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2 月 3 日 0 Comments

“媽的!敢調戲老子的女人!老子特麼就要拼命!”我腦子一片火熱!擼起了袖子就要準備幹架!心裏特麼正在憋屈,有火還發不出呢!

學生模樣的小混混,看見我凶神惡煞的樣子,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敢說話了!這個世界就是這樣,軟的怕硬的,硬的怕橫的,橫的怕不要命的!

見我這般模樣,小混混被我的氣勢完全嚇倒了!我留着個平頭,穿着剛剛買的黑色體恤,一身小麥色皮膚,兩個月工地搬磚讓我體格健碩了不少。還別說,再兇一些,還別說真有點大混混的感覺!

幾個學生小混混灰溜溜地跑了,這個時候張夢欣跑出了門外看見我又在凶神惡煞地,狠狠地從背後捶了我一拳,我一下子又蔫了下來。

轉過身子,深情的看着張夢欣。

“誰是你的女人啊…你倒是說誰是你的女人啊!”邊說邊又給我一個小拳頭。

“那個…那個…”

我一時語塞,不知道說啥好,在哪一個勁地撓頭。

“你可真行,嚇跑我的顧客,人家惹你了還是怎麼了,人家在點歌,你來瞎什麼湊熱鬧!”說着又給了我一小拳頭。

“ 呃呃呃…誤會…全都是誤會,我以爲他們調戲你呢。”

“誤會你個大頭鬼!不去陪你的小女朋友,來這幹嘛!”

“啊!大班長,你又誤會我了!那是我妹妹,不是女朋友。”

“還妹妹!我不認識你妹妹嗎!你個騙子!”說完又給了我一小拳,軟綿綿的無力。

我一把逮住張夢欣又要上來的要拳頭,兩手緊緊的握住,我再也不想鬆開!

張夢欣臉色在燈光的照耀下更加水嫩,白皙小手軟綿綿的!臉色微紅!

“快鬆開,別人一會看見了!”

“保證不會打我了!”

“嗯!”

張夢欣輕輕的點了下頭。

我慢慢鬆開了緊握着的手!非常留戀!

“快進去吧,一會你小女友等急了。”張夢欣推了推我,督促我快回包包廂,我不想過去。

“你幾點下班。”

“10點半,快進去!”說着就推着我!

“我等你下班!”說完我就進了包廂。

我在車外面不願意回去,菲菲看我不願意回去就知道我在等人,就和我一起在路邊等着。

到了10點半的時候,我看見張夢欣從店裏走了出來,我快步跑過去,一把拉住了東張西望的張夢欣!

“你真的等了這麼久啊!”

“當然了,我就等你下班和你說說話呢!”

這個時候菲菲也跑了過來,

“姐姐,你好啊!你好漂亮啊!”說着警惕似的挽着我的另一隻胳膊。

頓時場面有尷尬了起來…

我咳嗽咳嗽假裝鎮定,“那啥,咱們到哪裏坐下聊吧!”

車子裏的老王看見我們三人拉拉扯扯,說了一句“年輕真好啊…”

老王開車把我們帶到一個咖啡廳,剛進這個咖啡廳感覺很高級的樣子,老王讓服務員泡了一壺紅茶就出去了。

我坐在她倆對面,像做錯什麼的孩子一樣,小心的半個大氣都不敢出!

“你,到外面去!”張夢欣指着外面,說着。

我看看了菲菲,這小妮子居然在點頭。

“好吧!”我站了起來邊往外走去邊在想着一會兩小妞不會打起來吧!

和預想的不一樣,裏面一點動靜都沒有,慢慢的裏面傳出了咯咯的笑聲!好像裏面是多年沒見的姐妹一樣,有說有笑!

等了好一陣,菲菲跑出來和我說送她姐姐回家,我頭一暈,什麼時候多了個姐姐來!

原來張夢欣今晚也是上班的最後一天,準備下班就走的,但是遇到了我們。我索性也就跟她一起回了老家,畢竟還有一天就要開學了,得回去準備準備!

