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2 日 0 Comments

返回總參謀部的路上,他通過電話聯繫上了試驗部隊的總負責人項鋌輝,下達了一號戰備令。

華劍鋒是在牌桌子上收到命令的,他立即放下了一手好牌,與盧誠聞、狄泊清告辭。

致命狂妃 從北京到榆林港,軍用運輸機飛了三個半小時,然後轉乘直升機前往潛艇基地。

直升機剛剛降落,樂家成與幾名主要軍官就迎了上來。

「收到消息了嗎?」

「收到了,全體艇員都已歸隊,潛艇處於最佳狀態,電池已經充滿,正在進行食品與淡水補給作業。」

「還需要多久?」華劍鋒健步如飛,很想一步邁到潛艇上去。

「至少二個小時,我聯繫過基地後勤部門,他們也全力以赴了。」

「再去催促一下,另外讓全體艇員到甲板上集合。」

華劍鋒沒有直接去潛艇,而是去了他的宿舍,換了一套常服,帶上幾件換洗的衣服,並且把那封在路上寫好的「遺書」鎖進了抽屜。如果他在戰鬥中犧牲,戰友會檢查他的遺物,發現他留下的遺書。

華劍鋒登上潛艇的時候,三十三名官兵站成了兩排,正在等待艇長下達命令。

「各位,我們將緊急起航,奔赴遙遠的戰場。這次執行的不是訓練任務,而是戰鬥任務。從現在開始,任何人不得離開潛艇。要拉屎撒尿,或者留下遺書,手腳麻利點,我們在……」看了眼手錶后,華劍鋒說道,「一個半小時之後出發。」

官兵都有點震驚,不是訓練任務,是戰鬥任務!

半小時內,十七名官兵交了遺書。按照規矩,官兵的遺書將統一保管。如果能夠平安歸來,遺書將原樣歸還;如果魂歸大海,遺書將送到他們的親人手中。另外十六名官兵不是沒寫遺書,而是他們早就寫好,交給了人事部門。

夜間七點半,解開最後一根纜繩,「劍魚」號前後壓載水艙開始注水。

約莫兩分鐘,「劍魚」號完潛入海水之中。

隨後的數十天中,肩負重大使命的「劍魚」號不會再與空氣接觸。

****

新書期間,求推薦求收藏,請喜歡本書的兄弟朋友多多支持。 「我沒有記錯的話,你應該叫做江和平吧?」鄭經綸眼神平靜問道。

「是的,我是江和平。」江和平趕緊道。

儘管和鄭經綸沒有所謂的上下隸屬關係,但面對鄭經綸的詢問,江和平還是由衷的會感到一種敬畏。畢竟就他現在所處的級別,是遠遠沒有辦法和鄭經綸相抗衡的。再說鄭經綸的年紀擺在這裡,明顯要比顧憲章年輕至少十歲。亦如此年齡就成為一個超級大省的省發改委主任,難道說這其中意味著什麼,很難猜嗎?

所以江和平必須保持恭敬。

「江和平,我能問下你剛才說出來的那話是什麼意思嗎?」鄭經綸輕聲道。

果然被激怒。

江和平想到的是鄭經綸既然比顧憲章年輕,那麼面對這種類似挑釁的事情,他絕對不會坦然面對。自己這邊稍微煽風點火,那邊的鄭經綸果然就被激怒。自己要做的事情就很簡單,那便是繼續加一把柴火。

「鄭主任,我只是就事論事而已,我沒有別的任何想法。」江和平說道。

「沒有別的任何想法嗎?」

鄭經綸嘴角揚起,說出來的話卻瞬間讓江和平後背冒起一陣冷汗。不但是江和平,剛才所有開口說話的人全都神情急變,他們怎麼都沒有想到,原本應該順利發展的大戲,怎麼會陡然間如此峰迴路轉。

「你不過只是一個小小的辦公室主任,卻敢當著這麼多人的面。如此公然詆毀你的上司。要麼是你這個人有點目中無人,要麼就是你背後有所依仗。我不管你是因為哪種說出剛才的話,我只想要提醒下你。有些話能說,有些話卻永遠不能說出來。你當著我的面,借著我的威勢,想要在我心裡對蘇沐留下壞印象。

你這個想法就是愚蠢的,因為你壓根都沒有將事情弄清楚你便說出這種話來,所以你這種人能夠在官場中混到現在,真的已經是個奇迹。你是不是認為我是燕北省省發改委的,是沒有辦法左右你的前途。所以你才會這樣公然說出這話。你要這樣想的話。我只能告訴你,你的想法可笑的很。我要真想動你的話,你就算在吳越省那邊又如何?

