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2 日 0 Comments

面對韓柳和他們的驚恐憤怒。徐炎神情漠然,「我知道你們心中現在想到的是什麼。但我能告訴你們的是,你們心中所想的和我要做的事,並不是一回事。我不是說要對你們打擊報復,你們還沒有讓我那樣做的資格。我是誰?我是堂堂嵐烽市公安局長,我有必要和你們幾個小魚小蝦在這裡鼓搗這種陰謀嗎?你們自己做過的事情應該心知肚明。今晚嵐烽市是有大事發生,等到你們進去后就會知道是怎麼回事。但現在我是不能和你們多說什麼。你們好自為之吧。」

說完徐炎便直接揮手,頓時一個國安的人便走到韓柳和他們面前,從懷中拿出工作證件打開后肅聲道:「韓柳和,董放,還有你們幾個。我是省國安廳的。你們現在涉嫌一起通敵賣國的事件,請你們跟我走一趟。在這期間你們可以保持沉默,但你們所說的每一句話都將會作為呈堂證供,希望你們不要負隅頑抗。」

通敵賣國?

韓柳和他們的神色全都驚變,臉色煞白如紙,看著徐炎驚呼道:「徐局,你這是什麼意思?什麼叫做通敵賣國?我們怎麼會做出來那種事?這分明就是栽贓陷害,這分明就是**裸的打擊報復,這分明就是…」

「閉嘴。」

就在韓柳和還想要喊叫的時候,徐炎冷聲打斷,嘴角露出譏誚冷笑,「什麼叫做栽贓陷害?韓柳和,你難道沒有看到董放現在是多麼心虛嗎?要是說你們是無辜的,他會這樣害怕嗎?」

韓柳和看向董放,發現他真的是心虛的顫抖,不由急聲問道:「老董,不要告訴我這事是真的?」

「這個…」董放驚懼的不知道該如何回答這個問題。

韓柳和心沉入谷底,作為熟悉董放的人,他如何會不知道這傢伙此刻的情緒意味著什麼?難道說他真的做出來通敵賣國的事情嗎?但那是你的事情,你怎麼能將我們全都牽扯進去?你這個該死的董放,我和你沒完。

「全都帶走。」徐炎斷然道。

「是。」

這刻的韓柳和他們感覺天塌下來,想要掙扎反抗,不過碰觸到徐炎的冰冷神情后,全都收起來這種想法,能做的就只是保持沉默,就像是蘇沐所說的那樣,為他們留下最後一點顏面,也為公安戰線留下點顏面。

這夜的嵐烽市,大地震起。(未完待續。。) …青面的坐著。兩人都有一種滄海桑田的感※

雖然在外人看來,兩人是在秘年的中東戰爭期間認識的,當時藺慕勛將裴承毅引見給了伊朗總統內賈德與最高精神領袖哈什,但是在此之前力多年的南海戰爭期間,兩人就認識了,當時藺慕勛跟隨藺彥博去寮國商談投資的事情,而裴承毅則以項鋌輝助手的身份參與了戰爭的指揮工作。當然,那次見面前沒有給兩人留下太深玄的印象,畢竟當時的藺慕勛與裴承毅都還是小角色,上不了檯面。

真要從個人關係上講,藺慕勛與裴承毅走得並不近。

先從藺慕勛的立場出,做為在商場混了幾十年的老商人。他不可能不知道,對一個想在政界干出點名堂的人來說,不管是在掌權之後、還是在掌權之前,都得與利益集團劃清界線,至少得在公眾面前做到這一點。正是如此,藺慕勛很少主動聯繫裴承毅,基本上是有事才登三寶殿。換個角度,站在裴承毅的立場上,情況也一樣。雖然大部分人都沒有因為藺慕勛當選全體代表大會代表而把他與商人區分開來,也就是說,在絕大部分人眼裡,藺慕勛仍然是一個商人,而且是一個非常成功的商人,但是在沒有可能取得更大的商業成就的情況下,又不想過早過上退休生活,從政就成為了藺慕勛唯一的選擇。因為在政府與軍隊中都沒有根基,所以藺慕勛不可能像裴承毅那樣,把目標鎖定為共和國國家領導人,只能通過競選代表這條路來獲得政治話語權。如此一來,不管藺慕勛是否把政治前途看得很重,裴承毅都不可能與他走得太近,以免使他失去其他代表的支持與信任。

