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1 日 0 Comments

「開火!」

伴隨著一聲冰冷的命令,在那青岩山頂部隱藏在樹林之中,覆蓋著偽裝的四挺100毫米高射機關炮噴出了兇猛的火舌。

天空彷彿一下亮了起來,四條光鏈在那八咫鏡周圍瘋狂交織。

那名瞬間移動異能者在一瞬之間就被那四條光鏈刷成了一堆滿是破洞的篩子從天空之中掉落在地上,身體摔得四分五裂。

100米的高射機關炮那可是連飛機都能夠打爆得恐怖戰爭兵器,區區一個瞬間移動異能者只要被一發子彈打中都要重傷、甚至死亡。

作為八咫鏡的守護者一族,他們擁有從先祖那裡繼承的神靈血統。雖然隨著時間的流逝,他們的血統越來越稀薄,可是那一絲神靈血統都能夠讓他們變得遠比普通人類的身體素質要好。而且悠久的傳承讓他們在日本擁有了龐大的潛勢力,就連高射機關炮這樣可怕的戰爭兵器也有。

看到前面那名異能者的戰死,其中一名異能者眼中光芒一閃,一團團颶風在他的身體之中殘繞形成了一對風之翼。

那異能者背後的風之翼一拍,一道道颶風噴射,他的速度一下變快了三倍不止,在天空之中不斷的高速飛行,同時向著那高射機關炮集群之中不斷發射一道道三十厘米長,鋒銳無比的風刃。

天空之中,一道道風刃落下如同有眼睛一般,斬在那些高射機槍的操縱者身上,那些高射機槍操縱者紛紛被那可怕的風刃斬成兩截,鮮血四濺。就算那些高射機槍的操縱者們躲在掩體之後,依然被那可怕的風刃繞過掩體,一刀斬殺。

這名風系異能者在下方擁有一名感知系異能者、精神傳導異能者的幫助,這才能夠在天空之中遙控那風刃將操縱者們斬殺。若是單憑他一人,卻是無法做到這樣的程度。

單一的異能者並不可怕,擁有無數弱點可以擊敗、滅殺。可是一個數名異能者經過訓練之後聯合在一起,發揮的戰鬥力卻是極為可怕。就算是最精銳的特種兵戰士遇到異能者小隊,也會很高的幾率被幹掉。

那些操縱者被殺,那四挺高射機關炮便變成了廢物,那名風系異能者颳起陣陣颶風,彷彿鬼魅一般出現在那八咫鏡之前,伸手向那神器抓去。

天月流秘術,斬光!

https://tw.95zongcai.com/zc/56318/ 離那風系異能者最近的乃是從下方踏空而來的千早慧,她眼中寒光一閃,眉心那神秘的守護者符文瘋狂閃動,一股龐大的靈力將她環繞。她發動秘術,僅僅踏出一步,便跨越了空間出現在那名風系異能者身前,手中的妖刀村正化作一抹青光向著那風系異能者斬去。

那名風系異能者乃是一名a+級異能者,執行過無數次任務,他幾乎是瞬間做出了反應,全身的力量就匯聚,在他身前凝聚出了一面兩個巴掌大小的颶風之盾。

千早慧飽含無盡靈力的一刀斬在那颶風之盾上,她幾乎能夠斬破一切的刀光竟是被那颶風之盾牽引偏到了一邊,只是在那名風系異能者的右臂之上斬出了一條鋒利的血痕,沒有將對方一刀兩斷。

力量越是凝聚,防禦力越是驚人。若是風系異能者利用異能製造的颶風之盾在大一點,絕對會被千早慧連盾帶人一起劈開。

壓縮異能之力,隨意操縱異能,這隻有a級異能者才能夠做得到。b級異能者則只是會利用自己的異能配合自己戰鬥。c級異能者是那些訓練不久戰鬥力不強的異能者。d級異能者則是剛剛覺醒異能的異能者。

那名風系異能者也是極為果斷,被千早慧一刀斬中,背後那對風之翼一拍,恍若鬼魅般暴退數十米。

砰!

