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5 日 0 Comments

算珠感覺到自家小姐的小動作,立刻就明白了謝靈芸的意思,只見這個機靈的小丫頭忽然上前一步,打斷一臉熱切的宋二少爺道:“小姐,老爺昨天吩咐過,要您今天下午去查看一下從應天府送來的棉布,這批棉布的質量雖然不如松江布,但卻是要運到倭國的,需要小姐您親自去檢驗!”

聽到算珠的話,謝靈芸立刻站起來道別道:“宋少爺,時間也不早了,小女子還要去驗貨,只得就此告辭了!”

宋二少爺聽到謝靈芸的話,也不得不停下喋喋不休的話語,面帶失望的開口道:“靈芸你總是這麼忙,連喝個茶都沒有時間,平時一定要多多注意身體!”

“嗯,多謝宋公子關心!”謝靈芸雖然討厭對方,不過該有的禮數還是做的十分周全,與宋二少爺又客氣了幾句,然後就準備轉身離開。

宋二少爺同樣是豐友茶樓的大主顧,雅間內有專門的夥計伺候,現在看到對方要離開,夥計上前結帳道:“宋公子您好,今天的茶水和糕點錢一共七十一兩,掌櫃的已經說了,免去一兩的零頭,您只需要付七十兩就夠了。”

“七十兩!”宋二少爺震驚的大叫一聲,緊接着怒氣勃發的吼道,“你們豐友茶樓是不是不想開了,我和靈芸只不過點了一壺茶和兩樣點心,你們竟然要收我七十兩?”

透視村醫在花都 聽到宋二少爺的怒吼,謝靈芸也停下腳步,有些驚訝的看着對方,這讓宋二少爺也猛然醒悟,自己現在這個樣子在伊人面前實在有些失禮。只見他立刻調整了一下情緒,努力收起臉上的怒容,儘量讓自己的聲音聽起來比較平靜的道:“七十兩雖然對本少爺不算什麼,不過你們茶樓肯定算錯帳了,去把你們掌櫃的叫來!”

小夥計一直呆在樓上,宋二少爺的賬單也是別人通知他的,所以並不清楚這七十兩是怎麼來的,再加上他的身份低微,也不敢和宋二少爺理論,因此聽到對方的話後,立刻飛奔下樓,通知掌櫃的上來解釋。

不一會的功夫,之前那位被周重嚇的躲到後廚的掌櫃的快步跑上樓,分別向宋二少爺和謝靈芸行禮。不過還沒等掌櫃的開口,宋二少爺卻再次忍不住道:“行了,掌櫃的我現在想要一個解釋,一壺茶你就要七十兩,就算是進貢給皇上的大紅袍也沒這麼貴吧?”

這時謝靈芸也露出一個好奇的表情,她也實在很想知道,一向信譽很好的豐友茶樓怎麼會無緣無故的收他們七十兩茶錢的天價?若是對方不給出一個合理的解釋,到時這件事傳出去,豐友茶樓的信譽可就全毀了,以後肯定不會再有人來喝茶了。

對於宋二少爺的責問,掌櫃的卻是露出一個苦笑道:“宋公子您誤會了,您點的頂級龍井只要一兩銀子,兩盤糕點倒也不值什麼錢,之所以收您七十兩,主要是之前您說過要請樓下的周公子喝茶,光是他在本茶樓的消費,就有近七十兩白銀,所以您看……”

“周重!你這個無恥之徒”聽到又是周重坑自己,宋二少爺氣的全身直哆嗦,一張小白臉也是漲的通紅,咬牙切齒的滿臉猙獰,見過無恥的,但像周重這麼無恥的人,他卻還是第一次見,若是周重現在站在他面前,恐怕這位宋二少爺肯定會撲上去咬掉對方几兩肉才解恨。

旁邊的謝靈芸聽到竟然是周重搞的鬼,櫻桃小口驚訝的微微張口,一向精明的秀目中也閃過一絲呆滯之色,她無論如何也沒有想到,傳說中那個溫文爾雅、年僅十四歲就考中秀才的松江神童周重,竟然會用這種無恥的手段坑人,喝一次茶就喝掉了七十兩,這件事傳出去足夠引起整個松江府的轟動了。

接下來掌櫃的又將周重請樓下所有人喝茶的事講了一下,特別還點明周重最後拿了三十斤糕點回去。這下才讓謝靈芸他們明白事情的經過,心中對周重的無恥有了更深的認識。

不過宋二少爺一邊氣的咬牙切齒,一邊卻又十分的糾結,之前他已經在樓下說過,周重今天的茶錢他請了,但是現在周重竟然無恥的借花獻佛,請樓下所有人喝茶,而且點的還是連自己都捨不得喝的武夷巖茶。

若是放在平時,他大可把賬給賴掉,然後爲自己辯白說,之前自己只答應請周重喝茶,又沒說請樓下所有人喝茶,所以樓下的花錢他只付周重那一桌就行了。但是現在自己心儀的謝小姐就在旁邊,這讓他無論如何也做不出賴賬這種事。

謝靈芸何等聰明,自然也看出宋二少爺心中的糾結,同時她也十分佩服周重,竟然連自己也算計在內,這種心計在她看來雖然還略顯稚嫩,但關鍵是對方的無恥讓她深感震驚,恐怕也只有那些在商場上打滾數十年的老狐狸,才能在這方面與周重相媲美,甚至這讓她心中對這位破產少爺出了幾分佩服的同時,也出現了幾絲好奇。

; PS:新書期,求點擊求推薦票求收藏啊!

