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5 日 0 Comments

躺了七天,現在唐曦的身體依舊是很虛弱,所以康復訓練對於唐曦來說非常重要,牛博宇當然也看出了兩個人的尷尬,於是急忙打破僵局,對着唐曦說道。

“上一次謝謝你救了我。”

唐曦臨出門的時候她還是停住了腳步,轉過身來對着潘瑤說道,這幾天她一直都沒有勇氣當面給潘瑤道謝。

“我們都是中國的戰士,理應互相幫助。”

潘瑤急忙開口說道,很明顯她也沒有想到唐曦會說出這樣的話來。

“嗯。”

唐曦想說什麼,卻又不知道怎麼開口,拄着柺杖走了出去,心亂如麻的她也從牛博宇的口中得知了潘瑤之前的事情。

她知道自己和雲天的那份曖昧,但是人家可是正式的女友,之前的誤會被排除了,現在再加上雲天失憶,他們真的要好好的聚聚了,而自己最多也僅僅只是一個乾妹妹而已。

康復室中,唐曦揮汗如雨,直到最後筋疲力盡的時候,她這才放開了器械,坐在那裏長喘着粗氣的她累的動彈不得了。

“接下來我們怎麼辦?留在這裏陪雲天還是先回去?”

唐曦甦醒過來五天了,身體也恢復的差不多了,剛剛拆線的她就迫不及待的開始了訓練,於是牛博宇走了過來,他不知道唐曦會怎麼選擇。

“明天就回去吧,我想去學詠春拳。”

唐曦擦了擦汗水後站起身來,如果不是大夫反覆強調明天拆線的話,她恐怕早就走了。

“我也想學洪拳。”

牛博宇擦了擦汗水,對於之前的一戰,他可是記憶猶新,當日拼命的他一點技巧都沒有,簡直就是三歲的孩子打架一樣,如果不是運氣好,在最後關頭看到了那凸起的樹枝,恐怕死在那裏的就是他了。

“原本以爲我們很強了,但是現在看起來,我們還是太弱。”

唐曦咬着嘴脣,看着窗外的綠樹成蔭,誰會想到就在十多天前,他們在飄落着雪花的天地裏經歷着生死劫難呢。

這一次的教訓,讓原本覺得自己的本事進入了一流水平的兩個人當頭棒喝,天下之大,各路人馬都是非常之強,誰都在爲活下去而強大自己。

對比起沒有戰火洗禮的他們來說,即便是訓練再苦,也僅僅只是鍛鍊,還無法和被死亡洗禮錘鍊過的一流傭兵相提並論,畢竟他們是爲了逃避死亡而戰鬥的訓練,百分百的真槍實彈。

“那我們要不要和雲天告別?”

這幾天潘瑤寸步不離的陪着雲天,唐曦則有些刻意迴避這件事情,所以牛博宇不知道唐曦是準備悄悄離開還是和雲天告別。

“當然要告別一下,有些事情逃避是解決不了的。”

唐曦放下了手中的啞鈴,站起身來,這幾天冷靜的思考了很多很多,雖然心中非常想要逃避,但是她知道,逃避解決不了任何事情,當你直視問題的時候,就會發現問題並沒有想象中那麼難解決。

病牀之中,雲天吃着潘瑤給他剝好的水果,失憶之後的他經常看着潘瑤傻傻的笑着,其實他也不知道這是爲什麼,反正每次看到潘瑤那張臉龐的時候,他內心就非常的開心。

“傻笑什麼?”

潘瑤小臉永遠都是紅紅的,此時的雲天雖然依舊是沒有記憶,不過他還是那個羞澀的大男孩。

沒有了戰場上的鋒利,也沒有了巧舌如簧的甜言蜜語,但是隻要他一個微笑,潘瑤都會感覺到心醉。

“我也不知道,就是想笑,能說說我們的以前嗎?”

