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 1 月 18 日 0 Comments

這一路,是上山之路,黑黎崖雖是魔族的地界,傳聞也是說「黑黎崖如同虛無之地,寸草不生,是凡人入之不活,仙人近之遠離之地」可這一路看在琉璃眼裏,其實並無所言那樣可怕。

這裏就像是尋常山巒,一切景物都是自然的,甚至要比有些普通小山的風景還要美上幾分。而且,琉璃不是沒想過這裏會不會是幻境所化,但她用靈識感知,除了因常年封鎖所存魔氣以外,倒是沒有感受到法力的痕迹。再者,魔君也不必大動干戈,用那麼多法力去搭建一個幻境,沒有必要啊,如此看來,傳聞還是可待研究的。

這一點沒錯,祁連浲其實真的沒有設幻境,因為是真的沒有必要,這的的確確就是黑黎崖本來的樣子。至於那些坊間傳聞,那些仙人修士嘴裏說的那些話,他也沒心思去糾正,愛怎麼說怎麼說,他不在乎。

至於為什麼外界對黑黎崖的評價到了這麼離譜的地步,倒也簡單,正如他們害怕祁連浲一樣,也恐懼著這個地方。一旦人接受了某種思想,拿就很難不先入為主。就比如,人們覺得自己生活的地方,青山綠水、山清水秀,這是他們樂意生存的地方;那麼,黑黎崖,就一定是那糟粕不堪、險象叢生之地。

琉璃還在想着,就感覺有人握住了她的手,是熟悉的感覺,向那手的主人看去,那人也在看着他。他明明沒說話,可在祁連浲的眼神里,琉璃讀懂了,分明是在說「別怕我在」。

總說,愛人的眼神,可化春水,現在看來,不無道理。

只是,眼看到了魔殿前,琉璃還是難免緊張的。這一路的風景很好,的確。但魔殿附近還是有一種威壓,給人的是沾著魔氣的懼怕。

魔族有他們自身的魔氣,為了不影響周遭環境植被的生長,平時是會控制的。但到了這裏,即使大臣魔士需要壓制,但魔君不需要,這裏簡直是魔氣衝天。

與天界、青丘不一樣,他們修的是靈氣和法力的融合,但魔族,是魔氣與法力混合,魔氣也是法力高強與否的象徵。

只是平時沾染了魔氣,這裏就已經是如此,可見魔君到底有多強了。

此刻,站在魔殿前,大門緊閉,使者並沒有將他們帶進去,也許是出於防範之心,琉璃雖在心裏范嘀咕,但表現還是穩妥的。

「魔君,人帶到了。」

「嗯,放進來,你們退下吧」

琉璃不禁,聲音清清冷冷的,乍一聽和棋岩竟有些相似,棋岩的聲線是如此,但給人的感覺是寒;但,這「魔君」的聲音,莫名給人一種陰的感覺。

「是。」

使者沒再多說,只是示意他們自己進去,便後退了,等他們進去了才真正退下了。

魔殿到底是魔族的神殿,和仙界自然是不同的,仙界修的是天靈神秀,但魔族要給的是一種威壓。他們本就是弱肉強食,勝者為王敗者為寇,坐上王座的人,就代表着至高無上的權力和不可一世的能力。

而現在,坐在王座上的那個人,臉上帶着的是一份張狂,就好像萬事都在掌控之中一樣。

只是,眉目之間,好像似曾相識,但又是真的沒見過,這讓琉璃心裏多了份不安。

「聽說,你們是青丘派來的?」

「魔君」的聲音再度響起來,不同於指使手下那樣,這次的語氣里生生聽出了些調笑。

但琉璃知道,琉璃不慌,越是坦坦蕩蕩才越是獲得尊重的方式。

「是的,我是青丘的公主琉璃,他是我的隨從,我們這次來是想和你,和你們魔族談判的。」

「呵呵,你是青丘現在的女君?不對啊,你是公主,那女君應該是你長姐吧?」

「是,女君的的確確是我長姐,只是長姐這些日子再閉關,青丘由我青丘三公主主持,青丘不能無人主持大局,所以派我來談。」

「魔君」嗤笑:「那你們青丘可真是看不起我,三公主我也是「略有耳聞」,能力不錯,但你們談判竟派一個小丫頭來,就這還想談?」

早料到,這魔君不會輕易接受談判,也想到了魔君肯定要從這挑刺。也是,琉璃承認,從前自己只顧著玩,就算傳出去,也是那貪玩無賴的小二十六,琉璃剛想反駁,「魔君」卻又開口了。

