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5 日 0 Comments

這小子,還真不謙虛!

不過,他也確實有驕傲的資本。

念頭閃過,驚鴻也不再糾結軒轅鄴的態度問題,她食指輕叩桌面,“你剛纔應該見到拓跋叔叔了吧?”

軒轅鄴點點頭,“見過了。說起來,我還沒有多謝你照看我舅舅。”

驚鴻一笑,“拓跋叔叔對我很好,我照看他也是應該的。你父母如今還在閭州?”

軒轅鄴搖頭,“我將他們接到碧遊派去了。如今魔道猖狂,我可不想顧此失彼。”

驚鴻心中一動,“我記得你有個嫁到塗州領主府的姑姑,你準備將他們一家也帶到碧遊派去嗎?”

軒轅鄴看她的眼神透着幾分怪異,不過最終卻還是老老實實回答了她的問題,“碧遊派又不是隨便什麼人都能去的,而我現在也只不過是個稍微有點受師門長輩重視的一般弟子罷了。”

言下之意,無非是說他目前的地位還不夠資格“一人得道雞犬升天”。

驚鴻隨意地“哦”了一聲就沒有再說什麼,軒轅鄴卻忍不住想跟她繼續聊聊這個話題。

他修長的手指摩挲着茶盞邊緣,“你這麼一說我纔想起來,我那個姑姑嫁的不是你生父嗎?你不準備將他們接到驚鴻殿來嗎?”

驚鴻又是驚訝又是困惑,“我爲什麼要把他們接到驚鴻殿來?”

軒轅鄴呆了呆,“他們是你的血親啊。呃……我姑姑除外。”

驚鴻撇撇嘴,“那又如何?我又不認識他們。”

軒轅鄴的表情有幾分呆滯,“你……從來沒見過你生父嗎?”

驚鴻有些不明白他到底想說什麼,“有什麼問題嗎?”

軒轅鄴默了片刻才道:“該不會是他們得罪了你吧?不然以你的秉性,你應該不會對他們坐視不理纔對。”

https://tw.95zongcai.com/zc/65613/ 她的秉性?他纔跟她相處了幾天,一張口就敢說什麼她的秉性。

要是真以她的秉性,她還真就會對那一家子坐視不理。

驚鴻瞥他一眼,正要開口反駁,軒轅鄴卻已經自顧自猜測起來,“不對。應該是他們得罪了我舅母纔是。”

驚鴻奇怪的看他一眼,“難道你家裏人都沒跟你說過你姑姑是怎麼嫁進塗州領主府的嗎?”

軒轅鄴哭笑不得的問她,“你見過誰家會跟晚輩宣揚長輩不光彩的往事嗎?”

驚鴻想想還真是。

當年那軒轅芙就是再有錯,軒轅鄴他爹也不可能跟自家才三塊豆腐高的寶貝兒子說你姑姑如何如何。

後來軒轅鄴小小年紀又被碧遊派掌門看中做了他的弟子,數十年裏下山的次數一雙手都能數的過來,自然就更不會有人跟他提起軒轅芙和上官靖宇的醜事了。

想了想,驚鴻決定還是大概跟軒轅鄴說一說那些陳芝麻爛穀子,免得他還以爲這事兒是自家孃親的錯。

“你那個守寡的姑姑想嫁給上官靖宇,還得到了上官靖宇他孃的支持。他倆生米煮成熟飯之後,上官靖宇在他孃的慫恿下準備將嫡妻降爲滕妾,然後迎娶你那個姑姑爲正妻。我娘不堪受辱破門而去,上官靖宇則娶了你那個姑姑。”

聽到一向敬重拓跋紫雄的驚鴻竟然直呼自己生父的名字,軒轅鄴就是用腳趾頭想也知道這丫頭到底是有多討厭上官靖宇了。

他摸摸鼻子,像是說明又像是表態的說道:“其實我那個姑姑……並不是我祖母生的。她來到我們家的時候我祖母都已經過世近二十年了,但不知道爲什麼,我祖父當時卻並沒有把她生母一起帶回來。”

驚鴻還是第一次聽說這段祕辛,她好奇地問軒轅鄴,“不是說你那個姑姑的生母是塗州領主夫人的親妹妹嗎?那她應該也是個修士吧?怎會不明不白就幫你祖父生了孩子呢?”

