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 5 月 10 日 0 Comments

陸舟覺得,就這樣的產毛量,或許用不了七頭就能做一件羊毛大衣了。

但是昨天晚上見陸大趴下來了兩隻狼皮,這也可以用得上。

陸舟今天專門安排兩個人,把三頭綿羊的毛都給剪了,然後搭配狼皮,打算做一批鞋墊出來,這樣就能讓每個人都暖和一些。

吩咐完一天工作的時候,又去了一趟鐵匠鋪,陸大卻是過來說陸二不見了。

「是昨天晚上陸二負責帶著幾個人去追狼,結果一晚上也沒見回來。

當時我是沒注意,可現在又一早上過去了,依舊不見人影,不由擔心是被狼吃了。」

對此陸舟的表示是再等等。

陸二這小子就跟頭狼一樣,很有戰鬥天賦,這幾天也在陸大的訓練營里練習,進步最快。

已經是可以代替陸大巡邏了。

到了下午的時候。

陸二好在是回來了,五個人,每個人身後拖著一隻狼的屍體,有人腳指頭是早就凍掉了,就一瘸一拐的走著;有的人是冷得不行,就乾脆直接先把狼皮拔了反裹在身上,模樣看起來極為滲人。

「你這小子,我服了!」

陸大自己就能打死這麼多狼,但他不會大晚上的去追狼群,因為這純粹就是在玩命。

再看這些人的眼中,都快冷得半死了,還似乎有著些興奮的模樣,看來一段時間的練習,總算是調教出幾個有種的。

陸二把死狼都上交到了陸舟這裡。

陸舟很滿意,命人把狼都宰殺了,狼皮留下做衣服,狼肉就給幾個人分了,幾人感恩戴德,按照規矩,其實他們也只是奴隸,現在越來越自由,能吃飽飯,還能有獎賞的。

日子越來越有些盼頭。

陸舟則是趕緊催促人做些保暖的衣物,另一邊盤算著,烏拉那邊也該回來了。

不行的話,就讓陸大帶人過去接應。

……

好在到了傍晚。

離開了三天的烏拉也終於回來了。

遠遠的,在北面就能看到他們。

牛車後面拉的樹木十分壯觀,沒有直接放在車上,因為實在太巨大了,直接就用許多草繩綁在後邊拉著。

五輛牛車,十頭牛,拉著五顆參天巨木,在草原上顯得尤為壯觀。

說實話,陸舟在前世從來沒有見過這麼大的樹,遠遠的看去,就跟一座房子一般。

「沙沙」的在草原上移動著。

而陸舟的擔心,顯然是多餘的。

十二個人全部都完整歸來,就這陣勢,有狼群早就被嚇跑了。

…… 正面已經說動了皇帝,反面也要再加把勁。皇後轉而又說:「陛下可曾想過,自從登基以來,為了社稷殿下若無尺寸之功,天下人會如何看待陛下?怕是只記得,陛下為歹人脅迫,又被奸佞小人蠱惑,東奔西跑,累累如喪家之犬。說是巡狩緬甸,實則是棄國逃遁。將來滿清敗亡,陛下還能在這皇位上坐多久呢?」

有道是:良藥苦口,忠言逆耳。好話都是好書不好聽。皇后一番實話說出來,卻讓永曆皇帝朱由榔感覺十分刺耳,微慍道:「不坐就不坐,這皇位你當朕是稀罕的嗎?」

皇后嘆了一口氣問道:「不做皇帝難道還要退位去做桂王嗎?」

「朕本來就是桂王,去做桂王有何不可?」

「可是,陛下可確是做過皇帝的啊,這寶座當真能說不要就不要?」

朱由榔嗔怪道:「難不成這寶座還長在屁股上不成?你以為朕是一個貪戀權位的人嗎?」

皇后嘆了一口氣,為皇帝的遲鈍感到羞愧,輕聲提醒道:「沒有了爵位,白文選可以去捕魚,李定國可以去種地,馬三寶可以去販驢,馬惟興可以去織席,陛下沒了皇位要去做什麼呢?這皇位當真是想不要就能不要的嗎?新皇帝會允許曾經當過皇帝的人安穩嗎?這天底下被逼著退位的皇帝哪一個是有好下場的?」

