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2 日 0 Comments

結果玄門總部一天比一天人少,門主號走的第一天,除去病假,百分之九十七八的出勤率,第二天就只有百分之八十了,病假和事假一大堆,反正門內沒什麼事,大伙兒還不如回家算了,第三天就只剩下一半了,門主和主要部門的領導們都不在,工作也沒法做,那還不如回家呢,至於戰小慈臨時任命的負責人,誰聽?

這些消息,冷月通過龍族的渠道轉給潔卡西,潔卡西再轉給自己,因此蕭寒對玄門的情況可以說是了如指掌,甚至這個有計劃的清空玄門總部的人員也是蕭寒提前策劃的,為了就是怕海族偷襲玄門島,會給玄門總部帶來太大的傷亡,總部這些人經歷過戰鬥的人還是有不少的,有傷亡就不好了。

戰果清算出來了,除了暫時還不好計算的物資之外,短短的一天一夜的功夫,就憑門主號上的六十一個人,就取得殲滅海族神級以上高手將近八十人的戰果,在火山爆發中死亡的海族高手還不好統計,因為沒有抓到海族高手活口,亞力克也不清楚瓦卡裏手下有多少神級高手,所以只能是一個大概的數字,但是屍體一共收集了五十三具,活口兩個,俘獲海族聯軍一共六萬餘,活埋四萬,還有兩萬被封死在洞倉中,如果沒有人打開封門,其結果跟活埋沒什麼兩樣!

蕭寒的目的就是消耗掉對方的有生力量,海族雖然數量很大,可要成為一名精銳的士兵,那可不是隨隨便便穿上一副鎧甲,抗一把刀就成的。

雖然消滅這點人對海族來說並不傷筋動骨,可這都是久戰的老兵,老兵可都是軍隊的財富,一名經驗豐富的老兵可抵得上三個新兵,老兵的多寡有時候決定著一支軍隊的戰鬥力的強弱,他可不能將這些海族老兵放生了,只要給他們時間,十萬老兵就能帶出三十萬甚至一百萬的新兵來!

雖然現在覺得這麼做很殘忍,可對敵人仁慈就是對自己殘忍,這樣的錯誤蕭寒不打算犯,他現在殺死一名海族老兵,或許會讓一個甚至更多的人類百姓得以生存,這是一本看不見的帳,所以他才硬著心腸給戰鐵下令,讓他執行這樣一個看起來很殘忍的任務,但他還是有意識的避開了萬綺雯,這個丫頭本質上還是挺善良的,他不想讓這樣的事情在她心裡留下太深的陰影。

「門主,聽說這海族跟龍族一樣,死後十二個時辰就會恢復真身,咱們還沒有吃過神級的海族呢!」武綽口水直流道。

「海族吃人類,人類吃海族,這吃來吃去,怕是這個仇怨沒有解開的一天了。」費明傷感的說道。

「武綽,別顧著吃,這海族神級高手的屍體都是寶貝,這每一件都是稀罕之物,值不少錢呢!」祁豐年瞪了武綽一眼道。

「呵呵,這海族神級高手的屍體確實有用處,不過不是賣掉,我們人類雖然可以在水下活動,但卻不能長時間的在水下生存,海族的這種天賦得天獨厚,是我們人類所不能具備的,所以我打算利用海族這些屍體尋找亡靈魔法師,將他們變成墮落的亡靈騎士,將他們都安置在我們玄門島的周圍,替我們看守我們的家!」蕭寒笑道。

