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30 日 0 Comments

黃義虎竟然答應了,瑩瑩和葉荒互相看了一眼。

“爲什麼要保護我我會遇到什麼危險嗎?”

瑩瑩很早之前就想問這個問題。

“會。”

“會遇到什麼危險?”

“會有人想要吃你。”

“恩?你不要危言聳聽,這個世界上哪有那麼多喜歡吃人的人。”

黃義虎知道自己說的不是這個意思,但是該怎麼解釋黃義虎自己都解釋不清楚。

這種東西說起來玄幻的厲害,都是血脈中的東西。

就是那種螞蟻的血脈中就是寫滿了要勞動然後供奉蟻后,工蜂的血脈裏面寫的就是要不停的採蜜來供養蜂后。

其實在黃義虎的血脈中也有一些東西存在。

就是守衛,或者說是守護。

黃義虎的原形其實使用一種非常罕見的老虎,或者說是人間界都沒有的老虎。

名字叫做赤焰虎,這種老虎的的職責就是守護血脈更高的虎族。

而黃義虎不知道怎麼回事竟然在瑩瑩身上看到了那種自己想要保護的東西,

而且黃義虎也看到了希望,黃義虎現在還記得自己到底是怎麼來到這裏的,之要將瑩瑩這個虎族遺落在外面的遺珠帶回天門之內,那麼自己就算是犯了天大的罪過也會被赦免,還會得到大量的獎賞!

這纔是黃義虎真正的目的,雖然不單純,但是確實真心想要保護瑩瑩的周全,畢竟這是自己的希望。

“總之後面肯定還有危險就是了,你要進入天門就一定會遇到危險。”

“我什麼時候說我要進入天門了?”

黃義虎一愣。

“不行,你必須進入天門。”

“可是我們現在連天門在哪裏開啓都不知道。”

黃義稍微先了下,緩緩地說道:“天門在哪裏開啓,這個不用擔心。”

“什麼意思?難道你知道?”

“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有人知道。” “你知道有人知道?”

“是的。”

“那是誰呢?”

“我以爲你應該知道的。”

黃義虎忽然抓頭看向葉荒。

葉荒吃了一驚。

怎麼突然轉到自己身上來了,自己可是什麼都不知道。

“喂,你不要亂說啊,我雖然也很想知道天門到底在哪裏開啓,但是我是在是不知道啊!”

“我又沒有說你知道。”

黃義虎皺着眉頭。

“那你看着我說幹嘛。”

“我是說你知道有人知道,你到底是真傻還是在裝傻?”

“什麼?你說我知道誰知道天門什麼時候開啓?你開什麼玩笑?”

“你還要裝下去嗎?”

黃義虎微微有些不悅,還以爲葉荒是故意跟自己唱反調。

實際上黃義虎剛纔說自己知道誰知道天門什麼時候開啓在哪裏開啓,說的就是葉荒。

或者說不是葉荒,而是給葉荒這個玉石的人。

黃義虎注意葉荒手裏面的那個玉石很久了,就在剛纔終於確定,那個玉石就是仙家的法寶!

應該是那種召喚類型的,就是捏碎之後馬上機會召喚出來送給葉荒這個玉石的人。

而且仔細看這個玉石上面紋路,似乎還有一點眼熟,這不就是大仙門華瓊派的傳統的圖案嗎!

這個華瓊黃義虎瞭解多少葉荒不知道,但是此刻葉荒真的是想要把李忘生給召喚過來了。

總裁蜜蜜寵:老婆有點甜 這個玉石就是之前李忘生送給葉荒的,說葉荒只要捏碎玉石就會來到葉荒身邊。

這麼長的時間葉荒都已經快忘記這個玉石了,到了現在這一刻才突然想起來。

本來李忘生說是讓自己想清楚了捏碎玉石,然後去華瓊派,但是現在捏碎的話就變成了求救,而且李忘生能不能打得過眼前這老虎怪還不知道。

雖然李忘生很強,但是這個黃義虎也是強悍到不行啊。

萬一把人召喚過來李忘生也不是黃義虎的對手怎麼辦?

所以葉荒就一直捏着玉石在猶豫。

沒有想到竟然讓黃義虎看到了,而且這黃義虎好像還知道不少事情的樣子。

事實上這個黃義虎瞭解的東西還真的不少,黃義虎和劉道昌或者是梅花婆婆都不一樣,黃義虎所有的記憶都都有丟失。

所以黃義虎知道的遠遠比他們知道的東西都要多。

“你認識這塊玉?”

