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5 日 0 Comments

百里雪峯放下了筷子,也盯住了老闆娘的眼睛,看看她有什麼樣的能耐。

“什麼樣的行動,暗殺?”

“差不多。”老闆娘有些羞澀的,畢竟是個女人,如此明目張膽的與一個小年青對視,總是羞人的很。

接着說:“知道李時珍嗎?”

百里雪峯搖一搖頭,繼續盯住老闆娘的雙眸,直盯着老闆娘有些慌亂。

老闆娘強做鎮定,開始給百里雪峯介紹行動的原因。

在永安城裏,有一個鬼子的安撫班,安撫班的班長是一個文化方面的人物,他進入永安之後,除了魚弄老百姓之外,還大肆搜刮民間文物。

他不知從那裏得知,永安城裏有一個老中醫,他的手中有一套金陵版的《本草綱目》,剛開始上門收購,老中醫怎肯答應,一口回絕了小鬼子。

班長撕下了善良的僞裝,有一天晚上,他帶着十幾個鬼子襲擊了中醫診所,搶走了《本草綱目》。

老中醫在臨走之時,用虛弱的聲音告訴身邊的人,一定要要回《本草綱目》啊。

他們得知這個情況後,馬上對這《本草綱目》進行了解。

李時珍在花了三十多年寫出《本草綱目》之後,並不想自己獨享,他要讓天下的中醫都以此爲藍本,將《本草綱目》廣爲傳播。

爲此,李時珍花了十年時間,找到了一位出版商,這人便是金陵書商胡承龍。

胡承龍不惜重金花費三年時間刻制了《本草綱目》本版,印製了500套,史稱《本草綱目》金陵版。因爲金陵版是首版,存世量極少,已經成爲珍貴古籍。

“咱們的好東西是不能讓小鬼子拿走,你們有什麼計劃?”百里雪峯點點頭,小鬼子看上的東西那肯定是好東西,不然他們費神勞心的去搶了。

“我們正在徵集人手,只要人數夠了,便可以展開行動了。”老闆娘並沒有直接說出他們的計劃,可能是行動前不想透露行動計劃。

百里雪峯理解,也不往下問,而換了一個話題“《本草綱目》是什麼樣子的?”

老闆娘尷尬的一笑,說道:“我們也沒見過,聽見過的中醫講,《本草綱目》有50多本,由一個木箱子裝着。”

百里雪峯點點頭,50多本,那就不是一個小東西,好找。又問:“那個小鬼子住在哪?”

蒲圻的安撫班在一個祠堂裏,那咸寧的也會住在祠堂裏嗎。

“安撫班的辦公地點在縣政府的前院,而住地在憲兵隊的營房裏,具體住在哪個屋還沒摸清。”老闆娘介紹說。

百里雪峯一陣苦笑,這是一幫什麼人哪,這可是要虎口拔牙啊,難度之高難道他們就沒有想到過。

憲兵隊?鬼子窩啊!

“不管付出多大的代價,我們必須奪回國寶。”老闆娘臉上一變,馬上變得高大起來。 而百里雪峯聽到這話心裏一陣刺痛,百里雪峯有一種反胃的感覺。

“請問怎麼稱呼?”百里雪峯強制壓住各種不適,並把憤怒的火苗澆滅。

“我姓章,立早章,你可以叫我章大姐。”章大姐答道。

百里雪峯心中嗯了一聲,還大姐呢,怎麼不知道生命的重要,爲了一本破書,竟然讓人去送死。

“你們現在有多少人?”先了解人員等資料,一定要把指揮權拿到手。拿到了指揮權,傷亡能控制在最少的程度內。

“算上你,我們現在有33個人。”章大姐有點沾沾自喜,感覺是一支很龐大的隊伍。

“有多少在部隊當過兵,有多少打過仗?”這個戰鬥力不能不瞭解,知已知彼方能百戰百勝。

“沒有,一個都沒有,他們都是我們在附近農村新發展的抗日戰士。”

百里雪峯不由想起了雷明波,幾百人打一個小隊,不是自己神勇,還不知要死多少人呢。這些只組建時間很短的農民,能有多大的戰鬥力。

百里雪峯不敢想象。

可能看出百里雪峯的擔憂,章大姐說:“你放心,槍支彈藥是充足的。”

“我要這支部隊的全權指揮權。”

“這不可能,你想都別想。”章大姐想都沒想,便一口回絕了百里雪峯。

“你們一羣烏合之衆,你覺得我會跟着你們一起送死嗎?”百里雪峯臉刷地就沉了下來,厲聲說道。

“沒有我們辦不到的事,在你沒來之前我們照樣打的鬼子屁滾尿流。”章大姐瞪圓了丹鳳眼,對百里雪峯瞧不起她們十分不滿。

“你一定知道城裏的敵人有多少?不如我們現在就在桌上演示演示,看看你是如何攻打憲兵隊的。”

“打就打,誰怕誰。”章大姐把右腳踩到條凳上,拉開架勢。

百里雪峯把一隻碗擺在桌上,開始演示。

“這是憲兵隊的門口,你們把哨兵悄無聲息的幹掉了,進到院子裏,你們怎麼辦?”

