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3 日 0 Comments

而且那宮墨月雖然硌手了點,但也不是個傻瓜。她既然敢出現在凇凌城中,敢對陳家有些想法,就說明,她還是有實力的。

不妨再看看,如果真能如他所願,將凇凌城這灘水攪渾,對他而言無疑是件大好事。

絡繹不絕的黑衣人,繼續從怡紅院中魚貫而出。

以怡紅院為中心,彷彿有一張黑色的大網撒了出去。

起先,這些黑衣人還只是從怡紅院中,大批大批飛出,當這些黑衣人納入了凇凌城中,深入了凇凌城四角,馬上,這些怡紅院里出來的黑衣人,引出了更多的黑衣人!

他們從酒樓瓦肆,從商市民居,從大街兩旁,從荒野郊林之中,突兀地蜂湧而出!

沒人知道,為什麼凇凌城中,會突然冒出來如此大數量的黑衣人。

也沒人知道,這些黑衣人的來歷。

他們就這樣沖了出來。

如蝗蟲般,成群結隊,御使著靈兵,肆意在凇凌城上空飛舞!

孟星元的眼睛一下亮了:「有戲!」 這些黑衣人,有些太肆無忌憚了。

又或者,孟星元喜歡用另一個詞形容——有恃無恐!

也就是說,這些人敢這般肆無忌憚,說明他們不虛,說明他們背後有倚仗!

他看到這些黑衣人,四處叫囂,四下隳突,儼然一副天老大,他們老二的模樣,肆無忌憚到了一定境界。

甚至是當有巡防軍飛過來,要盤問的時候,離著百丈,這些黑衣人二話不說,直接出手,一團團血光凌空崩現,彙集成一股,如若大濤巨浪噴涌,一眾巡防軍都來不及反應,剎時間如煙火,當空炸開,身體分崩瓦解,碎屍飛濺四方!

手段,殘忍之極!

看得孟星元都是一陣目瞪口呆:「這幫孫子……是不是太猖狂了點?!」

陡然,他臉色忽而一變,像是想起了什麼:「不好!」

身形浮掠,他頓時消失在城樓之上。

城南。

城郊。

「啊!你們是誰,你們想幹嘛……」

「幹什麼?!你們是什麼人,知不知道這裡是哪裡……啊!」

「好大膽的賊人,敢在我陳家村行竊,你們是有幾條命!」

「村長小心!這些人不是賊人,他們是魔修,是魔人啊!」

「什麼?!魔人?!凇凌城中,怎麼會進來魔人?這不可能!快,快通知宗族!有魔人入侵!」

「救命! 福晉難為:四爺,求休戰 救命啊!我求求你不要殺我,要什麼自己拿,饒我一命,饒我一命就好……」

陳家村,離著陳家族地陳家堡不遠的一處城中鄉鎮。

雖姓陳,卻跟陳家沒有太大的關係,充其量算是血脈非常遙遠的一支,運氣好的,可以被本族看上,選為族中僕從,或是丫鬟。

黑衣人降臨下來,馬上便毫不客氣展開搜索,似乎在尋找什麼人,或是什麼東西。

有敢阻攔的,或者特別吵的,隨手便被他們擊斃,如同捏死一隻螻蟻一樣簡單。

「沒有!」

「這邊也沒有!」

「老頭,你可曾見過此人?沒有?廢物!要你何用?」

「嘭!」

「女人,可曾見此人?也沒?媽的,真晦氣!你也去死吧!」

「不要,不要啊,放過我……呃!」

一群黑衣人在村間穿行,流竄。不大片刻,一群人便在上方會合,頭人看向他們,這些人盡皆搖頭。

「草!那小子屬地鼠的不成,這麼能躲,躲到地下去了?!」頭人寒聲道。

他們這支小隊,除了那些世族大家,已然將城南這角的每寸土地搜遍,卻依舊找不到小姐要的人。

「第十一個小鎮了,要麼那小子逃出了城,要麼,便是世族之人。」

頭人思索片刻,馬上得出結論,漠聲命令:「回去復命,等待小姐下一步指示。」

「是,大人!」

頭人瞥了一眼下方的陳家村,因為他們的這輪搜羅,這個不大的小村鎮死了不少的人,此時村人仰望他們,盡皆露出恐懼神色,頭人冷笑一聲,眼角寒芒綻露。

這會,他心情正是不爽。手一抬,頓時有滔天血光自其身上散發出來,幾乎將整座鎮落的範圍包裹在內。

「一群沒用的螻蟻,活著幹什麼?」

「轟!」

血光之中,是汩汩奔騰著的血水海洋,泛著腥臭的血腥味道,氣息如山嶽大川般出現在陳家村人的頭頂,毫無疑問,這一記攻擊是這個小小的村鎮承受不住的!

