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1 日 0 Comments

「青雷,該你了。」一聲冷喝,蟋蟀將魔尊所化的黑色能量推到青雷身邊,示意他吞噬這股能量。

後者見此,興奮的大叫一聲,變幻成為魔體,張口噴出一道血霧,將魔尊的能量吞噬並開始煉化。 青雷的修鍊速度很快,他只是將黑霧噴出,再次煉化時就非常之快,有蟋蟀給他提供的功法,更是助長了他的修鍊速度和質量。

可是,魔尊的力量何其龐大,根本不是青雷一時半會能夠吸收的,就見他努力的控制著自己在吞噬並吸收魔尊的能量。

由於青雷是仙魔同修,所以根本不能像普通魔頭那樣肆無忌憚的吸收魔氣,他必須要找到與仙靈之氣間的平衡點才行,否則他的身體根本不能承受如此強大的能量,甚至有可能當場自爆。

就這樣,青雷一邊吸收,蟋蟀和小赤在一旁為他護法,同時蟋蟀也在考慮著如今仙界的格局。

按照那名魔尊所說,目前仙界的那群進攻者根本就不是想打仙界,而是都有著各自目的的,但是以自己目前的實力若說單條某一個勢力的領導者或許不成問題,但如果和某一個勢力硬碰硬的打上一場,恐怕就有點懸了。

不管怎麼說,自己都算是新生勢力,硬碰肯定是不行,另外妖界的那幫傢伙們都不太好惹,按照目前他們的情況來看,各界都還有著一些老傢伙,表面上看,或許仙界的老傢伙會更多的。

左右想了想,蟋蟀突然發現如果想要達到自己的目的,恐怕還真有些難度。

拍了拍腦袋,蟋蟀只得暫時放棄這個想法,他現在就希望黑龍和神獸那幫傢伙能夠少起爭端,免得到時候會損失人手,那可就糟糕了。

時間過的很快,蟋蟀算了算,大約過了有一個月左右,青雷才從修鍊中醒來,他一醒,立即就對著蟋蟀行了一個大禮,有些激動道:「多些陸遠哥,青雷幸虧承蒙您的照顧,否則根本不會走到今天這步。」

看著眼前青雷的修為,蟋蟀發現他竟然達到了魔聖後期頂峰,離魔尊也只有一步之遙,接著他突然露出一個神秘的笑容,他發現這小子雖然有些改變,但是對於自己,從來都沒有失禮過,如果將來有一天將魔界掃平,扶上他的話,那麼自己不是連魔界也一同征服了?想了想,蟋蟀竟然覺得這個成功的可能性非常大。

「小雷,不管怎麼說,我們都是從修仙界過來的,幫助你是無可厚非的,我不求別的,只希望你以後能夠記得我的恩情就行。」沒有說太多,蟋蟀覺得現在條件還不成熟,。

「陸遠哥的恩情青雷不會忘,我和孤星叔叔一樣,一定會為陸遠哥赴湯蹈火的。」說著,青雷竟然又向蟋蟀行了一個大禮。

平靜的承受了青雷的這個大禮,蟋蟀嘴角露出一絲微笑,滿意的微笑。

「走吧,他們損失了一個魔尊高手,不會輕易罷休的,而我既然得知他們的目的,便也好處理了,先離開這裡。」在次招手,蟋蟀又將混元鼎釋放了出來。

不過這次沒等蟋蟀說話,青雷就自己鑽了進去,他對蟋蟀實在是欠的太多了,小命曾幾次被蟋蟀救過,一想到這裡,他甚至覺得,如果現在的蟋蟀讓他去死,估計他也不會有半分猶豫的。

大挪移的速度很快,一路飛回,蟋蟀和小赤兩人並沒有發現有什麼爭鬥,除了偶爾的遇到兩名妖修之外,他到是沒有發現什麼。目前仙界雖然混亂,妖、魔兩界確實很自覺。

微微一笑,蟋蟀現在才覺得一開始那些探索軒羽洞府的傢伙們,竟然早就察覺到這一點了,怪不得那時候他們並沒有向妖修們發動進攻,否則以那群高手的實力,即使占不到便宜,也一定不會讓對方好過的。

