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 1 月 17 日 0 Comments

「這個賊子究竟還是有賊心思,看來一定不能留了。」

馬克冷笑,看著自己電腦屏幕上的一行話。

「西雅圖本地,預計蒺藜大旅館門口,現在已經接單,當前接單人代號為:殺手軍刀。

成功100%,必須告訴這個人的相貌特徵,還有身份證等,避免殺錯人。」

馬克就將這些信息賣給了他們,畢竟一個老闆想要調動員工的信息還不簡單?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牛亮順勢一跳躍,很輕易的上了二樓,假狼狗是在一樓,上了二樓,牛亮就巧妙的避過了假狼狗的視線。

二樓是老闆的辦公室,加住宿,客廳之類的!

只要能上了三樓,就不會驚動到磚廠老闆,安全性就大。

牛亮在微弱的燈光下,小心翼翼的上了三樓,心跳突然加快!

我這是幹什麼呢?

心中的熱血,衝動,不妥協讓牛亮大膽的到了三樓。

二樓的窗戶有玻璃加窗框上的鋼筋,三樓一般都會覺得高一點,窗子上一般都不會安鋼筋。

牛亮爬到樓頂,利用小胖子的像皮藤索,有狗鈎子的一端,扣在屋頂上,確定好目標,瞄準了磚廠老闆小女兒的房間,雙手拉着橡皮繩條,身體錘直而下,剛好在磚廠老闆小女兒房間的窗戶外面,牛亮騰出一隻手,輕輕推開窗戶,一閃身進入磚廠老闆小女兒的房間。

牛亮到了房間后發現磚廠老闆小女兒的房間燈是亮着的,卻沒有磚廠老闆小女兒的身影。

奇怪了!夜這麼深,人去那了呢?

牛亮目光環視了一下,只見磚廠老闆小女兒的被子凌亂,像是剛起床去上廁所,或者是幹嘛了!

目前唯一的辦法就是等!等磚廠老闆小女兒一現身,立即控制住磚廠老闆的小女兒!

牛亮目光注視着窗帘布,靈機一動,身體隱藏在窗帘布後面,只要磚廠老闆一現身,好迅速出擊,如果躲在床下,那是最不明智的,那樣會影響出擊速度,只要磚廠老闆女兒一聲尖叫,那就得逃離,就算不逃離,也會暴露自己的行蹤。

牛亮思考了一下,覺得自己實在是太聰明了!心裏一樂!愉快的躲起來。

武思雅撲倒在床上,見妹妹進來聽了妹妹的話一個轉身道「沒有你高興了吧!不過哈哈……」。

武思思見姐姐笑,知道姐姐知道什麼對牛亮不利的事就道「姐姐!你知道什麼?你可以告訴我呀?我們是姐妹!有什麼事應該商量著來決定你說對不對姐姐!」。

武思雅聽了妹妹的話,心裏想,爹爹請殺手來,要自己什麼人也不能說,說出去后,萬一牛亮真的被殺手殺害,那會查到爹爹身上的,絕不不能說啊!

武思雅沉思一會道「妹妹!你一口一聲的牛亮!牛亮!你是不是真的喜歡上他了吧!」。

武思思聽了道「姐姐!你想到那裏去了!我是真心覺得牛亮不容易,我們不要欺負他好不好!我覺得吧!牛亮雖然老實,但我有一種感覺,他是不好欺負的,我這也是為你們想啊!這樣斗下去,萬一又發生什麼事,這對大家好嗎?他不是要幾千嗎?爹爹不給我給就是了!」。

武思雅聽了呵呵笑道「妹妹呀!別殺了!別是爸爸已經發出話要那些叔叔一定要逮到牛亮,就算沒有這些叔叔幫忙,你以為牛亮能蹦躂幾天嗎?」。

武思思聽了姐姐的話,覺得姐姐肯定有什麼事隱瞞着自己了,這可不是好事啊!

不問總覺得不對勁!問吧姐姐又不會告訴,這怎麼辦呢?

武思思想來想去,確定了姐姐不會告訴自己自己也無可奈何啊!