寒氣,從村人的心中冒出,死亡的陰影,蒙上了他們的心靈,這一刻,他們清楚地嗅到了死亡的氣息,如此突兀!

這黑衣人,只是不愉地哼了一聲,接下來,便欲展露手段,將他們滅殺!

只是因為他的不愉,整整一座人煙繁華的村鎮,擁有數百近千位居民的陳家村,便要被覆滅,要被如數斬盡!

「不!!!」

無數村人凄叫。

似乎無數接受這一切。

先前克制了衝動,不敢動手的村中精壯,此刻再也按捺不住,足下一踏大地,整個人咆哮著衝上夜天。

然而黑衣頭人不屑一笑。對於他而言,這不過是螻蟻的垂死掙扎而已,除了能讓他心中多一點碾滅螻蟻的快感,什麼也改變不了。

血光,剎那爆發。

「饒命!大人!饒命啊!」

有人跪下,在血光籠罩之下,哭著大聲乞饒,尊嚴全無。

陳凝露此時也在哭。只是她沒有跪下。

短短的幾十天,她已然脫胎換骨,心性也是。只不過她現在也同樣什麼都改變不了。

體內稀薄的靈力,甚至不足以支撐她御劍飛空,殺向天空中的那群歹人。

她知道,當血光落下的時候,一整村人,包括她在內,誰也逃不了。

「師父!救命啊師父!師父,你在哪!」她在心中大聲求救。

血光爆發,落下,死亡的臨近,讓她倔強的眼淚,再也堅持不住,順著眼角便流了下來。她終於大叫了出聲:「師父,救命!!救救小鹿,小鹿不想死!嗚嗚嗚!」

「好的,傻丫頭。」

一聲低喃,在她身邊響起,仿若神之聲音低語,讓她當即瞪大眼睛,眸中儘是驚喜,「師父!」

是的,在這千鈞一髮一際,孟星元終於趕到!

他看上天空落下的死亡血光,整個人站得如劍筆直,剎那,他眼眸大亮,一頭漆黑的恐怖凶獸虛影在他身上一閃而逝,同時,屬於劍聖第五君臨,最正統,最純粹的劍道氣息,出現在他身上!

他暴吼,當空點出一指!

「嘭!」

在一片璀璨之中,彷彿有什麼炸開,他手中無劍,卻將整具身體化成了劍!整個人的精、氣、神,在這一剎那融為一體,融合在他點出的這一指指尖!

一點點出,可以感受到他身上的氣息急劇萎靡。點出的劍指,卻帶著一股狂傲,霸道,無可阻擋,無可披敵,無敵於諸天的恐怖氣勢,殺上夜天!

「轟!」

「是他!是那小子!是小姐通緝的小子!我們找到他了,我們立功了!快通知秦長老!」頭人大喜。

然而他的喜悅,持續不了一秒,劍指掀起浩大劍流氣浪,瞬間瓦解了他發出的血光,瞬間將他們籠罩在內!

「不!!!」 「叮!恭喜主人擊殺八星靈士一人,獲得90點殺戮點!」

「叮!恭喜主人擊殺七星靈士一人,獲得85點殺戮點!」

「叮!恭喜主人擊殺七星靈士一人,獲得85點殺戮點!」

「叮!恭喜主人擊殺八星靈士一人,獲得90點殺戮點!」

「叮!恭喜主人擊殺九星靈士一人,獲得95點殺戮點!」

「叮!恭喜主人擊殺八星靈士一人,獲得90點殺戮點!」

……

都是一些靈士級別的魔修,即便魔修有些特殊,在巨大的實力壓制之下,結局根本毫無懸念。

只一指,統統點殺!

小丫頭破涕為笑。眼睛亮晶晶的。

一聲「師父」剛要喊出口,孟星元馬上以靈力傳音,讓她噤聲。

不露痕迹地丟了個儲物戒指給小丫頭,並繼續以靈力傳音囑咐了她幾句,孟星元整個人身化清風,又再度消失不見。

此時,他已然又變回了「孟星元」的容貌,只不過氣息還壓制著。

「嗖。」

身如大鳥,孟星元遁上了高空,俯瞰著下方這座城池。

底下,此時已經一片大亂。

越來越多的黑衣人出現,在城中燒殺劫掠,無惡不作。即便先前他們規避開了世族區域,然而此刻,想再不與世族起衝突,那當然是不可能的。

且不說這些黑衣人都是魔修,而凇凌城屬於藥王殿的統轄,城中世族,都是屬於正道陣營,除魔衛道,可謂是他們的本份,他們怎可能會坐視這些黑衣人為非作歹?!