返回的路上很平靜,蟋蟀什麼事都沒有遇到,他甚至覺得平靜的有些過頭了,這個和目前仙界的情況相比,顯得太詭異了。

想著雲翼傳遞給自己的消息,蟋蟀覺得這其中搞不好會有詐,他已經隱隱的從這其中察覺出什麼來了。

當蟋蟀重新回到黑龍和神獸們所在的地方時,他發現黑龍等人竟然沒有挪動半步,他們就這樣平靜的等待著自己。至於仙界所說的來人也一個都沒有到。

「不好,雲翼那邊出事了。」突然想到什麼,蟋蟀驚呼一聲,他知道雲翼的身份搞不好被暴露了。

「無煙,告訴我東帝所在的勢力範圍,我總覺得雲翼的身份可能會被暴露。」仰手將混元鼎招了出來,將無煙三人放了出來,出聲問道。

「怎麼了?……呃,東帝所在的範圍就在這裡,而我們大概就在這個地方。」聽到蟋蟀發問,無煙本想問原因,但一想到蟋蟀的身份,立即就揮手釋放出一個立體影像,將仙界的大致星圖弄了出來,同時指著星圖上黃色的那片最大的勢力說道,無煙指出時,並沒有忘記自己等人,他知道蟋蟀才來仙界不久,對這兒都不太熟悉。

他已經可以肯定蟋蟀發現了什麼,當下根本就沒有任何猶豫就接受了蟋蟀的命令。

「很快,看來還有希望在他被東帝解決掉之前趕到。」蟋蟀估計了一下,他覺得自己大概只需要幾個大挪移就能趕到。

自從蟋蟀進入炎天之境,他對大挪移的使用是越來越上手了,並且也沒有開始那樣耗費神之力了,所以衡量之下,立即就能說出一個大概。

「無煙,你們三人和小赤跟著我先去,黑龍你們先進混元鼎修鍊,這次我們要給他一個措手不及。」看了眾人一眼,蟋蟀命令道。

在次將混元鼎釋放了出來,蟋蟀手訣連掐,將他們收了進去,隨後帶著小赤和無煙三人向東帝所在的勢力範圍挪移而去。

「可不要死了,幻天神殿的蹤跡還的靠你尋找呢。」心中暗想,蟋蟀連著幾個挪移,甚至於蟋蟀還想利用神器的威力來進行挪移。

可是他立即就又想到,在這仙界不確定的因素太多了,如果一不小心撞進某種狂暴的自然環境之中,恐怕他連哭都來不及。

奇怪的是,蟋蟀怕什麼,他就來什麼,一不小心,蟋蟀的大挪移剛剛再次發動,他竟然就落在了一個令他不敢想象的自然環境之中。 這是一個具有強大吸力的黑色能量旋渦,強大的吸力雖然沒有蟋蟀曾經經歷過的那個黑洞厲害,但也足以將蟋蟀五人吸進其中了。

蟋蟀對自己的實力極具信心,不怕這點黑色能量旋渦,但對於和自己一起的小赤和無煙三人就有些心虛了,畢竟這四人的功力不足以對付這東西,但是自己若想救人的話,恐怕就沒那麼好辦了。

讓蟋蟀無法語言的是,現在的他和小赤等人就處在這黑色的能量旋渦中,並且這旋渦還在努力的吸引著五人向旋渦中心牽引而去。

眼看著自己的神光盾支撐不了多長時間,蟋蟀一狠心就想將分身釋放出來,先將三人救出再說。

可是當他真的想釋放分身時,突然發現在這旋渦之中有一股連帶能量,只要自己一動,那黑色能量一定會連同小赤無煙四人將他們拉進旋渦中心的。

感嘆著這奇怪的能量,讓蟋蟀第一次感覺到什麼叫做有心無力,這種憋屈的感覺讓蟋蟀很是頭疼。

可是,現在又必須脫離這旋渦,不然誰知道當自己的神光盾消失時會是什麼另一種情況。

就在蟋蟀絞盡腦汁想帶四人離開時,他突然發現在這旋渦之中竟然還有一個白色亮點,看上去很是奇怪。想了想,蟋蟀還是決定過去看看它是不是從這兒脫離的關鍵。

頂著巨大的壓力,蟋蟀帶著四人出現在這裡。

可是,沒等蟋蟀想要探出神識去搞清那是什麼東西時,那個白色亮點突然發出一陣刺目的亮光,將蟋蟀連同小赤四人完全吸入其內。

奇怪的是,當那亮光將五人完全吸引之後,它竟然緩緩的開始消失,一直到最後變回了星空原貌,就好像它是根本就沒有出現過一般。

蟋蟀五人,當刺目的白光漸漸消失時,五人來到了一個非常奇特的地方。

這是一個由白色透明霧組成的世界,白茫茫的天空中看不出任何事物,而在五人的腳底則是一層軟綿綿的透明薄霧,整個世界除了白霧以外沒有任何事物存在,甚至連普通世界所存在的空氣,這裡也沒有。