「門主,這亡靈魔法師可不好找,就算在蒼茫大陸,這神級的亡靈巫妖恐怕也絕種了,這些海族高手的屍骨可不是一般的亡靈魔法師能夠裝換得了的。」文覺道。

「我知道這不好找,可我們的弱點就在水下面,如果能夠在水下面有一道安全的網,那我們還怕海族的偷襲嗎?」蕭寒道。

「門主這個考慮是有道理,這裡一共五十三具海族高手的屍骨,可以轉化成五十三具墮落的亡靈騎士,這就等於我們玄門一下子多了五十三名神級高手!」祁豐年興奮的說道。

「此事需要慢慢謀划,但不可對任何人泄露半句消息,龍族跟亡靈生物可並不太友好,如果讓他們知道我們的計劃,那就麻煩了!」文覺提醒道。

「這個我自然知道,所以大家日後回去切不可在任何人面前再提這五十三具海族高手屍體的事情,明白嗎?」

「放心吧,門主,這是為了我們玄門自己的利益,誰敢對外胡言亂語,那就是玄門的叛徒!」馬玉虎本來是一多情帥哥,自從臉上添了這一條傷痕之後,不但人的氣質大變,就連說話也比以前兇悍多了。

戰鐵和江濤都猶疑不定,他們一個是戰家子弟,另一個算是韓家的女婿,雖然他們都是玄門的人,可他么有今天都離不開身後的兩大家族,這要是他們身後的人非要他們說的話,他們還真難不開口拒絕。

江濤還好一點,他只是娶了韓家的女兒,也不是給韓家賣身為奴,就算有些隱瞞,韓家不知道也拿他沒有辦法,可戰鐵是戰家直系,這上面長輩不問也就罷了,要是問起來,他是說還是不說呢,要是長輩從別處得到這消息,而他又沒有說出來,那就更麻煩了。

「江濤,戰鐵,你們別有顧慮,該怎麼說就怎麼說,我想戰家和韓家總不至於有臉親自跑過來跟我索要吧。」蕭寒微微一笑道。

戰鐵是大大的鬆了一口氣,江濤則感激的看了蕭寒一眼,跟著這樣悉心的替下屬設想的上司,這比看自己那兇悍哦夫人娘家人的眼色好多了!

他江濤可不一想一輩子活在韓家人的羽翼籠罩之下! 商禪市市公安局審訊室。

省外事辦的人如何想那是你們的事情,蘇沐才懶得理會他們那些雞毛蒜皮的心思。你們想要辦好你們的差事,我們同樣有屬於我們的職責。想要讓我就這樣便放棄眼前這個人的審訊,那是沒有可能的。沒有證據是一回事,但我們總會找到證據的。再說蘇沐能夠不肯定朴旭賢就是幕後指使嗎?他連大韓電子安保部部長的身份都亮出來,這還能有假嗎?

要知道如今的大韓電子是在燕北省省會的,你朴旭賢卻是出現在這裡,這難道還不夠說明問題嗎?

蘇沐很為隨意的坐下,審訊室的所有監控視頻全都關閉,這裡只有蘇沐和朴旭賢兩個人。

「說說吧,你想要怎麼樣?」蘇沐淡淡問道。

「我想要怎麼樣?我想要你立刻放掉我,我現在還有正事去做,我沒有那麼多時間陪你們消耗。你們閑著沒事做那是你們的事情,難道說你們還想要讓我在這裡浪費時間不成?」朴旭賢姿態高傲道。

「我說你少拿這幅姿態給我說話,要知道就算是從你們韓國的大使出發到過來,那都是要有幾個小時。有這麼長時間,我是絕對能夠陪你好好玩玩的。」蘇沐冷然道。

「你敢恐嚇我?」朴旭賢不屑道。

真的是一副讓人想要狂揍一頓的姿態啊。

蘇沐最為厭惡的神情就是朴旭賢現在施展出來的,彷彿所有人都欠他們錢似的。而且要知道朴旭賢這種高傲還是從骨子裡面散發出來的,是對天朝的一種強烈鄙夷,這是最為讓蘇沐憤怒的。你們憑什麼這樣?你們又有什麼資格這樣?要知道放在以前你們可都是天朝的附屬國,現在是說什麼民權自主,你們尾巴翹起來。

但那又如何?

像你們這樣的國家,像是島國,以前是華夏的臣服者,以後遲早還會。我華夏已經開始崛起,等到飛翔九州的時候,便是你們這些國家該俯首稱臣的時候。

「我不是在恐嚇你。我只是實話實說而已。朴旭賢。咱們都是聰明人,我想有些話就沒有必要說的太過掩飾。你過來是為了什麼,我不想去管。但你卻該派人前去將我的房間洗劫,這就是你的不對。我想就算是在你們國家。你們這種行為都是可恥的吧?