幾乎同一時刻,從下方傳來了一聲槍響之聲,一枚狙擊子彈如有靈犀一般向著千早慧電射而來。

千早慧避無可避,美眸寒光一閃,手中妖刀村正一刀斬在那枚狙擊子彈之上,將那每狙擊子彈劈得粉碎。

「真可怕,人類竟然能夠做到這個地步么!」在那下方,一名擁有動態視力的狙擊異能者看著天空之中的千早慧,眼中閃過一抹驚駭。能夠抵擋狙擊子彈異能的強者、躲避子彈的異能者他都見過,可是用刀劈子彈的人類他還是第一次見到。

另外一名被白布包裹,隱藏著真面目飛翔在天空的男子不聲不響出現在千早慧身前,一拳環繞無窮元力,帶著破空之聲,彷彿連空間也能崩塌一般向著千早慧碾壓而去。

千早慧手持妖刀村正,一刀斬在那名白布男子的拳頭之上。

那妖刀村正環繞的妖力與千早慧依附在那刀上的靈力都被那名白布男子一拳震飛出數米之遙。 泣干訂東半島的海之角要山東半島隔海相望。當船隻靠入海之角的海灣碼頭,碼頭上再次的喧囂了起來,大量的海之角上的守軍士兵冉聚在碼頭之上,運輸船有秩序的靠上棧橋,搭上船橋,大批面色蒼白,受了不少罪的山東百姓被船上的大夏士兵驅趕上碼頭。

「號牌亥一號到亥五百號到我這裡集合!」碼頭上按照不同的牌子分成無數個方隊,牌子都是臨時尋找的木板塗抹上墨汁製成,雖然很是粗糙,但至少一眼就能看到。

關承乃是大夏陽明學院畢業的學生。因成績優異也被批准結業,之前在大夏黃龍府下轄的一個小城擔任一個戶使司,大夏地方衙門,下設立十二司,分別掌管戶,吏考,刑,三院,工,商,農。建,城衛,典十二司衙門,戶使司負責戶籍,稅收,查勘土地等等。是十二司衙門中職權較大的一塊。而戶使司也是最容易獲得提高為一方行政大員的職位。

關承考入衙門,只充任了半年,就由當地縣令保舉,內閣下了委任。成了一化品縣令,被派到遼東之地建立一縣,可以說這是一個苦差事,不過同樣也是一個很容易出成績的位置,因為一窮二白,所以做出成績后,很容易被上方賞識,而在遼東之地任滿之後,提拔是肯定的。

說起來遼東之地雖然已經納入大夏兩年有餘,但大夏在這邊的統治卻可以用一窮二白來形容,就如同這邊那一片荒蕪的土地一樣,大夏只是佔領了這裡,但這裡卻沒有多少百姓,只有一些蠻族部落聚落而居,所以也談不上統治了,可以說在這之前。遼東地在大夏版圖上連一個具體的行政區域劃分都沒有。

幸好大夏工部的堪輿司對納入大夏的版骨都繪有具體的地圖,內閣花費了整整一天時間,終於將遼東之地劃分為三府,營州府,海牙府以及東面的黃海府,營州府佔據遼東半島渤海內灣的廣大區域,以正中的山脈為界,中部往下為海牙府。半島東面,朝向黃海的部分為黃海府。

三府之中。營州府有一個達的治所,營州郡,又劃分過去幾郡荒野之地,但營州府畢竟靠近大夏,所以展能好一些,海牙府次之,黃海府則最差,東南鎮守府的兵丐如今在黃海府東北與一個高麗人的國家打了起來,黃海府不太平,而此次遷移的重點就是營州府以及海牙府兩地。

關承被任命為海牙府靈蛇郡蛇灣州縣令,大夏州縣為一級行政單位,不過州的面積要比縣大上一些,靈蛇郡位於海角郡西北,靠著海岸。因為轄區範圍內有一座大型島嶼,島上多產蛇,所以被命名為靈蛇島,靈蛇郡五州縣,蛇灣位於蛇島對面的沿海區域,是一處風平浪靜的水灣,土地倒也肥沃,只不過卻是一片荒蕪,無人居住。

亥字五百號人被聚集了起來,那負責點清人員的戶吏點完人數,這才走到關承這邊,笑著道:「關縣令,分到你們縣的人齊了,乙號五百到八百,丙號一千二到一千八,丁號三百到七百亥號一到五百。統計人口六千五百人,其中壯勞力三千五百人,女人兩千,孩童,老弱一千五,您點點,看看可有出入。沒有問題的話,就麻煩在這簽個名字,然後就可以將人帶走了!」

