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6 日 0 Comments

我點了點頭,不置可否,也從心裏承認他說的話。

“但是現在的那些高樓大廈,和機器,讓你想到了什麼?”老頭繼續問我。

“在幾千年前,還有科技的存在……”我看着他道。

“這就對了,其實很多地方都可以提供佐證,比如金字塔,裏面曾經發掘出來一個電視機,純金的,不需要電源,而是內置的太陽能電池,這些都可以說明,現在的所謂的科學,對整個物種的起源,解釋的都是不全面的,片面的,在很多東西面前都是經不起推敲的,道家有太極,太極這個東西,簡單明瞭的闡述了一個道理,太而極。”

“世間的很多事兒,都會走向一個平衡,一個太極的圓,比如恐龍,他們曾經極其強大,是霸主,但是他們會滅亡,如果那些專家學者,包括你的二叔他們,都沒有估算錯誤的話,在上古之前的那一段時期,其實有一段極其燦爛的科技文明,也就是在上古蓋高樓大廈的那一批人,他們很強大。”

“強大到極致之後,沒落掉,世界再一次回到了一個平衡,然後纔開始了我們瞭解的這一段文明,這一段文明發展到現在,可能在不久的將來,會再一次沒落掉,再來一個循環。這是一個平衡。”

“毀掉人類的,會是人類自己,所有的人都不否認,有一種神祕的力量,在掌控着這一切,讓這一切,都成爲一個平衡的圓,有人說,這是宇宙平衡的力量,也有人說,這是自然的力量和法則,但是如果忽然有一天,發現,其實這一個平衡,是掌握在極少數的人手裏的,會是怎麼樣?這一切的一切,都是人在控制的,又會怎麼樣?所謂的神祕的大自然,其實是一羣神祕的人,會不會很恐怖?”這個老頭一連串的,跟我說了很多。

他說的話,幾乎讓我站立不穩。

他看到我這個樣子,走了過來,拍了拍我的肩膀道:“其實你也不用感覺到恐慌,這一切,都是一個猜測,雖然聽起來挺複雜的,但是可能也非常的簡單,誰知道呢?只是這批機器,的確是代表了曾經一個異常鼎盛的文明,但是他們跟恐龍一樣的,滅絕了,原因不詳。”

我點了點頭,都不知道該說什麼好,我的腦袋都進入了一片眩暈的狀態,理不清楚這其中一切一切的思路。

太亂了,胖子剛跟我說,道教和科學的關係。

現在又來了個人爲的控制整個世界平衡的人,這他孃的都什麼跟什麼?

“算了,剛纔的那句話當我沒說,你們想怎麼辦,就怎麼辦。”我說完,就走出了這個帳篷,因爲我再待下去,會整個人都他孃的瘋掉!我出了帳篷,回去之後,胖子和黑三問我什麼,我都不知道,只感覺腦袋那叫一個一片混沌,不是我不想說,而是我根本就不知道怎麼去開口說這些瘋掉的邏輯。

他們也沒逼我,只是看我的眼神兒都比較怪異,我們再一次在這裏待了一天,那個被黑三打了的軍官過來找我們,告訴我們說,隊伍要開始出發了,如果想要一起的話,現在可以換衣服跟上了。

去,這他孃的當然要去了啊。

只是去之前,我再一次的被這個副官叫了出去,他把我叫到了那個老頭兒的帳篷裏,我不明就裏,出發之前,這是還要我做什麼?只見老頭拿出了一張照片給我,說道:“這個人,你認識不?”

我接過了照片兒一看,這人我怎麼可能不認識,這他孃的不就是許大力麼?

“認識,前一次,我們進去的時候,失蹤的一個人。”我說道。

“這個人,在上一次行動之前,因爲傷病,所以沒來,你見到的那個,不是他。”老頭對我說道。

我在聽到這句話的一瞬間想起的就是那堵泥牆,那所謂的複製人,這個老頭應該也是對之前的真相有所瞭解的,我就問道:“這個人,去過那堵牆?”

