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2 日 0 Comments

小月嚇得躲了下,還好莫邪提醒過,不然真能嚇死個人。

「多謝盟主」!鬼妹、鬼爵雙雙拜謝。

一掃眼,鬼妹看到了小月,眼皮跳個不停。這才多久,盟主又混到手個美女,看兩人手拉著手,就知道關係已經不一般了。

莫邪看出鬼妹的心思,急忙介紹三位修者認識。小月相當的大方,鬼妹確實驚艷,比起承影和鈍鈞還差得遠了。小月沒有半點心裡壓力,反而落落大方的拉著鬼妹的手。「好姐姐,莫邪哥經常提起你,果然是一代神女」。

鬼妹看眼莫邪,心裡哼了聲。這小月的嘴真甜哪!竟然說得鬼妹心裡暖暖的,明知莫邪不可能提起她,心裡美滋滋的。「妹妹,你的皮膚真好,怎麼保養的」。

莫邪和鬼爵都看直了眼,這兩人是怎麼了,把對方捧上了天,相視一笑,搖了搖頭。

「鬼爵從此處能到鬼妖族嗎」?

鬼爵點點頭。「莫長老此處有傳送門,就在梵天寒峰上」。

莫邪拉過小月,不讓兩人再聊,急速向鬼爵指的梵天寒峰遁去。

突然,遠域冰花雪樹間凝出一道冰影,冷冷的目光凝視著遁近的靈影。

莫邪等修者早就看到,遁速也不由得慢下來。鬼爵提醒道:「那是冰衛,寒冰族靈化之物」。

細細一看,這冰衛與雪奴相差無幾,長得都是那麼磕磣。

雪奴一閃遁出空域,一步停在冰衛千丈之後。冰衛愣了下,上下打量著雪奴,低頭又看了看自己,眼裡閃出欣喜的靈火。

「兄弟是來迎接我的嗎」?雪奴大咧咧的問道。

冰衛側頭看眼莫邪等人。「族兄是被綁架了嗎」?

雪奴呵呵的大笑,誰能綁架他,出世以來,除了主人,它真的沒有怕過誰。「別說那些,帶我去見族人」。

冰衛為難了,冰眉猛挑,指著莫邪等修者。「來者何人」?

雪奴有些不高興。「這是我家主人,你還要查嗎」?