就在宋二少爺還要糾結自己不否要付賬時,旁邊的謝靈芸忽然展顏一笑道:“剛纔我也說過,周公子這次的茶錢由我代付,算珠,讓人回去取七十兩給掌櫃的送來!”

聽到小姐的吩咐,算珠剛想答應,但旁邊的宋二少爺自然不能讓心儀的女子代爲付賬,只見他急忙攔住算珠道:“靈芸且慢,有我在怎麼能讓你付賬,這樣吧,我開個條子,掌櫃的你派人去宋府拿錢!”

宋二少爺在說上面這些話時,雖然儘量想要讓自己顯得不在乎,但嘴角卻在不停的抽搐,同時心疼的都快吐血了。七十兩可不是個小數目,他每月的月例銀子也不過才三十多兩,現在倒好,周重一頓茶水就喝了他兩個月的花銷,下個月的日子還不知道該怎麼過呢?

看着宋二少爺心疼的樣子,謝靈芸的一雙秀目中卻閃過一絲不易察覺的狡黠,同時心中也在暗笑,這位宋二少爺暫時沒了銀子,看他日後還如何糾纏自己?

當下宋二少爺寫下條子給掌櫃的,又強打精神送謝靈芸出了茶樓,等到謝家主僕在他的視線中消失之後,宋二少爺的那張小白臉立刻佈滿了陰霾,目光對着周府的方向看了半天,最後才惡狠狠的道:“周重,就讓你再逍遙兩天,等到你那位準岳父倒了,到時本少爺一定要讓你們周家跪在地上求我!”

“阿嚏~”正在家中準備晚飯的周重忽然打了個噴嚏。

“哪個美女又在念叨本少爺?”周重嘴裏咕噥一聲,接着拿起桌子上的雞蛋在桌子沿上磕了一下,十分熟練的將雞蛋打到碗裏。

本來今天的晚飯是由鐲兒準備的,別看鐲兒以前是個千金大小姐,但廚藝卻是明朝女子必修的課程之一,因此她的廚藝雖然比不上羅嬸,但卻也十分拿的出手。不過周重卻認爲這段時間大家都吃了不少的苦,有必要做頓豐盛的晚餐慶祝一下,所以光靠鐲兒一人肯定不行,最後大家齊動手,除了王姨娘要看着朵兒外,他和徐管家全都去幫忙了。

前世的周重早早的成爲孤兒,若是不會做飯的話,恐怕早就餓死了,再加上他這個的嘴也比較饞,頓頓都不能少肉,因此他的廚藝還是不錯的,比如今天他就做了兩個菜,其中一個豬大骨燉豆腐,另外一個則是雞蛋豆腐白菜湯。徐管家雖然好吃,但廚藝實在不怎麼樣,因此只負責蒸米,其餘的菜主要由鐲兒負責。

三人一直忙天都快黑了,這才準備出一桌子豐富的菜餚。 都市奇門醫聖 看到周重和鐲兒都能如此高興,王姨娘的心情也好轉了許多,看着滿桌的飯菜,一直誇他們兄妹的手藝好,只不過她卻有些奇怪:周重是她看着長大的,卻從來不知道他還會做飯?

其實不單是王姨娘奇怪,鐲兒和徐管家也同樣奇怪,君子遠庖廚,周重以前的精力都放在讀書上了,對其它事向來都不關心,怎麼可能會做的一手菜?

對於王姨娘和鐲兒她們心中的疑問,周重並沒有做出解釋,這倒不是周重故意想要保持神祕,而是他也不知道該如何解釋。另外今天關於廚藝的事他解釋了,那麼以後自己再表露出其它方面的才能,肯定還需要解釋,到時還不知道要編出什麼樣的謊言,與其這樣一個謊言連着一個謊言,還不如在開始的時候就不解釋,讓周圍的人慢慢適應他的神祕,久而久之自然也就沒有人再問了。

王姨娘和鐲兒她們心中雖然有些疑惑,不過看到周重不想解釋,她們也就不再問了,再加上這段時間她們也的確受苦了,不但要承受周海去世的悲痛,還要承受家業破敗的失落,整天吃不好睡不好的,雖然周重一直讓徐管家對王姨娘她們隱瞞家中的現狀,但是王姨娘和鐲兒也看的出來,家中的情況恐怕已經到了山窮水盡的地步了,否則也不會天天喝粥吃鹹菜。

