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9 日 0 Comments

這社會,本來就是個人情社會、關係社會,負責人瞧著這不是什麼大事,又想買席志源個面子,也就答應了,給《大眾雜誌》的主編去了個電話。

主編接到電話后倒是同意了,心想之前來的小姑娘還是有本事啊,之前他是因為怕承擔責任所以不敢答應,既然現在上面都有人發話了,那自己還攔著做什麼,只不過領導也交代了,只收贊助的服裝。

簡寧發現,這談個男朋友還是有好處的,就比如現在,接到席志源的電話后,她就歡天喜地的去了雜誌社。

合同還是要簽,流程還是要走的,主編這次倒是沒有為難,只不過問道,「你們就只提供女裝,不提供男裝嗎?」

「額,我們這邊只做女裝,暫時不做男裝」,簡寧笑笑,「不過您放心,男裝只要您需要,我們也是可以給雜誌社提供的。」

男裝雖然她不做,但是她可以去買呀,而且男裝的款式不就那幾種嘛。

談妥后,簡寧就找人把衣服給雜誌社拿了過去,就這麼一直等著,等到了八月底那一期的《大眾雜誌》出來,簡寧才看到了版面上的明星,穿的是自家的衣服,並且在採訪裡面,提到了服裝贊助品牌。

緊接著生活潮流類的報紙就對女星的穿搭進行了一番分析,其中就提到了最近的幾個女星的穿搭風格,似乎衣服都出自同一個服裝品牌歌莉亞,歌莉亞就以這種方式打開了知名度,進入了大眾的事業,同時奠定品牌的格調。

而同時歌莉亞的服裝店鋪里,也放置了不少關於《大眾雜誌》的期刊做宣傳。

受到這一波的影響,而尋去店鋪裡面的姑娘不少,不過由於衣服的定價比較高,不是普通的工薪階層能消費得起的,很多人都是悻悻而歸。

「明星果真就是明星,穿的衣服就是貴…」

「歌莉亞的衣服好看是真的,貴也是真的,買不起,買不起…」

「等我攢夠了錢,一定要來買一件…」

簡寧這段時間,基本上都泡在店裡面,看著服裝店的情況,有買不起的,自然也有買得起的,有一個中年婦女,一次性買了三件,看見對方買的這麼多,簡寧給對方辦了張會員卡,打了九五折。

到了九月初算賬,賬面情況依然是虧損的,這是簡寧早就有想到的,她想做高端品牌,根本就沒有打算前半年會回本,她想先把品牌打出去。

到了九月,也正是開學的時候,簡小語和席洋開了學就是高三,是比較重要的一年,簡寧把簡小語送進了學校,又把簡小言送回鄉下去報名,家裡頓時空蕩蕩起來,緊接著,就是自己的開學報道了。

報名的時候,簡寧同老師提了自己想換寢室的事情,老師問她原因,她便直接說和寢室的人鬧矛盾了。

「同學之間能有什麼矛盾,大家相處,要互相體諒,我看你們寢室也沒其他人提出來要換寢室,就你事情多」,老師似乎很不樂意,「學校里哪有那麼多的空床鋪,你要換,就等著吧。」

簡寧看老師都這樣說了,也不願意多說,報完名領完書就回家裡了,如果換不了寢室,她打算就在家裡住,頂多就是每天來學校上課麻煩點,經過上學期期末那場事件,學校里對簡寧的流言蜚語已經少了很多。

再見姜超是在學校的大門口,姜超晒黑了很多,主動和簡寧打招呼,「來學校報完名了?這是準備回家?」

他知道簡寧已經有一段時間不在學校里住了。

「是啊」,簡寧點頭,也不知道接下去要說什麼。

「怎麼,見到我就讓你這麼不自在嗎?」姜超看出了簡寧的窘態,開著玩笑,「我今年開學就是大四了,估計會很忙,到時候不一定能在學校見著了,估計以後也沒多少機會了,咱們就不能像以前那樣相處么?」

簡寧想想,人家表現的坦蕩蕩,自己也不能表現得太小氣,便笑著道,「當然能呀。」

姜超也笑,「我還以為你這以後都不要搭理我了,要是早知道你這樣,當初我就不該老實說了…」

兩人結伴往外走,因為姜超馬上要畢業了,就說起了就業的問題,簡寧才知道,姜超的工作早就已經安排好了。 二樂將虛弱的朧月扶起來,經過一個多星期的調理,朧月臉上開始有了血色,只是無奈身體底子太差,到現在看著依舊羸弱。