冰衛大吃一驚,不好這傢伙被靈者煉化了,非我族類。「流星錐」猛的收手,砸向雪奴的腦袋。

雪奴正在得意,突然看到鎏光。怪叫一聲,煞血刃凌空斬去。轟!一片冰星炸開,冰衛被震出數十丈遠,大叫一聲,「流星錐」掉落在地上。

煞血刃抵在雪奴的肩膀上。「別動,小心讓你魂飛魄散」。

冰衛嚇得沒敢亂動,被雪奴的戰力驚得混身冰寒。怎麼也沒想到,同是冰寒靈化之物,雪奴的戰力會這麼強。

「雪奴不可放肆」。莫邪輕喊一聲。

雪奴嘿嘿的冷笑,它沒想傷冰衛,只是嚇唬它罷了。

說話間,一道冰白的靚影出現在空中,漫天飛雪飄然而下,化成朵朵晶瑩的小花上下飛舞。

「九兒」!莫邪欣喜若狂,這些年,第一次看到九兒現身,只是這身形,如同冰花凝成的影子,飄乎不定。

冰衛咚的跪在空中,低頭顫聲道:「九公主」。

九兒沒有看莫邪,飄到冰衛身邊,雪奴嚇得收了煞血刃,遠遠的躲開。

「帶我回族」。

冰衛哪敢怠慢,急忙前方引路。

鬼爵等人都看傻了,怎麼也想不明白,這個九公主從哪來的,怎麼會沒有半點感應就出現在眼前。眾修者目光落在莫邪身上。莫邪尷尬的笑笑。「看什麼?都跟緊點」。

莫邪說得硬氣,卻沒敢拉小月的手。小月是何等聰明的女人,立即看出中間的門道,嘴上不說,心都要氣炸了。好你個莫邪,我看你怎麼解釋。

鬼妹和鬼爵有點懵,它們沒見過九公主,也沒聽說過九公主的名字,這裡面的關係有點亂,想不明白了,只好默默的跟著。

霸氣側漏:婚萌女王 「九公主,你可回來了,族主都要急死了,……」。冰衛討好的說道。

「回族再說」。九兒打斷冰衛的話,急速遁向梵天寒峰。

莫邪本想拉點近乎,看著九兒冷艷的臉,沒敢多說話,跟在身後,不停的偷看著這張熟悉又陌生的麗容。 Z大人?就是那個神奈子原本的身份啊,琴姬記得她是這麼自稱的,她真的統治了這個世界嗎?

琴姬不知道這到底是自己的預知夢還是一個普通的夢境,又或者說這是現實。但琴姬知道現在這個狀況是自己很不願意看到發生的。

見琴姬愣住了,那機器人又說:「怎麼了?接受不了這個事實嗎?你到底是與世隔絕多久了?不過就算你再怎麼不願意接受也沒事了……畢竟你馬上就要代替剛才那個逃跑了的獵物而死掉了。」

琴姬並沒有流露出任何害怕的表情,畢竟對於她來說就算對付不了依洛娜那一類型的戰鬥機器人,對付眼前這個數據平平的量產機器人還是遊刃有餘的。

她直接抬起法杖說道:「水,冰。」

這是以前哈尤米曾經對依洛娜使用過的招數,能夠在對方身上凍結出一層厚厚的冰塊,將對方凍住無法行動。雖然對依洛娜使用的時候被依洛娜破解了,但並不是所有的機器人都是依洛娜,很顯然眼前這個傢伙根本就不足以和依洛娜抗衡。

輕鬆地凍住了這個機器人,琴姬握著手中的法杖喃喃道:「沒有手感……這裡是夢境,使用靈術的時候沒有現實中的那份感覺。」

但是這到底是預知夢還是自己做的一個普通的夢境?琴姬希望這只是自己做的一個普通的夢境,畢竟她不想看到這個地球被機器人統治。

夢裡應該怎麼醒過來?琴姬敲了敲自己的腦袋,但是很明顯這樣是沒有辦法醒過來的。

這時琴姬想起了一句話:「在夢裡睡著的話在現實世界就會醒過來。」雖然想不起來這是哪裡的話來了,但是琴姬想著既然是在夢裡那麼自己做什麼都無所謂吧?

於是琴姬就這樣躺在了那廢墟之中陷入夢鄉……

當琴姬再次睜開眼睛的時候,看到的是比較熟悉的天花板。

琴姬坐起身來,自己還是在那個木屋之中,水無月樹月並沒有在屋子裡,琴姬還想問一下他關於剛才的夢境是否是預知夢的事情。

琴姬想出去看看外面的情況,因為剛才的夢現在琴姬心裡焦躁不安,她害怕神奈子真的像她的夢裡那樣統治了地球,將人類變成了機器人的獵物。

琴姬在猶豫,猶豫是否離開這個木屋。依洛娜還沒有回來,琴姬想要等到依洛娜回來才行,但是琴姬又急切地想要去了解外面的情況,還有澤特他們現在到底怎麼樣了。

出去吧……

琴姬拿起床邊的法杖走到了門前,在經歷了一段時間的思想鬥爭之後,琴姬還是推開了木門。

只聽嘎吱一聲,木門打開,琴姬走出了木屋。隨後映入眼帘的,是一個經歷過戰爭的洗禮之後誕生的世界,那些高大的建築物此時已經殘破不堪,街道上除了時不時還閃一下的紅綠燈以外基本上見不到任何會有動靜的物體。

琴姬連忙回頭,哪裡還有什麼木屋,有的只是一個早已沒有了任何人類的蹤跡的小店。

琴姬茫然地站在馬路中間,這整個世界此時只剩下她一個人,這個狀況就好像是在剛才的夢裡一樣。

「夢?」琴姬望著周圍,這到底是夢還是剛才的是夢?她現在身處何處又位於何時?

