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6 日 0 Comments

“喂!”一個巴掌從後拍過來。

“嘣!”是我腦袋撞擊桌面發出的聲音。該死的全未晨,趁我不備竟然偷襲我!我憤怒地睜開眼睛,眼神兇狠地瞪過去。你再拍一個,試試?!!

“這件事情完結後,你要好好活下去……給我好好地活下去……”全未晨喃喃地說着,他已經被酒精麻痹的瞳孔驟然緊縮,下一秒,“嘣!”是全未晨腦袋撞擊桌面的聲音。

該死!他怎麼可以這樣醉倒?!!

我不會開車啦!!本想拍拍屁股走人,誰知從全未晨的嘴裏竟然冒出了那樣一句話:“小善,我的小善……好好活下去……”

哦,我的心,聽見了嗎?就像十幾面小鼓同時在敲打一樣。咚,咚,咚——

他叫我什麼?小善?哦,我的天,生平除了老爸,第一次有人那樣叫我,小善……這樣親密的暱稱,他應該是從老爸那裏聽來的吧。只是,這樣被他叫着,感覺好奇怪哦。

身體不由自主地向他移動,一把拉起他,然後放在自己的後背上。

你相信真有宿命嗎?之前我也不信,可隱藏了17年的祕密被人發現時,那種心情,真是比死還難受。

拖着已經變成爛泥的全未晨離開酒吧,攔了輛的士,狼狽回家。最鬱悶的還不止現在這樣,而是……天殺的,他竟然吐了我一身污穢!!那種刺鼻的味道……天啊,殺了我吧……

十點了,往日早就安靜的全家此刻卻依然燈火通明。

“海兒……不要跳,不要……”靠在我後背上的全未晨突然喃喃地念着,我的心堵然一沉。海兒,尹海兒,這是他第二次這樣念那個人的名字了。一定是個女生吧?不知道爲什麼,這一刻,我突然有些氣憤起來,一下子甩開全未晨,絕情地閃到一邊。

該死,現在可是在浪費我的體力揹你好不好!那麼想念那個海兒,讓她來揹你好了!

海兒,一定是他喜歡

的人吧,爲什麼每次唸到那個名字的時候,全未晨都脆弱地像是馬上要碎裂一般。我驚訝於這一刻自己的反應,看着躺在地上的全未晨,心裏亂得很。

生氣地把全未晨丟在一旁,衝到花園裏用水先把身上的污穢清理一下,然後讓屋裏的僕人把那堆爛泥擡了進去。活動下勞累的肩膀,衝屋裏的人點點頭,換上鞋就準備回自己的房間。

“沒規矩的野小子!”奶奶厭惡地說。

停了下來,看了一眼一臉愜意在客廳閒聊的祖孫倆。他們爲什麼會如此討厭全未晨?他們不該像仇人一樣對待全未晨啊?

“南熙啊,給奶奶的魚打電話了嗎?”

“是的,奶奶,已經通過電話了。”

“哦?他怎麼說?”

“他啊,還是不相信。”

“臭小子!非要急死奶奶!快,再打一個!提醒他,下個星期五是奶奶的生日!”

“是,奶奶。”

‘嘟——嘟——’電話被按下了免提。

電話剛一接通就有聲音傳來:“哥!你不用再打電話騙我回去啦!打死我也不會相信我的碎骨會住在我們家!!你更不要企圖騙我說,他現在和那個噁心的傢伙成了朋友!!”

剛邁上臺階的一隻腳,立刻變得無力起來,差一點從樓梯上摔下去。大腦一時間斷了電,我愣在原地。沒有出現幻聽吧?剛剛那個聲音是……南遠?看了眼坐在電話邊的全南熙,他眼睛裏篤定地神情告訴我。沒錯,是我的南遠。

我怎麼會忘記了,南遠也姓全;怎麼會忽略了,南遠對全未晨熟悉的原因是因爲一家人?就像被全身的關節被打上鋼釘固定般,我一步也沒法挪動。

“你要是不信,就自己回來看看吧!”全南熙看着我,挑釁地對着電話說。

“哥!!你也知道啦,永善那小子現在只剩下我一個人可以依靠啊。 最強狂暴皇帝系統 他莫名其妙地離開,我擔心死了!這段時間都沒有辦法回去啦!幫我轉告奶奶,說我好愛好愛好愛她,附加一個飄香吻!啵~~告訴奶奶,找到那小子,我一定乖乖回家!我保證!”