在藺慕勛翻看戰爭計的時候,裴承毅想去了當年在德黑號許的願。

幾年下來,兩人都沒有空閑時間,總在為這樣那樣的事情忙碌奔波。

此時也不例外。

裴承毅剛剛回憶起往事,藺慕勛就合上了紙質文件。顯然,他看得很快,因此沒有詳細閱讀。

「與我預料的差不多。」藺慕勛一邊說著,一邊習慣性的拿起香煙,「看不懂,一點都看不懂。別看我在商場混了幾十年,對工業生產、物資採購、裝備研也算一知半解,可是對你們軍隊的東西我就是搞不明白,有必要搞那麼複雜嗎?」

「複雜?」裴承毅注意到了藺慕勛彈煙灰的小動作。

在當上全體代表大會代表之前,藺慕勛一直抽雪茄,而且抽的都是古巴雪茄。用藺慕勛的話來說,他也嘗試著戒煙,可是越戒抽得越厲害,到最後乾脆就不戒了。當上全體代表大會之後,為了順應潮流藺慕勛戒掉了雪茄,改抽國產香煙。當然,是專門國家領導人特製的香煙,用一種香精取代了尼古丁,基本上對身體無害,只是那股煙草的味道仍然讓人覺得無法忍受。

藺慕勛點了點頭,又彈了彈煙灰。看樣子,他還是不太習慣抽香煙。

也許,在私下場合里,他仍然喜歡抽雪茄吧。

「這次我親自看過,很多技術性的東西都刪減掉了」

「老裴,我說的不是這個。」

裴承毅微微皺了平眉頭,意識到他開始想得太直接了,藺慕勛只是在找話題。

「燒烤晚宴之後,我見過幾個主要代表,交換了意見。」藺慕勛動作麻利的滅掉了才抽幾口的香煙,雙手叉在胸前,說道,「大家的態度都一樣,理解並且支持政府的決策,只是我們都認為,必須有一個合適的理由。」

裴承毅點了點頭,表示明白藺慕勛的意思。

「當然,這份戰爭計劃已經說服了我,也能說服其他代表。」藺慕勛看了眼放在茶几上的文件,目光轉向了裴承毅,說道,「我兩不是外人,所以我也不跟你浪費時間。一份戰爭計劃只是擺在檯面上的要求,對我們來說,更想知道的是幾年之後的事情,也就是我們現在的投資能不能得到保證。」

雖然藺慕勛說得很隱晦,但是意思表達得非常明確。

作為商人,他自然要考慮投資的安全性。更加重要的是,藺慕勛此時說的不是金錢上的投資,而是政治上的投資。

站在藺慕勛的立場上,他要是支持這份計劃,即將引戰爭的時間推遲好幾年,那麼他支持的就不是顏靖宇,而是裴承毅。如此一來在做出決斷之前,藺慕勛必須搞清楚兩個非常關鍵的問題,一是裴承毅會不會在兩年後競選國家元,二是裴承毅會不會兌現現在的承諾。

實際上,這是一個問題,而不是兩個問題。

準確的說,就是裴承毅會不會在幾年之後兌現承諾,親手引戰爭。如果答案是肯定的,那麼裴承毅就得在兩年之後競選國家元,而且得勝出。當然,如果答案是否定的,後面的就沒有必要談了。

問題是,在這個問題上,裴承毅也非常猶豫。

前面提到過,按照共和國現行政治體制,加上顏靖宇推行的第二桂「兒次革,即便裴承毅成為了國家二號領導人,也不等在曰年的換屆選舉中成為國家元,至少沒有絕對把握。可以說,這絕對是一個進步,而且是一個非常了不起的進步。就算裴承毅的個人利益因此受到威脅,只要他還是一個把國際利益放在要位置上的軍人,他就得接受新的遊戲規則。從某種意義上講,顏靖宇能在猛2年邀請裴承毅搭檔,並且得到了九成以上的代表支持,就是因為很多人相信,裴承毅是一個不以個人利益為重的政治家,一個值得信賴的政治家。雖然在這種情況下,裴承毅在曰年的換屆選舉中勝出的可能性幾乎為百分之百,但是站在客觀的立場上,在此之前,他絕對不能表達出任何志在必得的野心,更不能夠讓外界認為,他的目標就是成為國家頭號領導人。