喂朧月喝完豬肝湯,問道:

「今天感覺怎麼樣?」

朧月淡淡笑了笑:

「我今天好多了,想出去走走,這麼多天一直悶在這房間里,實在是無聊,喜歡一個人胡思亂想。」

「不行,你這剛小產完,才一個多星期,哪能下床的,更何況還要出去走,著了涼怎麼辦,我之前聽隔壁大嬸子說女孩子小產了得在床上躺一個月的!」二樂一聽就否決了朧月這個想法,要知道朧月可是從鬼門關走了一遭的人,懷著孩子被人鞭打,之後又在大雨里淋過,她之前在寧王府就收到了茹曦那個壞女人的算計,身體一直不好,這連番折騰,正常女人早就送了命了,也虧得她求生慾望強烈,這才勉強撿回來一條命。

「你聽她們瞎說,我自己感覺已經好很多了,再加上遇見你了,心裏面高興,身子好的便快,你就讓我出去看一看,我想去看看綠色的草,顏色鮮艷的花,也好透透氣嘛。」朧月央求道。

二樂眼睛轉了一轉說道:「想看植物還不簡單,你等著。」

朧月剛想繼續說就見二樂一股煙似的跑沒了影,等過了不到五分鐘,她就進來了,還指揮著說:「就是這邊,這個放在這,另一個放窗戶邊上。」

后又有四個人抬著兩盆小樹,小心翼翼的走了進來,將小樹擺放在正確位置之後便下去了。

朧月一看,這丫頭為了不讓自己出去,竟然將樹都搬了進來,正要開口時,二樂沖她一笑:「你再等等啊。」

轉眼又搬進來兩盆綠蘿,都擺在床邊。完事之後拍拍手指著自己的傑作對朧月說:

「你看,你覺得悶時就看看他們,這不到一個月,我是不會讓你出去的,身體必須調理好,不然以後有你受的。」

朧月不禁眼眶一熱,二樂是在什麼情況都在為自己著想,自己這一趟認識二樂這個朋友,也算值了,於是開口說:

「二樂,謝謝你。」

二樂則是豪爽的回答道:「既然是朋友,就不要說什麼謝不謝的了。」

「你就不想問問我什麼?」朧月開始慢慢敞開心扉。

「我知道你肯定經歷很大的不幸,你如果不想說,我便不強求,只是你哪一天實在是憋得緊了,想要找個人談談,那你可別忘了我了。」二樂擔憂的說。

「我,確實遇到了很多事情。」朧月開口,回憶起自己所經歷的一切。

朧月自小被當成掌上明珠,是被父母捧在手心裡的人,所以外面世界的險惡她一概不知。

那日,朧月被邱雲救了下來,於是芳心暗許,她決定要靠自己的力量在京城待下來。但她沒想到的是,這世界充滿了爾虞我詐,許多人為了利益甚至枉顧無辜的性命。

邱雲走的時候給了她一枚玉佩,囑咐她將玉佩當掉,給自己換一些盤纏,但朧月覺得那枚玉佩是邱雲給她的,她捨不得將玉佩給當掉,邱雲離開之後,她一個女孩子,於是又變得身無分文。

第二日朧月便看見了邱雲,騎在高高的馬上,英俊非凡,京城裡的姑娘們都想要多看他兩眼。朧月的也不例外。朧月在心裡想著,以後一定會再見面的。

於是目送著邱雲進皇宮了之後,她便離去,想要去找一份工,無論是端茶遞水她都可以。她想到了寧王府,就在去寧王府的路上,她遇到了幾個不懷好意的男人,對著她吹口哨拋媚眼,還哈哈大笑。

之前寧王府遣散眾人時,給的銀子早就被騙走,自己還被騙進紅樓那樣的地方,她也知道清白對於一個女孩子而言有多重要,於是為了讓一些壞人不注意到自己,她將自己的臉上用煤灰摸得髒兮兮的,完全看不出原本的模樣。這樣會比較安全。