江和平說出這些話來,你們不但不阻止。反而是推波助瀾。這麼說你們心中對蘇沐也是有不滿的。你們不說話。你們保持沉默,不要以為就能置身事外,你們的沉默就已經說明你們是失職的。還有你們兩位。崔景程副主任,靳舒副主任是吧?你們兩個聽到江和平剛才的話,不知道你們心裡是怎麼想的那?」鄭經綸唰的就將矛頭指過來。

崔景程和靳舒心底都不由猛地咯噔。

怎麼回事?

事情怎麼會演變成這樣?

這齣戲不應該是這樣唱的才對,他們什麼事情都不知道,便被強行拖進來。沒錯,江和平剛才的話的確是不對,但你鄭經綸是不是有點未免太過小題大做?你難道非要糾纏住江和平不放嗎?要知道江和平始終是我們吳越省省發改委的領導,你鄭經綸卻是燕北省的。我們過來是交流的,不是來聽你呵斥教訓的。

想到這裡,崔景程的臉色便變的稍微陰沉下來。

「鄭主任,這事江主任也應該只是隨口說說,是沒有經心的,你不要見外。這事你放心,我稍後會好好的教育教育他,我絕對不會讓他就這樣便過去這關的。別管是誰,只要是我們吳越省省發改委這邊的人,在這次交流活動中丟人現眼,我都會管教他們的。鄭主任,這事就不勞你費心了。」崔景程冷然道。

靳舒始終沉默不語。

開朗大方是靳舒的性格,但這並不意味靳舒就是個傻子。

有些話既然崔景程說出來,那就讓他頂在前面便是,自己是斷然不會多說什麼的。再說你們難道沒有看到嗎?從開始到現在,燕北省這邊的人就沒有誰對鄭經綸的態度有任何阻止和勸說的意思,這難道很正常嗎?兩個為平等關係的部門,因為蘇沐而發生這種口角,難道說不是應該有人站出來說點什麼的嗎?

事出無常必有妖。

崔景程這是在提醒自己不要管吳越省的閑事嗎?

鄭經綸當然能夠聽出來崔景程話音之外的意思,不過他卻沒有理會的想法,嘴角斜揚起來后,說出來的話已經變的比剛才還要冷漠。任誰都沒有想到過,原本應該其樂融融的畫面,在這交流會都還沒有開始便陡然急轉而下。

萌妻寵上癮 如此稍後的交流會還怎麼交流?

「崔景程副主任,我想你應該在過來之前,對我的履歷應該好好的研究下。既然你說你會管教好你們省發改委的人,那麼我就不會對他們多說什麼。老梁,你安排他們上車等著,省的他們再說蘇沐影響到他們情緒。崔副主任,順便給你說下,在那邊和蘇沐說話的人,你要不認識的話,我可以給你介紹下,他叫做鄭毅樂,是衛生部今年剛剛提拔上來的副部長。」

鄭經綸說完這話後轉身就向蘇沐那邊走去。

崔景程臉色唰的蒼白起來。

「什麼?有沒有搞錯?你說那個傢伙是誰?衛生部副部長?真的假的?肯定是真的,鄭經綸還不至於會說出這種虛假的話來。而要是真的話,蘇沐竟然能夠和鄭毅樂這樣的人搭上線,這說明什麼?說明自己之前所才想到的蘇沐有深厚背景這事是真的。而就是這種人,自己剛才竟然為了江和平而得罪了,自己是不是被豬油蒙住心了。」

江和平心情更是跌入谷底。

尼瑪的,要不要這麼誇張?隨便在飛機場門口遇到的人就是衛生部副部長,你蘇沐就不能和稍微低點層面的人聊天嗎?你這樣你讓我們這群人怎麼辦?還有剛才鄭經綸所說的那話是什麼意思?什麼叫做沒有好好研究過他的履歷,他讓崔景程研究下他的履歷是什麼意思?難道說鄭經綸之前的任職還有什麼說法不成,你總不會是從國家發改委下來的吧?

靳舒站在這邊,緩緩吐出一口氣,瞧向江和平的眼神變的蔑視起來。

「我說江和平,你說你是不是吃飽撐的?你不知道你是什麼職位嗎?你不知道這次過來你扮演的角色是什麼嗎?你就是為整個交流小組服務的,確切說你就是為蘇主任服務的。蘇主任在那邊都沒有說要過來,你在這邊卻如此冷嘲熱諷,現在碰到硬石頭了吧?

