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9 日 0 Comments

這些就像是那詭異丹核給自己的回饋一樣。

「呼!」

他呼去了一口濁氣,隨後便感覺自己的經脈像是接受了某種洗禮一樣,變得十分的順暢起來。

戰士六階的瓶脊開始鬆動了。

紀羽歪了歪腦袋,而後一手撐地,慢慢的站了起來,身子骨還發出啪啪的聲音。

「咦……怎麼還沒事了?」趙元原本得意洋洋,但見紀羽在這個時候竟然站了起來,不由覺得怪異了。

這不可能啊!自己剛剛明明是將他的腿骨給打斷了,他不可能又可以站起來才對的呀,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他心中有一萬個不明白,這個變化,紀羽也不太清楚是怎麼回事,骨折了,丹天戰體可以修復,那是很正常的,但丹天戰體修復用去的本源力量怎麼又可以恢復過來呢……

他知道這多半是詭異丹核的作用,但到底是怎麼回事,他也說不清楚了。

「小……小子!你是怎麼做到的!你怎麼沒有受傷!」趙元見紀羽真的沒事了,心中不由有些驚訝。

不過紀羽卻沒有理會他這麼多,下一霎,一道極高的溫度再次發出,黑霧散開。

紀羽一隻手直指趙元,而後才慢慢開口:「你的攻擊完了?那麼,就該我了哦!」

他心中多少有些底了,詭異丹核藉助了這些霧氣恢復了他的本源力量,這就等於讓他恢復到了全盛時期。

而相反的,趙元之前對付他已經用了很多的力量,實力多少也有些打折了,現在,就是自己反擊的時刻!

他眼神一沉,隔空朝著趙元一拳打去。

在這黑霧之中,天地能量像是受到了屏蔽,根本就感應不到,如此一來,他唯一的戰技也不能用了。

但也因為這樣……趙元只能消耗自身的戰氣,而不能調動天地能量,戰師強者的優勢減弱了,而且剛剛使用了這麼多的戰技,他自身的能量便也跟著開始減弱了。

現在,就是紀羽的機會!

趙元臉色一變,紀羽的攻勢異常的猛烈,這時他才想到調動天地能量,但很快他臉色就變得非常難看了,天地能量竟然調動不起來了!

「哼!這就是你引我來這裡戰鬥的目的么!」趙元哼了一聲。

身為戰師強者,他的戰鬥經驗比紀羽來說是要多一些的,多少也有點老成持重的感覺。對於紀羽的攻擊,他也並不是十分的擔心,就算不能調動天地能量,戰師強者還是戰師強者,絕對不是戰士強者可以匹敵的。

他伸出了一個拳頭,精純的戰氣湧入拳頭之中,隨著氣流的流動,他拳頭竟然發出了爆破之聲。

一拳慢慢的揮起,黑霧跟著讓道。

「這一招,叫做爆裂拳,是我趙家的一門戰技,黃階高級!」他冷冷的說著,而後看著紀羽的攻擊,一拳便迎了上去。

轟!

一擊,在這濃霧之中爆發,霧氣在這時消散了許多。

紀羽瘋狂的轉動著戰氣晶體跟力量晶體,將自身的力量提升到了最強,九鼎丹火覆蓋在他的拳頭之上,形成了一個火拳。

兩人兩拳相對,一時間竟然落得個勢均力敵的下場。

趙元滿臉的不敢相信,但此刻他也不是吃驚的時候,見一擊未遂,便再次舉起一個拳頭,猛然朝著紀羽打去。

砰!砰!砰!

一拳,一腳,一個翻身,兩人纏鬥在了一起,以肉眼可見的速度,一時間,趙元與紀羽竟然都有點鼻青臉腫的樣子了。

「沒想到你區區一個戰士修士**力量竟然不在我之下,果然是後生可畏啊!」趙元嘆了口氣。

他的動作絲毫沒有減慢,但也驚訝於紀羽的力量,這麼久下來紀羽竟然還沒有落入一點點的下風,這也讓他讚歎。

不過也正因為如此,他也感覺到了紀羽的可怕,如果任其發展下去的話,下一次見面,恐怕自己將不是這個少年的一合之將了!

「鏘!」

忽然不知哪裡傳來了一陣拔劍的聲音,趙元手中不知何時多出了一把利劍,猛然朝著紀羽劈去。

紀羽的意念之力瞬間爆發,在趙元拔劍的一瞬間沖入他的精神當中。

兩人散開,趙元口中已經多出了一絲血跡,而紀羽的上衣基本已經被那一劍給撕裂了,露出精壯的肌肉。

兩人都是粗氣直喘,趙元沒有因為拿出武器而感到不齒,而紀羽也沒有多說什麼,他們都知道,這是一場生與死的搏鬥,而不是什麼公平的較量。

贏,只要贏就好了,只在乎結果,誰也不會在意過程。

「嘿嘿,你放心吧,接下來我會好好的送你上路的。」 紅顏 趙元舔了舔那把劍,猙獰的對紀羽說道。

他沒有想到紀羽會這麼勇猛,早知道當初就直接下手了,將紀羽引到這裡來實在不是什麼上上之策。

一道劍芒劈開了濃霧,直衝紀羽。

紀羽一個躍身,他一腳踢起黃沙,那砂礫在半空之中,受到九鼎丹火的影響再次變得鮮紅,而後便猛然沖向那一道劍芒。

乒乒鏘鏘!