「劉賀不就好好地過日子了嗎?」

皇后又嘆了一口氣說道:「海昏侯劉賀當初是昌邑王,昭帝身後無子,以昌邑王為太子,可是劉賀雖然接受皇帝璽綬,承襲皇帝的尊號,卻並未謁見高廟,二十七天後就被廢了,不作數的。陛下,還是多想想漢少帝劉辯,宋少帝劉義符吧。而且,陛下還記得漢朝時的臨江王劉榮嗎?他不過是個太子,景帝活著的時候就把他廢掉了,最後又被景帝逼死了,為什麼?因為這個前太子會威脅到現任皇帝和太子。陛下,好好想一想,一個前太子都會被他的父皇視為眼中釘肉中刺,若是前皇帝,會如何?陛下當真忘了于謙之死,奪門之變了嗎?如果失去了皇位會是什麼下場,這皇位還是能說不坐就不坐的嗎?」

「你……你……你是說李存真會……會……會殺朕?」朱由榔面色慘白地問道。

皇后搖了搖頭說:「臣妾不知道李存真是什麼樣人,會不會謀朝篡位。但是,陛下也看到那武丹的模樣,殘忍暴虐,令人髮指。陛下可曾聽說他是李存真的弟子?臣妾還聽說它是個什麼南洋十三太保之一,是李存真一手帶出來的。」

此時的朱由榔只顧著點頭,速度極快,如同顫抖。

「武丹殘暴!弟子如此,便可知其師父是何樣人了。」

「對,對,說得對!想來李存真那傢伙也不會是什麼好人。」朱由榔附和著說。

「是——啊!所以,臣妾以為,吳王……吳王定然不會如同晉王一樣對待陛下的。就算李存真如同曹操一樣一生不曾謀逆,但若是效法董卓另立新君又如何?」

朱由榔憂心忡忡,問道:「若如此,會……會立哪個?」

「還能是哪個,肯定是唐王啊!」

「為什麼?」

皇后說道:「延平王差一點就成了隆武皇帝的駙馬,陛下還記得嗎?吳王和延平王……兩個關係非同一般。陛下想一想,吳王陸上稱雄,延平王海上稱霸,兩個若是都要立唐王,陛下何以自處?僅僅靠西營,行嗎?」

「你的意思是……你竟然……」朱由榔吭哧半天說道,「你讓朕去拉攏吳三桂?你是做的這個盤算?」

皇后咬著嘴唇深深地點了點頭說道:「陛下!古人云:人無遠慮必有近憂;又說:不謀萬世者,不足謀一時;不謀全局者,不足謀一域。陛下難不成還想著有朝一日能回去當你的桂王嗎?陛下難不成只想著眼下這點事情,都想不到三五年之後的天下嗎?

滿清敗相已露,早晚崩潰,難不成陛下看不出來嗎?如今就應該未雨綢繆,早做打算,等著滿清崩塌,陛下當復興大明啊。」

皇后一介女子,卻能說出這一番話來。朱由榔不覺內心多了一分敬佩。是的,李存真打滿清是有一套,可是未必自己和他爭天下就一定會輸。當年打敗秦朝的是項羽,摘桃子的是劉邦;鬥倒呂家的是齊王,摘桃子的是代王。就算李存真打滿清有一套,但是爭天下還不知道鹿死誰手呢。

想到這裡,永曆帝朱由榔突然想到一個問題:「皇后,唐王早就殉國了,莊敬太子隆武二年六月出生,八月薨斃……就算李存真想要迎立唐王,他迎誰去?」

皇后搖了搖頭說道:「隆武皇帝其實有骨血留下來?」

朱由榔瞪大眼睛驚訝地說道:「不可能,不可能!唐王一向檢點,沒有其他嬪妃,只有曾皇后。」

「唐王檢點這是真的,但是崇禎五年的時候唐王便襲爵了。皇上難道沒有想過,怎麼孝敬太子在隆武二年時候方才降生?」

皇后問皇帝的話是合情合理的。唐王,也就是後來的隆武皇帝朱聿鍵,出生在萬曆三十年,到隆武二年的時候,已經四十四歲了。很難想象,明朝貴族會在四十多歲的時候才迎來自己的第一次。雖然,朱聿鍵一生坎坷,但是終究是明朝貴族,依照洪武皇爺的家訓怎麼也不該四十多歲方才有子。

「皇后你便直說好了,莫要讓朕再猜。」

皇后說道:「陛下稱帝的時候曾經有南陽的老太監來投奔,說起唐王曾經有過骨血,只是不知道活沒活下來,現在在何處。」

「什麼……」朱由榔驚訝非常,驚叫失聲。

皇后嘆了一口氣說道:「大概是在崇禎六年的時出生的,如今算起來那女孩也快三十了。」

「唐王不知道嗎?」

「我聽那老太監說,唐王並不知道。襲爵后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看看唐王的身體是否康健,便由他進獻了一名女子。後來那女子便有了身孕。」

