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9 日 0 Comments

經驗值:6450/7160

等級:15級。(10~25級為初級機師)

技能:萬花筒寫輪眼(單隻)、飛天御劍流、進階仙人體、高級機甲精通、四級弧形步、四級激光劍、高級感知模塊操控、三級磁軌炮技法、高級修復模塊操作。

瞳力值:477點。

階位:初級機師。

成就點:81700點。」

駕駛著『蘭斯洛特』,陳濤再次擊毀了十幾台坦克和裝甲車,此時四輛巨大的紫色指揮車已經近在咫尺。說實話,他其實並沒有費什麼力氣便突進到了這裡,因為他起始的位置乃是嚮導技術部,而嚮導技術部儘管距離核心區域比較遙遠,可畢竟還是在大本營範圍之內,這就讓陳濤省了不少功夫,避開了很多防禦措施,可以說從這裡開始,他才算遇到了一點難題。

只見那四輛指揮車上裝載的大量巨型火炮,彷彿刺蝟一樣,武裝到了牙齒,在陳濤看來,這簡直就是四個互為犄角的小型要塞,再配合大量負責防衛的作為輔助作用的坦克和裝甲車,倒也頗為棘手。

現在他與克洛維斯已經徹底撕破臉,既然剛剛勸降不成,只能進行強攻了,他雖然能預測到克洛維斯的援軍會被阻隔,可他無法預測到會被阻隔多久,所以他的動作必須越快越好,必須在對方的力量沒有再次整合前,達成自己的計劃。

「一些被歷史淘汰的產物。」

陳濤瞥了眼剩下的一些坦克和裝甲車,冷笑著說了一句,自從魘騎機甲在這個世界被發明出來以後,坦克陸戰之王的名號便被徹底掃進了垃圾堆,現在各大國的軍事實力完全都是根據各國『魘騎機甲』的數量來決定的,可是此刻負責防衛指揮車的連一台魘騎機甲都沒有,至於指揮車上的火力雖然驚人,可就好比航空母艦,沒有艦載機的護航,也如同沒了牙的老虎。

砰砰砰!

一發發炮彈朝陳濤駕駛的『蘭斯洛特』轟去,可是全被陳濤一一輕鬆躲過,這些對普通人來說難以戰勝的鋼鐵戰車,在陳濤看來不過是一個個移動『緩慢』的鐵盒子,機動性不要說和『蘭斯洛特』相比較,就是和普通型號的魘騎機甲,除非能形成重火力覆蓋,否則根本毫無用處。

只見陳濤並沒有拔出右腿外側安裝的大型能量槍,而是靠著兩支手臂拳頭處彈出的利刃,使用著『四級弧形步』,便將擋在他面前的障礙輕鬆掃除。

就像刀子切豆腐一樣,一台台坦克和裝甲車紛紛變成了陳濤的經驗值和成就點,一路下來,陳濤的成就點竟多了接近四千點,等級也提高不少,甚至都快要將他學習技能時花費的成就點賺了回來。

「自動分析敵方巨炮炮火軌跡,防禦薄弱區。」

在陳濤的操控下,『蘭斯洛特』的智腦開啟了掃描程序,一圈無形的波動從機體釋放,大量數據不斷刷出,陳濤掃了一眼,配合著C.C.賦予他的『GEASS』之力,根本沒有什麼能夠阻擋由他駕駛的『蘭斯洛特』。

只見此時的『蘭斯洛特』彷彿化身真正的白衣騎士,明明有著上百噸的重量,可偏偏給人一種步履輕盈的感覺,又好似白色的幽靈,邁著鬼魅的舞步穿過無數炮火,於此同時它終於拔出了能量槍,連連輕點,每一記高能射線都精準的令四輛指揮車上的一門巨炮啞火,很快,位於最前方充當護盾的『拉格』號不知道被陳濤擊中了什麼部位,身上突然冒起濃濃的黑煙,隨後迅速亮起火光,這時陳濤已經到了這台指揮車的腳下,可他絲毫沒有停留,因為他的目標是這台指揮車身後的那輛。