「呵呵,急戶籍查點的清楚,我就不多此一舉了,時候也不早了,我就不在這礙事了。」關承說著抱了抱拳,儘管他如今已經是七品的實權縣令,但卻沒有擺官架子,那烏戶籍雖然只是一個八品的小吏卻也是經驗老手,而且屬於戶部下派,官雖然但卻是握著權的,日後少不了還可能打交道,關承雖然只當了半年的戶司使,但卻不是官場上的菜鳥。有點權力就不知道天高地厚。關承此番除了帶領了幾個吏赴任外。隨行的還有一個營的城衛營,城衛營屬於地方守備部隊,負責地方治安,巡邏,雖然守備營隸屬兵部。但卻屬於地方衙門一司,具有一定的獨立權,不過日常糧餉卻是要地方衙門支付一半,兵部撥付一半,除非是戰時,接到兵部調派,否則城衛營大多是負責地方治安,屬於二線預備。

六千五百人口可不是一個小數目。一路浩浩蕩蕩的走到海之角要塞外的空地,與守備營的指揮接觸后,七千多人這才向著蛇灣縣走去隊伍中僅有的馬車也用來乘坐老人和孩子,蛇灣地區雖然土地肥沃,但卻連一個像樣的村落都沒有,可以說是百廢俱興,就好如烽火大6之初一樣,不過他這縣令可要幸福的多。在隨後數日,66續續的有大批耕牛,農具以及各種建設房屋的鎚子,釘子等工具被送了過來。

象關承這樣的新建立的行政州縣一共有幾十個,遷移的時間是四月中旬,倒是沒有耽誤了春耕,海之角留下的人口最多,足足有二十萬,因為海之角之前就是一片荒蕪之地。只有數萬渤海人居住,這些渤海人被貶為奴隸后,就隨著軍隊沿途修繕一些營地,道路之類的,所以海之角內十分的空蕩,二十萬人直接充尖了海之角,讓這座荒涼的城市也變得熙熙攘攘起來。

海之角依山靠海,行政中心就建立在距離海邊不遠的望海山上,隨著一批批的人口被運到,劉仁軌這個六旬老將每天忙碌的只眯縫上兩三個小時,也正應了那句老當益壯的話來。雖然連日勞累,卻仍然精力十足。

「大人,這是工部道路司衙門的主事張盛!」

劉仁軌呵呵一笑站起身,道:「歡迎,歡迎,快來坐,我這邊可是日盼夜盼,總算是將你給盼來了,關於從海之角到營州一線的馳道建設工部打算什麼時候開始建設。」儘管海之角的碼頭區不但隨著對讓。東打擊的開始,大夏的運力也開始有些吃緊,尤其是地方建設花費巨大。所以海上運輸也有點指望不上。劉仁軌只能希望6路馳道早些開工。既能帶動馳凶舊訓州具展,也能緩解因為海運不足造成的展識※

張盛客套一番后,也進入正題。道:「大人,從營州到海之角的建設我們工部是完全贊成的,此番我們也派人堪輿了沿途的地形,撥款也好辦,只要給戶部說一聲,也不難批。但關鍵的是工部這邊實在是抽調不出太多的人手,您也知道,年初計劃要建設一條從商郡過錦西走廊,穿過幽州通道最後到達山海關的馳道,道路司所轄二十萬官奴都已經調派到沿線,在加上其他幾條馳道,我們商議過後,停了兩條次要的馳道建設,也不過能抽調出三萬人。人力嚴重不足啊!」

劉仁軌讓人到了杯茶,聽了張盛所言,倒也是點了點頭,工部道路司可以說是大夏最大的一個司衙了,大夏重視地方道路交通建設,為了能讓州縣,郡府之間快的通行,大修道路,而工部道路司光是官奴的數量就高達三十萬,這些都是有經驗的官奴了,官奴雖然身份不自由,幹活沒有錢拿。但吃食卻是不差,一般的官奴干滿十年就可以成為庶民。並領取一份不少的銀兩,擁有正常戶籍,所以有盼頭的官奴幹活很賣力,而那些有經驗的官叔造出的道路又快又堅固,所以一般馳道的主幹道建設都會使用官奴修造,而大夏這些年道路建設就從來沒有停止過。所以官奴的使用很是緊張。

「五萬人也不少了,這樣吧,我從城內抽調五萬精壯,在在馳道沿線的州縣抽調出五萬精壯出來由這五萬官奴帶著,怎麼也要將路打通。之後在將馳道加寬加固吧

劉仁軌也是被逼得急了,本來他被派到海之角,雖然肩負有為部分兵馬作為後勤基地,提供後方補給的任務,但這個任務並不算太重,畢竟只有東南鎮守府的五個軍的兵馬,他在接受了駐紮在海之角的艦隊后。應付起來倒是綽綽有餘,但問題是他這邊才到任半個多月,夏羽的旨意就過來了,針對山東的戰略改變了,不在以步步為營,逐步蠶食來經略山東,而是採取海軍,6軍聯合對山棄進行針對性的掠奪,削弱,打擊山東各路諸侯的力量,封鎖山東,然後在奪取山東的戰略。

