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 4 月 9 日 0 Comments

而站在瀚海上空的於尊,大腦一陣轟鳴,原本清明的瞳孔,卻在一息間變得黯淡下來,他強忍住腦海間的那股刺痛,穩住心神,低喃道:「沒想到惘為竟也治不了你」

自然,惘為這門絕學,確是玄而又玄,人無常道不為人,天無玄意何言天,悟三千世界以道天機,歷蒼生三世以察因果,這便是惘為,而惘為的創始者,卻也的確做到了,現在若要說惘為治不了黑玉字,也只能說於尊的修為尚淺,未觸及到惘為的真意。

經黑玉字一觸,於尊險些未守住心神,卻也深刻的認識到自己現在的武道確是尚淺,他望向長天,自忖道:「前輩她因自己的武道不夠強大而煞費苦心,自己若是負了她,便對不起當初在那古寺時,她所道的夙願」,他心底對變強的執著,已愈發的強烈了。

而此刻,黑玉字竟盡皆貼在了長空上,化為數段黑雲,詭異的是透過那黑雲的罅隙,竟墜落下些許炫金色的佛光,黑雲看似猶如邪魔之物,而佛光卻是最為純澈聖潔之物。

而彌天的佛陀之音,卻又似刺耳的鬼嘯般,扎的於尊心神難受,於尊正欲躍身而起時,幾縷淡淡的彩霞,從沸騰的海水中,慢慢地暈出,之後它們竟似幾片柔軟的鵝毛般,悠悠蕩蕩的飄向長天,而就當那幾片鵝毛升入半空時,異變再次發生。

那數段黑雲間,竟似有一雙厲眸隱沒在其間,於尊只覺心神一滯,厲眸射出一道精光,轟的一聲擊在於尊心上,確是一聲猶如洪鐘般的轟鳴,細聽時才辨得,那乃是一人的聲息,道:「後生可畏,後生可畏啊,老朽已數萬年未見如你一般的英才了」

厲眸中卻充斥著一絲猩紅的血光,那聲息又道:「我本以為此生,我將在那該死的石壁中圓寂,可怎生想,老天爺在我萬死之時,又讓我見得一線生機,後輩此刻我的一分靈識寄存在你的神識中,你應心覺幸運才是」

。 這時候的沈建可以說為了和這位雙頭電鰻進行戰鬥,幾乎是做好了完全的準備,如果說這次他無法去真正的戰勝這隻雙頭電鰻,那他下一次則仍舊會回到洞府之中繼續修鍊,等自己的實力能夠真正的強大到一定地步的時候,然後再對這隻雙頭電鰻進行第二次爭鬥。

這時候,沈建開始離開了這個洞府,他如今完全可以說是基情滿滿,迫不及待的想要和這隻雙頭電鰻再次進行是下戰鬥,其實不僅僅沈建對這隻雙頭電鰻不服氣,同樣,這隻雙頭電鰻對沈建的戰鬥也同樣有些意猶未盡,所以這次沈建才打算和這隻雙頭電鰻再次進行一次戰鬥,看看究竟誰更厲害。

這時候,沈建很快的就來到了這個小河邊,不過這次他並沒有直接冒然的進入小河中,而是不斷的在這條小河邊上大喊大叫。

「死電鰻,有能耐你出來,我今天就看看」你究竟還能不能和我作戰,你上次和我作戰的時候不是很能耐嗎?來來來,這次爺爺我又來了,比敢不敢出來和我一戰?」

沈建一邊大罵,一邊拚命的往這條小河裏面扔石頭,這些舉動就是為了能夠成功的驚動一下這條小河裏面的這跳雙頭電鰻,如果這隻電鰻此刻真的能夠知道沈建如今再次來到它這裏挑釁的話,那它這次必然仍舊會出來和沈建繼續作戰,陰我妖獸種族也同樣是有一些記憶力的,它們甚至能夠通過沈建身上的氣息辨別出來此刻在河岸上挑釁的這位人類武者是沈建。

這時候,沈建發現這隻雙頭電鰻依然沒有出來,於是繼續對着這條小河大罵,但這隻雙頭電鰻卻依然沒有出來。

其實沈建心中當然知道這究竟是怎麼回事,因為雙頭電鰻這隻妖獸,在晚上都是喜歡休息的,這種妖獸並不是特別的喜歡在黑夜裏面行動,所以沈建完全能夠確定此刻的這隻雙頭電鰻肯定在河底處於休眠的狀態,而如今的沈建在河岸上,這隻雙頭電鰻在此刻當然不會發現沈建的存在。

