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5 日 0 Comments

天說亮就亮了路上稀稀拉拉出現來看潮水的山民雨滴還在下卻已經沒有了那種兇猛的氣勢變得很無奈淅淅瀝瀝在風的吹拂下碎了……

徐倩是根本無法在繼續睡覺所以起來去小解的李老幺家的茅廁在廚房後面她必須要經過廚房門口繞過去才能去茅廁

在經過廚房門口時無預兆的看見地上躺着一個人被小小的嚇一跳之後再定睛細看對的的確確是一個人不但是是一個人還是李老幺的女人

李老幺的女人得了一種奇怪的病這件事一下子就像一顆定時炸彈在不大的死水灣傳得沸沸揚揚的當然是說什麼的都有有說好的還有說歹的……

醫院在這些山民眼裏是奢侈的字眼他們打小就不知道醫院是幹什麼的因爲即使是最近的醫院也距離他們十萬八千里(很遠)

香草也能耐她懂得起各種草藥方子她被鍾奎強行留下安排給李老幺女人醫治並且要她不惜一切代價救她

死水灣一晚上一下午突降暴雨卻沒有漲潮淹沒農作物這件事真的很蹊蹺誌慶在看見山民喜不自勝的神態中想起鍾奎講述那個奇怪的夢境

爲了證實夢境的真僞他偷偷喊上徐倩去捉住李老幺家裏一隻下蛋母雞來看這一看不打緊還真***看出名堂來

在母雞的翅膀下一邊各有兩片貌似被剪子剪斷的羽箭

“不可能……這太玄乎了”誌慶難以置信道他決定再去其他山民家裏捉雞來看結果捉住來看同樣的還是少了兩片羽箭

這不得不令誌慶相信鍾奎夢境裏的情景原來是真的發生了

之後收音機裏播放一條訊息說全國各地昨晚都遭到暴雨襲擊均無受災情況這就更加說明一件事那就是昨晚有神祕的力量剪掉了母雞們翅膀下的羽箭用來閘水 043 風波再起

看推薦去看書誌慶查看死水灣所有的母雞。證實了鍾奎夢境中預示的情景。

李老幺的女人卻毫無預兆的倒下了。她得了怪病是來自心理驚嚇所致。嘴脣歪斜。流口水。半邊身子不能動彈。還虧得香草找來草藥又是洗又是熬湯給她服用。

李老幺在後來才告訴鍾奎他們。他女人有心臟上面的問題。纔會再受到外來的驚嚇後纔會如此嚴重的。據香草分析。李老幺的女人雖然沒有生命危險。但是整個人卻廢了。至少在最近幾年不能幹體力活。連走路都成問題的她。吃飯還得靠丈夫一口一口的喂。

香草脫不開身。誌慶他們前去無人荒島的日子再度擱淺。看着李老幺苦逼的樣子。他們的心裏也不好受。

李老幺的女人究竟看見什麼。纔會嚇得變成這樣子。這個問題在鍾奎的心裏。變成一個大大的疑點。

小明說他去追師父時。沒有注意看廚房的動靜。

李老幺女人口齒不清。她很想說話。鼓足勁。憋紅臉。張張嘴除了吐出一串清亮清亮的唾沫外。一句話也沒有說出來。

從此以後。死水灣的機耕道上。出現兩個身影。一個是李老幺。他擁抱住妻子。一步一步的教她走路。妻子尿牀了。他任勞任怨的換掉妻子的溼透了的內褲。還給她抹擦身子。

在他耐心的照料下。加上香草的草藥。李老幺的妻子再次奇蹟的站起來了。她可以慢慢邁動右腿。然後再試探着邁動左腿。雖然在邁動腿部時。渾身要命的疼痛。但是她還是強忍住。沒有吭一聲。