嘩啦啦!

劍芒將砂礫斬成兩半,最後消失,砂礫則是慢慢落在地上。

兩人的形勢已經在不知不覺之中開始逆轉,從一開始趙元的一邊倒,到現在的勢均力敵,這一切都在紀羽的計算當中。

而有黑霧的存在,他們是不可能吸收天地能量的,不管是趙元,還是紀羽……

趙元手中的劍顫動了一下,隨後便化為了鐵水融入了地上……

他面不改色的看向紀羽,眼神當中隱隱有些欣賞的意思,但更多的,卻是殺意!

兩人什麼也沒有說,似乎多說一句就是在浪費生命一樣,兩人都沒有任何的動彈,只看著對方,或在恢復,或在想對策。

而就在此刻,紀羽先動了。

他深呼了一口氣,朝著趙元詭異的笑了笑,而後一手一翻,一棵綠色的珠子便出現在了他的面前,即使在黑霧當中,珠子也會散發出那種絢麗的光彩。

趙元瞳孔微微一縮,一種極度危險的感覺便開始湧入他的心頭……

「你是不是很奇怪,為什麼我要引你到這裡,不過這個問題想必你也想明白了……不過我想你應該也想知道,為什麼我會拿出這個辟毒珠吧?」紀羽笑了。

他感覺到趙元的力量在減弱,已經跟他差不多了,那麼……拿出辟毒珠的時刻,也是到了!

果然,在聽到紀羽這句話之後,趙元就像見到世界上最恐怖的東西一樣,死死的盯著紀羽,眼神之中殺意無限擴張!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這是一個十分詭異的對峙場面。

紀羽滿臉戲謔的盯著趙元,而趙元則是滿腔怒火的盯著紀羽,似乎要將紀羽吃了一樣。

「將辟毒珠交出來,我饒你不死。」

死死的盯著紀羽,最後趙元嘆了口氣,有些示弱的意思。

但紀羽此時卻笑了:「交出來?憑什麼?難道你就真的能對我怎麼樣么?饒我不死?抱歉,我可不想饒你不死。」

他一手拿著辟毒珠,一邊笑著盯著趙元。

此時,他們兩人的衣裳都已經濕透了,頭髮也跟著被這些黑霧打濕,整片空氣顯得非常的潮濕。

「你知道我做得到的!」趙元深呼了一口氣。

若不是擔心紀羽毀了辟毒珠,他早就對紀羽下手了,但現在看到紀羽的動作……他知道,不管怎麼樣,他都要下手了。

辟毒珠雖然名為辟毒珠,但實際上它的作用可不只有辟毒而已,辟毒珠更可以吸毒!

將附近周圍的毒吸取過來,這是非常危險的一種功能,現在,紀羽顯然就像這樣做了,他不能再讓步了。

趙元一步踏出,他的氣勢頓時增強了許多。

而紀羽卻冷笑著盯著趙元,他的確是打算用辟毒珠來引毒,這的確就是他計劃中的一環。

趙元太強大了,超過了他的料想,如果再這樣僵持下去的話,最後敗下來的絕對是他,逃跑也是不現實的,因此他也只有……用這種方法了。

九鼎丹火開始擴散了出來,他身上的水分開始慢慢的蒸發,最後衣服都要慢慢蒸幹了,不過這一次他沒有對趙元使用九鼎丹火的力量,反而是將九鼎丹火布置在他周圍,似乎是打算防禦……

「這火焰雖然厲害,不過在你手上用出來,是絕對抵擋不住我的。」趙元沉聲看著紀羽,慢慢說來。

紀羽卻沒有任何的反應,他只管釋放九鼎丹火的力量,做成一種防禦的趨勢。

「哼!不知好歹!」

趙元怒了!紀羽顯然是要走到那一步,雖然他不明白為什麼要這樣做。

因為用辟毒珠吸毒的話,那就相當於要同歸於盡,手持辟毒珠的人絕對是最危險的那個,他不明白為什麼紀羽要這麼做,但現在,他也不想明白了。

再想下去,命就要沒有了!