當然,這就是個面子問題。

要要的是,在共和國,面子問題就是最大的問題。

正是如此,面對如此重要的問題,裴承毅猶豫了,而且猶豫了很久。

萬幸的是,藺慕勛知道裴承毅在顧慮什麼,因此表現得非常有耐。

「不管怎麼說,我不希望接下來的談話傳入第三個人耳朵裡面裴承毅打破沉默,稍微停頓了一下,才接著說道,「先我得說明,建議元把戰爭延遲幾年,不是為了與元爭奪功勞,而是我們面臨的實際困難。眾所周知,在我離開軍隊,進入國防部的那一天,軍功對我來說就沒有任何價值了,而且我也不再需要軍功。你是干實業起家的,應該知道我國的基本情況。雖然從六年前開始,我們就在為戰爭做準備,逐年增加國防開支,將國家慢慢帶入戰爭軌道,但是這麼大個國家,真要為戰爭做好準備,六年時間太短了。以世界大戰的標準衡量,準備時間至少得十年。哪怕考慮到現實情況,特別是科學技術帶來的進步,也需要八年。在為戰爭做規劃的時候,我們就明確了這一點,這幾年也正是按照當初的計劃,從基礎工業與公共設施著手,按部就班的進行著準備工作。實不相瞞,我們考慮過加快戰爭準備工作,並且這麼做過,而直接結果就是經濟形勢迅惡化,迫使我們在財政預算、特別是戰大頭的國防開支上更多的考慮國家總體經濟狀況,而不是一味以戰爭為目的,不然這幾年的國防開支也不會有如此大的波動了

在裴承毅說話的時候,藺慕勛從西裝裡面掏出了一支封裝好的雪茄。

「也許有人認為,我在藉機壓制元。當然,這肯定大錯特錯了。」見到藺慕勛直接咬掉了雪茄頭,很不斯文的點上了雪茄,裴承毅笑著搖了搖頭,接著說道,「在關係國家與民族利益的大事面前,我與元的觀點完全一致,即以國家民族利益為重,個人得失為次,不然元也不會答應我的提議,主動出面說服你們。

當然,到底能不能達到目的,現在還不好說。雖然從總體局勢上看,我們擁有絕對的主動權,只要我們仍然在空天領域佔據優勢,美國當局就不會貿然引戰爭,但是隨著局勢展,當我們的優勢變得足夠明顯,使美國當局認識到,繼續拖下去只會更加沒有勝算的時候,戰爭就會爆。也就是說,能否拖到曰年之後,我也沒有把握。」

藺慕勛笑了笑,抽了兩口雪茄,神色顯得平靜多了。

「關鍵問題不是在什麼時候打,而是在什麼時候打對我們最有利。」裴承毅知道藺慕勛絕對不是那種能夠忽悠的人,「當初,我們制訂了一個。宏偉的戰爭目標,在做具體的準備工作時才現,我們的很多基礎條件都不具備、或者不完善。拿我軍在這幾年裡的現代化建設來說,因為前期目標太大,導致規模過於龐大,所以很多換裝工作到現在都沒啟動,更別說到位了。別的不說,光是天軍與空軍合併,就給我們造成了巨大的負擔。金錢還是小事,關鍵走進度快不起來,需要更多的時間。共和**隊的換裝工作,我想不需要做太多解釋,你是軍事委員會主席,而且可以通過三堅集團、以及控股的其他軍火企業掌握相關情況。作為戰爭準備的理論依據,我們在幾年前就搭建了世界上規模最大的開放式級計算機群,並且連續好幾年都通過秘密開支來增強該計算機群的運算能力。實不相瞞,模擬分行一直沒有停止過,到現在都在進行,而每份模擬分析的結果都被用在了戰爭計劃上,並且由此來決定我軍的現代化建設工程。」

