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6 日 0 Comments

……幻界外……

“03號目標一切準備就緒!”

“01號目標成功啓動壁畫,進入強制昏迷等待03號目標試驗結束!”

“011號目標成功啓動壁畫,進入強制昏迷等待03號與01號目標試驗結束!”

……

“很好,紅綃!”

“嗯!啥?”

“剩餘人員的管理控制就交給你了。”

“放心吧,莫遠。”紅綃大氣地揮動手臂,開始對幻界進行調整,並製造出各種合理的意外來拖延剩餘人員通過壁畫、完成進入實驗艙這最後步驟的時間。

一時間,剩下幾名拉希瓦拉人,不是遭遇追兵出現,就是遇上神女的纏綿與囑咐,亦或者陷入對壁畫的沉思之中而延長了進入時間。這一系列的幻界變動,看起來是那麼的自然而又契合每個人幻界的發展,讓一旁的紅枼頓時兩眼冒出了崇拜的小星星。

“紅枼,注意實驗艙環境監控!不要走神!”看到屬下的表現,莫遠有些無語地搖頭警告到。

“啊!是,抱歉。”吐了吐舌頭,紅枼轉頭開始認真工作。

正如第三階段的雷丘,以及隨後幾隻能量化生物的純能量化試驗一樣,這次在莫遠和兇真的面前都升起了能夠操控實驗艙的球狀物。

在此之前,這些實驗體都通過各種方式,實現了第一波的能量化轉化。

在這一步驟之中,拉希瓦拉的十二個實驗體就死掉了兩個,再加上幽神化中死掉的一個,才導致現在只剩下九個人的情況。不過這種成功率,放在土着身上已經算是不錯的。何況現在朋族的能量化對非大朋族體系成員使用,可是要付出很大代價的。

簡而言之,售價很黑。

“啓動區域網絡連接,分享計算控制能力!”

“是,啓動區域網絡連接,技術部核心機密朋族網絡劃分3%的計算力進入本實驗。”

上次莫遠和兇真兩人不過負責一隻皮卡丘的純能量化,就將本身的計算力和精神力推到極限,消耗太大。爲此,技術部提出了將長老和核心長老們劃撥到朋族網絡中、平時並不適用的計算力調動起來的建議。

如此一來,只要確保這些賦予計算力的人不會泄密,實驗將會輕鬆很多。

“根據計算,拉希瓦拉人的能量化身體需要佈設1788個意識節點,以確保純能量體的控制。但本身的改造承受時間只有三個小時,而且雖說提升到幽神級意識讓03號的意識承受時間增加,但由於意識受損,考慮到穩定性問題,所以最好還是能夠在兩個小時內完成。”

“切,連皮卡丘都比不上的土着。”兇真在一旁啐了一口。他可沒有莫遠的能力,就算劃分了3%的龐大網絡計算量,但他能夠承受的也不過其中0.7%而已。

“兇真你負責大腿以下的下半身438個節點佈設,其餘部分交給我就是了。”莫遠這樣吩咐到。

“那好。”兇真滿意地點頭。

雖說純能量化後的身體,本質上剩下的是意識和自然能量兩個部分,但通過三個階段的試驗,朋族掌握的純能量化技巧已經表明,改造的關鍵只在於意識節點。只需要佈設好意識節點,就算身軀的自然能量完全散去,只要周圍還有自然能量,意識體也可以想一想就輕鬆重構整個純能量化身體。

所以,純能量化時,衆人要考慮的也已經不再是身體組織複雜度,而是節點數量。

而且,對這些純能量體的純能量化,莫遠等人還得到最高長老院的要求,將在佈設節點的時候,以朋人的節點分佈來佈設,而不是拉希瓦拉人的節點分佈。

簡而言之,要通過純能量化,至少得將這些拉希瓦拉實驗體意識表現,轉變爲朋人。

斗武乾坤 “這可不是簡單點事情啊。”莫遠在心中不停地計算着他所需要佈設的1300多個節點位置,以及其表現形式,而感知中的世界則慢慢轉變成了實驗艙的內部情況。

※※※

周思感覺自己做了一個很長很長的夢。

在夢中,他見到了絕色的女神,而女神竟然自稱是自己的女兒,倒是將他雷地不清。然後,他又被稱呼爲什麼神界主神的轉世,但在繼承主神記憶時,卻偷偷發現自己並非真正的轉世。

爲了保命,他不得不拿出從未有過的努力勁頭,去學習主神記憶中的小技巧,最終成功騙過單純的女神。

可隨後,他就不得不爲獲取自保的力量,額不斷挖掘自己的潛力,一點點壓榨,併爲最後成爲最強神,滿足自己不斷膨脹的野心而努力。這期間,他認識了神界的其它神明,瞭解到了一些神界祕辛,甚至推導出拉希瓦拉神的來源。

然後,他終於成爲了真正的神,進入了那座可以讓他獲得無上力量的聖殿。

之後,他卻睡着了。

不過,到底是睡着了?還是醒來了呢?

