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 1 月 16 日 0 Comments

雲若月回

《雲若月楚玄辰》第629章回娘家 就像憑空被人潑了盆冷水,母親一下愣住,半天才想起「雲衡」是指誰,她抿緊嘴角,表情無奈帶着些生氣,但語氣仍非常恭敬:「爸,等見面我會和您說清楚……」

「我以前是怎麼教導你的?」外公聲音惱怒,「我林家的女子,正身立本、惟務清貞,何為清?身潔!何為貞?身榮!」

「女人恭儉持家,男人在外打拚,認識個把女人很正常,只要還能回家就是好的!況且雲衡已經向你認錯,願意和外面的女人斷乾淨,你為什麼還要不依不饒,跟他離婚?」

蘇瀅半張著嘴。

她想問母親一聲,說這話的人,是不是外公?那麼還是蘇雲衡的親爹?

「爸,我不知道蘇雲衡跟您說了什麼。」母親委屈巴巴的,但依然很恭敬,「但事實一定不是他說的那樣,等見面我和您一說,您就明白了。」

「你和雲衡都有孩子了我有什麼不明白?」那邊還要訓斥,電話筒好像被搶了,外婆的聲音傳來,「瑾蘭,這個月九號我們到申城,申城大學邀請你爸來指導工作。」

「你和瑾慧也來,帶上孩子,有什麼當面說,你現在什麼都不要多想,也不要難過,你爸就是這臭德性!」

外公生氣的聲音傳來:「呂雪梅你說誰臭德性…..」

電話掛斷了。

看母親怔怔放下電話,臉色憂慮,蘇瀅也心中嘆息。

怪不得沖爺一直沒來,想必討好未來岳父的路受阻了,阻路人肯定就是她那賊心不死的渣爹蘇雲衡。

蘇家當年在京都是顯赫一時的世家,否則也無法娶到林家嫡出女兒。

后時局動蕩,整個蘇家遷往國外,就只留蘇雲衡這一房守家,他守個毛線,守得住當年也不會拿着五百塊彩禮巨款,也只能在申城混,早回京都了。

落魄后蘇雲衡跑回京都,絕對是和霍達坤勾結上,才有辦法說服外公。

「媽,沒關係的。」蘇瀅挽上母親的胳膊,笑道,「外公那麼疼愛您,等見面您把之前的事說清楚,他一定會理解您當時的決定。」

林瑾蘭嘆息著,幽幽道:「我的所有都是父親教導出來的…..」

後面的她沒說,但蘇瀅心裏清楚。

母親所有學識禮儀都是外公教導出來,因此她對外公的崇敬,就如同林嘉嘉對她,言聽計從。

剛才外公對母親說的那些話,也是他對母親一直以來的教導,有這樣思想的人,又怎麼能輕易跟他解釋清楚,當時和蘇雲衡離婚是正確的?

就要一家團聚的喜悅被衝散了些,但渴望仍在,離九號還有好幾天,林瑾蘭就把所有出發的東西收拾好了。

林嘉嘉道:「姨媽,你帶着我媽媽和兩個妹妹去,我不去了,留着看家。」

她非常自覺,她和親愛的媽媽並無血緣關係,沒必要跟着去。

「好孩子你必須去!」林瑾蘭態度堅決,「你是我林家的人!」

林瑾慧也態度堅決:「我要帶着小囡去。」

李天春立即知道這件事,跑來道:「我正好要回申城,大家就坐我的車去吧。」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對於太上老君,多寶絕對是再熟悉不過了。

當年封神大戰,他曾經被太上老君用大法力生擒過,跟着太上老君也修行過一段時間。

後來老君送他去了西方教,成了如來坐下的一尊佛陀,這些年都在如來坐下修行佛法。

多寶天資聰穎,對於佛法領悟的很快,靠着驚才絕艷的天資,幾乎隱隱有要超越觀音尊者等人的跡象。

可是在多寶的心裏,太上老君一直是他心理上的一道坎。

現在坎出現了,但出現的方式卻讓多寶道人大呼意外。

此時的太上老君哪裏還是以前的模樣,分明就是一個得道高僧!

舉手投足間,都暗含佛道,呼吸之間隱隱讓多寶道人的道心都有所觸動。

太上老君,竟然成聖了!

多寶面色一變,想到了之前中土出現的異常。

難不成那個藉著佛道成聖的高手就是太上老君?

多寶道人的心有些亂,甚至隱隱有要失控的跡象。

無名和尚眉頭一皺,伸手打出了一道卐字,沒入了多寶道人的眉心之中,這才讓多寶道人差點兒渙散的佛心重新凝聚起來。

多寶道人渾身濕透,露出了劫後餘生的表情。

剛才佛心失守,差點兒讓他走火入魔!