“臭小子!難道他比奶奶還重要嗎!”在一邊聽電話的奶奶再也無法忍耐了,拿起柺杖敲了下電話。

“奶奶,你最好啦,最疼我啦,要知道他可是我十年的碎骨啊,沒他的消息,我吃不下,睡不着,整個人都瘦了很多呢。”南遠在電話那頭撒嬌地說着,這一招顯然對奶奶很有效。

“好啦,好啦,奶奶不逼你,你要是不相信,那就讓你的骨頭親自跟你說吧!”奶奶把電話筒拿了起來,舉向我。

“還愣着幹什麼!快過來啊!”

慢慢走下樓梯,接過電話那一秒,卻一個字也說不出來。或許是一種習慣吧,對南遠,我剛剛復甦的說話功能頓時又倒退到舊石器時代。我們是那種不需要說一句話就能知道對方心意的朋友。十年的碎骨。

(本章完) “好了啦,奶奶。我還有事,先掛了,BYE,BYE~我最最親愛的奶奶~~啵~啵~”

‘嘟,嘟,嘟——’

還沒等我開口說話,南遠掛斷了電話,想必他是打死也不會相信我現在會在他首爾的家裏。木然地放下電話,轉身上樓。

“十年的碎骨?”全南熙冷笑一下,“可笑!”

奶奶生氣地抱怨着,“哎呦呦,什麼骨頭啊!我親愛的魚吃不下,睡不着,有人卻在這邊每天過得滋潤哦~~”

10年的碎骨了,原來南遠真正的家在首爾。可他爲什麼離開條件如此優越的家?爲什麼會一直住在春川?南遠,我的碎骨,現在你一定爲了我失蹤的事着急死了。可我該怎麼辦?告訴南遠嗎?這樣危險的遊戲,他一定不會讓我一個人參加的。可是,我的碎骨,我也不會讓你冒險的。這是麻永善自己的事,我一個人就足夠了。

或許是因爲聽見了南遠的聲音,那些已經摺騰了我好幾個夜晚復甦的第二性徵,今晚頭一次變得安分起來。終於可以丟掉冰袋,睡場安穩覺了……

夢裏,南遠調皮地拿着剪刀向我衝過來,“臭小子!你的頭髮太長了,我幫你剪啦!!”

離開了南遠,頭髮長了都沒人幫我修剪了。南遠……我的碎骨,十年的碎骨……

“懶豬起牀!懶豬起牀!!”手機又播放起南遠的叫喊聲,懶的去理會,繼續矇頭大睡。

“蹦!”房間門被人一腳踢開,有人一把掀起我身上的毯子,清晨的微涼晨露讓我哆嗦了一下,卻依然懶得睜開眼睛,翻了個身,繼續ZZZ~。

比起上一次的悄無聲息,還是這一次的天翻地覆更容易接受些。不用睜開眼睛就知道,一定是他,全未晨。

“少爺那邊來電話了!”全未晨看着依舊昏睡不醒的我,淡淡說了一句:“你還有十五分鐘。”

“噌”的一下從牀上坐起來,一邊揉着眼睛,一邊不耐煩的撓着頭。那晦氣的少爺一大清早找我做什麼!就不能再多等幾小時嗎!

隨便套了件衣服,清水洗了下臉,抓了幾下頭髮匆忙出門。可是,有點奇怪哦,那晦氣的少爺怎麼知道我在全家?又爲什麼會讓我找他呢?難道是爲了昨天賭博的事情?該死,我麻永善從來沒有過失信於人的經歷,這次,難道真的要去做一條狗? 緣定大宋之南菱郡 哎~可惡!

十分鐘後,江家大門外。

懶得去回答守衛的提問,只是看着頭頂的攝像頭。該有個人出來接我了吧?鬱悶!不是說讓我十五分鐘內趕來嗎?爲什麼在門口還要受這樣的待遇?

就在守衛準備動手轟我之前,一個僕人走出來。哦,我想起來了,昨天決鬥的時候,他站在內管家身邊的。

隔着鐵門,他詫異地看了看我,極不友好地問:“小子!你來幹什麼?”

我來幹什麼?不是你們讓我來的嗎?

“又來找我家少爺決鬥?”那個人疑惑地看着我,“快滾吧!我

家少爺不會見你這種不守誠信的小子!”

事情越來越奇怪了,他們似乎真的沒有找人通知我來江家。難道……是全未晨騙我?他騙我來江家做什麼?他又在計劃什麼?真是讓人琢磨不透!不過已經到這裏,乾脆把昨天賭注的事情做個了斷吧。

叮!我想到了。

全未晨讓我來這裏,一定是想以昨天賭博的事情爲藉口讓我順利進入江家,然後再肆機偷到鑰匙。對,一定是這樣。

“帶我去見你家少爺,我是來執行賭約的。”

“你小子不會又玩什麼花招吧?”那個人一臉狐疑地審視着我。

“怎麼辦?只有五分鐘了,可是沒人敢進去。內管家說了,再叫不醒少爺,我們全都不用留下來了。”一個下人神色慌張地跑過來。

那個人臉色刷地一下變白,他看了看我,無可奈何地搖了搖頭說:“只能這樣了!”他衝守衛擺擺手,趾高氣昂地吩咐道:“把少爺的狗放進來吧!”

