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6 日 0 Comments

“一下子灌那麼多白酒,我還沒醉死。既然不讓我死,我就好好活着。”我心裏沉吟,一把推開房門。可就在推開的一瞬間,我傻眼了。

如此相似的情景,二十年前我就已經經歷過一次。

和二十年前一樣,很多村民將我的茅草屋圍了起來,一個個對我虎視眈眈,眼神中透露出厭惡。

我瞬間愣住了,腦海裏迴盪着一個問題:這究竟怎麼回事?

人羣中,李蛋走了出來,他先看了我一眼,用手指着我,然後轉身對大夥說道:“這個人便是二十年前從趙家莊逃走的那個少年,名叫趙二狗,乃是昔日陰陽先生趙半仙的孫子。當年,是我和老支書救了他一命。如今他回來了,但讓我沒想到的是,他就是個掃把星,給我們帶了黴運。”

聽見李蛋對我的評價,我頓時愣住了。我還沒回過神來,心裏還尋思着李蛋說這話是什麼意思啊?

見我沒有說話,李蛋接着道:“大夥聽我仔細算算,自這趙二狗回村的第一天起,趙二喜的兒子趙小飛便中邪了。緊接着,劉家屯發生了爆炸,然後就是村裏修路挖出了小鬼子留下的建築,害死了施工隊的幾條人命,最後趙小飛也不幸地沾上了黴運,年紀輕輕便離我們而去。”

看見李蛋如此地搬弄是非,我突然覺得很好笑。如果我進村的第一時間不救趙小飛,恐怕他早就已經死了。再者說,劉家屯發現古墓,是我能夠控制的嗎?

李蛋將一切厄運怪罪到我的頭上,當真是欲加之罪,何患無辭啊!

他這麼一說,頓時羣情激憤,一個個紛紛指責我,將我罵得裏外不是人。

看到這裏,我頓時吃驚地說不出話來。這一幕,多麼的熟悉啊!

看樣子,當年的那一幕,怕是要重演了啊!只不過這一次,帶頭的人換了,換成了與我恩斷義絕的兄弟。

看着把我圍起來的父老鄉親,聽着他們罵我的話語,我真的感到累了。我癱倒在地上,面無表情地看着他們,什麼話都不想說。

李蛋眼神兇狠地看着我,衝我低吼道:“趙二狗,這裏不再歡迎你了,你還是趁早離開這裏吧。趙二狗,我思來想去想了一夜,還是覺得這個懲罰對你來說才最致命。在我眼裏,你就是隨時可以被拋棄的一條狗罷了。哈哈哈······”

“噗嗤”一聲,李蛋話音一落,我嘴裏突然噴出一道血箭出來,這是急火攻心所致。看到李蛋現在的樣子,我的心裏真不是滋味。我想哭卻哭不出來,到最後竟然大笑了起來。

我掙扎着起身,回屋拿好自己的東西,準備離開這裏。 http://tw.95zongcai.comzc38677 如李蛋所說,這裏已經不再歡迎我了。

我剛離開茅草屋,便聽到李蛋大吼道:“來來來,大夥一起動手,將這幾間茅草屋給我拆了,免得影響我們趙家莊的形象。這幾件破草房,早就該拆了。”

我沒有回頭看,也沒有說一句話,只能默默流淚。我抱着爺爺的骨灰,心中沉吟道:“爺爺,趙家莊對我們的恩情,我已經還清了。從此之後,他們是死是活,和我趙二狗都沒有任何關係了!”

但讓我意外的是,劉家屯的劉大師也出現在了這裏。只是和李蛋他們不一樣的是,劉大師是專門來看我望的。但沒曾想,卻被他看到了這一幕。

劉大師什麼話都沒說,直接上前來扶着我迅速離開這裏。我感激地看了看劉大師,他卻讓我什麼話都別說,他說他都知道了一切。

“趙大師,我此次來就是找你的,可碰巧遇到了這樣的事情,我想這也算是天意吧。”劉大師輕聲道,準備帶我去他那。

我沒有說話,既然他找我有事,我就先去他那裏好了。趙家莊這個地方,我此生再也不會踏足了。

我的身後,李蛋看着我的背影,沉聲道:“兄弟,走好!”

就這樣,我和趙家莊的恩怨情仇就此告一段落。我本以爲二十年前就已經和趙家莊劃清了界線,沒曾想,今日纔是了結的時候啊!