你不是不知道鄭主任的履歷是吧?我可以告訴你,鄭主任之前就是在國家發改委工作的,而且是發改委中最有前途的中堅幹部。你這次得罪了鄭主任,我真的不知道你以後的道路還能夠怎麼走下去?

還有你們,吃飽撐的,瞎起鬨什麼?這裡有你們什麼事情,想要表忠心的話,是不是也有點太過不看重場合?你們全都是一群沒有眼光沒有眼力勁的人,現在還愣著做什麼,還要在這裡丟人現眼嗎?還不趕緊給我上車裡面坐著,誰要敢再在外面站著,我回去后非要收拾你們。」靳舒不開口是不開口,這稍微開口說出來的話便像是鞭炮般,霹靂扒拉的響徹全場。

江和平想要反駁什麼,但碰觸到靳舒的眼神,便乖乖的咽下所有話語,轉身就走進商務車。

其餘人緊隨其後。

崔景程倒是沒有進去,而是在這邊和靳舒並排站立,他望向站在身側的老梁,也就是燕北省省發改委這邊的副主任梁嚴非,低聲問道:「梁主任,問下鄭主任怎麼這麼大的火氣?我們這邊就算是有些話說的不到位,貌似鄭主任也不應該這樣發火?說說,這裡面是不是有我們還不知道的事情?莫非是蘇主任在這邊和鄭主任是認識的嗎?」

梁嚴非有些無奈的掃過崔景程,眼神中流露出一種憐憫。

你們真的是不知死活。

你們以為鄭經綸是誰?

作為一個空降下來的主任,在面對燕北省省發改委當初的不同聲音,鄭經綸那是以絕對雷霆萬鈞般的姿態橫掃全場,硬是在最短時間內就讓省發改委改頭換面,成為只聆聽鄭經綸一個聲音的地方。你們和鄭經綸挑釁,你們真的是不死死活。沒有看到我們這些燕北省省發改委的主任,就沒有誰敢多說什麼話嗎?

「怎麼?難道說你們真的不知道蘇主任和鄭主任之間的關係嗎?」

「真的不知道,說說吧。」崔景程聲音有些急促,直覺告訴他,自己好像忽略掉最重要的一個線索。

「鄭主任和蘇主任師出同門,兩個人是師兄弟關係。」梁嚴非還算老實人,不願意讓崔景程他們再被蒙在鼓裡面,要讓他們再當著鄭經綸的面說蘇沐壞話,估摸這次交流活動就會以失敗告終。

不要以為鄭經綸不敢做出來這事。

師兄弟?

崔景程當場傻眼。

靳舒若有所思的掃向那邊。

在那裡蘇沐將鄭經綸直接介紹給鄭毅樂后,三個人相談甚歡,絲毫沒有理會這邊的交流小組還在等待。但在靳舒心裡卻知道,這次顧憲章恐怕要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將蘇沐送出來想要冷卻處理掉蘇沐,恐怕會有反效果。(未完待續。。) 新德里郊區,賈瓦哈拉爾山莊。

胡馬雍陵爆炸案發生后,這座用第一位印度總理的名字命名的莊園就加強了戒備,除了三十多名全副武裝的私人保鏢,增添的一個警衛連外,大門外還停放著三輛裝甲戰車。黑漆漆的機關炮炮口告訴任何圖謀不軌者,這裡不是胡馬雍陵,也不是總理府新聞發布中心,擅闖者格殺勿論!

賈瓦哈拉爾尼赫魯的侄孫,現任國防部長桑托斯尼赫魯就住在這裡。

體內流淌著婆羅門貴族血脈的桑托斯與他的叔祖一樣,十六歲前往英國求學,三年後考上劍橋大學,只是他學的不是自然科學,而是國際政治。按照家族的安排,學成回國之後,桑托斯進入外交部工作,有望在五十歲之前成為印度外長。 寵婚VIP:玦爺娶一送三 四年的大學生活,徹底改變了桑托斯的世界觀與價值觀,讓他走上了一條與家族意願完全背離的人生道路。

畢業后,桑托斯沒有回到印度,而是加入了法國外籍兵團。

為此,他幾乎與家族翻臉。隨後的十年中,桑托斯以外籍兵團軍人的身份征戰疆場,先後參加了海灣戰爭與巴爾幹戰爭。直到三十三歲,桑托斯在科索沃被地雷炸傷,才離開外籍兵團,回到印度。