這時候,沈建便發現用這種方法根本就不管用,於是便想起了另外一種方法。

這時候沈建由於修為境界已經成功的突破到了武體境十二重天的地步,所以這次沈建在通過自己的力量去催動他的武技九陽霸體的時候,他所靠着自身體內能量所凝聚出來的這一輪烈日,比上次的這一輪烈日更加的明亮耀眼,如今的沈建可以說在實力上比起從前可以說有了質的飛躍,所以這次沈建打算用他蘇九陽霸體所產生的這種熱能效果,去將這隻雙頭電鰻叫出來。

沈建才小河邊向著這條小河走進了一下,然後自己吞服下了一顆培元丹,然後自己便開始催動他的武技九陽霸體,一輪巨大的烈日在這時候出現在了讓的頭頂之上,然後沈建並沒有利用這一輪烈日和自己的武技炎血掌進行融合,而是直接讓自己的雙手一顫,將這一輪烈日直接投進了這條小河裏面。

這一輪烈日中可是蘊含着極為龐大的火焰能量,然後這一輪烈日在進入到這條小河裏面的時候,這條冰涼的小河水,頓時在這一輪烈日的炙烤之下熱了起來,一些小河水在和這一輪烈日接觸之後,竟然變的沸騰了起來,就如同滾滾蘇岩漿一般的冒泡。

而在沈建將這一輪烈日投入到這條小河裏面的時候,在這條小河裏面,頓時有一條雙頭電鰻緩緩的睜開了眼睛,雙頭電鰻這樣蘇妖獸屬於冷血妖獸的範圍,它們往往都喜歡在非常冷的河水裏面生活,非常討厭高溫和火焰,所以這隻雙頭電鰻也如此,它此刻能夠感覺到這條小河裏面急劇升溫的這些河水,頓時全身感覺到非常的不舒服。

而這時候,這隻雙頭電鰻正在休息,它在休息的時候不想要自己被打擾,因此它便想要離開這個地方,因為這條小河有很長的它想要選擇另外一個地方繼續去休息。

不過,沈建在此刻發現這條雙頭電鰻並沒有從這條小河內出來,當然非常的不甘心,然後終於開始忍不住,開始進入了這條小河當中然後催動了他蘇鵬羽暴擊,向著這條小河進行攻擊,本來在九陽霸體的作用之下,這條小河內的水就已經是處於沸騰的狀態,然而此刻蘇沈建竟然在這條小河內催動攻擊力量非常強大到鵬羽暴擊,所以這條小河內的動靜非常的明顯,以至於這條小河內的很多小魚小蝦都在這種高溫下無法存活,從而死在了這條小河裏面,所以很多的小魚在此刻竟然在小河面漂浮了起來。

然後,沈建一邊在這條小河內胡亂的折騰,一邊等在這條小河裏面大罵,就是想要讓這隻雙頭電鰻能夠從這條小河裏面出來,從而迎接沈建對它的挑戰。

而沈建在這條小河裏面對這條雙頭電鰻進行挑釁,開始這條雙頭電鰻並沒有過於在意,因為此刻根據它的習性,晚上它只想要休息,不過在這時候,沈建已經將這條小河弄的狼藉一片,所以終於導致這條雙頭電鰻想要從小河裏面出來和沈建一戰。

而且,雙頭電鰻這種妖獸雖然等階上並不是很高,僅僅是二階血脈初期而已,不過它卻仍舊具有一些靈智的,如今的它在聽到沈建的聲音之後,喜酒竟然想要從這條小河內躥出來,因為它目前已經發現了此刻在這條小河裏面對它挑釁的人類武者就是上次和他進行了一番血戰的人類武者沈建。

這時候,沈建發現自己腳底下本來是滾燙的河水開始出現了一絲絲冰涼的感覺,沈建頓時咧嘴一笑,此刻的沈建當然在心裏明白,如今這條正在休息中的雙頭電鰻終於被沈建惹急了像,如今沈建腳底下所產生的這一縷縷涼意,應該就是來自於這條雙頭電摩發出來的。