這一次,雖然不像二十年前那般狼狽,但卻比之更爲痛心。老支書走了,我最好的兄弟也與我決裂了,對這個地方,我沒有了任何留念。

劉大師趕着馬車,帶我去往劉家屯。我躺在馬車裏,悲痛欲絕,整個人已經傻掉了。

此次回到趙家莊的計劃一件都沒完成,沒有替爺爺正名,也沒有找到爺爺的祖地,更無從知曉我的身世。漸漸地,我躺在馬車裏睡着了。

劉大師轉過頭看看我現在的樣子,不由感嘆道:“真是苦命的孩子啊,賊老天,他到底做錯了什麼,你要如此折磨他?”

不知過了多久,我被劉大師喊醒,我這才意識到自己睡了一路。我下了馬車,跟着劉大師進了屋。說起來,我和劉大師還挺有緣分的。

我年少時就和他打交道,直到現在,幾十年都過去了。如今落難之時,還是他出手救了我。

“劉大師,多謝你的幫忙。您的大恩,趙二夠狗終生難忘!”我恭敬一拜。

劉大師急忙扶起我,微微笑道:“趙大師太見外了,我們兩個有緣分,說這些話反倒有些見外了。況且,我這裏有一封你爺爺當年留給我的信。我尋思着,現在也是時候交給你了。”

“什麼,我爺爺的信?”我大驚,接着說道:“劉大師,那爲何你到現在纔給我?”

劉大師輕輕一笑,解釋道:“因爲我的大限要到了啊!”

聞言,我更加疑惑了,追問道:“劉大師,這是何意?你的大限和我爺爺給我的信,有關係嗎?你說什麼,你的大限要到了?”

我被劉大師整蒙了,說話都有些語無倫次了。

“哈哈哈,我們進屋吧,等你看了你爺爺的信就明白了!” 進了屋,劉大師先給我倒杯茶,讓我緩緩情緒。看來,他已經知道事情的來龍去脈了。

“趙大師,那趙小飛變成妖魅,就算是大羅神仙也救不了他。這世上本就沒有什麼兩全之策,你也無需自責,只要對得起自己的良心就行!”劉大師坐在我的對面,喝了一口清茶,輕聲安慰我。

我點點頭,苦笑道:“劉大師,這本就是我的劫數,只不糾纏了二十年罷了。如果可以的話,我想現在就看看我爺爺留給我的信。”

劉大師微微一笑,似乎早就料到我會有此反應,輕聲道:“孩子,這封信是你爺爺二十年前留給我的。他讓我臨近大限的時候交給你,還讓我保守這個祕密。如今,我的大限就要到了,這封信可以交給你了!”

劉大師說的時候,臉上一直掛着微笑,顯得非常灑脫,似乎真的看透了生死。當然我可以理解,畢竟他做了一輩子的陰陽先生,生死也就那麼回事了。

反倒是我,臉上的表情變得有些不自然。老支書纔剛走,這又輪到劉大師了。人人都感嘆生死無常,還是有幾分道理的。

劉大師起身回屋,沒過多久便走了出來,其手裏也多了一封保存完好的信。看到這封信,我的心裏突然莫名地緊張起來。

“爺爺,你留給我這封信的時候,有想過會是二十年後嗎?”我心裏沉吟,雙手有些顫抖地接過這封信,然後小心翼翼地拆開,一攤開,爺爺的字跡便映入眼簾,將我的思緒瞬間帶回到我小的時候。

見我愣神,劉大師也沒有打擾我,而是靜靜地坐在一邊喝着茶,慢慢等我清醒過來。畢竟,爺爺的骨灰就在我懷裏,我已經帶在身邊二十年了。

不知過了多久,我漸漸清醒了多來,悄無聲息地抹去眼角的淚水,這纔開始認真地閱讀爺爺留給我的這封信。

十分鐘後,我便讀完了信。說實話,讀完之後,我除了苦笑還是苦笑。

劉大師見狀,疑惑地問道:“孩子,你爺爺的心裏說了什麼啊?他爲什麼要等我大限來臨之時才教給你啊?”

聞言,我頓時老臉一紅,輕聲道:“劉大師,爺爺想讓我拜你爲師。爺爺在信中說,讓我一定要拜你爲師,修煉奇門遁甲之術。”

“噗嗤”一聲,劉大師將喝進嘴裏的清茶噴了出來,呆愣半天才悠悠說道:“那個老狐狸,原來一直惦記我的奇門遁甲之術呢!”