「模擬分析的現實依據是什麼?」藺慕勛問了一個很直接的問題。

「各方面的情報裴承毅回答得更加直接,因為他覺得,在這個問題上根本沒有必要跟藺慕勛打哈哈。要知道。藺慕勛所在的藺氏家族能夠在力舊年回國,就與軍情局有密不可分的關係。「我們所進行的戰爭準備的第一尖,不是制訂戰爭計劃、也不是制訂全面換裝計劃,而是以軍川右淡心,整合所有情報機構。最終形成了各有側重的,出懈刊機構,其中軍情局主要負責與國防安全有關的涉外情報工作,也就是搜集敵對國、以及潛在敵對國的軍事情報。軍情局的能力,我想不用做太多的解釋。不管外界怎麼看劉曉賓,我相信,你應該對他有足夠的了解與足夠的信心。」

藺慕勛點了點頭,沒有提出反對意見。

「總而言之,我們掌握的一切情報都證明,美國一直在我們身後。追得非常緊

「問題是,不可能就這麼拖下去藺慕勛繞了個彎子,又把話題帶了回來。

裴承毅淡淡一笑,說道:「這是當然。事實上,早在六年前,在我們確定了只能通過戰爭來打垮美國之後,戰爭就不可避免。當然,認識到這一點的不僅僅是我們,還有美國,準確的說,是美國的利益集團。仔細留意一下最近幾次美國大選就能現,從蘭德斯當上總統之後,共和黨已經連續四次在大選中勝出。事實上,在這十多年裡。共和黨並沒有多少足以稱道的作為,甚至可以說讓美國陷入了一種半死不活的境界。如果在過去,恐怕早就由民主黨還是台了。雖然導致這一情況的原因非常複雜,比如民主黨分裂成了兩個政黨,就對共和黨一家獨大創造了最好的條件,但是歸根結底。共和黨能夠連續執政十六年,不是因為民主黨或者民新黨過於弱而是美國的利益集團、特別是幾大財團與掌握了數百萬張選票的幾家聯合工會站在了共和黨一邊,以維持社會穩定的名義,成就了共和黨在本世紀連續執政時間的最高紀錄。換句話說,美國的利益集團也知道,戰爭不可避免,高且與我們的差距非常巨大。要想在戰爭爆前做好準備,並且在戰爭中擊敗我們,就得確保政策的連續性與一致性,確保美國社會的團結

「如果是我們,也會做出同樣的選擇。」藺慕勛不失時機的暗示了裴承毅。

「事實上,我們確實做出了同樣的選擇,不然我也不會坐在這裡。」裴承毅非常巧妙的回應了藺慕勛的暗示,隨即說道,「問題是,這種狀況不可能維持下去,哪怕我們與美國當局都不想過早開戰,受經濟展的客觀規律約束,當巨額國防開支使任何一方的經濟到了無法承受的地步,戰爭就會到來。從主觀意願出,與其在經濟崩潰后被動捲入戰爭,還不如積極主動動戰爭。母庸置疑,因為採取了一些相對正確的措施,加上各種社會因素,我們的承受能力明顯過了美國,所以前先求變的肯定不是我們,而是美國。去年初,軍情局就收到了一份比較可靠的情報,如果一切順利,在明年的大選中,勝出的肯定不是共和黨在二十年內推舉出的第三位總統候選人,也不大可能是民主黨的總統候選人

「你是吧,」

「與我們的選擇一樣,在意識到戰爭不可避免,而且即將爆的情況下,美國的利益集團別無選擇,只能將最合適的戰時領導人提前送入白宮。」裴承毅稍微停頓了一下,「雖然這份情報還沒有得到證實,但是從我們與美國的戰爭準備工作,特別是我們與美國的經濟惡化度來看,肯定不會拖到下一次美國大選。在這種大是大非的問題上,我們沒有必要低估美國利益集團的集體智慧。」