你現在還真都是不要還給我擺出這種嘴臉。我手裡是有證據的。不相信嗎?路邊的監控視頻是不會說謊的。我小區物業的監控攝像是不會說謊的。你們闖入我國,還動用了武器,按照我國法律規定。你知道會怎麼處罰你們嗎?」蘇沐的話平淡中散發出一種強勢,就是這種強勢讓朴旭賢開始有些緊張起來。

換做是以前朴旭賢遇到的那些天朝政府官員,只要是遇到大韓電子的事情,全都是無條件的開綠燈放行。但現在這個蘇沐所給出的姿態,倒是讓朴旭賢意外的很。就是這種意外,帶給朴旭賢一種直覺,事情貌似真的是很難處理。

繼續頑抗到底嗎?

不,那樣做的話,只會讓事情變的越來越難以收場。如今要做的就是儘快將事情擺平,只要將李采妍帶回韓國去,其餘的事情都是可以商量的,這個世界上最為容易搞定的就是這些政客。在政客的眼中,是沒有什麼事情不能商量的,每個人都是有著價值的。只要給政客開出足夠的籌碼來,相信他們是會妥協的。

蘇沐如何? 月滿西樓 他也不會例外。

「蘇局長,我相信事情是有些誤會的。我知道你是商禪市的公安局局長,我們是無心冒犯的。我之所以找到你,是因為昨天在電影院的時候,是你將我們想要找回去的小姐帶走的。是的,你沒有聽錯,那個人就是我們大韓電子的人,她是離家出走的,我是奉夫人的命令前來尋找她的。只是她不想要和我們回去,所以才會鬧出這樣的誤會事情來。

至於說到武器的話,我想這個是真的有必要解釋下,那些並非是什麼武器,只是用來自保的一些小玩意。我們是有持槍資格證的,這點我是可以出示的。至於說到他們拘捕,我相信是因為雙方溝通不利,所以才會發生這種事情。蘇局長,在過來之前,我已經向我國大使館說明這事,相信很快貴國就會有命令下達的。」朴旭賢平靜的說道。

真的是個不錯的天朝通。

隱婚100分:重生學霸女神 蘇沐倒是沒有想到朴旭賢的普通話說的這麼流利,最起碼將該表達的事情全都表達出來。而且蘇沐也相信朴旭賢所說的事情是真的,因為就在剛才省外事辦不是打過來電話了嗎?

但你說是誤會就是誤會。

被毀掉的又不是你家,那是我家。我要是不從你這裡找回個說法的話,以後指不定會有什麼樣的風言風語傳出去。比如說我這個局長害怕你們韓國人,就算是被你們炸毀了家,我都是屁都不敢放一個。比如說你們要是給我裝修的話,傳出來的就是我的家被毀,卻收到你們給出的那麼高的價碼,再買一套都行。

流言會害死人的。

叮鈴鈴。

就在蘇沐想要和朴旭賢就這個問題繼續交流下的時候,慕白從外面突然敲門進來,手中拿著的赫然是蘇沐的私人手機。只不過這個手機上顯示出來的號碼是未知,倒是讓蘇沐有些意外。

「接個電話回來再和你聊。」

蘇沐走出審訊室,到一處沒有人角落接聽后,那邊傳來的是一道熟悉的聲音,「聽說你現在抓住了李采妍?」

「我說第五小姐你聽誰說的,你這個消息也有點太快了吧?我是沒有抓住李采妍,我是將大韓電子的安保部部長給扣留了。至於你說的李采妍,我哪裡知道她現在在哪?」蘇沐無奈道。