只見他雙手不斷的舞動著,在空氣之中像是坐著無規律的運動一樣,最後,他悶哼一聲,速度越來越快,無形之中似乎出現了無數個拳頭一般。

「我會讓你感覺到絕望的。」

說著,那無數個拳頭於空中釋放,盡皆沖向紀羽,對紀羽的那九鼎丹火形成的防禦狂轟亂炸。

哇的一聲,紀羽幾乎七竅流血,他死死的咬牙,死死的盯著趙元。

身形無形之中後退了數十步,他依舊在撐著。

趙元也不明白紀羽在做什麼,但他的攻勢卻是越來越加猛烈。

「就是現在,皮皮,攻擊!」

忽然,紀羽朝著天大吼了一聲,似乎要傳遍整片山谷一樣。

趙元臉色一變,皮皮……聽到這個名字,他方才想起來,紀羽肩膀上的那個小獸不知道什麼時候消失了。

糟糕!他心中大驚,然而,他一眼撇到紀羽的那一個戲謔的眼神之時,心頓時便沉入了谷底。

「皮!皮!!!!」

一個聲音傳入了他的耳中,接著而來的,是一陣噼噼啪啪的聲音。

趙元連續後退了數步,他一口鮮血噴出,急忙收起了對紀羽的攻勢,轉而護住自己的全身。

比起紀羽那詭異的火焰力量,他更忌憚皮皮的那種雷電之力。

雷電,那是所有修士都害怕的東西,尤其是修為到達一定程度時候降臨的雷劫,那就相當於所有修士的噩夢。

而雷電之力,那是紫天大陸最恐怖的力量,不管是什麼修士都要忌憚三分。

趙元臉色蒼白,一種極度不好的預感傳遍了全身。

「你有可能躲過嗎?嘿嘿!」他看到了紀羽,紀羽在戲謔的笑著。

意念之力湧出,紀羽並沒有馬上進攻,反而像是在提醒趙元一樣,一感覺到精神受到了某種力量的衝擊,趙元便不自覺的捂住了腦袋。

而就在此刻,一道雷電之力猛然竄入黃沙當中,此時趙元所在的周圍早已被九鼎丹火融化為液體,那些霧氣化為水分落入他的衣裳。

雷電之力,無孔不入,不管趙元用什麼方法抵抗,也絕對是徒勞。

「轟!」

一陣極其強烈的轟鳴聲傳了出來。

一陣陣黃沙,在雷電之力的作用下爆發了,沙子忽然爆起,掩蓋了趙元的身形,最後更是慢慢形成了電網,直衝趙元。

趙元在此刻幾乎驚慌失措,他一手聚起戰氣,瘋狂的想要抽取天地能量,然而在黑霧之下,這種做法顯然只是妄想而已。

忍耐,他在忍耐……雷電之力不斷的穿透入他的體內,滲透他的四肢。

他開始抽搐了起來,看不見,若不是如此,紀羽見到這個場景恐怕也會有些雞皮疙瘩。

「啊!!!」

終於,趙元還是沒能忍耐,皮皮的雷電之力無孔不入,此時小傢伙更是一下子落在了地上,用最大的力量將雷電滲透進入沙子當中。

一開始紀羽不斷的使用九鼎丹火,就是為了蒸發霧氣,不管是什麼霧氣,在詭異,也是有水分形成的,只要有足夠強的溫度,那就會蒸發,就會液化!

此外紀羽還特地將自己跟趙元隔離開來,不然他噴到這種雷電之力,不死也得殘廢啊。

他有些驚悚的看著趙元,此時那些黃沙星辰的電網將趙元覆蓋,視線難以真正看清到底怎麼回事,但聽到那個聲音,卻讓他全身雞皮疙瘩不斷的起來,這太可怕了!

最後,皮皮的力量也停止了,小傢伙搖搖晃晃的,像是喝醉酒了一樣在原地轉了兩圈,非常的有趣,而後一眼看到紀羽的方向,便猛然躍起,跳到了紀羽的肩膀之上。

一下子,皮皮的趴在紀羽的肩上呼呼大睡了起來。

有些溺愛的看了看皮皮,紀羽心中清楚,皮皮此時真的是用了最大的力量了,雖然這股力量……還不至於讓趙元死。

依舊感覺得到趙元生命的氣息,紀羽都不禁暗罵,這貨的生命力簡直就跟小強一樣了!

他嘆了口氣,皮皮的攻擊只是為最後一擊做準備,這一切都是在他的算計當中,要對付一個戰師強者,不經過計算,絕對難以成功,哪怕是漏了一環,對自己來說也絕對是殺身之禍。

隨著雷電之力的消失,黃沙慢慢落下,一陣焦味傳了出來。

紀羽想笑,但他最後還是沒能笑出來。

他一手拿著辟毒珠,雙眼微微閉氣,而後一道戰氣慢慢的滲透進了珠子當中,而在不覺中,那詭異丹核上的戰氣漩渦也分出了一絲煞氣,沖入了辟毒珠當中。

一陣幽香的味道慢慢擴散了開來,以辟毒珠為中心。

紀羽一拋,那辟毒珠落入黃沙當中,最後慢慢的沉入……

雷電攻擊結束,趙元的身影也慢慢出現在紀羽的面前。

看到這個場景,紀羽差點沒能忍住笑出聲來……

黑人!又是一個黑人,此時趙元被皮皮的那一擊電得跟爆炸頭似的,全身的衣服都黑了,一陣輕風吹起,衣服便化為煙灰,消散於風中。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奇葩!」紀羽終於沒能忍住,哈哈大笑起來。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3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