而作為戰略最為重要的一環。海之角因為獨特的地理位置,註定要成為一個重要的大後方,要真責接收從山東南北劫掠來的人口,還有負責往來艦隊的補給,以及傷患士兵的救治等等,然而此刻的海之角要塞雖然已經初具規模,但後勤通道卻仍然是以海運為主,以往靠著海運足夠滿足東南鎮守府的消耗,但是新的山東策一出來,大夏本來還有富餘的海運就變的緊張起來,畢竟是採取無根據地的作戰方法,而山東之地有向來貧癮,不可能搶掠到多少糧食。所以後勤補給就要靠封鎖山東半島而出動的大夏三大海軍府的絕大部分艦隊,並徵集大量的運輸船巡戈沿海,隨時為需要補給的6軍提供補給。

儘管海之角不需要提供全部。但也要承擔起絕大部分,畢竟七星群島的地理位置比起海之角還要遜色不少。而經過劉仁軌的計算,大約三分之二的海軍,四分之三的6軍的補給都需要從海之角中轉,十五萬海軍,六十萬6軍每日消耗將會有多大。如果只是糧食的話,就需要七八千擔,其他的補給更是一個龐大的數字,而靠著目前的海之角想要完成這個補給任務無疑是不可能的。

所以打通6路通道是當務之急,只有6路通暢了,大批的糧食,物資就不需要佔用海上運力,直接從渾河上游的平原乃至黃金平原一路運往海之角,儘管度可能會慢一些。但卻勝在持久,而且對山東的削弱之策怕不是短時間內就能完成的。

劉仁軌身上的擔子無疑沉重了許多:「大人,七星群島來的消息。營州海軍府第一批次大約一個整編艦隊,攜帶著東府的兩個騎兵軍大約會在四日後抵達海之角,並在海之角進行補給,繞過山東半島,從山東南部登6作戰,這邊有大致的補給清單。」劉仁軌並沒有抬起頭,只是恩了一聲,表示知道了,那侍從官也見怪不怪的,準備出去,劉仁軌卻突然抬起頭,道:「東府的騎兵,領軍的可是陳鎮守使?」

「是的,這一批過來的是陳大帥的東府精銳,白馬軍以及白馬仆義兩支騎軍。」

「恩,知道了,讓下面將要補給的物資準備好,存放在碼頭附近的倉庫里,還有船隊到了后,記得提醒我一聲!」

「知道了,大人!」

劉仁軌恩了一聲,繼續埋那堆積如山的事務之中,烽火十年四月二十三日,在大夏皇帝夏羽頒布動員令的第二十天上,從大夏南下的第一支騎兵軍到達了遼東半島海之角,而這支騎軍也將投放到山東南部的大夏佔據的青島灣集市登6作戰,而這個時候,駐紮在威海的大夏二十餘萬兵馬的突然舉動也掀起了一場血色的恐怖,大夏的突然放棄了一切防禦,而好像炸彈一般爆炸樣的向四面八方濺射而去,勢不可擋席捲著周邊的諸侯勢力。齊魯大6好不容易形成的平衡之局,再次被打破。大亂不可避免,而這個結果是作為一切始作俑者的墨門所始料不及的。

兩萬五千騎著身著銀白色鎧甲。身披月白色披風,鎧甲上刻印著麒麟圖紋,以及一桿騎兵長槍的騎兵踏著整齊的步子進駐到海之角要塞。在這裡將進行為期兩天的短暫休整。

而此番帶兵而來的陳慶之也被劉仁軌迎進了政務衙門,劉仁軌與陳慶之之間的關係匪淺,當初可是一見如故,只不過陳慶之南猛的戰,兩人的關係才沒有那般密切,但聯繫卻是不曾斷過,而兩人的家也是挨在一旁,兩人的夫人可是莫逆之交了。而陳慶之此番親自南下,劉仁軌作為地主自然要熱情的接待。 千早慧暴退數米,一口鮮血從她的口中噴出,手中的妖刀村正也在顫動。

「好可怕的男子!」

下方那些守護者,異能者們看著天空之中,白布殘繞的那名男子,心中都是一凜。千早慧的實力他們都已經看見,那可是幾乎可以媲美a+++,無限接近s級的可怕強者。竟然被那名裹著白布的男子一拳震飛,這種實力,就是力量最強的泰利斯也做不到。