雲天看着潘瑤,大腦一片空白的他真的感覺對不起潘瑤,她對自己這麼好,但是自己卻根本不記得她。

“我不僅會說,還會帶你去好不好?把我們走過的地方再走一次,還有很多之前沒有做過的事情我們都要去完成。”

潘瑤拉着雲天的手,看着他,直到這一次潘瑤才發現,他們真的要珍惜每一天每一分每一秒,因爲誰都不知道,下一個任務,他們還是否能夠有命重逢了。

就在兩個人深情對視的時候,病房門被推開,揹着揹包的牛博宇和唐曦走了進來。

“你們這是準備去哪?”

雲天看着兩個人的裝束,現在他們脫掉了病號服,換上了自己的軍裝,身後還揹着揹包,站在那裏猶如青松一般的挺拔。

“我們準備回營集訓了,原本就準備拜師學藝的,經過這次事件我發現我還有很多要學的東西,所以我們想先回去。”

牛博宇看着雲天,這一戰又讓他明白了太多太多,所以他有了努力的方向。

“那你的傷好了嗎?不要勉強自己。”

雲天這話是對着唐曦說的,雖然到現在他也不明白,爲什麼唐曦會冒充自己的女朋友。

但是畢竟他們是戰友,而這件事情他也不曾對潘瑤提及,因爲從身體潛意識裏的行爲動作來看,正牌的女友應該是潘瑤。

“大概都好了,沒有太大的問題了。”

唐曦點了點頭,那眼神之中稍顯複雜,很多想要表達的事情,她一時又不知道說什麼。

“你們戰友聊一會吧,我出去洗水果。”

就在這時,潘瑤突然拿起一袋水果向外走去,她的突然離開,讓牛博宇和唐曦都愣住了,她這不是擺明要給唐曦和雲天說話的機會嗎。

不過,潘瑤沒有任何的停留,一切做的都是那麼的自然,直到那病房的門關上後,唐曦和牛博宇都沒有反應過來,潘瑤的舉動大大出乎兩個人的意料之外。

“我去上個廁所。”

牛博宇急忙往外就走,就連潘瑤都給了兩個人單獨相處的機會,作爲兄弟,他自然不會不懂事,可就在他準備要出去的時候,唐曦卻一把拉住了他。

“你在這裏陪着雲天,我去幫着潘瑤洗水果。”

卸掉了揹包,唐曦的舉動頓時讓牛博宇都驚呆了,看着也推門而出的唐曦,牛博宇很清楚,她這是去找潘瑤了。 水房之中,潘瑤將水果一個個的放在了臺子上,挽起袖子的她仔細的清洗着每一個水果。

這些日子她每天都會親手給雲天切水果,無微不至的照顧,讓她對於曾經無法陪伴在雲天身邊的愧疚感減少了一切。

“潘瑤,能和你聊聊嗎?”

就在這時,水房門口,唐曦站在那裏,鼓起勇氣的她知道,自己要直面這個問題,三個人的關係不能夠一直這樣下去,這對誰都不好。

“好啊,等一下。”

潘瑤點了點頭,洗了兩個蘋果之後,她微笑着走了出來,隨手遞給了唐曦一個後,兩個人就這樣一路向着醫院後面的小花園走去。

南方此時依舊是百花盛開,每天一早,潘瑤都會起來採花,所以雲天的病房裏一直都充斥着淡淡花香。

“坐這裏吧。”

一路上兩個人誰都沒有開口,直到來到一個石椅前,潘瑤對着一直握着蘋果一口都沒有吃過的唐曦說道,而她自己也率先的坐了下來。

“潘瑤,對不起,我向你道歉。”

沉默了好一會,唐曦終於開口說道,紅着臉的她在說出這句話的時候,頭卻低的很低。

“爲什麼要給我道歉,倒是我應該感謝你,謝謝你一直以來對於雲天的照顧,這一次若不是你找到他的話,還不知道會出什麼事情的。”

潘瑤搖了搖頭,一把拉起唐曦的手,而這個舉動讓唐曦更是出乎意料。

在沒有說話之前,唐曦很清楚的知道,潘瑤應該知道了她和雲天的事情,雖然兩個人確實沒有發生過什麼,但是自己卻在他失憶的時候冒充他女友,單憑這一點就是她做的不對。

“因爲是我趁着雲天失憶的時候冒充了他的女友,對不起,但是之前我真的以爲你們分手了纔會這樣,所以你真的不要怪雲天,因爲他心裏,真的只有你。”

