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31 日 0 Comments

帶着這種讓人舒心的表情,阿奇利索地取下衣杆上所有屬於自己的衣服:“我當然不會再出現那種情況了,因爲我習慣了自己的事情自己做,自己的衣服也要自己洗!”

至於衣杆上剩下的不是自己的衣物,謹慎的阿奇只是看了一眼它們,沒有觸碰分毫。

簡單疊起手中衣物,阿奇不過留意了一下那股清香,便邁步回到通向房屋的石板路上。

也就是在距離房門還有三四步遠時,本沒有其他所想的阿奇此刻卻清楚意識到了一點,正像剛剛想起的聶陽:“雖然大致確定了真正替我把衣服洗了的是他,但……”

停步,阿奇看着手裏疊得不是那麼工整(因爲接下來還要用)的棕色服裝,心中有種說不上來的滋味,慚愧、後悔、自責都在其中。

“畢竟有人爲我洗了衣服。這樣看的話,他們…並沒有把我看成…工具……”

我就是想和他成爲朋友。“”關可兒不再陌生的話音赫然響起。

非常清楚的話音,使得阿奇猛然回看向身後。

結果可想而知,他沒有看到一個人,哪怕是一人影。

是,那句話是阿奇記憶中關可兒說過的話,所說時間正是他在這個世界的第一頓午飯後。

那是關可兒對聶陽說的話,阿奇只是在牆的另一面竊聽到了。

這是一句實話,阿奇從未懷疑過它的真實度,可此後他卻忘記了這句話,因爲時間的推移;因爲後來那在浴池裏的所想:“看來,我是一個‘有恩必報’的人,儘管他們現在有可能只把我當成了‘工具’;儘管報答的最終後果,是給自己帶來了麻煩。”

能記起忘卻的事物,本身就是一件值得慶幸的事,可對於此刻阿奇,他卻百感交集:“是啊,她明確這一點,雖然不是對我本人,可正因爲這樣,才能肯定它的真實。可我…因爲時間和後來的奇怪想法,將它忘卻,甚至相信了錯誤的觀點。不應該,真的不應該!”

阿奇輕搖搖頭,臉上的淺笑明確着他心中羞慚。

掃視身後那片無一人影的草地,阿奇爲此特殊地帶頓感慶幸:“幸虧沒人;幸虧是我個人想通了,不然……”他心情不變地動下嘴角,隨後滿面釋懷地走進了那二層別墅式房屋。

大門即將關閉,直立在門框內的阿奇無聲自語:“儘管還是有目的,但這世上,又有哪些朋友是沒有目的的相交呢?”……

“後續工作讓我來吧。”當和身旁聶陽喝完各自碗裏的粥,抿了抿嘴脣的關可兒擡眼看着阿奇。

快速回神,他卻好似略加思考一下,便點頭表示同意。

關可兒把碗壘起,而拿着它們走向廚房,她忽然停下,顯然是想了什麼事。

“古奇,你確實吃了早飯?”

不只是阿奇,連將要起身的聶陽都不免爲關可兒如此一問驚疑。

阿奇開始應答:“吃了。”可回覆同時他就留意了關可兒手裏的不鏽鋼飯碗。如此,阿奇有了意識,清楚了對方爲什麼會再次提及已經回答的問題。

“這樣啊…”阿奇輕聲自語,卻沒去理會兩人眼神的變化。

“我用的碗在飯後就洗了,你一會兒可以看看碗櫥,那裏有一個剛剛洗過的碗,和你手裏的一樣。

“放心好了,我不會‘虧待’自己的,畢竟…嗯…早餐是我做的嘛!”阿奇玩笑地一笑。

關可兒只得跟着笑笑,和對方唯一區別恐怕就只有聲音了:“不是認爲你會虧待自己,而是怕你會‘想不開’!”

沒等阿奇反應,關可兒收起笑意地就進了廚房。

沒辦法,阿奇回看坐在面前的聶陽:“我是那種會‘想不開’的人?”

“玩笑而已。”

簡單的四個字,阿奇卻頓時感受了些許語塞,儘管在這種感覺下,他隨即就冷靜下來。

聶陽起身收拾餐桌,然後就拿着食盒、空盤走向廚房。

因爲需要給村裏那些上了年紀、家人又不常在身邊的老人送去早餐,聶陽、關可兒完成“飯後工作”後就一起出了家門。

只是此之前,在衛生間門前與阿奇碰面的聶陽注意了一眼對方的手腕,這樣問道:“你現在能適應手腳多出來的重量麼?”