看著這個世界,蟋蟀心中波瀾起伏,他不知道自己來到了一個怎樣的地方,這裡感覺到不任何物質,沒有仙靈之氣,沒有靈氣,更沒有他修鍊所需要的神靈之氣,整個世界沒有供他恢復的物質。

甚至於,這裡還在不時的消耗著蟋蟀的本身能量,看上去極其壓抑。

轉頭看了看邊上小赤和五煙三人,蟋蟀發現除了小赤還算安好以外,五煙和辰宵魯風三人更是有些不自在,就見他們個個面露痛苦之色,好像是在忍受著什麼難以忍受的痛苦一般。

看著三人,蟋蟀雖然疑惑,但馬上就知道他們三人是因為修為原因,不能長久存在。當下便傳音道:「無煙,你們三人快到混元鼎中。」

可是當蟋蟀傳音過後,無煙三人卻並沒有反應,就好像是沒有聽到一般。

見此,蟋蟀頓時疑惑起來,他有點搞不清楚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當下便傳音給小赤,可是當他說落之後,卻並沒有見到小赤有反應。

「無煙,快到混元鼎中,我送你們進去。」大喝一聲,蟋蟀立即知道這地方無法傳音,當下急吼道。

果然,當蟋蟀吼過,無煙立即抬頭看向蟋蟀這邊,艱難的移動著,想讓蟋蟀送他進混元鼎中。可是由於他們的修為實在是低,根本就無法忍手這個世界的白色透明霧。

見此,蟋蟀馬上就明白過來,一揮手將混元鼎釋放了出來,接著指訣轉換,要將三人送進混元鼎中時,他突然發現這個世界里施展混元鼎所吸收的神之力竟然比普通世界大上整整三倍,並且還有增加的趨勢。

