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9 日 0 Comments

這裡面任何一種材料拿出去拍賣,都能賣出天價,如此之多的珍貴材料加在一起,都夠買下一片星域當地盤了。

范浪心無旁騖,凝神冥想,腦海當中顯現出至尊翼的修鍊功法,以心定意,以意御神,以神通玄,以玄證道,以道化翼。

這一個個步驟下來,范浪身體內外都在發生變化,體內上千顆本命星辰劇烈閃爍,釋放出各種力量,體外法則變動,完全聽從他的旨意安排。

在他的背後,冒出一個小光點,這個光點高速移動,勾勒出發光線條,起初看不出什麼名堂,線條多了之後,才能看出勾勒出來的是翅膀的輪廓。

勾勒輪廓,只是一個開始,接下來要做的事情還有很多。至尊翼做為神翼當中的佼佼者,不是隨隨便便就能凝聚出來的。

至尊翼有高低之分,最初只有一雙翅膀,隨著以後的修鍊提升,會慢慢長出更多的翅膀,直到長出六對翅膀為止。

六對翅膀,十二翼!

小光點越畫越快,還分化出了更多的光點,眾多光點一起描繪至尊翼的輪廓。

輪廓出來了之後,接著開始畫細節,每一個線條細小精妙,比頭髮絲還要細千百倍。

蝕日號上的人們在關注著范浪的一舉一動,有些明眼人已經看出了名堂。

長睡公微微眯眼,眼中罕見的沒有了睡意,喃喃道:「范浪現在凝聚的神翼非同一般,那些線條構造奧妙無窮,連我都要細細思考才能想通其中的玄機。這種神翼若是凝聚成功,絕對是一流的。」

「一流的,一流的,一流的,他身上什麼都是一流的,也不知道他從哪得到的這些功法資源。我敢肯定,他背後有隱藏的靠山,你知不知道他的靠山是誰?軍方的某位大佬,還是神帝陛下?」少年副官酸溜溜道。

「確實,范浪身上的底蘊太過深厚,以他的身世來歷,不可能有這樣的底蘊,應該是有人在支持他。至於他的靠山到底是誰,那就不得而知了。」

「在他身上下這麼大本錢,簡直就是賭注。」

「范浪是個值得下注的人。」

「軍方也在他身上下了賭注,可別養條白眼狼出來。」

「你對他還是有成見啊。」

「才沒有。」少年副官否定道。

與此同時,另外一些目光也注意到了范浪的動靜。

附近的一片星域中,幾十顆星辰都被大大小小的蟲巢所佔據,各種蟲族在其中進進出出。

蟲族種類繁多,各具天賦,有一些蟲族擁有遠距離的觀察能力,專門負責一些觀察類的工作,比如站崗放哨之類的。

這些蟲族看到了正在衝擊洞虛境的范浪,以及遠處的蝕日號,並將這個消息層層上報。

蟲族有自己的交流方式,交流時身上的觸鬚會劇烈抖動,發出特定頻率的波段,傳達各種信息。蟲族的交流信息都很簡練,盡量長話短說,而且不會閑聊,每次交流都是有用的信息,族群的效率非常之高。

蟲族逐級上報,將看到的情報通知給了上級,傳輸到了蟲族自身的龐大信息庫。

信息庫迅速比對,認出了范浪這張臉,確定了他的身份,對他進行了標註評級。

蟲族會將敵人進行三六九等的劃分,越是危險的敵人,或者是身份重要的敵人,評級自然越高。像是極光神帝那種一國之君,就是最高等的評級,要由蟲族的最高領袖安排決策。

范浪因為天資出眾,早就被蟲族列入了「黑名單」,後來評級逐漸提高,現在已經達到了中上等的評級。

蟲族認出范浪,立即引起了一連串的連鎖反應,經過高級蟲族的決定,就近派出了三支蟲族大軍,一支軍隊負責封堵去路,另外兩支大軍負責左右夾擊,決意要將范浪斬草除根。

范浪身在極光神國的時候,蟲族都惦記著殺了他以除後患,現在他到了蟲族的地盤,蟲族豈能坐視不理。

就算這是一個誘餌,蟲族也得冒險行動,要是能成功殺死范浪,就等於扼殺了極光神國的一個希望,是個巨大的收穫。

蟲族的效率非常之快,三支蟲族大軍從不同的方向進軍,將目標對準了范浪!

范浪本人仍在專心凝聚至尊翼,已經用小光點勾勒出了完整的至尊翼輪廓,是時候進行下一步了。

他變換手訣,向上一引,就聽龍嘯之聲響徹而起,一頭神龍法相飛了上去,盤踞在半空中,修長的身軀綿延萬丈。

神龍法相張開大嘴,吐出了熊熊神火,開始焚燒那些珍貴材料,取其精華,去蕪存菁。

各種材料的本質發生轉變,有的變成了光輝,有的變成了粉末,有的變成了液體。

范浪將這些材料注入到了至尊翼的輪廓之內,為其塑造血肉,材料填充進了發光框架裡面,化作了真真正正的實體。

這只是簡化的說法,實際上其中的奧妙遠不止於此。

至尊翼逐漸成型,散發出強橫的力量波動。

范浪的一舉一動,終於引起了宇宙至高法則的注意,突然降下了鴻蒙大劫。

轟!!!