現在好不容易家中的情況有所好轉,而且看到周重精神煥發的樣子,這讓王姨娘和鐲兒都是鬆了口氣,感覺一顆懸着的心也放了下來,因此這頓飯自然也吃的十分開心,再加上飯菜又十分豐盛,因此每人都比平時多吃了不少。

周重同樣是胃口大開,做爲一個肉食動物,讓他一連數天喝粥吃鹹菜,簡直比殺了他還難受,雖然昨天晚上吃了羅嬸送來的咕嚕肉,但那點肉非但不能解饞,反而還把他的饞蟲給勾了上來,若是今天再吃不上肉,估計他連攔路搶劫的心思都有了。

也正是因爲這段時間的茹素生涯,讓周重感到今天的飯菜格外的香,特別是他做的那道豬大骨燉豆腐,裏面的兩根大骨他和朵兒一人一根,啃的是滿嘴流油,朵兒人小吃的不多,最後兩根大骨頭棒子全讓周重一個人啃乾淨了,甚至連裏面的骨髓都被他敲開吸了個乾淨。這讓一向嘴饞的徐管家看的直流口水,卻又不好意思向周重討要,最後只能拼命的往嘴裏塞豆腐。

這頓飯所有人都吃撐了,尤其是周重和朵兒,躺在椅子上一動不想動,鐲兒也差不多,畢竟是年輕人,自制力比較差。最後還是王姨娘幫着徐管家收拾殘局,不過就在徐管家剛把東西送到前面的廚房時,就聽到大門外有人敲門,徐管家跑過去開門,結果發現吳屠夫站在門外,臺階下還停着一輛裝滿豬肉的車子。

“呦,吳山兄弟實在對不住,剛纔我們在後院吃飯,聽不到前面的叫門聲,勞你久等了!”徐管家看到吳山這纔想起來,對方說過今天晚上要住進來,可是剛纔他們吃飯時太高興,竟然把這件事給忘了,也不知道對方敲了多久的門,所以一上來就開口道歉。

沒想到吳山卻是露出一個憨厚的笑容道:“徐管家客氣了,其實我也是剛來,您看現在有空沒,我這裏還有一車豬肉,想快點推到院子裏休息一下!”

“有空,我這就把旁邊的角門打開,你把車子推進來,我帶你去看看院子!”徐管家說着把大門旁邊的角門打開,周府的大門有臺階,車子自然進不來,倒是旁邊的角門是用來車輛的進出。

吳屠夫搓了搓快要凍僵的雙手,推着車子進到周府,這時天已經完全黑下來,但他還是禁不住好奇的四處打量,若是換做以前,以他的身份根本進不來,因此他對周府這種富豪之家也帶着十分的好奇。

對於吳屠夫的這種好奇,徐管家臉上閃過一絲消逝許久的自豪,不過緊接着又變得有些落寞。他先是到廚房和五姨娘打過招呼,然後帶着吳屠夫來到周府前院右側的兩處院子道:“吳兄弟你看,這裏有兩處院子,其中後面這處院子是我在住,前面的院子則空着,以前是給客人準備的住處,不過裏面的傢俱之類的已經沒了,我們可以提供一張牀,但是鋪蓋之類的就要你自己準備了!”

“好,有牀就好,鋪蓋我都已經帶來了!”吳山本今天忙了一下午,也沒時間準備什麼,就帶了鋪蓋過來,本以爲今天要打個地鋪將就一下,沒想到周家願意提供一張牀,這也就省的他明天再去把家裏的牀搬過來了。

當下徐管家把院子的大門打開,提着燈籠在前面爲吳屠夫引路,等到對方將車子推到院子裏後,徐管家又簡單的爲他介紹了一下院子的情況。

這個院子和徐管家住的院子幾乎一模一樣,除了三間正房外,另外兩邊還有兩間配房,簡收拾一下,一間可以做爲廚房,另一間則可以做爲儲物間,讓吳山儲存豬肉之用。

吳山看過院子後,也是十分的滿意,這時周重也從王姨娘那裏知道吳山到來的消息,於是趕了過來,當下他又帶着吳山去了下人房,那裏擺放着許多下人住的牀鋪,吳山挑了一張最結實也最笨重的牀,畢竟以他的體格,一般牀還真承受不住。

本來周重還想幫着吳山擡牀,一張牀也有上百斤,但是沒想到吳山這個大個子力氣驚人,一支手就把牀提起來放在肩膀上,輕飄飄的看起來絲毫不費力,就像是普通人搬一張小椅子似的,這讓周重也不禁稱讚一聲:“好力氣!”