一見如此,蟋蟀馬上就迅速的三人送進混元鼎中,很快,當蟋蟀做完這一切停下時,他就氣喘吁吁的看著這個世界,有些無奈,有些不可思議。

他想不通這裡的環境為什麼會如此惡劣,簡直讓人無法想象。

探察了一下,蟋蟀發現自己的神之力竟然只在這一會時間就被吸掉將近一般,這比平時他施展混元鼎所耗費的神之力竟然多出了數十倍,如此變化讓蟋蟀無法接受。

平息了一下心境,蟋蟀想要恢復一下神之力,可當他要回復時,卻又露出一臉的無奈。

「果然不出所料,這個世界無法恢復功力,不能傳音,接下來還有什麼?」看了一眼,蟋蟀輕聲說道。

「這……究竟是什麼地方。」一旁的小赤也察覺到不對,有些心虛的問到。、

在這個陌生的世界,她和蟋蟀一樣,對此一無所知,只能去探索一番,可是讓他們束手無策的是,在這兒,沒有任何東西出現,這就對兩人的探索增加了一定的難度。

「不知道。」輕聲回了一句,蟋蟀塞了一顆丹藥,他只能將恢復功力的希望指望在了丹藥上,他不相信使用丹藥還無法恢復。

很快,當丹藥下肚時,蟋蟀的心理稍微的放心了,好在這東西還能用。

分給了小赤一些,蟋蟀便帶著他向前走去。

沒敢飛行,蟋蟀知道,這地方既然如此惡劣,那麼飛行恐怕也會有些問題的。

想了想,蟋蟀探出神識,想探察一下這裡的環境,可是他的神識探出之後,他又無奈的收了回來。

「可惡,這裡竟然連神識也不能使用,雲翼很可能有難,這該如何是好?」無奈的看著這地方,蟋蟀像是在問自己,又像是在問小赤,更像是在問這個世界。

聲音傳向遠處,並沒有得到回應。

看了看小赤,蟋蟀一拉小赤玉手,向前走去,他知道,目前的黑龍等人不適合在現在出來,那幾隻神獸根本不可能知道這個地方的。

而這地方既然是另外一個世界,那麼這裡肯定會有其他東西存在的,否則便沒有存在的必要。

一路向前,蟋蟀就這樣帶著小赤迷迷糊糊的走著。

「無數年來,總算見到有人出現了,歡迎來到九天虛無界。」

正當蟋蟀帶著小赤走的不耐煩時,天空中突然傳來一聲虛無縹緲的聲音,一個蒼老的面容在空中出現。 這具面容是由天空中的白色透明霧組成的,就這樣詭異的掛在天空,顯得非常奇特,但從老者的面容上看,他似乎並沒有什麼惡意,就那麼笑眯眯的看著蟋蟀和小赤,讓兩人覺得這傢伙是不是在勾引兩人犯什麼錯誤。

「九天虛無界?這裡究竟是什麼地方?」看著天空中的那個面容,蟋蟀有些疑惑的問道,他是真的想弄明白,這裡究竟是什麼地方。

「這裡是個一擁有強大神通的人建立的,你們是千萬年來,第一個出現的人,恭喜二位。」當對方聽到蟋蟀的問話之後,馬上回到,面容之中還是一副笑臉狀。

「第一個出現的?那為什麼要恭喜?」看著那面容,蟋蟀依舊疑惑,他對這裡的所有一切,全都抱有疑惑之心。

「因為這裡只能進不許出。」

簡單的一句話,幾乎讓蟋蟀徹底崩潰,他實在想不通,這隻能進,不能出的世界究竟是有什麼用的,難道這裡是專門將人禁錮的地方?

「為什麼,這裡究竟是什麼地方。」看了一眼小赤,蟋蟀發現她已經開始有退意了,畢竟這樣一個地方,是誰都不願意呆下去的。

「即使你不問,我也會說的,這要從很多年前提起了,啊,有些糊塗了,得讓我仔細想想才行。」蒼老的面容看著蟋蟀,不知道在想些什麼,似乎在想著該如何跟蟋蟀說這件事。

蟋蟀聽到就有些不太願意了,你這老傢伙,該說還不說,還要等什麼?

「記不清究竟是多少年前了,我們五人在仙界曾經有著仙界五老的尊稱,都是一群修鍊到老不死的傢伙,唉~!」那蒼老的面容說到這裡,竟然嘆了一口氣,住口不語。

蟋蟀一聽這裡竟然有五個人,當下頓時就有些驚奇,看不出這樣的一個世界里竟然還能有其他人存在。

「不對,聽這老頭的口氣,他們在仙界還有著不低的地位呢,可即使這樣的五人,卻為何還是被困在了這裡呢?」心中暗想,蟋蟀轉頭看向小赤,他發現小赤也在疑惑的想著,想弄清楚這老頭所說的五人究竟是誰。

「想當初,我們五人都離最後階段只有一步,我們參透了仙界的所有典籍都沒有找到有關如何渡神劫的記錄,更沒有找到,千萬年來仙人如何渡劫,進入神域。一個偶然的機會,我們了解到,神域應該是比仙界更大,並且更加穩定的一個所在,於是我們就聯合在了一起,想要參透神界的秘密……」

老者說到這裡,又停了下來,他似乎在考慮著如果繼續述說接下來的事發情況。

「想當初,以我們五人的實力,是不懼怕任何事物的,在整個仙界都沒有什麼能夠難住我們,於是,為了挑戰更高等級的存在,我們聯手製造了一個類似與神劫的東西,可是,神劫並不是我們可以製造的,甚至於我們還為此付出了慘痛的代價,引來了天罰……」

再次停頓下來,蒼老的聲音有些感嘆,有些傷感。

「當我們成功抵禦住天罰的力量之後,我們知道這個方法無法成功了,於是,我們將目標放在了模擬神界上,試想,如果我們能夠成功創造出一個世界,令所有功力足夠的仙人渡劫並進入這個世界,那麼我們不就是成了真正的神人嗎?甚至於,我們還可以擁有自己的世界。」

老者說著,顯得有些激動。

「於是我們就聯手創造了這個九天虛無界,可是當我們將這個世界創造出來時才發現,原來這個世界竟然只能進,不能出,並且這個世界還有著一些不穩定的因素,她必須要源源不斷的輸入新的能量維持,否則就會崩潰。」