「那人只怕是s級的強者。沒有想到竟然在這裡會有一名s級的強者出現。」下方的泰利斯看著天空之中的那名裹著白布的男子,心中一凜。

s級的強者那可是傳說之中的強者,每一名都有著極為強橫的實力。一個人在正面戰的時候就可以匹敵如泰利斯這樣高手領導的異能小隊。

加之s級強者孤身一人,神出鬼沒。泰利斯這樣的異能小隊若是沒有提防,被s級強者暗殺全滅也不是什麼稀罕事。

那名白布男一拳震飛千早慧,眼中寒光一閃,一步跨出,一道道殘影出現,他的本尊旋即出現在了那八咫鏡之前,大手向著那八咫鏡狠狠抓去。

「不行!這件神器絕對不能夠讓他得去!」泰利斯看著那名白布男,心中凜然,若是這神器落到s級強者手中,他這隻小隊要想將之奪還不知要費多少力量,要死多少人。

泰利斯雙目精光閃動,在他背後背著的一個大包之中,近千隻一指大小,陰毒刻著血槽的合金鋼刺暴射而起,化作一道鋼鐵洪流彷彿炮彈一般向著天空之中的那名白布男轟去。

泰利斯是能夠操縱各種蘊含鋼鐵合金異能的強者,每一枚合金鋼刺在他的操縱之下可以媲美穿甲彈,洞穿普通戰車的裝甲。唯有坦克的合金裝甲能夠防禦他的合金鋼刺。

不少異能者與泰利斯心中想的一致,一道能夠冰封一切的可怕冰錐,數十根巨木從山中拔地而起,向著天空之中那名白布男狠狠轟去。

下方之中,狙擊手、守護者、特殊部隊都舉著突擊步槍對著天空之中那名白布男瘋狂掃射。

無數攻擊轟在天空之中,卻被一層看不到的屏障擋住。

那看不見的屏障僅僅擋了一瞬間,便被突破。

僅僅是那一瞬,所有人的遲了,那名可怕白布男的大手抓在了那八咫鏡上,從他的手中暴射出一道血箭射落在八咫鏡的鏡面之上。

滴血認主,是眾所周知讓許多神器降服的一種手段。

那白布男的鮮血落在了那面八咫鏡之上,那八咫鏡光華閃動,落在上面的鮮血旋即消融,一道蘊含無盡月華之力清冷無比光芒向著那名白布男射去。

這一次,那名白布男在白布底下的臉色終於變色,那八咫鏡清冷無比的月華神光給他無窮無盡的壓力,他終於使出了自己的真本事。

那名白布男右手結成了一個類似石崩的印法,無數元力孕育其中,瘋狂壓縮,剎那之間,彷彿一座泰山在他手中孕育,一股霸絕天下唯我獨尊的氣勢從他的身體之中擴散。

在那白布男身邊的千早慧臉色微微一變,這名白布男是她見識過最可怕的強者。

「破!」那名白布男爆喝一聲,右手快若閃電轟在了那月華神光之上。

轟的一聲巨響,那神器八咫鏡射出的月華神光被那白布男一拳震得潰散。

硬撼神器之威,那白布男也不好受,一口血箭從他口中噴出,他被震得暴退數百米,彷彿一顆流星一般向著那木岩村墜落。接著那反震巨力,那名白布男也避過了無數攻擊。

「老闆失敗了呢!」在那青岩山之中,一個隱秘的角落,四名氣勢不凡的年輕男子隱藏其中,其中一名臉色蒼白,嘴角溢血。

「沒有辦法,那神器八咫鏡只怕也如神器軒轅劍一般排斥外族血統。否則,老闆已經得手了。」另外一名戴著眼鏡,十分斯文英俊的男子道。

「現在我們怎麼辦?」一人問道。

「去守護老闆,這一次老闆傷得不清。作為親衛隊,我們的最大使命就是守護老闆。」

四人點頭,然後向著那山下躍去。

「那一招和石崩好像。」

那白布男與諸人交手一幕盡入聶冷眼中,一個疑慮在他心中一閃而過。他敢肯定,那人絕對不是王天雄,因為王天雄給他的感覺深不見底。那人雖然很強,卻沒有給聶冷深不可測的感覺。

幾個閃動之間,聶冷就已經衝到了那八咫鏡之前。

天月流秘式,暗光!