「怎麼沒告訴唐王?」

皇后嘆了一口氣說道:「那女子是西南的蠻族奴隸,我記得名字叫做白楠雅。名字非常特殊所以記得。那老太監是內侍太監,專門記載宗室家事親族,不會記錯。我聽說是奢安之亂中大明將士俘獲的戰俘。」

朱由榔聽了後點了點頭。大明有這個傳統,擊敗西南少數民族后就把俘虜的男女押送北方,男子便當太監,女子便做宮女。大明弘治皇帝朱佑樘的生母就是西南蠻夷俘虜。

「那女子現在何處?」朱由榔問。

皇后搖了搖頭說道:「不知道了。我聽說那女子和她的兄長一起被送往京城,半路遇上流寇便失散了。女子的兄長在崇禎朝做了十幾年宦官,列皇殉國的時候,老太監和那女人的兄長,我恍惚記得叫做白楠葵,一起逃了出來,天公不作美,這兩人又在河南南陽走散了。」

「這麼說,唐王還是沒有骨血了?」朱由榔根本就不想再多聽什麼女人、太監的故事,問道,「如此一來,朕還有什麼可懼怕的?」

「我的陛下啊!你在上緬甸立的緬甸國王真是莽達的兒子嗎?」皇后正色說道,「吳王和延平王如果真的要立個新帝和陛下分庭抗禮,還會去管什麼親生不親生嗎?」

這一句話,終於擊中了朱由榔,讓他神魂為之一震。

「皇后以為,這一次真去昆明萬無一失?」朱由榔帶著滿心地希望問。

「臣妾不知道天意如何,但是,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太祖爺曾經作為小兵上陣拼殺,成祖爺也率領騎兵與敵拼殺。有道是富貴險中求。哪裡有什麼歲月靜好?都是別人為之負重前行。陛下若不去拚命,以後太子也要去拚命的。」

「若是有個萬一……」

皇后堅定地說道:「陛下,運氣這東西只眷顧勇敢的王者。不論是皇帝、將軍還是鉅賈富賈,若是沒有運氣也做不成。若是有個萬一,說明陛下該有此劫。但是,以臣妾觀之,陛下紫氣呈祥,正是天上紫微星下凡,此去定然是萬無一失的。」

其實,皇后說這句話也只不過是為了給朱由榔吃顆定心丸,至於是不是萬無一失她根本無法保證。但是在她看來,冥冥之中,此去似乎……雖然兇險卻勝算極大。

聽得皇后說得如此肯定,朱由榔不免放下心來,仔細又想了想皇后的話,也覺得此行看起來兇險但是應該……應該沒事。於是,便躍躍欲試起來。

。很快泡菜就分區完畢,一群吃瓜群眾異常滿足,然後很多人都打開百度貼吧。

打開貼吧幹啥?

當然是繼續吃瓜,要說真正的帶節奏,直播間還差的遠,貼吧才是瓜最多的地方。

沐沐的帖子已經創建了,從分區結果出來到現在不過一個小時就已經上百樓,當然,其中與子同袍的人沒少發言。

《率土之濱之誰與爭鋒》第三百一十二章:全額報銷代練。 掛了郭達樹的電話之後,蘇輕也不再教育小灰了,開車來到牧場,把事和孔馬說了一下。

孔馬很很直接:「我聽老闆你的。」

旁邊的郭樹偉對自己徒弟這樣的回答很滿意,他跟蘇輕道:「老闆,我看還是別讓他去,一來我現在要盯著修路,牧場這邊很忙,沒那個時間,二來,徐娘子的女兒和她那個朋友身份不一般,荒原本來就危險,最近又格外不太平,萬一出點什麼意外,孔馬他也擔待不起。」

蘇輕下對此倒是早有主意,他道:「這事還得看她們到底要深入荒原多少距離,如果就在荒原外圍,倒也沒什麼,荒原的危險主要是因為荒原信號不通,到時候我把直升飛機停到小青山山頂,可以拿來當電台的中繼站,這要發生什麼是可以隨時和這邊聯繫,就能安全很多,不過得讓她們保證,只在對講機有信號的範圍內活動。」

郭樹偉聽蘇輕說願意拿出直升飛機當電台信號中繼站來保證徐心甜她們的安全,最近一直在想著怎麼給孔馬和周麗雲牽線的他不由笑著道:「老闆,你是不是對徐娘子那個小女兒有好感啊,那小姑娘模樣周正,倒是和你挺般配的。」

