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30 日 0 Comments

看來這羣鑄劍師心高氣傲的很,不讓他們口服心服不行。

“你們這種下錘方式無法將鐵塊中的雜質打出,更無法錘鍊出精鐵,只是浪費材料!”

八爺並沒有阻止夢星辰,他就不信這個臭小子能搞出個什麼名堂,抱着看好戲的心態,看看這個口出狂言的小子到底想做什麼。

此刻越來越多的人都圍了過來,八爺也不驅散他們,好戲嘛,人多一起看比較暢快。

夢星辰有父親教他鑄劍術,雖然一直沒有練習過,但父親的手法深深的刻在他的心中,而且也時常拿出鑄劍譜翻看,這是對父親的悼念和緬懷。

如今拿起錘子砸着那塊鐵,感覺十分順手,彷彿又回到那個杏河村,父親在一邊唾沫直飛的指點着自己。

因爲是劍師修爲,夢星辰將劍力運在手上,下錘準、狠、迅捷!

本來抱着看好戲心態的衆人都睜大了眼睛,看得目瞪口呆,那團被他們認爲已經是十分純粹的精鐵塊還在不斷的濃縮變小,被錘子砸成各類形狀,這就是所謂的精益求精嗎?

夢星辰的手法很快,他們甚至都看不清夢星辰的錘法,只是叮叮噹噹一片響,除此之外,沒有一點聲音。

這團漆黑的鐵塊在一盞茶沒到的時間裏,體積小了一半,變得銀光閃閃。這些常年鑄劍的人自然知道這意味着什麼,這纔是真正的鐵母精金,沒有一點雜質的金屬!

百十來號人鴉雀無聲的看着夢星辰,他們無法理解夢星辰是怎麼做到的。

而八爺和幾名鑄劍師都在那兒一臉驚愕,身爲鑄劍師更知道在這麼短的時間裏煉出這種品質的精鐵意味着什麼!

夢星辰將精鐵塊放入火爐,對旁邊的人呵斥道:“掌火!”

“哦!”幾個愣住的漢子回過神來,爭搶着去拉風扇,夢星辰的這一手已經將他們折服。

大火驟起,鐵塊快速紅熱,變得近乎透明,夢星辰將其拿出,白了一眼那個早已目瞪口呆的八爺,又開始用錘子砸着鐵塊。

在夢星辰的手中,這精鐵塊十分快速的變成了一把細劍的模樣,又半盞茶功夫後,一把短劍已經打好,只是沒有刻上劍脈。

夢星辰看了一眼衆人說道:“若非材質太少,否則會是一把更精良的好劍!”

夢星辰這話說完,衆人才從夢星辰那夢幻般的手法中回過神來,這柄劍的鑄造,從劍胚到成劍,總共不到兩盞茶的功夫,但其精良程度已經絕對到了四五品的高度!

這只是最普通的鐵,就能打出四五品的劍,那若是更好的材質,不得六七品甚至七八品嗎?

那個八爺臉色漲紅,覺得臉上火辣辣的,沒想到這個被自己羞辱的小子,鑄劍術高深到這般境界,恐怕只有大鑄劍才能打敗他!

不過,人活一張臉,樹活一張皮,看到一干人都看着自己,八爺咬牙道:“哼,這有什麼了不起的,劍脈刻好後纔會決定其最終的品質,否則一切都是枉然!”

這話一說,一干鑄劍師連連點頭,的確是這麼個道理,非常希望夢星辰刻下劍脈的時候出了差錯,然後這把劍廢掉,他們這幫鑄劍師纔有臉可活!

那些精赤漢子早已被夢星辰神乎其神的手法折服,見八爺這般心中都開始鄙夷起來,這分明就是嫉妒人家年輕手藝好。

夢星辰笑了笑,這些學徒幫工已經被自己折服,只有這些鑄劍師才爭着最後一口氣,也罷,那就做一把真正的成品劍,讓他們徹底屈服。

“你覺得刻下什麼劍力脈絡比較好?”夢星辰似笑非笑的向八爺問道。

八爺被這麼一問,見衆人都看着自己,爲了顯擺,便說道:“劍脈圖無非金木水火土五類,但又衍生風雲雷電之屬,其他分門別類共計無數種。但大五行劍脈纔是最高劍脈圖,有本事你就將它刻下啊!”