軒轅鄴也有些想不通,“我也不清楚。我祖父在世的時候絕口不提這件事兒,我父母又不好追問長輩的隱私。後來還是因爲塗州領主夫人隔三差五就要接了我那個姑姑到塗州長住,一副生怕我們家人虧待了她的架勢,我父母這才慢慢知道了她生母的身份。”

驚鴻“哦”了一聲,“那她豈不是跟你們家人都不親近?”

軒轅鄴點點頭,“不過她是個聰明人,知道我父母是她最大的靠山,所以雖然心裏對我們親近不起來,面上卻一直對我們親親熱熱的。而我父親看在我祖父的面子上,對她也多多少少有些兄妹情分。”

驚鴻撇撇嘴,“你爹該不會讓你設法保他們一家周全吧?”

軒轅鄴苦笑着點頭,“所以我才把主意打到了你這裏。”

驚鴻眉毛一豎正待開口,軒轅鄴又道:“不過既然你討厭他們,那這事兒就算了。”

驚鴻的表情這才舒緩下來,“那你打算怎麼辦?”

軒轅鄴聳聳肩,“送些靈符、法陣之類的過去,對我父親有個交代就行了。”

驚鴻“哦”了一聲就將這事兒丟到了腦後,轉而說起除魔聯盟的事來,“對了,關於與妖宗結盟的事……”

“你做主就是。”軒轅鄴不以爲意的擺擺手,“那兩個妖宗既然能看在你的面子上火速馳援濟雲幫,想來應該與你有極大的淵源吧?”

驚鴻含笑點頭,“青雲宗和九黎山的掌門都是我在這世上最信任的人。”

軒轅鄴俊臉上的笑容微僵了片刻,不過很快他就又恢復了之前那副雲淡風輕的表情,“既如此,你還是快些聯絡他們爲好。”

驚鴻點點頭,然後用傳訊玉符傳了兩條一模一樣的訊息給姬狄和雲祁。

姬狄和雲祁的回覆來得很快,他們全都同意了與凌霄宮、碧遊派以及驚鴻殿結盟。

兩人甚至還專門爲這事兒來了一趟驚鴻殿,親自與驚鴻、蘇世輝、軒轅鄴一起定下了結盟的誓約。

蘇世輝大喜,辭別了驚鴻等人就匆匆趕回了凌霄宮。 姬狄和雲祁也沒有久留,兩人如同來時一樣,帶着自己的親衛們分別回了九黎山和青雲宗。

軒轅鄴則因爲還有私事要辦,一時半會兒還回不去碧遊派,所以只能通過傳訊玉符將消息傳遞給了他的師傅,也就是碧遊派掌門林殊懷。

林殊懷一收到傳訊,立刻就請了碧遊派的長老們到議事堂商議備戰事宜。

託軒轅鄴在碧遊派建立的良好人際關係的福,這次的商談進行的十分順利,順利到根本沒有哪怕一個人跳出來質疑軒轅鄴做出的聯盟決定。

雖然這個結果早在林殊懷的意料之中,但現在事情真的如他預期的那樣發生了,他的心情卻還是情不自禁的複雜起來。

碧遊派家大業大,長老們各有各的古怪、各有各的派系,就是他這個名正言順的掌門,這些年周旋在他們中間也頗有些心力憔悴,可他這個小弟子倒好,來到碧遊派不過幾十年,竟然就已經將包括林殊懷自己在內的人全都拉到了他那邊。