「克洛維斯殿下,我來了。」通過擴音裝置,陳濤的聲音再次回蕩響起,巨炮聲也因此停止。

「我們來談談條件吧,你想怎麼樣?」過了一會,陳濤再次聽到了克洛維斯的回答,只可惜讓他有些失望的是,克洛維斯彷彿已不見了當初的氣勢…… 陳濤駕駛著『蘭斯洛特』站在克洛維斯搭載的指揮車門前,從駕駛艙內鑽出站在『蘭斯洛特』的頭頂,身上依舊是『ZERO』的那副裝扮,黑色的頭盔遮擋著面容。

克洛維斯則在一眾侍衛、參謀官的陪同下,同樣站在門外,抬頭仰視著此時的陳濤,在知道自己的部隊真的無法按時趕來營救的時候,克洛維斯暫時選擇了妥協,他認為陳濤至少不會馬上對他不利,畢竟陳濤以前就有機會置他於死地,但卻沒有那麼做。

「我來了,說說吧,你這次又想怎麼樣?」克洛維斯梗著脖子對陳濤直接道,此時他不禁回憶起陳濤上一次威脅他的場景,好像也是如此。用他的命來威脅他放過一群恐怖分子,最後還用利益誘惑他,讓他相信了這個男人嘴裡的鬼話。

不列顛尼亞強大的實力讓他下意識忽視了其中蘊含的風險。

隨著克洛維斯的話落下,場面有些冷清,陳濤沒有立即開口,而是仔細打量著眼前這群人,發現克洛維斯站在中央,儘管表面上一副很冷靜的模樣,可細微豐富的面部表情卻出賣了他,其實他並不像他看起來那麼的鎮定,至於其他人,陳濤眼珠一轉。

有的人在害怕,也有的人不知所措,不過更多的人卻在用一種仇恨的眼神注視著他,彷彿他做了什麼大逆不道的事情一般。

「你現在是在挑釁偉大的不列顛尼亞帝國!」有人忍不住斥責道。

陳濤沒有理會,只是淡淡的一笑,終於開口:「克洛維斯殿下,我想讓你為我引薦一個人。」

「誰?」克洛維斯聞言眉頭微微一緊,有些驚訝的問道。

……

十分鐘后,迪特哈魯特一頭霧水的被看押他的親衛隊士兵帶走,此時外面的炮火已經停止多時,可他卻能看到地面上被炮彈砸出的密集深坑,以及許多戰車的殘骸與碎片,望著眼前的一切,迪特哈魯特不知道剛才的戰鬥究竟是誰獲勝了,是克洛維斯殿下?還是另有其人?

「戰場上到處都是我們的部隊留下的殘骸。」迪特哈魯特暗暗想道,心裡已經隱隱有了一個猜測,畢恭畢敬的跟在幾名親衛隊士兵的身後,開始分析起此時的情勢。

「究竟是誰要見我這個無名小卒?」迪特哈魯特萬分不解,他雖然在媒體圈有些名望,也是『11區』有名的電視製作人,可對於權貴之人來說,卻根本不值一提,現在形勢這麼危急,找他能有什麼用?他只會製作節目,搞一搞新聞。

難道是?!

迪特哈魯特想到這時心裡猛地一動,臉上瞬間閃過一絲恍然大悟的顏色。

「除非找我做的事就是因為我本來需要做的事!」

前面的士兵突然停下腳步,想著心事的迪特哈魯特因為分神差點撞上,連忙回過神,才注意到自己此時已經到了一輛巨大的紫色指揮車前,他認識這輛指揮車,因為上面噴繪的不列顛尼亞國旗和皇室的標記告訴了他這輛指揮車的身份,正是克洛維斯殿下的座駕。

就在這時,耳邊突然響起機甲的轟鳴,順著聲源處把頭仰起,只見一陣風吹過,金黃色馬尾不停飛舞,額前的斜劉海也不斷在眼前晃悠,迪特哈魯特瞳孔一縮,因為他看到了指揮車的頂部屹立著一架造型奇特的白色機甲,同時一個打扮神秘的男人正抱著手臂站在這架機甲的肩膀向下俯視,彷彿正透過頭盔不斷觀察著他。而待在這個神秘男人身旁的正是不時出現在電視各種訪談中的『11區』總督,克洛維斯皇子!