老王一車張夢欣送回了家,我有點捨不得,下車的時候,偷偷的拉着她的手捨不得鬆開!

她拉着我的手緊了緊,眼睛裏有些淚花。

“孔維赫,好好唸書,以後我們還會見的!”

這次我真的感覺她不對勁!有股說不上來的感覺!

“別亂想!菲菲等急了,快回去吧!”

張夢欣掙脫開的拉着的手,推搡着我要我上車!

我一步三回頭的上了車子!

等車子走遠了,張夢欣留下了兩行淚水!然後頭一扭回到了家裏!

我坐在車裏看這回頭看着張夢欣,夜色下漸漸看不清了,隱約感覺她哭了…

直到看不見了,這時候菲菲非常安靜,一句話也沒有說,也許看我和張夢欣的分別有些傷感。她緊緊的挽着我的胳膊。

我們一直沒說話,直到我要下車的時候,菲菲還是什麼話也沒說,和我揮揮手告別了。我看着車子遠去,想到了張夢欣,想到了菲菲!搖搖頭也回家去了! 我習慣在晨曦中想起遙遠的你,那個在未來守候的人兒,是否也會看看那閃爍的夜空裏隕落的彷徨?

當一天一天匆匆走過,一個人靜靜的尋找,一個人靜靜的品味着生活的酸甜苦辣,是否還會了解有一種情意叫做相知相守?

每一個轉身,每一次深望,那涌動的深情滴落眼角的淚水。

那是一個略顯傷感的季節,也是一個悽美而又纏綿的季節,風吹起如花般凋零破碎的流年,記憶中的你的輪廓早已模糊。

於是縷縷清風便成了一種精神上的寄託,每個人都祈盼那些揮之不去的過往,能隨風而去。演繹了一場“蝴蝶爲花醉花卻隨風飛”的唯美。

我上了中學。每天都要騎着車子去到十幾多公里外的學校去上學!

所以我離開家獨立起來的時間就說我上中學以後,每個月回一到兩次家,弟弟妹妹也已經四、五年級。早已經成爲了大孩子!

在週末的時候,我也都會去父親的工地幹兩天活,掙一個禮拜的生活費!

我已經很久沒有聯絡到張夢欣了,自從開學後我就沒見到她,去了她家找也沒有找到。連一個聯繫方式都沒有!

最後還是遇到孔萍告訴我,她去了廣東,就是她姐姐南下打工的地方!

我整個人這段時間一直渾渾噩噩的!被分在了重點班,但我沒有心情去學習,我想着張夢欣!我不知道她在廣東哪裏,過的好不好,在哪累不累!

二次分班我不出意外的被調班了,我也全然不在乎,沒有和喜歡的人在一起,學習起來沒有一點動力,只會讓我反感!

一次在經過她家的時候我在雨中漫步到她家屋後,回憶着當時分開的場景。臉上充滿了愁容!

深深的看了她家方向的地方,心中滿是苦澀!苦澀的是我的自行車又被偷了,更苦澀的是我一直見不到我朝思暮想的那個人!

我早應該想到的,她和我說的那些話,我真的很愚笨啊!我應該更加珍惜和她在一起的時光!

雨慢慢的變大了,打溼了我厚厚的大衣!已經是深秋的季節了,村莊門口大片梧桐樹的葉子已經飄落,蕭瑟中幾個梧桐樹種子球掛在樹梢隨風飄動!

我緊了緊五舅送給我的皮大衣,又一次深深的看了一眼她家的方向,邁着步子朝小廟崗後面的孔後走去!

我被調去差班後,班裏沒有好班裏的那麼競爭激烈!每天悠哉悠哉的上課!在差班寧願當雞頭,也不願意去好班當鳳尾!

班主任是一個數學老師,對我們特別嚴厲,動不動就說拿板子打人!