“進去搜唄。”章大姐大大咧咧說道。

“憲兵隊的鬼子可是有幾十個,人數是你們的兩倍,進去就搜,你怎麼知道就不會驚動鬼子。”

“那有啥大不了的,大不了就和鬼子拼了。”章大姐說的是多麼大義凜然。

“人沒了,那任務由誰來完成,打仗可不是逞匹夫之勇。小鬼子最希望的就是,你們不怕死的往上衝,最好全部進到院子裏,他們趁機就可以全部消滅你們。”

你章大姐氣鼓鼓的,找不到好的辦法對付百里雪峯。

“那你說咋辦?”

“我們來分析一下,鬼子的憲兵隊是一個三進院子,第一排房子是憲兵隊平時辦公用房。這個地方是鬼子的戰備值班室,有電話,有警鈴,夜間有二個人值班。只要你們進入院子,必然後驚動鬼子。”

“啊,鬼子在裏面還有值班的啊,我們不知道。”章大姐驚訝的道。

“正規的部隊在任何時候,都會有一個戰備值班室,日軍有,我們政府軍也有。”百里雪峯藐視他一下,說你們是烏合之衆還不服氣,這麼簡單的常識都不知道。

百里雪峯接着說道:

“鬼子在第二排是主要住宿區,四間大屋子住了四十六人,三間小層子住了三個人,應該是鬼子的頭目。最後一排是管制區,有專門的崗哨,專門的鐵絲網,這裏面有2間監舍,一個被服倉庫,一個軍火倉庫,一間警衛室。在屋頂上有流動哨2人。”

百里雪峯看了一眼驚詫不己的章大姐,繼續說道:

“鬼子在住宿區準備了二十多個梯子。”

“他們要梯子幹什麼?”章大姐想不明白。

“可能是上牆上屋用的,比如你們能佔領第一排房子,鬼子就會依託第二排房子做抵抗。一隊人馬在窗戶邊,一隊人馬在屋頂,一隊人馬可翻過院牆堵住你們的退路。”

章大姐越來越吃驚。

“這還沒完,鬼子在火車站有200多個,抽多50多個增援一點問題都沒有。而且他們最快8分鐘就能到達憲兵隊。”

“沒那麼快吧?”章大姐不相信鬼子會那麼積極。自己光集合一次隊伍也得好幾分鐘。

“我的部隊緊急集合中連集合是一分鐘,營集合是三分鐘,團集合是三十分鐘。如果只算戰鬥連隊,時間會快很多”。

百里雪峯白了章大姐一眼,接着說:

“城內的警察會晚一些,我們可以忽略不計。但僞保安團在城裏可是有一箇中隊的,鎮守5個城門也不容小視。”

百里雪峯把最後一口酒送進肚裏,夾起醬牛肉狂吃起來。

“完了?”

“可不全完了,你的兵一個不剩,全部英勇犧牲。”百里雪峯又夾上一筷子藕片。

章大姐盯着桌子看了許久,她在消化百里雪峯的演示,最後明白了,這仗不好打。

百里雪峯吃飽喝足,盤子裏一點查都沒剩。

“就沒辦法了?”章大姐猶豫不決的問,她想通之後有些灰心,但他還不甘心,希望能達到她的野心。

“辦法不是沒有,聲東擊西會吧?”百里雪峯喝了一口老高送來的茶水。

“知道,可是怎麼能調出鬼子呢?”章大姐當時也想過這招,可是這樣一來就必須分出兵力,那戰力就更弱了,形不成拳頭。

“我們可以這樣……”百里雪峯又擺開陣勢,給她分析各種可能。

聽着聽着,章大姐眉頭舒展開來,笑容逐漸浮在臉上,越來越佩服百里雪峯的能力。

“這些情報你是怎麼知道的?”

“看不出我是政府軍的嗎?我自然有我的渠道。”

“你既然有渠道,爲什麼還要打聽鬼子指揮部的去向?”

“人,不是萬能的。這個消息他們沒能偵查到。”百里雪峯笑笑,好似真有那麼一回事的。

“那能問問你叫什麼名字嗎?”章大姐心頭舒坦,隨口問道。

“複姓百里名雪峯。”百里雪峯道。

章大姐猛的一拍桌子,震驚的問:“你真的是百里雪峯?”

百里雪峯嚇了一跳,驚訝的反問:“冒充百里雪峯有什麼好處嗎?”