迪特哈魯特嘴角慢慢爬上一抹輕笑,不過很快收斂,因為現在的克洛維斯殿下和他以前見到過的好像有些不太一樣,也許是因為離地面太高的緣故,只見在他心目中一直都是保持高貴姿態的克洛維斯殿下竟然臉色蒼白的蹲著身子,同時還死死抱住腳下的一塊凸起,似乎生怕自己會不小心摔下。

「將他帶上來。」

陳濤淡淡的開口道,這是他見到的又一個重要的劇情角色,而且能力頗為出眾,比起扇要那幫人,簡直不是一個檔次,而且還比較容易收服,就是人品不怎麼樣,不過在次元世界里,用人還要看人品的話,那可真是秀逗了。

而且他也不是魯魯修,根本不存在有人背叛他的可能。

過了一小會,迪特哈魯特通過升降台被帶到了這輛指揮車的頂部,到后他才發現,原來站在這兒的人還有不少,只不過因為視角的緣故,導致他站在下面時只能看到露出的白色機甲。

站在巨大的白色機甲腳下,他忽然聽到上方傳來克洛維斯有些氣急敗壞的說話聲。

「人已經帶來了,先放我下去!我有恐高症!」克洛維斯肚子里灌了一肚子風,心裡充滿了怨氣。

陳濤為了以防萬一,自然不可能離開『蘭斯洛特』,但是還要挑選一個視野好的地方,所以只好選擇了指揮車外頂,因為這裡既高又寬敞,可謂絕佳之選。

陳濤衝剋洛維斯搖了搖頭,拒絕了他的提議,別說你有恐高症,就是快要咽氣了也得待在這,對於一個快死的人,陳濤懶得說更多的廢話。

只見陳濤抱著肩膀,收攏的披風彷彿黑色的蝠翼,裝作不認識迪特哈魯特的樣子慢慢張口道:「你就是這次直播的負責人?叫什麼名字?」

「正是在下,我叫迪特哈魯特·利特。」迪特哈魯特連忙恭敬的行了一個撫胸禮,隨後便立在一旁不敢多嘴,可是眼裡的渴望卻瞞不過陳濤的眼睛。

這是一個唯恐天下不亂的男人!

「很好,我現在命令你立刻恢復直播,我要讓全『11區』的人都看到眼前這一幕,」陳濤吩咐道,接著一拍腦門,又對克洛維斯補充一句,「調整你們的內部頻道,我要讓你們在外的那些機甲部隊也能收聽到這裡的信息。」

「好了,我們的時間不多,迪特哈魯特先生,趕快行動起來吧。」

「遵命,閣下。」迪特哈魯特先是望了一眼克洛維斯,見他沒有反對后,才又一次撫胸行禮道。 阿什弗德學園的學生會會議室內,已經到了吃午飯的時間,可一眾人卻沒人動彈,依舊圍坐在桌前守著那台電腦,只見上面的畫面一片漆黑,中間是一行『失去信號』的小字。

「到底在搞什麼?不是說現場直播嗎?怎麼直播到一半突然停止了?夏莉,你們說這是怎麼回事?」利瓦爾攆著垂到額頭的頭髮,一臉無語的疑惑道。

夏莉此時兩隻手都拄在下巴上,臉上同樣寫滿了不解,不時的眨眨眼,也操著疑問的語氣說道:「好像是我們的機甲追著『日本解放戰線』」的機甲進入到一個樹林里,然後發生了一場大爆炸,接著直播就中斷了。

作為學霸的妮娜怯生生的望了望周圍的夥伴,悄聲解釋道:「夏莉,那不是普通的爆炸,通過直播傳回來的畫面來看,當時樹林里飄滿了白色的水霧,我覺得應該是『蒸汽爆炸』,如果按照水霧的規模來看,這場爆炸波及範圍恐怕不小,所以——所以——」

「所以什麼?」米蕾將話接了過來,目光一閃道,「你是說我們的機甲可能和『日本解放戰線』的機甲同歸於盡了?」

肥田喜事 「嗯。」妮娜快速點了點頭,示意自己正是這個意思。

天降萌寶:總裁爹地放肆寵 不過眾人卻覺得更加奇怪,這跟中斷直播有什麼關係,『日本解放戰線』的機甲都沒有了,而我們還剩下那麼多部隊,難道還會輸不成?