“沒有,絕對沒有,因爲我知道,你們上次來,隊伍中絕對會混進來‘特別的人’。所以我讓劉天峯留意了一下,這個人,是通過一個特殊的方法,混進了隊伍中,目的不明,不過,我想你應該知道。”老頭看着我道。

我不知道。我馬上就想脫口而出。

可是就在這時候,我忽然想起了小戰士曾經說過的那句話,看敵人有什麼目的,只需要看他所做的事兒,導致了什麼後果就行了。

許大力做的事兒導致了什麼?

因爲他跳進水潭,把繩子套進了巨人的脖子裏,差點讓我們被巨人擊殺。

然後因爲他,林二蛋和那些戰士生死未卜。我跟胖子差點死在那個空間。

“他的目的,是幹掉我們?”我問道。

“應該是吧,起碼,也是阻止很多事兒的發生,或許,他就是那個制定規則的人,這誰知道呢?”老頭笑道。 「啊!」鮑勃感到自己的手中傳來了一陣巨力拉扯,連忙伸手捂住了自己的手。

而那把手槍上,居然穩穩的刺著一把小叉子。

「哇哦!這實在是太酷了,你還說自己不會武功!我再也不會相信你了,你這個大騙子!」

亞斯在剛剛那一瞬間還以為自己要死了,卻沒想到許曜居然突然出手救了自己,一瞬間居然有些感動得流下了眼淚。

「我剛剛可是問過要不要我出手幫忙的,可是你說不需要我幫忙的。」許曜微微一笑,上前一步直接一腳就踢在了鮑勃的肚子上。

巨大的力道一下子就讓鮑勃飛了出去,在狠狠的撞倒了好幾個桌子后撞在了牆上。

剛一停下來鮑勃就兩眼冒金星的不斷嘔吐,先是把今天早上和中午的東西都吐了出來,隨後還吐了好幾口鮮血。

鮑勃的那群手下看到自己的頭領居然被打了,紛紛拿起鐵棍沖向了許曜。

重生之嫡出鳳女 面對於這些毫無技巧只憑狠勁的混混,許曜僅是劃了幾拳就將他們全部都揍趴下,敵方團滅的過程甚至不需要5分鐘。

「所以我就說了要不要我幫忙,如果我出手的話這種事情估計只需要幾分鐘吧。」許曜一攤雙手故作無奈。

「你這不是騙了我說你不會武功嗎?沒想到會武功,而且還厲害的很,比電視上演的還要牛逼。」

亞斯一邊抱怨著雙眼卻發出了金星,不斷的盯著許曜彷彿看到了自己心儀的大明星。

「許曜先生,剛剛你那幾招叫什麼?能不能教一教我們?這幾招看起來賊帥!兩下就將別人給制服了!」

亞斯此刻已經成為了許曜的小迷弟,這讓許曜有些頭疼,原本他就覺得這個亞斯有些煩人,現在似乎還擺脫不掉了。

「不好意思,這種東西不能交給別人。而且也不能告訴別人聽。」

對於他的一連串問題,許曜選擇了拒絕回答無可奉告。

亞斯立刻出現了失落之情,但他還是討好似的問道:「那我們還能不能做朋友了?」

許曜沉默了一陣后將自己的名片塞給了他:「是的,我們當然還能夠做朋友,但也只是朋友而已。」

亞斯十分開心的收下名片,並且從鮑勃的身上搜出了許曜剛剛給的1000美金。

許曜僅是看了一眼,便揮了揮手對他們說道:「這錢我也懶得要了,將一半分給餐飲店的老闆當做是補償損失,另一半你們自己拿去喝酒吧。」

店老闆聽到了許曜的話后,十分開心的點頭對許曜進行感謝。

「好了我還有事就先離開了。」許曜怕繼續待在這裡的話,亞斯會對他越來越熱情,於是在解決了事端之後就拉著秦雪的手離開了這個地方。

而亞斯已經把鮑勃和他的手下捆綁了起來,並且將他們全都帶走,至於鮑勃的下場是什麼許曜也就懶得關心了。

「沒想到你居然會出手幫那群人呢,而且還真的跟他們交上了朋友。」走在路上秦雪突然感慨起來。

「我也並不是什麼不近人情的傢伙,也喜歡交朋友,那位外國朋友還蠻熱情的,跟他們這種直爽的人交朋友感覺還蠻不錯的。」