「杜奇威?」

裴承毅點了點頭,沒再多說。

「這麼說來,我們也別無選擇了。」

裴承毅苦笑了一下,說道:「不是我們,是我沒有選擇,而你們仍然有選擇權,畢竟共和國不缺我這樣的戰將

「不管怎麼說,你已經脫下軍服,不再是現役軍人。」

「看樣子,你沒有當過兵。」

藺慕勛愣了一下,沒有明白裴承毅這句話的意思。

「所以你不了解軍人。哪怕只穿了一天的軍裝,只要活著,就是軍人。」

「老裴,你這就太較真了。」

「我說的是實話,而且這也是我的心裡話。」

藺慕勛這才明白過來,裴承毅借這句話,已經表明了態度。戰爭期間,共和國最需要的就是一位軍事統帥,而脫下軍裝並不影響裴承毅的身份,所以兩年之後,裴承毅肯定會參與元的角逐,並且志在必得。

「看樣子,我已經得到了想要的答案

「也就是說,不需要讓我繼續浪費口水了?。

藺幕勛呵呵一笑,起身說道:「不管怎麼說,直到現在為止,我才相信,十多年前,我輸掉的那頓晚餐沒有白費。」

「問題是,你至今沒有兌現。

」裴承毅也站了起來。

當兩人的目光碰到一起的時候,兩人同時笑了起來,因為在這剎那間,兩位共和國的風雲人物都知道,在他們之間,已經形成了一種牢不可破的同盟關係! 悍妻種田:天煞將軍妻管嚴 年7月酌日,7月的最後一個星期舊,一個極為特殊一甘川

天還沒亮,來自世界各國的上千名記者就將新都大會堂圍了個水泄不通。.這座能夠容納上萬人同時辦公、擁有能夠容納上千名代表的中央會議廳、以及數個小會議廳。在年初與新都同時投入使用的大會堂是共和國新的權力中心,甚至算得上是世界的權力中心。新春的換屆選舉之後,來自全國各地的數百名代表與中央的數百名代表就在此辦公,為年中進行的政府換屆選舉做準備。

比起新大會堂、以及新一屆全體代表大會,在7月份之前,共和國國家元與中央政府換屆選舉更加引人矚目。事實上,這也沒有什麼好關注的。因為裴承毅在歷年底宣布與焦魁山組成搭檔,共同參與競選,所以在換屆選舉開始之前。就不再有人懷疑選舉的最終結果。實際情況也與外界預測的一樣,在?月初進行的第一輪投票中,裴承毅與焦般山的競選搭檔就獲得了過獼的選票,在選舉中勝出。

如果注重過程,那麼這屆選舉確實值得關注。

要知道,這是共和國開國以來,第一次以直選的方式選舉國家最高領導人。

按照在歷年中期通過的第互憲法修正案與選舉法補充條案。從曰年的換屆選舉開始,國家最高領導人就將以直選的方式產生。當然。作為幅員上千萬平方千米、人口過十億的大國,共和國不可能仿照歐洲的小國,由選票多少來確定國家領導人,畢竟除了選票多少之外,各地區的利益也至關重要。 輪迴千年之淚 正是如此,共和國推行的仍然是一種間接選舉,只不過間接選舉的參與人不再是全體代表大會的代表,而是全國公民。

根據新的選舉辦法,公民選票只能決定某個參選人在某個省份的得失。實際上。這是一種與美國的「選舉人票。比較類似的選舉方式,為各個地區的人口、經濟水平、面積、資源等等因素的加權結果,不同的是,共和國的選舉中還多了一點規定。即參選者在獲得最多選票的情況下。還要在半數以上的省份獲勝,才能直接當選,否則將與獲得選票第二多的競爭對手進行第二輪選舉。如此一來,各選舉區、即各省份的勝利就變得至關重要了。以猛7年的情況,裴承毅要想在第一輪選舉中勝出。至少需要獲得7鰓的選票,不但過賬的簡單多數。還過了溉的絕對多數。

如此高的當這要求,並不是為了增加選舉難度,而是為了確保不因選舉破壞共和國的團結統一。顯然,這也正是根據共和國的基本國情決定的。作為一個初步實現民主制度,國內環境又極端複雜的大國,哪怕絕大部分公民都認識到了民主的重要性,也衷心擁戴民主制度。從根本上考慮,儘可能的求同才能最大限度的維護國家穩定,使國家能夠平穩的度過這一過渡期。