「算了,這些國家大事離我們還是太遙遠了,直播應該是遇到什麼故障了,也許過一會就會恢復也說不定,大家繼續再等等看吧,如果還是沒有信號,我們就先去食堂吃飯,反正無論怎麼想,我們不列顛尼亞人的軍隊也不可能會輸的!」

米蕾最後決定道,結果她剛一說完,桌子上電腦中的畫面陡然一變,眾人連忙都擠著腦袋朝屏幕看去,只見上面出現兩個人影,其中一個他們都非常熟悉,那就是統治這片土地的總督,不列顛尼亞的第三皇子——克洛維斯殿下,可此刻這位尊貴的皇子殿下卻看上去似乎有些狼狽?

至於另外一個?眾人神情不禁一愣,同時心底自然而然的浮出一縷疑問,那就是——

「他是誰!?」

黑色的頭盔,黑色的披風,黑色的制服,彷彿一個要去參加化裝舞會的神秘之客……

……

……

京都,來自京都六家的主宰者們在直播中斷的那一刻起終於按捺不住內心的狂喜,紛紛歡呼起來,他們可不是普通人,對於這場戰鬥的內情知道的比常人更多,其他人也許還會認為這場突然中斷的直播是因為信號故障或者別的什麼原因,但他們最清楚不過,這一定是藤堂鏡志朗等人的計策成功了!

畢竟克洛維斯進行這場直播的目的就是為了宣揚他的威信,鞏固他的統治,怎麼可能會說中斷就中斷,一定是中間發生了什麼讓他措手不及的變故。

「真是想不到,『奇迹的藤堂』果然名不虛傳,竟然能想到如此狠辣的計策,如此的果決!」其中一名家主用滿是讚歎的語氣感慨道,在他們通過直播看到樹林大爆炸的時候,桐原泰山便將一切和盤托出。

「這還要多虧了近衛家主能夠找到拉克夏塔女士,讓她給我們提供了『輻射波動』裝置,聽說她最近還在根據這一裝置研發一種新式機甲?」桐原泰三謙讓了一句。

「嗯,聽拉克夏塔女士說這將是一架跨世代的機甲!」被桐原泰三稱作近衛家主的男人解釋道。

「唔!這真是太好了!我們也能擁有屬於自己的機甲了!」

「再加上這次如果能成功擊破克洛維斯部,可真是雙喜臨門!」

「沒錯,看來我們復國有望了!」

眾人頓時七嘴八舌起來,密室內的氣氛更加熱烈,猶如倒入一鍋滾油。

「各位大人,那我們還等在這裡嗎?我想直播已經不可能再恢復了吧?我們不如回去再等候捷報傳來。」皇神樂耶此時插嘴道,她乃是京都六家的現任領導者,也是原日本國皇室唯一的倖存人,與樞木朱雀是表兄妹關係,不過尚在年幼,只有十五歲,還是一個半大的蘿莉。

「樂耶大人所言極是。」桐原泰三等人連連附和,與其在這種地方憋屈的等著,還不如回自己舒適的大宅。

可是就在六位家主準備拉開紗帳起身回府時,密室中央的三角形巨大屏幕竟再次亮了起來,六人心頭不由一驚,連忙一齊朝屏幕上望去。

「怎麼會恢復直播?難道是藤堂鏡志朗的計策出了紕漏?」眾人心頭不停狂震。

……

與此同時,無數一直關注著這件事的『11區』民,當然還有移居到這兒的不列顛尼亞公民,也重新聚精會神的盯著恢復了信號的直播,有人緊張、有人不屑、有人害怕、有人祈禱,各種各樣的情緒瀰漫在『11區』的上空,每個人都在等待著這場戰鬥的結果。

「哎?這是——」

「那是克洛維斯殿下,那個人是誰?」

「之後到底怎麼樣了?難道戰鬥已經結束了嗎?」

……

生活在『11區』的人們有些驚訝的望著眼前的一切,可很快有人發現了不對,因為此時他們的統治者克洛維斯殿下好像是受到了某人的挾持。

「這還是我第一次上電視,感覺似乎還不錯。」陳濤淡淡的聲音從畫面里傳來,透著幾分玩味。

「我在這裡對大家宣布一件事,那就是這場戰爭到此為止,已經結束了,真是一場精彩的戲碼,不列顛尼亞軍隊大戰『日本解放戰線』?呵呵,事先聲明一下,在下並非雙方的成員之一。先做過自我介紹好了,吾名『ZERO』,也許在今天以前,這個名字還只有寥寥數人聽說過,不過我想在今天以後,全世界都將會記住這個名字。」