迷茫之中的琴姬只好選擇往前走,沒有任何目的地往前走著。

……

柏林,神奈子坐在辦公室之中,應該說是澤特坐在椅子上,而神奈子坐在了澤特的身體上。

正在喝著葡萄酒的神奈子突然眉頭一皺,喃喃道:「她怎麼又回來了?都已經五年過去了我還以為她已經回到了原來的世界了呢……」

在她身邊,一個C型機器人問道:「她?她是誰?」

神奈子笑道:「她?你們不知道,那時候的你們都還只是普通的機器人,沒有自己的意識。怎麼說呢……她和我算是熟人吧,原本那時候我看在以前的情分上沒有殺死她,後來她也因為一些原因沒有說出我的身份。但是後來她逃跑之後就再也沒有出現在這個地球上,我原本以為她是回到了原來的那個世界去了,但剛剛我好想感覺到了她又回到了這邊——而且她的氣息變得很強,我很好奇這五年來她都經歷了什麼。」

神奈子說著又抱著澤特的臉蹭了蹭,就是一個活生生的痴女樣。

身邊的C型機器人又問:「那麼她之前是為什麼會離開的?現在又為什麼會回來呢?」

「這個你問我我怎麼知道?」神奈子笑道:「但是她這次回來肯定會對我們的統治造成一定的影響,她那傢伙就是正義感很強——就有點像是繼承了她的爺爺那樣。她絕對不會坐視我們這樣對待這個世界的人類,所以我們要把這個威脅解決掉。」

「除掉她嗎?」機器人又說。

神奈子氣道:「殺殺殺,殺什麼?我都說了她是我的熟人,不許殺死她,把她抓回來。」

機器人也跟著笑了出來說:「你這就好像是最終boss一樣,派手下去給對付主角,還不準殺死主角,結果就是一點點給主角升級。」

神奈子一聽仔細一想的,竟然贊同地點頭說:「好像是這麼一回事,不過你們要是連她都抓不回來的話那麼就真是太沒用了,留著也沒用——返廠吧。」

那C型機器人打了個冷顫說:「不用這麼過分吧?我保證幫你把你那個老熟人帶回來就行了……對了,她叫什麼名字?現在在哪裡?」

神奈子伸手去在屏幕上點了點說:「澳洲……怎麼會在那裡?我記得那裡應該沒有『門』才對啊。」

機器人沒有在意神奈子的好奇,說道:「有她的照片嗎?不會讓我連對象長什麼樣都不知道就去抓人吧?」

神奈子又翻出五年前總部的監控錄像,那玩意她一直保存著沒有消除,就是為了防止有一天出現這樣的情況,果然現在真的用到了。

琴姬只來過總部一次,就是在她控制機器人統治人類的那一天,那時候總部的監視器就拍到了琴姬的模樣。

「就是她,她叫琴姬,是我以前的熟人。但是這也是五年前的監控錄像了,你也知道人類的生長速度是很快的,五年的時間誰都不知道一個人會變成什麼模樣,更何況琴姬她在五年前還只有十四歲,如果她那邊的世界也過了五年的話她現在就是十九歲,那樣你有辦法分辨出來嗎?」

機器人搖了搖頭,神奈子說:「那不就得了?給你的任務就是去找到琴姬,然後將她帶回來——不許殺死她,可以的話也盡量不要對她造成什麼傷害。」

「OK,明白了。」機器人說著就走出了房間。

神奈子望著離開的機器人,又抱著澤特的腦袋使勁地蹭著澤特的臉自言自語道:「好不容易能夠在一起了,為什麼現在又會出現要搗亂的人呢?不過沒關係,只要是想要妨礙我們兩個在一起的人,我絕對不會輕易放過他們的……」