「哼!姐姐!你不告訴我,出了什麼事,別怪我先沒有提醒一下,你不說就算了,我回去睡覺了」武思思說完輕輕回到自己房間。

武思思回到自己房間后,一生氣把房門反鎖起來了!

她做夢都沒有想到,自己把門反鎖起來對牛亮有天大的好處。

牛亮聽到微弱的腳步聲,早就提神準備着,目光注視着武思思的舉動,見武思思把自己房間門反鎖起來,心裏突然想笑,武思思助我亦!

武思思走到床前,見窗帘有點不對勁!走到窗帘面前,伸手欲把窗帘拉好!

牛亮見天賜良機,這麼好的機會自己怎麼會錯過呢?

牛亮一下出手,伸手一攬,把武思思攬入懷裏!

牛亮一隻手圍住武思思脖子,一隻手捂著武思思的嘴,怕她亂叫。

武思思突然感覺一雙手圍住自己脖子,一隻手還捂著自己嘴,一下嚇得面無血色,想說話又叫不出來,只是全身顫抖著。

牛亮見武思思這樣,自己是不是有點過分了啊!

對一個女孩子這樣,有失君子作風啊!

牛亮見武思思嚇得夠慘的,不忍心道「不要怕!我是牛亮!我不會傷害你的,只要你不要亂叫就好」。

武思思一聽控制住自己的不是什麼強盜,色狼,而是自己喜歡的牛亮,恐慌的心一下變得興奮刺激起來,難怪自己感覺控制住自己的人手臂那麼有力,胸膛那麼結實,原來是牛亮這個壞傢伙呀!

武思思聽了牛亮的話,不住的點頭,武思點了一下頭,知道是牛亮,想要掙扎的心一下放鬆起來,渾身無力,攤軟在牛亮懷中,突然感覺好有安全感啊!

牛亮見武思思聽了自己的話后沒有掙扎的表現,反而癱軟在自己懷裏,我的天啊!

武思思這是要演那一齣戲呢?

牛亮也毫不猶豫的放下了捂住武思思的嘴,武思思一下深呼吸起來,一會小聲道「牛亮!你膽子真大,還敢來我家!你就不怕我叫!

……」。

牛亮一聽到武思思說出一個「叫」字,立即又捂住了武思思的嘴唇!

武思思見牛亮這傢伙又捂著自己的嘴,生氣掙扎一下,牛亮不妨武思思放鬆的身體會突然掙紮起來,一下被武思思使出的力量衝擊,兩個人一下倒在了床上。

一倒在床上,武思思在下面,牛亮壓着武思思,目光注視着武思思,見武思思的臉一下緋紅起來,捂住武思思的手立即鬆開,牛亮感覺自己熱血沸騰起來,好難受!

一下管不了那麼多,立即起身站着不動。

武思思見牛亮一下起身站着不動一雙眼睛溫柔的看着牛亮微笑一下做起身體道「牛亮!我知道你不容易,你是來討要工錢的嗎?我給你吧!」。

牛亮聽武思思小聲的說話,還說自己不容易,「不容易」三個字一下觸動了牛亮堅強的心,一陣酸甜苦辣瞬間湧上牛亮心頭,目光驚訝的看着武思思,感動的不知道說什麼話?

不容易這三個字從誰的嘴裏說出來,自己都不會感動,但從磚廠老闆的女兒嘴裏說出來,牛亮被感動了!感動得差點熱淚盈眶!