周思迷迷糊糊之間,想着睜開雙眼,眼前頓時光華萬丈,以至於他不得不急忙揮動手臂擋住眼前,但此舉反而讓自己眼前的光亮越加刺目。不過,奇怪的是,雖然光華耀眼,稍稍清醒過來的他卻發現自己並無痛苦的感覺。

“這是!”他看向雲霧般的手臂,驚恐中卻帶着一絲好奇。

“這些都是真的!”他轉頭看向四周,夢境中最後所見的球狀空間沒有任何改變,核心的蛋狀座椅就被他坐在身下。

“我成功了?!”他的心中浮現出難以抑制的喜悅。

周思已經能夠感受到,感受到這具身體那彷彿融入世間萬物的感受。那並非錯覺,他確信只要自己願意,現在就可以變成世界上任何一種東西,存在於世間任何一種狀態,這種難以名狀的感知讓他完全沉溺其中。

但突然,他察覺到身體一絲不對。

不僅僅是身體的外形變化,甚至連身體本身似乎都出現了問題。

“這到底是……”他看着身體的一部分如光點般消失,卻完全沒法凝聚,剛剛涌起的喜悅如潮水般退去,恐懼頓時涌上心頭。

“不好,03號意識不穩,立刻啓動精神力穩定裝置!”實驗艙不遠的實驗控制室內,響起急促的吼叫。 第四階段才第一個實驗體就出現這樣的狀況,讓本來還充滿着輕鬆氣息的實驗室,氣氛陡然沉了下去。

“組長,目標依舊在潰散之中,再這樣下去,最多六分鐘就會連意識都消散!”

“精神力穩定裝置轉入最大功率!”

“已經是最大功率了!”

“什麼,切!”

莫遠和兇真都沒有動靜,他們此時也只能分出極少部分的意識來負責指揮,主要的意識和調動的朋族網絡核心計算力,則都投入了對實驗艙中的周思意識體進行維持和修復的工作。

在此時實驗室衆人的視線之中,周思的純能量化身體,那些自然能量已經完全消散,只有彷彿透明的、只有朋人那能量雙眼能少許瞧見的意識體軀體還在劇烈掙扎,卻彷彿承受着難以忍受的痛苦,不斷扭曲變形,連基本的肢體都維持不住。

“立刻請三位陰神長老幫忙,就算是禁錮此刻的意識也好,絕不能讓其就這麼消散!”莫遠沉思片刻,下了狠心。

“別慌!”耳邊突然傳來柔和而又鎮定的聲音。

當其出現,整個實驗室衆人便瞬間平靜下來。

此時沒啥事的紅綃最先尋聲望去,就看見了實驗室中央那身着神袍的楚潔。

她在來到這個實驗室後就如衆人所想的在閒逛,但顯然也不會做出搗亂的事情,只是單純地瞭解了一下純能量化的進度而已。當週思開始進行純能量化後,她就已經出現在實驗艙周圍,觀察着整個過程。

而現在,她所瞭解的情況與莫遠等人其實差不多。

“意識的穩定可以交給我,但是根本問題不解決,我也不可能一直去穩定他的意識。”楚潔說道。

“謝謝,我們會盡力解決的。”

伴隨着楚潔那龐大的靈力涌入實驗艙,潰散中的周思意識體很快被壓縮束縛在一個狹小的區域之中。但這只是將這些意識封閉,意識體本身的結構性奔潰依舊在緩慢發展,留給莫遠等人的時間雖然變長,但並非無限。

爲了儘快尋找辦法,臨時將意識體維持的工作交給兇真後,莫遠退出實驗艙,看向實驗室衆人。

“現在必須考慮根本問題,爲什麼意識體會出現結構性崩潰!”

“我認爲根本還是在於強行提升實力到幽神級,這已經超出這個種族的極限,一定是傷到了他們的意識結構。”美里首先提出了自己的看法。

“我也認爲是這樣,但現在事已至此,我們不可能再將其意識變回去。何況現在,單論意識的量,這個實驗體已經退回到靈魂級的規模,退路已經沒有了。”莫遠搖頭:“必須想一個能夠真正解決現在意識體潰散的方法。”

“組長!”這時,紅枼舉手。

“說!”