沒錯,打過來電話的就是國安的第五貝殼。

如今的第五貝殼隨著幾個大案的偵破,已經是官圖亨通。現在的她真的要是說到官位的話,是負責省級的安全事務處理,在一個省內是絕對有話語權的領導層。

就因為這樣,所以蘇沐才會感到意外。李采妍的事情就算是再如何,相信都不可能驚動國安的人吧?因為蘇沐實在是不知道李采妍的身上還背負著什麼樣的秘密。只不過是一個私生子的李采妍,難道說還能夠左右大韓電子的大局嗎?或者說這個李采妍還有讓國安投資,重點進行監護的資格?有點迷糊。

「你少給我打哈哈,我知道你是將朴旭賢給抓了,不過要是有可能的話,就給放了吧,這裡面是牽扯到些國家機密,我現在就往你那裡趕過去,等到我過去后再和你詳細的說。不過你要是沒有抓住李采妍的話就算了,但有可能的話,一定要將李采妍留在你身邊。和朴旭賢相比,這個李采妍才是重點人物。」第五貝殼聲音帶出一種急切。

「至於這麼著急嗎?」

「一會見。」

當第五貝殼掛掉電話后,蘇沐這才知道這個美女國安是沒有騙自己,事情真的是出現意外轉折。自己看似很為輕視掉的李采妍,身上竟然隱藏著什麼大秘密。只是不知道這個秘密是什麼那?不過無所謂,只要李采妍還在商禪市的話,自己就是能夠將她找出來的。就算沒有在,這個好像和自己也沒有多少直接關係。

只是放掉朴旭賢可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情,放掉是可以,但怎麼放如何放,卻是要我說了算的。

按照規矩,我可是能夠24小時后再放掉的。

當蘇沐再次回到審訊室的時候,朴旭賢神情又露出一種傲然。

「怎麼樣?我沒有說錯吧?是不是你的上司來電,讓你將我放掉的。 楚臣 我說過,我和你之間只是誤會,是你非要將事情鬧大的。真的要是將事情鬧到不可開交的地步,我相信對誰都沒有好處。」朴旭賢說著就要站起身。

「你做什麼?」蘇沐好奇道。

「走啊。」朴旭賢說道。

「誰讓你走了?」蘇沐微笑道。

「你什麼意思?這個笑話可不好笑。」朴旭賢臉色唰的陰冷下來。

「笑話?你以為我是在這裡給你說笑的嗎?你以為我不讓你離開,是因為我想要顯示權力嗎?你要是這樣想的話就錯了,因為我對你實在是沒有這樣做的必要。你以為你是誰?你只不過是個外國人,我有必要在你面前耀武揚威嗎?就算是那樣做了,價值何在?」

蘇沐凝視著朴旭賢,從進來后第一次認真的表達自己態度。

「我希望你能明白,你現在所在的是天朝,不是在你們韓國。你腳下土地的法律,不是你想要踐踏就能踐踏的。你想要離開就離開,你以為這裡是什麼地方?在你的事情沒有調查清楚之前,你只能夠留在這裡。還有你剛才給我所說的那些話,全都是屁話,對我是沒有任何用的,我也沒有必要聽你給我什麼建議。」

「你?」

朴旭賢還想要說什麼,蘇沐卻是已經轉身直接走出審訊室,在外面站定后,臉色猶然露出不屑味道。

「按規矩辦事,扣押二十四小時再說,沒有我的命令,誰來都不能保釋。」

「是。」 蘇沐是很為規規矩矩的將事情真相彙報給張錚,此刻的他就站在市長辦公室中,面對的是市政府的前三把交椅.有什麼說什麼,知道什麼說什麼,這就是蘇沐現在的態度.當然有關李采妍的真實身份是肯定要被掩飾的,不然蘇沐沒有辦法解釋自己是怎麼知道的.至於說到朴旭賢他們為什麼會那樣做,那就是朴旭賢需要解釋的.

“照你這麼說的話,你是英雄救美后無故招惹到這種麻煩?”鍾楚山笑著道.

只要事情不是商禪市這邊的責任,鍾楚山就不會感覺到有什麼壓力.