聞言,我都忍不住替爺爺臉紅,爺爺在信中說,劉大師的奇門遁甲之術非常了得,讓我一定要學會,以後編入《無常古經》之中,流傳下去。

另外,爺爺在信中還提到了自己的祖地,乃是杭州郊外的一個小村莊,名叫趙家浜。不得不說,這是我迄今爲止聽到的爲數不多的好消息。

而且,爺爺在信中還說了一個地方,是關於我的——神女峯,後面還寫了一個註釋:或許可以得到我身世之謎的一些線索。 第二天一大早,我便和師父修煉他的畢生絕學——奇門遁甲。

師父跟我介紹說,奇門遁甲就是由“奇”、“門”、“遁甲”三部分組成。“奇”乃是咒、符、印三奇:“門”就是休、生、傷、杜、景、死、驚、開八門;“遁”乃是隱藏的意思,“遁甲”就是九遁,即天遁、地遁、人遁、風遁、雲遁、龍遁、虎遁、神遁、鬼遁。

“八門九遁堪比佛教的九字真言,威力無限,更有傳說九字真言就來自奇門遁甲,也有人說奇門遁甲來自神界,同時也有一部分人說奇門遁甲來自人間。但不管怎麼說,奇門遁甲神祕莫測,威力不凡。”師父悠悠道來,顯得頗爲驕傲。

聽到這,我不由打趣道:“師父,既然奇門遁甲這麼厲害,你怎麼還沒我厲害啊?”

哪知師父一聽,頓時老臉一紅,輕咳幾聲說道:“奇門遁甲太深奧,有人就算參悟一生都難有所得,更有人將其用於預測吉凶禍福。師父我參悟一生都不得其精髓,孩子,爲師希望你能超越我,參悟到奇門遁甲的精深奧祕。”

我強忍心中的笑意,點頭說道:“師父,你說的我都記下了。還請師父繼續往下說,我定認真聽。”

緊接着,師父就開始繼續講解奇門遁甲之術。短短半天的時間,師父就將自己的修煉奇門遁甲的經驗和心得全部教給了我。最後,他將一本殘破的古籍遞給了我,並囑咐我好好保管。

我一看書名,上面寫着《奇門遁甲》四個古體字,頓時明白了師父的意思。師父只剩下七天時間了,這是在處理自己的後事啊。

我沒有說話,小心收好這本古籍。任何言語在這個時候都是蒼白無力的。人終有一死,這是天道規則,誰都無法改變。

“孩子,這本古籍只是殘本,而且還是上卷。不過,你要是能將之參悟修煉到高深境界,也足夠你用了。你身爲陰陽師,自然懂得咒、符、印之說,但你可知這之外,還有鬥印!”

“鬥印?”我皺眉,疑惑道:“鬥印是什麼?”

師父微微一笑,解釋道:“鬥印,和那些配合咒、符一起使用的普通印法不同,它們僅僅擺出就可以發揮出莫大的威能。但這幾種鬥印已經失傳了很多年,據說那遺失的下卷古籍中有鬥印的記載。如果你機緣足夠的話,或許可以試着尋找下卷古籍。”

我這麼聽是沒什麼感覺的,但我也能夠想象,不用配合咒符就能發揮威能的鬥印,應該相當厲害。不由得,我內心的好奇被調動了起來。尋找遺失的下卷《奇門遁甲》,被我暗暗記在了心裏。

時間過得很快,尤其還是我日夜不停修煉的情況下。短短七日,眨眼間便過去。師父看到我的進步,眼神中很是欣慰。或許,對師父他老人家來說,能夠找到傳人才是他最開心的吧。

今天,是第七天,也就是師父魂歸地府的日子。早早結束一天的修煉,我陪着師父一起做晚飯,做了很多菜。

二十年前,我沒有好好陪爺爺過完他人生的最後一天。如今,我再也不要這樣的遺憾了。雖然我們只有七天的師徒緣分,但一日爲師,終生爲父啊!

飯桌前,我和師父喝着小酒,吃着家常小菜,聊着天,感覺就和平常沒啥區別。生死有命,靜靜等待就好,這就是師父行走江湖這麼多年的領悟。

“二狗,師父瞭解你的爲人才願意收你爲徒。要是換做別人,我還不一定收呢。你一定要切記,人生在世,一定要對得起自己的良心,不要做缺德事。你修煉了你爺爺的本事,如今又修煉了奇門遁甲之術,你已經遠超常人,身上擔負着很大的責任,千萬不可亂用自己的力量,否則定會遭天譴!”

我重重地點頭,堅定地看着師父說道:“師父,你放心吧。我一定將你的教誨銘記在心,不敢敗壞您的名聲。”

師父滿意地點點頭,突然輕笑道:“孩子,你和你爺爺那一脈很不簡單啊。最初和你爺爺相遇時,我一眼就認定他用得是傳統的茅山術,可後來漸漸發現,他有古怪。儘管他死都不承認,但我心裏明白,你爺爺定有他的苦衷。孩子,我很快就能和你爺爺重逢了,也不知道你爺爺在地府過得如何啊?”