死水灣那些愛掐架的夫妻。在看見李老幺擁住妻子在路上步履蹣跚的邁動腳步時。一束束同情。耐人尋味的眸光關注着他們倆的一舉一動。

死水灣再也沒有夫妻掐架吵鬧的聲音。他們都以李老幺爲榜樣。尊老愛幼。夫妻和睦。

李老幺的付出不光是感動了死水灣的山民。還震撼了誌慶和鍾奎。

兩個男人心裏也有感觸。

誌慶想妻子了。可惜這裏的通訊還沒有完善。只能靠bb機傳遞信息。

在冉琴離開死水灣快半月的時候。鍾奎收到了她平安到家的訊息。沒有電話。又怎麼知道冉琴是平安到家的呢。原來他們倆在分開時。就暗自預訂了一個讓彼此瞭解對方情況的方式。

冉琴有局裏的座機號碼。也有一部新購買的棒棒機移動電話。她說;如果是有事就用棒棒機電話發訊息。如果沒事就用局裏的座機發訊息。

鍾奎收到的是她用局裏座機發來的訊息。所以就認定她是安全的。

冉琴是安全的。那麼小碗呢。

獨寵億萬甜妻 小碗在回家之後。就斷絕和秦南的戀人關係。在父母的安排下。跟另一個男人見面談戀愛並且急匆匆的辦理結婚手續。預備結婚。

對於小碗的決裂。這是秦南沒有想到的。

小碗家庭條件好。自從秦南認識她之後。他就感覺生活中充滿陽光。女友把他包裝得就像一位有錢人。加上他帥氣的外表。就連那位高高在上。目空一切的高中女同學也主動來找他。

電話是小碗買的。一條條精美的香菸是小碗買的。手腕上亮錚錚的上海牌手錶也是她買的。現如今她要給另一個人男人結婚。秦南不能再淡定下去。

小碗在家裏。秦南不知道從什麼地方搞來一桶煤油。撲通一聲。跪倒在她們家門口。當着她的面。把煤油統統澆築在自己的頭上。

小碗的母親目睹此人的瘋狂行徑。氣得渾身顫抖。堅決不讓小碗出去見他。

小碗畢竟是女孩子。心軟是女人的天性。她流眼淚走出家門口。對着秦南跪下。含淚說道:“求你。別這樣好嗎。”

“婉兒。原諒我好不。你跟這個男人不會幸福的。你已經是我的女人了。想想看。哪一個男人會接受一個已經不是處女的老婆。”

“求你別說好嗎。如果你要這樣做。我一輩子度不會原諒你。”說着話小碗深深的對着他鞠躬。

“婉兒。我錯了還不行嗎。你就給我一次機會。我發誓……”

“好了。秦南。我們就這樣。以前的事就讓他過去吧。他是好人。我喜歡他。”小碗口裏的他。就是即將給她結婚的男子羅建明。

在小碗父親的眼光觀察下。羅建明是年輕有爲的潛力股。此人刻苦耐勞。好學、對古董頗有研究。

小碗有男朋友這是衆所周知的事情。可是她回來後告訴父母。她要和秦南解除婚約。聽她這麼一說。父親是暗自竊喜。在他的心目中。早就物色好了一個門當戶對的羅建明。

在之前父親就堅決反對女兒和秦南建立戀愛關係。可是女兒就像吃了秤砣鐵了心。堅持己見。還悄悄的和秦南私奔去外地遊玩。

當然林小婉父親是不知道女兒和秦南發生的事情。但是他知道女兒這次回來是鐵了心要給秦南分手。這樣一來。他就百般撮合羅建明和女兒的婚事。

一定是羅建明的出現。改變了小碗對我的愛。這是秦南提着空煤油桶子走在回家路上的想法。

因爲種種原因。秦南在回到勘測隊幾天後。就被解僱。理由好像是說他帶着林小碗去遊玩。用的卻是公費。這在那個年代算是違法的。

沒有了工作。沒有了女友。連那位拋媚眼的女同學也在幾天後消失得無影無蹤。

秦南是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最後纔想到用煤油來嚇唬小碗。期待她回心轉意。沒想到不但沒有把她嚇唬住。反而惹來街坊鄰居的嘲諷和奚落。

羅建明。我得不到的。你也休想得到。秦南咬牙切齒。暗自發誓一定要給小碗一個猝不及防的打擊。

婚期臨近。小碗在父母的陪伴下去購買新婚必需品。

而在另一個地方。那位將要步入婚禮殿堂的羅建明。在接到小碗的電話後。正急匆匆的趕來匯合她。當他一路坐車來到一拐角處時。這裏距離小碗所說的街道名稱不遠。他就下來走路去。

突然面前閃出一個人來。此人手裏提着截鋼條。惡狠狠的逼視着他。

“你幹什麼。”羅建明一愣。急忙大聲呵斥道。

秦南沒有做聲。以極快的舉動。揚起手裏的鋼條狠狠的砸在對方的面門上。遭到措不及防毒打的羅建明。一下子就疼得暈了過去。還沒有來得及爬起來。鋼條就像雨點似的一下、兩下、三下無數次的砸在他的致命處。 044 雨中的眼淚

小碗接到一個電話電話從手中滑落隨之眼淚無聲的流淌在薄施胭脂的面龐上

未婚夫無辜遭到暴徒襲擊不治身亡

暴徒秦南現已經被公安民警逮捕……

這就是月亮女神的懲罰嗎小碗變得癡癡呆呆無數次的捫心自問經手這樁案子的經手人是冉琴的同事將帥

將帥心疼她出差回來之後皮膚起了些許黃褐斑整個人看起來很憔悴的樣子幾番詢問她都三緘其口搖頭就是沒有把這次出差的細節告訴他只是按照程序遞交了一份關於左小木死於突發性傳染病的死亡證明爾後她就去醫院走了幾次每一次都很神祕的樣子越是這樣將帥越是想知道冉琴究竟在幹什麼