“雖然說我不想要承認,但事實就是這樣的.我是沒有想到,自己這個公安局長想要做點合格的事情會是如此困難,會有人做出這種事情來.三位領導,你們知道嗎?我的英雄救美是第一次.誰想到結果卻是我的家都被拆掉,整個樓道都像是戰場似的.

而現在對方卻是能夠輕易的拿出來所謂的持槍資格證書,雖然說我沒有見到,也不知道他們的證書合不合法.但這個不是重要的,畢竟他們也沒有動用槍.

我最為不能理解的是,是我的房子現在被拆掉,又不是大韓電子的,為什麼省外事辦禮賓處的處長敢那樣呵斥我,讓我放人.三位領導,我很想要問下,這個省外事辦是什麼樣的行政級別.別說是他們一個處的處長,就算是主任又是什麼級別?又有什麼樣的權力對我那樣說話?”蘇沐很為委屈的說道.

這話說出來當場就引起張錚的同感.

楊鍊鋼是什麼級別,你又算是什麼樣的身份,怎麼敢那樣和我說話.現在不但如此,我是不知道你還敢讓你下面的處長如此囂張跋扈的沖著我的副市長呵斥,你難道不知道等級觀念嗎?

“省外事辦肯定是想要儘快解決掉這事.只是他們的方式方法卻是有問題.不過你也不要有這樣的委屈,你是沒有碰到過更為嚴重的,最嚴重的時候,省外事辦的人是為所欲為.”鍾泉說道.

“再為所欲為都要有個底線吧?他們這樣做.哪裡將我這個市公安局局長當回事.”蘇沐說道.

“我認為這事應該去向彭書記彙報下.”

張錚突然說道:”至於說到市政府這邊.你是沒有必要擔心的,怎麼說你都是咱們市政府領導班子成員.沒有道理讓你受委屈的.只要你前去市委那邊,將整件事情原委解釋清楚,我相信彭書記是會知道如何和上面的人扯皮的.”

張錚的心思誰都知道.

這事不但是市政府的,也是市委的.沒有道理只是讓市政府來背這個黑鍋.所有事情都應該是均攤開來說.再說這事你也沒有可能擺脫開來彭抒懷啊,要清楚彭抒懷才是這個市名義上的最高首腦.

槍擊事件,絕對不容有失.

“我知道了,我會去做的,我現在就去.”蘇沐說完后就轉身離開.

“咱們也別光是坐著了,這事既然已經發生,事情的原委如何你們都已經知道.該怎麼說就怎麼說吧.咱們商禪市市政府是光明磊落辦事,絕對不能被任何人誣衊.”張錚沉聲道.

“是.”

市委書記辦公室.

彭抒懷現在是的確在考慮這件事情帶來的影響,依著他的身份,當然在事情發生的第一時間他就知道了原委.他是沒有想到蘇沐的運氣會這麼好.竟然連這種事情都能碰上,簡直是有點不可思議的很那.在這事情上他到底應該怎麼做,是落井下石,對市公安系統進行批評那?還是說要站在市公安局這邊,對蘇沐進行安慰.

就在彭抒懷的這種琢磨中,藍俱突然走進來.

“蘇副市長想要見您.”

“讓他進來吧.”彭抒懷說道.

蘇沐都已經過來,難道說彭抒懷能夠拒絕不見嗎?不可能的,蘇沐的身份畢竟擺在那裡,要是說過來不見的話,彭抒懷在商禪市的形象就會嚴重受到影響.再說彭抒懷也是很想要知道,蘇沐到底能夠給自己說出什麼樣的理由來,這件事情蘇沐是準備怎麼處理的,那個大韓電子安保部部長是羈押還是釋放,這都是蘇沐說了算的.

商禪市的公安系統中,蕭知恩這個市政法委書記的影響力,是絕對沒有可能和蘇沐相比的.

“彭書記.”蘇沐公式化般道.

“蘇局長,你來的正好,現在給我說說咱們市裡面剛才的槍聲是怎麼回事?為什麼光天化日之下,在市區中心會傳來槍聲,你是市公安局局長,應該比我更加清楚這樣的槍聲背後代筆的是什麼?”彭抒懷義正言辭道.