「哦,還帶着個凡人,難道這凡人是你們的誠意?」說着,就見剛剛還坐在王座上的人,一個幻影就來到了兩人面前,「嗯~氣味不錯,倒是個養修為的好東西,這誠意倒是不錯。」

「不!他不是!」琉璃急着解釋,一把拉過祁連浲,放在身後,「他是我的隨從,雖是凡人,但他不是給你的。」

「呵呵,你帶個凡人來,不就是為了談判獻祭給我的食物?還是說,是故意挑釁?」

「我……」

「魔君,在下只是公主的隨從,沒資格談的祭品一說,再者說,相信魔君的法力高強,定是也不差我這一個的。青丘來和魔君談判,自然是帶着誠意的,只是這誠意並不是我,而是公主。公主之於青丘而言,是多麼重要的存在,魔君定是知道的,青丘沒有派大臣使者來,就是青丘的心意,至於我,只是常年伴在公主左右的隨從,別說來談判,赴湯蹈火在下也是要奉陪的。」

「哈哈哈」方才還一臉怒氣的「魔君」,此時卻大笑出來,「好口才,我也本就試試你們,我祁連浲還不差這一個祭奴。」

「魔君」笑過之後,就開始慢悠悠地往回走了。趁機,琉璃看了棋凡一眼,見棋凡也轉過頭來,對琉璃笑了笑,然後琉璃感覺到有人在自己的手背上拍了拍。

他在讓我安心。

這是琉璃心裏的想法,此刻琉璃的心底儘是暖意,此刻的安全感都是棋岩給的,是她愛的人。

「魔君」是邊走邊開口,棋岩也是看過琉璃一眼就收回了視線,即刻,」魔君「的聲音就響了起來。《陳寧》第1818章你有資格跟我斗么? 一行人進到了皇宮之內,雖然這個皇宮沒有像紫禁城成一樣規模宏大,但是在這種地方那也算得上宏偉,向前走了大約百米,幾人終於來到了大殿的門口。大殿的門口佇立着十二根龍柱,每一根都有一米多寬,上面雕刻的畫像也更加栩栩如生,推開大殿的門,沈一就感到金光閃閃,仔細一看發現這些金光竟是大殿內的頂樑柱發出的,他緩緩地走到金柱跟前,不禁用手觸摸樂樂一下。

「這些柱子竟然都是用黃金做成的?雖然不大,但也稱得上是絕品了。」

陳憐看着這些金柱不禁發出一些感嘆,即使她是千金小姐,但是也從來沒見過這種物品。這說出去還不得讓那些人掙破了頭像來到這裏?只不過要是被他們知道了,這些絕跡怕是就要毀掉了。

這整個大殿像這樣的金柱有六根,都是圍繞着龍椅身邊的,這足以象徵皇帝的財大氣粗,沈一走上去甚至像感受一下坐龍椅,但是還沒等他落下屁股,他突然看見大殿之內突然出現了一隻渾身紫色的貓,直覺告訴沈一,這個貓不簡單。

這時其他三人也都看見了這隻貓,那隻貓也沒有走動,就趴在地上眼睛死死的盯着沈一,看的沈一不禁有些發毛,忽然間他想起來,在遇到那乾屍的時候從石棺里竄出去了一個黑影,只不過當時並沒有看清那黑影到底是什麼東西,現在這麼看來,那個黑影十有八九就是眼前的這隻貓了。