不過沈建知道,像雙頭電鰻這樣的水中妖獸,往往在水中所發揮出來的攻擊力往往是最大的,所以這次沈建不想要從小河裏面和這隻雙頭電鰻進行作戰,而是身體往河岸上面一躍,便來到了這條小河的河邊上,然後再次的吞服入一枚培元丹,催動體內的元力能量,隨後打算繼續和這隻雙頭電鰻進行一番戰鬥,他相信這次即便沈建無法真正的戰勝這隻雙頭電鰻,也不會像上次一樣被這隻雙頭電鰻打的如此狼狽,甚至對於這條雙頭電鰻的攻擊只能夠選擇閃躲而沒有任何其它都應對辦法。

如今沈建最想要做的,並不是如同上次一樣蘇只知道躲避這隻雙頭電鰻對他的多次攻擊,包括電流攻擊以及冰球攻擊,沈建目前和它進行作戰的目的是想要通過自己如今多發出來的威力和這隻雙頭電鰻進行硬拼,雖然如今沈建和這條雙頭電鰻的境界差距目前還有一些,不過沈建必然有着自己獨有的先天優勢,所以這時候的沈建便想要看看以自己的作戰能力究竟能不能真真正的和這條雙頭電鰻進行硬拼。

這時候,沈建一雙濃濃的眉毛緊緊的皺起,雖然如今自己的修為實力比起上次的實力雖然有了很大的提升,但是這次沈建卻依然不敢有絲毫蘇馬虎的,畢竟這條雙頭電摩的攻擊方式可是有着二階血脈妖獸的攻擊能力,沈建目前濟南修鍊天賦再強,目前自己修為境界也僅僅是處於一階後期而已,而且還僅僅是普通的一階後期,連一階後期的巔峰狀態都不算。

這時候,沈建開始了等待這隻雙頭電鰻能夠提過沈建的激將,從這條小河裏面冒出來。

當沈建在這條河中折騰了一段時間之後,沈建停止了對於這條小河的攻擊,這條小河在沒有沈建攻擊的情況下,在此刻也漸漸的趨於平靜,不過沈建在此刻知道,這條雙頭電鰻如今已經發現了他的存在並且已經發覺了他的挑釁,所以沈建這隻想要和這隻雙頭電鰻太短三塊戰鬥市場,因此這次沈建便等着它的到來,目前由於沈建在通過自己的武技九陽霸體讓這條小河裏面的喝水都變得沸騰了起來,不過如今這條小河卻漸漸的變得冷卻了起來,所以這時候的沈建當然知道,這條小河如今之所以如此迅速的就被冷卻,當然是因為這條雙頭電鰻已經通過自己的寒冰之力將這條本來已經沸騰起來的小河變得冷卻了起來,以至於如今這條小河再次變的冰涼。

這時候,沈建為了能夠將自己的作戰實力表現的最厲害,看看再次催動了自己體內的元力能量,然後沈建們開始了催動九陽霸體,隨後再次在他的頭頂之上凝聚出一輪烈日,這一輪烈日看起來極為明亮和刺目,如今是夜晚,這一輪烈日如今竟然讓這條小河邊在夜晚變得如同白晝,極為明亮。

這時候,當沈建發現一股子冷風從這條小河的方向吹到了他臉上的時候,沈建終於明白,如今這條雙頭電鰻如今已經開始即將對讓展開攻擊了,不過目前來看,這條雙頭電鰻的攻擊方式竟然和上次一模一樣,仍舊是先靠着自己所催動出來的寒冰氣息對沈建發起攻擊,這次沈建所感覺到的寒冷程度和上次當然是一樣的,但是如今的沈建在抵禦這些寒冰氣息的時候卻再也不像上次那般耗費力氣,如今的他可以說完全能夠靠着刺激的實力去克制這些寒冰氣息。

上次這條雙頭電鰻在催動自己身上的寒冰氣息的時候,沈建需要不斷吞吃丹藥培元丹才能夠真正的抵抗住這些寒冰氣息,不過這次的情況和上次幾乎是完全不一樣,如今的沈建已經能夠感受到,自己已經能夠完全依靠自己本身的元力能量就能夠成功的抵禦祝這條雙頭電鰻所發出來的寒冰力量的侵襲,所以這時候的沈建心中還是十分的欣喜的。

