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5 日 0 Comments

就一個字,怒!

林昊那輕描淡寫的話語,顯然是將這群人激怒了。

那出拳打翻酒碗的漢子怒道:「要誰擦桌子,要誰自斷一臂,有種你再說一遍!!」

怒目圓瞪,口氣森冷。

林昊不以為然,淡然道:「你可以拒絕,前提是,你承受得起拒絕的代價……」

很平靜。

甚至都沒抬頭看上一眼。

然這話語間的狂妄卻愈發凸顯,令人瞠目結舌。

瘋了!

一定是瘋了!

此時此刻,人群看向林昊的目光,宛如在看一個得了失心瘋的瘋子。

又一次被挑釁,那漢子終於失控。

只是還沒等他出手傷人,宋青山驟然伸手將他攔下。

「不必急在一時。

記住,這裡是龍泉山莊,一條人命算不得什麼,但不能不給龍泉山莊面子……」

話語簡單直白,聞之令人心寒。

說罷,也不管漢子是否理解,面向林昊冷冷道:「好膽略。

明知我等是嶺南宋家之人,還敢如此張狂,難怪連青城派的面子都敢不給!」

原來如此。

原來是為青城派出頭來了。

嶺南宋家素來與川蜀青城派交好,這一點古武界人盡皆知。

此前也就沒往那方面想,而今這話一聽,頓時一個個都明悟過來。

柳傾城跟林昊此刻也明白了,這宋青山無端端來找茬,不因為別的,僅僅只是因為先前交惡了駱清風。

眼下,雖然身為四派之一,青城派的人被另外安置在獨棟小院,且有專門的婢女下人服侍,可作為盟友,不論如何,宋家都必須有所表示。

韓娛之崛起 儘管如此,林昊沒有感覺,柳傾城也沒有感覺!

債多不愁,虱子多了不怕癢,還是那句話,既然連青城派都得罪了,何懼再多一個嶺南宋家?

宋青山也沒真想過要在這裡動手!

語畢,又盯著林昊看了半響,著實看不出所以然,他又冷冷道:「且容你多活兩日,待後日大會開幕,宋某會讓你知道宋家刀法的厲害……」

一丘之貉。

連臨走前留下的話語都如出一轍。

只是,真打算就這樣走了嗎?

「桌子擦乾淨,自斷一臂,本帝原諒你……」

又來了!

宋青山都還沒來得及轉身,同樣的話語,林昊又來一遍。

靜!

全場凍住!

「還能這樣,居然還能這樣?」

「見過作死的,就沒見過這麼能作死的,話說,他當真就那麼不怕死嗎?

還是說,他以為宋家千年威名是假的?」

「……」

人群獃滯,心頭驚濤駭浪不止。

好多人滿頭大汗,一面心道此子狂妄,一面也被林昊這番做派嚇得不輕。

柳傾城目光幽怨,沒出聲。

事實上,她也不覺得自己臉有那麼大,能勸得住。

而這個時候,宋青山等人卻是真的被激怒了…… 「放肆,你當真以為這裡是龍泉山莊我宋青山就不敢要你的命?」

動了真怒。

宋青山一開口,便有舌綻春雷之感,那迫人的氣勢散發開來,直讓全場覆霜,一片冷寂。

在他之後,眾宋家子弟亦火上澆油,怒焰千尺。

林昊依然不為所動。

彷彿什麼都沒察覺到一般,他淡然道:「我林紫霄一世縱橫,從不食言,莫非,爾等打算讓本帝食言?」

這話就很重了。

尋常男兒尚且一諾千金,想他貴為一代大帝,一諾又何止千萬金?

只要逼得他食言,莫說區區一個宋青山,便是整個嶺南宋家也不足以消弭他的怒火。

只是這份沉重沒人能懂!

這話不說則已,一說,便又被當成挑釁,使得人群更為震驚,也使得宋青山等人更加怒火難當。

作為事件始作俑者,盛怒之下,那打翻酒碗的漢子當即失控,抬手便是一拳轟了過來。

「去死——」

聲音很大,震得人雙耳失聰。

拳勁也不小,打出刺耳音爆。

這一拳全然沒有留手,就是奔著取人性命去的,拳鋒所向,正是林昊胸膛。

局面發展到此種程度,人群已經瞠目結舌,許多人都忍不住站起身來,更有不少人為免殃及池魚,遠遠躲開。

宋青山也不管!

區區一條人命而已,他根本就不在乎,至於龍泉山莊的面子……

大不了事後賠罪,認打認罰,想來龍泉山莊也不可能為區區一個無名之輩,開罪他嶺南宋家,開罪青城派。

可惜,他終究低估了林昊!