千早慧眼中寒光一閃,手持村正彷彿從黑夜中出來的女殺神一般,如同鬼魅一般無聲無息向著聶冷斬來。

一刀斬落,背著池田月櫻的聶冷便被千早慧一刀斬成了兩段。

只是下一刻,那聶冷和池田月櫻便潰散消失。

「糟糕,這是幻象!」

千早慧猛然一回頭,便發現聶冷背著池田月櫻已經來到了那八咫鏡之前。

「這東西只怕不是特定的血統則無法讓其認主。從今天起,它就是你的了。」聶冷手一揮,將池田月櫻的小手劃破,一指彈出,那一滴滴鮮血射到了八咫鏡之上。

「該死!!!」在那下方泰利斯大怒,意念一動,近千隻鋼刺向著天空之中聶冷和池田月櫻射去。

冰錐、火箭、土錐、雷光、各種口徑的子彈瘋狂向著聶冷轟擊而去。連那八咫鏡也包含在內。自己得不到的也不讓別人得到,這就是人的心理。

池田月櫻的鮮血一沒入那八咫鏡內,旋即被那神器吸收。

池田月櫻頓時與那面神器八咫鏡生出了血脈相連的感覺。

八咫鏡停止了吸納月亮精華,飛到了池田月櫻的頭上,沒入了她的眉心之中。八咫鏡一沒入池田月櫻的眉心,這隻小蘿莉就一下暈了過去。那被聶冷劃破的傷口也在幾個呼吸之內癒合。

看著這一幕,千早慧一呆,眼中閃過一抹不可置信。

「巨盾惡魔之盾,現!」聶冷念誦咒語虛空一指,中級魔法巨盾惡魔之盾發動,一名手持巨盾牛頭人身的惡魔虛影憑空而現,舉著一面銘刻著骷髏、山羊、狼、虎、豹的巨盾擋在他的身前。 夜風習習,海浪拍打著船體,讓船隻左右的搖擺個不停,那一**的浪花被船頭撞個粉碎,濺起的雪白色的浪花吞噬著船頭甲板,巨大的海船中,寬敞的船艙內,一個個吊在兩排橫木上的吊床隨著船身的搖晃而輕微的擺動著,呼嚕的聲音此起彼伏,顯然對於這種晃動,這些士兵已經十分的習慣。

天空中,月朗星稀,明亮的北極星為船隊指引著前進的方向,陳慶之站在一艘五桅主船的指揮艙內。透過玻璃望著前方那好似一頭猛獸般的黑夜,比起平靜如鏡的渤海來。外海的環境無疑更加的惡劣,只是出航不到一天就遭遇了一場不大的暴風雨,好在船隊行進距離海岸不遠。倒是沒有太大的損失,但外海的浪頭卻好似一個鎚頭,不斷的敲打著船身,讓船體不斷的出吱嘎吱嘎的聲音,讓人心裡跟著一緊。

過了海之角,就過了渤海,進入了外海黃海,一片更加廣袤的海域。儘管大夏這兩年對外海的探索一直都在進行,但大多都是靠著海岸不足幾百海里的區域,對於黃海的深處卻是沒有多少了解,而海之角的興建,除了有撫守渤海咽喉的重任,無疑還有著一個探索外海的前沿基地。

海之角的重要性是母庸置疑的。而派劉仁軌這個有著豐富治理地方經驗,又有著豐富海戰經驗的沉穩老將來鎮守這裡,無疑是英明無比的決定,而這一次,海之角扮演的角色。更加的關鍵,而劉仁軌在,確實讓陳慶之的心落到了肚子里。大夏兵部平轄海軍與陸軍,而這也直接表明了大夏對海洋的態度,儘管大夏兵力九成仍然是陸軍,但是海軍在軍費的花銷卻有著陸軍的七成。而且海軍是大夏公認的最富裕的軍隊,不過到目前為止,海陸兩軍倒沒有什麼激烈的碰撞,一直都是井水不犯河水,自家顧自家的。

這一次圍剿山東,無疑是第一次海陸兩軍聯合作戰,儘管在這之前。海陸兩軍已經有過幾次合作。比如奇襲山海關,登陸威海灣,但這些都不過是一部上的聯合,海軍所擔任的更多是運輸,而這一次卻大不同,陸軍登陸山東作戰,後勤補給完全依靠海軍從海面上負責,甚至還需要海軍臨時開闢簡易碼頭,為征戰的陸軍提供補給,並將受傷的兵馬送回,甚至在一定情況下。還要與海軍配合作戰,進行不間斷的登陸。撤退等等,可以說這是大夏開天闢地頭一遭,這也是陳慶之最為擔憂的事情。