十年的征戰生涯,將桑托斯塑造成了一名性格堅定、意志頑強的軍人。

四十歲的時候,桑托斯進入印度國防部,在軍備採購部門任職。四十三歲的時候,桑托斯成為國防部長高級助理,力主從西方採購武器裝備、提高武器裝備的國產化水平、放棄親俄路線。德甘地出任印度總理的時候,四十六歲的桑托斯尼赫魯已經是國大黨二號人物,並且在政府中擔任了舉足輕重的角色——國防部長。

表面上,桑托斯與印度歷屆國防部長沒有多大的區別。

鷹派代表人物,軍人出身,參加過戰爭,在戰爭中受過傷,有著坎坷的經歷,政黨中的權重人物。

實際上,桑托斯與以往的國防部長有很大的區別。

在大學學到的知識讓桑托斯非常清楚國際勢力對一個國家的影響,更清楚印度的未來不在於投靠某個強大的國家,或者某個強大的集團,而是在眾多大國與國際勢力之間縱橫捭闔,在狹縫中尋找生存與發展的機會。

從進入國防部工作的那一天開始,九年之中,桑托斯一直在努力推進軍事改革。

重點只有一個:推進武器裝備,乃至軍事制度的西化進程。

在制空戰鬥機與輕型支援戰鬥機招標過程中,增加西方裝備的份額;與美國談判,爭取獲得「小鷹」號航母,以及艦載作戰飛機;採購西方設備,提高「阿瓊」坦克與「光輝」戰鬥機的作戰性能;加快國產核潛艇與國產航母的建造速度,並且大量採用西方標準;修訂與俄羅斯聯合研製先進戰鬥機的性能指標,減少採購數量。

這些都是桑托斯推進印度軍事力量西方化的重大舉措。

作為國防部長,桑托斯不但具有軍事家的果斷與勇敢,政治家的陰險與狡詐,還具有外交家的口才與手腕。

德甘地遇刺的時候,桑托斯正在與三軍司令商討南亞地區的緊張局勢。

收到消息后,桑托斯立即想到了即將爆發的戰爭。

五個小時后,桑托斯接到了國大黨中央委員會秘書長的電話。在國大黨中央委員會舉行的投票表決中,桑托斯以百分之九十三的支持率被推選為新總理人選。因為國大黨執政聯盟擁有印度議會百分之六十七的席位,所以只需要在議會走走過場,桑托斯就將成為印度臨時政府總理。在此期間,他將重組政府,向議會提交政府主要成員名單,以及執政方針與執政目的等綱領性文件,完成正式就任總理的準備工作。

放下電話后,桑托斯做的第一件事不是擬定政府成員名單。

政府成員名單關係到各方利益,每個重要職位都牽扯到了各大利益集團與執政聯盟內各個政黨的根本利益,需要權衡利弊,平衡厲害關係。另外,他有半個月的時間重組政府,不需要急在一時。

吃晚飯前,桑托斯會見了即將回國的日本首相。

除了承諾將繼續推進印日戰略合作關係之外,桑托斯並沒與小澤探討更多的問題。首先是兩人都不了解對方,其次是日本對目前的印度沒有太大的幫助,最後是桑托斯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處理。

送走小澤后,桑托斯聯繫了三軍司令,準備在晚飯後召開軍隊高層會議。

桑托斯正要享用豐盛的晚餐,來了一名不速之客:調查分析局局長馬克里。

調查分析局是印度最大、最神秘的情報部門,在印度的地位相當於中央情報局與國家安全局在美國的地位,負責情報搜集、情報安全與國土安全等工作。外界傳言,調查分析局局長才是印度最有權勢的人。

晚飯吃到一半的時候,桑托斯看完了馬克裡帶來的文件,隨即叫僕人收走了餐盤。

「要來一杯嗎?」

馬克里朝僕人送來的葡萄酒看了一眼,笑著搖了搖頭。「不,我是虔誠的教徒。」

「我也是教徒,濕婆不會強迫我們做不想做的事。」桑托斯端起了酒杯,「你的報告寫得很詳細,但是缺乏一個重點。報告中提到的那種爆炸物,真的存在嗎?」

「肯定存在。」馬克里早就料到桑托斯會提出這個問題。「化驗報告我親自看過,從爆炸現場採集的樣本中沒有發現炸藥殘留物……」

「會不會是爆炸很充分,沒有殘留物?」桑托斯在軍隊幹了十年,富有軍事常識。

「如果在別的地方,也許有這種可能。」馬克里對桑托斯打斷他的話有點不爽。「爆炸發生在室內,現場有很多人,非常擁擠。在我們採集樣本之前,現場沒有遭到破壞。從現場情況可以判定,爆炸威力在五千克tnt之上。在如此狹小的空間之內,就算爆炸充分,也會有大量殘留物依附在建築物、衣物、乃至人體上,不會連一點殘留物都沒有。」