安排好吳山後,周重回到後院,徐管家則與吳山聊了一會,主要是告訴對方住在府裏要注意的地方,比如吳山只能在前院活動,後院是周重和王姨娘他們的住處,大部分都是女眷,所以是絕對不允許進去的,這些吳山也明白,自然是點頭答應。

周重回到內宅,本想到書房把腦子裏的西遊記默寫下來,好讓徐管家早點準備,儘快把名氣打出去,爲自己掙來第一桶金。有了這最關鍵的第一桶金,他也就能借錢生錢,讓家中儘快的恢復元氣。

不過就在周重路過後花園時,卻忽然聽到院子中傳出一陣奇怪的聲響。

; PS:新書期,求點擊求推薦票求收藏啊!

周府的後宅和前院的面積差不多,最中間的院子最大,以前周重的父親周海就住在這裏,在這個院子的東側就是周重的院子,再往東則是花園,而周海院子的西側則是王姨娘她們這些姨娘的院子,另外鐲兒的繡樓也在西側,不過自從家中敗落後,鐲兒就搬到了王姨娘那裏,晚上和朵兒都是一起睡,畢竟這麼大的院子,三人住在一起也比較安全。

從周府前院到內宅有兩個門,分別位於東西兩側,周重住的院子在東側,所以他也習慣從東側的門進到內宅,而這個門剛好正對着後花園的月亮門,周重進到內宅後,轉身把門栓好,然後就向自己住的院子走去。

但也就在這時,忽然聽到花園裏傳來一陣“嗚嗚~”的聲響,聽起來和冬天裏的寒風聲有些像,但卻又有所區別,更像是人或動物被捂住嘴時的嗚咽聲,這讓周重一下子警覺起來,同時想到不遠處院子裏的鐲兒等人,這下更讓他焦急無比,低頭吹滅燈籠,一閃身來到後花園的月亮門前,仔細辨別聲音的方位。

“嗚嗚~,噔噔噔~~”

周重剛到門前,裏面那種像是嗚咽似的聲音更加清晰,而且緊接着裏面傳出一陣十分明顯的腳步聲,好像是裏面有人也發現了周重的到來,正在迅速向遠處逃跑一般。

這下週重再也顧不得許多,抄起月亮門旁邊的一把花鋤,順着腳步聲傳來的方向就追了上去,結果很快就看到前面有個黑影在狂奔。那個黑影聽到後面周重追來的腳步聲,嚇的更加慌亂,再加上對花園中的道路不熟悉,因此像只無頭蒼蠅似在花園裏東衝西撞。

今天雖然很冷,但天上的月亮和星星卻都出來了,再加上週重的視力很好,藉助月光可以看到前面的黑影好像只是一個人,這讓他心情一鬆,之前擔心鐲兒她們被劫持的心也放了下來,同時腦子也清醒了一些,開始有意的將那個黑影往絕路上趕。前面那個黑影看樣子也沒什麼經驗,越跑越是慌亂,甚至可能已經被花園裏的小路繞暈了,根本不知道該往哪邊逃?

仗着對花園的熟悉,再加上週重有意引導,前面那個黑影很快被他趕到一條走廊上,這條走廊通往一個立在水面上的小亭。結果這個黑影慌不擇路之下,果然一頭扎進走廊裏,跑到盡頭這才發現,自己已經到了一條絕路上。

只見那個黑影在小亭裏左衝右突,幾次想要狠下心跳到下面的池塘裏,但是在這種天氣裏,池塘已經結了一層薄冰,跳下去就算淹不死他也能凍死,因此這個黑影幾次都把一支腳伸出去了,但最後還是縮了回來。

看到對方被自己逼到了絕路上,周重也放慢了腳步,同時藉機喘了幾口粗氣。剛纔他追趕的時候,並沒有像普通人那樣大呼小叫的讓前面的人停下,一是他知道這根本沒用,二來他也擔心驚動到王姨娘和鐲兒她們,畢竟內宅就他一個男人,她們根本就幫不上忙,而且以他的身手,區區一個小毛賊根本沒放在眼裏。

周重看着小亭中驚惶無措的黑影,右手的花鋤一下又一下的敲打左手的手心,一邊慢慢的逼近一邊戲謔的說道:“跑啊,怎麼不跑了,剛纔你不是跑的挺快嗎?”

小亭中的毛賊也不是什麼有膽色的人,聽到周重的聲音竟然全身一顫,特別是周重手中的那把花鋤,更給了他巨大的心理壓力,當週重一支腳剛踏進小亭時,只見對方忽然‘噗通’一聲跪倒在地哀求道:“周公子饒命啊,小的真不是來偷東西的!”