老這一直說到這裡之後,便沉默起來,似乎將接下來的問題留給蟋蟀自己猜測。

總裁的點心小妻 「一界崩潰……」聽到老者這麼一說,蟋蟀立即就瞪大了雙眼,嘴巴也是張的瓢大,他不敢相信,如果一界崩潰的話,那麼它究竟會產生什麼樣的能量,又能對仙界產生什麼威脅。

不管怎麼說,這個世界都是存在於仙界的基礎上的,如果它崩潰了,那麼仙界一勢必受到牽連,而仙界受到牽連,那麼就會起連鎖反應,修仙界、魔界,妖界等等,肯定會在這一牽連之下完蛋。

「太瘋狂了。」如此想著,蟋蟀根本就不知道該怎麼說這五個傢伙,他們的所作所為,簡直讓蟋蟀不敢相信,這不是沒事找事嗎?而且還找了這麼一件麻煩事,更可悲的是,他們竟然將自己和小赤這兩個無辜的人也卷了進來。

「可是,既然這個世界很有可能會崩潰,那麼你們究竟是怎麼支撐下來的呢?」和小赤對視了一眼,蟋蟀再次看想那天空中的面容,有些奇怪的問道。

「我們五人輪流為這九天虛無界提供能量,只是現在的我們已經快要撐不下去了。」蒼老的面容看著蟋蟀也有些無耐。

「撐不下去了?」一聽到這個消息,蟋蟀頓時就跳了起來,這幫老傢伙這是要害死人啊。

只是,他們是如何撐這麼長時間的?蟋蟀在剛進入的時候就已經探察過了,這個世界沒有任何能量體,他們究竟是用什麼方法來支撐這個九天虛無界所需要的能量的呢?有些疑惑,不過蟋蟀並沒有多問。

「對,所以我在見到你們時就很興奮,現在我們在你們左前方的位置,你們先過來再說。」聲音之中顯得很是興奮,他們對於能夠進入這地方的傢伙非常好奇。

「該死,沒想到去救人卻落到了這麼個田地,走吧。」無奈的看了一眼,蟋蟀很是鬱悶,但沒有辦法,對方的話很清楚,這裡只能進不能出,如果不在這關鍵時刻幫助對方一把,恐怕即使是自己,也很難脫離這地方,更何況邊上還有個小赤。

拉著小赤的玉手,蟋蟀乾脆一把摟住小赤柔軟的腰肢,一步步向左前方走去。

「沒事的,我相信你。」看著蟋蟀,小赤微微一笑,很像是一個未過門的小媳婦安慰道。

笑了笑,蟋蟀繼續帶著她向前走。很快,蟋蟀走了大約一柱香的時間,就來到這五個閑的沒事幹而惹的一身騷的傢伙們身邊。

一片透明白霧籠罩在這裡,四周除了有一顆樹外,便沒有其他事物了,而在這顆樹的旁邊,則有著一個類似於聚靈陣的地方。

在聚靈陣的旁邊圍坐著五名老者,就見他們現在有兩名正在給那聚靈陣提供能量,而另一邊則有兩名老者在打坐,奇怪的是,他們兩人打坐所吸取的能量竟然是另兩名老者提供給聚靈陣的能量。

就見那聚靈陣正亮著刺目的白光,四周還有一絲絲薄霧繚繞在旁邊,而在聚靈陣的下面則是一個一眼看不到底的深洞,深洞在盤旋著,在深洞之內還亮著和聚靈陣一樣的刺目白光,照的一旁的小赤都無法看清裡面究竟是什麼東西。

而蟋蟀則是眯著眼睛似有所獲的看著,不多時,他馬上就明白了那白色的亮光究竟是什麼東西。也明白了,他們究竟是用什麼方法來支撐下去的。

這個聚靈陣就好像是一個中轉站,它為這個世界提供能量,也為這幾名老者提供能量,一方貢獻,一方消耗,實在無法緩解,便用其中那名空著的老傢伙的能量,如此一來,便能長久支撐了。