遠不及他的弟子欽慕他風姿卓越、溫雅高貴、天賦絕佳、修爲高深,與他不相伯仲的弟子喜歡他敏銳通透、疏朗仗義、不出風頭、總給別人留有三分餘地,掌權的長老和副掌門欣賞他不爭權、不奪利、一顆赤子誠心只爲碧遊派着想的同時,也從不貪功冒進。

就連林殊懷這個做師傅的,也喜歡他貼心順意、友愛同門、關鍵時刻總能爲自己分憂卻從不居功自傲。

這樣八面玲瓏、如魚得水的周旋在各方勢力之間,讓所有人都信任、倚重的本事,林殊懷覺得他就是再修煉個一萬年,只怕也未必及得上自己這個心有七竅的小徒弟。

林殊懷一邊在心裏暗暗感嘆自己這個小徒弟的多智近乎妖,一邊陪着長老們討論派多少弟子出戰、留多少弟守山、哪個任務分別由誰負責等具體事宜。

等諸事商定,林殊懷又匆匆給軒轅鄴傳了個信過去,然後才帶着幾位副掌門去做戰前的物資貯備工作。

而接到自家師傅傳訊的軒轅鄴卻並意外衆人對他的配合,他收起玉符,徑直去了驚鴻的藥草園。

他慵懶卻又不失風雅的斜倚在藥草園的矮牆上跟驚鴻說着話,“我準備明天一早離開這裏。”

驚鴻一邊晾曬靈草一邊隨口問道:“去看你那個姑姑?”

軒轅鄴微微點頭,“你不高興?”

驚鴻無所謂的聳聳肩,“我爲什麼要不高興?我雖然不想跟那家人有什麼牽扯,可卻也沒有攔着你跟他們來往的道理。”

軒轅鄴眸中有淡淡的失望之色流淌而過。

沉默了片刻之後,他又恢復了之前春風化雨般和煦溫暖的笑容,“驚鴻,你可願與我雙修?”

驚鴻眨眨眼,再眨眨眼,“你說什麼?我沒有聽清。”

修仙之人耳聰目明,自然不存在什麼聽清聽不清,驚鴻之所以這麼說,完全是因爲她根本不敢相信自己剛纔聽到的。

前世今生加起來近四萬年,驚鴻身邊也不是沒有打過她主意的男修,可如軒轅鄴這般單刀直入提出來的,她卻還是第一次碰到。

所以她的第一反應,就是自己剛纔一定聽錯了。

軒轅鄴當然也知道她並不是沒有聽清、而是不敢置信,所以他並沒有重複自己剛纔的話語,而是隻用一雙風情萬種的桃花眼凝視着驚鴻。

驚鴻很快就意識到他並不是在開玩笑,她乾咳一聲,有些窘迫的對軒轅鄴說道:“軒轅鄴,我們一共只見過兩次,其中一次你還只是個小孩子,你……你不覺得自己的這個決定過於草率了嗎?”

軒轅鄴一臉認真的問她,“是否鍾情與見過幾次有何關係?白首如新,傾蓋如故,人與人之間的感情如何也是要看緣分的。”

驚鴻被他說的呆了呆,不過很快她就回過神來。

稍微整理一下思緒後,她單刀直入地對軒轅鄴說道:“也許你說的有道理,但我對你真的沒有那份心思。我不否認你風姿蓋世、智勇雙全、修爲高深,確實是個不錯的夫婿人選。但對我來說,你還只是個小孩子呢。”

說到這裏,像是怕他不明白自己什麼意思似的,驚鴻還專門補了一句,“你知道的,再怎麼聰明靈秀的小孩子終究也還是小孩子。”

這話直白的,就差沒直接說自己沒有戀童癖了。

軒轅鄴滿心的挫敗。

他比她還要大好不好?

修爲也只比她低了那麼一點點。

在碧遊派,誰見了不要贊他一聲公子如玉、風度翩翩,他那些師姐師妹又有哪個不圍着他轉,怎麼這丫頭偏偏就能把他看成小孩子呢?

什麼眼神兒這是!