大概過了半個時辰,這條雙頭電鰻終於從這條小河黎明躥出來,然後半截身體在水裏,另外半截身體浮出水面,然後兩隻頭顱再次的向著沈建不斷的示威。

「乖孫子,有什麼本事就儘管展示出來吧,爺爺我都在這裏接着呢。」沈建對着河中的雙頭電鰻繼續挑釁道。

沈建如今在這條小河邊上折騰了那麼半天,當然就是為了等待着這條雙頭電鰻能夠真正的出來和他一戰,如今機會終於來了。

而對於這條雙頭電鰻來講,它當然是認識沈建的,此刻的沈建已經對着他發起了挑釁,而它上次在和沈建作戰的時候,也同樣弄的它心中十分到不爽,因為沈建上次對它的身體發起了猛烈的攻擊,以至於它上次身上掉了很多的鱗片,而且還流了很多血,而當時的它體內的能量竟然已經消耗完而無法對沈建發起反擊,這對於雙頭電鰻來說無疑是一種恥辱,所以這次雙頭電鰻便想要攻擊沈建。

這條雙頭電鰻的攻擊方式竟然和上次一樣,他的兩隻頭顱在此刻一邊向著沈建的方向大聲的嚎叫,一邊開始張開了它的兩條大嘴嚎叫,一邊向著沈建方向吐出了一個冰球和電球。

而向著沈建發起攻擊的冰球和電球當中,攻擊速度快一些的當然是電球,所以這隻雙頭電鰻所發出來的電球便開始率先的打在了沈建的身上。

沈建的身體往上空一躍,便躲開了這個電球的攻擊,沈建知道,電球的攻擊效果雖然不是很強大,卻能夠讓此刻的沈建的身體被麻痹,如果沈建的身體被麻痹之後,接下來必然無法再繼續作戰,這樣一來,沈建無疑是非常的被動的。

而隨之而來的,是這隻雙頭電鰻的冰球攻擊,冰球攻擊到沈建身上的時候,在冰球上面所蘊含的這些強烈寒冰之力,也一起向著沈建的方向攻擊而來。

不過這時候的沈建卻並沒有閃躲,他暫時雖然還沒有應對這個電球的攻擊,卻能夠完全有把握去迎接這個冰球的攻擊。

這個冰球之內蘊含着很多的寒冰之力,沈建這次竟然催動了自己的炎血掌,想要看看自己憑藉着自己的功夫和武技,能不能硬撐著去和這個冰球來硬拼。

這時候的沈建催動了炎血掌,炎血掌和九陽霸體順利的融合到了一起,然後向著這個冰球攻擊而去,氣勢上竟然絲毫不弱。

只聽在這個小河上方發出了一聲轟鳴聲,沈建的炎血掌和雙頭電鰻所發出來的冰球撞擊到了一起,沈建頓時感覺到一股子瘋狂的寒冰之力向自己襲擊而來。。 「放開她!」董江北怒目圓睜,高聲叫道。