桑托斯微微點了點頭,示意馬克里繼續說下去。

「我們對樣本進行了數次分析,發現碳元素含量超標,另外還發現了一些微量元素。」

「由此斷定炸毀新聞發布中心的是一種高級聚合物?」

馬克里點了點頭,說道:「大概三年前,我們從俄羅斯獲得消息,得知俄羅斯一直在努力獲取美國秘密開發特種炸藥的情報。後來,我們的情報人員在阿富汗採集到了標本,證實是美國秘密開發,專門用來對付躲藏在洞穴里的恐怖份子的特種炸藥。這種由高分子羥基化合物與微量元素,通過特殊方法加工而成的特種炸藥的爆炸威力是tnt的二十倍,在狹小空間內的效果更加致命。」

桑托斯露出了一絲驚訝的神色,似乎覺得難以置信。

「最重要的是,我們有間接證據。」

「間接證據?」桑托斯放下了酒杯,「什麼間接證據?」

「胡馬雍陵爆炸案發生后,我們提高了安全警戒級別,總理府新聞發布會場的安全警戒級別達到了五級,所有進入人員都要進行嚴格的安全檢查,沒人能將五千克tnt帶進會場,更不可能把引爆裝置帶進去。我查過來賓登記名錄,親自詢問過安檢人員,沒發現有可疑人員進入會場。」說著,馬克里拿出了幾張列印圖片。「特種炸藥與普通水晶很相似,可以製成首飾,乃至照相機的鏡頭。雖然我們還不清楚特種炸藥以什麼方式引爆,但是基本上可以斷定,不會是化學方法,而是通過某種物理方法,比如某一頻段的聲音,或者某一波長的光線。我大致計算過,只需要五十克特種炸藥,就能將新聞發布中心炸成平地,以現場遭到破壞的情況來看,最多只有十克。」

「這麼少?」

「狹小空間能使爆炸威力提高好幾倍。」

桑托斯明顯遲疑了一下。雖然沒有直接證據,但是馬克里的推斷,以及間接證據都有足夠的說服力。

「馬克里,你的結論是什麼?」

「這絕不是巴基斯坦策劃並且實施的襲擊。」

「能夠排除中國嗎?」桑托斯的神色變得非常嚴峻了。

「中國?」馬克里搖了搖頭,「動機是什麼?中國沒有任何理由在此時挑起南亞衝突,更不會採取如此極端的手段。」

桑托斯不得不承認。中國要做,也會派個特種兵,而不是一顆人體炸彈。

「閣下,希望你能重視我提供的情報,戰爭對我們沒有好處。如果不是巴基斯坦策劃的襲擊,那麼肯定有人想藉此挑起戰爭,從中牟利。」

「是嗎?」僅僅遲疑了幾秒鐘,桑托斯就做出了決定。「你立即將相關資料,還有採集到的樣本交到國防部。我們不挑起戰爭,不等於巴基斯坦不挑起戰爭。現在巴基斯坦的軍隊已經部署在與我們接壤的邊境線上,一次擦槍走火就足以引爆戰爭。我不希望在戰爭爆發的時候,需要從新聞報道中了解到相關的消息。從現在開始,調查分析局必須集中一切力量,密切監視巴基斯坦的一舉一動。」

「閣下……」馬克里頓時大吃一驚。桑托斯的命令表明,他完全忽略了足以阻止戰爭的重要情報,正一心一意的將印度拖入戰爭。

「如果有什麼問題,我明天就給你正式命令。」

馬克里忍住了想說的話,他知道,桑托斯明天就將成為臨時總理,甚至有可能成為印度的戰時總理。 鄭毅樂真的不知道蘇沐和鄭經綸是所謂的師兄弟。

但在知道后,鄭毅樂越發的對蘇沐重視起來。當然面對鄭經綸的時候,鄭毅樂同樣是保持著一種交好態度。因為鄭毅樂同樣知道,鄭經綸背後代表的潛力有多巨大。在京城中擔任衛生部副部長,難道說就能夠對鄭經綸輕視嗎?不,鄭毅樂絕對不會犯這種低級錯誤。就沖鄭經綸的年齡,都足以值得鄭毅樂對他示好。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