許曜並不討厭亞斯的這種性格,只是現在自己所在的立場上終究與他們屬於敵對。

所以許曜不想再進行最後的決賽前,在這個國家裡再惹出更多的事端。

很快他們就回到了醫療協會,這個時候秦雪已經換好了護士服,純白色的衣服被她穿在身上使得她多了一份純真。

一些醫生在看到秦雪的時候,都忍不住詢問她是哪個醫生的護士,忍不住的詢問她的姓名。

「我的天哪那個女孩簡直就是天使,看到她的那一瞬間我感覺我好像戀愛了。」

「兄弟你就別想了,剛剛我去問過了她是許曜醫生的護士,如果你能跟許曜一樣優秀的話,你可以考慮試著追她。」

「什麼?許曜?我怎麼可能比得過那種怪物,那可是連喬尼格斯都感覺到頭疼的對手。」

「誰知道呢,聽說他們最後的決戰很快就要開始了,我們還是看看能不能從中學到點東西吧。「

兩個在旁邊覬覦秦雪的醫生,在討論一番之後終於一邊嘆氣一邊走開了。

此刻許曜正跟秦雪坐在一張病床上討論著手術方案,他們此刻已經得到了病人的資料,但是從病歷還是各種光線的拍照圖片,而且許曜也確實的去見過那名病人。

「這次手術的難度雖然也很大,但是有我在的話應該沒有問題,你只需要在旁邊好好協助我就好了。」許曜大概跟秦雪討論一下計劃。

而秦雪也就按照許曜所說的話,手已經開始模擬器傳遞器械,以及開始協助許曜做手術時的各種手勢。

雖然秦雪的手勢在虛空之中揮動,彷彿有些蠢,但許曜明白這已經是一種學醫到極致透徹之人,所能達到的一種新的境界。

秦雪這幾個動作,其實已經在模擬手術室自己應該做,什麼會發生什麼情況,手術會進行到什麼程度。

毫不客氣的說如果秦雪此刻去當一個主刀醫生,她可以完成得非常的好。

雖然她的夢想也確實是做一個醫生,但是在遇到許曜之後,她改變了自己的想法,她想要成為許曜的護士,成為許曜一個人的護士。

讓許曜在孤軍奮戰的時候,也不會感受到寂寞。

經過了兩天的模擬以及檢測,最後做手術的時間定在了這一天。

此刻迪昂身邊除了喬尼格斯,還有另外一位醫生,他們的身後還有另外三位護士。

而許曜的身後只有一個秦雪,人員看上去有些寒酸,但許曜的氣勢卻沒有輸給過他們。

「這場比賽我們已經贏了,迪昂,成為我的墊腳石讓我上去吧。」

許曜他不客氣地留下了宣戰之言。

迪昂也是冷哼一聲對他說道:「是嗎?我們這裡有最優秀的團隊有最精密的設備,誰贏誰輸還說不定呢,等著吧讓我打破你的神話!」

正所謂賽前放狠話,誰輸誰尷尬,這一場美眾國之行也終於快要走到了盡頭! 回想起許大力的那張臉,和我對他的莫名好感,我只感覺遍體的生寒,難道就沒有一個人,可以讓我放心的去交朋友,每一個人,跟着我,靠近我,都是因爲有着這樣或許那樣的目的,難道是因爲我比較好騙?

這個老頭沒有再跟我說別的,只是告訴我一句話,在我的身邊兒,任何人都不能相信,因爲這盤棋局太大,想要分一杯羹的人實在是太多太多,之後,我們整理好了裝備,在一次下了那個煙囪。

這一次,陣容堪稱豪華,士兵們前面開路,這麼多人,就是人有鬼會因爲人氣過旺而不敢靠近,士兵之後,是一羣老學者,科學傢什麼的,而我們這些人走在後面,我給我自己的定位兒,就是一個打醬油的。 放怪物一條生路不行嗎 很多事兒,都不需要我們去管。

一路碾壓,這絕對是碾壓,只是在巨人這裏的時候,我們有了短暫的停留,士兵們也需要去消化這個巨人帶來的那種巨大的視覺震撼力,可是因爲之前的功課做的很足的原因,隊形也沒有騷亂。