只見畫面中的陳濤隨意將蹲在他身旁的克洛維斯單手提起,懸在半空,腳下就是距離數十米的地面,感受著這種狀態,克洛維斯像是不會游泳卻溺水的人一般,四肢劇烈的撲騰起來。

所有望著這一幕的人紛紛獃滯,不敢相信眼前的景象,要知道這可是不列顛尼亞的皇子,『11區』的總督啊,怎麼會被人如此對待?怎麼有人敢如此對待?在眾目睽睽之下,這簡直就是在打『不列顛尼亞』這個世界第一強國的臉啊!

可事實如此,由不得他們不信,也正因為如此,所有人也更加迷茫,到底在直播中斷期間發生了什麼?還有這個作著神秘打扮的人究竟是誰?

所有人都想繼續聽聽陳濤接下來會說些什麼……作者家裡出了點事,有老人病重,今天沒了,現在作者還在外地,估計要等出完殯回去,解釋一下這幾天斷更的原因,剩下的不想多說。 「不過我想在今天以後,全世界都將會記住這個名字!」 https://tw.95zongcai.com/zc/65613/ 這是『ZERO』這個稱呼第一次在全世界面前亮相,陳濤單手提著克洛維斯,這一刻應該算萬眾矚目吧?如果不是為了那個稱號任務,陳濤絕不會如此的高調。

「至少達成了一個條件。」陳濤暗暗想道,「現在扇要他們應該也收到消息了吧?」

陳濤之前讓迪特哈魯特對戰場中的公共頻道里也進行了同步直播,因此扇要等人不可能不知道此時的情況。

事實上扇要等人不僅收到了消息,還震驚的要死!

此時扇要等人正和藤堂鏡志朗待在一起,在藤堂鏡志朗的帶領下,狙擊著源源不斷從前線撤回的部隊,他們在剛聽到陳濤的聲音時,第一反應是不可能,第二反應就是那個男人竟然真的做到了,簡直就像一場奇迹。

因為自從陳濤突然離開后,他們就在一直猜測究竟去了哪裡?現在終於恍然大悟,原來是去了不列顛尼亞人的大本營,不知用了什麼手段,還俘虜了最大的目標,不列顛尼亞人的第三皇子,總督克洛維斯!

他們也明白了自己等人的作用,那就是配合『日本解放戰線』的藤堂鏡志朗等人,將不列顛尼亞的部隊攔截在這裡。

「果然跟隨他才是正確的選擇嗎?」這一刻包括扇要在內,所有人都不禁臣服於陳濤的手段,再沒有疑慮,只是藤堂鏡志朗等人卻截然相反,儘管他們的目標一致,都是反抗不列顛尼亞人的統治,可此時卻偏偏憋屈的要死!

「我們付出了這麼大的代價,竟然……竟然……」藤堂鏡志朗悶得想吐血,他作了那麼多的準備和計劃,最後讓別人摘了桃子,世界確實傾聽到了不同的聲音,可惜這聲音卻不屬於他們『日本解放戰線』的,而是來自於一個小組織,一個無名小卒。

其實在半路遇到扇要等人的時候,藤堂鏡志朗心裡就隱約有了一些猜測。

「『ZERO』嗎?不知道他是誰?真是一鳴驚人啊!」藤堂鏡志朗無奈的想道,是他棋差一招,隨後嘴角露出一絲苦笑,低沉道:「不過這樣也好,我也能集中精力殲滅不列顛尼亞人剩下的部隊,既然已經有人替我做了剩下的事,念在共同的目標下,就讓我助他一臂之力好了,至於其他事,等這次的事情結束后再作商討。」

就在這時,藤堂鏡志朗眉頭忽然一皺,原來是對面的攻勢猛地漲了一大截。

「哼,今天正好殺個痛快!」

「斬擊包圍陣!」

「是!閣下!」

藤堂鏡志朗帶著麾下的四劍聖瞬間變換陣型,五台機甲不論是節奏還是動作完全一致,形成一條不停旋轉的圓,彷彿巨大的絞肉機一般,每一台機甲都是絞肉機上的一個鋒利刀刃,高速振動的長劍揮舞間,便是燃起一團團巨大的火球!