也就是工作上的交流吧將帥把本市最近這樁離奇的暴徒襲擊案殘忍打死一位還有幾天就要結婚的新郎官案件細節講述給冉琴聽

冉琴在之前也有聽說這件事只是忙於別的事情所以這案子的細節還是第一次聽將帥提起這一聽吃驚不小驚得她跌坐在板凳上以手掩口震驚到無以復加

可憐的婉兒冉琴低吟道又神經質的擡起頭對將帥說道:“我要去看看她”

“好別急我陪你去”

“不我一個人去你去反而不方便”冉琴收拾辦公桌上的文件和其他物品又對佇立在她辦公桌面前的將帥說道:“你幫我給頭說一聲去去就回不會耽擱太久”

“行你小心點”將帥擔憂的看着略顯蠟黃的面龐道

“沒事我騎車的技術你知道的”

冉琴拿起抽屜裏叮叮噹噹作響的車鑰匙快步走出辦公室

身後傳來同事奇怪的議論聲有人笑話將帥:“帥哥不把握好小心到手的鳳凰飛走了”

“哈哈你們看好了她絕對百分之一百是我將帥的老婆”將帥自信滿滿道話畢面色一閃而過的隱憂還是沒有逃過同事們的眼睛

“噗那你擔心屁啊”

“沒有你們覺不覺得奇怪冉琴這次回來整個人都變了”

“沒有注意到”同事們搖搖頭各自忙活沒有再繼續談論下去

冉琴看見小碗她的心隱隱作痛

小碗不願意見任何人把自己關在房間裏不吃不喝幸虧冉琴來了她父母才把房門敲開在小碗神態中再也看不見那個性格開朗豁達活躍、天真無邪的小姑娘

禿廢、沮喪、憔悴、絕望重疊交錯在她還稚氣未脫的面龐上

小碗父母說;自從那天她在得知羅建明出事秦南被抓之後就瘋狂的在雨中大叫狂奔回來之後就一句話也沒有說把自己關在屋裏不出來

“她這樣是不行地憂鬱症會毀了她”冉琴急死了伸出手愛撫的撩開遮蓋在小碗額頭前的劉海柔聲道:“婉兒有什麼心裏話告訴姐姐我會幫你想辦法的”

小碗沒有作答眼淚滾滾落下她這是應該聽得懂纔會一的反應冉琴急忙暗示她父母出去留下空間讓她好好的開導開導婉兒

婉兒在冉琴的開導下慢慢接受了這個殘酷的事實她悄悄的告訴冉琴一個祕密……這個祕密在後來又演繹出一段離奇故事

冉琴也有祕密她的祕密和婉兒相似令她感到憂心忡忡也是這個祕密造成的影響左小木血液鑑定報告出來了他是屬於被附帶傳染病毒(狂犬病)遭傳染潛伏期時間短爆發抓狂咬人致死

但是也有另外一個問題讓冉琴很是不解那就是既然左小木已經發病爲什麼會在窒息死亡之前意識是清醒的

爲了不讓遠在他鄉的人多生憂慮冉琴違心的給鍾奎發去平安訊息

鍾奎是在臨到要出發去無人荒島時接到冉琴的訊息訊息依舊報的是平安

李老幺的女人可以在丈夫的攙扶下慢慢挪步

因爲要去無人荒島香草特意給李老幺的女人準備了大量的草藥同時也攜帶一些在船上以備不時之需此次前去無人荒島是誌慶多年的夙願也是死水灣山民的心願

自從這個詭異神祕的傳說根深蒂固在他們的心裏就沒有人再敢登上無人荒島去查看山民們在李老幺的帶動下來到湖邊送鍾奎他們

徐倩心忐忑蒼白的臉在風中顯得很脆弱十分的惹人愛憐鍾奎站在她身邊關切的問道:“冷就進船艙”

搖搖頭緊張的舉動掩飾性的撂一下額頭髮絲淡紫的嘴脣抿得緊緊的目光迷離看向前方

“害怕麼”