當然,如此複雜的選舉程序也飽受非議。

在曰年的換屆選舉開始前,很多西方新聞媒體就宣稱,共和國當局借第二輪政治改革的機會。推行如此複雜的直選制度,擺明了是不想推行直選,或者想操控選舉,並未實現直選。雖然西方新聞媒體的觀點極為荒謬,要知道,從根本上講。共和國的大多數公民對第一輪政治改革的成果已感滿意,國內沒有推行直選的緊迫壓力,共和國當局完全可以維持原來的政治體制,不需要加快民主政治進程,因此推行直選本身就是一件可有可無的事情,如果共和國當局想操控選舉,最好的辦法就是不推行直選,又有什麼必要畫蛇添足呢。但是站在客觀的立場上,過於複雜的選舉程序。特別是計票方式,也給直選帶來了不少麻煩,至少很多共和國公民就不明白,為什麼要搞得這麼麻煩。

萬幸的是,曰年的換屆選舉並沒出人意外。

當裴承毅宣布參選的時候。就有人指出,換屆選舉不會出現第二種結果。

當然,幫助裴承毅勝出的,舁定不是新的選舉方武,而是緊迫的國際形勢。

雖然世界大戰沒有在猛年爆,傷年也在平靜中度過根據一些西方國際機構做的調查,歷年是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後的年中。戰亂最少的一年,但是當美國新任總統杜奇威在曰年月初宣誓就職,隨即宣布將歷到曰財年度財政預算中還沒有審批的大約4強。乙美元中的勁用於國防建設,只有不到美元用來補貼已經出現問題的美國經濟,就有人懷疑,和平還能維持多久。

可以說,這也正是共和國公民心裡的疑問。

問題是,如果僅從兩個級大國當局的舉措來看,根本無法做出準確判斷。因為在此之前的好幾年間,共和國與美國的巨額國防開支都像在為戰爭做準備。」毛續好幾年的準備工作早就該到位了,戰爭卻遲遲沒鑰徽伏

受此影響,很多人學會了從另外一個層再看問題,那就是世界經濟在何時崩潰。

母庸置疑,經濟展不是單獨存在的事物,經濟環境惡化,也與戰爭壓力有關。

雖然從本質上講。生在引世紀刃年代的經濟危機與生在引世紀初、以殿餅代的經濟危機一樣。均是由社會分配不公,財富過度集中,導致銷毀疲軟、生產過剩而導致的,但是在一些經濟學家看來,墜年代的經濟危機更像是一場人為導演或者說蓄意製造的危機。與經濟本質並無關係,因為這場經濟危機的根本問題中,除了分配不公之外,還與過於龐大的軍費開支有密不可分的關係。僅從經濟學的角度講,軍費開支實際上具有二次分配的效果。即通過政策等強制手段,轉移社會財富。完成對財富的第二次分配。問題是。當軍費開支過於龐大的時候,就會迫使政府提高財政赤字,從而增加流通貨幣量,即導致貨幣嚴重貶值。

可以說,引世紀墜年代的經濟問題就是貨幣貶值。

前面已經提到,只在歷年前後,共和國與美國就先後降低了對人民幣與美元的支持力度,擴大了匯率浮動區間,從而導致人民幣與美元在迅走低,最終迫使歐盟與俄羅斯不得不讓歐元與盧布貶值,最終導致全球各大經濟體都受到影響各主要經濟體的流通貨幣都開始大幅度貶值。

當然,貨幣編製既有看得到的一面,也有看不到的一面。

看得到的。自然是對內通脹細對外貶值。而看不到的。則是貨幣的實際購買能力大幅度降低。雖然這也是貶值。但是表現形式與通貨膨脹並不完全一樣。歸根結底,還是花在軍事上的錢太多,而軍事物資實質上並不進入流通領域。導致真正進入消費市場的物資比行的貨幣少得多。 聽說娘娘是小作精 以共和國的國防建設來說。在曰年到曰年的年間,共和國的國防開支總計過了勁萬億元。其中大約包以人事津貼、工人工資、貨物款項等等方式進入了流通領域,成為具有購買能力的貨幣。只有大約糊以企業利潤的方式,通過投資、存款與購買金融產品等方式,沒有進入流通領域。問題是。在這勁萬億軍費中,真正生產出來的具有市場流通能力的產品少之又少。也就是說。進入流通領域的陽萬億必然會稀釋人民幣的總體購買力。到島年,共和國的廣義流通貨幣也只有大約沏萬億元。的萬億佔了其中的友觀。相當於使貨幣貶值了這麼多。