章大姐臉一紅,左看右看,覺得和小妹說的人差不多。

“名人哪,你說有沒有好處。”

百里雪峯又是一驚,難道自己的行藏暴露了,在蒲圻城裏和金獅觀鎮,都沒有說出名字,怎麼自己就成名人了。

見百里雪峯露出不相信的神情,章大姐低聲說:“我有一個十六歲的女兒,差一點就送到劍石村。”

聽到這個,百里雪峯老臉一紅,不好意思的說:“誤會,全是誤會。”

百里雪峯可是知道當時那劍石村的好些老孃們小媳婦象瘋了似的給自己介紹姑娘,沒想到竟然章大姐也得到了消息,真是丟人丟過了縣。

章大姐心中卻是一爽,她可是聽小妹說過,這百里雪峯厲害着呢,一個小時幹掉了鬼子一個小隊。毫髮未傷,這是什麼人哪,太厲害了。

百里兄弟,你媳婦定了沒?章大姐坐到百里雪峯身邊,越看越是喜歡,真是聞名不如見面。

當時,小妹來找她,她還不相信百里雪峯有那麼好,打鬼子的事,那更是吹噓的,一個人和幾十個小鬼子幹,誰信哪。

現在她有點信了,從他情報的來源,戰略分析,戰術安排,不知要比自己強出百倍。

要是自己的女兒嫁給他,那天哪,我不是在做夢吧。 百里雪峯聽到這話,腦袋裏嗡嗡的響。

我的媽呀,現在這人都怎麼了,還沒認識呢就往上撲啊!

以前光聽說男撲女的,怎麼到自己這塊全調了個,全是女撲男了,而且以見多識廣的預備丈母孃親自出馬。

嘖嘖!有些恐怖!

有什麼誤會呀?男大當婚,女大當嫁。這是在正常不過的事。章大姐在想,是不是讓小海把隊長的職務讓出來,反正以後都是一家人。

她想的倒挺遠。

“章大姐,能不能不談這個,我們還是商量一下作戰計劃吧。”百里雪峯可沒有時間跟她在這扯什麼裏哥扔。辦好事,取了情報還要進日軍軍部呢。

“哎呀,你以後就不要叫我大姐了,叫姨吧。”章大姐既然動了招女婿之心,怎麼也得先把輩分理順了,這樣才能相配。

這也是爲女兒鋪路。

“啊!”百里雪峯還沒反應過來,怎麼一下子讓自己矮了一輩。

看着章大姐嬌笑的神態,百里雪峯算是明白了她的用意。

“行了,也不勉強你,隨你意思。我現在帶你進城,和游擊隊的幾個領導見個面,說道說道,今晚就行動。”章大姐倒挺乾脆,拿了一個竹籃子出來,將兩把駁殼槍放在籃底,上面鋪一些不新鮮的蔬菜。

“你遠遠跟着我,別跟丟了。”章大姐露出關心的笑容。

百里雪峯心想,還能跟丟你,我就是閉着眼睛也能跟着你。因爲他有天眼,明眼肯定是用不上的。鄭重的對章大姐說:

“你放心吧,我一定會跟在你後面,你可千萬別回頭,讓人看出破綻就麻煩了,到地方後,給我留個門就行。”

章大姐心領神會的點點頭,心中有點那個,象不象有那種關係的人,兩人怕人看見,什麼都是偷偷摸摸的。

她爲自己骯髒的想法喑中呸!呸!呸!

百里雪峯看章大姐快走到城門口了,這才起身往城裏走去。

百里雪峯的天眼見章大姐進了一所民宅,馬上有幾個人迎了上來,幾個人熱烈的說着什麼。

百里雪峯又對周圍的民居進行觀查,看這屋是不是讓人給盯上了。

有些人讓人給盯上了還渾然不知,照樣活動,最後讓人一網打盡。

說書的,戰友之間也都說過這類事。

所以,百里雪峯特別小心。

掃了一圈,沒有發現探頭探腦的人,也沒有發現有帶武器的人在周圍轉悠。

百里雪峯這才推開房門。

章大姐一進門,便讓遇上百里雪峯的喜事告訴了屋裏的人。

章大姐叫章春,是咸寧游擊隊的政治委員,現年已經有40歲了。

在屋裏的有游擊隊的隊長吳陽,副隊長肖崗、蔣凱及章春的女兒高萍,兒子高龍。

知道百里雪峯這個人的只有章春一人,而她只說百里雪峯是一個厲害的人物,根本沒有時間作出解釋。

百里雪峯這時進門了。

章春立刻給雙方作了介紹。

吳陽是一個30多歲的漢子,看他靈活的眸子,應該是個比較活潑的人。

個子不高,大約在一米七左右,一個平頭,顯得精明強幹。

副隊長肖崗是一個二十多歲的小夥子,皮膚油黑,應該強壯一些。

副隊長蔣凱也是一個強壯的小夥子,臉上始終掛着微笑。

百里雪峯多看了一眼章春的女兒高萍。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3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