“我在想,會不會是我們強行將其意識體的節點佈設成朋人模式,反而造成對方的拉希瓦拉意識和朋族意識相沖突呢?畢竟雙方意識雖然類似,但還是有那麼百分之幾的差別。”

“這……很有可能!”莫遠眼前一亮。

若說是強行將意識提升到幽神的原因,的確有可能。但一開始提升到幽神時,目標的負面情況不多,現在突然爆發的可能性就不高。因此,相比起強行提升導致的問題,莫遠還是更相信紅枼的想法。

“那麼,還有其它可能嗎?”

等待了一分鐘,實驗室衆人都搖頭,於是莫遠立刻拍板。

“那就以目標拉希瓦拉意識與朋族意識衝突,導致意識潰散的同時,引發了本來強行提升意識所導致的結構性隱患爲前提,立刻尋找解決辦法!”

“是!”衆人隨即翻閱網絡的入網,自我思考的閉眼……實驗室立馬安靜下來。

神醫傾城:腹黑兒子妖孽爹 “快點,目標崩潰速度伴隨意識的消弱正在加大!”苦苦支撐意識節點、負責維持工作的兇真焦急地吼到:“還剩下1302個節點,消散速度正在增強,我一個人只能維持九百個!”

“努力!”莫遠沒有幫忙,他也在思考解決辦法而沒法分心。

“核心。”這時,看起來很平靜,由於非專業的問題沒法在節點等問題上幫忙的楚潔,突然回想起當初嘎山時期,她的幽神體親自刨開自己的肉體屍體,取出其中能量核心,然後瞬間與意識融合而轉化爲能量化幽神體的情況。

“啥?”莫遠一時間沒有聽清楚。

但沒等楚潔進一步解釋,一旁的紅枼卻已經反應過來。

“組長,核心!雖然還沒有過前例,但我們這次反正是試驗,那是否可以弄一個控制能源的能源核心一樣的意識核心,來作爲實驗體意識穩固的基礎呢?”

“這……”

“目標節點減少到1090個,速度越來越快了!”兇真的報警聲傳來:“這可是正常生物,本身意識已經達到幽神級,現在卻都消弱到靈魂級中期的量。再這樣下去,節點減少到800的時候就會完全崩潰!快點!”

“那好吧。”莫遠重重地點頭:“3%的計算力不夠,現在申請也來不及,楚潔大人?”

“放心,現在空閒很多,再分你類比5%的網絡計算力完全沒有問題。”楚潔隨後說道,並很快付諸行動。

周圍人頓時對靈神的強大有了個直觀的感受。

“5%啊,還只是空閒的,姐堂堂幽神級高期的幻界製作者,全部計算力加起來也不到核心網絡計算力的0.1%。”紅綃忍不住咂舌。

但此時獲得楚潔直接支持的莫遠,卻遠沒有其它人那般輕鬆。

他和兇真同樣是幽神級巔峯,可他本人卻是純能量和虛空化結合的特異天人,因此此前控制3%的額外計算量,加上自身的計算量都還算適合。但現在,外來計算量卻陡然增加到比擬核心網絡8%的規模,莫遠腦門上頓時青筋直冒,很快甚至連形態都無法維持。

不一會兒,站在實驗室圓球前的莫遠就連純能量化的自然能量也無法控制,變得與實驗艙內已經消散了能量的意識體周思沒什麼差別。

當然,相比起實驗艙內的杯具,莫遠的意識是絕對穩固的。

倒是兇真,作爲同樣的幽神級巔峯,他在極限之下卻還只能控制比擬核心網絡計算力1%不到的外來計算力,這讓他感到壓力很大。

“果然,副組長也就是個普通的中二而已。”美里在一旁偷笑。

“好啦,讓副組長聽到,你就悲劇了。”向美里搖頭,紅枼擔憂地看向莫遠:“不過意識核心什麼的,說起來容易,到底該怎麼做呢?”

三分鐘

三分鐘時間轉瞬即逝,兇真幾乎每隔十秒鐘就做出警告。雖然依託外來計算力的擴展,在目標的意識節點降低到900後,兇真的控制力大增之下,節點消散速度慢了許多,可即便如此,現在也已經接近危險的800了。

但是,即便在這方面再怎麼精通,面對朋族研究進展不大的意識,要爲其編制一個從沒聽過的核心又談何容易。

“這根本就不可能嗎!”莫遠抱怨到。 “意識的核心,意識就是意識,到底怎麼給其弄出一個核心呢?這怎麼可能在短時間裏辦到啊!”雖然嘴上說着不可能,但莫遠仍舊在焦急地思考着:“不,如果換個方向思考,不將意識當作能量一樣的存在,而只將意識當作單純的思想,就是一個人的想法念頭。那麼,一個意識核心,是不是可以用人生目標或者說存在意義來解決呢?”