“咦?”周重聽到這個聲音一愣,因爲他感覺十分耳熟,好像這個聲音在哪聽過一般,當下他再次上前走了幾步,藉助月光這纔看清,對方竟然真的是自己的熟人。

“趙二,你小子是不是皮又癢癢了,看來上次小爺給你們的教訓還太輕了,大晚上的竟然還敢跑到我家來?”周重說着上去就是一腳,把對方踢了個跟頭,而且他這腳也沒留情,對方好半天都沒爬起來。

其實也不怪周重不分青紅皁白的踹對方,這個名叫趙二的傢伙可不是什麼好東西,而是附近有名的潑皮無賴,經常和其它幾個潑皮混在一起,他們背後沒什麼勢力,大錯自然不敢犯,但小偷小摸吃飯不給錢,甚至坑蒙拐騙調戲婦女之類的缺德事也沒少幹,在附近這一片算是惡名昭著。

趙二雖然是附近有名的潑皮,不過以前周府家大業大,打死他也不敢招惹,因此周重開始並沒有注意這傢伙,不過在周府敗落後,趙二和幾個潑皮也不知道吃了什麼熊心豹子膽,竟然翻牆跑到周府內宅,想要調戲當時還沒有離開的趙姨娘和兩個韓姨娘,當時周家的下人都已經遣散了,偌大的周府只有周重和徐管家兩個男人,對他們兩人趙二根本沒放在眼裏。

不過這次趙二他們這些潑皮可是踢到鐵板上了,周重前世就是靠着好身手混飯吃的,一般五六個人根本不是他的對手,雖然現在他穿越到身材比較瘦弱的周重身上,身手有所退化,但對付趙二這幾個潑皮根本不在話下。

而且爲了讓他們記住教訓,周重還特意下了重手,打的趙二這些人是哭爹喊娘,最後跪在地上發誓再也不敢踏進周府一步,這才讓周重放了他們一馬,但沒想到這纔過去沒幾天,趙二這小子竟然敢在夜裏跑進來,這不是找死是什麼?

趙二上次已經領教過周重的身手,而且也知道這位有神童之名的周秀才心狠手黑,打人的時候專往最疼的地方打,那種感覺簡直比死還難受,因此剛纔被周重追時,他都已經嚇的快要尿褲子了,剛纔要不是擔心池塘裏的水太冷,說不定他還真敢跳進水裏。

好半天趙二才爬起來,他這種人欺軟怕硬,面對周重根本不敢還手,反而再次哀求道:“周公子您不要再打了,小的真不是來偷東西的!”

周重其實也心中奇怪,趙二這種人他最清楚不過,上次自己給他們的教訓已經夠重了,按說以他那種欺軟怕硬的性子,應該不敢再來纔是,可是今天晚上竟然闖進來,這實在有些奇怪,因此只見他退開兩步問道:“哦,那你說說爲什麼晚上闖進我家?要是真有不得已的原因也就罷了,若是你敢在老子面前玩花樣,小爺今天非讓你脫層皮不可!”

“是是!小的騙天騙地也不敢騙您,今天晚上小人之所以闖進您府上,其實是爲了追這個小東西的!”趙二聽到周重的威脅嚇的全身一哆嗦,接着又將背後的一個包裹取下來送到周重面前,這時周重才發現,趙二手中的包裹裏一直髮現‘嗚嗚’的聲音,和剛纔自己在花園外聽到的一樣。

周重也不怕趙二耍什麼花樣,伸手拿過包裹打開,結果發現裏面竟然是一隻白色的小狗,只是這隻狗的四隻爪子都被綁着,嘴上也被堵住,只能從喉嚨裏發出嗚嗚的叫聲,兩隻大眼睛裏滿是恐懼與祈求之色,看上去無比的可憐。

“就爲了追一隻狗你就敢跑到我家來,你認爲我會相信你這個理由嗎?”周重有些氣惱的道,手中的這隻小白狗怎麼看都是一隻普通的土狗,根本不值什麼錢,趙二拿這種理由來搪塞他,簡直是對他智商的侮辱。

“周公子請聽小人解釋,我真的不敢騙您啊!”看到周重不信,趙二再次哭着哀求道。接着他擔心周重再打他,急急忙忙的把事情經過講了一遍。

原來趙二真的沒有撒謊,他今天之所以跑到周府的後花園,的確是爲了追這條小白狗,至於原因說起來還與周重有關。前幾天他和幾個潑皮被周重打的是鼻青臉腫,趙二比較好面子,白天不好意思出門,但他家本來就他一個人,又是個破落戶,家中根本沒存什麼糧食,只能靠着晚上出去搞點吃的。

本來這幾天的天氣就冷,晚上人家都早早關門,趙二一連幾天也沒機會去施展他那些下作手段,這樣一來,他自然也搞不到東西吃。據趙二所說,他從昨天就已經完全斷糧了,今天晚上實在餓的受不了,好不容易在街上看到這條小白狗,所以就抓到家裏準備燉了吃。