。 姜宇在一個沒人的教室虔誠地小聲祈禱:「主,伊文斯過於偏激,葉文潔空有『統帥』頭銜,他們都難成大事。

「如果主想要成功殖民太陽系,就需要打破伊文斯的信息壟斷,聽取更多的意見,用更智慧的手段瓦解人類。」

一年前,姜宇只是以為自己重生了,三十來歲的他重回了曾經的大學校園。

正當他準備利用重生的經驗在大學混得風生水起之際,卻得知了三體組織(簡稱ETO)和《三體》遊戲的存在。

姜宇這才明白過來,自己原來是穿越到了《三體》的世界中。

只不過這個世界裏親人、同學、學校等等,都跟他上一世一模一樣。

姜宇的大學老師是降臨派的成員,多次想要把「思想成熟」的姜宇發展成自己的下線。

據姜宇所知,他老師孔祥是ETO降臨派在中國的三個頭目之一。

本來姜宇是不打算趟這趟渾水的,但又想到這是一次把自己關於ETO的情報告知官方的絕佳掩護。

既然重生一次了,自然不能像是上一世那樣活得那麼鹹魚。

姜宇思索良久,決定冒險將計就計,混入到ETO做出獲取他們情報的假象。

沒有這層掩護的話,他手裏的情報也不會有人相信。

按照書中的時間線,三體星人應該已經派出了智子,整個人類世界都已經在智子的監控下。

姜宇很清楚,若是明目張膽地告密的話,很快就會被智子發現,他肯定會死得很慘。

不過看過原著的姜宇,知道這個時候三體星人還比較好騙,於是姜宇在心裏勾畫了一個更大膽的計劃。

第一步就是加入ETO后得到智子的注意,他也知道這一點很難,畢竟一開始智子就那麼幾個,不可能完成對全世界每個人的監控。

明面上姜宇在組織內表現積極,很受孔祥的賞識。

另外姜宇用祈禱的方式,每天下午都用半個小時的時間,嘗試着跟智子對話。

結果連續堅持了兩個多月,都沒什麼反應,姜宇都懷疑是不是智子直接跳過對普通人的監控?

正想到這裏,姜宇眼前突然出現了一行字:你有三分鐘時間,闡述你的想法。

姜宇鬆了口氣,他就知道自己一直在ETO一名重要幹部面前晃悠,智子肯定會偶爾監控他一下。

而且他以成功殖民太陽系,瓦解人類為誘餌,一旦智子能聽得到,十有八九會問一句。

姜宇趕緊道:「伊文斯錯估了一個事實,人類並不是那麼脆弱,他的高調行事早晚會觸及到各國的敏感神經,最終會讓ETO遭受巨大的損失,從此無法繼續協助你們佔領地球。」

姜宇從沒見過伊文斯,不過按照原著的劇情,這哥們搞破壞搞得太嗨,早早地就暴露了ETO的存在。

這讓各國得以點破面,瓦解了ETO大部分力量。

智子:說說你的計劃。

姜宇微笑道:「如果人類想要消滅我們,我們不如就隱藏在他們當中。

「我會以告密者的身份,跟人類政府接觸,用一些不太重要的情報一點點獲取他們的信任,最終完全打入到他們當中去。

「只有變成他們,他們才找不到我們。」

智子:這個計劃充滿了不確定性,我們怎麼知道這不是你在利用我們的情報,獲取好處的計謀?

姜宇心說:「三體人只是欠缺謀略,最基本的戒備心還是有的么!」

他早有準備:「我要為人類提供的情報,都來自於主的告知,所以這個計劃源頭上就在主的控制之中。」

過了幾秒鐘,智子才到:這個計劃當中,我們能得到什麼好處?

姜宇答道:「在我提供的情報讓人類的高層信任我之後,會比ETO更輕鬆地對整個人類族群進行毀滅性地引導。」

智子:否決該計劃,沒有人會相信從敵人那裏獲取的情報。

姜宇微笑道:「我給主講一個『蔣干偷書』的故事,從前……」

智子:那個故事我知道,我們一直很奇怪為什麼會有這樣的劇情。

「因為人性是複雜的,」姜宇道:「有時候人們更願意選擇相信從敵人那裏獲取的情報。」

過了幾秒鐘之後,智子才重新在視網膜上寫道:我似乎明白了你的意思。你的計劃我需要向上彙報,三分鐘后再給你答覆。

姜宇在焦急中等待了兩分多鐘后,智子重新上線:可以一試。

姜宇鬆了口氣,終於可以正大光明,而且合情合理地向人類提供ETO的情報了。

正在他準備下一步行動的時候,腦海里突然出現了「面壁者商店」的字樣。

姜宇先是一愣,隨即滿心欣喜起來,穿越一年多了,他還以為自己不會有「金手指」了。

他也沒想到自己剛涮了智子一把,「金手指」就出現了。

等等!

面壁者商店?

姜宇在起初的欣喜之後,察覺到這個「金手指」有點不大對勁。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