「報,前方已經現青島灣外海燈塔,大約兩刻鐘后,我軍艦隊會進入青島灣」。

「知道了,確認目標,艦隊減緩度,派出船隻與青島灣內進行聯繫,讓他們做好迎接準備,艦隊改變陣型,呈一字型進入港灣

「是!」

「大人,馬上就要青島港口了!」五桅戰船的艦長武官職位為五品上。同樣也兼任著一支艦隊的指揮。也算一方實權將領了,不過對於陳慶之來,五品的武將官職無疑還差了好幾個檔次,儘管大夏海軍地位不斷的提升,但陸軍老大的地位卻是不容半點挑戰,此刻的海軍絲毫沒有一點要與陸軍爭雄的意識,更沒有所謂的海軍優越性。

陳慶之站了點頭,青島灣是大夏在山東佔據的眾多優良港灣中的一個」不過青島灣卻因為在山東南部,而變得獨特了起來,在讓。東北部,大夏佔據的許多港灣都已經廢棄,焚毀,昔日繁華的貿易集市也變得荒涼起來,而唯一還保留沒有廢棄的就只有南部的這座青島灣港口。。

青島灣港口就好像是一個鉤子,從灣口進入之後,灣內海域十分的廣闊,因為有陸地阻隔,海灣內部平靜如鏡,外面大浪治天,內部卻安靜非常,不過海灣內停泊的船隻卻並不多,儘管青島灣港口並沒有在焚毀之列,但是卻仍然受到了大夏此番山東政策的波及,但就算如此,青島灣因為位置關係,在對山東貿易上。也一直處於倒數的行列,儘管走海之角到青島灣不過只花費兩天多的時間,但對於商人來說,走一趟青島灣賺取的金錢並不比在威海多出多少,而要承受的成本卻大幅度提升,儘管沿著海岸航海,危險降低到了最低,但往來卻要多出七八天。如今大夏的貨物可是暢通無阻。時間就意味著金錢,所以青烏灣內做貿易的海商並不多,而且多為散戶。

近兩百條戰船陸續進入了青島灣,碼頭之上也迎出了一隊大夏駐紮在地方的城防營,駐紮在青烏的官員不過是一化品的文官,哪裡敢有半點的輕忽怠慢,五桅的主艦緩緩的靠向了棧橋,陳慶之等人從船橋上魚貫而下。

「大人,下官青島港政務,周銘。下官已讓人準備好了休息的房屋。大人一路勞累,暫且還休息一二。船上的將士下官會妥善的安置!」

「那就有勞周政務了!」

清晨的青島很是平靜,天空蔚藍一片,幾朵雲彩隨風飄動。淡淡的海風吹拂著,捲動著輕紗帘布,在大床上睡了一覺的陳慶之精神奕奕的走到露台之上,這是一個東西方建築稱合而成的小樓,倒很是別緻。對於這種建築,陳慶之倒是沒有太多的詫異,因為大夏內都有一些白人建築師,這類的建築在天之城也很常見。

「大人,您醒了!」周銘帶著一干侍女走到露台之上,對著身後的侍女一揚手,陸續的上了一碗粥。幾個飲頭,還有七八種精緻的小菜:「大人簡單的用些早飯,中午下官在為大人接風洗塵!」

陳慶之坐在椅子上,呵呵一笑。對著周銘道:「周政務也坐吧,在這就不用擺那麼多規矩了,正好我有些事情問你。」

周銘點了點頭,儘管大夏禮部制定了一系列的禮法章程,凹曰甩姍旬書曬齊傘口口二初建。這些禮法大多數都是個擺設。只有在正式場咎門,才需要遵守,很多私下的場合里很少有人講究。何況是常年在軍中的陳慶之:「大人有什麼問題只管問,下官在這邊也有兩年多了,對周邊的事情倒也了解一二」。

陳慶之一把拿起個饅頭,一邊喝著粥,問道:「你就將這附近的情況大致的講一下吧,雖然兵都有地圖下。但一張地圖上實在是看不出什麼來」。

周銘點了點頭。這個他自然知道,因為青島周邊的勢力分布圖就出自他的手,連帶附近的情報也都是從他這裡出去的,儘管情報很詳細。但卻不如他直接彙報來的詳實:「青島灣,是烽火七年底,由海商莫道言現的,當時他的船很倒霉的遇到了風暴。後來停入了青島灣。因為灣內有一座圓形的青岩島嶼。所以就把這裡命名為青島灣,烽火八年下官到任,陸續從周邊的諸侯買下了青島周邊五十餘里的土地為集市範圍,一直到如今,青島灣東面乃是新近崛起的黃子國,黃子國興起大約在這三四隻間,陸續吞併了青島東部的諸侯一十二家,合併州縣二十三個」黃子國國君黃鴻。此人下官在去年進入黃子國送一批絲綢的時候有幸見過一次,倒是一個典型的山東漢子,身高馬大,倒是沒給下官太多的觀感