「開始亂了。我本以為,毀滅陳家的計劃,少說也得個三五年才能實施。沒想到事態竟有如此發展,現在就要看這宮墨月能否給我一個『驚喜』了!」孟星元眸中神光一閃而過。

他也沒想到,最終的決戰會來得這麼快。

到底,計劃永遠趕不上變化。

檢查了一下【物品】包裹中的符篆數量,同時查看了一下殺戮點的剩餘,孟星元心中稍定,大概有了一些把握。

即便最後滅不了陳家,殺出重圍,逃出此城,想來應該是沒什麼問題的。

「現在我要做的,便是坐山觀虎鬥。宮墨月也好,陳家也罷,都是我的敵人,這兩方死傷一方,都對我有利。如果能兩敗俱傷,那就更完美了。」孟星元笑著。

想到這裡,他一把掏出方才擊殺黑衣人所得的衣物換上,面部骨髓肌肉再動,竟是與之前那魔修的樣子一般無二。

想了想,他又拉開【商城】,找到了一部黃階五品的魔道功法,看介紹,與這魔人方才發出來的攻擊,氣息屬性都很像,想都不用想,他直接將之學習,【技能】欄上,頓時多了一部名為【血泣功】的功法。

功法這東西,對於大陸上任何一個修士而言,都是唯一的。

若想轉修,費勁可就費大了。而且修為轉高的人,想轉修功法便越難,所要耗費的時間和精力也越恐怖。

當然這是對於其他人而言,對於孟星元來說,他隨時能夠通過【技能】欄,轉換自己當前功法,從而改變自己身上的氣息!

丹田空間內,純凈的靈力結晶通過這部名為【血泣功】的功法散發出來的,是一股血腥、殘忍的氣息,簡直與一般的魔修相差無二!

再看此時的孟星元,一身黑色衣袍將他整個身體團團裹住,只露出眼睛。身上的氣息,又是邪惡而血腥,任誰來看,也只會認為眼前這人乃是一個純粹得不能再純粹的魔修。

而且此時遍布凇凌城中的黑衣人又那麼多,隨便找個小隊一紮,簡直不要太好混!

「就是戰力下降了許多。」

黃階五品的魔道功法,等級還是1,怎麼可能跟境界已是五重天,且又是仿遠古凶獸饕餮的【吞食天地】相比?

甚至他連底牌之一的『饕餮形意』都無法動用了。

不過戰力下降,乃是預料之中的事情。只要在這期間少跟人動手,混在黑衣人之中摸魚便行。

小丫頭那邊,他也處理得很好。

儲物戒指之中,不僅留有他所余的全部靈石,一些常用丹藥,甚至是只在系統【商城】之中才有的【治癒丹】【解毒丹】,他也給這個徒弟準備了一些。

大量的修行資源,保證了這小丫頭日後修行能夠順利。在龐大修行資源的幫助下,再憑藉她出色的靈力資質,相信就算日後離了自己,這小丫頭也能有出息的。

除了修行資源,以及丹藥以外,他還留下了一部玄階的劍技,就刻錄在中級的【錄魂玉符】上面,可以保證她即學即用。

同時,他還留下了一柄七品靈劍,一件六品靈甲。之所以不敢留太珍貴的東西,主要是怕小丫頭畢竟還很弱小,還處於初長階段,孟星元怕她不懂懷璧其罪的道理,同時七品靈劍,六品靈甲,已經足夠她用到高級靈士,甚至是大靈士階級。

而到了那個時候,小丫頭已經具備了進入宗門的資格。

相信以她的天賦,肯定是能在宗門之中出頭,得到宗門的大力栽培的。

區區修行資源也好,靈兵靈甲也罷,都不用他這個半吊子師父來為她煩惱了。

蜜婚情深:億萬總裁寵上天 最後,在一塊玉簡上,他留下了要告誡她的話。

先是坦明他的真實名字,真正來歷,還有叛宗的事情。在告誡她日後踏上殘酷修界要注意的事情之餘,他同時也告誡,對外千萬不要提及自己與她的關係,特別是在藥王殿的勢力範圍,以免帶來麻煩。

最後,孟星元以玩笑的口吻,讓她不要忘記與穆斐,賈似同等人的賭約。如果可以,幫師父將他們揍得屁滾尿流,生活不能自理!讓他們以後不敢小瞧師徒倆。

而在滿滿的靈石山腳下,孟星元思前想後,最終還是留下了三道【高級符篆】給小丫頭防身。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6 月 26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5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3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11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