先走出門框的阿奇同時看一眼右手腕,回說:“一開始適應不了,畢竟是10公斤的重量嘛!不過現在還行。”

聽到廳外關可兒的呼喚,阿奇並不敢認定聶陽真的聽清了自己的答覆。而在他快步走後,阿奇又聽到了關可兒的聲音。

這次,是叫自己的。

幾乎是緊接阿奇的應答,關可兒提高几分音量地囑咐道:“你等下自己去學校吧!我和陽送完早餐要直接去村長那兒報到。午飯由我們來準備,你認真上課就行!”

阿奇再次一應聲,便聽到大門打開後被又關上。

來到客廳,阿奇擡臉一看時間:6點37分。

進房間簡單整理,再次在客廳的他,當見時間已是6點39分時,隨即走向了門前的鞋櫃。

換好鞋,將拖鞋擺放原位,阿奇開了門,過後便又聽到關門的聲音,不過這次的聲音源頭就在他眼前。

路上,阿奇沒有去想昨天下午林納德的授課內容,而是回想起昨晚上,在身後“家”中的情形……

在門前拿出鑰匙的時候,垂視的阿奇這纔想起自己剛纔忘了問關可兒一件此刻看來非常重要的事。

“我居然忘問哪把纔是房門的鑰匙!”阿奇心說,卻依然盯着手裏鑰匙,“不過還好,鑰匙就只有三把。”

他挑了其中一把,將它插進面前的鎖孔裏。

經左右180度的旋轉,阿奇拔出鑰匙,後就換了第二把。

確定鑰匙正反面及鎖孔位置,他右手輕輕一推,鑰匙沒有進去,再用點兒力,鑰匙依舊被擋在外面,好似鎖在跟他過不去,怎樣都不進去。

阿奇準備第三次用力,手立即就失了力量。

“不是這把麼?”他自問,只是開口之時已然換了第三把鑰匙。

“就是它了!”阿奇莫名振奮,同時手中鑰匙便進入了鎖孔。

輕吸一口氣,拿鑰匙的右手開始向右旋轉。聽到那聲“啪”的響聲後,他沒有任何意外地呼出了一大口氣。

“運氣也太差了!”拉開房門,阿奇不覺暗想,“百分之33.33的機率都試了三次,這運氣……”

眼前光亮是他停了思想的唯一原因,儘管,只是暫時的。

確認房內此時並沒有第二個人,阿奇的思想恢復了。

“剛纔我出去時…沒有關燈麼?”這樣想着,他左手隨着腳步邁出,順勢關了大門。

俯身換上家用拖鞋,阿奇不動聲色間便回想起此前出門時,不覺回望一眼當前這房子的情景。

現實與回憶對比,阿奇最終得出一個結論:由於出門時慌忙,自己並沒有來得及關燈,只是把房門關上了。

而結論一經確認,阿奇剛剛還懸着的心便放了下來。

其實在這之前,阿奇的心之所以會一直懸着,並非在意吊燈消耗的電能,而是擔心這屋子是否有小偷進來。

如果真有小偷,再帶走幾件東西,那他就算全身是嘴也說不清了。

阿奇個人察覺到了,心裏也清楚:儘管聶陽、關可兒能以各自不一樣的友善待人,但由於其職務的重要性,他們一樣屬於那種心氣非常高的人,絕不會相信有小偷會進到家裏盜取物件同時,就是真有了,二人恐怕也會首先懷疑到阿奇身上——聶陽現在昏迷着還在診所裏;關可兒的鑰匙只給了他一人,不先想到阿奇都會讓人覺得不可思議!

如果真到了那種地步,阿奇能想象自己接下來要面對什麼。

可如果是他忘記關燈,那情況就大不一樣了。以小偷的心理,不管房裏有人沒人,心虛的他們絕不會把目標定在燈光明亮的人家。

“就算真有,那哪個小偷會在行動時開燈?如果真有,這人可就真算是偷盜界的奇葩了!”想通這一點,已經在緩緩走向客廳的阿奇,釋然地擡臉深深一呼吸,腳步也於同時有了明顯加快。

轉進餐廳,剛纔在眼角餘光下卻沒能引起注意的另兩雙顏色相反的拖鞋,此刻清晰出現了阿奇腦海。同時,他的腳步慢了下來。

自然,阿奇如此,並非因爲拖鞋之間的顏色差異,而是通過記憶鞋本身的顏色,聯想到了鞋主人之間的性格差異。

“一個冷漠,一個熱情;一個沉默寡言,一個能言善辯,這兩個性格有如此區別的人居然能在一起工作、生活,以至於一方有事,另一方盡全力幫忙和照顧,這…不得不說是一大奇蹟!”思想最後,再次緩緩邁步的阿奇心底,甚至有些羨慕聶陽或關可兒,儘管他也清楚,剛剛的內心描述很淺薄。

“畢竟我認識他們的時間還沒有一天。”