控制我即將爆發的脾氣,忍耐,忍耐!這江家也太目中無人!雖然我輸了昨天的賭博,可這麼直白地叫我‘少爺的狗’簡直就是莫大的侮辱。

要不是那晦氣的少爺昨天突然襲胸的一招,我會輸?江京太,你等着!!拳頭緊攥,幻想着捏爆那傢伙的頭。

內管家看到我,表現的倒是很平靜。就像在準備火箭昇天前的倒記時般,內管家一邊快速唸叨着,一邊把我帶進如宮殿般奢華的江家。

江家,好大,想象不到的大。

“現在沒時間給你播放之前的記錄,還剩不到一分鐘,不管你用什麼方法。”內管家猛地把我推進一間臥室,裏面漆黑一片,“想辦法叫少爺起牀!”

原來讓所有人緊張的事情,不過就是叫一隻豬起牀。這房間用的什麼窗簾,可以把陽光完全遮擋在外面。身後的門悄悄關上,眼前一片黑暗。我伸出雙臂向前摸索着,直到碰到冰冷的牆壁,試圖去拉開窗簾,卻發現那窗簾絲毫沒有柔軟的感覺,彷彿是用整體的金屬葉片連接而成,普通的辦法根本打不開。

可惡,這是什麼鬼地方!

拿出手機,借用微弱的亮光找到房間裏牀的位置,江京太此刻正睡得香。

心裏一陣竊喜,哇哈哈~機會來了!

躡手躡腳地走過去,試圖趁那少爺熟睡之際成功地偷走鑰匙。終於靠近了,可是那少爺的牀怎麼會大得這麼沒有天理。即使我隱約地看到了鑰匙的位置,可我的手臂長度根本無法完成那樣遙遠地距離。這張牀足可以睡下六個人了!

輕輕地擡腳爬上牀去,想縮短些距離方便做案,誰想剛一爬上牀,江京太卻突然翻身,腳底柔軟的毯子跟隨他一起向前移動了下,我剛找到的平衡就被他鬼使神差地打破。

再一次,不敢相信,再一次,我直直地摔了下去,正落在少爺身邊。手機照亮他一半的臉,那樣的輪廓就像是暗夜裏沉睡的天使,美得無懈可擊。剎那間,天使睜開

了眼睛,瞳孔裏的純潔驚鴻一般消退。身體裏那些不安分的細胞又開始鬧起了革命,我慌亂地坐起來,離開他保持安全的距離。

“內管家——!!”江京太生氣地大吼起來。剛剛那一幕天使的圖畫瞬間被他的怒火燒成灰燼。江京太坐起來,雙手一拍,那窗簾就開始自動向上翻卷,陽光立刻照進來。

“在! 未經允許,私自愛你 少爺,您有什麼吩咐?”內管家應聲衝進來,看到一臉不悅的少爺,渾身不停顫抖起來。

“這是個什麼東西!誰讓它進來的!!”

“這……少爺,這是您昨天贏的狗,他是來負責叫你起牀的……”內管家哆哆嗦嗦地回答。

我冷漠地對視着江京太,一副威武不能屈的表情。氣什麼氣,是你的人讓我進來的!我還正鬱悶呢!

江京太瞟了我一眼,傲慢地說:“沒規矩的狗!先給我帶下去。記住,清理乾淨!”“剛剛那是什麼味道!”江京太用手拂了拂鼻尖處的空氣,厭惡地語氣吩咐起來,“把這裏所有的東西都換掉!!”

“是,少爺,馬上按您的要求辦。”

什麼味道?不就是激烈毆打了整晚,沒有洗澡、早上匆忙起牀沒有換衣服的味道。還能有什麼味道!該死的江京太,鼻子怎麼那麼好!!

內管家拉着我離開了江京太的臥室,然後在一間小型會客室裏給我播放了一段又一段的錄象。那些全是少爺和他寵物狗的日常記錄片段。

內管家仔細地念着注意事項:“做少爺的狗,每天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要在六點半準時叫少爺起牀,”畫面上播放着黑騎士叫少爺起牀的細節。天啊,要用舌頭舔的,真噁心!“每天陪少爺游泳,”畫面播放着黑騎士在游泳池跟在少爺身後游泳的畫面。還要游泳?不行!我可是旱鴨子。“每天形影不離地跟在少爺身邊,無論吃飯,學習,睡覺,做到寸步不離”啊?這少爺一定是孤僻得可以,身邊沒有朋友嗎?非要和一隻狗相處得這麼親密……

嘿嘿,不過這樣也好,有更多的機會下手!