八爺這麼說,那語氣好像說明他會大五行劍脈的繪製似的,又貶低了夢星辰不會,更顯擺了自己的閱歷豐富。

夢星辰卻笑道:“大五行劍脈雖然綜合了金木水火土五種劍圖,的確屬於很好的劍脈圖,然而卻不適用於此劍。”

“此劍乃凡鐵所鑄,五行屬金,但卻出於土,依我看,最適合的是大地生金劍脈圖。”夢星辰說完,便開始將劍力滲透進鐵劍雕刻劍脈圖。

“大地生金劍脈圖?”八爺恥笑了起來,“這等垃圾的劍脈圖我多少年都沒有刻過了……”

然而話未說完,一道沖天的劍意從那柄小巧的鐵劍中噴涌而出!

“六品寶劍出世了!” “六品寶劍啊天!”這些人都是經常鑄劍的人,一眼便看出了這劍的品質!

用凡鐵造出了六品寶劍,這個傳出去不會有人相信,然而更令人不敢相信的是,這個不到二十歲的年輕人已經是一名六品鑄劍師!

這一下,八爺伸出手,不敢置信的說道:“你……怎麼可能!”

凡鐵的極限是在五品左右,就算再妖孽的鑄劍師也是如此,之前夢星辰將鐵劍鑄成後,他也看出最多五品的樣子,沒想到刻完劍力脈絡圖後,就成了六品寶劍!

這道六品寶劍的沖天劍意不一會兒便消散了,畢竟只是六品,若是七八品的話,搞不好還會引來祥雲金光。

見八爺驚愕得不敢相信,一干人也是疑惑不已,夢星辰目的已經達到,便解釋道:“劍力脈絡圖越高級似乎就越好,這是錯誤的!要因材施圖,這只是凡鐵,如果刻上大五行劍脈圖反而會破壞它的結構,而大地生金劍脈圖恰好適合它,所以又提升了一個品級!”

“噢!原來如此……”

“怪不得以前我打出的二品寶劍卻十分脆弱,原來劍力脈絡圖也這等重要!”

站在八爺身邊的鑄劍師聽了夢星辰的這番話,受益匪淺,恍然大悟的說道。

一干學徒幫工更是敬佩的看着夢星辰。

“剛纔是誰打出的六品寶劍?”一個魁梧的黑袍老人帶着一大批人走來。

八爺尷尬的站在這兒,聽到這聲音如蒙大赦,彷彿抓住了救星一般,快速的跑了過去:“大鑄劍,有個臭小子來砸場子,六品劍是他打出來的。”

魁梧老人看來就是大鑄劍了,他伸手在八爺的臉上抹了一把,發現全是汗水,冷哼一聲將八爺推開,走向夢星辰:“這劍是你造的?”

夢星辰與大鑄劍直視着,兩人的眼神彷彿交織出了火花,大鑄劍走上前來,從夢星辰手中奪過了劍,夢星辰也沒有阻止,這樣的劍他隨隨便便都能打出來,並不稀罕。

“可惜!”大鑄劍嘆息一聲搖了搖頭,“這把劍材質不好,若能用玄鐵打造,定是七品無疑!”便將劍交給了夢星辰。

說完,大鑄劍直勾勾的看着他:“你讓我想起了一個人!”

夢星辰心中一個咯噔,心裏已經知道他要說誰,但還是迫切的問道:“是誰?”

“夢千魂!”大鑄劍哈哈笑了起來,“你與他一般,皆是年少有爲,不如加入我鑄劍坊如何?”

聽見大鑄劍讚賞自己的父親,夢星辰心中十分開心,但聽到大鑄劍是想招攬他,這可打錯了算盤:“我不是來加入鑄劍坊的,我只是代若青鋒長老巡視一番,發現這些人技藝欠缺,所以纔出手演示。”

這番說來,要是之前的話,大家定是不服,可見過夢星辰神乎其神的鑄劍術後,都是羞愧的低下了頭。

大鑄劍眉頭皺了起來,掃視了一眼衆人,心裏已經知道了情況,但鑄劍坊是他的場子,豈能容若青鋒的人來說三道四?