徑直穿過幽暗的餐廳,阿奇來到廚房門口。

就着窗外的路燈光線,他迅速看了面前180度範圍裏的所有黯淡物體。最終,阿奇注意了位於廚房東面、朝北的光源開關。

天花板吊燈發揮作用,驅逐了廚房先前的黯淡色彩,也讓阿奇再次看清了廚房裏的所有擺設。

“讓我看看都有什麼東西。”他從左面、也就是南面開始,一個接一個地打開所有櫃門、拉開全部的抽屜,簡單快速地察看着櫥櫃裏所有食材、配料及廚具。然而,阿奇卻沒有那麼容易就看到自己預先想的東西。

雙手隨着腳步移動,不斷開啓着那些沒有開啓的櫃門,直到阿奇走到廚房的最右面,右手也碰到了位於廚房東面的最後一個櫃門。

他的手停了一下,沒有像其它櫃門那樣,一下就將其打開。儘管如此,阿奇也只是稍加了一點兒的力,便開了那最後一扇櫃門。

可門一經開啓,櫃裏冒出的寒氣就讓阿奇眼前一亮。

“果然有!”阿奇心說,蹲身就細看着門內面那些表面冷得讓人刺骨的食材。他起身,隨即關了手邊的櫃門。

“東西挺全的,幾乎包括了日常需要的所有食材。”

幾秒後,阿奇從櫃裏拿出一個熬粥用的飯鍋、一個發麪用的瓷盆,三個盛飯用的瓷碗。可這些廚具拿齊、準備關門時,不經意移眼,他就忽然發現了瓷碗後面,竟然放着一疊有蓋的不鏽鋼飯碗。

這明顯讓他始料不及和驚喜,其證明,就是阿奇輕微一怔,連忙放回瓷碗,伸手就從碗後拿了三個不鏽鋼碗。

“沒想到這裏的廚具也這麼齊全,居然會有這個?!”阿奇暗想,拿着金屬光澤表面卻有一層細灰的飯碗,就繼續着相應準備。

清洗了廚具,阿奇又拿了大米、麪粉、雞蛋、奶油以及瘦肉等用於早餐的食材和配料。只是在拿麪粉時,阿奇特意看了一眼麪粉種類,畢竟他需要的是高筋麪粉。

一切準備妥當,阿奇清洗一下手,關燈便離開廚房。當然在這之前,他整理了弄亂的廚房,復原了各處。

阿奇來到客廳,直接便滅了客廳燈光。可就在他向自己房間走的時候,一個讓阿奇自己都感覺哭笑不得的想法赫然顯現:“我現在是不是很像一個鑽了房主空子的‘小偷’?”

長期學習生涯和晚上固定的回家時間讓阿奇養成了一個不成文的習慣:每天晚上不到10點,阿奇絕對不會有睡意。即使是現在,在這個不怎麼現實的世界裏;即使在這樣一個世界裏的自己,剛剛還爲兩個新認識的朋友做早餐準備,阿奇的個人習慣依舊沒有改變。

因此,進房隨手關門後,他沒有直接躺在牀上,而是坐回椅子、按下臺燈開關、拿起了桌上書本,繼續研究自己感興趣的理科課題。

阿奇即將集中注意力於書中所講如何快速解決某類理科題目,房門外忽然一陣不是很大,卻足以讓房內人聽到的敲門聲,就徹底驚擾了他的自習。

“這種時候會是誰啊?”阿奇心說,不情願起身拉開房門,進了客廳。

按下吊燈開關,他徑直走到房門前,將它打開了。

阿奇從一開始便沒有去想敲門人的身份,他只是想看看誰會在這種時候來敲門,所以在開門之時,阿奇並沒有隔門詢問來者是誰。

房門打開,利用屋內光線,映入阿奇眼簾的是一個和他年齡相仿,卻矮了五分之一臉的,有一頭白色長髮的女生。

沒錯兒,敲門的不是別人,正是關可兒。

阿奇怔怔地看着她,當對方邁步進入房門,已經無意識退讓的阿奇才反應過來:“你怎麼回來了?”

關可兒來到鞋櫃旁,俯身拿起面前顏色較深的拖鞋,過後起身微笑道:“那裏的鞋不怎麼幹淨,我來拿陽的拖鞋。開始還以爲你會睡了呢!你晚上不會出門,把大門鑰匙還我吧。”

最後聽關可兒這麼說,阿奇忙從鞋櫃上拿過鑰匙,遞給了她。

“哦!原來在那兒,剛剛竟沒有看到!”關可兒微笑着,同時就接過鑰匙。

向身後男生說了句“我回去了”,她便走出房門,隨後的是一聲“啪”——房門被輕輕推上。

周圍再次陷入寂靜。

秒針走過5格,眨眼的阿奇不覺就看了面前那緊閉的大門。

輕一翹嘴角,由此微微一笑的他,轉身向房內走去同時,心中笑嘆:“照顧得真是無微不至啊~!”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6 月 26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5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3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11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