但趙二沒想到這小狗十分機靈,竟然趁他磨刀的時候咬斷繩子跑了出來,最後更是從周府後花園圍牆下的排水洞鑽了進來。若是放在平時,別說是一條小狗了,就算是一隻會下蛋的雞跑進周府,趙二也不敢闖進來,但今天實在是餓急了,所以他在外面徘徊半晌,最後還是仗着膽子翻過圍牆跳進來,沒想到他纔剛剛把狗逮住,就被周重給發現了,所以才發生了之前的一幕。

聽完趙二的解釋,周重打量一下仍然跪在地上沒起來的趙二,雖然因爲天黑看不到對方臉上的表情,不過直覺告訴他,趙二應該沒有撒謊。

難道就這麼放了他?周重心中有些不甘,趙二這傢伙可不是什麼好東西,幸好今天是犯到自己手裏,若是換成另外一個人家,恐怕還會反被他訛詐一番。

“咦,對了!”周重腦子裏忽然想到一件事,剛好需要趙二這種人幫忙,沒想到對方竟然主動送上門來,看來連老天都在幫自己啊! PS:新書期,求點擊求推薦票求收藏啊!

只見周重忽然臉色一變,用一種大義凜然的語氣道:“趙二,你怎麼如此狠心,古人狩獵尚且知道放走幼獸,你竟然狠心的要吃掉如此可愛的幼狗,實在大逆不道,這條狗本少爺沒收了!”

趙二對前面前面的話沒太聽懂,在他看來,自己只不過肚子餓了想吃點狗肉罷了,怎麼就算是大逆不道了?不過最後的那句話他聽懂了,知道自己到嘴的狗肉算是飛了,這讓他幾次欲言又止,最後卻垂頭喪氣的沒敢說話。

不過這時只見周重上前輕踹了趙二一腳道:“行了,給老子站起來吧,你不是沒吃飯嗎,剛好今天晚上家裏剩下點米飯,你要是想吃的話就跟我來!”

“啊?”正在心灰若喪的趙二忽然仰起頭來,滿臉都是不可思議的表情,他實在沒有想到,周重竟然要請他吃飯。

“啊什麼啊,要吃就快點爬起來,少爺我還等着睡覺呢!”周重有些不耐煩的道。對趙二這種潑皮絕對不能太客氣,否則他會認爲你好欺負,所以對付他這種人,最好的辦法就是先把對方打服了,之後無論你說什麼,對方都不敢再違抗。

“是是!周公子您別生氣!”再看趙二一下子從地上蹦起來,一臉討好的道。

周重也沒對他加以顏色,轉身帶着趙二來到前面的廚房,將今天剩下的米飯和一碗菜湯放到桌上。趙二也的確是餓壞了,撲到桌子上也沒用碗,直接端起盛菜湯的大海碗,然後將米飯倒進海碗中,開始拼命的往嘴裏塞。

趙二這人的長相十分有特點,瘦小的身材上頂着一個又尖又小的腦瓜,一雙圓溜溜的小眼睛四處亂轉,哪怕是吃飯時也不老實,獐頭鼠目說的就是他這種人。不過他的這種長相到也十分符合潑皮的職業特點,別人一眼看到他,就知道這傢伙肯定不是什麼好人!

趙二也是餓的狠了,廚房裏剩下有近三大碗的米飯,結果全都進了他的肚子,外加一大碗的湯,最後哪怕是隔着厚厚的棉衣,周重也能看到趙二的肚子明顯的鼓了起來。

“咯~”趙二滿意的打了個飽嗝,然後又伸出舌頭把碗裏剩下的幾粒米舔乾淨,這才心滿意足的放下碗,站起來對周重鄭重的行了一禮道:“周公子您真是大善人,小人之前多有冒犯,望公子責罰!”

感受到趙二語氣中的誠意,周重點了點頭道:“知道對錯說明你這個人還有的救,那邊是米缸,自己拿個袋子去盛點米,先把這幾天頂過去再說!”

聽到周重不但講自己吃飯,而且還讓自己拿點米回去,這讓趙二感動的是熱淚盈眶,一時間全身哆嗦的站在那裏,卻是遲遲沒有動作。

其實周重也很無奈,他有事想要讓趙二去做,但總不能不給人家一點好處吧?當然若是有錢的話,他大可以直接拿出一錠銀子扔給對方,趙二肯定會幫他做的妥妥帖帖。可惜現在他沒錢,只能用這種比較廉價的辦法換取趙二的感激,達到和花錢同樣的效果。

愛妻成癮 最終感激的趙二在周重的催促下,拿了個布袋子從米缸裏盛了幾碗米,這些米足夠他喝上幾天粥了,這時他向周重再次感謝道:“多謝周公子大恩,日後若是公子有什麼用到小人的地方,請儘管開口,小人絕不推辭!”