內管家繼續教育着,我卻再也懶的聽下去。

“喂!娘娘腔!都明白了嗎!”江京太依靠着門,看着我,壞笑。

“回少爺,該提醒他注意的地方,都提醒了。現在就帶他去清理,您再等一下,馬上就準備好。”

江京太點點頭,側過身。

我站起來,叫住他,“喂!你站住!”

這一叫,嚇得內管家手中的磁碟全都掉到地上。看來剛剛的培訓全是對狗彈琴了。

“對不起,少爺,我一定好好管教。”內管家哆哆嗦嗦地回答着。

“喂!你爲什麼要我做你的……那個!”走到江京太面前,擡頭質問他,“我承認昨天的打賭輸了,可你這樣的賭注,對我是種羞辱!”一開始,我還以爲那是句玩笑話。可現在看來,江京太好象真的把我當成了他的一條狗。“我要求換個賭注!除了做那個,我什麼條件都答應你!”

(本章完) 就是啊,你一個少爺,家裏富得不缺一隻狗吧?爲什麼要一個人來當寵物?!

江京太動了動耳朵,漫不經心地說道:“這狗的叫聲真刺耳,如果他乖乖叫我聲少爺,或許我會考慮今早多給它根骨頭,內管家,聽明白了嗎?”

爆!!筋!!

江京太,你別後悔!!!

江宅

室內搏擊館

幾個肌肉結實的彪形大漢站在臺上,手裏拿着擋板迎接着江京太的每一次進攻。臺上的少爺表演得開心,下面的僕人也欣賞得高興,看看內管家一副得意的表情,彷彿臺上的人是泰森。

‘哼’我冷笑一聲,打了個哈欠,閉上眼睛靠在牆壁上休息。一大清早把我叫來,就是要看他的花拳繡腿嗎?

所有人就像被點了穴位般僵硬地向我看過來,江京太也不例外。

“爲什麼笑!”江京太囂張地問。

因爲你的表演很菜啊。

懶的回答他,繼續睡我的。很顯然這樣的舉動更加惹惱了他。

“上來,陪我練!!!”

‘哈~’伸了個懶腰,‘噌’地一下跳上去。

這個江京太應該非常清楚,前兩次他贏了我純屬意外。現在他又要和我較量,難道是想自取其辱?

今天,這個比賽臺,沒玻璃球,沒風,沒反射光,我看還能出什麼意外狀況。接招吧,你!!

截,反手擋,扣,踢!只一個套路就成功襲擊了少爺的肩膀。江京太活動下受創的肩膀,嘴角的笑容很詭異。

臺下的僕人全都秉住呼吸,房間裏異常安靜。

“娘娘腔,你挺能打的嗎!”江京太挑釁地說,“可惜,就是力度太輕!!”他黑色的瞳孔收緊,新一輪的搏擊開始!

娘娘腔?聽到了嗎,他又叫我娘娘腔?!!這是你自己找死!

抓,轉,扭,掃!使出‘麻家擒拿手’成功收服了江京太,他現在被我死死地鉗制在手和腿之間,樣子就像一根扭曲的麻花。因爲骨頭全被壓制的關係,江京太只要動一個手指,都會疼的掉眼淚。

“少爺! 娛樂之國粹大師 喂,你快放了我家少爺!!”內管家和一行人正準備衝上來,江京太冷掃了他們一眼,又都退下。

他試圖尋找突破口,卻被我死死按住。看你再如何偷襲我?正得意着,誰想他的身體竟突然變得如水般柔軟起來,像一條魚從我手中滑走。

伸出手準備重新抓住他,卻被他截住,然後反手擋住我的另一隻手,死死扣住我的手腕後,用腳一踢,正中我的腹部!

他倨傲地看着我。

“YE!少爺超級棒!少爺加油!!”臺下的僕人開始慶賀起來。高興什麼,才一個回合而已!

該死!那是我剛剛襲擊他的招式!

揉了揉肚子,警覺地觀察着江京太。腦子裏不斷重複着之前兩場較量的畫面,如果我的分析沒錯,他第二次和我

交手時,就用過我之前的招式!

‘叮’我想到了。

我就知道江京太不會單純的只是想羞辱我而已,他真正目的是讓我做他的陪練,從中偷學我麻家的獨門功夫?!!真是齷齪的小人!!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