「老君,我能請教你幾個問題嗎?」

多寶道人長出一口氣,讓自己盡量平靜下來。

無名和尚淡淡的說道:「多寶多有,塵世間早就沒了老君,只有和尚無名。」

多寶道人心頭一顫,知道無名和尚遁入佛門,之前肯定是進行了取捨的。

只是他沒想到,對方竟然連太上老君這個身份都給摒棄掉了。

要知道太上老君就是太清老子在天庭的代言人。

身份非常尊貴,僅次於玉帝。

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身份,就這樣被他丟掉了,這絕對需要很大的決心才行。

想着,多寶道人內心的疑惑更加的明顯了。

「多寶道友,你我之間也算是頗有淵源,當年兜率宮一別,到現在已有千年,不知道多寶道友在完美世界生活的還好嗎。」

如果是以前,多寶道人肯定會說自己過得不錯。

可現如今,他迷茫了。

尤其是看到太上老君如此精純的佛法之後,迷茫便被無限的擴大。

「老君……不,無名聖僧,我現在很迷茫,不知道聖僧能否為我解惑。」

無名和尚點點頭:「你我頗有淵源,當年就曾在我坐下修行過,有什麼問題你儘管問,我知無不言,言無不盡。」

多寶道人嘆了口氣,一臉迷茫的問道:「聖僧可否告訴我,到底什麼才是佛呢?」

無名和尚笑了笑,然後搖頭道:「我不知道。」

多寶道人愣住了:「聖僧現在可是聖人境的高手,難道連前輩也不知道佛真正的含義是什麼嗎?」

無名和尚笑着伸出手在多寶道人的心口拍了拍。

「到底什麼是佛,你得問問你自己。」

多寶道人眉頭緊皺。

無名和尚越是這樣說,多寶道人越覺得疑惑。

「弟子不動,還請前輩解惑。」

多寶道人打了佛禮,開始以弟子自居。

無名和尚點點頭:「孺子可教,看得出來你與佛師有緣。」

「佛師?」多寶道人一臉迷茫的看着無名和尚。

無名和尚笑道:「你以為我的佛心是誰賦予的,當然是佛師了!不然以我愚鈍的資質,哪裏能領悟如此高深的佛法啊。」

說着,無名和尚小心翼翼的將之前黃楓贈給他的那副字拿了出來。

多寶道人定睛一瞧,如遭雷擊。

剎那間,無數的信息如同洪水一樣湧入了多寶道人的腦海之中。

轟的一聲,多寶道人眼前一黑,然後一尊寶相莊重的佛陀便出現了。

與此同時,無名和尚的聲音也傳了過來。

「我也曾問過佛師同樣的問題,佛師給我的答案很深奧,我到現在都還在追尋真正的佛到底是什麼。但不管怎麼解釋,有一點是可以肯定的,佛永遠都在你的心中!」

「佛有眾生相,如果你想知道什麼是佛,就得有七情六慾,就得融入到老百姓當中,嘗遍酸甜苦辣,人生百態。只有將自己置身於紅塵之中,才能領悟世間百姓的疾苦,才能夠知道佛為何要慈悲為懷。」

無名和尚的一番話猶如至理名言,字字深入多寶道人的心。

可這樣的言論,卻和西方傳遞的意思截然不同。

一個是有情道,一個是無情道,這讓多寶道人的內心更加的煩亂了。

多寶道人的佛心又有了崩潰的跡象。

就在這時,剛剛出現在多寶道人識海之中的那尊佛陀,開始誦經念佛起來。

梵音入耳,瞬間就讓多寶道人的心沉靜了下來,將他重新拉回到了現實之中。

他和無名的道不同,所以無名的解釋並不能讓多寶道人解惑。

相反,多寶道人的內心更加疑惑了。

忽然,多寶道人想起了無名口中的佛師。

既然無名和尚解答不了自己心中的疑惑,那這位佛門之師能不能替自己解惑呢?

眨眼間,多寶道人都忘記自己來此的目的是什麼了。

他現在只有一個想法,那就是儘快找到佛師,讓他幫助自己解答內心的疑惑。

「前輩,不知能不能帶我去見見佛師,我心中實在是有太多的疑問了。」

無名看着多寶道人,對於這個結局他早就料到了。

雖然他的前身是太清老子的分身,論資歷或許在多寶道人之上,可是資質卻不如多寶。

要不然多寶道人也不會在短短千年之內,修為就超過了自己的前身太上老君。

他知道,以自己對佛的理解並不能為多寶解惑,因為每個人心中的佛都是不一樣的。

能夠解決多寶疑惑的,或許也只有老師黃楓了。

於是他點點頭,先是告訴唐玄奘小白龍很快就回來,然後邊帶着多寶道人離開了這裏。

不多時,無名和尚便帶着多寶道人來到了黃楓的小院外。

「老師,多寶道人求見。」

院內,黃楓顯得有些無語。

這個無名是不是腦子有問題啊,自己明明和西方的那幫禿驢有仇怨,竟然還往家裏領西方的那些人。

這不是把自己往死里逼嗎!

不過轉念一想,黃楓也就釋然了。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6 月 26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5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3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11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