看到這個巨人,最瘋狂的絕對不是士兵,而是同行的那些老學究似的人物,他們瘋狂的跳進這個水池,然後開始在這個巨人身上收集毛髮,皮膚樣本,甚至用針筒去抽血,方便以後的研究。

我想攔着,可是卻被黑三拉着道:“第一,我們現在並沒有什麼話語權,第二,那個巨人不想醒來,他就不會醒,你出去攔着,反倒是成了笑話。”

一直看着這些老學究瘋了一樣的忙碌拍照取樣,我真的是無話可說,科技和這種神祕力量的碰撞,本身就是非常誅心的東西。

忙完了這一切,我們甚至沒有留人在這裏看守這個巨人,隊伍繼續前進,可能是氣勢嚇倒了需要攔路的人,一路上,那叫一個暢通無阻,直接到了二叔所在地,這算是兩支隊伍的第一次會師。

二叔看到我,臉色馬上就變了,衝了過來,本來想抽我的巴掌,可是最後只是瞪了我一眼,又看了看黑三,道:“我不是跟你說了,帶他回去?!”

二叔的臉上寫滿了盛怒,黑三在那一瞬間就變的侷促,道:“你應該比我還了解小凡,你現在送他回去,他還會回來的,並且會更加的難受。”

二叔瞪了我們倆一眼,不再說話,而是轉身就走,去找那個老頭兒,就是那個指揮官的老頭,走的時候,他的手放在身後,對我們倆招了招,儘管剛發過火,這時候,還是要帶我們倆在身邊兒,黑三看到這個才長舒了一口氣,拉了拉我,道:“走,跟上去。”

我們倆跟上二叔的時候,胖子下意識的跨動了一步,想要跟着,卻看了看我。

就這麼簡單的一個動作,卻讓我十分的心酸,我跟胖子之前的敞開心扉,非但沒有解開彼此心裏的疙瘩,反而讓我們生分到現在的這種程度了麼?

我對胖子招了招手,罵道:“你他孃的站着幹啥?走啊!”

胖子看了我一眼,眼裏竟然有感激的成分,跟着我走了上來,等他走到我身邊兒的時候,我實在是忍不住對他說道:“那些話,就當我們死之前說的,現在既然活過來了,就別提了,老子早就忘記了。”

說完這句話,我們三個人大踏步,跟在二叔身後,他走到那個老頭兒的身邊兒,問的第一句話就是:“上面的人是什麼意思?”

“上面說你自己看着辦,處理的怎麼樣了?”那個老頭反問二叔道。

二叔搖了搖頭,道:“不太保險。”

“好吧,那我說實話,上面的意思非常的明顯,保留一批重要的數據,然後毀了這裏得了,日本人出去的話,他們要是得不到,說不定就會魚死網破的把這事兒捅出去,到時候,可是全世界都矚目這裏。”老頭兒說道。

“我想開一次試試,這機器,到底是幹什麼的,你有把握沒?”二叔問道。

“看這些老頭了,誰知道他們行不行。”那個老頭回答。

——他們倆像是領導一樣的在交談,而我們幾個,完全就聽不懂他們在說什麼,他們的談話就這麼完了,之後,我們就再一次的淪爲了打醬油的,一直跟在二叔的身後。

這一次我們來的人多的,士兵們一來就開始了忙碌,甚至不用去修復這裏面可能存在的電源,直接十幾臺發電機就開始轟鳴了起來,高架燈什麼的都被架上,戰士們的戰鬥素養絕對不是蓋的,不到半個小時,我們就接到的電源,燈也亮了起來。

二叔帶着我們轉了一個圈,在前面一個甬道的那邊兒,照明彈不要錢似的打了出來,把漆黑的地下,照的甚至有點刺眼。

我們的腳下,是一片金屬的色澤,各種機器的形狀和樣子,這一下,那些老學究全部都沸騰了,狂叫着說這會是一個最偉大的歷史時刻,這將是最大的一個未解之謎,而這一切,都在此時要定格。