唐曦看着潘瑤,這個事情其實她早就知道,一直以來雲天的心裏只有潘瑤一個人的位置,而她也見到過雲天心碎的模樣,但不管怎麼說,潘瑤纔是雲天的女朋友,而自己只不過是他的妹妹而已。

“唐曦,你不要這麼說,這件事情並不都是你的責任,我也有很大的責任,包括之前的事情,我真的謝謝你罵醒了我,他確實不是城市裏生活的普通人,更不是商場上的那種精明人,他本就是一匹穿梭在叢林中的孤狼,即便公園再好,也不是他的天地。”

潘瑤拉着唐曦的手,真誠的說道,這幾天並不只有唐曦在想,潘瑤也在想,畢竟她雖然說是雲天真正的女友,但是很顯然,之前的矛盾如果不是因爲雲天失憶的話,他們恐怕沒有這麼快恢復關係。

“你真的很偉大,雲天喜歡你是對的。”

潘瑤的寬容讓唐曦突然感覺到有些無地自容,自己趁着雲天失憶冒認女友,而正牌女友卻並沒有責怪她,反倒替她開脫,這是多大氣的胸懷。

“是啊,爲了他我真是吃盡了不少苦,爲了他我也遭了不少罪,不能讓他變成公園裏被囚禁的狼王,那就變身成狼,陪他一起奔馳在原野草原,但是你對於他的付出,我也看得出來,當日你捨命相救的一瞬間,是需要多大的勇氣。”

潘瑤搖了搖頭,她所付出的,唐曦一點都不差,而且連性命都可以不要的撲救,可不是所有人都能做到。

“不是的,潘瑤,我承認我心中喜歡崇拜雲天,但是這種感情裏還參雜着戰友情,戰場之上同生共死是我們的誓言和決心,所以這並不能代表什麼。”

唐曦急忙否認,她不想給潘瑤增加負擔,因爲在她心裏,潘瑤是那麼的優秀。

“你就別騙自己了,雲天很優秀,讓人崇拜是很正常的,否則我也不會爲他如此的癡心,他的好值得我拼死相救,自然也值得你用生命去捍衛。”

潘瑤搖了搖頭,這絕不僅僅是戰友情,唐曦雖然在否認,但同樣身爲女人,她瞭解那種感覺。

“潘瑤,你……”

唐曦看着潘瑤,這話說的讓唐曦都不知道潘瑤到底要說什麼了,原本她只想和潘瑤承認錯誤,並且保證自己從此以後絕不會再有非分之想,但此時,潘瑤卻如此的說話,一時不知道如何是好的她,只有看着潘瑤,她到底想說什麼。

“我承認,我也會吃醋,我也會在乎,畢竟雲天是我的男友,但是你陪在他身邊所經歷的這些事情,讓我不能自私的選擇讓雲天忘記,而他現在失憶,還不能完全以記憶判斷到底誰是他真正的愛,所以我希望,一切都等他完全康復之後再做決定。”

潘瑤笑了笑,雖然那笑容中有些苦澀,但是唐曦爲雲天所付出的實在是太多太多了,就連潘瑤都可以感覺到爲之動容,她更不能自私的替雲天做決定,畢竟唐曦可是用生命捍衛雲天的。

“潘瑤,真的不需要,雲天的心中只有你,這一點我很清楚。”

唐曦真沒想到潘瑤竟然如此大度,竟然等雲天完全恢復記憶再做判斷,這豈不是給自己機會嘛。

“我們都很愛他,也願意爲愛犧牲生命,既然如此,還有什麼不能放下的呢,等他的選擇,不管是誰,都彼此祝福不是更好嗎,我不希望他帶着遺憾過完一生。”