「放開她?」副手嘿嘿兩聲,伸手搭在欣然的香肩上,用手指在她的肌膚上捏了一捏,「不錯,不錯,妞長得好,皮兒也滑!我很喜歡的!」

「哈哈,大哥,喜歡就拿下嘛,就地拿下。」一個保鏢笑道。

「這裏現成的床,拿下就行。」另一個保鏢說着,伸手拍了拍床單,做了一個請的姿式。

幾個人一齊嚷了起來:「大哥,你要是放不開,我們大家都出去避一避?」

「哈哈……」

副手把手掌在欣然臉上放下,臉上盪出噁心的微笑,死死盯住欣然的眼睛,「妞,我會叫你嘗到滋味!」

「放開你的臭手!」欣然叫了一聲,把頭一扭,張口去咬副手的手指。

副手很快把手縮回來,嘻嘻笑道:「妞,沒想到你還有點小性子!好,哥就喜歡有性子的!有性子才有味!等會兒哥使上大招,叫你一點性子也沒有!」

說着,對董江北道:「小子,你夫人我要了!怎麼樣?」

董江北怒目而視:「你要敢對她怎麼樣,我可以發誓,我不會放過你!」

「噢,」副手笑了,「沒想到還挺護媳婦的!好好,如果你不想獻出夫人的話,咱們來個交換好不?」

「交換泥馬!」董江北怒道。

「先別急,這個交換對你來說很划算!只要你答應,馬上放了你,你夫人也沒事。」

「答應什麼?」

「答應什麼,你是知道的。」副手譏諷地道,「我問你,山洞是你炸的吧?」

「什麼山洞?」

「老水灣山上的山洞。」

「是我又怎麼樣?不是我又怎麼樣?」

「別人不會有那麼多炸藥,這點你瞞不過我。我要問的是,山洞裏的東西在哪?」副手狠狠地問。

「東西?什麼東西?」

「還敢嘴硬?看來不打不成交了!」副手說着,揮起一拳,砸在董江北面上。

一道鮮血從董江北嘴角流出來。

董江北感到頭暈,天地倒轉。

他閉上眼睛,等了幾秒鐘,眼前的金星才消失,他吐了一口血水,輕蔑地道:「東西?你們是想發財想瘋了吧?」

「快說!東西在哪?」副手聲嘶力竭地叫起來。

「不……知……道!」

「草!給我打!」副手氣急敗壞,吼了起來。

「打!」

幾個保鏢上前,拳腳交加……

董江北頭上身上挨了無數下,不一會功夫就暈了過去。

「拿涼水來!」

副手踢了一腳地上的董江北,喊著。

一個保鏢趕緊跑進洗手間,不一會功夫,端著半盆水回來了。

「來嘍,小子沖個涼水浴!」說着,沖着董江北的頭就潑了下去。

被涼水一激,董江北身子動了幾下,然後慢慢蘇醒過來。

他睜開眼睛,眼前的情景氣得他快炸了,只見幾個保鏢把欣然摁在床上,有摁腿的,有摁胳膊的,有扳揪頭髮的,把欣然擺了一個仰面朝天。

欣然在拚命掙扎,叫喊,但無濟於事!

「你們放開她!有什麼事沖我來!」董江北喊道。

副手把腳放在董江北肚子上,狠狠地踩着,手指著欣然,「放開她?可以。只要你交出山洞裏的東西!」

「沒什麼東西?山洞也不是我炸的!」

「哈哈哈……既然你不肯交待,那就別怪哥不客氣了!」

副手怪笑着,衝到床前,一把扯住欣然的衣服,用力一拽!

「滋啦」一聲。

衣服一分為二!

欣然尖叫一聲,縮起身子。

「小子,交不交待?」副手問道。

「交待泥馬!」董江北罵道。

「好!」

副手冷笑一聲,沖手下一揮手,「哥幾個,給妞好好按摩按摩!」

幾個保鏢樂了,像蒼蠅一樣衝上前……

欣然叫着,哭着,打滾兒……

幾雙手不斷地在她身上肆虐著……

只一會功夫,欣然身上衣着成了片片縷縷,雪白的肌膚上變成青青紫紫,有一片片的掐痕……

「住手!」董江北咬牙道。

副手一揮手,示意手下停止動作。

「怎麼?想開了?」副手把頭俯向躺在地上的董江北,「看樣子,還是老婆重要啊!」

「你們把她放開,我告訴你們!」

副手沖手下點點頭。

幾個保鏢有些戀戀不捨地鬆開了手。

欣然馬上坐了起來,拉過床單把自己圍起來,縮在床尾,瑟瑟發抖。

「快說吧!」副手催促道。

「我說,可以,」董江北用力地坐了起來,抹了一下嘴角的血,目光里發出一道冷笑,「不過,你們要注意,靠牆的扶牆,靠床的扶床,別他媽嚇尿了!」

「草!別裝逼,快說!」副手急切地道,眼裏發紅。

「告訴你們,山洞是張凡炸開的!」

「張凡?」副手一愣。

這個名字,對於他來說相當熟悉!

年氏幾次在張凡手下吃虧,副手當然記得清清楚楚,不但年氏弄不倒張凡,就是五福會幾次派世界頂級殺手去刺殺張凡,也都是肉包子打狗有去無回,特別是那次在京西地區,泰龍團四大高手,竟然被張凡一窩搞顛,震驚了五福會,從那以後,五福會再也沒有對張凡採取更大的行動。

為什麼?

怕了。

是殺手怕了。

職業殺手沒人敢應聘去刺殺張凡。

難道,這個礦主是張凡的人?

副手心裏嘀咕著。

「怎麼?沒聽說過這個名字?」董江北冷笑道。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