“不是……”徐倩極力否認心中的忐忑卻有增無減她預測待會一定會感應到無比可怕的東西所以纔會畏懼加深

船勢如破竹在湖面迎風前進

船艙裏誌慶在幫助香草把草藥粉末用水調勻揉搓成丸狀裝進一個玻璃瓶子裏封存起來一路順風順水那片神祕的蘆葦逐漸出現在鍾奎的視線裏旁邊迎風佇立着身形單薄的徐倩

一種不可預見的氣息悄悄籠罩在船的上空鐘奎暗示徐倩開始感應她急忙微微閉眼感觸着四周漂移鬼祟的風

遠處傳來一兩聲不知名的鳥叫聲聲音被風蹂躪消失得無影無蹤在感應中她彷彿覺得船頭站着的不是鍾奎而是一個另類男人

男人一臉恨意眼冒怒火直視前方烈烈風聲吹拂得他的麪皮不停抖動男人赤露的胸膛讓她不能直視想極力避開卻深陷其中……

鍾奎觀察到冉琴的變化急忙扶住……

男人是那位烈女的丈夫嗎這個問題在他腦海冒出來卻沒有想到會影響到徐倩她被一股彈力從感應中彈出來了

鍾奎一把扶住徐倩看着她臉色白得透明一般擔憂道:“怎麼樣不要繼續了不舒服進船艙去休息一會”

搖晃了一下身子徐倩幽幽低語道:“不他好像要告訴我什麼”

“可是你能承受得了這種磁力相吸的壓力要不休息一下再說”

“怎麼啦”聞詢出來的香草誌慶還有小明都緊張的看着徐倩問道

“不礙事”徐倩勉強的站穩身子噏動着鼻翼貌似在嗅聞着風中傳來的詭異訊息 045 惡靈附體

→湖面的風撲倒蘆葦從蘆葦上滾動夾雜一股說不出來的味道撲鼻而來有點像鹹魚的味道更像是腥臭氣息

徐倩船艙休息一會兒臉色稍稍好轉了些

腥臭忙不失迭的用青蒿水遞給她醒神青蒿水味道奇苦但是確實是一種針對中暑頭昏、極其有效的草藥

徐倩蹙眉咂嘴含住一口青蒿水苦得她眉毛都擰成麻花在香草的注視下才咕嘟一聲艱難的吞嚥下去吞嚥下去的青蒿水從舌頭嘗試到難以吞嚥的苦一路苦到肚子裏直接苦到五臟六腑

“苦”

“嗯”抿一口香草遞給的清水小小含一口在嘴裏慢慢漱叨着起身到船艙外面去吐掉口裏那股苦的感覺還是存在只是比之前稍微淡了些許

船甲板上誌慶和鍾奎在談論剛纔徐倩感應到的狀況

“那個男人是誰跟那個傳說的女鬼有關係”

“不知道我搭進去不小心把思維帶入影響到她的感應他們倆的磁力接觸自動脫軌就這樣”鍾奎答覆着感覺身後傳來細碎的腳步聲扭頭正好看見徐倩包住一口清水出來要吐掉

看着她一臉的苦相他急忙問道:“香草給你吃青蒿水了”

徐倩一邊點頭一邊對着湖面突出一口漱口水

“噗這丫頭有一套你還別嫌苦”誌慶含笑道“香草也挺不容易的從立銅錢測卦到赤腳醫生轉變還真快也符合潮流”

鍾奎嘚瑟一笑道:“那是還得看是誰的妹子”

“你丫的哈哈”誌慶打趣一笑道

徐倩立正身子隨意的抹了一把嘴角苦笑道:“我知道只不過從小到大還真的沒有吃過這麼苦的草藥”

風吹亂了徐倩的髮絲蒼白的面龐在黝黑髮絲襯托下顯得越發的白

誌慶乍一看徐倩就看見了妻子的身影心裏一熱急忙關切的詢問道:“你身子骨太虛弱需要多休息如果不能堅持感應就別勉強”

“嗯謝謝姐夫”

“看來那艘烏篷船是不會出來阻攔我們去無人荒島的你們看……”

徐倩、誌慶隨着鍾奎手指的方向看去在他們行駛的正前方一座貌似光禿禿的島嶼出現在視線裏遠看好像島嶼全部是怪石嶙峋待距離拉近後隱約可見一些鬱鬱蔥蔥的樹木

看見那些生長在怪石嶙峋上的樹木徐倩的心驀然一跳潛意識裏就滋生出一種盲目的慌亂還有一種緊張

“進船艙吧這裏風大”哪怕就是她很輕微的抖動也被觀察力超強的誌慶納入眼底他不知道徐倩是因爲看見無人荒島的環境纔會有這麼驚悚般的一抖還以爲是冷風把她吹得一抖的纔會建議對方去船艙裏

一旁的鐘奎雖然沒有出聲卻也察覺到徐倩的異常同時視線也在看向越來越近的島嶼島嶼上真的沒有人嗎至少有一些野生動物吧

徐倩回船艙在香草執意的安排下躺臥在牀上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