虛空中發出一聲巨響,聲音振聾發聵,猶如宇宙之怒。

鴻蒙大劫來了!!! 鴻蒙大劫有很多種,危險程度各不相同,這次降臨的鴻蒙大劫叫做「洪鐘劫」,是一種聲音類的劫數。

就見虛空中冒出一個個大如星辰的巨鍾,轟隆隆的發出雷鳴巨響,音波猶如實質,掀起虛空漣漪。

巨鍾一共出現了九個,將范浪圍在了中心,來自九個源頭的音波交織在了一起,威能層層疊加。

轟!

轟!

轟!

這音波非比尋常,不僅能造成實質性的破壞,還能干擾各種法則,這種干擾對於衝擊新境界的武神而言非常致命,稍有偏差就可能萬劫不復。

范浪受到音波衝擊,整個人劇烈震動,背後的至尊翼雛形為之閃爍。

有一就有二,之前范浪突破大境界的時候,就曾經出現過一次鴻蒙大劫,這次又出現了。

對此,范浪早有心理準備,絲毫不覺得意外,反而是精神一振。

「來得好!」

范浪目露精光,身上戰意爆發,一道神光直衝虛空,照亮了黑暗的宇宙。

他強行扇動至尊翼雛形,帶著眾多珍貴材料一起飛了出去,盤旋著的神龍法相緊隨其後。

鴻蒙大劫鎖定了范浪,不依不饒的跟了上去,范浪飛到哪裡,鴻蒙大劫就跟到哪裡。

至尊翼的雛形就已經初現端倪,隨便扇動一下,就形成了能量風暴,在宇宙中席捲而過,一些小行星被能量風暴卷中,瞬間化作碎片粉末。

「鴻蒙大劫已經降臨,可能會傷到蝕日號,你們不要太過靠近,保持一定距離,我帶著鴻蒙大劫去蟲族的地盤上玩玩!」

范浪給蝕日號上的傳話,然後一路飛到了距離最近的一處蟲巢。

這塊區域是他特意選中的,周圍有很多蟲巢,還有一些資源礦區,他打算將這些統統破壞,讓甲須蟲巢吃個大虧。

范浪速度奇快,來到了蟲巢的上方,都不需要他出手,身邊環繞的鴻蒙大劫就足夠用了。

轟!

轟!

轟!

一個個巨鍾發出響聲,音波擴散開來,造成了大面積的破壞。蟲巢所在的星辰地動山搖,蒼穹之壁被震得破裂開來,無數蟲族被聲音當場震斃。

范浪一邊凝聚至尊翼,一邊抵抗鴻蒙大劫,剩下的就不用管了。

混亂都市我為天 巨鍾連連響徹,害苦了此地的蟲族,弱小的直接秒殺,強大的多震幾下也難逃一死。而且這鐘聲穿透力極強,可以貫穿到地底深處,就算躲在蟲巢裡面也不安全。

片刻之後,就把這裡的蟲族殺死了九成九,只剩下了極少數的在苟延殘喘。

大大小小的蟲巢洞穴,也都破碎坍塌了。

「要的就是這個效果!」

范浪面露狠色,扇動至尊翼雛形,全速飛往了下一個蟲巢。剛才的破壞,只是拉開了序幕而已。

半路上,鴻蒙大劫發生變化,冒出了第二個劫數,兩種劫數同時發揮作用。

這第二種劫數是刀兵劫,虛空中冒出一道深淵裂痕,從中飛出許許多多的能量兵器,刀槍劍戟斧鉞鉤叉應有盡有,統統向著范浪斬了過去。

兩種劫數一起進攻,豈止是威力倍增!

神龍法相咆哮一聲,環繞住范浪本人,替他擋下了那些能量兵器。鴻蒙大劫果然危險,縱然是以神龍法相的防禦能力,也被能量兵器砍的皮開肉綻,鱗片崩飛。

范浪動用更多的防禦手段,連空之界都用上了,同時繼續飛行,一路飛到了第二個蟲巢所在之處。

他把兩種鴻蒙大劫一起帶了過來,猶如末日降臨,波及到了此地的蟲巢。

空間扭曲!

范浪利用空之界扭轉空間,將各路能量兵器牽引到了蟲巢各處。能量兵器大小不一,大的如同山嶽,紛紛落在蟲巢以及大地之上,造成恐怖的破壞。

蟲巢爆開,大地破碎,蟲族本身更是死傷無數。

范浪一邊凝聚至尊翼,一邊抵禦鴻蒙大劫,一邊還要利用劫數對付蟲族,豈止是一心二用。

一般人能夠順利突破境界就算燒高香了,不是所有的武神都能這麼玩。

要是換成別的武神這麼干,一旦出了差錯,輕則功虧一簣,重則走火入魔。

范浪有系統在身,靠作弊鎖定了許多內容,消除了許多後顧之憂,所以才敢這麼玩。

片刻之後,這片蟲巢毀於一旦,步了前一個蟲巢的後塵。

范浪接著轉戰第三個蟲巢,還要繼續搞破壞。

就在這時,蟲族大軍殺到了!