不過因爲我是差班中的優等生,基本沒有捱過老師的板子,只是有時候在課上開小猜的時候,被發現,發過兩次站。

不過我無所謂,該完成的作業完成,改背的課文背掉,考試基本前10!老師也不會怎麼樣我!

重生后成了我家大人的掌中花 每天也懶得和同學們跑出去玩,天天整個筆記本,寫一些思念張夢欣的話語!慢慢的居然快練成出口成章的情話!

那會我愛上寫詩!現代詩沒有什麼七言絕句五韻什麼的,就讓隨便寫,愛些啥寫啥。我甚至在考試的時候在卷子上都會寫詩歌!

因爲每次看見作文後面都會有一行500字不限詩歌,懶得寫那麼多字,隨便扯幾句話就成了詩,敷衍考試,就這老師每次還都給高分,更加囂張了我的氣焰!

我17歲了,我在初中屬於大孩子,比其他15、6歲的同學成熟太多! 在小女生面前我是個大哥哥!在男同學面前,沒人敢惹我!

就因爲我有些黑,再加上以身的腱子肉,那可是週末搬磚,平常走路上學放學煉出來的,我自我感覺不太合羣,一直獨來獨往!

班裏有些小女生就喜歡這些文藝小詩!教育資源確實不平等的。我生邊全是些不這麼愛學習的孩子,他們基本都是平圩靠近電廠周邊的家庭。

說實話,我是第一次知道衝拖把要把拖把衝十幾分鍾才行的,第一次知道拖地必須要拖個五六遍才過關的,更搞笑的居然特麼冬天還有賣雪糕吃的!

給我的感覺就是矯情,各種資源浪費!

他們也只是一羣小孩,我懶得和他們一起玩,整天坐在教室裏,望着窗外,想着張夢欣過的好不好!

每天都很猶豫的樣子,還被同桌起了個外號,憂鬱公子!你特麼才憂鬱,你全家人猶豫!

有時候生活往往也會給你些意外!在我最最憂鬱落寞的時候,一封信打破了我現在頹廢的樣子!

地址是廣東寄來的,我看到上面娟秀的字體,不用猜我也知道是誰!

在我前後的八卦女生頓時都來了興致,我趕緊把信收了起來,跑到操場上看。

張夢欣說自己過的很好,非常想念我,要我好好努力學習。說當時不告訴我自己會去廣東,就是怕我會擔心!

“ 現在你在那邊我不也一樣擔心麼!傻瓜!”我心裏想着。漏出了久違的笑容。

雖然現在見不到了,但是我現在有了她的信件,我可以寫信給她,還是可以正常聯絡感情!

我立即跑到小賣部買來信封和信紙,洋洋灑灑的寫了很多的相思之情!

我想,就是我不明說,她也應該知道我的意思吧!

我期待着回信,等了一個月,兩個月,三個月。張夢欣又再一次失去了聯繫,我每個月都會寫信過去,可是卻石沉大海一樣,沒有回信!

我又進入彷徨、失落的日子中!我不知道那個環節出了問題,一天比一天擔心她!

中間菲菲也給我來過信,還寄來了幾張試卷,我知道她是爲了我好。

她在合肥的一個貴族學校上初中,她每月都會給我寄來一封信,有時候還會偷偷的在信封裏塞一百塊錢寄來,都被我回信的時候寄了過去!

我一個大男人,怎麼會要一個女孩子的錢,雖然有時候確實很缺錢,但我可以利用週末去工地搬磚掙錢!

對於菲菲我的感情挺複雜,你說喜歡吧,也確實不想看她難過,你說不喜歡吧,怎麼可能,還是挺喜歡菲菲的!唉!矛盾啊!

窮人家的孩子早當家,這就是爲什麼在80年代往往都是有寒門子弟會考上好的大學的原因!

有時候又在想,如果我的上學機會給張夢欣,那她一定是這個學校的學霸人物!

可惜啊!這是命運的不公,也是時代的悲哀!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3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