不僅是他,事實上,除了柳傾城,全都低估了林昊。

那漢子不弱,儼然已經是暗勁巔峰幾近化境的高手,此等人物,雖然年齡偏大,可放眼此間這群年輕人中,著實不弱。

在這些人想來,這漢子一拳含怒而發,雙方距離又如此之近,避無可避,斷然沒有失手的可能。

可事實是,林昊的確沒有閃避,但是,那漢子一拳也沒能真的砸到他胸膛。

他就那麼靜靜坐在那裡,彷彿嚇傻了一般。

那漢子的拳頭卻彷彿遇上一堵牆,饒是這一拳聚集了全身力量,能輕易打死大象,也突不過去。

而不等他反應過來,也不等人群心中明悟,只聽「叮」的一聲,寒芒出鞘,血光照人。

「……」

「……」

靜!

場面忽然靜得可怕!

所有人都沒料到的情況下,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林昊和那漢子身上的時候,柳傾城出手了。

時機把握得那樣好。

沒有早一秒,也沒有遲一秒,正好就在那漢子拳頭難以為繼的時候,利劍出鞘。

動作十分流利。

彷彿練過千百遍,出劍、斬擊、還劍歸鞘,整個過程行雲流水,一氣呵成。

一套動作不過眨眼之間,快得看不清,快得感覺不到痛,快得出鞘歸鞘只有一個聲音。

直到那漢子失聲慘叫,斷臂落地血灑當場,人群這才回神。

「好劍!」

「好俊的身手!」

「這女人到底是誰,難道她不怕得罪宋家?」

「柳……

古武界何時出現了一個姓柳的世家,莫非是新出來的?」

「……」

讚歎。

驚呼。

那一劍,令人眼前一亮的不僅僅是龍血寶劍本身,同時也是柳傾城行雲流水宛若天成的劍術功底。

然終究也不是所有人都不知柳家底細的!

雖然相熟的沒有,可在場諸多家族,聽過柳家的還是有一些。

便因為此,很快,柳傾城出生江南柳家的事情廣為人知。

這時,宋青山也已經憤怒到了極點!

臉已經被打腫了。

被打腫的不僅僅是他宋青山的臉,同時也是整個嶺南宋家的臉。

言語衝突上升到肢體衝突,諸多武林同道,眾目睽睽之下,宋家人被人斬去一臂,動手的還僅僅是個新晉古武界的小家族子弟。

此事,他若不嚴厲處置,將兇徒梟首示眾,從今往後,嶺南宋家還有何面目見人,又如何在古武界立足?

是以……

「殺!」

「辱宋家者,必須要死!」

「辱宋家者,雖遠必誅!」

聲音低沉,殺意盈霄。

話語間,大廳風起,一股凜冽刀氣層層疊疊,肆意瀰漫。

眼看他的手已經握住刀柄,眼看宋家標誌性的拔刀術就要出鞘,忽然一個聲音從大門口傳來。

萬道龍皇 「宋青山,別人怕你,我雲無塵可不怕你,有本事就沖我來!」

杭城雲家,雲無塵。

初來駕到,剛露面就跟宋青山對上。

在此之後,金陵李家李天奇,洛陽歐家歐長風,陸續現身。

除卻這三人,還有許久不見的李天愛歐長明,以及三家一些年輕子弟。

這些人也是一個樣,紛紛表示不怕宋青山,有膽就沖他們來。

便是這些人,這些話,又一次,宋青山險些被氣炸了肺!

人群此刻也驚愕得不行。

「這什麼情況?」

「這三家什麼時候這麼親近了?」

「居然敢跟宋青山對著干,是吃了槍葯,還是得了失心瘋?」

「無塵兄,你瘋了,那可是嶺南宋家!」

「是啊,天奇兄,長風兄,沒事別瞎湊熱鬧,嶺南宋家可不是咱們這樣家族能相提並論的!」

「……」

同為古武世家,卻分三六九等。

這個金字塔中,若說宋家是塔尖俯瞰的一小撮,柳家是壓在最底下的基石,那麼雲、李、歐三家,雖然也傳承久遠,甚至輝煌一時,可到底只能算得上是中等,比之最上層的宋家相去甚遠。

這種差距最直觀的體現就是,柳家只能住第一層的小房間,雲、李、歐三家,則有資格住第二層的地字型大小房間。

而宋家,住的是第三層寥寥無幾的天字型大小房!

便是因為存在著這樣的差距,雲無塵等人此刻的表現,著實令人震驚。

也同樣因為存在著這樣的差距,宋青山此刻才越發的憤怒。 修煉狂潮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6 月 26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5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3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11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