我臉色一動,微微笑道:“師父,我和爺爺那一脈,名爲白無常,傳自武則天時代。”

這是我最大的祕密,除了爺爺之外,師父是第一個知道的。

聞言,師父衝我點點頭,微微一笑,欣慰地說道:“孩子,你願意對我坦誠,我感到很開心,這證明我沒有再次看錯人。”

不知怎麼的,我竟從師父的笑容裏感覺到了一抹深深的苦澀。 超級汽車銷售系統 見狀,我輕輕問道:“師父,難道你以前看走眼過?”

師父瞬間沉默,然後嘆了氣,接着說道:“孩子,他日若你遇到一個同樣會奇門遁甲的人,記得幫我清理門戶。”

我臉色微變,“清理門戶”四個字被師父說的很重。看樣子,師父過去真的遭受過背叛,而背叛他的人,還是他的弟子。

“那請問師父,那人叫什麼名字呢?”我問。

師父身體一頓,緊接着幹了一杯酒,沉聲道:“他叫馮志堯,乃是爲師的弟子,同樣修煉了奇門遁甲之術。”

我微微點頭,心裏將馮志堯這個名字記在了心裏。一念及此,我突然發現我身上的責任還不少啊。

我向師父敬酒,趁機岔開話題,快樂的時光本就短暫,何必去想那些不開心的事情呢?夜,慢慢深了,我心裏明白,師父快要離開了。

果然,子時一到,熟悉的兩道身影終於來接師父了。

一如二十年前那般,我目送着黑白無常將師父的魂魄勾走,除了完成師父的遺願之外,我沒有其他想法。

“師父,一路走好!”我心裏沉吟,眼神有些落寞。換言之,我又成了孤家寡人,而這一次,我真的一點牽掛都沒了。 師父死後的第二天,我便按照他的遺願,將他的遺體火化,然後包裝好他的骨灰,準備離開這裏。從此以後,趙家莊和劉家屯再也沒有一個陰陽先生了。

二十年,對我來說是一個輪迴。我本以爲一切恩怨早就在二十年前結束了,沒曾想,直到今時今日纔算了結。

我帶着爺爺和師父的骨灰就此上路,沒有驚動任何人,徹底和這裏告別。趙家莊、劉家屯,這兩個影響我一生的地方,此刻終於說再見。

路在何方?路在腳下,而我首先要去的地方便是爺爺的祖地——趙家浜。只不過,我一想到趙家浜在什麼地方,我的腦海裏便突然浮現出了一個人的身影。

“雨婷,這段時間你過得還好嗎?”我心中沉吟,想起了王雨婷。三個月前的那場經歷,我至今還記憶猶新。而王雨婷,更在我的心裏留下了深深的印記。

或許已經習慣了一個人上路,我的心裏並不覺得很難受。事到如今,一切恩怨已了,我反倒覺得輕鬆了很多。

我坐上去杭州的火車,開始下一段人生的旅程。我越來越相信,冥冥之中自有天意,我只求問心無愧便可。

坐在火車上,我突然想起了和李教授他們三個相遇之時的情景。無論是張常春因爲隨便撒尿惹出的麻煩,還是深更半夜那個夢魔的出現,都讓我唏噓不已。

人生的機遇就是這麼的奇妙,每一段旅程都會遇到新的朋友。而那些朋友總會教會我一些什麼,然後轉身離開。我想,這可能就是旅行的意義吧。

“但願,這一次返回的路途中不要遇到那個夢魔。不然的話,我還真沒辦法對付他啊。”我躺在臥鋪上,心裏默默沉吟。

遺憾的是,老天爺似乎就喜歡玩我似的,我偏不想遇到什麼,它就偏要給我安排什麼。夜深人靜之時,那夢魔再一次出現,就連地點都一樣。

我本來就擔心夢魔會出現,因此睡了整整一天,準備晚上通宵。火車漸漸靠近上次夢魔出現的地方,我的心裏越發緊張起來。

我看看手錶,時間點已經和上次遇到夢魔時候的差不多了。我的心砰砰直跳,注意力也高度集中,認真感應周圍氣息的變化。

突然,我的臉色微微一變,正要起身之際,一道有些戲謔的聲音響起:“時隔數月,我們又見面了,轉輪眼的擁有者!”

看見夢魔的身影緩緩出現在我的面前,我頓時有種想罵孃的衝動。我能感受並且可以確定的是,夢魔對我沒有惡意,更沒有殺我的想法。

可這就是最尷尬的地方,他一個妖怪,幹嘛盯上我呢?