說實話,現在整體的氣氛,是歡快的,輕鬆的,士兵們和那些老學究完全沉浸於我們的發現當中,完全無視了在之前有多少人,做出了什麼犧牲。

之後,士兵們開始在這裏佈置,因爲前面有一個類似天坑的東西,想要下去,就必須去做一些準備,山體上被各種釘上楔子,然後綁上繩子做成一個簡易的軟梯,然後,就開始了登陸活動。

搶灘登陸,士兵們,要去佔領史前的另一個文明的遺蹟!說實話,看到那些戰士們的臉,還有那些老學究的狂熱,連帶着我的激情都被激發了出來,假如這一切真的可以破譯出來,那將會是一個多麼震驚於整個世界的消息?

在上古,有一個文明,他們的科技程度,竟然比現在自認爲頂峯的我們還要強的多?!

二叔一直默默的站在那裏看着士兵們的動作,他的臉上沒有表情,我走了過去,問他道:“二叔。”

“恩?”他問我道。

“二蛋跟那些戰士,都掉進了一個神祕的黑洞裏,我在那裏面,看到了九兩的哥哥。”我對他說道。

“如果我沒猜錯的話,宋齋的那一批人,也會去那個地方。他們現在應該就在那裏。包括你的那個九兩。”二叔說了一聲道。

“什麼?!”我吃驚道,九兩在那裏我不奇怪,畢竟她哥哥在那裏,可是宋齋的少主人在那裏,那就奇怪了。她去幹什麼?

“崑崙仙胎有兩個,一個是我老孃,一個是九兩哥哥的老孃。”二叔這一次竟然悠悠的開口說了。

他竟然說了,這嚇了我一跳好麼?!嚇我一跳的本身不是他說的話,而是這一次,他竟然沒有賣關子!

“在得到崑崙靈胎之後,到底要怎麼用,這是一個問題,因爲你爺爺當時欠九兩的外公一個人情,所以算是贈了一個出去。有了九兩的哥哥,他也算是一個試驗品而已。”二叔說道。

我瞬間啞口無言。

我二奶奶宋知音,跟九兩哥哥的生母,都是崑崙靈胎!

那麼也就是說,九兩的哥哥,跟我二叔一樣,都是試驗品?九兩哥哥要是甦醒過來,也會是跟二叔一樣的一個逆天妖孽的存在?

“那你們倆?豈不是一樣?”我震驚的對二叔說道。

“不一樣,崑崙靈胎,一直被當成龍胎,是一個錯誤,所以你爺爺,把林家莊的墓地,地下格局全部都篡改了一個遍兒,甚至仿照一個神一樣的風水格局來建造,最終轉給了小妖,然後傳給了你一半兒。這其中所費勁的周折,根本就不是你能想象的,崑崙瑤池西王母,好端端的一個鳳儀天下格局,怎麼可能會是龍氣?”二叔說道。 迪昂此刻非常的緊張,他已經好久沒有站在手術台上了,但是在經過這幾天的模擬之後,他又找回了自己以前的手感。

自己的身後有著喬尼格斯和另一位十分厲害的外科醫生,可以說是讓手術能夠進行的萬無一失。

但經過一些調查后他們已經將手術的風險降到了最低,基本上手術的途中不會出現什麼奇怪的突髮狀況,只是大部分高難度的操作都要由迪昂來執行。

此時麻醉師舉起了手對他們說道:「已經將病人進行全身麻醉,現在可以開始手術了。」

迪昂深吸了一口氣,對著其他人說道:「現在開始進行心臟搭橋手術,各位,拜託了。」

隨後他們開始有條不紊的手術,然而他們都不知道,所有觀眾的目光全部都聚集在了許曜的身上。

原本他們確實是想要從中學到一些技術,但是他們在看到許曜的操作后,他們立刻就改變了這個想法。

快!

用一個字來形容那就是特別的「快」!

許曜原本就有能夠發揮出兩個人力量的潛質,再加上一個能夠搭配上許曜速度的秦雪,整個手術的節奏簡直快得讓人喘不過起來。

在迪昂這邊剛讓病人進入全身麻醉的時候,許曜已經開始尋找著血管進行截取和連接。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