種種因素加這一起,結果就是消費市場急劇萎縮。

雖然以貨幣量計算,共和國與美國的經濟仍然在蓬勃展,即便扣除雙方當局公布的通貨膨脹因素,兩國經濟的展度仍然非常驚人,但走到歷年的時候,兩國經濟都出現了問題,而且是不小的問題。

事實上,有一個方法聳夠衡量經濟狀況。那就是電量。

眾所周知。隨著可控聚變核電站迅普及,早在力巫年之前,共和國就以國家補貼的方式實現了「零電價」即國民生活所需電能完全由國家承擔。企業用電則以能源消耗稅的方式支付,社會電能供應由國家以委託的方式交付給3家電力企業。居民與企業從中選擇最好的供電商。總而言之。在這個時候,共和國的電能供應就不再向民眾收錢。而且把居民用電與企業用電分開。如此一來。共和國的企業用電量。實際上成了反映共和國經濟狀況的晴雨表。在力彌年到歷年的力年間。共和國的企業用電量一直在增長,而且在猛年之前的增幅一直在,鰓以上,直到年才跌到,侃以下。到了島年,第一次出現了負增長。即企業用電量下降。毫無疑問,這絕對是非常不正常的事情。要知道,在曰年之後,共和國當局放寬了對高能耗企業的限制,允許在特定地區建設部分具有重大戰略意義的高能耗企業,比如可以在廣西開辦電解鋁廠、在福建開辦合成化工廠等等。雖然這麼做的主要目的是增強國家的自我供給能力,在戰爭時期降低對外需求。但是這也對促進經濟展有一些意義,至少對疲軟的國內市場有所幫助。

問題是,在這種情況下,共和國的企業用電量仍然出現了大幅度下降的情況,那自然不是什麼好事。

因為美國的國家電能供應由獲得了聯邦許可證的家私營電力企業負責提供,而民眾電費是由聯邦政府與州政府聯合承擔,所以到歷年。美國沒有公布過全國性質的電能供應情況,也就無法從官方消息中獲取信息。事實上,美國的情況也許比共和國更加糟糕,因為在貓年的時候就傳出了「美能達集團。五大聯邦電力企業、二嚴重虧損、不得不大幅度裁員的消知道,美吐次刊。江也是與共和國類似的政府補貼制。即根據電能企業為社會提供的電能來確定補貼金額。

因為美國五大聯聳電力企業的業務範圍相對固定,「美能達集團」主要負責為製造業、電子業、船舶業與航運業提供電能,所以該集團收入降低,足以證明美國的經濟出了問題。而且是大問題。

用一些西方經濟學家的話來說,在田年左右,共和國與美國的經濟就進入了一個奇怪的狀態,即經濟總量在繼續增長,而經濟增長帶來的好處卻沒有直接體現出來七雖然有人希望用「滯脹」等理論來解釋。但是都沒能解釋得了。也有人將西年後的經濟與喲年後到,咽年間的全球經濟相比,即是由軍事擴張帶來的虛假繁榮,卻無法解釋一個。非常關鍵的問題,即田年後的軍事擴張沒有帶來繁榮。

只有一點可以肯定,那就是共和國與美國的經濟正在惡化。

問題就是,共和國與美國還能堅持多久?

從某種意義上謝。共和國與美國還沒有爆經濟危機,一個極為關鍵的原因就是,兩國都在想辦法刺激經濟。即以各種強制性手段來確保絕大部分國民能夠過上正常生活。比如在田年的時候,共和國當局就頒布了更為嚴厲的《遺產法》,將遺產稅的平均比例提高了將近一倍。與此同時,共和國中央政府與地方政府都提高了社會救濟的最高額度,擴大了救濟範圍、增強了救濟力度,並且以提供技能培辦等方式。促進再就業。美國當局也在田年前後採取了類似的政策,以確保經濟穩定展。正是如此,很多經濟學家斷言。只有在共和國與美國當局不堪重負的時候。經濟危機才會到來。