這衣服雖也弄得髒兮兮的,但畢竟是紅樓裡面的衣服,薄如蟬翼,又凸顯曲線,她自然是不能穿著這種衣服行走在大街上。

她小心翼翼的走在小路上,突然看見前面的一戶人家的院子里,晾著許多粗布衣裳,她當即便想著,何不先換一身粗布衣服。

於是她躡手躡腳的進了那戶人家的院子,想要去偷偷拿一件,然後將紅樓的衣服換給那戶人家,這紅樓的衣服雖說暴露,但好歹是絲綢,比粗布要值錢多了。

進了院子之後,她不敢左右瞧瞧,只覺得臉上燒得慌,她從小沒幹過偷人家衣服的事情,但這實在是沒辦法了,她於是便偷偷跑到那戶人家晾衣服的下面,伸手便將衣服娶了下來,卻沒想到,那戶人家養了一條大狼狗,之前在院子的一角,朧月沒有看到,直到自己把衣服拿在手上,才看到這條狼狗此時正齜牙咧嘴看著她,那模樣像是想要撕裂她。

於是一人一狗都開始大叫,狼狗沖著他狂吠,朧月被嚇得大叫不止。

這一叫驚動了其他人,不止那戶人家,就連周圍的鄰居們都跑出來看是發生了什麼事情,結果大家就看見了偷別人衣服的朧月,還是人贓並獲。

朧月開口解釋:「我沒想偷,我就想換一下身上的衣服!」

那戶人家的女主人是一個兇巴巴的女人,看見自己男人盯著朧月那苗條的身子便氣不打一處來:「正經人家的女子哪會穿成這樣?不就是個偷衣服還勾引人的小婊子嗎,這必須送官!」

朧月也沒經歷過這種事情,此時又羞又愧,連忙認錯:

「對不起對不起,我知道錯了。求求你們不要把我送去官府。」臉上的淚珠子不住的流。

這時,許多人都開始求情,說是姑娘家家的也不容易。卻沒想到,那女主人聽到求情更是生氣,自家的死男人這會子也跟著求情,本來這事她可以算了,結果一遇到這種事情更加火上澆油。

那個潑辣的女主人罵罵咧咧的就將朧月送到了官府,說朧月偷東西,必須收到懲罰。

朧月沒有辦法,被官府的人收押,關進了大牢,好歹官府的人看她一介女流,將她單獨關押在一間牢房裡面。

這大牢建造的嚴嚴實實,自己壓根就跑不出去。 開學后簡寧的生活也是異常的忙碌,由於不在學校里住,每天花在路上的時間就不少,入了秋,天氣也稍微的涼快了起來,為了減少路上的時間,方便上下學,簡寧決定買輛自行車。

說來慚愧,兩輩子加起來的時間,簡寧之前都沒能學會騎自行車,她看其他的人學自行車看起來簡簡單單的,一學就會,可輪到自己了,這自行車就像和自己有仇似的,經常把自己摔個四腳朝天,簡寧上輩子不是沒學過自行車,可自從上輩子學自行車的時候不小心摔到了臭水溝里,她就怕了,從此再沒有學過了。

這買自行車,還是簡寧帶著席志源一起去的,二八杠的自行車就免了,她挑了一輛非常小巧漂亮、適合女性騎的自行車,至於為什麼帶著席志源一起去,當然是因為這自行車買了需要人騎回去。

簡寧付了錢,拍拍自行車的座椅,「行了,搞定!你騎著它,載我回去吧,回去后你可得好好教教我。」

席志源看著這過分小巧可愛的自行車,嘴角抽了抽,那邊簡寧站在自行車旁邊,已經在等著他了。

「那你坐好了」,席志源摸摸鼻子,還是撐開他的大長腿,騎上了自行車,讓簡寧坐上來。

這小巧的自行車,可真是苦了席志源,他「一米八」的大長腿實在與它不搭,騎起來自然就有些不好使。

簡寧在後面感受到了,歪著頭問,「怎麼了?是不是這車不好騎啊,我看你這很辛苦啊,要不咱們回去換一輛?」

「不用,你坐穩了,馬上就是下坡路了」,男人不能說不行,席志源吹了一聲口哨,加快了腳上的速度,嚇得簡寧小小的尖叫,抱住了席志源的腰。

自從席老太太聽說簡寧做飯不好吃,現在又是一個人在家裡住之後,便經常讓席志源帶著簡寧過來吃飯,她們兩個老人在家裡,也沒有什麼事情做,做個飯讓孩子們吃,聊聊天嘮嗑,她們還是很樂意的。

剛開始簡寧覺得老是讓兩位老人家忙活不太好,可去了才發現兩位老人家是真心實意的,也就不再推辭了,漸漸的,跟著席志源去蹭飯的次數就多了起來,多到現在在席家老宅裡面的鄰居們經常看見她,都知道她是席家未來媳婦了。