……

走了多久了?琴姬不知道,她只感覺自己走了很久的時間了,但是一路上沒有看見任何人,就連機器人的存在也沒有,她都開始懷疑自己是不是進入了一個奇妙的幻境裡面了。

但是琴姬覺得這個似乎是現實的世界,雖然只是直覺。

這裡的溫度有點低,似乎是冬天的樣子,雖然沒有下雪,但琴姬要是沒有使用靈術來提高自身體溫的話此時估計就已經倒下了吧。

太陽好像要下山了,夜幕即將降臨,琴姬便不打算繼續前進了,現在還是找個地方休息一下比較好。

找到了一家超市,裡面除了沒有人以外所應該有的東西一應俱全,雖然超市本身看上去有些破舊,但裡面的食物等東西看上去都和普通的超市一樣,就好像是有人定期來更換這裡面的食物一樣。

琴姬隨手拿起了一袋餅乾,那上面的文字是英語,而琴姬可以很明顯地看到上面寫的這餅乾的生產日期——2179年6月3日。

「2179年?」琴姬心中一驚,莫非現在真的是五年之後了嗎?琴姬在超市裡面找到了一個辦公室,在那裡面正好有一台電腦。

琴姬打開了電腦的開關,但是電腦並沒有啟動,好像是已經許久沒有使用所以壞了的樣子。

琴姬一拍電腦,電腦還是沒有什麼反應,「嘖,真麻煩……我只是想知道現在到底是什麼時候而已,為什麼就是找不到可以用的東西呢?」

琴姬又打開手中的那袋餅乾,味道聞起來並沒有什麼異味,應該是沒有過期。

「吃了應該不會拉肚子吧?」琴姬持著懷疑的態度將餅乾放進了口中——味道不錯。

走了大半天肚子里早就空空如也的琴姬便不顧形象地將超市裡面的食物進行了一次「閱兵」,每一種都拆開來吃了一點,她也不怕會吃壞肚子。

最終,琴姬拍著微微鼓起的肚子躺在超市的地上,滿足道:「果然地球這邊的食物很好吃呢,要是在我們那邊也可以製作的話那就好了……」

琴姬突然反應過來現在不是感嘆這個的時候,於是她連忙坐起身來,準備離開超市去周圍的建築裡面看看有沒有什麼可以找到線索的東西。

而就在琴姬準備離開這個超市的時候,她聽到了有人進入了超市的聲音。

腳步有些急促,而且不止一個人,琴姬躲在超市的貨架後面不敢出去,在沒有弄清楚來人是誰的情況下她可不敢暴露自己的存在。

「哦……好冷啊,我得趕緊吃點東西補充一下。」

「抓緊一點,不然那傢伙又要追上來了。」

「知道知道……嗯?這一包薯片怎麼被拆開了?」

琴姬一聽立馬知道了那是剛才被自己拆開的東西,她沒想到還會有人進來所以拆開之後覺得不怎麼好吃於是又放了回去。

「可能是在我們之前有人來過了吧?不過這個鎮子裡面除了我們以外還有別的人類嗎?」

「或許有吧,只是我們沒遇見而已。」

琴姬悄悄探出頭去看見了說話的那些人,有四個,看上去都是二十多歲的女性,她們每人都背著一個大大的登山包,一邊從貨架上拿下食物來吃又一邊將其他的食物放進背包中。

她們這是在做什麼?琴姬好奇地看著那四個人,卻完全沒有注意到自己身後還有一個人正在看著她。

愛不逢時,情無金堅 「你在這裡做什麼?」

「啊!」突然在耳邊聽到了陌生人的聲音,琴姬被嚇得從地上蹦了起來,她連忙一回頭去,自己身後還有一個女性正好奇地盯著她。

那女性一邊往包里塞著食物一邊說:「你是剛剛被送來的新獵物嗎?雖然這裡的食物每天都有補充,但是機器人知道我們需要食物所以會時不時來這裡狩獵,所以還是別在這裡待太久比較好哦。西邊十公裡外有一座寫字樓,那裡比較安全,就算有機器人來也方便逃跑。找不到去的地方的話就去那裡吧。」