“你覺得打造出了一把六品寶劍,便可以讓我們聽話嗎?”大鑄劍將袍子一脫,“我知道你的打算,有本事你戰勝我,否則鑄劍坊永遠只聽我的!”

大鑄劍沒有絲毫架子,直接對夢星辰約戰,因爲整個鑄劍坊就他的鑄劍術最高,乃是七品鑄劍師,雖然還有個六品鑄劍師,但爲了穩妥,還是他出馬比較合適。

夢星辰聽聞過紫霄天劍宗大鑄劍的實力,不僅如此,他還練劍,乃劍師境界,以前鑄劍坊他就是真正的老大,宗門調來若青鋒,他自然不服管。

看來,要讓整個鑄劍坊聽話,還得讓這個大鑄劍口服心服。

夢星辰玩着手中的六品寶劍說道:“既然大鑄劍看得起小子,那便切磋一番如何?”說完,夢星辰便將這六品寶劍放入了儲物袋,蚊子大小也是塊肉,何況還是自己辛辛苦苦打的呢?

看着夢星辰將劍收入儲物袋,沒有人敢吱聲,說得好聽點,這是鑄劍坊的財物,可若非夢星辰的鑄造,就是一塊凡鐵而已。

只有那八爺過來說道:“嘿!你怎麼私藏呢?”他仗着大鑄劍在這兒,恢復了囂張,因爲他平時便負責看着這羣人,說是鑄劍師,其實更符合監工的形象。

夢星辰直接無視了他,大鑄劍也沒有答話,二人各尋了一處火爐,面對面的站着。

八爺的臉色成了豬肝,沒有任何人搭理他,便站到了人羣后面,大家心中越來越討厭這奸佞的老頭。

“你想用什麼材料打?”大鑄劍隔着火爐站在夢星辰對面問道。

“有上品玄鐵母嗎?”夢星辰開口就說道。

“上品玄鐵母?”衆人議論起來,這玄鐵母已經是他們鑄劍坊最好的鑄劍材料了,既然還要上品的玄鐵母,若是沒打好便浪費了!

本以爲大鑄劍會拒絕,卻只見他一招手:“給我擡兩百斤上品玄鐵母來!”

八爺插話道:“大鑄劍,庫存總共才兩百斤啊!”

“叫你拿你便拿,再廢話我弄死你!”這大鑄劍就是一副粗人的形象,竟然直接威脅自己的下屬,雖然夢星辰覺得這大鑄劍與自己外公格格不入,但此刻倒有些欣賞了起來。

八爺不敢多說,找了幾個人不一會兒便擡來了一大團黝黑的玄鐵母。

大鑄劍拔起劍便從中間一劍分開,對夢星辰說道:“一人一半,看誰打出的品質好。如果我勝利了,不僅獲得你打造的劍,今後鑄劍坊也是我說一不二。如果我敗了,我打的劍是你的,鑄劍坊也聽你的!”

“好!”夢星辰就喜歡這等乾脆的人,從之前想要立威的心態變成了高手之間的切磋!

二人都是乾脆利落之人,不再多說,將玄鐵母放入火爐融化,一些鑄劍師們親自上去幫大鑄劍掌火,有種以多欺少的感覺。

但夢星辰知道,火候雖然重要,但最終比拼的還是大鑄劍自己的實力,這也是大鑄劍並沒有拒絕鑄劍師幫他掌火。

因爲鑄劍坊的所有鑄劍師都來了,這些學徒幫工倒不敢上來幫夢星辰拉風箱了,夢星辰便點了一人說道:“你過來幫我掌火,有好處的哦!”

點的這個人正是最開始那打鐵的漢子。那人不但沒有拒絕,反而還有些興奮,因爲夢星辰這般做,表明不計前嫌,更是信任他,別人還沒有這等殊榮呢!

這個漢子便小心翼翼的掌控着火候,夢星辰滿意的點了點頭,之前說了這個漢子的不好,現在又信賴他,這是恩威並施。

緊接着,火花四射,大鑄劍與夢星辰保持着完全一致的進度,捶打着劍胚!