既然知道沒有什麼惡意,我也就不擔心了。我緩緩起身,兩眼直視夢魔,輕聲道:“說吧,你這次出現又想幹啥?”

見我一點不害怕的樣子,夢魔似乎有些驚訝。他兩眼盯着我,疑惑道:“你就不怕我對你出手嗎?”

我微微一笑,沉聲道:“你動手之前,先看看你的腳下再說。”

夢魔一聽,急忙低下頭,竟然發現自己身處一個陣法之中。

他不怒反笑,饒有興致地看了看我,輕聲道:“真是個狡猾的小子,不過你以爲憑這小小的陣法就能威脅我?”

“哼”,我冷哼一聲,低喝道:“那是七星陣,你要敢亂動,我便念出七星神咒。我想,你應該聽過七星神咒吧!”

“什麼,這是七星陣?”夢魔大驚,臉色終於起了變化。看來,夢魔真的知曉七星神咒和七星陣的厲害。 夢魔葬心突然由一身男兒裝扮變成一個女人,這給我的衝擊不可謂不小。

聽到我的驚訝,夢魔小嘴一撅,冷哼道:“小陰陽,本妖本來就是女的,只是你實力太差沒有發現而已。”

我尷尬地衝她一笑,輕聲道:“既然你是個女妖,那麼剛纔的建議不提也罷。我帶着你一起行走天下,終究不太合適。”

聞言,夢魔的眼神突然變得冷冽起來,她低喝道:“小陰陽,你可能搞錯了主次,是本妖允許你跟着我,不是讓你帶着我。”

一聽這話,我頓時滿臉黑線,沒好氣地瞪了她一眼:“既然如此,我就不打擾您老人家的旅行了,咱兩各走各的。”

夢魔頓時語滯,氣得直跺腳,宛如一個小女孩模樣。看她這個模樣,我頓覺非常好笑,一個不知活了幾百年的妖怪,心智竟如此單純,真是少見啊!

“噗通”一聲,夢魔直接坐在了我的牀鋪上,威脅道:“反正我不管,我走到哪你都要跟着我。除非有一天我再次可以做夢,你才能恢復自由。”

我馬上就傻眼了,這算哪門子道理啊?

“我的小姑奶奶,你到底想要我怎麼樣啊?”我無奈地捂住自己的臉,徹底被夢魔給打敗了。

“嘿嘿,本妖不想要你怎麼樣,就按我剛纔說的那麼做就行了。爲了方便起見,你就叫我心兒吧。時間不早了,我要睡覺了,還請你讓開。”

我兩眼一愣,還沒反應過來之際,就覺得自己的身體起飛了,緊接着便摔在地上,差點沒把屁股摔成了兩半。

我頓時吃痛,急忙轉頭看着霸佔了我牀鋪的夢魔葬心,徹底無語了。她要是個作惡多端的妖怪,我必定出手解決掉她。但她的所作所爲,和小孩子玩耍一般,我怎能忍心將之驅除?

我搖搖頭,哭笑不得地看着葬心,提醒道:“夢魔大人,你是不是可以解除你的幻術,讓那些人醒過來啊?”

“我讓你喊我心兒,不要喊我夢魔,也不要喊我葬心,明白了嗎?”葬心有些慍怒,毫不客氣地瞪了我一眼。

我已經被她弄得滿頭大汗了,如今也只好按照她說得辦,因此換了一種說法:“心兒,你的幻術是不是可以解開了?”

葬心似乎很享受我這麼喊她,微微笑道:“這就對了嘛,你放心,我馬上解除幻術,讓他們恢復正常。”

緊接着,葬心如約解除幻術,整列車的人也隨之恢復了正常。看到這個場景,我終於鬆了一口氣。想再入睡已是不可能的了,於是我索性就坐在過道里,藉助列車上微弱的燈光,翻閱師父交給我的《奇門遁甲》上卷。

此時已是凌晨四點鐘,很快便是黎明,新的一天也即將開始。

太陽緩緩升起,化成人形的葬心躺在我的牀鋪上,睡得很香甜。不知爲何,我看着她的樣子,竟感到有些親切。

“或許,她和我一樣,一個人獨自生活了很久,所以才執意要跟在我的身邊吧。她一再提到我的轉輪眼,想必定然知道些什麼隱祕。”我心裏沉吟,隨即起身,準備去弄點吃的回來。

一般來說,妖怪都不太願意變成人形,理由也是千奇百怪,各不相同。不過很多妖怪變成人形後,他們都有一個共同點,那就是變成人形的妖怪,普通人也能看得見。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3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