「小源,帶著對象回來吃飯啊」,進了大院門,兩人就遇上了鄰居。

席志源騎車的速度放緩,朝著對面走來的人點頭,「丁大叔,您和大媽出去遛彎?」

「嗯,溜達溜達」,被叫丁大叔的人說話聲音中氣十足,「趕快回去吃飯吧,你媽做了好吃的。」

丁大叔的旁邊還站了一位大媽,奇怪的看著席志源,「今天咋沒有開車,騎著個這小自行車,你這腿能不能支棱開啊…」

關係熟了,老太太就當是自家人,做的都是家常便飯,她們兩個老人吃的不多,所以一般她都是做三個菜,飯是老太太做,每次吃完飯後,就是席志源和簡寧洗碗。

飯後簡寧讓席志源教她學自行車,席家前面的路夠大,也沒啥人,對於簡寧這樣的新手來說,完美!

席老太太在客廳裡面看電視,看了一會兒,出門看簡寧學車學的怎麼樣了,結果就聽見簡寧的一驚一乍,剛出門,正好就看見簡寧從自行車上摔了下來。

「啊啊,媽呀」,簡寧叫著倒在了地上,摸著手肘,看見離著自己有幾米遠的席志源,發出靈魂的質問,「你不是說你一直都在後面扶著我嗎?嗚嗚。」

席志源走過來將簡寧扶起來,「我錯了,剛才我看你騎的挺好的,所以想讓你自己試試。」

「可不許再放了,要我說能放你才能放」,簡寧抬起自己的手肘給席志源看,「你看,都摔紅了。」

「來,我給你揉揉」,席志源安慰道。

席老太太站在門口就看著自己的兒子扶著自行車跑來跑去,不知道什麼時候席老爺子也不看電視跑了出來,站在席老太太的旁邊,悠悠的說,「我看小寧的腦瓜子挺好,看起來挺聰明的,怎麼學個自行車這麼慢,會不會是身體有問題,不協調啊,想我當年,那自行車第一回騎,就能出二十公里,還用人教?」

「還騎出二十公里?就你能吹」,席老太太嫌棄他聒噪,用手攘他,「去,去,回屋看你的電視去。」

「就我看她這樣子,沒個十天半月估計學不會」,席老爺子留下這麼一句,回了屋。

等到簡寧能夠讓人放心的騎著自行車出門,已經是半個月後了,第一天自己一個人騎著自行車去學校上課的時候,簡寧還是很嘚瑟的,可沒等她嘚瑟多久,上完課出來后,就發現自己的小愛車不見了。

重新買了一輛新車,簡寧也意識到了給車上鎖的重要性。

她這邊買的是自行車,而胡鵬那邊則已經把目光瞄向了小轎車。

簡寧雖然忙,但是英語學校那邊的事情也沒有完全放開,時間允許的話,每周都抽固定的時間去一次,而英語學校那邊發展較好,胡鵬也是個積極有想法的人,一門心思都鋪在了新希望上,現在新希望英語學校,在B市已經開了三家,緊是學生,就有快將近兩千人,不可謂發展不迅猛,看到這個行業賺錢,也有一些小的英語培訓學校陸陸續續出現。

看到胡鵬事業有成,變得有錢了,胡鵬之前的女朋友也找了過來,想和胡鵬複合,胡鵬一口回絕,並告訴對方,自己已經有女朋友了。

一品孤女 胡鵬有女朋友不是胡謅的,他和周倩好上了,許是由於每天接觸,兩人一來一去看上了眼,胡鵬猶豫了幾天,索性就開了口,周倩點頭答應了對方,兩人確定了關係,也沒想藏著掖著,在學校就公開了,處了一個月,兩人就拿了結婚證。

這不,找了機會,兩人單獨的請簡寧吃飯,並告訴簡寧兩人要結婚的消息。

「恭喜恭喜啊」,簡寧是真的沒想到這兩人會走到一起。

周倩還有點靦腆,胡鵬倒是很大方,「謝了,這要不是你,我們倆還沒這緣分呢,說起來也要謝謝你,今晚你想吃什麼,隨便點,我請客。」

簡寧拿起菜單,「行,那我就不客氣了」,又問兩人,「你們打算什麼時候舉辦婚禮。」

「打算下個月10號辦婚禮,到時候你可要來啊」,胡鵬說著時間地點。

飯菜上桌,兩人又繼續聊起了培訓學校的事情,比如增設獎金,在新希望里報名學習的學生,在通過雅思、托福等考試后,取得留學簽證,學校將會頒發一筆獎金以作鼓勵,又比如和企業單位合作,開辦定向的英語培訓班等…