衆人眼花繚亂,他們知道,同時觀看兩個鑄劍高手鑄劍,是他們的幾輩子都修不來的造化! 爲什麼說是一場大造化?因爲許多人見過二人的手法後,鑄劍術或多或少都會有所突破。

全場除了火焰風箱聲,便是叮叮噹噹的錘聲,百十號觀衆大氣都不敢出,生怕自己的呼吸聲打擾了二人鑄劍。

玄鐵母乃是十分良好的材質,材質堅硬,所以打起來,比之前的凡鐵要困難許多,但在夢星辰劍力的運作下,玄鐵母仍然被鐵錘砸成各種形狀,體積也在逐漸減小。

大鑄劍那邊也是如此,玄鐵母在不斷錘鍊,從水桶大小逐漸變成臉盆大小,接着又從臉盆大小逐漸變成嬰兒的腦袋般大小。

二人的錘法仍然很快速,但這次在錘鍊中便花費了兩盞茶的時間,大鑄劍根本沒用鐵鉗,一揮袖子,劍氣便將玄鐵母塊放入了火爐中,劍胚打成,正在加熱,要進行成劍鑄造了。

夢星辰也一樣,用劍氣將玄鐵母塊放入火爐,非但如此,夢星辰操控劍氣,將爐子中的火焰全部聚集起來,煅燒那塊沒有絲毫雜質的玄鐵母。

不多久,玄鐵母紅得發亮,二人幾乎同時將玄鐵母塊提出,將其捶打成劍的形狀。

夢星辰這一次更加用了心,錘子雖然快,但每一錘都不是一樣的,無論是力度還是角度,似乎是爲了玄鐵母的每一處地方專門設定的。

可以這麼說,大鑄劍的手法極其穩重成熟,而夢星辰的手法極其激進宛如烈火,在場的大多數都是年輕人,因而越來越多的目光注視到了夢星辰這邊。細心的學着他的發力技巧,下錘角度等。

二人專心打着劍,一直沒有說話,但大鑄劍突然說道:“小子,你準備用什麼水淬火?”

夢星辰繼續捶打着玄鐵母,問道:“有什麼好的建議嗎?”

大鑄劍哈哈一笑,夢星辰也笑了起來,這是一場沒有硝煙的戰鬥,不是比武卻更賽比武,心識的運用和力度的掌握都不能有絲毫偏差。

二人雖棋逢對手,但二人都十分開心,似乎早已忘記了爲什麼要比試,只是越來越欣賞對方。

最後大鑄劍說道:“小傢伙你可要小心,這次爲了穩妥的贏你,我可要用我珍藏的玄冰水來淬火,可惜只有一點點,就不能分你一半嘍。”

夢星辰記得父親跟他說過,淬火的水對劍的品質影響極大,下乘的是古井水,上乘的是寒潭水!而大鑄劍說的玄冰水,估計是一種更加高級的水。

二人的鑄劍手法似乎分不出高低,若是淬火的水差了那玄冰水的話,便很難再勝他。

不容夢星辰多想,大鑄劍快了一步,已經鑄好了劍,就等着淬火了。

只見他從儲物袋中倒出一些白色而又冒着絲絲寒氣的水,用劍氣拖住,大概只有成人腦袋那般大。

他沒有着急淬火,而是對夢星辰說道:“吶,這就是玄冰水,乃是極品淬火之水,可遇不可求,今日與你一戰,不用它更待何時?”

夢星辰此刻也收好了錘子,一把火紅的劍躺在那兒,等候誕生的洗禮——淬火。然而夢星辰沒有準備,所以找不到好的淬火之水,犯着愁。

大鑄劍似乎看出了夢星辰難處:“看你似乎沒有準備,我這兒還有些次一點水,要不要?”他是出於好意,只是不想讓夢星辰用凡水糟蹋了那好劍。

突然,夢星辰想了起來,其實地面上的水,皆是有根水,接觸過了地氣,然而還有一類水稱爲無根水,那便就是天水!所以,要論水的高低,天水纔是最爲高級的淬火之水。

夢星辰會用法術在小範圍內降雨,但天水並非是雨水,天水無形,恰好有一種常見的天水便是那未成降雨的雲。雲無根無據,虛無縹緲,是天水的一種!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6 月 26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5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3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11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