蘇輕擺手,道:「你想哪去了,我只是看在徐娘子和郭達樹的面子上罷了。」

郭樹偉對老闆的私事不會像郭達樹那樣刨根究底,立馬道:「那到時候牧場這邊的活交給我,反正修路的事王興做的挺好,有他盯著也夠了。」

蘇輕點點頭,對孔馬道:「那我們現在就去鎮上找一趟郭達樹,你把這事跟他說一下。」

孔馬點頭,跟著蘇輕上了車。

來到鎮上,蘇輕把車開到郭達樹的餐館外面,讓孔馬下車,自己去找郭達樹說,他則開車來到超市,採購了一批日用品放在車上,然後在街上散步起來。

他這次來鎮上,除了送孔馬和採購日用品,最主要的目的,就是想把自己對吳鳳那種神奇的感應和現實世界的物理空間對應起來。

他先試圖只憑藉著那種感應去找到吳鳳在現實世界的位置。

蘇輕看看四周,小鎮雖然很小,但終究是個鎮子,也住了這麼些人,他事先可不知道吳鳳的家具體在哪,而且此時吳鳳也不一定就在家裡,一切都只靠感應去定位。

或許是昨天晚上發生過槍戰的原因,街上的人比以往更少,稀稀拉拉的,沒幾個人。

他循著感應在街道上散步著,中間還遇到了幾個熟人,閑聊了一句,最後從主馬路拐進一條小馬路,往前走,發現前面站著一堆人,仔細一看,原來是來到鎮上小學的門口。

這些人都是來接小孩的家長。

吳鳳就站在對面的人群邊緣,她本來在低頭擺弄手機,似乎有什麼感覺,突然抬頭望這邊一看,正好和蘇輕的視線對上。

兩人隔著人群看著對方,似乎周圍的人都不存在,這是一種無聲的交流,蘇輕彷彿從對方眼裡看到了「孺慕」,看到了「敬仰」。

蘇輕點了點頭,一句話也沒說,便轉身走了。

他這趟的目的就是為了把那種神奇的感應和現實空間世界對應起來,現在事情辦完了,他得趕回去給小黑和小灰煮晚餐,下午答應過小黑的,為了獎勵它及時打小報告舉報小灰,晚上多給它煮一塊牛肉。

「蘇輕先生!」

突然從側後方傳來一句呼喊。

蘇輕一愣,回頭一看,正是徐心甜和她的明星朋友楊慧敏,兩人站在側後方不遠處,腳上都踩著電動滑板,沒一會就來到了他的面前。

「真是你啊,我正想要聯繫你呢,沒想到就在街上碰到了。」徐心甜從電動滑板上下來,俏生生地笑道。

蘇輕一聽,猜想她想聯繫自己是孔馬已經跟郭達樹說了自己願意把直升飛機停到小青山上當電台中繼站的事。

果然,徐心甜接著道:「剛剛達樹叔打電話跟我說,你願意把直升飛機借給我們當去荒原的聯繫中繼站,真是太感謝了,不過計劃有變,我們考慮到現在去荒原的確比較危險,所以我姐們從一家擅長戶外安保的安保公司請了一個專業的安保團隊,他們自己就配有直升飛機,所以就不用麻煩了,不過還是要感謝你。」

蘇輕不由看了一下她旁邊的楊慧敏,心想,這位女明星,為了去荒原採風居然還聘請配有直升飛機的專業的安保團隊,那得花多少錢?真是大手筆,看來當明星挺賺錢的。

蘇輕連忙道:「那感情好,請了專業的安保更安全。」

「但還是要謝謝你的好意,蘇先生,要不我們請你吃飯吧,就今天晚上……」徐心甜為了表示感謝,提出了要請蘇輕吃飯。

蘇輕想也沒想就委婉地拒絕了:「不用了,我也沒幫上什麼忙,下次有機會我請你們,今天我還有事趕著回家,再聊啊。」說完,向兩人示意了一下,就轉身往超市門口走去。

徐心甜和楊慧敏面面相覷。

等蘇輕走遠了,徐心甜才低聲對楊慧敏道:「你不是說他這是想獻殷勤博好感嗎?這做派怎麼看都不像啊?」

楊慧敏疑惑地道:「難道真的只是看在你母親的面子上?」

徐心甜想了下,道:「應該還有達樹叔的面子,我聽我媽說,他到北漓鎮之後,關係處的最好的就是達樹叔。」

蘇輕的確有事,他要趕回去兌現承諾——他答應過小黑,晚上多煮一塊牛肉獎勵它。

在超市門口取了車,回到農場,蘇輕接到了孔馬的彙報電話,大致就是徐心甜說的,蘇輕聽完后,問道:「那確定好什麼時候進荒原嗎?」

孔馬回道:「後天一大早,到時候乘直升飛機直接飛到荒原西北部一處位置。」

蘇輕道:「那你自己準備好,到時候記得把槍帶上。」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