胡鵬和簡寧聊著工作上的事情,周倩就在一旁聽,學習經驗,她雖然以前因為家庭原因耽誤了學習,可現在她報了夜大,每天晚上都會去上課,想通過學習多學點知識。

因為要結婚,不得不考慮到一些問題,因為新希望經營良好,想必今年的分紅不會少,他和學校的其他工作人員一樣,每月都是拿固定的工資,想今年年底分紅后,在B市買一套房子,有了自己的房子,才有安全感。

他是知道簡寧買了一套商品樓,他還去做過客,於是他打聽消息,「你那套商品樓買下來大概是多少錢?」

異國他鄉的愛 簡寧說了數字,「現在城裡的商品樓差不多都這個價,等年底分紅,一套商品樓的錢是差不了的。」

「行,等年底分紅后,我就去搞一套,總算有個自己的安樂窩了」,胡鵬喜滋滋的,「等房搞定后,到時候我再去搞個小轎車。」

要說女人喜歡首飾服裝,那男人肯定就是喜歡各式各樣的車了。

「看你這樣子,已經有看中的了?」簡寧其實對這方面不是特別的關注,也還沒有想過買車的打算,因為她基本上都蹭席志源的車。

「嗯,有看中的,不過價格比商品樓貴多了,這我以後得多努努力,才能早點搞一輛。」

其實胡鵬對小轎車的需求就那麼大么,其實不是,沒小轎車他也能騎自行車坐公交,只不過有了小轎車,那身份就不一樣了,他拼死拼活掙錢是為了什麼,還不就是為了享受生活嘛。

胡鵬夫妻倆也認識席志源,讓簡寧到時候把席志源一起帶來吃飯,說席志源也是大忙人,自己就不再單獨邀請他了。

所以胡鵬結婚的當天,是簡寧和席志源一起去的。

回來的路上,席志源邊開車便問,「我記得你的生日是十一月份吧?」

簡寧點點頭,「對啊,怎麼了?」心裡還想著席志源是不是要給她過生日。

「我記得法律規定女生滿二十歲就可以領證結婚了」,席志源赤裸裸的暗示,「人說三十而立,我這都三十好幾了。」

簡寧把席志源的臉給掰過去,讓他看著前方好好開車,裝著和小白兔似的,開著玩笑說,「你,你是人嘛,我還是個學生呢,就你這樣,我看還得接受幾年的檢驗。」

席志源無奈的點頭,「行,行,那你就再好好檢驗檢驗,那我就再等兩年,到時候我可要驗貨了。」

簡寧才不想那麼早結婚,做個偽單身有錢又漂亮的貴族多好,她這個想法,得到了李娟的贊同。

李娟就巴不得簡寧不要結婚,甚至連男朋友都沒有就更好,這樣的小姑娘,才更有價值去捧,成了明星,以後男人們還不是趨之若鶩,她是知道簡寧有男朋友,但是不知道簡寧的男朋友是誰,估計知道后,她就不會這樣想了。

簡寧和李娟近來的接觸多了很多,上次的贈衣,據李娟的反饋,說是那幾個人都收了,對衣服都很喜歡,她是後來看報紙雜誌,才知道這一件衣服可不便宜。

「她們雖然不認識你,但是要我替你說聲謝謝」,李娟送衣服的時候,就說的是喜歡她們的熱心觀眾送的。

「她們喜歡就好。」

「你可真行,還找上了《大眾雜誌》做宣傳,我看最近封面明星的服裝全是你們提供的」,李娟是《大眾雜誌》的忠實讀者,基本上是期期不落。

簡寧給對方一個讚歎的眼神,「李姐你很厲害嘛,這都發現了,那沒辦法,要給服裝品牌做宣傳嘛。」

「你說你開什麼服裝店鋪,我不是說你開服裝店鋪不好,只不過你這麼好的苗子,不去演戲拍廣告當明星可惜了」,李娟道,「最近有一部電視劇要開拍,我看劇本不錯,裡面還缺幾個演員,你要不要去試下?」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6 月 26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5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3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11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