潘瑤笑了笑,字字句句說的唐曦無言以對,潘瑤所說的話,讓唐曦真是佩服萬份。

“潘瑤,其實真的不需要,如果他心裏沒有你的話,也不會走到今天的模樣,我……”

唐曦還想說什麼,但是卻被潘瑤打斷了,她決定了,最終的選擇權交給雲天處理,而她們只需要等待就好了。

“和我講講我不在這段時間裏發生的事情吧。”

潘瑤拉着唐曦的手,她知道,這段時間裏一定發生了很多很多她不知道的事情,就好像他們在雪山被暗算,那時候也只有雲天和唐曦在,也算是一種記憶的陪伴吧。

潘瑤如此的真誠,唐曦也只能作罷,兩個人手拉着手坐在那裏,真的好似親姐妹一樣。

誰會想到如此標誌美麗的兩個美女,竟然會深愛着一個男人呢,於是唐曦也把之前所發生的事情,大概的講述給了潘瑤知道。

聽聞着當日的種種危險,潘瑤的心也跟着繃緊了,原來自己在訓練的時候,雲天竟然經歷着如此大的折磨,怪不得在給他擦拭身體的時候,看到那麼多的傷口,雲天所經歷的磨難果然是非常之多。

話越說越多,足足兩個小時之後,兩個人這才手挽手走回到了病房,而此時的她們,儼然宛如一對姐妹一般。

看着病牀上依舊坐在那裏的男人,她們的心中都有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感覺,一切只等雲天真正甦醒,而她們也堅信,雲天一定會全都想起來的。

牛博宇早早就躲到了一旁,這兩個多小時的談話結果到底是什麼他也不知道,但是看着她們手挽着手的模樣,牛博宇更是疑惑不解了,難道說她們準備同侍一夫嘛,但是絕對不可能發生的事情。

或許女人之間,有着她們解決事情的方法吧,而唐曦也僅僅只是對着病牀上的雲天簡單的安慰了幾句之後,再一次背上了自己的揹包,和牛博宇一起,離開了病房。

“你們談什麼了?”

坐上車,牛博宇實在是忍不住的問道。

“八婆,好好開車,女孩子家聊天也想知道,真是夠無聊的。”

不過很顯然,唐曦是不會告訴他的,僅僅只是白了他一眼後,唐曦靠在了椅背上,而潘瑤的話還縈繞在她的耳邊,等到雲天的記憶徹底恢復的時候,也就是決定的時候了。

“女人的心思真難懂,還是單身狗比較好。”

一腳油門,吉普車已經駛出了醫院,他們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而此時妖月等人也撤離了漠河,正在天狼特戰大隊等待着他們的迴歸呢。

雲天的傷很重,尤其是腦部的創傷更是解決不了,所以醫生並不能放他出院,而有了潘瑤的陪伴,雲天也開始進行康復訓練。

每天一早,潘瑤都會準時起牀給雲天摘回來鮮花,擺在他的牀頭後,兩個人一起吃個早餐。

上午的時間則是到康復訓練場地裏進行簡單的恢復性器械訓練,而吃過午飯睡過午覺後,潘瑤就用輪椅推着雲天去往那個小花園。

一路之上說說笑笑,儼然是一對久別重逢的小夫妻一樣,潘瑤還經常說,等雲天老了的時候,一定會推着輪椅去公園裏散步。

雖然有的時候潘瑤也在想,他們兩個人是否有機會老去都說不準呢,但不管怎麼樣,日子要往前走往前看。

時間飛快,甜甜蜜蜜的半個月後,雲天基本都康復了,除了那記憶依舊是一片空白外,他的身體也恢復如初,不過有了醫生的假條,他自然不用立刻歸隊,而他也答應潘瑤,這段時間和她一起尋找自己丟失的記憶。

不過,腥風血雨一直都不曾離開過他,暗地裏的陰謀再一次展開,危險不久之後就要再一次降臨到他們的頭上。 ?再一次穿上便服,雲天顯得是那麼的精神,看着鏡子裏紅光滿面的自己,修養了一個月,終於不用在穿着那身病號服了.