葉荒揚了一下手中的玉石。

“我當然人是,我還知道這個玉石捏碎之後會發生什麼。”

“哦?”

梅花婆婆也皺眉看着這塊玉石,看着很是眼熟,但是總是想不起來到底是在哪裏見過。

“葉荒,這是什麼?”

葉荒見到梅花婆婆開口問,也不隱瞞直接將事情的原委給說了一遍。

也不怕黃義虎就在身邊,相反的葉荒在說的時候多有誇張,也算是在變相的威脅黃義虎吧,我後面也是有人的,還是那種傳說中的仙人!

瑩瑩聽過之後早就驚訝的不行,原本以爲那些東西都是虛無縹緲的,但是現在葉荒信誓旦旦的說出這些話,卻不由得瑩瑩不相信。

“這麼說,你現在是華瓊派的弟子?”s

黃義虎對於葉荒說的話不置可否,倒是比較在意這個問題。

現在還不是,不過只要我捏碎這個玉石之後就是了。

黃義虎陷入沉默,關於華瓊派黃義虎比起葉荒還要了解,這是一個真正的仙家大派,不是那種江湖上面小打小鬧的小門派可以比擬的。

“我現在只要捏碎這個玉符就會有華瓊派的仙長踩着飛劍過來,識相的還是乖乖地放我們走。”

黃義虎心中也在思索這個事情。

華瓊派可不是好惹的,不要說是自己,就是族中的那些大佬也得罪不起華瓊派。

“我只不過是要保護我家的聖主,至於你們,你們願意走就走,不願意走我也不會強求。”

“我們當然要走,瑩瑩也要和我們一起走。”打死秦昊都不會相信自己有一天竟然坐在這裏和一隻老虎談條件。

“瑩瑩願意跟着誰是他的自由,至於我,我會在天門開啓之前一直保護瑩瑩。”

華瓊派當然不能得罪,但是瑩瑩事關自己是否能夠回去之後戴罪立功,所以瑩瑩一定要保護周全,就算瑩瑩不需要自己的保護,也要去做一個保護的樣子。

“那就是沒得談嘍?”

葉荒當然不願意帶着一個會吃人的老虎在身邊,有老話說的好,叫做與虎爲謀,這句話的意思就是很明顯,現在葉荒就是在做這件事情。

葉荒可不想在熟睡的時候突然就被老虎吃掉,大風大浪都過來了,最後被一隻老虎吃掉,這個就有點說不過去了。

“不是沒得談,我已經夠給你們面子了,是你麼得寸進尺!”

黃義虎什麼時候這麼低聲下氣過?做到這個份上確實已經是仁至義盡了,在黃義虎看來是這樣的。

“我們得寸進尺?是誰見到我們第一面就要把我們吃掉?”

“那你們在野外見到老虎的時候不是也是第一時間就會開槍?”

槍這個東西是黃義虎深惡痛絕的,多少老虎老老實實本本分分,但是就是因爲這些人類有了這種比較強力的武器,就不管三七二十一開始獵虎。

“那是他們!我什麼時候殺過一頭老虎?但是你殺過不知道多少人了!”

“你這是什麼狗屁邏輯?意思是隻準你們人類獵殺我們虎族,但是不准我們反擊了?”s

“……”

葉荒無法再說下去了,以爲站在自己面前的不是一直不會說話的老虎。

如果所有的動物都會說話的話,那麼這個世界也會少很多殺戮吧?

當你殺豬的時候,豬突然開口求饒,那麼你還忍心去殺嗎?

這麼說起來人類和動物確實是應該勢不兩立的,老虎抓羊只是爲了生存,但是人獵殺老虎確實爲了那一身漂亮的皮毛。

或許這就是人類和動物很大的區別吧,人類有太多的慾望,比別的動物強大的多也多得多的慾望!

“……我們不說這個問題了,這跟我們現在的實際情況有些不一樣。”葉荒止住話題,開始思索是是不是把手中的玉符捏碎。

看起啦黃義虎似乎是很懼怕華瓊派,那麼就算李忘生不是這個黃義虎的對手也不至於被黃義虎殺死。

那麼是不是捏碎呢? 葉荒最終還是決定是捏碎。

這不單單是爲了解決眼下的問題。

還能解決更多的問題,甚至可以將眼下的問題全部一下子解開。

現在葉荒的處境不算很妙,不只是說現在的處境,而是說一個整體的處境。

全天下都在通緝葉荒,雖然葉荒不在乎,但是這平白無故的讓少林寺蒙羞。

而且會讓自己很多朋友誤會。

這是葉荒不能接受的,但是自己現在是毫無辦法。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3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