……

……

陳濤靜靜的站在『蘭斯洛特』的肩膀,時間不多,雖然這次行動的目的是為了徹底收服扇要等人,可更重要的卻是他的稱號任務,否則他也不會大費周章:

「偽裝大師:沒有什麼是不能偽裝的,哪怕是世界主角。」

「達成條件:讓扇要等人看到勝利的希望,並在萬眾矚目之下建立黑色騎士團!」

「任務獎勵:獲得成就稱號『偽裝大師』。」

在他看來,此時他應該已經算是達成了大部分條件,只差最後宣布建立黑色騎士團了,可是他想要建立的『黑色騎士團』和魯魯修的並不一樣,和魯魯修用來粉飾正義的『黑色騎士團』不同,陳濤沒有他那麼大的野心,自然也無需像他那麼虛偽,為了和『日本解放戰線』和它背後的京都六家拉上關係,陳濤決定索性就建立一個和『日本解放戰線』性質差不多的組織。

誰叫他沒有主角光環,也沒有皇子身份,不像魯魯修,和京都六家的人是老相識,一亮明身份人家就拼了命幫他,所以他只能靠自己的實力來獲得自己想要的一切。

因此只見陳濤在介紹完自己,又思考了幾秒后再次緩緩開口道:「想必大家一定認識我手裡的這個人吧?那麼也應該能明白我的立場!沒錯,我雖然不是『日本解放戰線』的人員,可是有一點相同,那就是對於不列顛尼亞帝國統治的憎恨和厭惡,七年前這裡本應該是一座自由平和的島嶼,可現在我看到的只有奴役和壓迫,人類竟然會被分成各個等級?這簡直是歷史和文明的倒退!帶著羞辱意味的『11區』人?所謂的『榮譽』不列顛尼亞人?呵呵,真是可笑。」

「難道沒有人想過反抗嗎?一定是有的吧!只不過沒有人敢這樣做罷了,因為不列顛尼亞帝國看上去實在是太強大了!哪怕是這次我們戰勝了他們的軍隊,抓住了他們的皇子,也許可以激勵一部分人,但是我想在更多的一部分人心中一定是在害怕吧?沒錯,就是害怕!害怕不列顛尼亞人接下來的報復,因為這些人已經喪失了自己的意志!」

「不過我並不會鄙視這些人,因為托克洛維斯殿下的福,大家再一次看到了戰爭的畫面,血淋淋的死亡和四處飛舞的殺人機器,是個人就會心存畏懼,但是這些東西真的值得人畏懼嗎!?不!在我看來,有些事情比這更殘酷萬倍,至於是什麼?我想大家心裡早就已經有了答案。」

「這場戰爭結束了,但是我相信真正的戰爭還沒有開始!所以我在此要正式宣布一件事,那就是我將建立新的反抗軍組織!『日本解放戰線』無法做到的事情,由吾等達成;不列顛尼亞人在這裡的統治,由吾等顛覆。如果有願意加入吾等的志同道合之輩,請挑起你肩上的責任,運用起你所有的智慧,發揮出你所有的力量,真正的戰爭是勇者的試煉場,是智者的庭院,是王者的舞台!」

「加入我們!加入吾等——『黑色騎士團』!如果『騎士』象徵著『公平』和『榮譽』,那麼就讓我們成為黑色的騎士,踐踏所有的規則和枷鎖,掌握命運的齒輪!」

「世界,見證!我將獻上我的祭品!弱者,憧憬吾等吧!強者,敬畏吾等吧!」

陳濤仰天高呼,他不知道自己的話能否引起其他人的共鳴,但是他至少完成了自己想要的目標,緊接著只見他提著克洛維斯的右手一緊,伴隨著『咔嚓』一聲,某人的脖頸赫然已經被他擰斷。

他獻上了自己的祭品,整個世界為之一靜。 「叮!玩家成功建立黑色騎士團,開始計算觀看人數,請稍後。」

「叮!計算完畢,見證『黑色騎士團』建立人數共為八千九百四十二萬人,達到『11區』總人口百分之九十五,『萬眾矚目』要求達成。」

「叮!克洛維斯死亡,扇要心理認同值提升百分之二十,達到期限。」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