,但是和所有的天才有一個同樣的毛病,生於現世,毫無戰亂,實戰經驗幾乎為零。

楚歌依仗著飄渺仙蹤,四處躲閃,宇文舒雪根本沒辦法攻擊到。

「楚歌,有本事就和我正面交鋒不要躲躲閃閃!」宇文舒雪異常的惱怒,因為每次只要他動手,楚歌便會以詭異的身法繞到他的身後。

自己不動,楚歌便不懂,若是改變攻擊,楚歌便會身後身前來回躲閃。

有修為,卻打不到對手的身上,只會讓人覺得空有蠻力。

背負煙雨山莊文武雙全的名譽,被楚歌如此戲耍,宇文舒雪終於忍不住說話了。

「我沒本事?那你為何摸不到我,打不到我的呢?」楚歌語氣玩味的說道。

聽到這話,宇文舒雪咬了咬牙,再次沉默,進入到了一人亂舞的狀態。

「宇文怎麼回事,這個楚歌的速度並不快,這麼久了,竟然沒有觸碰到那個楚歌一下。」多情公子忍不住皺眉說道。

鐵膽黑俠緊皺眉頭。搖頭道:「的確,這個楚歌的身法很奇怪,似乎能夠提前一步預知宇文的動作。」

「切,說到底不過是一個依仗身法到處逃跑的膽小鬼罷了。」多情公子說著,忍不住笑道:「要知道,我多情公子最為自信的便是身法輕功以及速度,遇到我,他休想逃!」

「不,這個楚歌並不是你說的那樣,他……很強!」鐵膽黑俠一臉認真的說道。

多情公子卻不以為然。「很強?我倒覺得很弱。」

「上次論劍過後,由於多情公子之名,你整日沉迷風花雪月,修為雖有進步,但如今卻在宇文之下,好好觀戰吧,你很快就會知道,這個楚歌的恐怖之處。」鐵膽黑俠開口說道。

多情公子聽到這話,無奈的笑了笑。鐵膽黑俠說的是實話,但是他依舊不太認同,楚歌是個恐怖的存在。

一旁良久沒有開口的女子,突然開口說道:「你難道沒有發現。從開始到現在,這個楚歌從未出手么?」

「什麼?!」聽到這話,多情公子臉色大變,瞬間不再言語。全神貫注的看著場內的比試。

此時場內的宇文舒雪已經放棄了攻擊,只是想著如何甩開楚歌,無論他的路線如何刁鑽。楚歌一直猶如鬼魅一般的跟在他的身後,根本無法甩開。

楚歌也想快點結束戰鬥,也想快點出手,但是此時的宇文舒雪火力全開,和當時在葯谷的氣勢完全不同。

只要出手,對方瞬間便會找到漏洞,從而進行反擊。

至於為什麼一直利用飄渺仙蹤來躲避對方的攻擊,楚歌用的正是宇文舒雪準備用來對付楚歌的心理戰。

你修為高深又如何,一擊也別想打到我,而我卻猶如鬼魅始終在你背後,隨時可以取你性命!

這種強烈的心理暗示,讓宇文舒雪越來越不平靜,甚至不知道自己已經進入了圈套之中。

這種戰鬥讓觀看的武者覺得很是無趣,兩人根本就像是在玩躲貓貓的幼稚遊戲,剛開始的那種激動也消失了大半。

「收回我剛才的話,宇文舒雪現在要比你強得多。」鐵膽黑俠忽然看著多情公子說道。

多情公子一愣,年輕一輩中,只有他們五人獲得了稱號,由於他和宇文舒雪一樣,都是喜文愛武,所以一直被拿來比較,兩人修為也相差無幾。

上次之所以會拿到第四的名詞,凌駕在宇文舒雪之上,憑藉的全是運氣。

如今聽到鐵膽黑俠的話,他並沒有表現出任何錶情,只是默不作聲的看著場內,與之前的話嘮形象完全相反,不知道在想著什麼。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