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9 日 0 Comments

這意念之珠越早覺醒越好。

有了意念之珠的掌控后,對以後的架構、上色、技能等方面的修鍊就找到了主心骨。

也能儘快的發現自己的特長與敏感點。

設計修鍊線路越早,越容易成為意念大師。

「好,我這就去找他們。」

「別忙,歇一兩天吧,我這剛剛受傷,等我傷好了吧。」

「嗯,不著急。」

浪凡想想對啊,帕慕克雖然看上去沒事了。

但內里的傷還是需要調養的。

「人呢?」

浪凡出來,木瓜與水杏兩人都不見了。

「來了,來了。」

五分鐘左右時間,木瓜與水杏兩人從廁所中出來。

「喂,你們兩人還一起上廁所么?」

「啊呀,師傅您說的怎麼這麼難聽啊?」

「木瓜先去的,我後去的。」

「那你們怎麼一起出來的啊?」

「他大的,我小的。」

水杏解釋道。

「水杏,誰讓你多說話了額?」

「給我閉嘴!」

伊琳娜從後面走過來,見水杏開口就沒好話,就十分嚴厲的訓斥水杏了。

「還有,浪凡先生,你不要為老不尊好不好?」

「上廁所的事情需要你問這麼仔細么?」

「呵呵!」

浪凡一笑而過。

伊琳娜的臉都有些紅了。

夏洛奇也在月台上畫圓。

依舊是速度極慢的一隻圓。

夏洛奇還要再鞏固一下昨夜的明悟。

不著急不著慌的一點一點的深描著。

連木瓜與水杏兩人離開都不知道。

上午的時光一晃就過去了。

雲居大師從採礦廠回來,正好是午飯時間。

「喂,你這個出家人對於飯點很敏感嘛!」

茹連達覺得很有意思。

不由打趣雲居大師。

「嗯,吃飯也是一種修行,不能馬虎的。」

雲居雙手合掌,阿彌陀佛了一下。

「師傅,不好啦!」

一個小沙彌踉踉蹌蹌的跑來喊到。

「又怎麼了?」

柴房裡死了兩個!

死了兩個!

說完,咕咚一聲暈倒在地了。

雲居大師、周伯等人趕緊跑過去,推開西南角柴房的門,只見一名和尚與一名小沙彌倒在血泊中,胸口的傷與前面死去的一模一樣。

兩枚心臟不翼而飛。

傷口撕裂,手法極快。

血幾乎是漫出來的,而不是噴出來的。

說明兇手摘取心臟的速度快到了極致。

「阿彌陀佛!」

雲居大師朝後一倒,有點要虛脫的樣子。

這也太嚇人了。

白天也開始活動了么?

雲居與其他在場的人個個都覺得陰風陣陣,不知道下一個會是誰。

夏洛奇推開人群,伸手觸摸了一下傷口部位,傷口處還熱乎乎的。

應該死去不久。

不到半個時辰的樣子。

大家都已經很小心了。

到哪裡去都是兩個人一起。

竟然這兇手連殺兩人。

連續摘取兩枚心臟。

夏洛奇閉目冥想,凝聚意念原力。

三秒,又花費三秒原力。

這次凝聚的速度快些了。

夏洛奇看見兩名沙彌一大一小走進柴房。

高個子的和尚年級要大些,大約有二十多歲。

小沙彌也就十二三歲,還是個孩子。

第一狂妃:廢柴三小姐 「師兄,我有點怕。」

小沙彌對高個子和尚說道。

「沒事,大白天的,那怪獸不敢出來的。」

剛說完,一道黑影如風一般閃過,撕拉兩聲,兩爪分別抓向柴房中的一大一小兩名和尚。

連呼叫都沒來得及發出,和尚就軟倒在地了。

雙手捂住自己的左胸,不敢相信眼前所發生的事情。

下一秒,那黑衣人掀開嘴部黑布,將兩枚心臟塞了進去。

咕嚕一吞,咽下肚子。

第三秒,黑衣人手指指訣連發,唰唰唰的幾下就撕開了一道裂縫,從時空裂縫中溜走了。

「好狡猾的傢伙!」

夏洛奇依然沒看清楚兇手的面目。

緋聞總裁:前妻不復婚 但那獸爪是一模一樣的。

黑亮的彎鉤指甲長越二十厘米,顯得異常嚇人。

劃過和尚與小沙彌的胸口時,是先插進去,然後大拇指與中指一發力,合攏,順勢就撕開了胸膛。

接著左手深深的插進去,掏出心臟。

前後就是一秒的事!

個子一米八左右,身材偏瘦。

這次夏洛奇獲得數據要多些了。

蒙面黑衣人幹掉兩名和尚所花費的時間前後就三秒。

「嘿嘿,真夠囂張的啊!」

就在大家聚攏在柴房的時候,「愛月」鏢隊的一名戰士大喊了起來。

「滾開!」

然後就沒了聲音。

大家驚愕萬分?

「是誰?」

「究竟是誰幹的?」

茹連達風一般的沖了出去,在廁所中,一名戰士倒在了血泊中。

傷口一樣,心臟不翼而飛。

連續動手,三枚心臟就此不見了。

「快,所有人都集中到院子里來,不準落單!」

雲居大師疾呼。

所有人紛紛集中了過來。

誘妻入室 月台上不說話默默畫畫的木瓜與水杏愕然的停下了筆。

看著四處聚攏過來的人,露出詫異的模樣。

摩蘇雅也停下了畫筆。

夏洛奇眼神如電,掃過木瓜與水杏,發現兩人的情緒十分穩定,並沒有異樣。

不知怎麼的,夏洛奇就是有些疑心木瓜與水杏。

太古魂帝 因為上次夏洛奇偶然間見到了木瓜眼中的異樣,那純黑色的眼眸與純白色眼眸的瞬間切換。

但夏洛奇不敢肯定,因為時間太快了。

一秒都不到,讓夏洛奇懷疑或許是自己的幻覺。

夏洛奇見木瓜與水杏兩人並沒有什麼異樣,夏洛奇心中又有些茫然了。

「這到底是誰幹的?」

「速度太快了,手法太快了!」

「毒辣!」

「狠毒!」

已經連續死了四人傷了一人了。

月台四周的人鴉雀無聲,每個人都感覺一隻眼睛正在邪惡的盯著自己。

一個小沙彌當場就嚇哭了。

「不許哭,哭什麼哭!」

雲居大師怒喝道。

茹連達此時將死去戰士的屍體從廁所里拖出來。

用一塊黑布蓋上。

心中憤然。

「太囂張了!」

「改成白天殺人了!」

這一次,夏洛奇沒有再動用意念原力去追蹤那黑衣蒙面的殺手。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