這個想法似乎不錯,因爲靈魂級提升到幽神級,本來就需要修煉者對自我的剖析和存在意義的理解,這也是朋族爲何重視心理學研究的原因。

可眼前不是朋人,而是一個拉希瓦拉人啊!

突然,莫遠的意識體看向了紅綃。

要說這裏最瞭解這些拉希瓦拉實驗體的人,恐怕就非紅綃這位幻界編織者莫屬,看來需要她的幫助。

“紅綃,立刻想想怎麼做,才能讓這個實驗體燃起強烈的生存慾望?”

“哈!這……”紅綃凌亂中。

“快點,對了,用幻界將其拉進去,這至少可以延長一點處理時間。”

“好,我立刻就做!”

周思的意識體極其不穩,要拉入幻界卻是比平時還簡單。而作爲本體的意識體其實還存在於現實,所以依舊可以被楚潔等人保護,但這時間顯然也不多。

自譽爲最佳故事編撰者和心理研究者的紅綃,此時卻是比莫遠還要迷惘。

“生存意義,姐怎麼可能知道一個拉希瓦拉人的生存意義啊!”她站在幻界內部,欲哭無淚。由於周思意識體本就不穩,雖然拉入幻界,但她也只能將時間稍稍拉長,太長的話會損害目標本就不穩的意識。

因此,她的時間依舊不多。

“我想想,我仔細想想,生存意義?追求的話,慾望應該是最好的方法。”所有的智慧生物都有其慾望,而正是慾望推動着他們的發展,推動着他們繼續存活下去,推動着他們一步步前進,那麼只是作爲存在意義的話,用慾望引導應該會很合適。

“對,就是這樣。”長久擔任幻界製作者,對社會和思想了解頗多的紅綃臉上,浮現出笑容。

於是很快,進入幻界後還迷迷糊糊的周思,就開始體驗各種諸如無敵、後宮、王者等等的慾望涌現的場景,而每個場景又不斷暗示他,只有甦醒並活下去才能擁有這些。可或許是太過急迫,周思本人反而沉溺到了這些亦真亦幻的場景之中不可自拔,意識消散的速度更快了。

“不是吧!”紅綃淚流滿面。

匆忙結束慾望的幻境,突然從各種享樂中脫離的周思,意識頓時出現停頓。

似乎這突然變得現實的一切,導致他從之前的自我消散轉入了對存在的迷惘,意識節點崩潰速度明顯慢了下來。 弒靈約 但還沒等衆人高興,由於對失去慾望世界的絕望,他的意識消散速度在停頓片刻之後,陡然拔高。

這場景看起來倒很像那些偷偷在低級時期就製造幻界,結果自己沉溺於其中,然後被救援人員突然拉出來時,對現實感到絕望的人的反應。

“該死,那麼……對了!家人,用情感來牽制!”紅綃突然想到。

情感作爲智慧生物自譽爲超脫於野獸的地方,雖然現在已經被證實只要有二級以上大腦的生物,無論野獸與否其實都擁有情感,但情感羈絆這種東西,還是很大程度上影響着一個生物的存在意義。

很多時候,紅綃都喜歡用外物來影響目標情感,從而引導幻界成員的發展。

於是很快,周思的眼前就飄過了他的父母、兄弟、乃至於將他拋棄的女友等人的身影,每個人影甚至還對其說了些他記憶中影響深刻的話語。

但讓紅綃崩潰的是,這一步起到更大的反作用。

“這就是死亡幻想嗎?又是各種美好的世界,又是熟悉的人飄過。”周思的臉上浮現出大徹大悟般的神情:“果然,我是要死了嗎?”

“死你妹啊!”紅綃暴走中。

“冷靜,試一試記憶。”完全踏入幻界的紅綃,耳邊突然響起楚潔的聲音:“記憶作爲一個人實際存在的標誌,往往更具有代表性。”

“可是。”遭遇兩次失敗的紅綃沒敢立刻同意:“現在這種情況,這貨不會又產生‘這是死前的記憶,果然,死亡時就要飄過這些記憶才正確啊’之類該死的想法,然後就這樣真的死掉吧。”

“的確有可能。”楚潔也頗顯無奈,就算是女神,她對心理的研究其實也就和這些專研的幻界製作者差不多:“但現在也沒有別的辦法不是?”

“嗚~~”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3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