這衣服也是潘瑤親自挑選的,舒服合身,再加上雲天的身材比例很好,穿在身上有模有樣。

此時站在雲天身邊的潘瑤也是一身白色的運動裝,相同的款式一黑一白,很明顯是情侶裝。

看着潘瑤那羞紅的小臉蛋,雖然刻苦的訓練讓她有所曬黑,但是依舊是那麼的美麗,溫婉中又透着一股子清秀和幹練,尤其是那如水的眸子裏,更帶着一種驕傲的神彩,這是來自於骨子裏的自信。

走出醫院,跳上了潘瑤準備的越野車,不再是那拉風的悍馬,這一次是一臺吉普車。

雖然無法和那豪華的名車比較,但是不知道爲什麼,自從開始訓練之後,潘瑤就愛上了這奔放的越野吉普,即便它的馬達聲十分吵人,但是一腳油門下去,讓潘瑤更加感覺自己像個兵了。

雲天自然是更加鍾愛這種一身綠裝的吉普車,雖然坐上去並不舒服,但是越野性能極好,這纔是軍人的模樣,繫上安全帶後,雲天迫不及待的踩下油門,吉普車立刻呼嘯着駛出了醫院。

一路飛馳,按照導航行進的他們向着那熟悉的城市駛去,而一路之上,一切的陌生讓兩個人感覺有一種旅行的樂趣。

不過對於雲天來說,一切的一切都是陌生的,除了身體的本能外,他依舊是什麼都想不起來。

都市最強仙尊 一路高速,終於在天黑之前回到了他們相識相知相愛的城市,當再一次看到那繁華的都市燈火輝煌,潘瑤不禁感嘆。

一年前的時候,他們在這裏認識,而一年之後,他們再一次回到這裏,只不過物是人非,兩個人的身份都有了不一樣的變化。

車子一路向着他們最熟悉的山莊駛去,那裏臨近校園,潘瑤也準備和雲天一起再走一次過去的道路,一切的一切她要讓雲天回憶起點點滴滴。

正值國慶出遊的黃金週,而這城市裏很多遊玩的景點也人滿爲患,大街之上到處都有全國各地的遊客往來竄梭,熱鬧的街邊雲天把車子停了下來。

山莊裏是沒有什麼吃的,所以兩個人要吃點東西,然後在採購一些吃喝帶回去,而繁華都市裏只要有錢,就沒有買不到的東西。

那自然而然的牽手,也引來周圍很多人的側目,男帥女靚的搭配,絕對是夜晚街頭的靚麗風景線。

小手被雲天握在手中,潘瑤的臉蛋上掛着那幸福的微笑,嬌羞的紅霞,讓她本就美麗的小臉更帶着一種小女人的竊喜。

雲天自然也是感覺一切都是那麼的舒服,雖然無法記憶之前和潘瑤的種種過往,但是這一個月來的朝夕相處,雲天早已再一次愛上這個溫婉善良的女孩子,有的時候他都在想,自己之前到底是有什麼福氣,竟然會有這樣的女友呢。

街邊到處都有豪華的餐廳,不過潘瑤卻選擇了一間看起來有些普通的飯館。

這大半年的歷練,讓她真的從骨子裏有了轉變,那所謂的奢華享受,對於她來說都不在感冒,和雲天一起走進那略微顯得擁擠的普通飯館,反倒有一種親切感。

坐在不大的小桌上,看着桌子上那簡單的家常菜,潘瑤的心裏卻比蜜還甜,頗有一種小夫妻過日子的感覺,這絕對不是那長長西餐桌可以賦予的。

熱氣騰騰,兩個人吃的也是非常的開心,而潘瑤更是決定,她不僅要成爲雲天最親密的戰友,更要做好一個賢內助,有空的時候,她一定要去學着做菜。

遐想中,兩個人吃完了晚餐後,這才走出小飯館,此時秋風陣陣,微涼的空氣是那麼的舒服,誰會想到一個月前,他們還在雪中戰鬥過呢,這就是世界上最神奇之處吧。

“我們去超市吧。”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