“彭書記,我過來就是想要向您彙報這事的,事情是這樣的…”

蘇沐沒有任何藏私,將自己之前在張錚他們面前所說的,全都照搬過來.當彭抒懷聽完后,他也知道蘇沐是沒有如何藏私,這個和自己所知道的事情真相是相同的.

“那你準備如何處理那?”彭抒懷問道.

“不是說我要怎麼處理,而是這事現在已經驚動省外事辦,沒準都已經驚動了國家外交部.就在之前省外事辦一個處長嚴令呵斥我必須將人給放走,彭書.[,!]記,你說這人我是放還是不放?”蘇沐一下將問題變的尖銳化.

你可真會挑時間發問.

彭抒懷早就知道蘇沐不會這麼無緣無故的前來這裡彙報工作,雖然說這麼做也是在理所應當的範疇內,但他總是會感覺到會出現問題.如今這問題不就是很為輕易的出現了嗎?果然是這個問題.

彭抒懷還想要從蘇沐這裡知道他到底會不會放人,結果蘇沐一下就將問題給丟過來,好像變成了是自己的事情.那彭抒懷給出的決定就會直接關係到整個案子的進展和影響.不過彭抒懷是那麼好應付的嗎?現在的彭抒懷已經逐漸的開始適應基層為官的節奏,而在這種節奏中,對於曾經在部委工作過的他,最為拿手的便是太極推手.

“這事是你們市公安局在抓,所以該如何都是你們需要實地調查后做出決定的.這事又是涉及到蘇局長你的家,所以說這事還是有你全權處理為妥.不過在那之前我希望你能夠保證朴旭賢的安全,最起碼我不希望有任何負面新聞出現在報紙媒體上,你懂嗎?”彭抒懷說道.

“是.”蘇沐心知肚明道.

負面新聞?

難道說你認為我會對朴旭賢進行人身攻擊嗎?

叮鈴鈴.

就在蘇沐即將告辭的時候,他的手機響起來,沖著彭抒懷有些抱歉的一笑后,他就接通,那邊傳來的是慕白的聲音,”你說現在廖凱就在市公安局裡面,非要將朴旭賢帶走是吧?”

“是的,態度非常強硬.”慕白說道.

“給柯海洋說,讓他照章辦事就成.”蘇沐隨意道.

“是.”

蘇沐將手機放下后,沖著彭抒懷說道:”彭書記,你也聽到了,事情就是這個事情,如今省外事辦的人都還沒有過來,現在咱們市外事辦的就這麼著急.我又沒有說要如何朴旭賢,只是他的人做出這種事情來,我總是要調查下吧?就算是將他扣留二十四小時也絕對不為過吧?但你看,咱們市外事辦的人是如何辦事的.”

這群人真的是會挑時候找事.

彭抒懷都已經準備不管這事,誰想到在這時候偏偏打過來這樣的電話.要說這裡面不是蘇沐提前安排好的話,只能說時機趕的實在太巧,真是巧的讓人無語.

“這事你現在抓緊去辦,我的態度很明確,除非是調查清楚,不然是絕對不能隨隨便便就放人.”彭抒懷說道.

“是.”蘇沐轉身離開.

這下算是被套中.

彭抒懷是真的不想要從摻和到這事中去,但想到自己的身份,要是說商禪市發生任何事情,都和自己是沒有可能脫離關係的,他也就表現的無所謂起來.反正事情就是這個事情,有其餘的話以後再說便是.

市公安局中.

竹馬之婚,老公拜託拜託 廖凱現在就站在市公安局審訊室外面,只不過此刻朴旭賢卻是真的沒有在這裡.但廖凱不知道啊,想到之前過來的時候,周榮給他打的電話,他就感覺到事情的緊迫性.周榮說他現在已經在路上,也就是十來分鐘的事情就能趕到市公安局這邊,要是說廖凱還沒有過來的話,就等著被省外事辦處理吧.

廖凱能怎麼辦?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6 月 26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5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3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11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