周重等的就是趙二這句話,不過卻沒立刻開口,而是笑着搖了搖頭,好像是說:自己就算是有事,趙二恐怕也幫不上忙。趙二也知道自己的身份,因此他也能讀懂周重臉上的表情,當下也是神情失望,雖然他是個潑皮,但卻也懂得知恩圖報的道理,但可惜人家周少爺根本不稀罕自己的報恩。

就在趙二感到失望之時,周重卻故意做出臉色一變的神情,好像是想到了什麼事情一般,接着又躊躇了好一會,這才一臉認真的對趙二問道:“趙二,說起來我還真有件事情不方便出面去做,你若是想報恩的話,倒是可以幫我一下!”

聽到周重這句峯迴路轉的話,趙二則是精神一振道:“周公子請講,只要是我趙二能做到的,哪怕是粉身碎骨也要幫您辦到!”

“哈哈哈~,粉身碎骨倒也不必,只是讓你傳句話罷了!”周重語氣十分輕鬆的道,事實上他要趙二做的事也的確不算什麼大事,只不過這件事能否做好,就全看趙二他是否用心了?也正是因爲這個原因,周重纔會花心思收買人心。

接下來只見周重輕聲對趙二交待了幾句話,而趙二先是一愣,緊接着就露出一臉驚喜的表情,拍着胸脯保證自己一定會將這件事做好。

交待完事情後,趙二拿着米袋子告辭,周重爲了表示自己對他的重視,親自送他來到後花園,並且幫着趙二翻牆出去。不過當趙二跳下牆頭的那一刻,周重卻忽然感覺有些不對,站在牆根下想了許久,最後忽然一拍大腿恍然大悟道:“你妹的,趙二你這混蛋有門不走,翻牆翻上癮了?”

帶着被趙二拉低智商的憤恨,周重先去王姨娘住的院子外面轉了一下,當聽到院子裏面傳出鐲兒和朵兒銀鈴般的笑聲時,這才完全的放下心,轉身回到自己的院子把門關好,但卻沒有栓上,主要是怕王姨娘她們有什麼事找自己,所以這段時間他的院門一直沒栓過。

周重轉過身把懷裏的小白狗拿出來,小白狗的四肢依然被綁着,嘴裏發出可憐兮兮的嗚嗚聲。可惜周重前世就不是什麼愛狗的人,甚至還吃過不少的狗肉,剛纔之所以從趙二手中救下這條狗,無非是給自己創造一個給對方恩惠的機會。

周重將手中的小白狗掂了掂,忽然發出嘿嘿的恐怖笑聲自語道:“小傢伙,沒想道你倒是挺肥的,本少爺今天吃的比較多,暫時就養你兩天,哪天嘴饞了,倒是可以讓徐管家做頓狗肉鍋解一下饞!”

說完周重把小白狗的繩子解開,結果這小傢伙一下子就跑沒影了,不過院門已經關上了,周重也不擔心小白狗會跑掉,因此也沒再管它,自顧自的向房間裏走去。

周重院子的佈局和前院的院子差不多,同樣是由正房和兩側的廂房組成,其中右側的廂房是他的書房,左廂房則存放着一些衣服、用品等雜物,另外以前伺候他的丫鬟也住在左廂房,不過現在無論是書房還是左廂房,裏面幾乎全都空了,丫鬟已經被遣散,值錢的東西也全都被賣了。

周重來到空蕩蕩的書房,裏面的桌椅、古玩和書籍、硯臺之類的幾乎都變賣一空,唯一剩下就只有兩個大藤條箱子,裏面放着一些不怎麼值錢的筆墨和紙張。周重打開箱子拿出需要的筆墨紙硯等,這些東西都是賣不掉的便宜貨,甚至有些還是壞的,比如他手的這塊石硯,其中一角被摔掉了,用的時候必須將那一角擡高,這樣纔不會讓墨流出來。

將這些寫字的東西拿回房裏,接着周重又去左廂房裏搬了一個矮桌子和一個矮凳子,這東西是原來丫鬟們吃飯時用的,做工很簡單,賣不出什麼價錢,因此就留了下來。

將文房四寶在矮桌子上擺放好,又將蠟燭放好,周重這才提起毛筆,同時閉上眼睛回想了一下,腦子關於前世的記憶立刻像電影般開始快速播放,很快周重就找到關於西遊記這本書的記憶,書本上的一字一句甚至是每個標點符號,都是那麼的清晰。

“第一回:靈根育孕源流出心性修持大道生。”周重猛然睜開眼睛,下筆寫西遊記的第一回章節名,然後筆走龍蛇,一個奇幻恢宏的西遊世界開始慢慢的在筆下展現。

西遊記一共有六十多萬字,周重自然不可能一晚上就寫完,事實上他也僅僅寫完第一章的幾千字後,就累的手臂發麻。說起來毛筆就是這點不好,寫的時候必須手腕懸空,十分考驗人的臂力,另外繁體字的結構又比較複雜,再加上現在的天氣又冷,周重房裏連個取暖的爐子都沒有,寫一會就要把手放在懷裏暖一下,所以僅僅幾千個字就讓周重寫到半夜。