一股黑壓壓的光影在宇宙中高速移動,數量多達上億,看上去非常壯觀。

同樣是蟲族,這支蟲族大軍的實力,遠遠超過剛才破壞的那兩個蟲巢,不可同日而語。

對於同族的死亡,蟲族沒有產生任何情緒波動,它們的目標就只有范浪。

整個蟲族大軍由多種蟲族組成,相當於人族軍隊的各路兵種,不同的蟲族小隊能夠彼此配合,互相彌補。

甚至有一些體積巨大的蟲族,可以當戰船使用,相當於人族的星舟。

首先行動的是善於遠程進攻的蟲族,一個個開啟身上自帶的噴射器官,看上去如同巨大的炮筒。器官打開甲殼,延伸出一長段,瞄準鎖定了虛空中的范浪,然後轟然發射。

轟!!!

蟲族大軍一起噴射出猛烈的能量光束,攻擊整齊劃一,十分默契。

能量匯聚到了一起,如虹如幕,剎那間就將范浪所在的區域給淹沒了。

這下場面亂成了一團,兩種劫數與蟲族的攻擊發生碰撞,引發了大爆炸,神龍法相也被牽連其中。

攻擊範圍實在是太大,范浪本人在裡面顯得非常渺小,猶如一粒塵沙。

「來得好,接下來就拿你們開刀!」

七零炮灰嬌寵記 周圍看不見范浪的人,卻響起了他的聲音。

接著就見一道流光劃破光幕,直奔蟲族大軍而去,蟲族大軍立即調整攻擊方位,追蹤這道流光展開攻擊,兩大劫數也追了上去死纏爛打。

范浪硬生生的頂著蟲族大軍的進攻往前沖,猶如順著瀑布逆流而上的蛟龍,將蟲族大軍的攻擊衝破。

蟲族大軍做出應對,驟然停止了遠程進攻,之前發動進攻的蟲族收起了燒紅的噴射器官,蓋上了甲殼,整齊劃一的移動到了旁邊,換另外一支蟲族隊伍上前迎戰。

這是一群蟲族敢死隊,裡面大多是一些毒蟲,沾上邊就會中毒,經常會在戰鬥中發揮奇效。

蟲族敢死隊悍不畏死的向著范浪沖了過去,雙方在虛空中迎面相遇。 刷!

半空中閃過雪亮的劍氣,猶如盛放的銀色花朵,將整個蟲族敢死隊籠罩在內。

劍氣犀利無比,銳不可當,有一個算一個,將所有蟲族敢死隊的成員斬盡誅絕,不留一個活口。它們連范浪的衣角都碰不到,根本不是對手。

有些蟲族身體特殊,死亡之後立即爆炸開來,猶如重磅炸彈。還有的蟲族事後噴吐毒霧,化作劇毒的瘴氣。

范浪一閃而過,直接穿了過去,根本不懼任何爆炸或者毒障。

一來二去,他距離蟲族大軍已經近在咫尺。

蟲族大軍再次有所動作,分派出了一大批善於近身作戰的蟲族,一個個長得身材高大,身披厚重堅固的甲殼,生長著千奇百怪的利爪,有的像刀劍,有的像槍矛,還有的可以像鎖鏈一樣甩飛出去。

這些都是蟲族的精銳,實力最少也是下位神水準,領頭的甚至有堪比上位神的實力。它們訓練有素,修鍊了蟲族獨有的戰鬥技巧,其中的精妙之處,比起人族武道也不遑多讓。

成千上萬的蟲族戰士沖向范浪,各自的口器發出怪異的聲響,猶如人族的喊殺聲,聽起來十分的不舒服。

范浪帶著兩大劫數一起降臨,沖入了蟲族的敵陣,展開了新一輪的殺戮。

隱婚總裁 他手握刀劍,身形順勢一轉,在扇動至尊翼雛形的同時,手中刀劍連連斬出,剎那間就不知道出了多少劍。

至尊翼雛形掀起的能量風暴與刀光劍影一起擴散開來,席捲四面八方,把許多蟲族戰士瞬間絞殺成肉泥,斷手斷腳的更是不計其數。

兩大劫數也在一起肆虐,在進攻范浪的同時,也波及到了同族。

巨鍾連連轟鳴,能量兵器不斷斬落。

有的蟲族戰士被聲音震死,有的被能量兵器斬殺。

幾個呼吸之間,范浪就清空了身邊的敵人,收穫了一大筆的經驗值。

蟲族戰士前仆後繼,很快就又把范浪圍了個水泄不通。

其中有幾名蟲族戰士的強者逼近到了范浪近前,為首的蟲族戰士十分強大,可以匹敵上位神,足以對范浪構成威脅。

空之界·開闢!

范浪分化出兩條新的手臂,其中一隻手拖住空之界,扭轉周圍的空間,導致周圍憑空多出了許多個空間維度。

他的身影分化出成百上千個,每個都身處在不同的空間維度,也不知道哪個才是真的。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3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