「黃子國國君黃鴻擁有三個兒子兩個女兒,大兒子網過弱冠之年,下官倒是接觸了一下,脾氣耿直。少了些心機,而且有些過於書獃子氣。說起話來酸的很,另外兩個兒子都是半大的孩子,不過五六歲大。不過值得注意的是黃鴻的大女兒,黃綺韻,此女比起那大兒子來。卻可用天縱奇才來形容,不到二九年華,卻上馬可領兵,下馬可治政,而且那雙眼睛精芒畢露,咄咄逼人,讓人不敢直視,黃子國如今的疆域倒是有小半個是此女打下來的。如果她不是一個女兒身,或許黃子國能有一番大作為!」

「除此外,青島西側的諸侯到是還有不少,不過這些諸侯之間卻少有征戰,以黃子國當初席捲十二路諸侯的兵威完全可以將附近的諸侯一掃而空,不過黃子國卻在大勝之後,停下了兵戈,止步於楊嶺,不在西進。至於原因么,就是因為青島西北八百餘裡外的墨山。」

「墨門雖然只佔據一山。周邊不過三百里之地,但周邊卻無半個諸侯敢對墨門有半點的不敬,可以說方圓千里之內墨門的話就是聖旨,墨門主張非攻,所以附近的諸侯很少爆戰爭,大家都相安無事所以這附近雖然諸侯眾多,但生活卻相對穩定,百姓也略有餘錢,而黃子國也不敢太過觸動墨門的神經,所以止戈不前,而目前山東只要墨門勢力較大的地區,都維持著一個相對的平衡的局面,這兩年幾大諸侯之間少有戰亂,可以這裡面大部分都是墨門的影響。」

「對於墨門,你可有什麼了解!」陳慶之一邊吃著一邊聽著,對於墨門的對於山東的影響,陳慶之也是有所體會,從參謀情報司的分析。數路諸侯圍攻威海三郡背後就有墨門的影子,至於墨門為什麼要針對大夏,很可能是為了平衡,畢竟大夏是外來勢力,一旦進入山東,免不了要打破地方好不容易平衡下來的局面,而這個理由也是最為貼切的。但是不管怎麼說,墨門的所作所為已經阻擋了大夏的霸業。

「墨門么,這個下官到是多方查了一些資料,墨門主張兼愛。非攻。尚賢,尚同,天制,非命,非樂,節制,節葬等等,這些主張怎麼說呢,倒是贏得了一些諸侯的信奉。不過說是信奉這套主張,不如說是信奉墨門的武力,墨門初期,三千墨甲縱橫齊魯,無人可擋,這才贏的了周邊諸侯的敬服,隨後墨門將弟子散布各地諸侯,宣揚墨門思想,逐漸把持各地兵權,由於主張非攻之策。讓山東民生得以恢復,各地諸侯也獲得了難得喘息之機,穩定自己的統治,所以墨門的非攻主張贏得了大部分的諸侯的信奉,不過墨門的這種主張早晚都會被各地統治者拋棄,山東只要一日不一統,戰爭就不可能真正的結束。」

「以下官看來,墨門的這些主張還不如墨門的機關之術以及那善於攻防的墨甲,尤其是與墨家同處的魯門,兩家合在一起簡直就是天作之合,墨甲與匠兵在齊魯大地上代表著無堅不摧的矛和堅若磐石的盾,如果沒有這個作為根基,墨門也難以影響到整個山東的局勢,或者說讓。東如今依舊混亂成一團而無法一統。墨門的非攻主張佔了很大的原因。

陳慶之放下竹筷,很是鼓了鼓掌。道:「看來周政務對墨門果然很有研究,陛下曾經說過,真理永遠掌握在強者的手中,這話確實不假,墨門之所以影響力巨大,就是因為墨門的實力夠強大,可惜墨門的矩子太過於理想化了,而且他也選錯了路。如果墨門自成一國,山東怕是早就大一統,地方百姓何苦承受連綿的刀兵之苦,墨門主張非攻,意在讓地方平息,百姓能夠安居樂業,但他卻忽略了一點,人都是有**,有野心的,雖然山東如今還算平和。但早晚那些大的諸侯休養生息完,大的戰爭就會爆,天下大勢在於合,如果連這一點都看不到,墨門早晚都會被淘汰。」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6 月 26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5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3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11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