「聰明啊,該死,他娘的,你們是故意的。」終於,分析到最後的蟋蟀沒有忍住,跳了起來,滿口粗話怒罵道,他根本就沒有給五個老傢伙解釋的時間。

既然弄明白了這地方,蟋蟀自然不會給五名老傢伙好臉色看,這些人擺名了就是想在仙界形成一個特殊的傳送點,牽引有可能路過那地方的人,然後弄進這個鬼地方來。

好運的是,對方這一招竟然陰差陽錯的被自己給撞上了。如果一鬧,嚇的小赤在邊上連聲勸到,她生怕那群老怪物們一個沒忍住,出手拍死這個敢挑戰他們權威的傢伙。

「仙友,這九天虛無界若真的崩潰了,恐怕沒有人敢承擔後果吧,我們設計這個傳送點,也是想找人來解決這件事,而且我們看你也是非常適合的,修神者,又是不死之身,足夠我們所需要的條件了。」看著蟋蟀,一開始和蟋蟀說過話的那名老者,又在這裡湊了上來,滿意的看著蟋蟀,滿連堆笑,那模樣,總讓蟋蟀覺得他是笑裡藏刀。

蟋蟀被對方一眼拆穿身份,頓時就有些怒容,但聽到對方說到什麼不死之身,當下就有些好奇,他曾經記得那魔尊仗著自己是不死之身來著,不還是被自己滅掉了么,而眼前這幾個老傢伙很顯然比自己強大,那麼他們說的不死之身又是什麼?

「你們所說的不死之身?究竟是什麼?」很好奇,蟋蟀也想弄明白,難道這世界真的有不死之身,又或者說是這幾個老傢伙為了引自己上鉤,而故意說的? 聽到蟋蟀來問自己,那老者很明顯的有些得意之色,很顯然,他知道蟋蟀對於自己的情況不太了解。

「所謂的不死之身其實只是相對而言,以你目前的功力在仙界多少也算是了,畢竟沒有誰能夠把你怎麼樣,而我們五個老傢伙,自然也是這樣,所以對於我們來說,這就是不死之身,當然,這個世界其實並沒有所謂的不死之身,之所以這麼說,是想告訴你,仙界並沒有什麼東西能夠真正威脅到你而已。」對蟋蟀,老者並沒有掩飾什麼,他就那麼直接的和蟋蟀說道。

很快,當他把話說完,一邊聽著的蟋蟀頓時就又想怒罵,這個老不死的傢伙說了半天幾乎都是在廢話,什麼叫做在仙界不死,要知道現在可不是在仙界,並且仙界並不是真的沒有東西可以威脅到自己。

單憑蟋蟀的認知就知道,在整個仙界之中就有很多因素能夠對自己致命,可眼前的這老傢伙竟然還敢說自己是不死之身?這不是明擺著坑自己的嗎?

「說了這麼多,你們究竟需要什麼幫助?」看著眼前的老者,蟋蟀乾脆不耐煩的直接問了出來,這老傢伙,說了如此之多的廢話,他的目的不就是想讓自己去幫助他么。

「呵呵,被仙友看出來了,其實很簡單,當務之急,就是要想辦法恢復我們五人的功力,之後才能想辦法穩定這個世界。」看了一眼蟋蟀,老者眼中閃過一絲狡黠的光芒,他知道眼前這小子既然這麼問,就肯定他是有恃無恐,所以當下更是步步緊逼,不管怎麼說,先恢復功力在說。

「恢復功力的丹藥我到是有,只是這麼做了,我有什麼好處?」對於這幾個老傢伙,蟋蟀也是小心應付,生怕一不小心自己就被對方給賣了。

「你真的有?」沒等蟋蟀話落,站在一旁的老者慌忙拉住蟋蟀,激動的問道。

「是有些枯青仙丹,應該夠給你們恢復功力用了。」取出五顆枯青仙丹,蟋蟀有些不心虛,他根本就沒好意思將底級一些的丹藥拿出來,蟋蟀知道,低級的東西對方肯定看不上眼,而自己目前除了枯青仙丹和一些神果之外,似乎並沒有什麼能夠拿得出手了。

至於自己的那個八彩金蓮的七顆蓮子,蟋蟀到現在也弄不明白它的功用,當初天帝和他說時,並沒有提到蓮子,而現在,蟋蟀覺得可以問問這個老傢伙,當然,那是等到他們的這什麼九天虛無界穩定了以後。

「枯青仙丹……」有些失望的接過蟋蟀的五顆仙丹,老者顯得有些不太滿意,他以為蟋蟀會有什麼好東西貢獻呢,可惜到頭來卻是這麼個東西。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3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