但是如果這僅僅是一隻貓,為什麼要一直跟着他們來到這裏?想到這裏,沈一不自覺的握緊了刀把,他慢慢的向著那隻貓考了過去,其它幾個人也都慢慢的向著貓挪了過去,就在幾個人以為將貓圍住了的時候,那隻貓突然一下跳出去兩米多遠,這一下直接將四人看呆。看着那隻貓安穩的落地,沈一不禁感嘆一聲:「這怕不是飛過去的?」

但是也正是這樣,他們幾個更加不敢對這隻貓掉以輕心,那隻貓沒有再理會四人,而是轉頭走了,沈一見狀也緊跟再貓的後面,就在幾人走了一段時間之後,沈一突然發現這隻貓將他們帶到了一個全是石人的地方,看到這些石人的出現,沈一心裏感到深深的不安。

果然,那隻貓看到四人全部跟着自己來了,於是一下跳在石人的身上,之後那些石人彷彿就像是有了生命一樣,一個個的開始活動起來,沈一見狀大喊一聲:「不好!中圈套了,快跑!」

可是沒等他們跑出去,那群石人就將他們團團圍住,而且這一次,這些石人的移動速度要比上次在門口遇到的快上不少。這時只見那隻妖貓叫了一聲,這些石人全部開始向著幾人發起攻擊,不過有了上一次的經驗之後,沈一知道普通冷武器對它們沒有作用,然後從包里掏出了僅剩一點炸藥,就在他剛準備點燃炸藥的時候,那隻妖貓不知從什麼地方一躍而起,一下叼走了沈一手中的炸藥。

「我靠!」

「這東西怕是成精了吧!」

炸藥被妖貓扔在了幾米之外的地方,並且還在炸藥的跟前趴着,看這個樣子妖貓也知道這個東西是唯一可以傷害這些石人的東西。

沈一看着遠處的炸藥,給余量一個眼色,雖然余量知道沈一的意思,但是現在他也沒有辦法,現在幾個人被石人圍的水泄不通,想要出去基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而這個時候石人也開始發動攻擊。

「小心!」

沈一聽見陳憐大喊了一聲,然後一轉頭就看見背後的一個石人對着自己一拳砸了下來,不過還好沈一反應迅速,一下子就多了過去,可是讓他萬萬沒想到的卻是這些石人竟然懂得配合,就在他躲過去那一拳之後另一個石人又是一拳砸了過來,這一下沈一來不及做出反應,一下子重重的挨了一拳。

這一拳下來沈一隻覺得自己內臟都要被打破了,可是不等沈一反應,跟前的石人又是一腳踹了過來,沈一看着一下實在是躲不過去了,就準備硬挨這一下,可是沒想到小七從一邊沖了出來,一下將沈一拽開,而那一腳則是落在小七的身上,頓時小七就倒飛出去,狠狠的砸在地上,而當沈一再去呼喊小七的時候,他已經沒有了反應。

這個時候沈一已經來不及照顧小七,他轉頭一看發現陳憐現在也被一個石人緊緊纏住脫不開身,雖然那石人現在攻擊不上陳憐,但是沈一還是一眼就看出來陳憐的體力也漸漸不知,不出意料的話,應該撐不過五分鐘了。

想到這裏沈一知道如果在想不出辦法,那麼他們四個遲早被石人熬死,但是如果不能拿到炸藥,現在還有什麼辦法?沈一一邊躲著石人的攻擊,一邊在瘋狂的想辦法,這個時候沈一突然看見那隻妖貓趴在地上打盹,看來只能在這個妖貓身上下手了。

但是要怎麼下手呢,沈一還是不知道,這個時候石人趁著沈一出神,又是一拳砸在了沈一後背上,沈一一下子就趴在了地上,他吐了一口嘴裏的鮮血,突然感覺身子下面壓着什麼東西,沈一伸手一模,這才想起來這是小七給自己的槍。

沈一掏出槍瞄著那隻妖貓,趁著妖貓打盹,一槍就打了過去,而這一槍也不負他的希望,打中了妖貓,只見那妖貓中槍之後晃晃悠悠的站了起來走了沒幾步,叫了一聲便倒了下去。而就在妖貓倒下去的那一刻,這些石人也都不再動彈。