他定定的看了驚鴻半晌,驚鴻也一直落落大方的站在那裏任他看。

她眼神清明,俏臉上的神情坦蕩中帶着幾分徐徐流轉的歉然,看得軒轅鄴突然像一隻泄了氣的皮球似的,整個人都蔫吧起來——她是不是把他當小孩子他沒看出來,但她對他沒有一丁點兒綺念他卻看出來了。

他心裏酸澀難言,面上卻還努力維持着淺淺的笑容,“看來表妹你看男人的眼光還真是不怎麼樣,連我這種難得的濁世佳公子,你竟然也能當成小孩子。”

驚鴻笑不出來,但她野性的直覺告訴她,軒轅鄴並不需要她的同情。

所以聽到軒轅鄴這麼說,她立刻就一臉認真的回了他一句,“別說你了,就是比你大很多的我小舅舅、小風、小白,我也一直都把他們當成小孩子。”

軒轅鄴一愣,“那姬狄和雲祁呢?你也把他們當成小孩子?”

驚鴻本來想點頭的,可轉念想到她現在披着的這張嫩皮,她趕忙將點頭改成了搖頭,“他們倆都是幾百、幾千歲的人了,如何能跟你們相提並論?”

軒轅鄴脣角勾起一抹苦笑——他也真是糊塗了,明知道那兩人都是妖修,他竟然還拿出來跟驚鴻說道。

“是我糊塗了。”說完這句話,他沉默片刻,然後才站直了身體對驚鴻笑道:“時間不早了,我該告辭了。你……保重。”