當然。沒有人懷疑經濟危機會不會到來。

不管共和國與美國當局的力量有多強大。以及站在兩國政府身後的利益集團有多麼的神通廣大。都得服從事物展的客觀規律。從這個。角度看,經濟危機到來的越遲。爆后產生的危害就越大。

由此可見,在田年之前。共和國與美國就在賭生死了。

站在共和國與美國的立場上。到了歷年之後。即便沒有世界大戰。只要兩個,級大國同時爆經濟危機。都會弓本世紀的第二次全球性大蕭條,甚至有可能造成全球經濟全面崩潰,結果仍然是戰爭。即便退一萬步,戰爭不會爆。共和國與美國也很難在短期內重振旗鼓,也就不可能繼續稱霸全球。顯然,這是共和國與美國都不可能接受的結果,因此共和國與美國都只能放手一搏。

換句話說,就看誰能撐到最後了。

如果說。在歷年之前,尚有人抱有一線希望。認為憑藉共和國與美國的雄厚經濟基礎。再撐個年醉也不是問題。那麼到所年。特別是歷年下半年的時候,隨著越來越多的危機徵兆浮上水面,更多的人相信。戰爭很快就會爆。

當然。最先出問題的,肯定不是共和國與美國。

用經濟學的話來說,只有落潮的時候才知道誰在裸泳,而根基越淺的。自然越先浮上水面。在共和國與美國以外的國家與經濟實體中。除了歐盟之外,沒有任何一個國家或者經濟實體具有同等規模。對於眾多中小國家來說。因為早導級大國結盟。或者與級大國維持著友好關係。已經在經濟上融為一體,所以日子反而好過一點。比如集約集團的成員國都依靠共和國提供的巨額人民幣貸款。經濟問題還不算很嚴重。一些沒有投靠共和國與美國的中等國家也依靠相對完善的國民經濟體系,以及相對獨立的經濟展方式,在艱難前行。最先出問題的,正是擁有大國野心,卻一直沒有成為大國實力的俄羅斯。

歷年初,俄羅斯當局借用哈薩克生軍事政變,將裝甲部隊開進阿斯塔納的時候,幾乎所有國家都認為,共和國將出兵干預。雖然結果恰好相反,共和國不但沒有出兵捲入,反而默認了俄羅斯控制哈薩克的舉動,但是這一結果並不能說明什麼,反而讓很多人認為。共和國有更大的圖謀。要知道。自從共和國通過聯合巴基斯坦、打垮印度,把美國趕出阿富汗之後。中亞就被看成是共和國與俄羅斯戰略態勢的天平。而且是一個「不能輕易變動的天平。俄羅斯在哈薩克做文章,自然是在拿共和國的利益開玩笑。以共和國長期以來堅持的對外政策,自然不會善罷甘休。

事實上,顧6年初的這件事情。對年之後的共和國換屆選舉產生了直接影響。

可以肯定,正是這起事件。讓裴承毅最終做出了參選決定。,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6咖。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楊家西山建築群落。

深夜時分的這裡格外靜寂,大家都知道穆芮不喜歡喧嘩熱鬧,因此不要說晚上,哪怕是白天,這裡都可以說是整個城市最為安靜的地區之一。幽雅寧靜就是這裡的最佳形容,置身這裡,你就會感受到什麼叫做清靜無為。

然而這種安靜在今晚被徹底打破。

守候在西山下面的閻宇峰,從最開始接到動手的消息,到後來徐炎又讓他停止,這段時間他真的是感到格外煎熬。要知道他等待這個時候已經等的太久,再沒有誰比他更加對楊隆憤怒。

要不是楊隆的話,嵐烽市會多出那麼多無法偵破的刑事案件。但就因為楊隆和孫如海關係好,所以說公安這邊才一直沒辦法對楊隆動手。

就在閻宇峰都感覺心灰意冷的時候,徐炎的出現點燃他心中的希望。而現在不僅僅是希望,這已經是更為強烈的宣戰節奏。他收到的命令是什麼?是今晚必須將西山建築群落全面監控住,確保所有人全都要集中到一起,然後等待命令。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3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