「果然,這些都是這隻妖貓搞得鬼。」

沈一倒在大地上大口大口的喘著氣,這個時候他突然想起來余歡,既然這些事情都是妖貓搞得鬼,那會不會余歡的屍體也是妖貓弄進棺材的?雖然這個想法有些不切合實際,但是經歷了這麼多力氣的事情,沈一也不覺得這個想法有多荒謬。

歇了一會,沈一走到妖貓的跟前,將那僅剩一點的炸藥裝進背包,這個時候再看一眼妖貓的屍體,卻發現這具屍體完全不像是剛死去的,而更像是已經死了百年的屍體,因為剛才還有肉身的屍體,現在竟然變成了白骨。 不論如何,盤古都覆滅了三千魔神。

羅睺絕對不會放過任何一個打擊盤古的機會。所以對庭山這個新名字很滿意。

單純的羅睺豈能知曉神逆改不周之名背後的深意。

群臣很快收回了目光。

但那些確定入劫之人卻在心中打起了小算盤。

——近來,魔教發展的很快啊!

魔教和道門入劫,已經是眾所周知,鐵板釘釘的事兒。

相比道門的清凈無為,樸素無華,魔教講究隨心所欲,魔心為主。

這樣的道義理念,顯然符合現今修士的修鍊理念。

中底層修士的大量加入給魔教注入了新鮮血液,隨之而來的是大量氣運。

借著這份氣運,羅睺補全了七情六慾使,造化的魔之大道越發博大精深。

現如今,魔教最強的不是教主羅睺,反而是造化、毀滅、魔,三道同修的半步混元的造化副教主!

也算是洪荒一大奇聞了。

而道門,儘管廣開門路,有了一定起色,卻不如魔教。

有的大臣瞥向在後方站立,不動聲色的鴻鈞——這位,依然還是混元金仙後期。

「第三件事,大劫!」

神逆的聲音將群臣從各自小心思中震醒。

終於來了!大劫!

看著激動不已的群臣,神逆搖頭淡笑,「這次大劫,朕不會入劫!」

神逆在群臣詫異的目光中繼續道:「是時候給你們說一些洪荒隱秘了!」

鴻鈞羅睺心中一動,皇上要公布天道代言人?

「凡是大劫,必定波及整個洪荒!但朕要掌控大劫,將大劫變成朕的試煉場!為朕源源不斷地培養洪荒修士!」

神逆頓了頓,給群臣留下消化的時間。

「四王,結陣,厲獸,率獸族結陣,你們也一起施法,屏蔽道機!」

神逆一邊嚴肅地說著,一邊抬手打出一道金光,瞬間籠罩洪荒殿。

這還是皇上自一統以來,首次露出如此嚴肅神情!

群臣意識到了事態的嚴重性,有可能會發生了不得的事情!

厲獸悄聲問道:「皇上,可是有域外敵人?」

皇上講道曾經說過世界與混沌,又曾派混沌深入混沌。

在群臣看來,若是有敵人出現,只能是域外之敵!

神逆搖頭,他們想錯了,他們怎麼也想不到,新的敵人來自洪荒。

凝聚洪荒萬族之力屏蔽道機,這是有史以來絕無僅有的第一次!

再加上神逆作為主皇的加持,調動洪荒本源來輔助,別說是孕育中的天道了,就算是大道,也不可能知曉這次朝會發生了什麼。

「不久的將來,天道將會出世!」

接下來,神逆省去了天道代言人的信息,為群臣詳細講解了天道。

「干他的天道!」厲獸一聽日後的天道居然敢管理洪荒,這不是公然謀反么,厲獸才不管什麼天道大道,只要與神逆作對,就是和他厲獸作對。

他狠狠一揮拳,幸好他前面沒人,否則一拳下去怕是要見大道。

「皇上,給我東部獸軍,我必滅天道!」最喜戰鬥的饕餮開始嚷嚷。

最是狂熱的獸族,戰族紛紛諫言誅殺天道!

一向自詡為智謀無雙的白澤,檮杌等,也紛紛獻策。

神逆擺擺手,「行了,對於天道,你們不用管,朕已定計!」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6 月 26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5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3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11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