驚鴻含笑點頭,“你也保重。” 和拓跋紫雄、端木子萱等人一起送走了軒轅鄴,沒心沒肺的驚鴻就繼續晾曬她的靈草去了,而求偶被拒的軒轅鄴卻一連數日都沒個好心情。

自他離開驚鴻殿就已經跟他會合了的碧遊派其他修士還是第一次見到他這副長眉緊皺、神情冷肅的模樣,不過他們都以爲他心情不好是因爲魔物太過猖狂。

之後的幾天時間裏,爲了儘可能不給軒轅鄴添麻煩,他們一直都是一副斂氣凝神、輕手輕腳的模樣,反倒讓他得了幾天清淨日子收拾自己紛亂的心情。

好在,抵達塗州的前一天,他總算又恢復了之前那副風情無限的翩翩公子模樣,看得跟他一起行動的衆人全都鬆了口氣。

自家侄子上門,而且還是爲了魔物作祟的事來幫他們加強防禦,軒轅芙的得意簡直溢於言表。

當年以寡婦之身成功擠走了端木子萱之後,她確實很是得意了一陣子。

金閨玉堂 然而好景不長,她得意的日子沒過多久,就聽說了端木子萱二嫁拓跋紫雄的消息,氣得她當時就砸了滿屋子的擺件。

拓跋紫雄生的一表人才、爲人厚道正派不說,修煉天賦在他們這一代當中也是拔尖的,如果不是因爲有個克父克母克妻的兇名在,恭州領主夫人的位置也輪不到端木子萱了。

而軒轅芙因爲拓跋紫雄的親姐姐拓跋紫鶯是她孃家嫂子的關係,更是很早就認識了拓跋紫雄。

在拓跋紫雄凶煞的名頭傳出來之前,軒轅芙甚至還動過跟自己的未婚夫退婚、然後改嫁給拓跋紫雄的主意。

只是她一直沒能找到合適的理由讓她爹同意退婚,拓跋紫雄又緊接着傳出了那樣的惡名,所以她才臨時放棄了繼續鬧騰,老老實實嫁進了她爹爲她選定的夫家。

因爲她夫家與她孃家也算門當戶對、她丈夫和公婆又都是厚道人,所以她嫁過去之後,日子過得倒也還算滋潤。

只可惜好景不長,她才成親不到兩年,她丈夫就死在了一次外出歷練的路上。

她沒有兒女、又打定了主意再嫁,自然不肯留在夫家,所以等到一出了她丈夫的孝期,她立刻就回了孃家。

彼時拓跋紫鶯正爲弟弟的婚事苦惱不已,想到自家小姑子之前那麼喜歡拓跋紫雄,病急亂投醫的拓跋紫鶯頭腦一熱就提出了兩家結親。

不過話一出口她立刻就後悔了。

因爲軒轅芙並無兒女,所以她倒不是特別介意她曾經嫁過人,她只是覺得自己不該在軒轅芙的丈夫屍骨未寒的時候就張羅着讓軒轅芙再嫁,而且對象還是她自己的孃家兄弟。

她正準備說些什麼彌補一下,免得軒轅芙覺得她不體諒她新近喪偶,軒轅芙卻已經搶先一步拒絕了她的提議。

拓跋紫鶯雖然尷尬,但畢竟理虧在先,所以倒也沒有把軒轅芙的拒絕放在心上。

倒是軒轅芙,不僅到軒轅鄴他爹那裏告了拓跋紫鶯一狀,而且還立刻帶着人去了塗州領主府長住。

她曾經放在心尖上但卻沒敢嫁過去的男人竟然娶了被她“打敗”的端木子萱,而且兩人還連生一子一女,日子過得那叫一個琴瑟和諧、幸福美滿。

再反觀她自己。

當年她確實成功擠走端木子萱做了上官靖宇的正室夫人,可她婚後的日子卻過的一日比一日糟心。

塗州領主上官熙霖討厭自己的妻兒、也討厭自己的新兒媳,長年以閉關的名義躲在自己院子裏誰都不理,但卻每年都會派得力的管事送大批節禮到秦州領主府去。

而原本待她極好的姨母——塗州領主夫人公孫潤美在成了她婆婆之後,竟然開始跟她爭奪領主府內院的掌家之權,兩人面上和睦,內裏卻鬥得天翻地覆。

公孫潤美甚至還將手伸到了他們夫妻之間。

而且最糟糕的是,作爲她表哥兼夫婿的上官靖宇竟然對自己的孃親言聽計從、不敢有絲毫違逆。

當年正是上官靖宇對公孫潤美的這份順從幫軒轅芙擠走了端木子萱,可現在,上官靖宇對公孫潤美的這份順從卻成了軒轅芙和公孫潤美鬥法時她最致命的弱點。

如果不是她還有實力雄厚的孃家和自小就聰明伶俐的女兒幫襯,只怕這些年下來,這塗州領主府裏早就沒了她的立足之地。

這種高下立見的對比,每每都讓她心裏就像紮了一根刺一樣難受不已,可偏偏她又無力改變自己或者端木子萱的境遇。

多年的積怨累積下來,讓她對驚鴻和端木子萱都有種非比尋常的恨意。

就連她的女兒上官夢,也在她的言傳身教下恨上了自己那個從未見過面的異母姐姐。

軒轅鄴當然不知道他這個姑姑和姑姑家的表妹竟然對素未謀面的驚鴻有那麼大意見,就像他也同樣不知道這母女倆竟然打着他的主意。

將父親的關懷轉達完畢,又送了靈符、法陣等物資給她們母女之後,一臉溫和笑意的軒轅鄴就提出要離開。

好不容易見到了這個身爲碧遊派掌門嫡傳弟子的侄子,軒轅芙當然不可能就這麼放他離去。

在她眼裏,軒轅鄴就是一塊鑲金嵌玉、引人垂涎、能給她們母女帶來高貴地位和修煉資源的的肥肉。

早在軒轅芙得知他被碧遊派掌門帶上山的那一刻起,她就動了將自己女兒嫁給這個侄子的心思。

然而這麼多年下來,無論她怎麼試探、如何遞話,軒轅鄴的父母都始終沒有鬆口應下這門婚事。

而這也正是軒轅鄴的父親軒轅啓秀對他這個異母妹妹存着幾分愧疚,並派了兒子幫扶她們在如今的環境下自保的原因。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3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