琴姬不知道這傢伙在說什麼,只能獃獃地點頭,此時另外那邊的四個人也因為剛才琴姬的叫喚聲而聚集過來。

「怎麼了達勒?這個人是誰?」

「應該是新送來的獵物吧,看她的樣子好像對這附近的情況不是很清楚……」剛剛與琴姬說話的女性頓了一下,將自己的背包遞給琴姬說:「你剛剛來到這個鎮子,了解的情況不多。多裝一點食物然後往城市邊緣跑,市中心一般是機器人的狩獵場。如果食物不夠了的話再來這裡取,但是你要記住每個月的十三號不可以來這裡,她們每月十三號都會在這裡狩獵前來補充食物的獵物。」

琴姬迷糊之間接過了對方遞給她的背包,那沉重的背包遞到琴姬手中的時候琴姬感覺手中一沉,這才回過神問:「請問一下,這裡是哪裡?今天是什麼哪年哪月哪日?」

「今天?今天是2179年6月17日……你是想問這個鎮子的名字嗎?」

琴姬搖搖頭說:「不是,我是問這裡是……是哪個洲?」

「洲?這裡是澳洲,怎麼了?你連自己被送到了那個狩獵場都不知道嗎?」

「狩獵場?」琴姬心頭一緊,莫非之前的那個夢真的是預知夢?這個世界真的被機器人統治了?

琴姬不敢繼續問下去,她雖然有很多好奇的事情,但是如果問這些人的話就會讓她們懷疑自己,於是琴姬抱著那登山包對幾人道謝了一聲便衝出了超市。

抱著登山包離開了超市的琴姬隨便找了一棟大樓躲了進去,她並不害怕會不會被那些機器人抓到,就算是C型機器人來了她也有辦法從對方的手中逃跑,她現在更需要的是找一個可以了解到這五年來這個世界發生了什麼的地方,一個有電腦可以聯網的地方。

就算機器人統治了世界,網路這種東西應該還是存在的,通過電腦上網能不能找到這五年來發生的事情琴姬不清楚,但是現在她只能想到這個辦法。

進入大樓的琴姬很輕鬆的就找到了一台能夠使用的電腦,但是在打開了電腦之後琴姬才發現——沒有網路。

再嫁爲妃:爆萌農家女 如果按照之前那幾個人所說的,現在的人類已經成為了機器人的狩獵對象,機器人自身就可以連接總部的網路,電腦這種為人類服務的東西自然就沒有了用處了。

琴姬氣憤地舉著法杖將那台電腦砸爛以發泄自己心中的怒氣,「麻煩死了!我們明明應該只離開了幾天而已,為什麼從那個木屋一出來這個世界就過去了五年?為什麼水無月樹月不告訴我這些?為什麼依洛娜的那個特訓都五年了都還沒有結束?」

琴姬是真的搞不明白,自己只是休息了幾天,然後從那個木屋裡面出來之後這個世界就徹底大變樣,自己已經完全不認識這個世界了。

琴姬在思考怎麼樣才可以弄明白這個世界到底發生了什麼,但是又不能去問人類,問了之後絕對會暴露自己的身份。於是琴姬打算去一趟柏林,去那邊看一下總部現在的情況。

如果能夠見到神奈子的話更好,琴姬覺得神奈子應該不會對自己做出什麼過分的事情來。

「澳洲……我記得澳洲是在南半球,從澳洲這裡要去柏林的話……」琴姬意識到了一個重要的問題——她沒有能夠從澳洲去到柏林的辦法。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