第二天早上,一連幾天滿是烏雲的天空終於晴朗起來,周重昨天晚上睡的實在太晚了,一直到日上三竿也沒有起牀,期間王姨娘叫他吃早飯,周重雖然嘴裏答應,但其實腦子根本沒醒,王姨娘一走他又立刻睡着了。

不過就在周重睡的正香時,忽然感覺臉上熱乎乎溼漉漉的,耳邊也傳來一陣“呼哧呼哧”的喘氣聲,另外還有一種壓抑的笑聲。

周重一開始沒有反應過來,本能伸出手想把臉上的東西推開,但是讓他沒想到的是,伸出去的手竟然碰到一個毛茸茸的東西。這下把周重嚇的一激靈,腦子瞬間清醒過來,同時一個鯉魚打挺從牀上蹦了起來,雙拳更是做好了攻擊的準備!

; PS:新書期,求點擊求推薦票求收藏啊!

“哇,哥哥好厲害!”周重從牀上跳起來才發現,自己牀着站着一個粉雕玉琢的小女孩,看到他如此利落的身手,高興的是拍着手又蹦又跳,而她懷中的小白狗卻是嚇的“汪汪”直叫,看向周重的目光中滿是畏懼之色。

當看清牀前的小女孩時,周重一下子放鬆下來,有些無奈的道:“朵兒,你怎麼又是大清早的跑到哥哥這裏?”

“哥哥大懶蟲,朵兒早就吃過早飯了,可是你還沒起牀,姐姐就和我一起來叫你起牀!”朵兒白嫩的小手撫着懷裏的小白狗說道,一雙純潔無暇的大眼睛眨啊眨,看起來格外的惹人憐愛。

“哦,鐲兒也來了,怎麼沒見到她,另外這隻小白狗怎麼在你懷裏?”周重探頭看了看,發現鐲兒沒在房裏,於是一邊穿衣服一邊隨意的問道。

“姐姐在外面看書,小狗狗本來就在哥哥的院子裏啊,我進來後它就跟着我,而且還舔我手心,很好玩的,剛纔就是它把哥哥你舔醒的!”朵兒一臉天真可愛的道,看的出來,她對這隻小白狗十分的喜歡。

“看書?看什麼書?”周重一臉的驚訝,同時伸出袖子在臉上狠狠的擦了一下,對於朵兒喜歡小白狗這件事,他並沒有感到太奇怪,小女孩總是喜歡這些毛茸茸的東西,只不過他對自己被狗舔這件事還有些排斥,天知道這隻狗之前都舔過什麼東西?

“就是哥哥你放在桌子上的那些啊!”朵兒伸出小手指了指周重牀前的小桌子,結果這時周重才發現,自己昨天寫的書稿已經不見了,剩下的只有一疊白紙。

“哥哥,這隻小白狗是哪裏來的,送給我好不好?”正在這時,朵兒忽然再次開口道,語氣中也帶着幾分撒嬌,小臉上更是帶着一種討好的笑容。

“送給你?”周重有些爲難的看了看小白狗肥嘟嘟的身材,在他眼中,這可是一鍋上好的狗肉啊,而小白狗可能了感到周重目光中那種赤裸裸的慾望,嚇的一邊嗚咽着一邊往朵兒懷裏鑽,只露出一個小屁股拼命的搖尾巴向他討好,可惜它的這種討好顯然打動不了一個吃貨那顆殘忍的心。

一頓美味滋補的狗肉,讓周重可以無視小白狗的可憐,但當他與朵兒帶着幾分乞求的目光相對時,心中卻不由得一軟,最後只好同意道:“好吧,這隻狗就送給朵兒了,你一定要把它養的肥肥的,千萬不要讓它瘦下來!”

瘦下來可就不好吃了!周重在心中又補上一句,小孩子的興趣一般轉移的很快,萬一哪天朵兒不喜歡小白狗了,到時這條狗還是自己的。想到這裏,周重不禁‘嘿嘿’的笑了兩聲,結果嚇的小白狗把整個腦袋都埋在朵兒的懷裏,全身都在瑟瑟發抖,根本不敢正眼看周重。

“嗯,謝謝哥哥,我一定會把小狗狗養的像小豬一樣!”天真的小蘿莉重重的點了點頭,一臉認真的保證道,說完臉上還露出一種純純的笑容,讓周重有種欺騙小孩子的負罪感。

涼生,我們可不可以不憂傷4之明月歸 周重以最快的速度穿好衣服,然後拉着朵兒的小手出了房間,這時周重才發現,今天竟然是個豔陽高照的好天氣,更加難得的是,外面竟然沒有一絲的風,暖洋洋的日光照射下,冬日的寒冷被一掃而空,甚至連空氣中都透着幾分暖意。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3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